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五十章 验证
    “你竟然为了一个小。贱。人打我!”年建兰一脸的不敢相信。

    年老爷子本来对自己打了女儿一巴掌也是有点心疼,可是听到她满嘴的脏话,本来那些悔意也被怒气冲散了。

    “年建兰!”年老爷子指着年建兰的鼻子尖怒道:“都是这么多年我跟你妈对你太放纵了,让你竟然养成了这种不能容人的性子。你是不是忘了,你已经嫁出去了,你老公你儿子都姓马,不姓年!”

    “我是你女儿!”年建兰尖叫着。

    马盛也道:“岳父,你不能这么绝情啊,我们服侍你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平时大哥没有时间,不都是我们两个照顾你跟岳母啊。你不能这么做。”

    “那建国也是我儿子!也是你们的亲弟弟!再说我跟你妈自有保姆照顾,我怎么不知道你们照顾我们什么了,不要把别人当傻子,你们为什么住在年家不出去是为了什么,谁不知道。”年老爷子摇着头,“唉,都是我太纵容你们了,让你们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算了,什么都不说了,从今天起你们回自己家吧!”说完去了书房不再搭理他们。

    年建兰知道自己父亲这是来真的了。年老爷子的脾气比较暴躁,如果他生气的时候破口大骂或者暴跳如雷的时候,多一半是雷声大雨点小,不需要担心,可是如果当年老爷子面无表情语气平和的时候,倒要小心了,这是他气极时的表现,现在看他的语气他的表情就知道,老爷子真的是生气了。

    看年建兰还有马盛还要说什么,年建党劝道:“好了,建兰你跟马盛先回去,等老爷子气消了,你们再回来。”

    年建党本来是好心好意的,可是谁承想年建兰把心里的怒气发泄到他的身上,“我说大哥,这不会是你设的局吧,为了将我们一家子赶出年家。好让年家所有的资源都像你们一家倾斜,真是好手段啊。”

    年建党本来还对妹妹挺心疼的,可是听到这句话,什么都烟消云散了,深深的看着她,“建兰,原来哥哥在你们心中就是这样的。”转头看向马盛,“马盛,你也是这么想的?”

    “大舅哥,我可是帮了你们年家不少忙,你可不能卸磨杀驴啊。”

    “好、好、好。”年建党连说了三个好字,苦笑道:“这么多年我竟然没有看清楚我这好妹妹好妹夫的真面目,卸磨杀驴?这句话是不是应该送给你们啊。我都不知道你们两人曾经帮过我什么,不过你们两个的职务可都是我千辛万苦运作来的。”

    说着指着大门口,“父亲说的没错,你们赶紧给我离开年家。”

    这时脑筋毕竟好用的马盛心中的怒气完全消散了,因为年建党说的没错,他们之所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是仗着年建党的势,如果被他轰出年家的事情传出去后,自己夫妻俩以后不像现在这么威风不说,或许还得让人家给撸下去。

    赶紧哀求道:“大哥,我们知道错了,你不要这么绝情,你就这一个妹妹。看在你外甥的份上就饶了我们吧。”

    看他服气了,年建党叹气道:“出嫁女总是住娘家算什么,你们还是回家去吧。”

    马盛还要说什么,不过被年建兰一把拦住,拽着马盛就往外走去,“我就不信了,离开年家我活不下去。哼!”

    等他们走后,年建党闭了闭眼,他的妻子宋静怡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建兰他们总有一天能够明白你的心地。”

    “唉!”年建党摇摇头,“这么多年咱们受了他们多少的气,我早就知道他们是养不熟的白眼狼,尤其是妹妹因为以前的那件事把自己看的太重了,还以为整个年家都欠他们的,走了也好,走了清楚。”

    年泰则是坐在沙发上根本没有参与意见,而是拿着手机,不知道该不该给年华打电话,他也知道自己这件事做的不地道,没成功不说还让年华带着一肚子气走的,实在让他没脸见她啊。

