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击毙
    司机在前面跟劫匪周旋,而后面的那四个劫匪,则是开始从前面开始挨个的搜身,看到有漂亮的女人甚至还轻薄一番,车子上一片鬼哭狼嚎。

    “叫什么叫,嚷什么嚷,在吵吵我让你们一个个上西天。”拿着刀子的劫匪乙威胁道,顺势挥舞着自己手里的刀子。

    司机一看这不行啊,据他观察用匕首逼着他的应该是这五个人中头子,从头上的镜子里看到那几个劫匪对老人推搡,看到稍有姿色的女人都会摸几把,不由哀求道:“几位大哥,你们要什么我们都给你,请你们不要伤害我们的性命。”

    劫匪甲听他这么一说,觉得挺有意思,拿着匕首的拍拍他的脸,饶有兴趣的道:“我说你一个司机,好好开你的车就行了,现在你的命都在我的手上了,你还有心思关心其他人,你还真是个好人啊。”劫匪甲说出好人这两个字的时候加重了语气。

    虽然他说话的时候一片温和,可是脸上的冰凉跟劫匪越加用力的手,司机知道这个劫匪是被自己给激怒了。

    年华坐的位置在倒数第二排,劫匪到她这里还有一段时间,她艺高人胆大根本不害怕,竖着耳朵听前面的那两个在那里小声嘀咕说话。

    最开始说话的那个光头义愤填膺,一开始就想要冲出去,可是另一个光头制止了他,“大斌哥,你可不要冲动啊,他们手里可是有刀,这些人穷凶极恶,说不定怀里还揣着枪,你上有老下有小,万一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王婶王叔交待。”

    王斌低声怒吼道:“那现在怎么办,难道就看着他们抢劫。鲁新,咱们难道就一点办法都没有?”

    鲁新劝道:“大斌哥,如果他们只是想要钱物的话,就遂他们去了,人家人多势众,就算咱们俩出头,剩下的人说不定根本就没有出头的,到时候咱们不就成了傻子了么。”

    王斌听了他的话刚要开口就听鲁新继续道:“如果他们敢伤到人命的话,我鲁新就算拼了这条性命,也要跟他们弄个鱼死网破。”说这话的时候,话语里仿佛藏着无坚不摧的锋刃。

    年华听着他们的话不着痕迹的点点头,没想到这两个人竟然还是热血汉子,看起来自己对他们这些人真是有点误会了,不过就算是这样她也没有暴露。

    就向那个鲁新说的话,如果只是抢劫些钱财的话,她根本就没有出手的必要了,不暴露自己是一个,而另一个这些人还是交给公安机关查办才是整理,到时候这些乘客的钱财可以去公安部门领取,当然要怎么做呢,年华的嘴角露出一丝奸笑。

    在车上的人恐惧中,司机师傅王斌鲁新的忐忑中,劫匪来到了王斌跟鲁新的身前。

    最胖的劫匪丙拿着一把刀子比划两下,恐吓道:“你们两个赶紧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

    王斌有心跟他拼上一拼,被鲁新一拉努力着控制自己的身体,将身上仅有的两百块钱交了出来。

    劫匪丙翻着眼睛看着手里的二百块钱,嘎嘎怪笑道:“我说你当我是傻子,你们一帮大老爷们出来玩,你才带这么点钱,你当我傻啊。”说着伸手就搜王斌的兜,找了半天还是什么都没有,嘴里骂骂咧咧的将王斌口袋的古董手机拿了出来,撇嘴道:“爷爷我费了半天事,就得了这么个破东西,真是晦气。”说完将手机扔到地上,拿脚踩了几下,还用力碾了几下,这才算出了他那口气。

    在这过程中,王斌的咬牙切齿要不是身边的鲁新在他身边控制着他,他早就忍受不了了。

    劫匪丙心满意足的抬起头,就看到王斌一脸狰狞,心里一阵的害怕,不过想想自己身后可是有好几个兄弟在陪着自己看着自己,自己可不能认怂,张嘴开骂:“TMD的,小子你不服是不是,爷爷我现在就告诉你,不服爷爷让你满头开红白花,让你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王斌一听这还得了,马上就要起身,鲁新一把按住他,起身叫身上一千多块钱塞进劫匪丙手里,“这位大哥,我哥他就是个二愣子,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劫匪丙本来就挺怵这个大个,如果说换了一个地方,人家身高一米九身上全是肌肉,再看自己个子虽然不矮,可是一身的肥肉,干仗根本就打不过人家。

