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四十五章 邀请
    虽然有些明星那些年纪大的人不知道,可是二十来个人呢,总有看过的,尤其里面还有正当红的明星歌星。

    沈婉月的大姑二姑是一脸的嫉妒,虽然震慑于这么大的场面不敢大声嚷嚷,可是还是在下面小声嘟囔,不过在这个激动的时候哪里有人听她们在那里瞎说,一个个伸长脖子去看除了在电视上,平时根本见不到的明星们。

    尤其是那些跟沈婉月平辈或者小一辈的大孩子们一个个都快疯了。

    而这场婚礼的主人公沈婉月终于把签名给收集好了,而新郎周放一开始被吓了一跳,后来知道是自己师妹的手笔后,那是感动外加佩服啊,自己这师妹能量不是一般的大啊。

    明星的时间是很宝贵的,两个小时后,表演完加上根本找不到谁是董事长后,一个个的乔装打扮离开了。

    而之所以这么多明星的一起出现,却没有记者发现,是因为年华早就做好了工作,在这两个小时里,直接安装上屏蔽,而且只许进不许出,这样的严防死挡下,才没有记者当时就出现。

    接下来婚礼继续,还好因为婚车出发的早,回来的时候还不过九点钟,演唱用去两个小时,十一点办的时候,典礼开始了。

    年华跟年夏这个对伴娘伴郎的使命已经完成了。乖乖的坐在下面,看着主持人在那里说着感人肺腑的话,反正坐在她旁白的沈妈是不停的在流眼泪,老沈虽然也是舍不得女儿,可是毕竟是个男子汉,安慰了她几句。

    “不要哭了,女儿女婿的房子离着咱们家那么近,没几步路就到了,以后看到的时间还多的是。要是你总哭的话,我也想哭了。”说着这个坚强的男人的眼泪滴滴答答的掉了下来,看他这个样子,沈妈反而止住了泪水,可是安慰他。

    哭笑不得,年华从包包里掏出纸巾递给他们两个,“伯父,伯母今天是嫂子大喜的日子,你们可不能总哭,让嫂子看到她该伤心了。”

    “见笑了!”沈母不好意思的笑道,从年华手里拿过纸巾,夫妻俩擦干净抬头看着台上。

    这时正好主持人让双方的家长上台,沈家夫妻跟周大师起身,互相谦让一下,周大师先行他们随后走到了台上。

    这些程序跟其他人的婚礼大致形同,年华不感兴趣,不过在给改口费的时候,年华倒是兴致昂然的。

    不知道小气吧啦的师傅,能够给多少改口费啊,话说上次已经给了一次钱了,不过那算是见面礼。

    跟沈家夫妻给周放的鼓鼓囊囊的一个大红包相比,周大师给沈婉月的则是薄薄的,沈婉月高高兴兴的收下了,沈家夫妻也没说什么。

    不过他们不说什么,沈婉月的大姑可是看到机会了。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人不能看到别人好,就希望其他人不如自己,这样他们才能高人一等,沈婉月的大姑就是这样的人。

    本来从小就看不上沈婉月这个拖油瓶,等她长大了自己好不容易决定开恩让她嫁给英俊帅气还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儿子,可是谁承想这小丫头不愿意。真是不识好歹,因此从那以后她就想看沈婉月的笑话,根本不相信还能找到条件比他们还要好的人家。

    可是从昨天开始她就发现沈婉月似乎比自己想象的嫁的腰好的多,一出手就是两三百万,怎么不能她嫉妒,而这种嫉妒让她疯狂的想要发泄。

    “我说婉月,你这婚不结也罢了,你看你妈你爸给周放多少钱,再看看周家人给你多少钱,那么薄有几百撑死了。周家现在就这么看不上你,更何况以后呢?”上来就在那里挑拨离间。

    台上的沈家三口都快被她给气死了,老沈以前认为自己那是自己的大姐,不管她怎么针对自己一家,自己都在忍耐,不过现在是自己女儿的婚礼,在座这么多人,大庭广众之下竟然就这么的胡言乱语,挑拨离间真是欺人太甚了。

    老沈起身怒喝道:“大姐,你不要太过分了,现在是我闺女的大喜日子,过了这天,你怎么闹都可以,就是今天不行。”

    大姑一看自己弟弟竟然出头了,火气更胜了,尖叫道:“你竟然为了这个贱人还有这个贱人生的女儿这么对你的大姐!你还是我弟弟么,你就这么对待你的姐姐。不要忘了如果不是我借给你钱你能有钱娶老婆?”

