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恐吓
    陈战都看傻眼了,脊柱不由有点发凉,怪不得何圣哲一点都不担心呢,实在是太彪悍了,听着耳边传来的阵阵惨叫变成呜咽声,他这心里不知道怎么了有点发凉啊。

    何圣哲看的那叫一个爽啊,实在是太爽了,干脆将自己想象成年华,打得李麒麟是哭爹喊吗,让你装模作样,让你跟我抢女人。

    而当事人李麒麟都快哭了,身上无一处不疼,一动不能动,想惨叫都不行,不知道这个恶毒的女人在他身上点了什么地方,他就说不出话来了,只能呜咽。

    年华将李麒麟胳膊腿上的骨头都给卸了下来,如果将他拎起来,他的腿跟胳膊就跟面条似的。

    拍拍他的脸,年华好声好气的问道:“你知道错了么。”

    李麒麟连忙点头,然后才发现自己的头能动了,想要逃跑却绝望的发现其他地方还是不能够动。

    年华看出了他的想法,劝道:“还是不要想了,你现在身上胳膊腿上的骨头都被我卸开了,想跑,还是省省吧。”

    李麒麟对她怒目而视,希望能够通过眼神将他想说的话传达给年华。

    “我知道你的意思,不就是说,我惹不起你们李家么,你不要为我担心,我刚才说的话,你可不要当做我开玩笑呢。”说着手顺着他的脖子来到他的脊柱上,按了按,“只要我将你这块脊椎骨咔嚓的一声,提起来你就会马上对这个世界saygoodbye!”

    年华的手在他的后背轻抚着,如果这是在床上,他会觉得这是一种情趣,而在这里他只会觉得的恐怖,已经感觉到下身有点不听使唤了,还有年华说了一句话,要不然李麒麟恐怕就要尿裤子了。

    “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杀了你的。”年华不知道从那里掏出一个小药丸,掰开李麒麟的嘴,将小药丸塞进他的嘴里,然后一捏他嗓子,药物掉进了他的喉咙里。然而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年华的另一个手虚空画了一张符,打在李麒麟的身上,这就万无一失了。

    拍拍手,解开他的哑穴,年华不等李麒麟说话,就开始将他的胳膊腿再装上。

    又是一阵惨绝人寰的人间惨剧诞生了,何圣哲在痛快之余有点担心他把附近的住户给召来,可是后来发现除了他自己跟陈战,再没有其他人了,可是附近可是有好几栋居民楼啊。

    李麒麟现在多么希望能够有神仙下来将这个恶魔镇压,将自己带走啊。

    在剧烈的疼痛中,李麒麟已经不敢骂年华了,只是希望这种煎熬马上过去。什么李家的荣誉,李家的大少,在这个时候什么都变成了天色的云彩,实在是太高了够不到啊。

    最后李麒麟的骨头终于被接好了,他也能晃晃悠悠的站起来了,可是现在的他什么都不敢说了。

    年华擦了擦手,“我刚才给你吃的那个药丸,其实也没有太大的作用,只是必须每个月都要吃我的解药,要不然……”

    年华没有说完,可是已经将李麒麟吓得不得了了,自己脑补的画面已经让他不寒而栗。就连站在远处的陈战何圣哲身上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知道你不相信,这样这个月的解药我就先不给你了,等到月圆之夜……呵呵。”那本来有如银铃般的笑声在其他人的耳朵里就跟催命符一般,那叫一个渗人啊,反正何圣哲跟陈战的身上所有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而当事人李麒麟则是吓得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年华伸出一根手指头推推这小子的脑袋,一动不动,撇撇嘴,站起身拍拍手就好像拍掉手上的脏东西。

    “你们两个出来吧。”

    何圣哲跟陈战两个人早就吓得不得了,对视一眼就想跑,没想到却听到这么一句话。

    两人僵直着身子,不知道如何是好。

    “还想让我去请你们么?嗯~”嗯字的语调往上一挑,让人不容拒绝的意思充斥他们的耳朵。

    这句话一出,两人的身体就跟按了快进键一样,唰的一声出现在年华的面前。

    “嫂子,您有什么吩咐?”何圣哲一脸的谄媚。

    陈战鄙视的看了何圣哲一眼,可是他却看不到自己的脸上的表情,就跟何圣哲的一模一样。

    “今天这件事……”

    陈战立马接话,“我们什么都没看到!”