    正好他们老大劫匪甲在前面吼道:“三胖子,你干什么呢,还不快点干活,救你磨磨唧唧的。”

    听到他们老大的训斥,劫匪丙瞪了王斌一眼,也不再管鲁新是不是没有掏完,就来到了后排的年华身上。

    “小白脸,你赶紧把值钱的都掏出来。”劫匪丙看到年华之后就有点气愤,女人都是被他们这种娘娘腔给抢走了,因此自己至今还没有女朋友。

    年华也不抬头,直接将两千块钱交到盗匪丙的手里,“我只拿拿了这么多钱。”

    她以为就这样糊弄糊弄他就行了,反正她身上所有的卡都被她藏了起来,这些人根本就找不出来,可是人家劫匪也是有智商的。

    正在另一排收财务的劫匪乙,回头的道:“我都看见你有个大几千的手机来着,被你藏哪里去了?赶紧叫出来!”

    年华抬头看了眼劫匪乙,就是不打算交手机,她可不想这些人将自己的饿手机抓的脏长得,而且上面有很多东西可不能给他们看。

    年华干脆推翻了刚才之前的决定,打算将这些人干脆就这么干掉,一开始淡定的想法全没了,这件事如果被其他朋友知道还得笑死,看着别人的时候可以冷静的评价,到了自己就受不了气了。

    年华刚要将自己的想法付诸实践,前面就出事了。

    原来是劫匪丁正抓着一个小孩子在那里挥舞,这个小孩子也就两岁左右,下面跪着她的妈妈,在那里一个劲的恳求劫匪丁,“求求您了,放过我的孩子吧,她只有两岁,什么都不知道。呜呜,您大人有大量,有什么事冲着我来,放过小孩子吧。”

    被举在半空中的孩子也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一个劲的在那里哭喊,“妈妈,妈妈我要妈妈。哇哇,妈妈,我要妈妈!”

    劫匪丁冷哼一声,“这么小的孩子就敢我身上吐唾沫,长大以后也是个危害四方的主,干脆现在就让她荣归极乐好了,我也算是做了一次功德。”脸上是一种假装慈悲为怀的丑恶嘴脸,嘴里也是满嘴恶毒的语言。

    劫匪丁说完不顾妈妈的阻拦,将孩子举到最高处,嘴里喊了一声,“希望你下辈子那双招子看明白了,什么是你惹不起的。”使劲向地上摔去。

    不要说车里的其他人,就连其他的劫匪也是被吓到了,年华一看不好,一把握住劫匪丙的手腕,手腕一抖,劫匪丙巨大的身躯竟然以惊人的速度被甩了出去,而目的地,就是小孩将要坠下的地方。

    全车人的眼睛都在盯着小孩,有些心底柔软的女性都不敢直视,低下头捂着脸,不敢去看接下来将要发生的惨烈一幕,而胆小较大的男人们全都是握紧双拳,怒目而视。

    就连劫匪丁的同伙们也是一个个皱着眉头,不知道这个虽然平时有点神经兮兮的家伙为什么这么做。

    可是就在他们为小孩惨痛的命运哀叹的时候,本应该掉落在车厢底部的小孩竟然被弹了一下,直接回到她妈妈的怀里。

    小孩的妈妈也是有点傻眼,怎么孩子回到自己怀里了,难道是劫匪丁良心发现,放过自己了?抬头刚要感谢,就听到自己前面传来一阵一阵的呼痛声,“哎呦我的妈啊,谁这么缺德加冒烟的把我给仍这里来了。什么东西掉在我身上了,你们还有没公德心了。”

    劫匪丙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事情发生的太快了,上一秒他还在收钱呢,怎么下一秒自己就到了这里了。

    不要说他,车里的所有人都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一个个都全傻了眼,而还那跟劫匪头子劫匪甲争取的司机,看到这一幕脑海里不由浮现出一句话,“不是我不明白,而是世界变化太快。”

