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五十八章 爆菊
    年华掸掸衣服袖子上根本不存在的尘土,将头顶的棒球帽又向下拽了拽,走了出去。

    木晓正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不一会儿那几个坏蛋都跑出来了,她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出事了,她顾不得被这些人逮住的危险就要往里冲,却被这些人给拦住。

    “你们还想干什么。我可告诉你们外面可是没有屏蔽,我已经打电话报警了!”木晓晃晃她手里的手机,威胁道。

    可是出乎她的意料,这几个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的家伙竟然“啪啪啪”就跟下饺子似的在自己面前跪了一排,领头的那个什么查老大还给自己磕了个头,“小丫头!”“啪”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瞧我这臭嘴,是姑奶奶!姑奶奶我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吧,就当我是个屁,您就痛快痛快把我给放了的了!”

    木晓懵了,这是闹哪样啊!

    “还不快滚!”木晓身后传来这个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查老大几个人如蒙大赦,起身一溜烟的跑了,而三角眼则是殷勤现在年华身后。

    “这是!”木晓看年华身上没有缺什么,短什么的,这才放下心!可是马上心里的疑问却又涌上心头!“怎么刚才那几个这么奇怪呢?”

    年华打了个哈哈,“没什么,这你就不用管了。”转头对三角眼道:“行了,你回去吧,这里没有你什么事了!你走吧!”

    三角眼嘴里喊着是是是,低头哈腰的跑了!

    拉着木晓的胳膊,年华打了一辆出租车,目标就是一家星级酒店,虽然这里对木晓来说贵了点,可是年华却看中这里的安保做的比较到位,不会出现出卖自己顾客的恶劣事件!

    如果不是还要用得着这几个人的话,他们还能不能看到第二天的太阳就不一定了!

    将木晓安排妥当,年华打算独自一人行动,却被木晓拦住,她恳求道:“年华如果你知道他在哪后,先告诉我一声,我想再见见他。”

    听到木晓的话后,年华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木晓一看就知道年华是误会她了赶紧解释道:“我不是说想让你放过他,而是我想问问他为什么要骗我,我不是想要放过他,而是想要知道一个原因罢了,”

    “我不是那种不知好歹的人,我也不是那种白莲花属性的圣母,他欠了我的,我一定要让他交出来,让他受到惩罚。”木晓说的非常诚恳。

    木晓以前就知道年华会功夫,可是她超绝的厉害在自己的眼里完全被官二代给遮挡住了,完全不知道其实在那个身份的遮掩下是更加强大的身影,刹那间木晓醒悟了,自己以前对她有个好家事的羡慕和些许的嫉妒是那么的苍白,人家自己的能力都把自己这些凡人甩出一万里了!心里那个骄傲啊,自己竟然是她的朋友!

    年华听完后,提着的心就放下了,她就怕木晓狠不下心来,再见到那个人的时候会旧情复燃,最后弄个自己里外不是人。

    “行,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我现在就出去,你在这里好好的想想,最好反思反思,知道么。”说道最后年华的声音已经开始强硬起来。

    木晓就跟小鸡啄米一样,不停的点头。

    年华拍拍她的肩膀,戴上棒球帽背着包包开门走了出去。

    走出酒店,年华站在马路边上,掏出手机,拨出去一个电话,很快对方就接了电话。

    “谁呀?”对方无比的强横。

    “我!”年华淡淡的道。

    “你是谁……”对方一开始的强横突然软了下来,他想起来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声音立马软了起来,“你,你是那位女侠。”

    年华冷哼一声问道:“查老大,我交给你们的任务完成了么?”

    原来对方就是被年华控制住的查老大,年华在他们离开的时候将找人的任务交给了他们。

    “这,这时间也太短了点!”查老大抱怨道,“侠女……”

    “叫我老板!”年华强调道。

    查老大赶紧改口道:“是,老板,你放心,两个小时之内,肯定给您一个结果!我查老大可是这里的地头蛇,找个人还是个小意思。”话里是那叫一个炫耀啊。

    年华道:“限你在一个小时内找到人,如果你们找不到。哼哼!”

    “是,是,我现在马上就去催促他们。”

    挂上电话,年华找了个地方,边吃午餐边等结果。

    果然地头蛇就是地头蛇,不过半个小时,查老大就打过来电话。“老板,这个秦倪昌的地址我们已经到手了,接下来要干什么?”

