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四十三章 认出
    宋飞走后叶传冷哼一声也走了,不过临走时那阴冷的眼神,也知道此时还没有完。

    而围观的人们也是哗然一片,那个看起来这么那么儒雅斯文的男子竟然是个如此黑心丧心病狂的人渣。

    年华对何秋山跟傅小星使了个眼色,两人心领神会,驱散人群。

    “行了,大家散散吧。”

    “热闹也看完了,赶紧回家吧!”

    围观的人看热闹没有了,又有人轰赶,纷纷边议论着边离开。

    而沈家的人跟周放对宋飞的说的那些话也是大吃一惊,那虽然是那个伪君子黑心肠心里的话,可是以他的谨慎那里会说这样的话,不过虽然吃惊,但是发现本来对他们鄙视的邻居们换上对他们的同情,这心里才好过一点。

    等人群走的差不多了,老沈这才发现不仅女婿来了,女婿还带了人来,不由叹道:“让你们看笑话了呀。”又对周放道:“周放啊,咱们婉月是怎么样的人你自己心里有数,可不能因为那些坏了心肠的人瞎说的一些话,坏了你们两人的感情。”

    周放拍拍胸部保证道:“我怎么不知道婉月的心,您放心从今以后,我对婉月只有更好没有最好,你就放心吧。”说完大声叫了声:“爸!”

    老沈笑着答应:“哎,这我就放心了。”

    说完带着一行人上了楼,他们家住在四楼,整栋楼一共七层,楼层还不错,不过因为是老楼了,显得有些陈旧。

    上楼的时候,年华推推周放,挤挤眼无声的笑了几声。

    周放也对她挤挤眼,做了一个自豪的表情,现在还没结婚呢,老丈人都同意自己的称呼了,那么在举办婚礼之前就不用担心,又会出现什么突然时间了饿。

    周大师在老沈的陪伴下走在前面,正好低头看到两人的互动,脸色挂上一丝微笑,说实在的自己这两个徒弟,比较让自己放心的竟然是自己的小徒弟,自己的大徒弟生性率性开朗大大咧咧的,这样的性格好也不好,不过现在看师兄妹两人相处的这么好,而且周放的女朋友沈婉月跟年华的男朋友展青云也不是那种小气计较的性子,只要他们两个以后相处的都这么融洽,年华肯定会为自己师兄谋划的,自己这后顾之忧也就没有了,想到这周大师只感到心情一阵放松,脸色的挂着大大的笑容。

    周大师的变化虽然被旁边的老沈看在眼里,不过也没有多想,现在的他也是高兴的不得了,以己及人的认为自己这亲家也是这样想的。

    打开门,年华不过扫了两眼就平静的在沈母的邀请下坐在沙发上,丝毫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眼光。

    过了一会儿看到沈母端着一个茶壶走了过来,赶紧起身迎了上去,接过茶壶笑道:“伯母还是我来吧,这里数我跟我弟弟最小,怎么能让您给我倒茶呢。”

    不愧是双胞胎,年夏也从沈婉月的手上接过杯子,推着她坐在沙发上,接着挨个把杯子放到他们前面,然后有年华倒茶。

    沈母沈婉月坐在那里虽然有点不好意思,可是心里的那丝不安还是没有了,虽然这两个孩子看着大了,可是毕竟还是个不满十八的孩子,哪来的那么多的虚情假意,他们表现出来的大多都是他们心里想的,既然这两个孩子都这样看重女儿,尤其是里面还有一个是女婿的师妹,自己也不用担心自己女儿嫁过去受欺负了。

    他们中饭就在沈家吃的,沈母做的一手好菜,江南水乡的美味的确是跟北方的不一样,年华等人吃的是满嘴流油。

    年夏不由道:“伯母你这手艺真是太棒了,都能赶上五星饭店的大厨了,你应该开个饭馆当大厨,肯定很火。”

    沈母笑着给他夹了一筷子鱼,笑道:“哈哈,你这孩子啊,伯母这手艺不过是稀松平常的,那里有你说的那么好。”开饭馆是那么好开的,不但需要手艺更需要金钱,租店面需要钱,买食材需要钱,自己家的老沈的工作不能扔,还要去请服务员,那里都需要钱。

    虽然这几年女儿上班赚了不少,而且还孝顺的都给了自己,可是都被自己给存了下来,打算给女儿当嫁妆的。

    虽然她的脸上的黯然只出现了一刹那,还是被其他人给看到了,几个人各有思量。

    吃过饭,老沈跟沈母还要去上班,几人赶忙告辞,虽然沈母想要请假在家陪陪他们,可是被周大师婉言拒绝了,“下午啊,我想让我这俩徒弟好好陪我游游西湖,我们就不多打扰了。”