    老沈一听她说这话,看他姐姐的眼神都不对了,声音才颤抖着道:“做人是要有良心的,我从十六就开始上班了,到三十岁才结的婚,我中间这赚的钱都怎么没的,你难道不知道么?”

    大姑听他这么一说脸色一僵想起了什么,张嘴想要反驳,却不知道想要说什么。

    她不说了可是二姑却是不干了,怒道:“小弟,你怎么跟姐姐说话呢。”说着对沈母怒目而视,咬牙切齿的道:“都是这个女人在中间挑拨离间,真是不要脸。”

    沈母被气得胸口不停起伏,老沈一把抱住摇摇欲坠的沈母,转头难过道:“二姐,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么!当初大姐夫受伤差点死掉,可是手术费差了一万块。那是我。”他指着自己的胸口气愤道:“那是我将我全部的继续一共九千块拿出来,给了大姐让她给姐夫治伤。后来呢,没有后来了啊,后来大姐夫伤好后,大姐连提都没提这钱,我说什么了,我什么都没说。那时的一万块,能够抵现在的十万多,那可是我留在娶老婆的钱,你们光提我借大姐的钱,怎么没有人说说我这钱啊,而且大姐一共才借给我三千块,三千块啊,我不共用了半年就被要回去了。”

    说到这老沈长出口气,叹道:“我知道你们现在觉得你们自己条件比我好看不起我,我现在就告诉你们,既然你们看不上我女儿,那么等到我们死了,你们就断了得了,你们是我的姐姐,我放不下,不过你们总说婉月不是你们的侄女,那么我就随你们的愿,反正她从小到大没有吃过你们一粒米,穿过一件衣服。”

    说完这句话,老沈看向周大师满含歉意的道:“亲家真是不好意思,在这大喜的日子,让你们看热闹了。”

    周大师要摇摇头,低头看看被其他人阻止了,却还是气鼓鼓的两人,抬头对站在自己面前有点手足无措的沈婉月。

    “婉月呀,既然你们那些不相干的亲戚要求了,你就给他们看看,省的他们在那里瞎蹦跶。”

    沈婉月赶紧道:“师傅,你不用管他们。这样的极品亲戚我可要不起。”

    周大师被她嫌弃的表情逗乐了,笑道:“没事,你就打开让他们看看,让那些把你当草的人看看,你在我们周家可是个宝。”

    沈婉月看了看身边的周放,周放对她点点头,沈婉月这才打开手里薄薄的红包,里面只有一张纸,看起来不像是百元大钞。

    拿出来后,沈婉月大吃一惊长大了嘴巴,竟然是一张百万支票,周放侧头也看到了钱数,也是皱眉道:“师傅你这是,你这是干什么啊?”

    周大师缕缕胡须,“这是你师父的一点心意,你们就收下吧,你们师妹的重礼你们都收下了,还怕我这个么?”说着还对他们挤挤眼道:“你们呀,赶紧的造人,等我徒孙出生,不光是我就算是你师妹也还有重礼呢,你们可要加油啊。”

    周放坚定的点点头,而沈婉月则是羞红了脸。

    当知道人家师傅给了多少钱的大姑二姑,婚礼结束就灰溜溜的走了,她们今天算是丢人现眼了,而且是在这么多的亲戚朋友里。

    宴会开始了,作为新娘子的沈婉月也要跟着周放挨个桌子敬酒,亲戚还好一点,都是适可而止,但是到了周放跟沈婉月那些朋友同学死党那里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这时年华年夏他们这些伴娘伴郎的作用就凸显了,必须要帮新娘子新浪挡酒。

    灌新娘子的那些人差不多都钻到桌子底下了,年华跟在沈婉月身边,又对了一杯白加啤,递给一个看起来还有几分清醒的家伙。

    这人看了看左右后,干净利落的趴在桌子上装死了。

    沈婉月跟她另一个伴娘对她的敬佩之情上升到另一个高度。

    当天晚上,闹完洞房,年华回到自己房间,躺在那里休息,今天虽然强度非常的大,但是她的身体并不累,累的是心,她无比庆幸自己没有这么极品的亲戚。

    年华看看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刚要开电脑带上传感器,放在枕头旁边的手机就响了。

    年华愣了一下,习惯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的只有展青云,可是展青云现在带队做任务去了,出国了,过些天才回来,这到底是谁呢?

