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回京
    何圣哲为了给差点生离死别的两人一点空间,坐在了副驾驶,跟小刀对视一眼,笑了。

    看某人这么识相,展青云决定以后对某个人好一点,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被年华抱在怀里,虽然鼻子里闻到的是馨香而是浓重的血腥的气息,可是闻起来是那么好,不过让他比较郁闷的是,年华的胸部被绷带勒住,要不然自己头所在的地方会是多么的酥软香甜啊。

    年华抱着他,一直在等他跟自己说话,可是半天之后,这个人还是贴着自己胸口,一开始她还以为他是因为在生死之间打了个转有点后怕呢,转念一想作为一个英勇的特勤大队的精英,这家伙经过的生死关头应该比自己多的多的多,据她知道就有好几次差一点就回不来了。

    这时年华终于明白了,这家伙应该是在吃自己豆腐,庆幸自己缚住了胸部,要不然自己就吃大亏了。

    展青云一听自己头顶上的冷哼声,就知道坏了,脑筋一转,抓着自己的胸口低声呻吟,那被压制的低低的呻吟声听起来能够让人感觉到他的痛苦。

    年华真是吓了一跳,虽然朱果的功效非常的强大,而且大夫也说没有生命危险了,可是毕竟伤的地方是心脏,而且那么的严重,凹下去那么深,心脏肯定受了重创,即使现在看着挺好了,说不定里面根本没好利索,因此焦急问道:“青云,你怎么样了啊?怎么回事啊,刚才还不是好好的?”

    展青云抱着胸口又呻吟一会儿后才长出一口气气息微弱的道:“没事了,你不要担心我,死不了的。”

    年华当然不知道看起来一脸严肃认真成熟稳重的展青云竟然也会滑头,被他这么一整,早就把刚才某人占她便宜的事情给忘光了。

    虽然展青云想跟年华亲近亲近,可是前面还坐着两个五百瓦的电灯泡,不要看他们两个坐在了前面,其实耳朵竖的老高,虽然因为直升飞机的声响比较大,他们听到不什么,可是他经常看到某个人脸冒出来一下,冒出来一下的,虽然一闪而过,可是那笑成月牙形的小眼他可是熟悉的很。

    两人一路都没有再说话,就那么默默坐着,展青云靠在年华的怀里,一股淡淡的温馨环绕在他们身边,虽然没有语言,但是两人都知道对对方的感情更加的深厚了,真正的生死相依啊!

    偷看的何圣哲,回头来一脸的羡慕,谁不想要这样至死不渝的爱情啊,可是自己怎么就遇不到呢,看起来自己可是要更加努力。自己现在这个女朋友看起来也不像能让自己心甘情愿为之奉献的人,这段感情也该结束了,自己还是得继续寻找啊。

    何圣哲心里给自己想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毫不怜惜的决定把现任女友下堂。如果年华知道自己跟展青云感情成了何圣哲负心的理由,一定会把这个花花公子打个满头开花,还是红花。

    下午五点左右,直升飞机就降落在年泰的仓库门口。

    因为何圣哲在路上已经通知年泰了,他早就在门口等着了。

    直升飞机落下后,先看到从驾驶跟副驾驶蹦下来的小刀跟何圣哲,看他们两个完好无损,一点都没事,这才放下了心。

    可是等年华跟展青云下来的时候却是给吓到了,年泰根本没认出年华,完全是被两人身上破碎的衣服,满身的鲜血给吓到了。

    “这,这是怎么了?”年泰有点被吓到了,同时发现少了一个人,“何圣哲,年华呢?”

    何圣哲看年泰也没有发现年华,嘲笑道:“年泰,你的眼睛是用来出气的么,这么一个大人站在你面前,你都看不到?”

    年泰被他说愣了,一个人一个人看过来,去是四个人,回来还是四个人,可是唯一那个没见过的是个男人,哪里有年华的影子啊。

    年华根本不管他们直接扶着展青云进了屋子,其实展青云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修复,其实已经能够自己走了,不过他很享受某个人的照顾,而且自己是因为救她受的伤,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趁着这个机会能够矫情的时候还是多矫情点吧,这就是展青云不要脸的想法。

    而外面的年泰终于反应过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用手指指着里面,眼睛瞪得贼大,嘴唇颤抖着。

    何圣哲点点头,本来想要接着逗逗他,可是小刀的一句话让他放弃了这个想法。

    “何大哥,咱还是把给年泰大哥的东西搬进去吧!”

