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班长
    辅导员老师姓玉名鑫,单单看字面的话,的确是个男人的名字,不过如果叫一声的话,十之八。九会有人误会,“玉心?玉欣?还是玉馨!”万万全全的女孩名字么?反正玉鑫因为他这个被人经常误会的名字经常被同学同事开玩笑,一开始他还挺在意的后,后来脸皮厚了,也就无所谓了,有时还拿自己的名字开玩笑。

    玉鑫今年才二十五岁,也是刚刚大学毕业不久现在真正读研究生,并且兼任辅导员,年华他们这个班级是他第一次当辅导员,还好他这个人天生外向,在大学期间还是学校的学生会干部,管人对他来说驾轻就熟。

    现在他正在讲台上自我介绍,“我叫玉鑫。是你们的辅导员,以后我们要在一起共同学习生活四年。”

    玉鑫看地下的同学们有点紧张,遂开起了玩笑:“其实你们应该感到清晰,因为我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我是你们新生这些辅导员里最帅的,你们应该为有我这么一个老师感到自豪。你们说是不是。”

    底下的同学发出闷笑声,还有几声淅淅沥沥的是字。跟年华坐在一起的李碧更是拍手称是,还大喊了声:“老师你太帅了。”

    “唰”李碧的话一出班上的所有同学还有玉鑫的目光都集中到她的身上,不过她倒是对这些目光挺享受的,其他两人倒是默默的将屁股挪了挪争取离这个家伙远一点,实在是太丢人了。

    年华则是托着腮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某个人可是好久没有联系自己了。也不知道那个人怎么样了,自从那次通话之后自己发的短信他也不回,打了两次电话也没人接听,到底出什么事了。

    “喂,这位同学,这位同学?”

    年华赶紧旁边有人推了自己一下,这才听到有人叫自己,抬起头来就看到一个年轻帅气的脸庞,正看着自己。

    “这位同学现在轮到你自我介绍了。”

    年华转头看看旁边,就见坐在自己身边的程莲一脸的无奈,她小声说道:“我都小声叫了你好几次了。”

    既然轮到自己了,年华起身两句话就把自己给介绍清楚了,“我叫年华,来自临海。以后希望大家多多关照了。”

    真是言简意赅,玉鑫刚想让她再详细一些,起码说说自己的兴趣爱好什么额的,他话还没有出口呢,人家就坐下了。生生把话憋了回去,“下一个。”

    所有的同学都自我介绍完了之后,玉鑫宣布选班干部!一石激起千层浪啊,这还刚刚介绍完,其他同学的名字说不定现在已经忘记了,现在选班干部,怎么选?难道看谁顺眼就选谁,还是老师自己任命。

    年华觉得老师自己任命的几率非常大,果然,“咱们现在开始,谁想当班干部现在开始就可以发言了,然后投票,当然了最后的结果还要结合老师的我的意见,不过我肯定最后选出的班干部是为人民办实事的好公仆。”

    玉鑫的话还没说完,年华身边的三个小妮子就开始讨论起来。这个让那个去那个让这个去,反正都不提自己去,年华当然知道大多数的人都想弄个班干部当当,自己的室友也不例外,如果是上辈子的自己肯定也相当,不过现在么,年华咂咂嘴,她是不稀罕了。

    李碧跟其他人聊得是兴致勃勃的,转头看到年华没精打采的在桌子上趴着,好奇道:“年华难道你不想当班干部?”

    “没兴趣!”年华头枕着胳膊歪头看着她,“你打算竞争什么啊?”

    看年华问李碧来劲了,连说带比划,“我当然想当班长了,可是想了想,有点悬;我又想当团支书,可是想了想还是算了;我想当学习委,可是想了想我学习在班里肯定数不上;我想当宣传委,可是我想了想我口才文艺不太好;我想当……”

    年华被她一连串的“我想当……可是想了想”给弄得头都大了,翻了翻白眼,抬手捂住她的嘴。

    李碧“呜呜”的乱叫,手掰着年华的胳膊用上了吃奶的力气还是掰不开。

    “只要你不念经了我就放了你,听懂了么?”

    李碧赶紧点头,年华这才把手松开。

    “哈,哈,哈”李碧用力的喘气,感觉好了点后,抱住身边程莲的胳膊,委屈道:“大姐,你看小妹啊,她欺负人!”