    何圣哲心里暗恨怎么就让这个傻大个抢先了呢,赶紧道:“嫂子你放心,我们可以给你做不在场的证明。”

    年华斜视了他一眼,“我需要么?”

    何圣哲一看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只能嘿嘿傻笑。

    年华吩咐道:“这件事不需要你们俩出面,你们就当不知道这件事就行了,剩下的我自有主意。”李麒麟被自己连打再吓的一时半会根本提不起勇气报复,而且等他回去琢磨琢磨就知道自己可是个武林高手,而且最少也是一个二流高手,就算他是李家大少爷,也知道寻常的报复手段对自己来说是没有用的。

    就算他已经计划好了报复手段,可是马上就要到十五月圆夜了,到时候他可是有一番苦头吃,等到时候,就是他求自己的时候了。

    不过年华心里的话当然不用跟某两个人说。

    何圣哲本来还想表表忠心,却被陈战给拉走了。

    两人走着走着耳朵里传来个各种汽车的轰鸣声,树枝树叶被风吹过的哗啦啦的声音,间或还能听到人说话的声音,跟刚才所在的地方成鲜明的对比,刚才那个地方跟现在这个地方差不多,可是他们躲了这么长时间一辆车都没有经过,一个人都没有经过,甚至听不到除了年华李麒麟还有他们自己其他的声音,就连这树叶哗啦声、知了鸣叫声都没有。

    两人的汗瞬间冒了出来,一身的冷汗啊,咽了口口水,何圣哲颤抖着说道:“年泰的生日宴会刚刚开始咱们回去吧!”

    陈战点点头,两人走了几步,飞一般的跑了。

    年华当然不知道走了的那两个差点给吓死,看着眼前晕倒这个人,摸了摸下巴,怎么把他给整回去呢。

    有了,伸手凭空画了一个“傀儡符”,无声的打在李麒麟的身上。

    就见已经晕过去的李麒麟干净利落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对年华笑了笑,拍拍身上的沾上的尘土,姿势优雅的走了。

    年华在后面笑了笑,向另一个方向走去,边走边给何圣哲打电话。

    放下电话,看看时间还早,看到前面有一个火锅店,干脆走进去,迎宾小姐看到她的第一眼,惊艳不已,接着就是羡慕。不过良好的职业素质让她僵硬的微笑:“您好,欢迎光临,您几位啊?”

    年华道:“两位,还有包间么?”

    “有的,请跟我来。”一个看似大堂经理的女人过来道。

    大堂经理的眼睛毒,一看年华的装扮就知道这不是个普通老百姓,赶紧上前招待。

    到了包间,点了一桌子的菜跟肉,合上菜单,抬头看着大堂经理,“好了就这些吧!”

    大堂经理:“……您确定你们只有两个人么?”这些菜可是五六个人都还多啊!“您知道的,现在提倡节俭,如果您吃不了的话,那就浪费了。”

    年华笑道:“你不用担心,我那个同伴,是个大胃王,能够顶好几个人的饭量,你不用担心。”年华很干脆的把将大胃王的帽子戴在何圣哲的头上。

    大堂经理听他这样说,也就点点头,走了出去。

    听到关门声,脚步声也是越来越远,年华也不端着了,直接趴在桌子上,虽然她表现的好像不屑一顾的样子,但是她的心里当然肯定是非常震动了,本来以为老爸年建国本来就是一个孤儿,突然出现这么多亲戚,一开始她都有点懵了。

    清醒过来后,甚至有些欣喜,自己老爸终于找到了他的父母,自己的爷爷奶奶,能不让她开心么,可是那个女人的话就想一击闷雷一样敲碎了她的雀跃,让她知道这件事根本不如看起来那么的美好。

    现在年华都有点不希望年建国同志认他们了,可是这毕竟是自己老爸的事情,自己作为女儿不能做他的主。

    思考再三,年华还是有点不愿意,可是还是拿起手机打给了老爸年建国。

    这时年建国刚刚回家,正在跟沈茜跟年夏一起看电视聊天,这时兜里的手机不停的震动。

    坐在他旁边的沈茜也听到了,磕着瓜子漫不经心的问道:“谁啊?”

    年建国一开始以为是工作上的问题,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自己闺女,不由笑出声来,“哈哈,我说闺女呀,怎么想起给你老爸我打电话来了?”