    何圣哲一听急了,招呼着年泰,“赶紧的,赶紧的,帮我们搬东西,里面还有你的份呢,你可不能偷懒啊!”死拉硬拽的把年泰给拽上去。

    一开始还沉浸在思绪里的年泰,被满眼的金光闪花了眼,满机舱的黄金啊。

    “这,这,这……”年泰已经不知道要如何反应了。

    何圣哲一把拉过他,指着一小堆金子笑着道:“这些是你的,多了可没有。你赶紧去拿个箱子或者是结实的袋子。”

    年泰赶紧照做,等把属于他的那五十公斤的黄金搬到他的客厅的时候,看着二十个金锭他还有点蒙呢。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何圣哲口才极佳,就把一路上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那叫一个深情并茂啊,听的年泰那叫一个入迷啊,当何圣哲说完了时候,还有点意犹未尽。

    “这就完了?那个雪人最后怎么了,你怎么不说啊?”

    小刀喝了一口橙汁后,笑嘻嘻的道:“因为后来的事何大哥也不知道了呗。”看年泰用期待的眼光看着自己,又道:“你看我也没有,我跟何大哥都被雪人关在外面了,根本不知道后来雪人是怎么死的,如果你想知道的话就去问问展队长跟嫂子呗!”

    小刀也好想知道好不好,虽然周大师跟那个中校简单说了一下,他们也听到了,可是他们还想听当事人说啊。

    年泰那叫一个失望啊,突然又想起一开始的问题,不由吃惊道:“原来那个男人真的是年华啊?”

    “那个男人啊?”几人身后传来一个清亮的女声,几人吓了一跳,他们根本就没听到身后有人的脚步声。回头一看,一个扎着马尾辫,穿着一身白色飘逸的连衣裙的高挑美丽的青春女孩,让他们眼前一亮。

    看到年华出现,已经知道她的彪悍的三人同时摇头,赶紧否认:“没有,没有,我们这是在高兴呢,对,就是高兴,突然得了这么多的金子,太开心了。”

    “是么?”年华一个个的扫过去,三个人拼命的点头,她这才满意,坐在他们对面的沙发上,舒了口气,终于舒服了。8其实他们刚刚说什么她都听到了,而且她也没觉得有什么,可是这三个人跟受惊的小兔子的样子,让她感觉挺有意思的。

    趁着他们搬东西,年华跟展青云洗了一个澡,当然是分着洗的,她刚刚洗完,现在正在里面的是展青云,她知道他现在的身体情况自己洗澡没有问题,让他自己洗澡也挺放心的。在她自己洗澡的时候,已经反映过来了,展青云在跟自己装样子呢,真是哭笑不得,不过心里却是没有一丝的恼怒,而且还有一丝淡淡的甜意。

    三个人心中的好奇战胜了其他,连忙问:“年华,雪人最后怎么样了?”

    年华道:“我砍了他一刀,然后青云一枪打在它的眼睛里,最后我使出了压箱底的绝技,将它一举杀死。”

    听完年华的话,几个人眨眨眼,他们想听的不是这种东西好不好,可是他们再怎么问,年华都不说,最后只能放弃了,还是等展青云过来后问他好了。

    可是展青云也只是知道自己打了雪人一枪而已,后来被雪人踢晕过去,后面的事情根本就不知道。而雪人到底是怎么死的,除了年华跟年华的师傅其他人根本不知道。

    何圣哲还想问,一双桃花眼闪啊闪啊,对着年华用美男计。

    最后年华没反应不说,还被展老大给瞪了一眼。

    三个人也不问了,根本问不出来。正好几个人的肚子都饿了,年华他们四个今天一天也就啃了个面包,早就消耗干净了,而且年华跟展青云还受了重伤,早就饿得不行了,年泰跟何圣哲自告奋勇去买饭菜。

