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六十章 开学
    &65279;年华吃过了晚饭,将一个大盒子搬到了年建国的书房里。

    年建国正在伏案工作,听到推门声,抬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女儿。将盒子放到年建国的书桌上,年建国放下钢笔,看着年华的眼神中充满了疑问。年华笑道:“老爸,上次你过生日,我没有给你什么生日礼物,今天我给你补上。”拍拍盒子神秘的道:“你打开看看,喜不喜欢。”年建国看了自己闺女一眼,伸手将盒子拉到自己一边,一上手心里就琢磨起来,还挺重就是不知道是什么,心里不由的有些期待。将盒子打开,眼睛就移不开了,竟然是一株色彩鲜艳的红色珊瑚树,高约四十厘米,色如红朱,犹如一株微型的枝繁叶茂的火树,主干粗壮,枝桠向着四周伸展,充满勃勃的生机,实在是非常的漂亮!年建国看到这株珊瑚盆栽的时候,心里暗叫一声天啊,这种品相的珊瑚树现在而是及其罕见了,上一次出现的时候还是在零几年的一次香港拍卖会上,拍出了天价。年建国是手串的爱好者,家里收藏着各种手串,什么菩提子、山核桃、木雕、玉石,紫檀、沉香木等等等,当然也有红珊瑚的,因此也对珊瑚也有些研究,知道珊瑚大致的价格。拍卖会出现的那盆珊瑚树,也不过不到三十厘米,可是自己眼前的这盆已经四十厘米了,可以想象到这根本就是有价无市了。“你这是送给我的?”年建国不由问道,虽然心里已经知道这肯定是自己闺女送给自己的,可是毕竟太珍贵了。年华点点头,然后正色道:“现在这件东西就是您的了,要怎么处置都是随您的意思,不过我有个建议你要不要参考一下。”年建国一看自己闺女这个表情就知道是事情的重要性,也跟着严肃起来,他点点头道:“当然愿意了。”“我觉得你可以跟我做一样的事情!”年华说完了转身走了,走到门口手握住把手的时候回头道:“我给你这个盆景的事情谁也不知道。”说完这句话,年华这才开门出去。等年华走后,年建国这才反应过来,也想明白自己闺女偷偷摸摸找自己的原因了,就是因为想清楚原因后,心里那是一个偎贴,自己这个女儿实在是太贴心了,说实在的他都把这件事给忽略了,更何况是隔了一辈的年华,可是年华愣是比自己想的还要全面,摇摇头,年建国无比的骄傲无比的自豪,自己女儿是天底下最最孝顺最最聪明最最漂亮的女儿。年华从年建国的书房出来,又回到自己房间拿出一大一小两个盒子,看旁边没有人,闪进了沈茜跟年建国的房间。“老妈,给你看几样东西!”年华将手里的盒子放到床上。倚在床上看书的沈茜,看了看床上两个古香古色的盒子,将书倒扣着放到床头柜上,拿起比较大的那个盒子。当盒子打开的那一刹那,只感觉自己眼睛被耀花了,珠光宝气璀璨耀眼,沈茜的眼里已经看不到其他的东西了,盒子里一共三支簪子,两对耳坠,三支镯子。沈茜首先拿出的是三支簪子,两支都是金累丝簪子,不过上面镶嵌的珠玉不同,一支是簪头雕出了一支鹤首,嘴里叼着一颗宝石,另一支的样子就简单了些,可是更加的华贵,在簪头竟然就镶嵌着一颗鸽子蛋大小浑圆的蓝宝石,流光溢彩。最后一支是一支金步摇,通体缠枝,在顶端是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犹如展翅高飞,凤凰的雕工非常的精美,就连翅膀上的羽毛纹路都能看的清清楚楚,眼睛尾羽上的假眼都是镶嵌着宝石,而在金凤下面更是坠着一块拇指羊脂白玉镂空的玉玲珑,而在玉玲珑里竟然还有一颗白玉小球,如果戴上这支金步摇,走动的时候,一定会发出清脆的声响。