    被叫做大姐的娇小玲珑,撒娇的那个修长健美,怎么看怎么不搭,为了自己的眼睛着想,年华捂着眼睛缓缓的转到另一个方向,放开手的时候正好看到屈绯红跟她一样的表情,两人四目相对突然感到同命相连啊。

    在讨论中,终于有人上去演讲,年华抬头一看,一个眼镜男自信满满的站在台上,他一开口就受到全班的女生的欢迎,这小子如果摘下眼镜就是玉树临风,戴上眼镜也是斯文秀气。

    年华看着他也跟其他女生一样看着他,不过跟其他人不同,年华根本知道这个人是谁,人家自我介绍的时候,她正在瞎想呢。

    台上的班学文演讲的时候,他的眼睛虽然不是一直看着一个方向,可是大多数的时候都看着一个人,一开始以为对方也在抬着头注视着自己,可是很快他就发现这人的眼光呆滞,应该是发呆呢,他那个不是滋味。

    等他下了台,坐回他的位置,用眼睛的余光注意着她,发现她对每个上台的都是一视同仁,这心里才好受了点。这样说明她不是因为讨厌自己而不关注自己了。

    很快图拉图拉的上去了大半班,就连李碧都在宿舍姐妹打气中上去,磕磕巴巴发表了一通驴唇不对马嘴的演讲,最后在同学们的哄堂大笑中红着脸跑了下来,还好这个家伙天生心胸开阔,没两分钟就又原地复活了。

    “年华你不上去么?”程莲隔着李碧侧头问年华。

    年华摇摇头,“没兴趣,程莲你怎么没去?”

    程莲笑的十分自信,“难道你不知道厉害的都是在最后出来么?”

    宿舍里的其他三个人,暗自大汗,这是在夸自己么,是吧是吧!

    “绯红,你怎么不去啊?”李碧越过年华问屈绯红。

    屈绯红撇撇嘴,“我可不希望在我想睡懒觉的时候,有人叫我去开会。”

    李碧咽了口口水,“难道你不想当班干部就是因为想睡懒觉?”屈绯红点点头,确定了李碧的猜测。程莲李碧就算是年华也一样,都是满头的黑线。

    “现在还有没有人想上台的。”玉鑫又站上讲台,看了看地下黑压压的一片脑袋问道。过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人回答,看起来所有有意愿的人都上来了。看了一圈突然看都刚才那个印象深刻,走神都快要走出国门的家伙。

    “年华同学,你难道就不想当干部?”

    此时年华正在跟李碧小声嘀咕,就听到玉鑫的话,心里那个无奈啊,只好起身说道:“老师,我这个人比较懒散,自己都管不好自己,怎么去管别人,我还是不凑这个热闹了。”

    玉鑫则是摇摇头,“这你说的就不对了,我们这次选班干部可不是一锤子买卖,今天选上了,如果你当的不好,一个月后在班会上就被拉下来,换上其他让同学们信赖的人。我们选干部不仅仅是服务同学也是为了锻炼自己,你也应该好好锻炼锻炼。坐下吧!”

    年华坐下后,玉鑫点了几个人开始唱票。就在这个时候,年华的手机在她口袋里不停震动。

    掏出来一看,是年泰,看看前面看着唱票的老师,年华推了推屈绯红,从她身边过去,猫着腰出了教室。而台上的玉鑫正好往这里看了一眼,看到偷跑出去的年华,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给她打电话的不是别人,真是年泰,作为哥哥关心关心自己妹妹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了。

    挂下电话等她回到教室的时候,班级竞选已经完成了,就连各个职务的负责人,玉鑫也宣布了。

    不过刚刚偷溜回来的年华有点纳闷,怎么这些同学用这么奇怪的眼神看自己呢,不由拉拉藏不住话的李碧,也不叫名字了,直接叫二姐,“二姐,这都是怎么了,怎么你看我的眼神这么奇怪啊?”

    李碧同样惊讶万分,年华这么一问,她就更加好奇了,“刚才班导宣布了团支书的人选,是班学文。”

    年华皱皱眉头,“班学文不是竞争的班长么?”

    “那是因为,班长是……”李碧欲言又止,看的年华郁闷了,“你倒是快说啊!”