    回答宾馆,周大师把周放轰走,“你还是去上班吧。”

    剩下的人坐车去西湖游玩,本来周放是打算把自己的车给他们用,却被年华拒绝了,路上到处都是公交车出租车,交通还是比较方便的。

    还好天公作美,下午一反上午的艳阳高照,竟然下起了丝丝细雨,既不妨碍他们观景又不再炎热,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啊。

    爷几个痛痛快快的玩了一个下午,夜色降临后才从西湖回去,几人也不想去吃千篇一律的饭店,干脆去了夜市,江南水乡多鱼,周大师生性爱吃鱼虾,这次是吃了个痛快,而年华年夏对这些鱼虾虽然不是特别的钟爱,可是换换口味夜市不错的,而何秋山跟傅小星则是狼吞虎咽的,给多少吃多少。

    要说他们一开始要他们跟着年华出来的时候,虽然干脆利落的答应了,可是心里那也是有点别扭,自己两个大男人做一个妙龄少女的保镖,真是不如跟着兄弟们一起快活,不过慢慢的他们就发现被羡慕的成了他们。

    他们也是庆幸自己没有撂挑子,这个BOSS没有一般女孩的娇气是小性子,而且大方爽快,最重要的是他们发现自己这个老板竟然是个高手,特种兵出身的他们天性尊重强者,这么一来跟没有怨言了,而且跟着老板出来,那福利是顶呱呱的,比如现在,狂吃的两人幸福感达到顶峰。

    京城

    年泰拿着手里的照片,琢磨半天还是没有想好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最好一咬牙决定如果真是错了就错了,如果的是,却错过了吗,自己肯定后悔莫及。不过在告诉老爷子之前还是跟老爸通个气。

    年泰的父亲年建党今年四十五岁,已经是部级高官,年泰的爷爷,也就是他嘴里的老爷子当年也是掌握着大权。

    当年建党看到照片的一瞬间,眼睛就湿润了,嘴唇颤抖着,“这就是建国,这就是我的弟弟建国啊,我一眼就能够认得出来。弟弟啊,我找你找得好苦啊。”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顾不得擦干净,连声催促年泰,“现在你就带着我去你爷爷家里,让他跟你奶奶知道知道这个好消息。”

    年泰点头,亲自开车带着父亲去了年老爷子的家里。

    年老爷子放下报纸,躺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掐了掐额头,一脸的疲惫。

    年老太太,端着一盘小蛋糕放在茶几上,看到茶几上摆着的一张黑白照片,一张黑白色的全家福,里面的自己跟老头子都还是那么年轻,大儿子大女儿穿着一身小军装精神的不得了,最后她的目光落在抱在站在哥哥姐姐中间还穿着一个开裆裤,欲哭不哭,让人看着真是忍俊不禁,年老太太看着看着却是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的痛苦,如果自己的小儿子还活在世上应该虚岁四十了。

    这时就看到门一响,保姆已经过去开门,就见自己的大儿子还有大孙子理都没理帮他们开赵妈就进来了。

    皱皱眉头,年老太太刚要斥责两句,就见自己的大儿子竟然红肿着眼睛,立马把原来要说的话忘了,不由担心的问道:“老大你这是怎么了?”

    年建党什么也不说,只是把手里的一张照片递给她。

    年老太太接过来,一看霎时愣住了,就见这张照片上也是一张全家福,一张彩色的全家福,上面是一家四口,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女孩自拍的照片,她举着不知是手机还是相机,将坐在沙发上的一家四口都照了进去。

    一家子穿着睡衣,一对可爱的少年少女应该是他们的儿女,在他们旁边坐着一对夫妻,女子看起来只有三十左右,长得很漂亮,男的大约三十七八有种成熟男人的魅力。

    年老太太眼纪念馆直勾勾的盯着相片里的那个笑的非常开心呢男人,一种不知名的酸涩的感觉袭上她的心头,那是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建国,这是我的建国啊。”年老太太抱着照片痛哭起来。

    年老爷子被自己老婆的哭声惊醒,睁开眼睛就见自己的老婆子抱着一个照片哭的鼻涕眼泪的,“我说老婆子你哭什么呢,我现在还没死呢。”

    年老太太瞪了他一眼,将手里的照片递给她。

    年老爷子看完后,也是有点发呆,愣在了那里,说实在是的虽然他们希望小儿子没什么事,可是在心里都以为他已经遭到不测了,现在一个形似的人出现在眼前,他竟然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瞬间,年老爷子心里的激动稍退,不禁琢磨起这件事到底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话,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儿子都没有来找自己,毕竟还在位的时候自己可是经常上电视的,如果是假的话,到底是谁指示的到底有什么阴谋诡计。

    想到这年老爷子问道:“这个照片是从那里来的?”