    “老爸,有一对夫妻找上我,说我是他们的,他们的……”

    年建国一听就板起了脸,“难道有人说你是他们的女儿?你告诉老爸他们是谁,整不死他们!”

    沈茜跟年夏在旁边听了个话音,也是义愤填膺,沈茜甚至道:“我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怎么就成了别人的了,让年华告诉咱们是谁说的,找他们去!”年夏在一边点头。

    “年建国同志你不要这么激动,人家说我是他们孙女,说你是他们儿子!”

    年华的话犹如晴天霹雳,刹那间劈的年建国是外焦里嫩,“啥啥啥?说我是他们儿子?”听到这句话,年建国的第一反应是,肯定是有人看自己身处高位想要占便宜,可是这件事是女儿告诉自己的,以她谨慎的性子,肯定初步调查了下,可能性极大她才会告诉自己的,当然也不排除年华她恶作剧,可是这种大事年华当然不会骗自己了。

    沈茜年夏他们娘两个也都被吓傻了,什么?丈夫(老爸)的父母?这是怎么回事啊!

    年华赶紧在电话里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说了一遍,“我去参加青云好友年泰的生日,谁承想到了生日宴会,他们一家人把我给叫了进去,说我是他们家的孙女。说年家的女儿都是右耳下有红痣,左耳下有黑痣,而我的耳朵上的这两颗痣就是他们孙女的象征。”

    “本来我还挺开心的,不过那个姑姑,好像叫什年建红的人对我是非常的厌恶,根本不希望这是真的。而且还要我去跟他们验DNA。好像是咱们非要上赶着认他们似的,我就出来了。”年华说完就等着对面的话,可是半天都没听到。

    没办法年华接着道:“既然我把事情告诉你了,你就看着办吧,这就是你跟妈妈的事情了,我跟年夏就不掺和了。到时候给我们一个结果就行了。反正我估摸着没几天他们肯定是直接去找你们了。”

    年建国这时终于反应过来,只是低声的嗯两声,年华知道他还没有这个巨大的冲级中清醒过来。

    “对了!”年华提醒道:“这个年家可不是平民百姓啊,年老爷子当年可也是国家领导人,就算现在退下来了,也非常有影响力!”

    年华这么一说,年建国的脑筋马上转了起来,姓年而且在中央非常的有影响力,那么除了那位没有其他人了。

    随即年建国将他猜得的那个人说了出来,一开始沈茜跟年夏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可是当年建国将职务他的职务一说,沈茜倒吸了一口凉气,“天啊,竟然他老人家。”

    年夏在一边也是惊讶的不得了。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就看你们的了。”年华愉快的把电话挂掉。

    年建国无语的盯着手机,一家三口相顾无言哪!

    挂了电话后先给何秋山打了一个告诉他自己在什么地方,省的他到了一开始告诉他的地方找不到人。

    年华的手机放下不久,火锅就上来了,紧接着各种青菜粉丝紫菜豆腐等等还有十多盘羊肉也也依次上来,年华爱吃蘑菇,所有的蘑菇一样三大盘,然后还有一大盘酱肉烧饼。

    拿过麻酱料,调好后。将喜欢吃的青菜粉丝土豆羊肉什么的都倒进去,也不等何秋山了,她先吃开了。

    炎热的天里吹着空调吃着热腾腾的火锅也是一种享受啊!

    吃着手机响了,自己本来以为是年泰的不想接,可是手机顽强的响着,没办法,只能拿起来,看了一眼后,赶紧接了起来。

    “怎么现在就给我打电话啊,你刚刚回来赶紧去休息啊!”年华心里虽然开心展青云给她打电话,可是每次出任务回来都会筋疲力尽,还是以身体为重啊。

    展青云当然知道年华这点小别扭,而且他也喜欢这样的年华,“我的身体算什么,在我心中当然是你最重要。”

    年华听了当然高兴了,“呵呵,就会拣我喜欢的话说。”

    展青云问道:“你现在在生日宴会,怎么这么安静啊!”

    年华现在还在郁闷呢,就把这件事告诉展青云了,展青云一听,沉默片刻,然后道:“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既然这样你就让叔叔婶婶决定好了,你们做儿女的就先不要参与意见。”

    年华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最后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不要因为我的关系影响你跟年泰之间的关系。”

    展青云呵呵一笑,“你放心吧,我的贤内助。”

    “对了,你现在在哪里呢?”展青云不经意的问道。

    年华没有多想就把地址告诉他了。

    “就你一个人去吃火锅?”