    “怎么这么快,你们不会是随便找个人就说是他吧。”年华当然知道在有“赤胆忠心符”的作用下是不可能的,可是她可不想让这个家伙的尾巴翘起来。

    果然查老大满嘴的冤枉啊,“老板啊,你可以怀疑我的人品,却不能怀疑的我的人格。我对老板你的忠心可是明月可表,苍天可辩的。”

    年华翻了个白眼,人品跟人格难道不是一码事么?还好查老大非常识相,在年华还没有翻脸之前就把答案奉送上来,“是这样的,我一个小弟的好哥们在一个派出所上班,让他帮咱们查的。”

    年华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现实版的无间道,不过这些事都不归她管,她现在最关心的人或许就是这个秦倪昌了。

    年华打断他接下来的话,吩咐道:“现在我交给你们一个任务,就是想方设法把这个人给我绑架出来,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明白么?”

    查老大立刻回答道:“老板你放心吧,其他的我不行,可是这些事情我可是门清的,您就等着吧。”说完后,查老大琢磨以一下然后问道:“不知道,老板您是要三分熟,七分熟,还是全熟啊!”

    “什么意思?”年华不解的问道。

    查老大解释道:“哦,三分熟就是轻伤,七分熟是重伤,全熟就是把他给干掉。”

    年华也是头一次听到这种比喻,的确是新鲜,不过秦倪昌这个人现在可不能死啊,留着他还有大用处呢,之后道:“这样吧。”年华改变了主意,“你们现在给我找个安全的地方就行了,把人整过来就不用你们了。”

    查老大一听,不用我们了更好,省的最后没有达到她的要求受埋怨,“行,既然老板你自己出马肯定是马到功成的。我现在就告诉你地址。”

    年华记住地址,放下手里餐具,招手,“服务员买单。”

    她一向小心谨慎,就在附近的一家快捷酒店开了间房间,告诉服务员她不希望有人去打扰。

    关上大门反锁好,再敞开窗户,虽然现在已经到了八月,可是天气还是依然炎热,将头探出窗户看看这栋楼下的设施。窗户上没有防盗窗是年华选这件酒店的主要原因。

    换上另一身简单的男装,镜子里的性感小美女瞬间变成了美男子,年华十分满意自己现在的造型。

    在身上打了一张“隐身符”,年华跳出了窗外,她选的是三楼,不过眨眼间,她就落到了地上,当然旁边过往的行人却是一点都没看到她。

    按着查老大给的地址,年华来到了,秦倪昌公司所在的写字楼。

    秦倪昌这小子也算是个老板,公司跟周放师兄的规模也差不多少,不过人家周放是白手起家,而他则勉强算是一个富二代,怪不得这小子还有时间去临海找木晓,小老板啊。

    年华跟在一个美女的后面进了写字楼,然后丢下她,根本没有用电梯,直接从楼梯上了十三楼,等到了十三楼的时候,年华的脸色一点都没有改变,气息也还是那么平稳。

    找到秦倪昌的公司,年华很快就找了你秦倪昌所在的办公室,不过门关着她进不去啊,不过这不是问题,等了不到十分钟,一个千娇百媚的女人推门进去了,年华趁着这个机会跟了进去。

    然后……两只眼睛差点长了针眼,实在是太劲爆了,两人就在办公桌上爱爱起来。

    说实在的年华十分佩服这两位的勇气,他们桌子对面是一个面巨大的玻璃窗户,里面能够看的清楚外面的,可是如果从外面向里看是什么都看不到饿了,可是就算是这个样子也是需要莫大的勇气的。

    年华为了不虚此行,干脆掏出手机,将这么有爱的一幕拍下来给某个人看看,也让她趁早死了心吧。

    年华拍的开心,那两个人本来也是无比的火热,可是就在这一刻,秦倪昌感觉道身子一冷,不由抖了一下,却带来身心女子的婉转的呻吟声,被这娇媚的声音一击,什么都不顾了,投入到又一次的激情当中。

    年华干脆席地而坐,欣赏这难得一见的现场版妖精打架。

    最后这两个人在秦倪昌的颤抖中结束了,这场战斗,年华发现秦倪昌从桌子上下来的时候,脚都有点飘忽了。而那个女人则是除了脸颊上有一丝红晕外,竟然一点事都没有,怪不得老人都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犁坏的地啊。”