    展青云跟小刀则是跑到屋子里串供,年华一个人就来看大狗。

    在刚才年华一进房子的时候,大狗就已经看到她了,朝着她叫了好几声,年华摸了摸它才去洗的澡。

    蹲在笼子前面,抬头看着大狗,吓了一跳,然后是哭笑不得,就见黑色的狗头上竟然长着一撮小黄毛,仔细一看是一个黄球,还会动,小鸡仔啥时候跑到大狗头上去的,而且看这两个家伙相处的还不错。

    小鸡仔将头转过来,叽叽喳喳的一顿叫唤,年华的心里凭空出现一股怨气,最后年华终于明白,原来它是在报怨,竟然把它给忘在口袋了。

    没办法,年后只能安慰它,最后从年泰的冰箱里取出了一盒牛奶倒在一个小盘子里,小鸡仔才高兴起来。

    从大狗头上飞下来,直接扎进牛奶里,干净利落的洗了个牛奶浴,年华不禁感叹连小鸡仔也这么奢侈了啊。

    年华就那么蹲着看小鸡仔连喝带扑腾,又把大狗从笼子里放了出来,干脆坐在地上,将它搂在怀里,摸索它的身体。

    大狗的身体虽然还是那么瘦弱,可是精气神已经好了很多了,安静的伏在年华的腿上,任由年华摆弄它。

    当展青云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一副慵懒美人抱狗图,来到年华身边,展青云摸摸大狗的头,遗憾道:“年华,我们今天必须在凌晨之前回到基地,明天就不能陪你了。吃完饭我就把你送回临海去,这么多的金子,你一个人可弄不回去,也危险。”

    听到展青云的话,年华猛地抬头看着他担心的道:“可是你身上还带着伤呢!”

    展青云搂住她轻声道:“你放心我心里有数。”说着凑到她耳边轻声道:“虽然我不知道你给我吃了什么,但是非常的神奇,我现在是一会儿一个感觉,刚才还决定胸口有些疼,现在已经几乎没有疼痛的感觉了。”

    年华抓过他的手,一丝内力探入他的体内,果然不但现在的伤势好的差不多了,连以前他体内的暗伤都好了。

    年华这才放下了心,嘴唇微动,展青云就听到一个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虽然听出这是年华的声音,可是怎么这么奇怪呢。

    “这是传音入密,傻瓜!”年华解释道。

    展青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传说中传音入密啊。

    年华道:“给你吃的那个果子名叫朱果,是我师傅从悬崖上摘下来的,只此一枚,而且我估计雪人跟白虎之所以被引来就是因为这枚朱果的原因。”

    展青云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惊叹,他可是知道自己当时的情况,心脏可是受了重创,没想到自己竟然还能活过来,而且不过一天的时间,就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可是他没想到还有更让他惊喜的事。

    “而且这枚朱果还给你改善了体质,你以后也能够修炼内力了!”

    年华的话彻底让他欢喜起来,他早就想要修炼内力了,可是毕竟他的年纪太大了,而且根基也不适合修炼内力,现在竟然可以了,真是意外之喜啊。

    欢喜之下干脆抱住年华就来了个火辣辣的舌吻,不过激动之下两人磕了牙,两人捂着嘴看到对方的样子,都笑了。

    两人笑够了后,年华说道:“等今天到了临海,我就将秘籍给你。”

    两人刚刚约定好,买吃的何圣哲跟年泰就回来了。

    一共八个热菜,四个凉菜,最后什么都没剩下。

    因为展青云跟小刀急着要走,最后将何圣哲的金子也放到了年泰这里,不过让年华有点纳闷的是,当他们出来的时候,年泰的脸色有点怪异,帮她将大狗带上飞机的时候,看她的眼神也有点怪怪的,不过因为着急要走她也没有多想。

    临海离着首都不远,不过十多分钟及到了,年华直接让小刀停在山庄里,因为事先通知了老猫他们,让他们不要靠近这里。

    年华不是信不过他们,而是不想考验他们的人品,要知道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

    老猫他们只看到好像是在往地下室里放东西,不过到底放的是什么,他们就不得而知了。

    年华的伤虽然没有展青云好的那么快,不过也不妨碍其他,再说了她干脆找出黄纸朱砂还有毛笔,现场画了两张“巨力符”,给自己跟展青云一人一张贴上,两人神奇的发现,能够举起千斤重物,这些撞在箱子里的金子,不过搬了一趟就搬完了。

    小刀在一边看着也是目瞪口呆。不过他可不敢说出去,在他的心里现在的年华跟游戏里的终极大BOSS一样,让人望而生畏啊,反正他是决定把自己的嘴闭的紧紧的。

    年华笑道:“属于你的也放在我这里,你就不怕我贪污了?”

