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六十一章 相看两厌
    交完钱,年华打手机问年夏他们在哪里,得知他们的位置后,打车过去。

    “你们这是跟我去报道么?我看你们根本就是来玩的吧!”年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一脸的不满。年夏殷切的将一片切好的鸭子肉放在年华跟前,“老姐,你尝尝,百年老字号的烤鸭果然不同凡响。”年华横了他一眼,拿起一张薄饼放上黄瓜条抹上一点酱料然后在放上一些烤鸭子肉,卷起来,咬了一口,满口留香,不由发出赞叹声,几口就把一个卷饼吃掉。吃到美食的年华对这些人的怨念少了些,挥手叫过服务员,“再加两只鸭子!”现在眼前这些吃的对她来说都是小意思啊。沈茜看着年华快速而优雅的进食不由感叹道:“年华啊,幸亏你自己能赚钱,要不然嫁不嫁的出去还是问题呢,实在是太能吃了。”对她的话,年华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根本就毫不在乎!吃过中饭,一家四口又回到首都师范,将年华的被褥还有其他生活用品,对了还有两套军训服运到了她的宿舍。学校的女生宿舍出去原来的老的,去年又盖了两栋新宿舍楼,年华她们运气不错,直接就住了进去,不过就是楼层有点高,一共七层,她们就住在六层,对那些一二三四五层的人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啊,当然了也也庆幸,自己幸亏没有住在顶楼,虽然只有一层的差距。还好在年华的督促下,年建国跟沈茜同志经常打打拳锻炼身体,比之前的亚健康好了不少,上六层楼虽然有点喘气,但是也还好。年华跟年夏更不用说了。到了年华的宿舍门口,年华抬头看了看宿舍号,618,倒是挺吉利的,推开门就去,发现里面只有一个床位上放着行李,不过却是没有看到人,应该是出去吃饭了。一家四口在宿舍转了转,还不错,摆放着四张床,上面是床,下面是书桌,可以放各种书籍和电脑,配备了卫生间,卫生间里还有淋浴的设备。竟然还有一台空调摆在角落里,空调旁边放着一台小冰箱,年华挑挑眉毛,这待遇比自己上辈子那个破学校好多了,怪不得人们都说要上就上好学校,的确啊,从这吃住上就能看出来。放在洗手间后面的那个地方被占了,年华也不喜欢那个位置也不遗憾。宿舍有个阳台,晾晒衣服可以不用下去,而在宿舍跟阳台之间隔着窗户跟门,窗户在左边,门在右边,年华非常不客气的就选了靠窗户的那边。一家人齐动手将床铺好,换上统一的蓝白格子的床单被套,年华还有上辈子军训的功底,将被子折了几下就成了豆腐块了。年夏正在参观女生宿舍,回头看到他老姐几下就完成了,不由嘲笑道:“老姐,是不是青云哥训练你了,我记得你以前的可是没有这个本事。”年华拍拍床单,只是在四个边角处拉了几下,原本扭曲的床单立马变得平坦笔直,沈茜本来想坐下休息来这,可是看到床单的这个样子愣是不敢坐了。年建国从旁边找出三个凳子,这一家三口才坐下,看着年华自己收拾东西。随便挑了一个柜子将自己的衣服杂物塞进去。看看还差了什么东西,记在心里等没事了就去买回来。“行了。”年华把房间还有柜子的钥匙串在预备好的翡翠挂件上,放到随身的包包里,抬头看着其他人,“我这里是行了,咱们现在就去年夏的学习呗。”“行,今天一天弄完就行了,明天咱们一家人在首都好好玩玩。”年建国这个一家之主拍板决定。锁上门,一家人出了学校,开着车又去了年夏的学校,首都政法大学。当年夏年华一家人一进门口,还没怎么找呢,呼啦啦围上一大群男同学,争先介绍自己。年夏被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回过神了,不由跟年华挑了挑眉毛,那意思就是你看去你的学校的时候等了好半天才有人上前,你再看看我,刚进门就有人来接,这就是做人的差距啊。年华白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不过是拨开人群走了出去,接下来发生的变化让年夏目瞪口呆,就见本来围着他们的这些人唰啦都跟着某个人走了,把他给晾在了原地,突然一股风吹了过来卷起地上的枯叶贴在他的脸上。