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六十四章 顶替
    看完电影,六连的连长赵连长给六连开了个小会,还好这个连长看着虽然有点痞子气,不过话倒是挺简短,只说了几句话就把他们给解放了,让等在后面打算讲话的系主任那个憋气,年华听出的看到本来系主任的的脚已经迈了出来,嘴也张开了,可一声解散,让他把话生生的咽了回去,脸都绿了。唉这要是噎出个好歹就不好了,年华幸灾乐祸的想着。

    不过就在年华她们离开的时候,一个貌似五连连长的人跑过来,跟自己连长耳语几句,年华的耳朵动了动,一回头,正好对上赵连长的视线,年华虽然有点吃惊,不过面上却是不显装作是不经意回头的,又看了看五连连长才回过头去。

    而赵连长则是有点呆滞,他还沉浸在那一瞥的风景中,五连长叫了半天,他才回过神来,“啊,啊,你说什么?”

    五连长都无奈了,“我说老赵,我刚才说了那么多你竟然一句没听着。”

    “不,说什么呢,我这不是正在思考我们连哪天进行呢。”赵连长当然不会承认了。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来这一下子?”五连长问道,还没听到赵连长的答案的时候又道:“干脆到时候咱们一起来吧?人多热闹。”

    赵连长的眼前有出现那个女孩的回头看自己的那一幕,嘴里不由道:“我今天晚上就要来一次!”

    等回到宿舍,因为早就告知洗漱时间只有十分钟,按照规定今天是男生洗澡的时候,女生即使累的一身臭汗也不能洗澡,只能端着水盆擦擦身子,而且从回到宿舍到熄灯睡觉只有十分钟的时间,宿舍西侧的水房那是人山人海,还好两个宿舍一个水房,虽然有点挤倒还是能够用的开。

    年华速度快,在熄灯之前已经洗好手脸屁屁还有脚,在床上躺好。李碧是在熄灯的时候将将回到宿舍,不过屈绯红跟程莲两个人的手脚稍慢,现在还在水房。

    没过一会儿,两人就回来了,跟她们一起的还有不少人,最后是两个女老师。

    其中一个女老师喊道:“你们都看看时间,这都过去多长时间了,你们竟然还没有躺下,甚至还有这么多人在水房洗漱,我告诉你们现在你们是在军训,不是在你们家,如果下次我再逮到那个人,就要扣军训的分数了,知道了么?”

    等到所有人都躺好,两人才走了出去。年华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听着外面的动静,等发现现在一个也没有的时候,年华探下头,本来想告诉她们晚上可能拉练的事,可是看她们累的沾枕头就睡着了的样子,根本不忍心,如果现在就告诉她们拉练的事,这一晚上别想好好睡觉了,既然这样,那自己就激灵一点好了。

    年华躺了回去,说实在的好久没有这就这么入睡了,每天睡觉前必是带上“古国”的传感器,现在耳朵上什么都没有还有点不习惯。胡思乱想一阵她也睡了过去。

    而被年华故意忽略不去想的那个人,此时正靠在椅子上,看着外面的弯月,心里想着那个好久不见的人,如果她见到自己的时候会是多么的惊喜!想着那个人,不由露出温柔的笑容。

    这个温柔之极的笑容正好被路过的一个女孩看到,这么一看就看到了心里。抱着书站在那里默默的看着他,脸颊绯红。

    而这一幕正好被另一个人看到,手里的笔被一下子掰断。

    不出年华的所料,果然一个让军训的新生们无比害怕的事情发生了。大约凌晨十二点这些新生都在熟睡,一声尖锐的哨声响了起来,与此同时年华睁开了双眼,眼眸中不见一丝的困顿。

    抄起身边的衣服大声喝道:“起床。”

    被哨声叫起的不多,可是被年华一嗓子吼起来的可就不少了。女孩子们睡眼朦胧,虽然被喊了起来,但是根本就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怎么了年华。”程莲推开被子不解的看着探头下来的年华。

    年华解释道:“大学很多学校军训的时候都会在夜间急行军。”

    听了年华的解释后,程莲一下子就清醒了,干净穿衣服,看程莲行动起来了屈绯红也不甘愿的开始穿衣服叠被子。

    李碧更不用说了,她在年华开口的时候已经开始穿衣服了。

    看618宿舍的人动了起来,年华他们班的女同学大多都开始动了起来,另一个班的也被带动起来,可是哪里都有搅局的,那个被年华落了面子的富二代柳澜却是冷冷道:“大家可不要随便相信她的话,这么长时间咱都在一块,你是怎么知道的?”

