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四十章 礼物
    年华一共在石市待了一个星期,期间出去必须的锻炼和画符,剩下的时间就是过着猪一样的生活。

    一开始“古国”还在公测的时候那就是出去吃饭就在里面升级,虽然“古国”出了名的升级慢,但是在这几天里竟然升到了十八级,再有两级就可以选择门派了。

    这时“古国”的公测结束了,而且会有一天的更新时间,这让已经习惯了在游戏里杀怪做任务的年华感觉到无聊。

    出了房门看到同样郁闷的年夏,年华这时心里一震,再次觉得自己的政策是非常合理的。

    公测期过后,“古国”的游戏开放时间从晚上的十点到第二天早上的六点,一共八个小时,因为传感器里有她的符箓作用,所以在保证人们充足睡眠的情况下,还可以玩游戏。这样除了在晚上上班的人,其他人都没有问题。

    甚至一些不爱睡觉的老年人甚至可以拿传感器改善睡眠质量,只要不连接到电脑上就是一个非常有效的睡眠仪。

    因为这个原因,各个城市的供应点的传感器在本来就有点紧张的情况下,那是更加的供不应求了。

    这天没什么事情,年华拉着年夏出去转转,在石市最大的商场里就看到了销售传感器销售点。

    年夏瞪大眼睛:“老姐,这也太厉害了吧,这队都排到外面去了,怎么还有大爷大妈排队啊。”

    “走吧!”年华拉着年夏到了一个冰激凌店,两人边吃边聊。

    “这个暑假有什么计划么?”年华含着勺子问道。

    年夏翻着眼珠想了半天,小勺子戳着冰激凌,最后摇摇头道:“没有啊,不过安康那小子想去国外玩,问我去么,我还没答应呢!”说完看看年华问道:“难道老姐你有什么计划?”

    咽下嘴里的冰激凌后道:“我不是拜了个师傅么。”

    年夏知道,拜师的时候本来年建国跟沈茜是不答应的,以为周大师不过是个老神棍,可是在看到周大师本人后,却被这个博学多才的老人折服了,因此他点点头。

    年华继续道:“我师傅有个宛若亲自的徒弟,其实就是他的样子,也就是我的师兄周放,要结婚了,我师傅让我提前去给他帮帮忙。婆家人实在太少了,出去我师兄的朋友,也就是我师傅跟我了。你要不要跟我去玩玩?”

    年夏一听就来精神了,连忙问道:“在哪里啊?”

    “你管那么多干嘛,你就说跟不跟我去吧!”

    “当然要去!”年夏正没意思呢,不过,“老姐咱们得先回去填志愿吧!”

    现在高考成绩已经下来了,可是这两个家伙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考了多少分,不过年华估摸着自己应该是六百左右吧,而年夏估摸他自己也差不多。

    其实年华可以考的更好,不过还是不要出那个风头了,反正她上大学是为了再次体验大学生活。

    而年夏则是拼尽全力了,他之所以不看就是因为有点害怕,他可是怕成绩太差考不上他心仪的大学,首都政法。

    他早就给自己制定好了未来的道路,金钱这一辈子自己是缺不着了,自己老姐对自己向来慷慨,而且自己对政治还是挺感兴趣的,因此他学了文。

    而年华不想上原来的那所三流学校,而且也决定去首都,那里不但离着自己的大本营临海近不说,离着石市也不远,而且离着展青云也近啊!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拿出手机。

    年夏咽了口口水,把手机放下,不好意思的看着年华,谄媚道:“还是老姐先,女士优先么!”

    年华那里看不出他的想法,不就是害怕么,笑了两声,拨通了查询电话,按照它上面的步骤一一操作,输入准考证号,当听到成绩时,年华嘴边泛起了一丝微笑,没想到比自己预期的还要好,竟然有六百二十六分。

    “我高考成绩时六百二十六分。”

    年夏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啊,“臭老姐,你真是太坏了,赶紧查我的。”

    年华撇嘴道:“既然我这么坏,当然是不能帮你了。”

    年夏闻言赶紧改口:“谁说我老姐坏得,我一枪崩了他。”一副大义凛然同仇敌忾的模样。

    年华横了他一眼,继续拨打。

    坐在她对面的年夏,放在桌子下的手紧紧的握着拳头,不停的敲打着自己的大腿,紧张的不得了。

    突然他发现自己老姐,脸色一变,他赶紧问道:“老姐,我到底考的怎么样啊,糊没糊啊!”