    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是个意想不到的人,年泰!他怎么这个时候打过来了,如果是陌生人的话,她肯定是拒接,可是这个人是自己男朋友的好友。

    接通手机,对面就是传来年泰清朗的声音:“年华,好久不见,还好吧!”

    “哈哈,当然了。”

    两人里面了两句,年泰就话锋一转进入正题,郑重道:“是这样的,后天是我的生日,我邀请你来参加我的生日晚宴,怎么样,一定要捧场啊。”

    年华笑道:“我还是不去了,多谢你的好意。”自己跟年泰也不是特别熟悉,他的亲戚朋友里只能是两个,一个是自己男朋友展青云,还有一个是曾经患难与共的好友何圣哲。不过展青云参加任务去了,回不来,而何圣哲又是一个花花公子,自己还不想引起其他人的误会。

    年泰一听不来,这怎么行,他之所以办这个生日晚宴就是为了她啊,不对是他们一家。想到这里赶紧道:“展老大是肯定来不了了,你既是我的朋友也是展老大的女朋友,你还带着展老大的那一部分呢。”

    年泰不停的劝年华,去吧去吧。

    年华最后只得答应,没有办法,这个人竟然在她耳边唠叨了有一个小时了,看着墙上挂钟的时针跟分针都向着十二靠拢,赶紧答应,要不然看他这架势能够跟她僵持到明天凌晨。

    看年华终于答应了,年泰松了一口气,赶紧道:“好了,太好了,诶呀,都快十二点了,年华你赶紧睡觉,不是,上游戏吧,把你的游戏名称告诉我,咱们加个好友吧。”

    挂上了电话,年华耳朵彻底清静了,怎么有这么能说的男人啊。摇摇头躺下进入游戏,开始她的大侠生涯。

    第二天一大早,年华就带着年夏何秋山还有傅小星告辞了,周大师决定在这里再多呆一些时候,年华问他原因,周大师但笑不语。

    年华其实也看出了一点点东西,说不定明天的这个时候,自己的小侄子小侄女已经出生了,当然不是说沈婉月现在已经怀孕了,而是很快就要怀上了,你问她怎么知道的,不要忘了她学过看相啊,虽然现在并没有出师,而且在这方面的天赋也不是太好,不过有时候还是能够看出点征兆的。

    坐飞机回了临海,年夏知道自己姐姐要去参见朋友的生日宴会,跟她说了声就去了石市找年建国沈茜他们,反正等通知书下来还早着呢。

    他走后,年华有点苦恼,送给年泰什么礼物呢?太轻了不行,毕竟是自己男朋友的好友,要是太重了也不符合自己的身份,要是被其他人给误会了就坏了。

    最后年华决定送一个钻石的领带夹,高档时尚上档次,而且价钱不菲,能拿得出手。

    决定好了送的礼物后,年华的心放了一半,剩下的就是穿什么,虽然一开始不打算去,可是现在都答应人家了,就要好好准备,参加宴会的衣服,其实如果依着她自己的性子当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了。不过现在她代表的还有展青云的脸面,自己就不能不上心了。

    不过还好年华还有很多库存呢,她挑来挑去找出了一条红色的旗袍,用料考究做工精细,年华看到它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次终于有机会穿上了。

    既然有了旗袍,高跟鞋是必不可少的,不过她打算去了首都再买,毕竟那里的样式是全国最全的。

    不过出了这些东西,还准备了给展家的礼物,去了好几次首都了,她都没去展家,这次怎么也要去展家拜访一下,要不然就说不过去了。

    收拾好后打电话跟年建国还有沈茜说了一声,让何秋山开着车先去了桃花醇酿的生产地去了一趟,拿了六箱子的蟠桃液,这是给展老爷子的礼物,然后驱车向首都方向前进。

    在路上年华先给展青云的妈妈邹红波打了个电话,“阿姨,你好,还记得我么,我是年华。”

    邹红波一听年华的声音就认出来了,听到她给自己打电话,不由高兴的不得了,赶紧道:“认得,认得,对了,今天怎么有时间给阿姨打电话啊?”