    听她这么一说,其他人手上的动作一顿,年华班上的同学看了柳澜一眼继续转进时间穿衣服,而另一个班的一些人也开始动作,而一些还抱着侥幸心理的人更是又躺了回去。

    年华当然知道她们的选择,既然她们不相信自己,那么自己后悔去吧。

    等年华将跳下床铺就听到外面有人喊话:“没听到起床号么,还在床上磨蹭什么呢,再给你们两分钟的时间赶紧道操场集合,谁去的最晚今天就不用睡了。”

    年华一听就知道这是六连长赵连长的声音,宿舍里的其他人当然也听到了他的声音,相信年华跟她一起穿衣服的人几乎都要穿完了,而另一个班里以柳澜为代表的不相信的家伙们,可是后悔莫及啊,早知道人家说的是真的,自己干嘛这么懒啊,对了,都是柳澜误导我们,要不然我们早就穿好衣服了。

    不管其他人的心里是多么的憋屈,年华等618的姐妹们都穿好衣服,这才跟她们一起跑出宿舍,向操场跑去。

    等到了操场,一眼就看到早来的几个男生,年华没有看他们,但是李碧却是仔细的看了他们几眼,突然瞪大了眼睛,一把拉住年华的胳膊低声道:“年华,你看那个是不是我们团支书啊?”

    年华跳投一看,果然是,旁边那几个也同样是班里的男生,因为身后有教官在看着,不便说话,年华只能跟他们点头示意。

    对方也是同样的方法致意。

    很快人来的越来越多,年华身边的同宿舍的也越来越多,很快她们班的同学都到齐了,而另一个班级的人还差三四个,不过,年华回头望去,已经进入到操场里了,跑在最后的那个人不就是看自己不顺眼的柳澜么!

    不去看柳澜就看后面的其他人,不管男女很多都是知识揪着衣服过来的,口子没系好,有几个男生甚至光着膀子一边跑一边穿衣服。

    “都给我站好了!”一声呵斥声传来,接着传来“哒哒哒”的皮靴走动声。

    年华转头,就看到一身作战服的赵连长向他们走来,后面跟着十个排长,其中就有她们排长王树根。

    赵连长站在最前面,一眼就看了那个让他心不在焉的女孩,一米七多的个子让她在女生里犹如鹤立鸡群。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赵连长强迫自己将实现从她的身上扯下来,扫了一遍所有的学生,眉毛不由的皱了起来。

    “你看你们自己,多少人,衣服扣子都还没扣上就来了。还有皮带,鞋带!多少不合格的。”赵连长背着手从新生们的面前走过,路过年华的时候惊喜的发现这个女孩衣服经常穿的非常的整齐,就连头发也被梳成了马尾,跟其他女生杂乱的头发呈鲜明的对比。

    指着手表,赵连长冷着脸道:“我给了你们两分钟的时间,现在已经十分钟了,竟然还有这么多人没到呢,既然这样他们也不用过来了,就在那里呆着吧。”

    他一句话,那些来的稍微晚了点的新生们就被拦在了外面,年华虽然没有回头看,可是凭着听觉听他们的脚步声都能知道人还不少呢。

    “你们站在那里。”赵连长让后来的这些人独自站在他们的对面,嘴里道:“既然你们来迟了,就要接受惩罚,现在每人十个伏地挺身。现在开始!”

    剩下的那几乎有五十个男生女生在教官的催促下,趴下开始做了起来,男生还好说,大多都会,可是可怜了那些女生,本来臂力就不是很好,这不是要她们的命呢么!

    赵连长站在他们前面,眉头皱着,“动作标准点,不然的话从新来过。”

    被赵连长的话吓到,这些人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动作。女生做的水分非常大,不过看着是女孩子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年华他们就这么看着这些可怜的孩子做伏地挺身,尤其女孩子更是可怜。

    而年华他们排的人的心里对年华的好感增加了不少,如果不是她那么趴在那里做俯卧撑的说不定就有自己一个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那些人做的伏地挺身好多都已经超过二十了,可是赵连长不说停,他们怎么敢停下。

    终于十分钟过去后,赵连长这才道:“行了,都起来吧!”