    而就坐在年华前面的王斌鲁新,还有坐在年华身边的几个人正好看了个清清楚楚,就连劫匪乙也正好歪着头跟一个人说什么的时候,目睹了这一幕。

    劫匪乙吓得瞪大眼睛刚要尖叫,年华伸手从坐在后座的一个小女孩手里拿过一个大苹果直接塞到他嘴里,怕进不去还用手在外面拍了几下,一个大苹果就这么被整个塞进劫匪乙的嘴里,拍的劫匪乙翻了白眼。缓过来后劫匪乙疼的直跳脚,手里的刀子也不要了,伸手去扣嘴里的苹果,他算是没有战斗力了。

    因为前面的人包括劫匪们都将注意力集中在劫匪丙跟劫匪丁身上,前面的人根本就没有看到这一幕。

    年华对后面这些吃惊的人眨眨眼睛,做了个嘘的动作,后面的所有人都轻微的点点头。

    年华现在只是暴露出自己力量巨大的事实,其他的都没有暴露,为了少惹点麻烦,干脆就当自己只是有股子大力气,当然了这个力气只是有一点点的大而已,真是只有一点点哦!

    年华拍了拍王斌跟鲁新的肩膀,三人一拍即合,不过几秒钟就分配好了任务,年华负责解决劫匪头头,就是那个一直站在司机旁边威胁着司机,加上通过倒车镜监视着车里面所有事情的劫匪甲,不过他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劫匪丁的身上。

    剩下的那两个劫匪这哥俩一人一个瓜分干净。

    因为那两个人距离他们也不是太远,不过由于刚才前面发生的事情,他们都是背对着王斌跟鲁新他们,两人对视一眼,点点头,鸟悄的扑了过去。

    伸手就夺了两人的刀或者匕首,其中一个人还想要抵抗,想从怀里掏东西,可是却被王斌死死缠住根本腾不出手,两个人干净利落的把两个人撂倒。

    这时发现不对劲的劫匪甲,竟然掏出一把枪,举枪就要照着前面的王斌开枪,可是他想不到竟然有一个人从王斌的身后窜出,手里拿着一件衣服,挡在了王斌的前面。

    虽然出现了意外,不过这也没关系,死一个震慑住这车人就行了,管他是什么人,可是又一次出现了让他瞠目结舌的事情,就见这个穿着一身白色运动衣的家伙,将衣服甩开,子弹进入衣服里,竟然被她甩了几下,就没动静了。

    而这个人完好无损,他这时候才知道自己竟然在这辆普普通通的公交车上遇到了练家子,还是个高手。

    不过他可不认栽,一把拉过身边的司机,就要当做人质,年华的目光冷了下来,这个人实在是太不识时务了,衣服被她甩到了半空,而被她卷在衣服里的子弹竟然还在不停的转动,不过这次的目标可就不是年华而是它原来的主人了。

    劫匪甲不敢置信的看看自己胸前的血花,嗓子里发出咔咔的声响,真的不敢相信自己就要这样的死去了,而且还是死在自己的子弹之下。

    “老大,老大!”

    “呜呜,呜呜!”这是被苹果塞住的劫匪乙。

    司机趁机把车子停在高速路旁边,拨打了报警电话,而其他的几个劫匪被车上的人合力捆绑,扔在一边。

    几乎所有的乘客都下去了,现在车上除了劫匪头子的尸体就剩下空空一片了。

    年华也背着小包坐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只有王斌鲁新围在她身边,其他人都不敢靠近他们,虽然年华是英雄,不过好几个时尚小青年拿出手机一个劲的拍照,不过在被年华瞪了一眼后,一溜烟的吓跑了。

    不过也还是有不怕死的,趁着这几机会给她照了一张更加清晰的照片。

    年华都郁闷了,上次自己第一次做飞机的时候,就遇到了劫机,这次第一次做长途客车又遇到抢劫的,自己这个命啊!感叹的摇着头。

    在等着警察到来的这个时间,年华就跟王斌还有鲁新聊天,知道他们两个都是二十五岁,王斌已经成家立业,孩子都一周多了。鲁新还是单身,用他的话来说,“混不出个样子来,哪里有脸找老婆啊,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的现实!”