    两人又温存一番,女人收拾一下自己推开房门走了出去。年华跟她没有怨,人家走了也就走了。

    接下来年华就盯着他,收拾好自己的秦倪昌又变得衣冠楚楚一表人才,出去的话人们都会赞一句社会精英国家的栋梁,可是经过这件事后,年华当然知道这小子的里子可是肮脏透了。

    年华没有等多长时间,这个小子就在办公室坐不住了,起身出了自己的办公室,路过员工的办公区的时候,跟一个人示意了一下,甩着钥匙圈走了,而他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后有一个恐怖的存在跟着他。

    这个写字楼的停车场在地下,年华跟着秦倪昌就来到了地下一层,他停放汽车的地方。

    秦倪昌的手刚刚触摸到汽车,就看他身子一震,接下来他的动作些须有些僵硬,可是几乎看不出来。

    年华命令钱聂倪昌打开所有的车门,她趁机窜到了车子上。

    如果现在从监视器来看,一点异样也没有。

    秦倪昌虽然现在开车挺溜,其实他现在脑袋里是混沌一片,开车是靠着年华的指挥,可是年华却是没有驾驶本子的,因此现在这辆车能够平安开到查老大告诉她的地方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下车后的年华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下次可不能再犯傻了。

    查老大早就迎接了,却发现只有秦倪昌一个人,而送他过来的人确实根本就没有看到,不过想起自己老板的话,不该问的不要问,立马淡定起来,指挥着小弟秦倪昌这个人搬到了里面。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可是现在却没有她的身影,查老大咽了口吐沫,强忍着夺路而逃的欲望,仔细听着对方的话,而脸色却是越来越好看了,等这个人说完查老大不禁暗自庆幸幸亏自己归顺了人家,要不然被这么办的人可能就换成自己了。

    年华这时已经踏上了回去的路,隐身的情况下轻功全力施为速度可不是盖得,而且她也不会堵车,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她刚才作掩护租住的快捷酒店。

    回到房间,年华换回自己原来的衣服,也不退房,就这么去了现在木晓所在的酒店。

    看到年华开门进来,一直提着心的木晓才把心放回了原处。

    还不等木晓说什么,年华将手机放到木晓的眼前,嘴里说着:“我觉得看完这一段你就不想再见他了。”

    当看清楚播放的视频到底是什么之后,木晓整个人都懵了,要知道在她的心目中,秦倪昌一直就是一个知心大哥哥的形象,心里有什么不能对其他人说的都会告诉他,可是现在这个视频将她心中的那个假象彻底撕掉,露出里面赤裸裸的肮脏的东西。

    看着看着,木晓感觉到一阵的恶心,捂着嘴跑到了卫生间吐了个天翻地覆。年华就坐在沙发上等着她回来。

    不出年华的所料,木晓根本不再提去跟秦倪昌见面的事情,只是恶狠狠的对年华道:“不要看在我的面子上,这个男人实在是该死。”

    木晓这才知道原来自己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小三,说不定是人家的小四小五也说准了。

    得到了木晓的这句话,年华就放心了,只要木晓不在乎了,这小子可是要好看了。

    既然木晓不去了,年华也不去了,刚才回来的怎么做已经告诉吐沫了,不需要自己去临场指挥。

    镜头转向查老大那里,在耳边的声音消失后,他又等了片刻,确认人家的确是走了之后松了一口气,

    进去里面后,查老大命令其他人,“将他的衣服都扒下来。”

    小弟们忠诚的执行老大的命令,不一会儿秦倪昌就被扒了个精光,然后又被抛在地上。

    这时的秦倪昌已经慢慢的清醒过来了,可是身体还是无法动弹,眼睛也被蒙住了,不过嘴还是可以说话的,“你们是谁,想要干什么?”

    “哈哈,小子你就不要在挣扎了,放心我们不会整死你的,可是谁让你得罪了我们老板,少不了要受点皮肉之苦了。”查老大说话的声音跟平时大不一样,听过的人都不会怀疑到他的身上。

    秦倪昌听完查老大的话,心里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把自己给整死就行了,除死误大事,只要自己还活着,自己的丢失的面子总用一天会回来的,可是他妇女更新的放早了,他不知道这个皮肉苦竟然是这样的酷刑。

    他只感觉道有两双带着手套的手,分开他的双腿,这时要干什么。“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啊……”秦倪昌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到菊花剧烈的疼痛,疼得他头皮都发麻了。还好不过眨眼间那个东西抽了出来,他只感觉道在抽出这一瞬间,一股凉风灌入。

