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完美
    年华有一块半个巴掌大小的冰种翡翠,虽然不是最好的玻璃种,但是也是高档玉石了,而且整个翡翠成球形,最重要的是颜色非常的讨喜的苹果绿,满绿的翡翠圆球看着就可爱。

    年华没有多做雕琢,而是将翡翠球凸起地方去掉,使其更加的标准,再将表面磨得非常的光滑,不过为了更加显示漂亮和安全性,年华特意让陈诚帮她做了一个环,正好将翡翠球卡住,这样就算翡翠球不小心掉在了地上,还有缓冲,稍微保险一点,而且在白金环的底端跟上端都流出小环,下面的小环上挂着朱红色流苏,上面只是绑了一个结实红绳。

    年华将这个放着这个小东西的盒子给展青雪,展青雪打开一看,欢喜的不得了,“太漂亮了,嫂子你实在是太好了。”

    嘴里叫着扑到年华身上,还在年华的脸上亲了一下,年华捂着自己的脸哭笑不得。

    “今天晚上咱们就在家吃,吃完饭就跟青雪出去玩玩,玩累了再回来睡觉,省的在家憋得难受。”展老太太笑着说道,慈祥的眼神看着她们,让年华第一次感觉到有奶奶的好。

    年华还没有说话,展青雪就嚷嚷起来,“奶奶偏心,以前我晚上想出去,你们都不让,怎么嫂子一来,你们就让了。”

    邹红波笑着瞪了她一眼:“我们可是为了你好,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出去危险。”

    “嫂子,不也是小姑娘么,她就不危险了?”

    邹红波看了眼年华,感叹道:“如果是你嫂子跟你一起出去,那么该担心的可就是坏人了。”她可是知道这个女孩看似柔弱的身体里蕴含着怎样的力量,人家连持枪抢劫的强盗都不怕,那些小打小闹还能如何,而且以她的嫉恶如仇,那些人断胳膊断腿都是轻的。

    如果是一般的人家的话,如果是一般的婆婆看到自己未来儿媳妇这么彪悍,就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也要心里打鼓,可是展家是什么人家,展老爷子可是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当时跟越南作战他可是一马当先的。

    而自己儿子展青云的工作性质,她也是隐约知道一些,以后也不知道怎么样,现在的局势也不是太好,万一以后发生什么战争,自己儿子是要上前线的,还是找个胆大力量更强大的好。

    晚上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了一顿饭,连本来打算在老友家吃饭的展老爷子都回来了,也能看出他对年华这个未来孙媳妇有多么的满意。

    展青峰据说跟着他们同学出去旅游去了,她没有见到,还好没有见到,如果见到了她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木晓这些天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嘴里不经意流露出了一丝异样,年华品了半天感觉到不对劲,跟莫丽丽打听,虽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可是也知道她些天跟莫丽丽见面或者打电话的时候,总是在不经意间谈起一个人的名字。

    年华再仔细打听,莫丽丽也不知道了,不过莫丽丽隐约好像听木晓说过是在网上认识的。

    年华一听就有点着急,可是她又不能直接去问木晓,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找到郝越,让他帮忙侵入木晓的QQ号,看看她的聊天记录,年华知道这是侵犯他人的隐私,可是她也顾不得了,再说了郝越那可是高级黑客,能够找到他踪迹的人全国全世界都不多。

    年华看着她的聊天记录,气不打一处来,他们竟然还见过面了,这网友见面可不是多么安全的事啊,而且对方是个身强力壮的大小伙子,而她不过是个小姑娘,而且姿色不俗,就这么傻愣愣的跟着对方见面了,是该说她单纯还是傻啊。

    不过不管怎么样,木晓的字里行间都夹杂着一丝的情意,而对方的言语的确是风趣有意思,进了对方的空间,也的确是玉树临风风度翩翩,就是年纪打了些,怎么得也有而是七八了,不过这个年纪的男人也算是刚刚成熟,身上的岁月沉淀的味道的确是吸引幼稚少女的大杀器。

    年华叹了口气,还好木晓还没有铸成大错。非常干脆的给董欣悦打了电话,让她帮忙看着木晓,不要让她随便乱跑,本来还想让郝越查查通过对方的QQ号,查查对方的资料。

    对方姓秦,名字叫倪昌,今年三十一岁,最让年华气氛的是秦倪昌家里已经有了一个女儿了,今年已经八岁了。他的妻子长相一般,但是无论如何他也算是有妇之夫了,这不是拐骗未成年少女么!

    因为那是年华正在杭州,只能在电话里劝她,还不能说是在请黑客帮的忙,只是说正好个朋友认识秦倪昌,回来的时候当笑话跟她说了,“当时我一听就觉得这个人跟你很像,这才炸炸你,没想到竟然真的是你!”

    木晓沉默了,不过很快就承认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你该知道我跟青峰肯定是回不去了,好马不吃回头草么,而且秦大哥对我也很好,我就我就……”

    “可是人家已经有了老婆孩子了,你知不知道!”