    他们是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开始来的横店,当初是怀揣这一个出名赚大钱的想法,毕竟这两个人的外形不差,还练了一手好功夫,如果遇到赏识他们的人说不定就能够扶摇直上了。

    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横店明星的确是多,可是群众演员更多,无数怀揣着梦想的人来到这里,梦想在这里开始也在这里枯萎。

    不过几个月,他们就明白这碗饭吃的实在是不容易,有心回家,可是来的时候已经跟家人夸下海口了,鲁新还好点独身,王斌可是跟他老婆保证了,一定会混出头来,让她跟孩子过上好日子,老婆非常支持他,甚至将结婚时妈妈给的私房钱都拿了出来。如果他现在就回去,怎么对得起她啊!

    年华听到他的话,心里就有了一个念头,不过现在还没有跟他们说而已。她可是非常欣赏这两个人的,王斌讲义气热心肠就是有点冲动,而鲁新则是冷静却不失热血,两人都十分非常不错的人,年华愿意跟这样的人交朋友。

    他们在这里聊着,警车就闪烁着警灯开了过来,它后面还跟着一辆拉犯人的车和一辆客车。

    当六七个警察下了警车,在司机的指引下上了客车的时候,就看到倒在驾驶座位旁边的那个劫匪头子。

    一个看起来严肃无比的肩上带着一级警督肩章的警察套上白将手套,皱着眉头将劫匪甲的脑袋转了过来,辨认了一番,脸上露出了惊喜,嘴里不由道:“这不就是那几个在外国流窜的强盗么,竟然在这里落网了。真是大功一件啊!赶紧带我见见那三个英雄。”

    司机赶紧带着警督到了年华他们所在的地方。此时年华都等烦了,如果再不来人年华干脆都想自己跑着去了,反正只要躲过人群,肯定发现不了。

    年华正在那里琢磨呢,司机就带着警督过来了,介绍道:“这三位就是今天救了我们一车人的英雄,尤其是这位穿白衣服的就是救了小朋友的人。”他没有说出劫匪头子是年华杀了的事实,万一因为自己这一句话说出去,给判个防卫过当自己怎么对得起救了自己的英雄啊。

    这位警督能够做到现在这个位置,不是因为对上司拍马屁送礼得来的,而是有真才实学,一件案子一件案子破解升上来的,那双眼睛比老鹰的还有锐利,司机脸上的表情他看的一清二楚,可是但是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感谢年华感谢王斌跟鲁新后请他们上了警车,反正他们今天是去不了横店了。

    警车驶进了青阳市,这些警察都是青阳的,在警车的带领下,囚车还有客车都被开到了市公安局的大门里。

    在路上的时候,警督就把这件事报告给了市公安局局长,局长也是高兴万分,多少警察就连国际刑警都逮不住的恐怖分子竟然被自己手下带了回来,这可是实打实的功绩啊,就算逮住他们的是路人,可是既然是在青阳的地盘上就不会差自己的功劳。激动之下局长吩咐手下人一定要好好招待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

    所以来横店游玩的这些人竟然收到了公安局的热情欢迎,他们到得时候已经八。九点了,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公安局的警察们除了值班的剩下的都下班了,可是现在整个警局灯火通明,几乎一半的警察都被叫了回来,帮忙招待这些游客,尤其是年华王斌鲁新还有那个名字叫詹大勇的司机。

    年华只是录了录口供,没用多长时间,就被安排在警局对面的宾馆休息。剩下的三个人也是陆续回来。

    其他人怎样的心情年华不知道可是年华是一觉睡到了平时锻炼的时候,等她跑步回来,正在吃早餐的时候其他人才三三两两的起床吃早餐。

    王斌张着哇哈,睡眼惺忪的看到正在那里吃早餐的年华,惊讶的道:“我以为我们是起得最早的,没想到你比我们起的更好。”

    两人坐在年华身边,一人点了一碗小米粥两屉的大葱肉的小笼包,沾着香醋吃了起来。

    一会儿司机詹大勇也过来了,四个人一张桌子开始吃饭。

    吃过饭后,警督亲自来请年华他们四个人过去,到了他的办公室。

    警督让他们坐在沙发上,并且亲自给他们倒了茶,坐回办公桌上后,一脸的笑容。

    “这次因为你们四位,不仅拯救客车上的人们,还捉住了这些穷凶极恶的家伙,我代表所有受过他们伤害的人给你们道谢了。”

    年华身边坐着鲁新,听到警督的话,年华一把把鲁新推了出去,鲁新踉跄的起身,尴尬的笑了笑,没办法只能代表其他三人,表示这没什么,他们都是长在红旗下的好青年,深受党的教育,因此做这些事的功劳都是国家的是党的!巴拉巴拉!