拿下树叶的年夏身上一股怨气啊,他的身后传过来闷笑声,他怨念的看向身后,年建国跟沈茜扑哧一声不厚道的笑了出来。年夏的脸这次是全黑了,“老爸老妈,你们实在是太过分了。”年华也是一直关注年夏的脸色,看把某个人的毫无根据的骄傲打下去后,冷着脸说了句:“我不是你们学校的学生。”伸出手指指了指那边的黑脸的年夏,“那才是你们学校的学生。”听完她的话所有的人的脸上不约而同出现了同一种表情,失望!不过还好,除了有两个脸皮超级厚的家伙外,其他人都依依不舍的到了年夏身边,经过询问知道年夏是那个系的后,其余的都走了,只留下一个跟年夏同系的学长。而跟在年华身边那两个人,本来还在年华身边献殷勤,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脸色白了白,就跟见鬼了一样跑了。等出了年夏的宿舍,已经五点多了,来的时候就跟年老爷子年奶奶说好了,晚上的时候要去年老爷子家吃饭,到时候年建党一家也过来。沈茜也把送他们的礼物准备好了,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去了年家。不过这高兴在看到一个人的到来的时候,削减了不少。一进门口就看到三个人坐在那里,一对中年夫妻跟一个妙龄少女。年华一眼就认出这个女人就是年建国的二姐年建兰,那两个人一个是她的丈夫马盛,那个少女是他们的女儿马丹,年建兰跟马丹同一个表情,皮笑肉不笑,而马盛就比她们有城府一些,脸上的表情非常的诚恳。而年建党看着弟弟一家跟妹妹一家的表情,叹了一口气,手心手背都是肉,可是肉也有薄厚之分,虽然他跟妹妹的相处时间比跟建国之间相处时间要长的多,可是就算是这样他的心不由自主的偏向建国一家,不是因为其他而是两家人的心性,建国一家都是那种大气爽朗的性格,而妹妹一家不论是阴沉的妹妹城府深沉的妹夫还有骄横的外甥女,都让他不感冒,当然了人家一家的自我感觉非常的良好。年建国一家很快收拾心情,他们来这里又不是冲着这一家人的,不过该有的礼貌他们是不会缺的。在年建党给他们双方介绍后,两家人都互相打了招呼,三家人坐在客厅,一时无语,最后还是年建党开了头,打破了僵局。“建国你们两口子今天跟孩子们把入学手续办好了么?”年建国当然也不想一直都是这个局面,笑着回答道:“挺顺利的,两个孩子都弄好了,学习环境也不错。不过以后两个孩子就都在首都学校了,还望大哥大嫂多多照顾了。”跟沈茜坐在一起的周文假装板着脸道:“建国你真是太客气了,我们作为伯母伯父的照顾两个孩子这不是应当的么,再说了。”周文拍拍坐在她另一边的年华的手慈爱的道:“再说了,我就生了年泰一个臭小子,就想要个贴心的小棉袄,看到年华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她了,心里想着这要是我的女儿就行了,不过侄女跟闺女也差不多少。”年华也能感觉到伯母周文的善意,她刚要说话,就听到有人在那里怪声怪气,“大舅妈,我张这么大可是从来没有听到过你这样跟我说话,看起来侄女和外甥女差别不小啊。”她这句话一处,周文那叫一个尴尬,说实在的她的确不喜欢这个外甥女,刁蛮骄横不说最重要的是没有自知之明,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的感受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光是她这个舅母,就算是她亲舅舅也一样烦她。年华上下打量了马丹几眼,虽然没有说话,可是那表情已经表明了她的态度,那轻蔑的眼神瞬间点爆了马丹的脆弱的自尊心。腾的一声从沙发上站起来,握紧拳头怒视着年华。年华就跟没有看到一样转头跟年泰说笑。就在这时年老爷子跟年奶奶下来了,看到满客厅的剑拔弩张,咳嗽一声,在场的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年老爷子先瞪了年建兰一眼,“有的人如果不想来的话,尽可以走。”