    “准考证号!”年华面无表情道。

    年夏紧张的心都快跳出来了,追问道:“什么准考证号?”

    年华都无奈了,自己这傻弟弟啊,一块出去的时候绝对不能说自己跟他是双胞胎,那会让别人怀疑自己智商也不高。

    “我说我不知道你的准考证号,你得告诉我,我才能查啊!”年华无奈道。

    “哦?哦!”年夏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把自己的准考证号报给年华,继续煎熬着。

    听到年夏的成绩后,年华没再逗他,这小子已经够紧张的了,自己再逗他的话,还得晕倒了。

    “你考了六百三十分。首都政法大学,是你的囊中之物了。”

    年华的话刚说完,年夏就欢呼起来,探过身搂住年华的脖子,“啾”的亲了年华一口,被年华笑着给了一个下。这才冷静下来。

    不过冷静下来的年夏,嬉皮笑脸的坐到年华旁边,搂着年华的胳膊还撒娇,“老姐,我考的这么好,有没有什么奖励啊!”

    年华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奖励?这可以考虑,不过……”

    听到老姐说可以考虑的时候,年夏高兴的听着,就听到了最后的不过,赶紧追问道:“不过什么啊,不过什么啊,你快说啊!”拉着年华的胳膊就来回的晃动。

    年华转头看着他道:“只要你跟我卖卖萌,我就送你礼物。”

    一听条件,年夏就站起身,怒道:“我可是一个大男人,卖萌可耻。”

    年华看都不看他,“那你这么个大男人撒娇就不可耻了。”

    年夏哼了一声,坐回年华对面偏过头,气的不理年华,几分钟后,又转了回来,将两手摆成小猫爪的样子放在两只耳朵旁边,嘴巴嘟着,随着小猫爪上下移动,嘴里发出两声“喵喵”的叫声,虚岁十八周岁刚刚十七的大男孩还是幼稚未脱,脸上还挂着些许婴儿肥,做起这个动作来,那是可爱的不得了。

    年华一下子就被他击中了萌点,手疾眼快的用手机拍了张照片,年夏一看不干了,过去抢年华手里的手机,“老姐,你也太坏了,快点把照片删了。”

    “哈哈,不可能,这可是我的私家收藏,我要珍藏一辈子的,等你儿子长大了我还要给你儿子看呢。”

    最后年夏还是争不过他老姐,垂头丧气。

    年华看自己把老弟给欺负成这样,摸摸他的头道:“不要这样啊,放心吧,老姐的礼物肯定是让你满意的。”

    逗了他半天,年夏才不生气了,高高兴兴跟年华回家了。

    回去跟沈茜一汇报成绩,沈茜高兴的不得了,其实她早就想问他们的高考成绩了,不过这两个孩子向来有主见,而且自尊心非常的强,他们不主动说,沈茜也就没问。

    而年建国则是相信他们两个应该能够处理好他们的事情,尤其是对年华是放了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的心。

    晚上的时候,年华就跟展青云发短信,告诉他,自己的成绩,并让他帮她参谋参谋,到底要上什么学校比较好。

    过了一会儿,没有回话,年华知道他肯定是有事出任务去了,也就没有在意,洗洗睡了。

    在石市待了一个礼拜后,年华又带着年夏回了临海,何秋山跟傅小星当然也跟着了。

    回来后,先填志愿,反正是在网上填,也不用去学校了。

    年夏当然填了首都政法大学,而年华还没有下定决心填什么,来之前还问了问沈茜跟年建国,他们异口同声的:“你自己看着填就行了!”