    木晓大吃一惊,“他,他跟我说一年前就跟他女朋友分手了……”

    年华咬牙道:“一个刚刚认识不久的人说的话你也信!你平时的机灵劲跑哪去了。”年华真是恨铁不成钢。

    木晓又是一阵沉默,年华叹了口气,语气也是平稳了一下,这才道:“木晓,我跟你是朋友,或许你以为我这是多管闲事还是因为我跟展青云的关系,所以为了展青峰怎么着,可是你应该知道我的性子,我真的是为了你担心,我不希望你最后收到伤害,一会儿我就把我知道的一些关于他的资料传给你,我不是你老妈没法让你听我的,可是你好自为之吧。”

    将东西传过去后,年华这两天没有跟她联系,不过从董欣悦那里知道,她虽然萎靡了一阵,甚至又一次是哭着回来的,不过这两天已经好多了,工作也更加的努力了。年华这才放心。

    不过来到展家后,虽然知道木晓这事跟自己没什么关系,而且他们两个已经分手了,想想找男朋友或者是女朋友都是人家自己的事,不过还是有点别扭。

    晚饭过后,休息一会儿,年华跟展青雪就要出去,可是还没有出门,就被展老爷子的随身秘书给叫到老人家的书房了。

    在展青雪哀怨的眼神中,年华进了书房。

    进了书房就能看到那两书橱的书籍,年华知道老人是武将出身,怎么这么多书,而且北边那书橱大多都是旧书,一看就是经常翻动的。

    老爷子看她进来,指指旁边的椅子让她坐下,看她规矩的坐下后,笑着道:“来了家里不要拘谨,就跟自己家里一样,你奶奶还有你伯母都是和善的好人。”

    年华笑着点点头,“我知道,我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爷爷奶奶,看到您二老我就觉得好像见到了我自己的爷爷奶奶了。”

    展老爷子哈哈大笑,然后问道:“听青云说你今年高考?”

    年华点头。

    “不知道你报的哪里的学校,要我说还是来咱们首都好,离着家里也近。”展老爷子就跟普通的爷爷关心自己孙女一样,让年华感受到不一样的关怀,根本看不出这位老爷子戎马一生。

    年华细细体会着长辈的关爱,嘴里回答道:“我报考了首都师范,教育系。”

    展老爷子听完年华的回答后,跟展青云一个表情,嘴角抽动,要知道对于展家,嫡长孙的媳妇的这个位置非常的重要,在见过年华后,展老爷子对她做过了细致的调查。年华的财富对展老爷子的冲击不大,到了展老爷子这个地位,那些看的非常的淡,让他吃惊的是自己这未来孙媳是个武林高手不说竟然还救过一号首长的命,虽然自己孙子也救了一号首长一命,可是看过那个视频的人都对年华印象深刻至极。

    而这些还不是最让他吃惊的,最让他震惊的是,自己这孙媳,竟然是奇门中人,拜了周大师为师不说,还会符箓。

    不由摸了摸自己挂在脖子里的那个“护身符”,这个可是好东西啊。

    当然了年华的这些资料他并没有告诉家人,只有他自己知道。

    现在这样一个武林高手,奇门中人竟然告诉他报考了教育系,毕业以后难道去当老师?难打去教同学打架?还是画符?

    要不说姜是老的辣呢,年华还没看出异常,展老爷子的表情已经恢复了,咳嗽一声,“师范好啊,以后教书育人,”

    这一老一少就开始聊起了天,这么一聊不要紧,展老爷子发现这个小姑娘竟然对时政还挺有看法的,不知不觉,两人的聊天的话题就开始深奥起来,两人的观点还惊人的相似,真是越聊越投机,如果不是展奶奶看时间不早了上来叫他们睡觉去,两爷孙都可以聊到明天早上。

    回去时候看看时间竟然已经快十一点了,时间过得实在是太快了。

    掏出手机看看信息,什么都没有,看起来展青云还是在任务中呢,把手机放到床上,想了想又拿起来,把今天的事情编辑成短信告诉他。

    第二天上午,年华跟展青雪两人去逛街,顺便给自己挑了双鞋子,黑色的小牛皮鞋,细细跟有十公分,年华本来身高就有一米七二了,穿上这双鞋,都快赶上一米八五的展青云了。

    挑好鞋子,年华就跟在展青雪身边,随便闲逛,两人说说笑笑的,渴了就买杯酸梅汤边走边喝。

    突然年华兜里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年泰。

    “喂,怎么这么早就给我打电话啊!”现在不过才十点钟,年泰的生日晚宴不是说七点钟开始么!

    年泰哈哈一笑:“我这不是怕你忘了么,贵人多忘事啊!”

    年华道:“行了,我昨天就到了,就在展家住的,今天跟青雪逛街呢,到时候我肯定到就是了!”