    不管男女在站起来的时候,身子都会不由轻颤,实在是太累了。

    “归队!”

    当这些人归队的时候,年华才发现其中竟然有柳澜还有自己排另外一个叫不出名字的人,两人累的是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而且柳澜的脸上还挂着可疑的水滴,应该是哭了。

    等他们归队后,赵连长背着手,那眼神让这些祖国的花朵感到不寒而栗,而年华则是毫无感觉,如果这种眼神就让她害怕的话,那她就不要跟展青云过了,在展青云面前赵连长这个小眼神根本不够看,如果展青云不再遮掩自己的眼神,那种从血海枪林练就出来的凌厉眼神都能吓死个人。

    终于在新生们的忐忑中,赵连长开口了,“今天我非常的不满意,我们是跟五连一起吹得起床哨,跟人家一比天上地下。如果下次紧急集合,在发现迟到的事情,可不就做几个俯卧撑就行了的事。”

    “因为你们当误了太多的时间,就不带着你们出去拉练了,现在开始绕着操场跑两圈,跑完直接回去。听懂了么!”

    “听懂了!”新生们闷声道。

    赵连长大声道:“你们在说什么?大点声,没吃饭么!”

    “听懂了!”新手大声喊道。

    来回了几次后,赵连长才满意了,让手下的教官将他们的排带走,开始跑步。

    这个操场不是他们早上全体新生开会用的大操场,而是后来年华他们训练时六连队专用的小操场,说是小操场其实一圈下来也有四百多米,两圈加在一起也不短了,男生还好点,女生都快哭了。

    反正等她们在操场门口解散的时候,好多一屁股当场就坐在那里的。不过想想赵连长的可恶的嘴脸,这些人赶紧起身,跟着大部队回去宿舍。

    年华一手扶着程莲,一手拽着屈绯红,这两个娇小姐都要受不了呢。

    “天啊!”回到宿舍一屁股坐到床上,程莲这才喘着粗气道:“天啊,我都两个月没有跑过八百米了,冷不丁一跑真是要了我的老命了。”

    而屈绯红更是不堪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虽然现在体育成绩已经计入高考成绩,可是那个大学生不是从高考结束那一天结束锻炼的,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几乎没有人会去跑步锻炼的,当然了这也不是绝对。更当然的是,这些事情中已经将年华排除在外了。

    有几个人想跟年华表示感谢,不过却被年华阻止,“行了,大家都这么辛苦,赶紧睡觉吧!”

    一沾枕头就睡着了,既然紧急集合已经过去了,那么今天就不会再有了,毕竟他们只是普通的新生,不是特种兵战士。

    第二天军训开始了,哪个学校的军训都大致相同,都是从稍息立正起步走开始的,不同的是三排女生对年华的态度,虽然不能说是言听计从马首是瞻,但是对年华的态度不一样了。年华说出的话,她们都愿意听。

    而柳澜在继上一次失踪之后,这次她在早上起床后就又不见了。这次等到晚上的时候人还没有回来。

    年华猜测柳澜应该是不会再来参加了,实在是太可惜了,年华不负责任的想着。

    很快军训进行了一个星期了,经过这么多天的训练,三排的女生们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原来身上的娇气都不翼而飞了,剩下的都是坚强和坚韧。

    一开始的时候,她们中午的时间都花在整理内务上了,现在跟以前不可同日而语了,一块块豆腐块几下就出来了,因此有时间在中午午休之前在这个基地转悠转悠。

    就在这天年华正在床上躺着发呆,就看到一个人女孩飞奔了进来,在看到年华后大叫一声不好了,“不好了,年班长,他们想给咱们换教官。”

    什么叫做一层石激起千层浪啊,不仅年华大吃一惊,屋子里的所有女生都是大吃一惊。

    有人不由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经过这个女孩的讲述,年华才知道事情的真相。

    原来这个名叫黄梨女孩闲着没事溜溜达达的就到了教官们所在的宿舍楼附近,因为突然肚子疼就临时跑到楼里的一间厕所里蹲着,就在他蹲着的时候,就听到外面面传来说话声。

    “老李你帮我换换能怎么样?”黄梨没有听过这个声音,不知道是谁。

    “小江,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没有办法帮。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呢。”这个有些耳熟,应该是曾经讲过话的众多领导之一了。

    “哼。”前一个声音阴沉下来,“老李,我知道你快复原了,不要忘了我叔叔可是把着这个权利,如果你再推辞的话,后果你自己琢磨。”

    “你!你这是在威胁我!”老李质问道。

    “哈!”小江冷笑,“威胁怎么了,有用就行。”

    黄梨坐在程莲的床上模仿着小江的话,“对了,我记得六连不是有个叫王树根的家伙么,他可是没有什么背景,而且看起来也好对付,而且我记得他那个三排里还有好几个美女呀!”