    被一句话打发了的年华哭笑不得,其他家长在孩子填志愿的时候,手忙脚乱恨不得去实地考察,怎么到了自己这里却什么都不管了呢。

    最后挑了半天,挑了一个学校,首都师范大学,根据它以前的招收情况,自己的分数是稳稳的。选的是教育系的生物研究,自己以后可以去当当老师神马的。

    年华挑挑眉毛,先把这个专业选上,其他的学校则是胡乱挑了几个,也就不管它们了。

    选好了学校,又跟大狗,被他取名为“图狼”的藏獒玩了一会儿。而图狼这两个字,是屠狼的谐音。

    现在的图狼是每天都吃一大盆的生肉,在充足营养下,它身上的伤已经完全恢复了。

    身形就跟个小牛犊子一样,脖子里上那圈毛发也是站立着,从远处看就跟个雄狮一样,站在那里不怒自威啊,反正雇佣的那几个佣人是不敢接近它,在年华出去的那些日子,都是老猫他们喂食。

    “去吧。”年华将肩膀上的小鸡仔放到图狼的头上,让它们去玩,说实在的每次看到这个组合,她都感觉到好笑,小鸡仔还不跟图狼的爪子大,可是两人就是能够玩到一处。

    年华看着远去的两只动物,尤其是小鸡仔,眼眸深了一些,这个小鸡仔不怕狗不说,还非常的通人性,而且孵化它的蛋所在的位置又那么的奇特,这个小鸡仔肯定不是普通小鸡了。不过这也不算什么,只要不妨碍到她和她的家人就行,而且这么长时间,她也能看得出,小鸡仔对自己是真的非常依恋的。

    看着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赶紧给周放打电话。

    “师兄啊,我未来师嫂喜欢什么啊?第一次见面我怎么也要给她准备点礼物啊?”年华问道。

    周放一听,心里感到一阵偎贴,自己这小师妹真是不错,笑道:“哈哈,你个小丫头,得了,你个小丫头能有多少钱,等你来了师兄带你去吃好东西,吃喝玩乐,师兄买单。”

    年华一听就知道自己师傅根本没告诉师兄自己的身价,听他这么一说,突然有了种被人宠着的感觉,自己上辈子的时候就想有个大哥,现在看起来有个师兄也不错啊。

    吃过中饭,年华放下筷子,问年夏:“下午要不要跟我去个地方?”

    年夏点头,“当然要去了。”现在白天又玩不了古国,正没意思呢。

    年华起身给陈诚打电话,“陈叔,好久不见啊。我可想死你了!”

    陈诚笑骂道:“得了,不要灌我迷魂香了,想我还不来看我,这半年叫你好几次,你都不来。”

    “这不是要参加高考么,不给老年同志争光也不能抹黑呀。”

    陈诚哈哈大笑,“哈哈,对了,今天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啊?”

    年华也不绕圈子直接道:“我这里有一些金锭,想要融了做成首饰。”

    原来是这件事,陈诚立刻道:“没问题。”

    “那能不能镶嵌一些珠宝,还有明天就要用,今天能不能做出来?”年华也是给忘了,本来打算直接送个极品的翡翠玉镯就行了,今天本来也只是想问问走个过场就行了,没想到自己这个素未蒙面的师兄挺不错,爱屋及乌么!

    “放心,你来了,我就让我们这里的师傅先给你做,怎么样?”陈诚大包大揽。

    年华立刻带着年夏跟一个金锭,还有一小包珠宝,让何秋山开车送他们去陈诚的珠宝公司。

    到了那里,陈诚正在门口等着他们呢,而何秋山在车上等着他们没有跟着。

    当年华把那锭金元宝放在陈诚的面前时,陈诚吓了一跳,“年华,你这是从哪里得来的金元宝啊?”

    “机缘巧合。”年华囫囵道,不过保证,“我保证是从正规渠道得来的,你就放心吧。”

    却不想陈诚却不是这个意思,“我还信不过你么,我是说你这是古代官府的金子啊,还有收藏价值,你这就融了?”