    不过还好他已经委托展老大,让他在年华跟前说点好话,就是不知道展老大现在说了没有。

    展青云虽然回来了,可是不过待了一天就又回去了,展奶奶非常的失望,自己这大孙子不过才来了一天就要走了,真是舍不得啊。

    不管怎么舍不得,展青云走了,第二天,年华也跟展家的人告别,拿着展家人送给年家人的礼物回了临海。

    当年华的车出现在山庄的小路上的时候,一头大狗冲了上来,直接趴在车前的玻璃上,朝着后座的年华谄媚的汪汪叫着。

    年华笑着打开车门下去,就看到一头小黄鸡从对面的一棵大树上扑哧下来,真好站在年华的肩膀上,而更加让年华感到惊喜的是,这小家伙好像会飞了。

    想到这年华从口袋里拿出几个瓜子,扔在半空中,就见一个黄色闪电一样的东西瞬间到了瓜子在半空中的位置,眨眼间等小家伙又回到年华的肩膀上,爪子里就是那几个瓜子。

    小尖嘴一个一个的吃掉,只吃里面的肉,皮都呸呸的吐了出去。

    自己的小鸡仔会飞,那肯定不是鸡了,只是在幼小的时候比较相像而已,那它到底是什么呢?而且它那个蛋还是从埋藏在底下的阴沉木里面找到的,更是不得了了。

    可是它到底是什么呢,想了半天年华也想不出来,也只有暂时将这件事放在心里,等以后再说了。

    跟它们完了一会儿,年华就跑到地下室雕刻玉符。

    现在年华已经很少用笔纸画符箓了,平时带着没事就会用手指凭空画符,在年华的眼里,这样虚空画符,既简单有轻松,虽然使用的先天之气多了点,可是无声无色,让人们无迹可寻防不胜防,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着了年华到。

    不过年华体内的先天之气并不是很多,很快就会消失殆尽,可是还好年华现在悟出了生生不息,不破不立破而后立的好办法。

    不过如果是送给其他人当然是以玉符为首选,而且在作战的时候,还是用玉符为好,现在年华的纸符和虚空符都能够一次画出一张四级符箓,可是玉符就只能到三级,现在她需要不断的锻炼她的雕刻玉符的能力,争取能够雕刻四级符箓成功。

    想象一下,如果年华手里有百八十枚爆裂符,几乎能够达到核弹的威力,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在地球上几乎就无敌了,哈哈,年华现在变得成熟了些的心也不仅变得有些雀跃,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就更加有能力保护自己在意的人了。

    反正她手里还有不少玉质不太好的豆种油青种的翡翠,可以尽情的让她挥霍。

    先天之气消耗殆尽的时候,就研究自创符箓,毕竟所有的符箓都万变不离其宗,都有规律可循,当然了这个规律非常的不好把握,就算是年华脑袋里那些记忆的原主,也只是掌握了一个开头就陨落了,现在年华就沿着这个道路走下去,毕竟现在所有的符箓也都是人创造出来的,既然人家能够创造,那么自己肯定也能够行!

    就这样,年华干脆闭关,除了跟家人还有展青云莫丽丽木晓联络的手机卡,另一个手机卡关机,除了一次三餐还有洗澡睡觉的时候出去,剩下的时间都猫在地下室。

    为了防止有其他人出入地下室,年华干脆请教周大师,在其讲解下干脆布了一个符阵,效果么,谁进来谁知道,就不到谁有幸第一个体会到,年华偷笑。

    没事的时候就雕刻玉符,如果展青云没什么的时候,两人聊聊电话煲,别看展青云平时看起来酷酷的冷着脸不爱说话,不过在跟年华在一起的时候,虽然算不上是个话唠,也差不多少了。

    更让年华满意的是,展青云肯定已经在知道年家的事情,毕竟年泰还是他小弟呢,可是到了现在他都没有问过她一句,他知道她不想聊这些他就不多说一句。

    随着两人交往的深入,年华对展青云这个人是越来越满意了,他这个人不要看外表冷峻,其实对他的亲人朋友非常的真诚,做事沉稳,有担当有责任心,从来不瞎承诺,从来都是说的少做的多,年华根本在他身上看不出二十岁少年身上的那种浮躁不可一世的自负,毕竟年华是二世为人就喜欢成熟一些的男人。而且展青云不但有成熟的一面,有时候还有些孩子气,这不但不让人讨厌,还显得展青云的可爱。

    反正总结一句话,展青云整个人戳中了年华的萌点。

    一天年夏给年华打来电话,第一句话就是,“老姐,那些年家的人来了。”

    年华转着刻刀的手不由停了,“什么时候的事?他们说什么了?”