    展青云看了她一眼淡淡的道:“无所谓,反正我整个人都是你的,还在乎这点身外之物么!”

    年华听在心里美滋滋的,不过她还是傲娇的道:“你知道就好!”

    等到展青云上了飞机的时候,发现机舱了除了小刀的还有一样多的一堆金子。

    年华在下面说道:“这次你们开车出来,损耗、油费、装备的钱都在里面出,另外你们吃饭也给别人分点汤啊,剩下的你就看着送给你们战友。”

    展青云一向冷肃的脸上笑的跟花一样,点点头,对年华惦记着自己的战友很是感动啊。

    对年华招招手,“回去等我的信息啊。”

    年华笑着跟他再见,就站在那里等着直升飞机升入云霄,消失不见。

    看看天空,一个小毛球跳到她肩膀上,伸着小脑袋也好奇的看去,可惜它抬头抬得太过了,直接仰了下去,还好年华手疾眼快,将小鸡仔拖住,才避免了一场惨案的额繁盛。

    年华去了地下室转了一圈,将东西分门别类的放好,可是她总是觉得忘了点事情。

    不过应该不是重要的东西,她也没有在意,关上好几道防盗门,走了出来。

    这时老猫带着其他人才过来,看看年华身边,老猫奇怪道:“老板,何秋山跟傅小星他们两个呢?”

    年华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总觉得忘了点东西,原来是忘了人了。

    拍拍脑袋,年华自己都晕了,不过为了老板的自尊,她道:“哦,这几天他们俩个跟着我也挺累的,我给他们放几天假让他们好好在首都玩两天。”

    老猫这才放下心,不过对趴在年华脚底的那头大狗非常感兴趣。

    “行了,你们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吧,我回去睡觉了。”年华带着大狗跟小鸡仔回去房子里。

    先给大狗安置一个舒服的窝,谁承想大狗直接从沙发上拉下一个三人坐的凉垫,就卧在那里,对着年华“汪汪”的叫了两声好像在告诉她,自己就在这里睡了。

    年华笑着摸了摸它的头,道了声晚安,带着小鸡仔回了她自己的房间。来不及换睡衣,及躺在床上睡着了。

    她实在是太累了!

    这一觉就睡到了大天明,还是师傅周大师的打来的电话叫醒了她,要不然她还醒不来呢。

    “我的乖徒弟,休息的怎么样啊?”

    年华抓抓自己头发,慵懒地躺在床上,一只手摸着将头埋在身子里还在熟睡中的小鸡仔,“还可以,怎么了师傅?”

    周大师一听她这还带着睡意的声音就知道她还没起床呢,不由笑道:“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床。”

    年华威胁道:“师傅,你赶紧有事说事,要不然我就挂了接着睡觉。”

    周大师从来不知道自己这徒弟还有起床气,不由笑道:“没事,就是想问问你过几天有没有时间。”

    “那要看什么事了!”

    “你这丫头,你师兄半个月后结婚,你作为小师妹要出席,而且你们师兄妹还没见过面呢,正好趁着这个机会,熟悉熟悉。”

    年华一听是自己师兄的事,清醒起来,虽然没见过这个师兄,可是毕竟跟自己是同一个师傅,而且自己就这么一个师兄,从师傅周大师那里算,这也是自己人了。

    据师傅说,师兄是他从孤儿院收养的,周大师自己也是没什么亲人,虽然好友不是,但毕竟不是最亲近的,自己作为小师妹肯定要尽一份力了。

    年华笑道:“不知道师兄要在那里举行婚礼,要不要我去帮忙?”