    年建党一愣,他刚才光顾着激动了,其他的竟然问都没问,不由转头看向年泰。

    年泰道:“这张照片是我从一个朋友的手机里复制过来的。”他有些明白自己爷爷的意思,赶紧解释道:“那次她跟展老大去我那里玩,因为看她的手机放在那里,想要看看她手机里的她跟展老大的图片,跟她说了一声,就翻看了她的相册,这个照片就在相册里。”

    年老爷子点点头,自己这孙子还是比较靠谱的,而且他在里面听到了另一个人的名字,能被他叫做展老大的人必定是展家的展青云,他可不是那种纨绔子弟,无所事事的人,如果说小一辈里谁能够算的上是国之栋梁的话,非展青云莫属,而且这个人严格律己果敢刚强,而且重情重义,虽然年纪比自己孙子还要小一些,但是在小一辈里是非常有威信的,自己也是非常赞同孙子跟他交往。

    刚才因为看到照片十分激动的年建党也是平静了一下,这时也好奇的问道:“怎么这个女孩是跟着展家老大一起去的,他们什么关系?”

    年泰回答道:“她是展老大的女朋友。”

    听到这其他几个人都愣住了,女朋友?虽然吃惊展青云竟然有了女朋友,不过如果这件事是真的的话,那么有人诈骗的几率小了一半,展家的人大多光明磊落,他们不爱阴谋,酷爱阳谋。

    这时年泰也把年建国介绍了一下,这么多天他已经调查好了,年华的父亲是燕赵省的常务副省长,一个在没有人帮助下在四十岁就成为常务副省长可是不得多的人才了。

    他无父无母是个孤儿,从小在福利院张大的,大学毕业后就跟他的妻子沈茜结了婚,两人的感情非常的好,两人生育一双儿女,是一对龙凤双胞胎,女孩是姐姐,名字叫年华;男孩是弟弟,名字叫年夏。

    这一对孩子今年虚岁十八了,是端午节生人,刚满十七周岁。

    而且他连年建国是在哪里什么时候被福利院的院长捡到的,后来为了什么离开了福利院,什么什么的都查了出来。

    听着这一项一项的情报,年老爷子年老太太还有年建党越发肯定这个看起来年老太太非常相似的男人就是自己的亲儿子(亲弟弟)。

    年老太太心疼的道:“建国被人拐走的时候,还不到两岁,他得吃了多少的苦啊!”说着说着眼泪楼了下来。

    年建党则是高兴起来,“真不愧是我弟弟,竟然这么厉害,不依靠年家的帮助都能够到达现在这个高位,实在是太厉害了。”

    年老爷子虽然嘴上不说,但是他的表情也松弛下来,为了有这么一好儿子感到骄傲。

    年老太太现在就想见到自己的小儿子,催促年老爷子道:“事不宜迟,我现在就想见到我的小儿子小儿媳,还有我那对乖孙,咱们现在就去石市。”说着就站起身,“我现在就去准备见面礼,好好补偿我那可怜的孩子们。”

    年泰头都有点大了,赶紧拦下自己奶奶无奈的道:“奶奶,你也不看现在什么时候了,天都黑了。”

    年老太太透过窗户看看外面的夜色,毫不犹豫道:“这有什么,现在夏天太炎热,还是晚上好,非常的凉爽舒适。”

    看老太太还要走,年泰赶紧把她按在沙发上,苦口婆心地说道:“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是咱们一厢情愿的,人家一家四口还不知道呢,而且今天我跟年华通电话,人家姐弟两还在杭州参加婚礼,”

    好说歹说,年老太太才不情愿的取消现在就要去石市找他们的计划,决定过些时候全家一起去看小儿子一家。

    远在是石市的年建国还要沈茜,跟远在杭州的年华年夏同时打了一个喷嚏。

    年华他们说来是给师兄周放帮忙的,但是大多时候他们都在玩,未来大嫂实在是太能干了,一切事情都弄得清清楚楚的,本来年华是打算办酒席的钱算自己的,可是想了想还是算了,自己愿意,师兄还不一定愿意不愿意呢。什么都靠师妹,他这个师兄还要什么地位可言啊。