    年华在他后面听着他在那里侃侃而谈,从他们这件事谈到了国家谈到了党,又拐到民生,然后又联想到国际大事,最后又回到这件事。

    不光年华,就连他的好友王斌都有点受不了了,更不要说警督。

    警督擦擦头上的汗,赶紧阻止鲁新道:“行了,我知道了,我们广大人民也知道了。”

    等鲁新坐了回来,年华换了个坐姿道:“不知道警督你让我们来干什么,我们知道的事情已经写在昨天笔录上。”

    警督笑道:“不用担心,今天叫你们来是好事,不过我还是想问一个问题……”看到年华点头后,他接着道:“我就是想问问,那个劫匪头子是怎么死的?”

    听到这个问题,其他三人的心都悬了起来,嘴都紧紧的闭了起来,身体也是有一瞬间的僵直。

    而年华则是反问道:“你们应该已经从客车上的监控录像里看到了,怎么还问我们呢?”

    警督苦笑了,心说,你做的你还不知道么,扔出去的那件衣服正好挡住了摄像头,子弹到底是怎么打进对方的身体的谁都不知道,到底真的是被射出去的那颗子弹自己被她打回了这个人的体内,还是这个人自己不小心开枪走火不小心射进自己的身体的。毕竟当他们打开手枪的时候,只在里面发现一个子弹,前几个子弹到底去了那里只有天知道了,因此根本无法拿出确实的证据证明这个人是眼前的这个长相帅气气质极佳的年轻人杀死的。

    不过就算真是眼前这个年轻人杀的也没什么,警督开始介绍这几个人到底是什么人。

    他们是在境外不断游荡制造恐怖袭击的恐怖分子,制造了好几起重大的恐怖袭击,可是他们在国际刑警的尾追阻击下,竟然逃到了华夏,利用他们身为黄种人的优势躲藏了很长的时间,这次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兜里没有钱了的话,也不会铤而走险干这么一票。

    听完警督的话,王斌怀疑道:“可是他们是华夏人啊,咱们华夏人也有这样的恐怖分子?”

    警督回到道:“咱们华夏地大物博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而且他们也不算是华夏人,他们本来都是恐怖组织从其他国家掠走的黄种人,不管他们是哪里人是不是华夏人,反正被训练了一口的普通话,站在其他华人旁边,几乎没有什么区别,这也是一开始他们能够躲过这么多次搜查的原因了。从以前他们留下的线索,国际刑警以为他们都是白人或者是阿拉伯人,根本就没想都他们是黄种人,还是一次他们不小心漏了点马脚,国际刑警才正式确认,这是一个黄种人的作案团体。”

    警督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四人的表情,那三个的表情明显放轻松了,可是最让他注意的那个确是一点都没有改变,尤其是在他知道人家根本就是一个女孩的时候,就更加的注意了,虽然现在这个社会伪娘假小子多的是,可是他都看的出来人家的真实性别,毕竟他们都经过特殊训练,他们看一个人不是看表面,一个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是通过他们的骨骼特征,走路方式,言谈举止来看,就算他们打扮的再像也是有迹可循的。

    可是这次他算是走眼了,在没看到年华的身份证件和公安网上的身份证明的时候,他才知道原来这个彪悍无比的汉子竟然还是个女汉子。

    “不管他们是死是活你们都是大功一件,这位个人的身价可是不费啊,这四个劫匪一个人的赏金就有一百万美元。”警督说完这句话专门顿了顿,如他所愿看到那三个人的惊诧的眼神,而且马上变得惊喜起来,四个劫匪就四百万美元了,他们一个人能够分一百万,还是美元!

    “而那个劫匪头领则是价值五百万美元!”这句话还是没有引起年华过多的注意,警督发现这个女孩真是镇定啊。

    “不知道你们怎么分配这些赏金?你们现在就可以告诉我,你们的方案。”警督抽出一根烟点上。

    三个人一看我我看你,都被这天上掉下来的超级大馅饼给砸到了头,最后还是王斌起头道:“我认为咱们三个一人拿一百万就行了,剩下的都是年华的,你们说怎么样?”