    “我现在已经到了首都,想要去家里拜访摆放您跟展奶奶展爷爷,不知道方不方便?”年华问道。

    邹红波在年华话音未落的时候,就说道:“没问题,当然没有问题,不过今天青云没在家啊。你可不要失望啊。”

    年华道:“他在不在都一样,我主要是看你们来的,不管他什么事!”

    邹红波哈哈大笑。

    要知道她一开始可是非常担心自己这个面瘫儿子,从小就对女性敬而远之,她一开始以为等他年纪打了的时候就会开窍,谁承想竟然变本加厉了,她就怕有生之年抱不到孙子了,可是画面一转,自己儿子不但有了女朋友,而且,这女朋友还是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这样她开心的不得了。

    放下电话,邹红波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展老爷子跟展奶奶,这两人也是连声催促:“红波你赶集去预备饭菜也是,实在是太好了,今天早上我还在念叨这个孩子呢,现在人家就来了。实在是太好了!”

    在邹红波欢天喜地的去买菜,这让在这里过暑假的展青雪好奇不已,再得知自己的未来大嫂马上就要来了的时候,她的内心深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可能,自己大哥那个大冰块能主动找女朋友?

    在她将事情跟刚刚回来的二个展青峰说了的时候,展青峰竟然也知道,从他的轻微表情了知道,他不但认识这个未来大嫂,而且两人的关系还不错。

    在知道这个未来大嫂是真是可信后,她对这个未来大嫂那是非常的好奇了。

    下午的时候,年华就到了首都,直接奔展家而去,到了地方,正好看到展青峰站在门卫那里等着他们,有展青峰担保,车顺利的开了进去。

    到了展家,所有展家的人都在门口迎接她,让她受宠若惊,邹红波一把抱住年华,然后道:“你这个小丫头啊,来了这么多次首都,怎么不来家里坐一坐啊,你爷爷奶奶可是都想死你了。”

    年华笑道:“我这不是看你们来了么。”

    说着笑着,何秋山跟展青峰将蟠桃液搬到了屋里,年华看看何秋山,拉过展青峰道:“还请你帮他找个地方休息休息。”

    展青峰点头答应,带着何秋山走了。

    展家人簇拥这年华进了客厅,坐下后,年华先跟展家的两位老人打招呼,期间年华就感觉到对面那个小姑娘眼里炙热的光芒。

    “你就是我未来大嫂,我那冰块大哥的女朋友?”展青雪歪着头问道。

    年华看向这个也就十六七的小姑娘,梳着两个大歪辩,圆圆的脸蛋上镶嵌着两颗黑曜石一样的大眼睛,瞪着大眼睛歪着头看着自己的时候,非常的可爱,瞬间点燃了年华心中的萌点。

    “你是不是青雪啊?”年华问道。

    “你怎么知道?”展青雪捂嘴道。

    年华笑了,“当然是你大哥告诉我的,他说他们家里有个非常可爱的小妹妹。”

    展青雪一听笑的非常的高兴,在她心中自己的大哥比自己的老爸还要严肃,在她老爸面前她还能有说有笑的,可是到了展青云面前她是两个屁也不敢放的。

    可不止是她,就连她跟二哥同岁的亲哥哥,展青竹也一样。能够得到大哥的夸奖真是非常的不容易了。

    年华将自己的礼物拿出来,给展奶奶的是一个黄杨绿的玻璃种手镯,给邹红波的是一个红翡手镯,当然了也是玻璃种的。她现在最不缺的就是这种极品翡翠。

    邹红波一看就劝道:“年华啊,我们知道你小有身家,可是也不能这么浪费,这次我们就收下了,下次可不许了。”

    年华笑着点头,展家的人到现在为止只知道她是桃花醇酿的幕后老板,其他的都不知道。

    而展青雪看着奶奶还有大伯母手中的镯子,她那一个羡慕啊,眼巴巴的看着年华,那个眼神就跟小鸡仔饿了要吃饭的眼神一模一样。

    虽然她不知道会在这里碰到展青雪,可是在知道展青云有个妹妹后,她就已经准备好了,正好就带在身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