两对耳坠,一对是翡翠耳坠,一对是红宝石耳坠。镯子一支是赤金石榴石镯子,一支羊脂白玉镯子,还有一支是镂金嵌绿松石镯子。沈茜看看这个摸摸那个,眼花缭乱,虽然她没有出生在古代,可是用现代人的眼光欣赏也知道这些东西时多么的贵重。半天后,沈茜这才控制住自己,看向年华,“你这是?”年华对沈茜更加的直接,“这些都是我帮你准备的,拿来送人的!”沈茜也是冰雪聪明的人,虽然因为实在是没有什么地方需要她的聪明才智因此懒的动脑筋,可是年华这么一句话,她就明白自己女儿的意思了,对着年华竖起个大拇指,然后一把抱住年华脑袋,在她脸上狠狠的亲了好几口,“乖女儿你实在是太贴心了!”年华好不容易才从她怀里挣脱出来,也不敢用武力,怕伤到她!“有你这样感谢人的么!”年华不满的撅着嘴。沈茜在一边笑着,从里面拿出那个羊脂白玉的镯子套在年华的胳膊上,年华虽然没有反抗可是从她的眼里能够看出不解。“你已经是个大姑娘了,也该知道打扮自己了。”沈茜遗憾的望着年华圆润白净的耳垂,一个孔都没有,“你高考结束了,可以去把耳朵眼扎了,人家小姑娘们一个个都戴着漂亮的耳饰。”摸摸自己的耳朵,年华郑重宣布:“老妈你就不要在诱惑我了,反正我是坚决不扎耳洞的。”沈茜瞪了她一眼,不过她知道自己闺女主意大,既然她都说不扎了,那肯定是不扎了,不再看自己的闺女,看着眼前的首饰,开始分配,不过,沈茜皱起了眉毛,“你奶奶都这么大年纪了,这里的东西不适合啊。”年华听了沈茜的话胸有成竹,手指点了点另一盒子,“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东西还没有打开呢!”沈茜这才想起来的确是,赶紧把小盒子打开,我的个神啊,一盒子的珍珠,各个都是品质上等的走盘珠,看着光泽诱人的珍珠,沈茜的脑海里不由浮现出一个成语,珠圆玉润。“你说将这些大小几乎相同的珍珠做成珍珠项链送个奶奶,你说怎么样?”年华建议,沈茜立刻点头同意。这些珍珠跟自己的大拇指差不多少,都是天然的南珠,非常的难得,最难得的是,这一盒子珠子几乎都一个大小,即使有差异也小的可怜。如果做成珍珠项链的话,即跟年奶奶的身份相称,而且也非常的素雅,肯定会受到老人家的喜爱。娘俩个计算出需要用的个数,年华就当着沈茜的面将珍珠一个个的串起来,不需要其他的工具,沈茜只看到年华拿着绳子的手在珍珠上一点,就穿了过来,很快三十多个珍珠就传好了。沈茜戴在自己脖子上试了试,颇有点遗憾的样子。从她放首饰的抽屉里,拿出一个小锦盒,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将珍珠项链放进去。年华看老妈已经准备好了之后,跟她道了一声晚安,也没有拿其他的珍珠,起身走了出去。时间如水生命如歌,日子就在年华在家里呆着,没事给木晓莫丽丽打打电话联络联络感情,或者跟展青云通电话谈谈天谈谈情的,剩下的时间就跟着年奶奶出去溜达,跟着年老爷子下棋打发时间。虽然每次年老爷子都会骂年华是臭棋篓子,可是每次都愿意跟年华玩,因为这爷俩根本就是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年华他们学校是九月一日准时开学,不过年打算提前两天去学校报道,省的到时候去晚了手忙脚乱的。年夏的开学时间也是一样的,他一向唯年华马首是瞻,既然年华要提前去,他当然也一起去了。