    “这么早就见公婆,实在是太有勇气了。”年华虽然看不到还是能听出他话里的揶揄,笑骂几句挂上了手机。

    回到展家休息了一个下午,看时间已经快到六点,赶紧回房间洗了个澡,用内力烘干头发,然后穿上那身旗袍。

    现在年华的头发也不短了,勉强能够盘起来,最后插了一根蓝宝石簪子作为点缀,将额发再梳理好。

    脖子上套了一串珍珠项链,这是用李家送的那些珍珠串成的,颗颗几乎一般大小,而且色泽蕴亮柔和,是不可多得的珍珠。

    手上套了一个芙蓉种的镯子,衬得年华整个人真是眉如远山青黛脸若芙蓉桃李。

    整副装扮让年华看起来如从仕女图里走下来的民国淑女,高贵清雅亭亭玉立。

    展青雪本来在客厅陪着展奶奶跟邹红波看电视呢,听到下楼的脚步声,下意识的转头一看,瞪大了眼睛,盯着从楼上一步一步向下走的仿佛从八九十年前穿越到现代的美丽娴静的女子。

    “嫂子……”展青雪喃喃道。

    听到展青雪的话,展奶奶跟邹红波知道是年华下来了,两人相识一笑回头向楼梯上看去,看到年华的一瞬间也呆滞了。

    年华下来后,发现所有的人竟然都呆愣愣的看着自己,这是怎么了?

    “你们这是怎么了?”

    展青雪被惊醒了,一下子就跳了起来,一脸的惊艳,“天啊,嫂子你实在是太美了。”

    邹红波跟展奶奶也在那里点头,说实在的见年华的这几次,不是穿着都比较中性,而且年华随性惯了,也讨厌那些化妆品,除非大场合她根本就不化妆,平时不打扮的时候只是一个美丽的少女。

    可是这么一打扮竟然跟换了一个人似的,完美的身材在旗袍的衬托下凸现出来,静静站在那里的时候有种慵懒的美感。

    展青雪不由道:“天啊,我大哥赚翻了呀。”

    年华白了她一眼,展青雪捂着胸口倒在展奶奶的膝盖上,“哦哦,我被电晕了。”

    “奶奶,伯母我走了。”年华不搭理那个装模作样的家伙,跟展奶奶邹红波打过招呼走了,昨天就跟他们说过了今天要去参加年泰的生日宴会。

    她们都认识年泰,也知道年泰跟自己儿子展青云的关系,每年这个时候只要没有重要的事,展青云都会回来为他庆生,今年没空,他们都以为她是替展青云去的。

    门口何秋山正等着年华,何秋山见到年华的第一面,第一反应是,这个美人是不是上错车了,不过再年华看过来后,那熟悉的眼神让他知道自己没有想多了。心里的那一袭萌动瞬间被熄灭了,这么强悍的女汉子还是交给真汉子吧,他是消受不起啊!

    年华不知道他的想法,将地址告诉他,就坐在后座闭目养神。

    年泰当然不会将宴会的地点设在家里了,那样的话想费尽心思讨好年老爷子的人们肯定想方设法也要参加,他当然不会如那些人的愿的,要知道他们办这个生日宴会可是有其他的目的的,为了掩人耳目他也邀请了一些人,不过人数不多,而且大多都是跟年家相好不错人家的孩子,还有就是年泰的一些朋友。

    宴会的地点位于市中心紫晖大厦一家会所里面,里面已经被年泰包了,年华让何秋山在附近找一个地方自己去吃饭,自己参加完宴会还要回展家呢。何秋山求之不得。

    自年华一下车,回头率就是百分之百了,男人的惊艳加上女人的嫉妒。

    这样摄人魂魄的美当然会招惹桃花了,这一路收获桃心无数。

    等在一楼电梯门口的何圣哲一开始也是被闪了一下,可是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这不是年华么。

    “天啊。”何圣哲捂着心脏痛哭流涕,“你为什么这么美丽,美丽的我都想忘记你是我哥们的女朋友了。”忘记你那比老虎还要猛了,当然后面的话他肯定是不敢当着年华的面讲了,那就是找打啊,自己这小身板可是受不住啊。

    他们边说话边坐电梯上去,电梯门刚刚关上就看到一个男人跑了进来,四处环顾想找到那让他惊魂一瞥的女人,一个让他那早就干枯的心井重新复苏的女人。

    整个大厅都没有她的踪影,不由暗恨自己为什么非要再去见那家的人,早就说要跟他们断了关系,自己竟然又一次心软了。

    就算现在他多么的不甘心,可是人还是不见了,他刚要去接着寻找,手机就响了。

    “你干什么去了,就等你了!”

    “我知道了,马上就上来!”被催促后,这人不甘的放弃了继续寻找,毕竟这是自己这么多年第一次参加死党的生日,自己不想缺席了。

    年泰放下电话,回头就看到何圣哲跟年泰。

    年泰看到年华后,不由点点头,心里那个美啊,不愧跟自己一个姓,长得就是好。不过就是太早便宜他人了,想到展青云他突然有种说不出的酸溜溜的感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