    “不是,我叫了何秋山,这次是他跟我来的。”年华回答。

    两人又聊了几句,“好了,我们大队长找我有事,我先走了。拜拜!”

    “知道了,你快去吧。”

    年华放下手机,继续吃,不过怎么何秋山还不来啊,年华看看放在桌子上的手机,距离跟展青云打电话就一进过去十好几分钟了。

    刚要打电话,就听到推门声,不过年华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手机上,根本没听出是谁,她一开始还以为是服务员,等她回过神来,抬头一看惊喜莫名。站在她面前的竟然是刚才还跟她用电话联系的展青云。

    “你怎么来了?”年华起身还是有点摸不到头脑。

    展青云笑着说道:“我听到你心中无比想我,我这不就立马飞了过来了。”

    年华扑哧一声笑了,“那我怎么看不到你身后的翅膀啊?你收到哪里去了?”

    看着放到自己鼻子下的纤纤玉指,嗷唔的一声咬在了嘴里,舌头灵巧的绕着她的指头舔了一圈,年华的脸腾地一声红了。

    展青云看火候刚刚好,如果在深入某个红苹果就会变身成小辣椒了,自己那时候就是吃不了兜着走。

    适时吐出年华的手指,一把抱住她温柔的道:“这几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总是梦到你,可是每次都被一个巨大的玻璃阻隔在两端,现在我终于抱到真实的你了。”

    年华回抱住他,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我也是。”

    两人亲昵片刻,年华推开他松开双手,原地转了一圈,停下后看向展青云,“你看我这身打扮怎么样啊?”

    展青云这时才注意到年华的穿着,一身合体的旗袍勾勒出她美好高挑的身材,脚上高跟皮鞋让她增添一丝女人味。从来都是素净的脸上画着淡淡的妆,火红的口红让她凭空多了一丝魅惑。

    一股冲动涌上脑海,一把抱住年华,嘴唇碰触到年华的时候,脑袋轰的一声,有什么爆炸了,舌头笨拙的探入她的嘴里,邀约着那散发着无限诱惑的丁香舌共同起舞,那舞步由生涩慢慢的变成娴熟

    许久年华终于从那美妙的滋味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竟然还和某人唇齿相依,赶紧推开展青云,捂着有点肿胀的嘴唇,祈祷自己千万别变成香肠嘴啊。

    而展青云那是意犹未尽,不由舔舔自己的嘴唇,这滋味真是太美妙了,可以适当增加两人之间的频率。

    “行了,赶紧吃吧,吃完好回家。”年华恢复了常态,将展青云推到座位上,劝道。

    展青云正好没有吃饭,两人作伴吃了起来。

    吃到一半,年华突然想起,“诶?何秋山怎么还不来啊?”

    展青云听到她在那里的低语,说了句,“哦,我让他不要来了。”

    年华:“……”怪不得没人影呢。

    瞪了他一眼,年华继续吃饭。两个大胃王将桌上的所有食物一扫而光。

    结了帐,两人出了火锅店,携手漫步在街头,约会加消食。

    当展青云跟年华一同回到展家的时候,展奶奶邹红波吃了一惊,“诶,怎么你们两个一起回来了!”

    展青云笑道:“今天晚上我终于有时间了,因此回来看看你们。我都好久没回来了,都想死你们了。”

    年华发现回到家里的展青云,他的话多了不少。

    展青雪正在客厅啃苹果看电视好奇问道:“嫂子,你不是去参加生日宴会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回了了么?”

    年华回答道:“哦,这不是听到你哥哥回来了么,我这不是急着见他么!”

    展青云不由看了她一眼,知道她不想让其他人知道真实的原因,就顺着她的话道:“没错!”说的斩钉截铁的。

    两人陪着年奶奶他们看电视,一家人开开心心的,与他们相比,年家这一个晚上过的就不怎么得了。

    年泰的生日宴会早早的结束了,年家的人回到家里,一个个默不作声。

    年建兰知道这件事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跟自己有很大的关系,可是她天生就不是一个愿意低头的人,她现在想的是如果小弟他们回来后,那么在年家得到利益最大的人就不是自己了。

    想到这年建兰大声道:“既然他们不稀罕咱们年家,那咱们也不搭理他们,什么东西!”

    “啪”年建兰捂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年老爷子,“你,你竟然打我!”

    年老爷子指着大门口吼道:“你给我滚,给我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