沈茜跟年建国一定要去送他们,本来年华是打算就他们姐弟俩去就行了,可是这两位实在是太兴奋,沈茜早早的就盼着了,年建国也是早早就把事情交代好了,真好年华选的这天还是星期六,他就更有时间了。既然这两位都准备好了,年华年夏也就没有阻止,而看自己孙子孙女都去首都读书了,以后这个家里肯定会清冷不少,两个老人干脆也决定回首都,在那里还能经常看到乖孙们。为了这,年建国找来一辆商务车,看着不起眼,可是里面的设备却是不错的,全都是真皮座椅。这下东西都能放得开了,说实在的年华年夏的东西倒是没有多少,被子什么的学校都给发,衣服什么的拿一些就够了,其他的东西也没有多少,唯一的大件不过是手提电脑罢了。正相反,东西比较多的是年老爷子跟年奶奶,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回去的时候,一家四口给堆了半车的东西。年建国升任司机,剩下的五口人则是乘客,从上了车年夏就开始调侃年建国,“年建国同志你这开车的技术不错,如果不想当副省长的话,当个出租司机也不错啊。”年建国瞪了他一眼,“你是想要一个当副省长的爹呢,还是一个开出租车的爹?”“只要是我爹其他的无所谓啦!”年夏说的那叫一个云淡风轻。而年华只给了他四个字,“口是心非!”“老姐!”年夏不干了,“就算知道你也不要说出来么!”进了首都,年建国先将年老爷子还有年奶奶送回来家里去,将他们的东西放下,这才转头去了龙凤胎的学校。他们是按照距离的远近决定的先去那所学校,首先去的就是年华的那所学校。开学的时候车辆太多,也容易发生堵车,为了防止这些情况的发生,年建国干脆停在了稍远一点的地方,反正年华的东西非常的少,也不怕累的慌。进了校园,几个人放眼望去都是活力四射的大学新生,当然了还有一些成熟一些的师哥师姐们穿梭其中。毕竟没有来过首都师范,他们根本不知道要往哪里走,不过没有关系,他们不过刚刚驻足两分钟,就有一个漂亮的学姐走了过来,脸上挂着和煦的微笑:“你们好!请问你们是入学的新生么?”年华点点头,“我是!”美女学姐问道:“你是哪个系的,我带你过去。”“教育系的!”“真的?”得到年华的肯定答案后,美女学姐更加的热情了,“我要是教育系的,我现在就带你去咱们教育系的新生报到的地方吧。”学姐也不指路了干脆带着年华一家去了教育系新生报名的地方。“对了,我叫杜拾遗,今年大三了,小师妹你叫什么名字?”路上杜拾遗开始追问年华的信息。因为这些东西一会儿这位杜拾遗杜师姐也能看到,提前说也没什么,想到这年华回答道:“杜师姐好,我叫年华,今年上大一,来自临海。”两人一问一答间,就到了新生报到的地方。新生报到是每一个系自己都有独立的地方,而负责登记的大多都是大二大三学生会的成员。年华他们没到的时候,几个学长学姐正在那里感慨呢,“你们说,美女们是不是都被音乐学院文学院那些盛产美女的院系给吸收走了,咱们在这里待了这么长时间怎么就没看到一个极品呢!”“那是你来的时候不对,谁让你来晚了呢!”另一个学长反驳道:“你没有来之前可是来了好几个漂亮妹子,还有几个虽然算不上多么多么漂亮可也是清秀小家人。”想着那几个漂亮学妹这位学长口水差点流了出来。前一个听了他的话,捶胸顿足,“天啊,我怎么这么悲惨啊,不过就是晚起了一会会而已,最多不过十分钟,老天你就这么对我,实在是太不公平了,还我的萌妹子来!”第二个学长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你确定?你确定你是只晚起了十分钟,而不是两个六十分钟?”第一个学长被揭穿后,腼腆的一笑,“差不多么,差不多!”