年建兰张张嘴想要说什么最后却咽了回去,她知道老爷子说一不二,她可不希望被赶出去,只能忍着气按下女儿马丹,马丹本来还想说什么,被马盛在胳膊上掐了一下,这才安静下来,她不怕妈妈,因为她知道自己妈妈溺爱自己,可是马盛就不一样了,不要看他平时笑呵呵的,可是马丹知道这不过是假象罢了,真实的马盛脾气十分的暴躁,马丹非常的怕他。看所有的人都安静下来,年老爷子年奶奶坐在主位,老人家哼了一声,“哼,既然你们兄弟姐妹三个人都到齐了,有些话也应该说道前头。”转头看向年建党,“建党你是老大,既然是老大肯定有照顾弟妹的责任,不过我现在告诉你,做人子女不能愚孝,做人大哥也不能太过迁就。”年建党当然知道老爷子指的这个“人”是谁,红了红脸点点头,他之前对妹妹年建兰不能说是百依百顺,可是每次求到他这里的事情不管多么的困难,他肯定会帮她办到。“建兰,我不想在点你的毛病了,我已经说过无数次了。”年老爷子失望的看着年建兰,“希望你以后做事之前多想想我曾经说过的话,别人不欠你什么不要太得寸进尺了。”年老爷子的这番话就有点重了,年建兰带着一肚子的气点点头。接着年老爷子看向小儿子年建国,叹了一口气,“唉,我这一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了,建国,午夜梦回经常听到你妈妈在梦中叫你的名字,我们都以为这辈子算是见不到你了,谁承想咱们一家人还有团聚的时候。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你是一个好孩子主义也大,沈茜是个好妻子,年华年夏也都不是池中物,不过你毕竟年轻,以后还有光明的未来,可不能做什么对不起党和国家还有家人的事!”年建国肃穆道:“您放心吧,儿子不会忘记您的这番话的。”当年老爷子的眼睛转到年泰的身上的时候,这小子举手示意,“爷爷,我知道您说什么,您就不要说了,赶紧上菜吧,我都饿了。”同时可怜巴巴的看着年奶奶。年老爷子瞪了他一眼,年奶奶笑着拍拍年老爷子的肩膀:“行了,老头子够了,今天年华年夏这么累,吃完饭还让他们去休息呢。”这顿饭吃下来,有的人挺高兴的,有的人一直拉着脸,心情抑郁。吃过饭,因为是第一次见面,年建国沈茜夫妻俩免不了要给马丹见面礼,如果小姑娘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他们两口子肯定是非常的大方,可是眼前的这个女孩他们一家子没有一个喜欢的,有心什么都不给吧,她毕竟是个孩子,想了想,沈茜送给她一块名牌手表,挺上档次,马丹拿到手里也挺喜欢,不过如果她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她肯定气的跳脚。吃过晚饭不就年建兰他们一家就回去了,年华赶紧他们走后空气都新鲜了好多。年建国年建党还有年泰年夏跟着年老爷子去了他的书房,一进去年建党就看到摆在书桌上的那盆红珊瑚,眼睛都直了,“老爷子,您这是从哪里弄来的,品相实在是太好了。”年老爷子摸摸胡须笑眯眯的道:“这是我小儿子送给我的,你喜欢呀?”年建党不停的点头。“那让你儿子给你去找一个来,这个你就不要想了。”老爷子抱着珊瑚盆景放到了博古架上。年建党闻言充满希望的看向年泰,人家年泰十分干脆的转过头看墙上挂着的中国地图。年建党瞪了他一眼。他也当没看到。男人们上了书房,女人们也凑到一起,沈茜干脆将年华给的说有首饰都拿出来让大嫂挑。当盒子被打开的时候,这两个见多识广的女人也是被惊住了,实在是太漂亮了。最后当然是皆大欢喜了,年奶奶对那串珍珠项链爱的不得了。第二天,一大早年家四口就逛起了首都,玩的非常尽兴,不过因为怕旁晚人们下班堵车,他们不到五点就开车回石市了,而年华年夏两个也是回去自己的学校。年华算算自己还有什么需要买,正好学校附近就有一个大超市,就去那里买。等年华拎着大包小包回到宿舍的时候,宿舍的三个女孩子正在猜测这个早早把地方占了,却一整天都没到人影的舍友。她们猜测了半天这个室友是什么类型的,可是在真正看到年华的时候发现她们错得非常离谱。