    周大师一听笑了,“这我就不管了,一会我把你师兄的手机号告诉你,你自己跟他去说,我现在可是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呢,我挂了!”说完就挂了,那叫一个赶紧利索。

    “这……”年华本来还有话要说呢,这被他一整都无奈了。过来没几秒钟,一条短信发了过来,一串电话号码。

    年华看看时间,八点多了,干脆的给对方打过去。

    这时的周放刚刚坐到办公室里,拉松脖子上的领带,虽然过半个月就要结婚了,可是班还是要照常上的,反正自己也老板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没人会查自己的岗,虽然公司小了点,不过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么,他做的很满意。

    不过他也是有苦恼的,虽然婚礼的日期定下来,可是他确是有点抓瞎,这些天工作正忙,可是身边却没有亲人帮忙,自己师傅也不见踪影,而素未蒙面的小师妹不要说自己不认识,就算认识,据师傅说也就十七八岁,还是个大孩子,能帮自己什么,他可不抱什么希望。

    想着想着,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可是这个手机是只有亲近的人才知道的,想了想还是接了下来。

    “喂,请问你是?”

    “师兄你好,我是你师妹年华。”

    师妹?周放没想到自己刚刚还在想这个表妹呢,人家就把电话打过来了,“原来是师妹啊,真是对不起,师傅早就跟我说过多了一个小师妹,我早就想去看看你,可是因为公司的事情太多也就没有来得及。”

    年华毫不在乎,“没事,这次如果不是师傅告诉我,你要结婚了,师兄你是不是就忘了我了。我也能帮帮师兄你啊。”

    周放一听这话可不能承认啊,“怎么可能,到时候肯定会给你发请帖的。”发帖是肯定的,但是帮忙就算了,这么个孩子说不定还会帮倒忙。

    年华当然明白他的意思,感叹道:“看起来师兄还是不相信我啊。”

    周放没想到自己这个师妹这么的难缠,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样师兄,到时候我肯定提前去,你可不要不欢迎啊。”

    周放一个劲的保证,“放心吧,我就你这一个师妹,肯定好好的招待你的。”

    放下手机,年华伸了个懒腰,起床了。

    接下来的三天,年华好好照顾着大狗,现在的大狗跟年华刚看到的时候判若两狗,身上也有肉了,皮毛光滑,初步有了纯种藏獒的风采。

    让老猫他们看得眼热不已,因此在年华摆脱他们照顾大狗的时候,那是欣然答应啊。

    年华年夏约定今天去石市看年建国跟沈茜两位同志,正好何秋山跟傅小星从首都回来了,司机保镖都有了。

    年华干脆拿了两个五十两的金锭带着给老爸当礼物,而老妈的礼物则是一只羊脂白玉的镯子。

    当年华年夏敲开家门的时候,发现家里除了老妈还有三个女人在。

    沈茜给他们姐弟俩介绍,指着一个短发富态的五十来岁女人道:“这是你们从伯母。”

    两人赶紧叫了声伯母好。

    经过沈茜的介绍,第二位身材修长的白净斯文的女士,叫她吴婶婶。

    最后一个衣着亮丽的美丽女人,大约三十左右,沈茜让他们叫她沈阿姨。

    当沈茜介绍完三位客人后,那位从伯母眼睛一亮,“说实在的双胞胎见的多了,这龙凤胎可是不多见啊!”

    其他两人也是连声附和,从这里就可以看出,除了老妈,数这个从伯母的地位高。

    不过因为不知道她们的身份,姐弟两人只是随便猜测而已。

    年华跟她们打过招呼后,就打算回她的房间,可是却被这些人给叫住了。

    年华年夏没办法,只有坐在沙发上,供人观赏。

    那位从伯母的老公从海洋是公安厅的厅长,而年建国现在分管这一部分,因此从海洋算是年建国的直系下属。或许是因为从海洋想奉承还是年建国想要拉拢他,因此两人的夫人开始密切交往。

    而吴婶婶的老公则是林业厅的副厅长,而那位沈阿姨则是跟石市公安局的刑警大队大队长的老婆。

    后面这两个人都是跟着从伯母来的,想要拜访沈茜。

    年华坐下后,手上拿的东西就露出来了,正是那个盛放玉镯的盒子,因为路上找了家礼品店,从里面买来一个精致的盒子,因此把手镯放了进去,路上也没有放回包包里,本来打算直接就给沈茜的谁承想,谁想到屋子里不只她自己,因此年华打算等客人走了再把东西给沈茜。

    看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盛放镯子的盒子上,年华大大方方的打开来,连盒子都递给沈茜。