除了这两个闲着无聊,还有一个学长一个学姐在帮新生指导填表,听到这两个闲的蛋疼的家伙在那里不干活不说还胡说八道,真是气死人了!等这几个报名的新生走了后,那个学姐一拍桌子,指着外面吼道:“你们两个混蛋,要么好好干活,要么就混蛋!”这两个人看到一直任劳任怨的班长大人发脾气了,缩着脖子不出声了。而年华正是这个时候在杜学姐的带领下来到了报名处,此时报名处除了四个学长学姐空无一人,正好,人少她也不用排队了!还是那个学姐看到杜学姐带着新生过来了,赶紧起身笑着打招呼:“学姐好,怎么是您带新生过来了?”杜学姐拉过身后的年华笑道:“反正现在都要中午了,几乎没什么人过来了,我也就躲躲懒!顺便换你去吃饭啊!”那个学姐受宠若惊,连连挥手,“谢谢杜学姐,我没关系的!”跟学妹聊了几句,杜拾遗开始办正事,“甄学妹,你帮这个小学妹办一下手续吧!”甄学姐这才注意到年华,瞬间眼前一亮,“师妹过来这里吧,我告诉你怎么做。”而剩下的三个学长也听到了两个学姐的说话声,一听又有学妹来了,就跟有人喊“预备,一、二、三,抬头”一样,那叫一个整齐划一。三双六只眼睛齐刷刷的照到年华的身上,三个早就蠢蠢欲动的心开始剧烈跳动起来。眼前的这个少女身材高挑,穿着一袭白色长裙,乌黑的头发被绑成马尾垂在脑后。在看少女的脸庞,虽然不是绝色可是却是非常的耐看,而且是越看越好看。身材虽然不能说是尤物,但也是身姿曼妙凹凸有致,而最让他们咽口水的是那根本没有穿着丝袜的修长的美腿,笔直修长腿型完美,膝盖浑圆美好,说实在的他们原来看到的那些所谓的美腿在这双腿的面前是黯然失色啊。年华在那里填单子,当然能够感受到这炙热的眼神,不过她没有收到丝毫影响,其实她今天还是想跟以前一样T恤加牛仔裤,可是老妈非要让自己穿裙子,虽然以前也穿过,可是毕竟不如自己惯常穿的衣服自在。还好刚才让家人先去找地方吃饭了,要不然自己弟弟年夏在这里还得发生冲突,不过她也没有让人这么白看的道理不是。办完手续,就要去另外一个地方交钱,然后取一个卡片,然后凭着卡片去领各种东西,年华打算先去交学费,取东西的话还是下午吃过饭再去,反正也丢不了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三只苍蝇就落在年华的手边,当她起身的时候,在其他人根本不知道的情况下,其中两只苍蝇分别落入那两个特别过分的学长的口中,而另一个则是掉在剩下的那个学长的杯子里,就看他运气了,运气好的话就会发现,不好的话干脆喝进去。年华转身的时候,就听到身后的报到处一阵骚动,两个学长在那里呕吐狂叫。而其他三人则是哭笑不得,太巧合了,苍蝇竟然飞到这两个人的嘴里,还是一人一个同时进行,真是难兄难弟啊。还没有走的学姐冷笑道:“谁让你们瞎说话,看遭报应了吧!”“行了,这里有杯水,你们漱漱口。”杜拾遗将身边的一个不知道是谁的杯子放到他们眼前,两人当然想要漱口,迟到的那个师兄手快,抢到了,立刻喝了一口,可是水到了嘴里,感觉有点不对劲,水里有东西,而且这感觉怎么跟刚才的那个小生物这么相像呢,越想他的脸色越难看,“噗”的一声,一口水全部都喷了出来,果然一个黑色的小生物同时被喷了出来。“哇哦”这位学长是吐了个天昏地暗啊!年华不知道她走了之后的事情,就算她知道,最后她也只会拍巴掌叫好。根据杜拾遗学姐的指点,年华很快就到了交学费的地方,缴费的人还不少,等了半个小时才轮到了她。这半个小时里,那是吸引无数人的目光,男女都有,不过性质可就大相径庭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