    年夏道:“就是现在啊,老妈老爸不让我在跟前待着,把我轰到屋子里来了,咱们家的隔音实在是太好了,我耳朵贴在门上,也只能听到说话的乌拉乌拉的声音,剩下的就听不到了。”

    年华问道:“他们一共来了几个人?长得什么样子,你们跟我形容一下。”

    年夏想了想道:“嗯,一共就三个人,两个老人家,一个老太太一个老头,还有一个年轻的大约也就二十来岁吧。”

    年华一听就知道是谁了,“这样既然不让你出去你就在屋子里面待着,我现在就去石市。”

    年华赶紧让董欣悦给自己定今天最早的飞机,“越早越好,我有急事!”

    “知道了,我马上就定。”董欣悦道。

    年华坐在皱着眉头,年家的人既然找到了自己家里,那肯定是希望老爸能够认祖归宗了,可是!年华的眼神暗了暗,如果他们规规矩矩的还则罢了,如果想出阴招的话,自己可是奉陪到底了。

    这次是解决家务事,年华没有让何秋山跟傅小星一起去,而是自己一个人上路。

    年夏是上午来的电话,年华下午一两点就到了石市的机场。

    三点准时到了位于石市的省委大院,这里住的都是省里的干部。

    当年华敲开大门的时候,是年夏来开的门,对她用了个眼色,年华微微点点头,知道人还没有走呢。

    进去一看果然年老爷子跟年奶奶就坐在南边的沙发上,年建国沈茜两口子坐在他们旁边的沙发上,年泰则是坐在北边的双人沙发上。

    他们听到脚步声抬头一看,年建国跟沈茜跟他点点头,让她坐在他们旁边,年夏顺势坐到年泰旁边。

    作为小辈,年华当然要首先打招呼,“您二老几天不见,身体还好么?”

    年老爷子从年华进门就注意看她,觉得眼熟,可是就是想不起从哪里见过,这次听她一说话,想起来了,恍然大悟,“原来你是年华啊!我孙女就应该是这样的青春朴实,爷爷喜欢。哈哈!”

    年奶奶带上胸前挂着的眼睛仔细一看,拍了下大腿,“你这孩子原来才这么大点,你当初穿的太成熟了,现在细看我孙女长的真俊啊!”

    年华眨眨眼,汗滴了下来,这是什么情况啊,自己一来怎么就夸上了,这也太反常了,趁着两位老人不注意,年华拉了拉沈茜的衣服。

    沈茜看了她一眼,眼里尽是无奈还有哭笑不得。

    年华还正在纳闷呢,就听年老爷子叹气道:“既然你们一家四口都在这呢,我就再说一遍,既然你们不愿意跟我回去,不愿意认祖归宗,可是你的血亲父母你要养老吧!就连法律上都保护我们的权利。我们老两口已经无家可归了,你们要收留我们。反正我们是不回去了。”

    年奶奶在旁边跟着点头,“我要求不高,你们管吃管住就行,我们老两口还干的动,我们就帮你们做饭收拾屋子,你们就当雇了两个老保姆就得了。”

    年华听完一头的黑线,这两位老人实在是太强大了,相信父母肯定是完败的份。

    果然听他们这么一说,年建国跟沈茜满脸的无奈啊,急忙劝老爷子老太太,“年老先生,不,年大叔,你们不要这个样子,既然咱们都姓年,八百年前还是一家子,我们养二老我们也愿意,可是我是不是你们的儿子还是未知数呢,您就不要再说什么保姆不保姆,干活不干活的了。”

    沈茜笑道:“您二位看着建国像您二老的儿子,这说明咱们两家有缘,冲着这有缘二字,我们也要留二老在我们家好好住几天。”说着站起身,“我现在就帮您二老收拾屋子去,你们那,就住我跟建国的房间,就当我们为您二老走失的小儿子孝敬您们了。”