    鲁新表示同意,不过四级詹大勇则是摇头拒绝道:“出力的都是你们,我一点力也没有出,不应该得这钱的。”

    最后还是年华拍板,“给你的你就拿着。不要这么墨迹。”

    看着他们分配赏金,警督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也是心满意足了。他们之所以不拦阻他们这些赏金,其实是因为他们警局也收到了不少于他们的一大笔钱,毕竟是好多国家联合发布的悬赏,就算是层层被留下一部分钱,到了他们手里也是很客观的。

    而钱之所以这么快就到账,跟那些国家的催促不无关系。

    既然知道了事实真相,而且人家当事人不希望暴露,那么他就如她所愿的得了。不过如果跟她同一辆高客上的游客发布了这个消息可不就不怪他们了!

    要过他们的账号告诉他们今天就到账,又把赃物还给他们,警督把几个人送了出去。

    年华跟那三个人一商量,干脆四个人一起去横店,年华是去探亲,王斌跟鲁新是去工作,虽然现在有钱了,而是他们心中的理想还是没有变,而客车司机詹大勇这几天是没什么事了,人家警察把车给开走了,说是作为证物,客车公司也放了他十天的假期,一想也就跟着他们一起去了。

    四人干脆包了一辆出租车向横店出发,青阳市距离横店就比较近了,上午出发,不到十一点就到了横店。

    给了钱出租车走了,几个人迈步前进。

    横店分很多不同的场景,有很多著名电视剧都是在这类拍摄的,有“华夏好莱坞”的美誉,很多内地的在这里拍摄,就连香港台湾的一些电视剧也来这里取景。而且还有很多的高票房的电影也是在这里拍摄的。

    进了横店,年华他们走在一条古香古色的长街上,路边或坐或蹲着好多人都在那里吃盒饭。尤其让年华感到好笑的是,这个人穿着一身飘逸汉服,他身边的那个人说不定就穿着一身马褂头戴瓜皮小帽,脑袋后面留着一条大辫子。

    再看那边,一个中年人穿着一身长袍,鼻子上架着眼镜,一看就知道是民。国时期的知识分子,那里过来一位身穿淡绿色衣裙,手里拿着一把利剑的长发美眉,看到他们的时候对他们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詹大勇陶醉在这美丽纯真的笑容里,不由道:“她肯定是对我笑的。”

    王斌这个已婚妇男只是看着眼里虽然也有赞赏,可是都是纯欣赏,不过还在单身的鲁新刚要反驳詹大勇的话,眼镜的余光不经意中看到年华眼里的那丝凶光,他突然想起,自己身边的这个人说过他们到得时候会有人来接他们,而这个人就是在这里拍戏的人,是年华的妹妹。

    既然这样那么这个女孩那一定要敬而远之啊,有这样一个大舅子,真是伤不起啊伤不起。

    沈妙妙上午就知道自己老姐就要道横店了,等年华到了一个电话打过去,赶紧跟导演请假,本来王英正在发脾气,如果是其他人过来请假,那肯定是不请给,可是沈妙妙有年华的面子在,他也是不敢多么凶狠的教训她,而且今天上午沈妙妙的戏份已经拍完了,就直接给她放了一天的假。

    沈妙妙看到年华的第一眼,就认出来了,等年华他们靠近了时候,沈妙妙将他们领到一家客栈,这里既可以拍戏也可以为游客提供住房。

    等一切都安顿好了,几个人聚在年华的屋子里,沈妙妙叫的两个字让他们瞬间短路。

    “老姐,你不是说昨天就能到么,怎么回事今天中午你才到了了。”

    姐妹两个人一边吃年华打算在车上吃却没有吃的零嘴,年华一边告诉她原因。

    而那三个人都直勾勾的盯着年华的看,想要透过衣服看看眼前的这个帅气的男孩到底是男是女,这不是好色不是猥琐,而是他们真的想知道这个人到底是男是女,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三人呆愣愣的样子让沈妙妙一阵好笑,“哈哈,老姐你看他们的表情,实在是太精彩了。”

    王斌他们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最后还是王斌胆子大,粘粘哆嗦的问道“年华你真的是女人?”