    就见这个新室友一身白裙,飘逸美好,一看就知道是个非常受男孩子喜欢的女孩,女孩子看着这样的女生就算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心里肯定是非常嫉妒的,可是她手里拎着那些东西,让她们心里的那些想法烟消云散。

    除去这招人的外表,这丫的也是个女汉子好不好,谁家姑娘能够拎着好几十斤的东西能够上六楼,这有跟年华一起上楼的隔壁宿舍的人作证。

    年华将东西放到书桌上面,这才转过头笑着跟舍友自我介绍:“你们好我叫年华,是燕赵省的林海人。”

    她这么以自我介绍,剩下的那三个人也相继介绍了自己。

    床靠着洗手间最早来的穿着牛仔短裤的短发时尚女孩,叫做屈绯红来自广粤,张口一口粤语普通话。

    跟年华的床首尾相对的那个女孩是东北人李碧,不过她说话倒是没有说东北话,而是说的普通话,虽然经常能冒出一两句东北话。

    剩下的那个女孩非常的娇小可爱,她是首都本地人,名字叫做程莲。

    经过年华的初步观察虽然屈绯红看起来有点高傲,程莲也是暗藏着骄傲,可是对宿舍里的人都比较的友好,而李碧更是大大咧咧的没有什么心眼。

    看宿舍的人都到齐了,屈绯红提议:“咱们以后还有在一起生活四年呢,今天这第一天十分有纪念价值,我提议咱们去吃顿好的,我请客。”屈绯红一看就知道是个富人家的孩子,从她的衣着首饰到使用的东西,都能看出来。

    李碧立刻答应,程莲琢磨了片刻也答应了,年华也是干脆的答应了,吃饭能花多少钱,日后时间还多着呢,不用这么斤斤计较。

    既然宿舍成员一致同意,几个人开始换外出的衣服,而被参观了两天已经非常厌烦的年华脱去飘逸的裙子,换上了她平时的衣服,T恤加牛仔裤,反正当年华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这些人差一点不认识年华了。

    李碧手里的棒棒糖应声而掉,“你,你。”你了半天她也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屈绯红跟程莲也是张大了嘴,这反差也太大了吧,刚才是一个漂亮的淑女,那么现在就是一个带着有点中性风的帅气女孩,可想而知,年华现在的这个样子让其他三人心中最后那一丝嫉妒也消失了。

    四姐妹说说笑笑的出了校园,在地头蛇程莲的带领下找了一家火锅店。

    等其他姐妹都坐下后,程莲说出带她们来这里的理由,“这家火锅店也是个老字号了,其他的都还跟别的火锅店差不多少,她们这里的酱料可是一绝的,就算是最普通的芝麻酱也是,那种滋味你吃过一次就忘不了了。”

    等待上火锅底料还有菜的时候,姐妹四个给自己拍了拍顺序,年华非常光荣的成了老么,最大的竟然是长着一张娃娃脸看起来最小的程莲,老二是李碧,真是赢了她这个二字,老三就是屈绯红。

    要不说为什么华夏的人有事都是在饭桌上解决的,还是挺有道理的,吃了这么一顿饭后,几个人的感情初步建立起来。

    本来吃完饭四人想去玩一玩的,很可惜,在来之前就有人通知了,今天要开个班会。没办法,她们只能回去宿舍。

    “真是太郁闷了。”路上李碧嘟囔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