    年华一听原来是这事啊,她当然不会告诉陈诚自己还有好几百公斤的呢,只是道:“我不爱好这个,你就告诉我这金子成色能行么?”

    陈诚拿在手里看了看,摇头道:“成色不错,可是还是要用专门的机器看一看。而且就算成色不行,也可以将其中的杂质提取出来,你不用担心。”

    没想到结果还不错,虽然达不到现在的二十四K,但是也不错。

    “能不能达到四个九啊?”既然送给人家,就要精益求精。

    那个炼金的师傅点点头道:“没问题,不过要多等会。”

    “这没问题。”年华挥挥手无所谓的道。

    让炼金的师傅自己操作,年华他们又跟着陈诚去了他的办公室。

    年华拿出那小包,珠宝,里面有十多颗大大小小的蓝宝石,“陈叔,能不能把这些蓝宝石镶嵌在刚才的金子上面。”

    陈诚的眼睛都直了,他从事珠宝行业也挺多年了,虽然主打翡翠,可是其他的东西他也不是不沾,当年华倒出这些蓝宝石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些蓝宝石可是宝石中的极品。

    “你这些天蓝色的蓝宝石,颜色鲜艳,是最上乘的颜色,而且看样子应该是出产自缅甸的,这可是最极品的蓝宝石啊,天啊,你到底是从那里得来的。如果有多余的转给我点行不?”陈诚激动了。

    年华对这些东西不了解,干脆道:“那你帮我把它们加工成一条项链,剩下的我就卖给你怎么样。”想了想又道:“你再找出两颗颗大点的做成一对对戒好了。”

    陈诚点点头,又建议道:“用黄金配蓝宝石不好看,你干脆换成白金好了。”

    年华也觉得有道理,“你就全权处理好了。”

    “行,我现在就去帮你弄,你先看看金首饰的样式,一会儿告诉我。”说完拿出一本画册递给年华。

    年华坐在沙发上挑着,年夏凑到她跟前看着,给她出着注意。

    其实很多金首饰,很多人都不会经常带出去,不过是图它一是吉祥能够升值,带出去体面,可是现在社会也不是太平安,带出去就是找偷的找抢得。不过现在结婚还是挺时兴送金首饰的,一般都是婆家准备,不过想想师傅,摇摇头,还是算了,自己来吧。

    很快陈诚回来了,拿着年华选中的样式又走了。

    一个下午过去了,在快要吃完饭的时候,东西都整齐了,所有的首饰都摆在他们面前,当然还有剩下的金子跟蓝宝石。

    项链并不是那种普通的链子,后颈到肩膀的部分比较细从肩膀开始链子越来越粗,而且不再是链子的样子,而且花朵的拼接,越往下花朵越大,最上面的指甲盖大小,而最下面的那一朵有瓶盖大小,而两朵大花中间是一只展翅的凤凰,雕工十分精致。整个项链大约有一百五十克左右。

    两只贵妃镯子,雕着游龙戏凤,每一只有一百克,拿在手里沉甸甸的。

    有了这三件大的,剩下的耳环戒指就不显眼了,不过也都是按照大克数走的。

    这些金首饰被放在一个红色的大首饰盒里,盒子上画着龙凤呈祥非常喜庆。

    而另一个白金镶嵌蓝宝石的项链跟金项链的富贵逼人不同,如果说黄金项链是大俗大雅,那么高贵典雅。

    上面一共镶嵌了六颗蓝宝石,那真是流光溢彩啊,整个设计都是为了凸显蓝宝石的绚烂,实在是太漂亮了。最终要的是,这六颗蓝宝石可不小,最小的三克拉,最大的能够达到六克拉,而且这些可都是最名贵的缅甸蓝宝石顶尖的天蓝色,这条项链少说也要二百来万。

    如果再加上那对戒指的话更了不得得了!

    年华非常满意,大笔一挥,将剩下的蓝宝石交给陈诚,要了一个非常低的价格,陈诚不同意,“等到时候买了,咱们分成,我只要两成。”

    晚上年华请陈诚还有薛铭文等人吃饭,宾主尽欢,而且薛铭文还当场宣布下半年要结婚,“你们可要准备好红包,少了我可不要。”

    晚上回去后,周大师来了电话,“年华啊,明天我要去你师兄那里,你什么时候去啊?”