    “那是因为班长选的你!”李碧的话犹如晴天霹雳一眼,年华都懵了,自己不过是出去打个电话,怎么回来了以后就变成这个月样子了。

    那么这样其他人的表情怪异就有源头了,他们肯定以为他们有什么关系呢,年华的眼睛看向台上的玉鑫,面无表情,不过如果用这个来吓她就大可不必了,既然他选了自己,那么自己接着又何妨。

    想到这里,年华起身来到讲台上,“既然老师选了我,那我不谦虚了,从现在到一个月后的今天我会干好我的本职工作的。”她话的里意思就是一个月后该找谁找谁去,她肯定不当了。玉鑫当然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只是挑了挑眉毛,没有说什么。

    等回到宿舍,姐妹们围住年华逼问:“老小,你告诉我们,你跟班导玉老师是什么关系?”

    “就是赶紧从实招来。”

    “我觉得他们以前的确没有关系。”

    年华一把拉住李碧的手,感慨道:“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二姐你相信我啊。”

    “嘿嘿,其实我真是觉得他们之前没有关系,可是不代表以后没有啊,咱们班导老师说不定是看上你了。”李碧的这句话让年华哭笑不得。

    年华摇摇头,“他可是老师,他不想要帽子了。”

    “你不要忘了,人家的正业是研究生,当老师不过是人家的副业罢了,你担心什么啊。”

    听了李碧的话,剩下的那两个人恍然大悟,暧昧的看着年华,年华倒是挺淡定,他们愿意说什么说什么。

    躺在床上年华又想起了那个家伙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而被年华念叨的某个叫做展青云的家伙第二天就出现在理距离她不过一千米的另一所高校里,“首都国防大学。”

    展青云拎着一个包,在国防大学这里下了车。看着门上竖着的几个大字,舒了口气,这里就是自己以后学习生活的地方了,感叹了句,迈步进了学校。

    国防大学比年华所在的首都师范大学还要大,不过展青云却不慌张,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简易地图,画的正是这个学校的平面图。

    展青云就凭这个地图找到了办公室大楼,在办公室大楼里找到了校长办公室。

    校长海中将正在整理东西,听到敲门声,说了声进来。等人进来了他也没有看对方,而是等到把手里的东西整理好才抬头。

    “你是?”海中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接过展青云递过来的东西,翻看了一下,一下自己从座位上蹦了起来,来到书桌前面,一把握住展青云的手热情的道:“原来你是展中校,真是年轻有为啊。”说着拉着年华坐在旁边的会客的沙发上。

    “咱们学校非常欢迎展中校这样的战斗英雄。”海中将也知道国家有一个最高保密度的特种部队,号称是特种部队中的特种部队,里面的特种兵可都是身经百战手上不知道握住多少的人命,哪一个出来在下面的部队最少都是连长,有人跟自己透露这个可不是一般的特勤大队的成员,而是特勤大队的中队长,当知道这个人要来自己学校上学的时候他一口就答应了,并且承诺就算考试不通过也接收,而且卷子什么的都拿到对方那里。

    因此展青云不知道自己其实被糊弄了,其实就算是不填那个卷子他也能上学来。

    不过因为他们大队长的恶性趣,展青云被老老实实的整了一下子。

    “这样,因为你是进修,所有我把你安排在三年级,你看怎么样?”海中将跟展青云商量。

    展青云点点头,海中将的带领下走了出去。

    与此同时年华他们也开始为期两个星期的军训。

    年华又是在她那个时间起床,睁开眼睛后,看到那三个女孩都还睡得非常香,悄无声息的起床,穿好衣服,打开房门出去锻炼。

    首都的空气非常的污浊,不过早晨的空气还是比较好的,跑步去了学校的操场,然后开始她一天的锻炼,现在的她身体素质已经达到了人类的巅峰了,就算在修炼伏虎式也无法提高身体的强度跟韧劲了,还不如先天之气对身体的滋养来的快,也幸亏这样,如果自己还想年夏一样每天都打拳,就有点不方便了,不过想到年夏,不知道他现在怎么锻炼,不会上了大学后就懒了不运动了吧。

    找到一处僻静的地方,锻炼的年夏不由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小声嘀咕,“这是谁想我呢!”