    年华点点头,看看时间已经到了中午了,她还有其他三个人都是饥肠辘辘了,沈妙妙出来的急也没有吃饭。

    等到了一家餐厅,点上菜的时候,三个人才从这个剧烈的打击下回了神,不过看年华的目光还是充满敬佩。

    吃完饭,王斌鲁新带着詹大勇去他们平常去的群众演员聚集的地方参观,说不定还能够在某电视剧看到自己,这说的他是有点意动了。

    而他们走后,沈妙妙就带着年华带着去了他们剧组所在的地方,一进去就听到王英震天刺耳的叫骂声。

    王英把眼前这个三流的小演员骂哭后,端着水杯转头喝了一口,可是在抬头看到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年华的时候,他整个人雀跃起来,这就是他心目中的什么神秘高手啊。清冷的气质俊美的脸庞再加上无穷的气势,如果再穿上自己为她准备好的高手标志性的衣服,在带上一头青丝,那么就更加的相像了。

    “姬无瑕!”王英眼睛都凉了,真是越看越像,刚才看自己那一眼,竟然让自己身心感到拜服,而且眼睛里深藏着一股不惧世事随心所欲的放荡不羁。

    王英掰着自己手指数了数,在这个人的身上大部分姬无瑕的特征都具备,只剩下一个那就是看看人家能不能演出姬无瑕那种喜怒无常了。

    现在王英的心目里除了这姬无瑕就没有其他的了,根本忽略了年华身边站着的沈妙妙,还有沈妙妙嘴里的那句,“老姐,这是我们导演,你应该是见过的。”

    年华都郁闷了,沈妙妙跟她说过,建议她去演这个名字叫姬无瑕的,被自己给拒绝了,没想到刚进到这个剧组,就又被王英给盯上了。

    王英巴拉巴拉说了好多拍电视剧的好处,然后又说了无数个娱乐圈成名反正如果年华是真正的少女的话,肯定会被这优厚的条件给吸引住。

    年华实在是被他叨叨的脑袋疼,只好摘了帽子对他说道:“行了,王英不认识我了?我是年华!”

    王英仔细盯着年华看了半天,最后终于相信这真的是自己的老板,不是冒充的,跟年华礼貌的打了招呼,并让沈妙妙带着她好好玩玩后,垂头丧气的走了。

    年华以为王英首次打击,肯定是不会纠缠自己了,可是这次是失算了,没过多长时间就又过来劝说年华,让她饰演神秘的高手姬无瑕。

    反正就是年华在他们这个剧组待了一个下午,他就过来劝了一个下午,再加上沈妙妙在一旁帮他们导演说话,年华没有办法,只能答应了。

    沈妙妙还在那里说呢,“老姐你想啊,反正你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做,你就当是体验生活了,一般人演戏还不成呢,你说是不是啊,老姐。”

    年华点点沈妙妙的额头,狠狠的道:“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是为什么,不就是想让导演对你们好一点么,就因为这么一丁点的好处,你就出卖了对你最好的表姐,你不觉得可耻么?”

    沈妙妙皱着眉头点点头,“当然能够感觉到了,不过老姐啊,你可是牺牲你一个幸福千万家啊,所以你就不要抱怨,大胆的上吧!”

    年华瞪了她一眼,不过对她也没有什么办法。

    晚上拍戏的时候,王英是眉开眼笑的,有的演员犯了错自己先吓的怎么样,可是这几天就跟更年期提前逮住谁骂谁的王英,竟然和蔼的支出了对方的错误,然后温柔的说了句,“再来一遍。”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摸不到头脑。

    拍完收工后,王英就把姬无瑕的衣服让手下的工作人员找出来,让年华穿上。

    年华虽然答应的不情不愿的,可是既然自己已经答应了,就要全力以赴啊。

    接过衣服,年华跑到一个空房间将衣服换号,等她从门口出来的时候,王英沈妙妙等人眼前一亮,好一个俊俏小郎君,不过,王英皱眉,可是这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种感觉。

    他正在那里瞎想呢,就发现年华身上的气质一边,身上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犹如万把利刃般锋利,眼神扫过就然他们身上一亮,遍体生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