    “师傅,咱们真是心有灵犀,我也打算明天去,今天把送他们的礼物都准备好了,师傅,你给他们准备了什么啊,千万别重复了啊。”年华摸着窝在她怀里的小鸡仔毛绒绒的身子,小鸡仔舒服的闭着眼睛。

    周大师呵呵笑道:“放心,跟你重不了,我送的是我家传的一个手镯,这可是从你师奶奶那里传下来的,据说是你祖祖师奶奶的嫁妆,是一共两对掐丝珐琅彩的镯子,这可是真正的古物,你师嫂一对,等到你结婚的时候,把另一对给你。”

    年华一头黑线,“拜托师傅,你想的也太早了点,我刚高中毕业你就想到了我结婚的时候,您看的也太长远了。”

    俗话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又说江南水乡出美女,看起来这句话还真不错。

    不过出了飞机场,其他的还不知道,先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巨大热浪,年华没什么事,只是稍微皱了皱眉头,其他三个人就不行了。

    这次年华还是带上了何秋山跟傅小星,她本来一个都不想带着,不过想了想还是带上了,到时候说不定能帮得上师兄的忙,现在他那里可是用人之际。

    来的时候跟师兄周放通过电话了,果然在飞机场外面停着一辆奥迪车。

    看到他们到来,一个身穿粉色衬衫带着黑墨镜的年轻人开车出来,看到年华后迎了过来。

    “小师妹你们到了赶紧上车。”原来这个年轻人就是年华的师兄周放。

    “真是不好意思,还让师兄百忙之中接我们来。”年华客气的说了两句。

    正好五个人,坐满了车,刚上车,年华就问道:“师傅到了么?”

    “今天早上六点下的飞机,现在正在家里休息呢。”周放笑道:“一会儿到了师兄的家里,你可不要嫌乱啊。”

    “放心吧,有事能让我们做的,你可不要客气。”

    “行,那师兄在这谢谢你了。哈哈。”

    很快就到了周放的家里,果然乱的可以,正在布置婚房,到处都是箱子盒子什么的,年华一眼就看到在房子中间站着不知道要去哪里的周大师。

    年华道:“师傅,你到的挺早啊。”

    周大师回头看到门口的几个人,尤其是年华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实在是不知道去哪里好了,到处都在装饰,根本没有什么下脚的地方,本来他待得好好的卧室,也开始了。

    周大师出来后,年华转头对周放道:“师兄,既然这里这么乱,咱们换个地方吧,正好你帮我们介绍个酒店,就在附近离着你们近一点最好。”

    周放一看自己房子这情况就知道根本招待不了人了,同意道:“行,正好附近有个酒店,服务质量非常不错环境也挺好,而且距离我们家还有举办婚礼的饭店都非常的近。”

    既然地头蛇都说了,他们还有什么要说的,跟着周放先去了那家青湖酒店。

    果然挺干净的,年华他们就住了下来,周放甚至还给他自己开了一个房间,反正这两天房子是住不了人了,他还是早作打算,省的到了晚上到处找地方睡觉。

    “对了,师兄,你什么时候把师嫂带来给师傅跟我看一看啊?”年华笑着问道。

    周放刚要回答就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一看屏幕笑了,“说曹操曹操就到,这不你嫂子的电话过来了。”

    “喃喃,我师父跟我师妹都来了,你现在赶紧过来,我给你们介绍介绍,可不要等到结婚的时候,你们还不认识呢,……对,就在咱们家附近的青湖酒店,你自己上来就行了,我们在301房间。一会儿见。”周放放下电话回头,发现几个人看自己的眼神有点不对。

    “你们这是怎么了,这是。”

    “唉”年华摇头,“这还没结婚呢,就咱们家上了,师傅跟我都成了外人了。”

    周师傅点头同意年华的说法,这让周放哭笑不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