    等年华带着早餐回到宿舍,已经快七点了,那几头小猪还没起床,不过在闻到早点的食物的香气后,都躺不住了,纷纷从床上蹦下来。

    李碧第一个冲到屋子中间的放好的折叠餐桌,一看桌子上的东西口水都流出来了,“老小,姐姐我实在是太爱你了。这么多好吃的。”

    另两个的速度也不慢,扑到桌子旁边,狼吞虎咽。其实她们也挣扎了半天要不要起床,可是上楼下楼真的是太不方便了,为了多睡一会儿她们都决定不吃早餐了。

    年华已经在食堂吃过了,趁着她们吃饭的时候,她先去冲个凉,刷牙洗脸换衣服,等年华把自己收拾干净,这几个人还在那里围着桌子吃饭。

    从柜子里找出军训的服装穿上,绿色的迷彩服配上黑色的军靴,真是帅呆了,年华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穿着军装这么好看,她在那里臭美的照镜子,其他几个人都看傻了眼,自己宿舍的这个老小竟然还有百变星君的资质啊,穿上什么像什么啊。

    收拾好自己,看那三个人张着大嘴目瞪口呆,提醒道:“我说姐姐们,现在已经七点一刻钟了,八点的时候我们就要出发去军训了,你们的东西还没有收拾呢。”

    听年华这么一说,她们才反应过来,还没洗漱整理的东西呢,天啊,时间不够了。

    等618的同志们拎着东西跑到集合点的时候,来的人还不太多,程莲他们松了口气。

    年华作为班长维持秩序,不到八点全班的所有同学都到了,开学第一天怎么也不敢迟到的。

    因为他们要做大巴过去,先到的已经上去了,后到的位置可就不那么好了。不过虽然有人不满意,不过也没有说什么,谁让他们晚了呢。

    最后上车的是年华团支书班学文还有班导玉鑫。

    当他们看到年华的第一眼的时候,眼中闪过了一丝光芒,穿着军装的年华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英姿飒爽,让人觉得她生来就是穿这身衣服的。

    上了车,最前面有两排座位是留给他们三个人的,正好是左边两个座位,右边两个座位,年华势必要跟一个人坐在一起,班学文跟王鑫一人对视一眼,抢先坐下,不过是一个在左一个在右,同时道:“坐这里吧。”听到对方的话,两人互看一眼,眼里冒出电火花。

    年华笑了笑,拒绝道:“还是不用了,我早就在占到位置了。”说着向后边走去,果然在李碧的身边还有一个空座,年华就在那里坐下。

    都邀请失败的两人并没有同病相怜的感觉,而是更加看对方不顺眼,当然了虽然玉鑫看班学文不顺眼,可是一点想要在学业上报复他的想法都没有,用玉鑫自己的话说,我可是坦坦荡荡的小人。

    年华他们这次军训去的地方是某部队的下设的军营,平时一般接收新兵训练,现在因为没意识什么新兵,因此借给首都师范军训。

    看着沿途的风景,大家伙兴高采烈的,不过有几个感觉不妙,来这种正式的地方,可就没有办法跟向从前学长学姐一样训练摸鱼了。

    当年华他们这辆大巴车停下后,所有的人都走了下去,正好看到前面那个班级在一个教官的带领下走了。

    他们也只等了十几秒,一个皮肤黝黑的军人走了过来,未语先笑,露出那口大白牙,“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的教官,我叫王树根,你们叫我王教官。”

    “王树根?这名字太好听了。”年华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阵的议论声,的确这个王教官的名字起得乡土了些奇葩了些,不过也要适可而止。

    不过现在有教官在,自己还是不要多嘴的好。

    王树根带着这一班同学去了宿舍,在宿舍钱跟另一个班的同学会合。

    这时又过来一个少尉,跟他们说了两句话,瞬间另一个班级的教官脸就拉达下来了,其他人感觉道非常奇怪,不过拜年华的耳朵灵敏所致,她听到了所有的话,原来他们这两个班在这里会合是要拆散了男生女生,最后男生是一个单位,女生是一个单位,现在他们两个争得就是女对的教官。

    而那个上尉则是把这个机会让给了王树根,毕竟这小子冷头吧脑的情窦没开呢,将他放在女生这里安全一些。

    接下来,另一个教官带着这些男生走了,而王树根则带着年华这些女生进了这个大房间。

    天啊!看到里面的样子,女生们都尖叫起来。

    这是宿舍么,根本就是一个仓库么,不过是在仓库中间摆放着好多的上下铺的床而已,床上除了木板什么都没有了。不过看墙角哪里堆放的被褥就知道,这是给自己等人睡得。

    一时间屋子里掉下跟针都能听的见,从小都是娇养的姑娘们哪里见过这样的地方。一个个站在哪里不动,就是不动地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