    “后面的话就没听清楚了。”黄梨恢复本来的嗓音,“我也没敢跑出去跟踪,等脚步声没有了,我才跑回来的。实在是太惊险了。”

    听完黄梨的话,宿舍里面的人都气的不得了,“他们怎么能这个样子,咱们教官一点错误都没犯,为什么要被换掉。咱们要坚定信念就是不同意。”

    李碧也开口道:“没错,咱们教官多么的宽容啊,要是换一个急脾气的家伙,咱们可就完蛋了。”看看旁边的四排,那叫一个斯巴达,跟他比起来自己教官脾气是顶呱呱。

    宿舍里也是议论开了,热闹的不得了,不过中心思想没有改变就是不能让人把教官王树根给换了,要坚决抵制这种钱权交易的行为。

    不过讨论了半天都没有讨论出什么!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坐在自己床上沉思的年华。

    有人问道:“班长,你说咱们怎么办啊?”

    年华从沉思中醒过来,挑挑眉毛道:“他们愿意换就换好了。”

    “什么?”宿舍里是一片哗然,本来对年华非常信服的同学们用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她,“你说笑呢吧?”

    年华摇头,“当然不是了。既然咱们没有暗地里的办法,那就来点明面上的。”

    屈绯红好奇的问道:“明面上的办法是什么办法?”

    其他人的眼光也都集中在年华的身上。

    年华不由笑道:“如果那个人真的来的话,你们就看我的就是了。”

    听了年华的这句话,虽然还是不知道她想用什么办法,不过每个人都对她有种奇异的信心,虽然不知道这个信心是从那里来的。

    午休结束,三排的人到了平时训练的地方,可是当她们到了那里的时候,那里竟然已经站着四个教官。难道她们来晚了?这个念头只是在年华的脑袋里过了一遍而已就被她抛了出去,现在距离集合时间还有几分钟。

    走近了才发现,这四个人竟然分成了两拨。其中一拨年华挺熟悉,一个是自己连的赵连长,另一个是自己的教官王树根。

    而对面也站着两个人,前面的是一个长得挺富态的一个不到四十的中年男子,他身后站着一个年轻的教官,不过年华发现这个人自己从来没有在教官中看到过他,一点印象也没有,看起来这位根本就不是教官了。

    就听赵连长道:“李连长,你打算让你后面的那个人换掉我的兵?”

    李连长皱眉,“赵连长,虽然咱们以前都是连长,但是在这个军训营里我是营长,你还是连长,你要服从我的命令。”

    “呵,老李,你还真是拿着鸡毛当令箭了,如果不是我让着你,你能当上这个营长?”赵连长真是生气了。本来他们两个都是某营的连长,这次两人一起带队执行军训的任务,因为需要一个营长,赵连长就把老李给推了上去,要知道本来选的是赵连长,不过赵连长不喜欢每天无所事事,因此决定将营长这个暂时的职务让出去,他自己则做了六连的连长。而且全营的教官都是赵连长的手下。

    李营长刚要开骂,转头就看到早就来了正瞪着眼睛看热闹的女生们,在她们好奇兴奋的目光下,把所有的脏话都咽了进去。

    于此同时看着在阳光下俊美的小江还有干巴胆小面目普通的王树根,李营长有了好主意,转头对赵连长说道:“这样吧,既然咱们两人持不同的意见,可是毕竟是给这些孩子选教官,她们也该有选择的权利。”

    赵连长发现这老小子是铁了心的想把他身后那个纨绔子弟塞进来,竟然还想用美男计诱惑他的兵,不过他的兵可不是好诱惑的,想到这里不由点头,“那就让他们选吧。”

    小江听完他们的话就觉得这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有眼的人都能看出了自己跟那个家伙更加能吸引小姑娘。

    他志得意满的站在三排的小姑娘身前,等待着最后的答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