    年华乐的轻松,而且在结婚前两天,周放的几个好友也过来了,当听到年华叫周放师兄,周放叫年华师妹的时候,对周放挤眉弄眼的,背着年华跟沈婉月还道:“周放你倒是艳福不浅啊,前有感情深厚举止稳重的未婚妻,后面还跟着青春靓丽的小师妹,你真是太好命了。”

    他们都以为年华是周放学校里的师妹,这样的事情以前见到多了,风度翩翩的周放可是吸引了不少的怀春少女啊。

    虽然知道他们没有坏心眼子,但是周放还是解释道:“你们瞎说什么啊,这个可是我的真正的师妹,是我师傅收的徒弟。你们说话办事可要注意分寸。”

    周放的哥们连连点头,收起来一丝心思来。

    年华偷笑着离开了,不过在后来的两天跟这几个人倒是相处的比较融侨。几个人对这个女孩也是好感多多了。

    结婚前一天的时候,沈家的房里也是来满了人,都是老沈跟沈母的亲戚,还有她的闺中密友。

    一群人在屋子里嗑瓜子闲聊天的,这时不知道谁说起了结婚的事。

    大姨吐了一口瓜子皮道:“我们那里的某某某结婚的时候,人家婆家房子车子都给预备好了不说,还有二十万的聘礼呢。”

    那边二姑呵呵一笑道:“这有什么啊,我女儿荷花结婚的时候,不仅房子车子都有,给卖了三金,紧紧一条项链就五十多克呢,还有二十万的聘礼。”

    还有人说自己娶媳妇的时候,给了多少聘礼的。

    反正一堆人开始在那里讨论起了谁家的聘礼有多少,谁家的多谁家的少,多的那个人扬眉吐气,少了的那个人是气愤不已。

    这时老沈的姐姐也就是沈婉月的大姑眼珠一转问道:“弟妹,不知道侄女婿他们家给了侄女多少聘礼啊。”她早就打听好了,那个叫什么周放的人不过是开个小买卖,现在的买卖多不好做啊,而且据说没有父母,光他这几年赚的钱能够有多少。

    大姑从沈母跟老沈结婚的那天起就跟沈母不对付,等沈婉月长大后,如花似玉的,自己儿子也喜欢,大姑虽然看不上沈母,但是觉得如果让自己的儿子娶了这丫头好处不少啊,首先聘礼弟弟他们肯定不会多要的,其次自己能够拿捏的住。

    她的儿子长得帅不说,而且工作不错,是市政府的公务员,配沈婉月是绰绰有余了,可是当她兴高采烈的去跟老沈说的时候,被自己的弟弟给一口回绝了,面子上不好看,这就又记恨上了。

    这样老沈夫妻怎么回答,女婿攒的钱一半买了新房,装修家具家电他都包了了,而且在房产证上还写上了女儿的名字。因为为了疼惜女婿,他们只是让他给了一万块。

    大姑看他们说不出话来,骄傲的道:“当初我儿子结婚,我不仅把房子车子预备好了,还给他们了五十万聘礼,那可是在我们那里头一份的,谁提起来不是竖大拇哥的。”

    不过在场的很多人面上不显,可是心里却是撇嘴,你怎么不说说,没过几天你就用这样那样的事情将钱都哄骗回去,媳妇一气之下回了娘家,虽然后来被接了回来。

    这时年仅五岁的小外甥女娇娇,趁着大人不注意,偷笑着翻看自己小姨的东西,从沈婉月的箱子里翻出了几个盒子。

    沈婉月跟自己的闺蜜还有姐妹们说笑的时候,不经意看到这个小丫头手里的东西,不由叫道:“娇娇,把东西放回去。”

    娇娇一看她竟然发现了,拿着盒子就往外跑,冲到自己妈妈身边也就是沈婉月的姨表姐身边,回身对沈婉月做了个鬼脸,转身对她妈妈道:“妈妈,小姨藏到可深了,还是被我找出来了,我厉害吧。”

    小丫头在努力寻求奖励,可是她妈妈却是一脸的尴尬,“小孩子不懂事,婉月你赶紧拿走。”

    沈婉月伸手就要去接,可是半路被一个粗壮的手臂接了胡。

    大姑道:“这肯定是那个什么周放他们给的,既然给不起聘礼就看看能给个什么破烂玩意。”说着打开了最上面的盒子,傻了眼,剩下的盒子被她不经意的掉在了地上。

    沈婉月赶紧过去捡了起来。

    “这不可能!”大姑尖叫了一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