    沈茜接过来,然后从盒子里面拿出一只镯子,玉色如羊脂,正是上好的羊脂白玉的镯子。

    沈茜惊喜万分,将镯子套在手上试了试,刚刚好!羊脂白玉玉镯温润的色泽配上沈茜洁白的皓腕,真是相得益彰啊,漂亮极了。反正沈茜是爱的不得了。

    是个女人就没办法抵抗珠宝玉器的诱惑,从伯母还好点,剩下的两个人虽然努力的保持着平静,可是从眼睛里还是看出了她们渴望。

    沈茜也是女人当然知道她们的想法,脱下手镯,供她们欣赏。

    从伯母拿在手里叹道:“这可是极品的羊脂白玉啊,现在已经很少能够见得到了。年副省长对你真是太好了。”她还以为是年建国借着孩子的手给展青云的呢。

    沈茜笑着摇头,“要是我家老年能想起这些,天都塌下来了。我的这些首饰可都是我闺女送给我的。”

    三人听了沈茜的话还是半信半疑。不过既然人家不说,她们也不好追着问不是,更何况她们现在的注意力都在镯子上面。

    看她们没人看自己跟年夏,年华小声跟沈茜打了声招呼拉着年夏进了自己的卧室。

    “这些阿姨实在是太可怕了。”年夏嘟囔着,转头看着自己老姐,把另一个盒子放到书桌上,好奇之下打开,想看看她给年建国同志是什么礼物。

    “靠!”年夏都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了,放在盒子里的竟然是两个大金元宝,老姐送的礼物竟然是金元宝!

    “老姐,我都不知道要说你什么好了,你实在是太俗了,怎么能送这种东西呢,俗,俗不可耐啊。”年夏摇头尾巴晃的在那里念叨着。

    年华看了眼他道:“本来我还给你准备了两个,既然你认为素,那就算了吧。”

    这一句话就让年夏立刻改了口风,“老姐,这怎么是俗呢,说这话的人才是真正的庸俗,什么东西能比得上金子的价值。”说的那叫一个大义凌然啊,不过说完后,跑到年华身边帮她边按摩边谄媚的道:“那老姐,你什么时候也给我两个玩玩啊?”

    年华则是淡淡的道:“看你的表现了。”听到这话,年夏更加的用力了。

    等一会儿两人出去的时候,其他人已经走了,沈茜在厨房帮他们准备午餐。

    年华跟年夏一人捧着半个西瓜,一人拿着一个勺子,窝在沙发里吃西瓜。

    沈茜边洗菜边问道:“年华这只羊脂白玉的镯子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年华边吃西瓜边吐字不清的道:“哦,前几天去跟着师傅还有一个科考队去寻宝时得到的。”

    寻宝?年夏的眼睛亮了,缠着年华说寻宝发生的事,不过年华当然不会跟他说,你姐姐我差一点就回不来了的事,只是敷衍了几句。年夏竟然听得津津有味的。

    吃完饭,下午照旧跟着老妈沈茜逛街,正好年华也该添衣服了,正好请沈茜帮她参谋参谋。

    晚上当母女俩拎着大包小包回来的时候,年建国同志已经回来了,正挽着袖子在厨房做饭。

    很快年华就闻到一股香味,“好香啊,好像是老爸的拿手菜红烧肉的味道啊。”

    她正说着呢,一碗红彤彤的红烧肉就出现在年华眼前,引得她的口水哗啦哗啦的。年建国做的肉肥而不腻瘦而不柴,咬一口下去,满口生香,好吃的都想把舌头一起吃下去。

    吃完饭,年华去洗碗,年夏把年华送给年建国的礼物拿出来给他,年建国拿着这个沉甸甸的金元宝,哭笑不得。

    他也免不了会问,这些东西的来处,年华还是那个答案。

    年建国当然看出自己闺女说的话不实,不过他也没打算从她嘴里知道,反正他知道自己闺女不去做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就行了。

    第二天年华正捧着小鸡仔玩耍呢,年夏推门而入,一眼就看到老姐手上的小家伙,眼睛都直了,天啊,这是什么东西啊,这不是小鸡仔么?

    “老姐,你从哪里整来的小鸡仔啊,实在是太可爱了,让我摸摸。”年夏的手朝着小鸡仔的脑袋就去了。

    “啊……好疼啊,救命啊……”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