    年老爷子发现自己这儿子儿媳,虽然表面那个热情啊,其实根本就没有承认年建国是他的儿子,话里话外都讲他们之间不过是同姓的关系罢了。而且他们的话还让他们挑不出错来,还热情的让他们住下。虽然现在只要脸皮厚一点就能住在小儿子的家里,可是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让他们一家相信自己的身份,其他的都是浮云。

    年老爷子叹了口气,“我自己我们老两口突然出现在你们家门口,进门就说你是我儿子,换做是谁也不可能马上相信,可是我们都七老八十的人了,不可能因为这个撒谎骗人的。”

    一把抓住年建国的胳膊,“孩子,你也是有儿女的人了,如果你跟年华年夏突然分开,两人消失的无影无踪,你们找了好多年后都找到绝望的时候,突然听到他们的消息,你们什么感觉。现在我们老两口都是这样的感觉啊。”

    又对沈茜道:“孩子啊,你就帮我们劝劝建国吧,就当可怜可怜我们两个。”

    沈茜都无奈了,看看老太太,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流,的确是挺可怜,不由自主的看向年建国,嘴里喃喃道:“建国,你看……”

    年建国知道自己老婆是心软了,其实他早就心软了,可是毕竟这个家里不是自己一个人,其他人都的想法也挺重要的,尤其是年华,因为她曾经见过他们,而且对他们的评级不高,肯定是不希望自己答应的,而儿子年夏肯定是紧紧抱着年华的大腿,两姐弟同进退的。

    自己想要认亲的话,必须得到沈茜的支持,果然沈茜不负所望支持自己的老公。

    不过为了家里人的年建国想把话说在前面,“我跟你们去验DNA没有问题,可是我要把丑话说在前头。”

    一听年建国愿意跟他们一起去验DNA,年老爷子一个劲的点头,“应该的应该的,你说你说。”

    “我跟沈茜快二十年的夫妻,她为我生儿育女,照顾我这么多年,我希望如果真如你们所认为的那样,我只希望你们能够尊重我的妻子。”年建国知道一些大家族都是从过联姻巩固自己的地位权势,如果他们看不起自己老婆的话,在生而未养几乎四十年没见过面几乎没有感情的父母和跟自己相濡以沫二十年的妻子相对比,孰轻孰重,他心里自是有一杆秤。

    年建国说完,年奶奶心里酸溜溜的不是滋味,不过她知道自己没有立场这样,通过调查,她知道自己这个儿媳妇给了儿子多大的帮助多大的动力,不管建国遇到多大的困难,她都陪在他的身边。

    本来就对沈茜有好感的年奶奶保证道:“建国你放心,我们一定也对沈茜好的,我可不是那种不同人气的人。”

    年老爷子也在一边点头。

    既然没有了后顾之忧,年建国也就放心了,他刚要说话,就把人给打断了。

    “你们是不是把我们俩给忽略了。”年夏的语气里满是不满意。

    年建国转头无奈地道:“那大少爷你有什么意见和建议么?”

    年夏非常干脆的摇头,年华鄙视的瞪了他一眼,然后也摇了摇头,“他们是来认你的又不是认我的,你随便我们不管。”

    这一家四口统一了意见后,年泰松了一口气。自己老爸可是下了死命令了,如果不把叔叔婶子变成自己亲叔叔亲婶子,自己下个月的零用钱就全没了。

    为了DNA可靠性,他们一行人来到年老爷子位于首都郊区的一套房子里,帮他们验DNA的就是年老爷子让年建党调来的在这方面全国数一数二的大夫。

    作为一个“御医”,必须嘴严,如果嘴不严的话,自己不知道要死多少次了。

    在年建国跟年老爷子的手上取了少许的血液,然后在座所有的人都静静的等待着最后的结果,包括后来的年建党两夫妻。

    很快,不到半个小时,结果就出来。

    年建国跟年老爷子的确是父子关系,这让,听到这个答案后,年老爷子跟年奶奶一把抱住年建国痛哭不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