    绝望的发现自己好像被人给爆了菊花了,他刚要大叫,就被一个腥臭的东西堵住嘴,刚刚被抽出来的东西调整好方向用用力的捅了进去,秦倪昌疼的已经叫不出来了,在加上前面的东西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套弄着竟然非常的舒服,疼痛跟舒服交相出现,可是耳边的这几个人嘴里调笑的话,在加上被桶的菊花,心情波动的有点大了,一歪头晕了过去。

    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到了回到自己车上,可是身体完全不能动弹,只能静静的躺在那里,衣服完好无损的穿着自己的身上,如果不是身后剧痛的菊花,他都以为自己是做了一场噩梦,可是现实告诉他这边是噩梦。

    他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竟然这么狠的报复自己,如果被自己知道是谁的话,他一定也让他们尝尝这种滋味。

    秦倪昌躺在座位上咒骂着,一个小时过去了,身体还是不能动弹,这时他有点惊慌了。

    年华临走的时候点的穴可是能够保持是二十四个小时,秦倪昌还有的待了了。

    剩下的事情,年华没有参与,不过她可是交代好了查老大,帮她注意秦倪昌的动静。

    而因为知道了秦倪昌不是自己心中的那样完美的男人甚至非常的恶心,木晓也就完全释然了。

    心里没有牵挂的木晓决定跟年华立刻回去临海,年华当然同意了。就这样木晓在青岛只待了不到两天就回去了,而年华更加的惨,当天去的当天就回去了,还好晚上正好有飞往临海的航班,不到深夜零点,两人就回到了临海。

    年华亲自把木晓送回她家,把人交给她担心的不得了的父母,这次回去自己山庄。

    今天帮她开车的傅小星,年华好奇的问道:“一般帮我开车的不是何秋山么,怎么今天变成你了?”

    傅小星一听年华的饿问话,咧嘴笑了,“何伯母让他回家相亲去了,本来这小子不想去的,不过他可拧不过他老妈,最后还是请假回去了。”

    年华一听就来了兴趣,跟傅小星聊到回到山庄才停下。

    一觉好眠,清晨年华一睁眼就看到一大坨黄黄的东西遮住了自己视线,激灵一下子坐了起来,再看去哭笑不得,原来是小鸡仔撅着屁股睡在自己身边。

    年华将还在熟睡的小鸡仔托在手上仔细观察,发现这么多天不见,小鸡仔变成了大鸡仔了,以前一只手就能拖住,现在必须双手并在一起才能够托起它。

    不过就算是这样,还是看不出它的品种,将小鸡仔放回自己的枕头旁,年华起身去锻炼,这次她可不孤单,有大狗跟在她身后陪着她跑步,真是惬意极了。

    吃完早餐,老猫把两份快递送到她面前,年华一看就知道是通知书到了,看了看先找出自己的打开,里面是一张首都师范的入取通知书。

    另一张是年夏的,不用看里面的通知书,就看寄出的地址就知道这小子也是如愿以偿了。

    拿起电话赶紧把这个喜讯告诉家人,还住在石市的年老爷子跟年奶奶在电话里也是恭喜了一番。

    年夏在电话里就决定立刻回临海,而这一决定得到了年老爷子跟年奶奶的赞同,他们也想看看年华位于临海的家。年华当然举双手同意。

    打完电话,年华又给展青云发了短信,不知道为什么,展青云已经好久没有出现了,难道出什么事了?年华算了算都已经快半个月没有这个家伙的消息了!

    就在她在那里郁闷的时候,手机又一次响了,年华扫了一眼过去,瞬时瞪大了眼睛,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自己刚刚念诵这小子,这小子就给自己打电话来了。

    “年华,真是不好意思,这么长时间没有跟你联络。”上来展青云就给年华道歉,弄得年华的一肚子气都消了,不过还是问道:“这几天你一直在出任务?”

    “当然不是了,今天我要进行人生中最重大的一次考试,我想你给我力量。”展青云解释道。

    年华愣了一下,考试?不过她也没有细想,挂掉展青云的电话。拿着手机给自己拍了一张作势亲吻的照片,发送过去。

    ------题外话------

    今天又去看牙了,大夫说牙还肿着呢,要消肿后才能补牙,又上了一次烧牙神经的药,又多受了一次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