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六十五章 赌斗
    三排的女生们左看看右看看,都懵了!说实在的,眼前的这件事发生的太过突然她们根本还没反应过来,换教官?有没有搞错!

    不过这个新来的长得好帅啊,好多小女生偷瞄小江,而小江当然能够感受到这些包含爱慕的眼神。心里那个臭美,不由的摆了个有型的POSS。

    “好帅啊,好像棒子国的那个某某某啊!”小女生心里冒着粉红的泡泡。不过在看到可怜巴巴的原教官王树根的时候,心里那杆秤出现了倾斜,在美男和可怜巴巴的老实人中,老实人完胜!

    现在的小女生可不都是那种能够轻易被美色迷惑的花痴,她们有着起码的判断能力,而且经过现在这么多电视剧跟网络的影响,当然能够看出眼前的这一幕根本就是有权有势的高富帅逼迫没钱没势的矮挫穷,叔叔可忍婶婶都不可忍。

    一时间小姑娘们是同仇敌忾,看着小江的眼神中都是怒火,不过但是人却是不觉得,他还以为这是对自己爱的火花呢。这误会可是大了。

    李营长根本不觉得王树根是小江的对手,心里平静的很,“既然你们都同意了,那就让同学们举手表决吧!”说着转身面对三排的女生们,笑着道:“小同志们,你们不要害怕,我是你们赵连长的上级,他不敢把你们怎么样,你们现在所做的就是凭借着本心,来选出你们最想让他当你们教官的人。如果想要小江当你们的教官就请举手。”

    说完李营长跟小江都是信心十足,而赵连长虽然口里说着不怕,可是真到这个时候当然会怕这些新生经不住诱惑,毕竟这个小江长得比电视上的很多男明星长得都要好。

    而这里面王树根都快要绝望了,虽然只军训了一个星期,可是他跟自己排里的这些女生们,早就感情了,当然不是男女的那种。可是马上自己就要离开了,实在是太难过了。

    李营长跟小江等了半天,还是不见有人举手,就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了,不由催促道:“孩子们,你们真的不用害怕,这里我说了算。”说着眼睛斜看着赵连长,“这个人如果威胁你们,我肯定是不答应的。”

    赵连长听他说完,面无表情的说道:“她们不举手不过是因为不希望江少当她们的教官罢了。既然这样你说这么多有什么用!”

    听着赵连长奚落的话,李营长心里一阵恼火,可是面上却不显现出来,哈哈一笑,“哈哈,我知道孩子们面嫩。这样吧,咱们换一个方法,谁不想小江当你们的教官谁举手。”他打得一手好算盘,既然没有人鼓起勇气举手,那就不用举了。

    果然根本没有人举手,下面的同学们虽然想让王树根继续当她们的教官,可是毕竟眼前这个人是军训最大的领导,万一以后给自己穿小鞋怎么办。

    赵连长的脸色难看起来,王树根早就认命了,而李营长小江则是一脸的得色,洋洋得意。

    看着眼前四个人的不同表情,女孩子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最前排最右边的那个高挑挺拔的身影,希望都寄托在她的身上了。

    年华当然能够感受的到这些女孩的目光,如果是平时她肯定是不爱多管闲事,不过现在可是关系到自己,而且她看王树根比这个什么江少顺眼多了,年华跟周大师学了半年的相面,虽然不是那么精深,可是比大街上摆摊算命的要看得准,一看这小子的面相就知道不是个好人,而且就算不是大淫。棍也是酷爱声色犬马的家伙。

    如果被这么个长相还不错的色狼弄进来,那自己这个三排还是得给祸害了,别看现在女孩子们同仇敌忾,但也不是这种大种马的对手,他们有的是方法对付这种涉世未深的小女孩。

    想到这年华在所有女生期待的目光中开口了,“李营长说的没错,我们的确是挺希望这位将小江先生当我们的教官的。”

    随着她开口,四人都看向年华。不过眼睛里显现出来的情绪就不一样了,去别于那两个人的得意,赵连长脸上满满的不可思议,他不敢相信自己心仪的女孩竟然说出这种残酷的话语。王树根也是身子一颤,虽然知道三排的姑娘会选江少不要自己,可是亲耳听到也非常不是滋味。

    赵连长心里对年华的那丝好感瞬间消失,他冷着脸刚要说话,就被年华给打断了。

    “不过虽然我们希望您当我们的教官,但是必须拿出能够让我们信服的东西来,毕竟我们王树根教官可是非常厉害的。”年华笑着道。

    江少一听挑了挑眉毛,眼睛肆无忌惮的对年华进行扫描,过后满意的咂咂嘴,“那你说怎么样才能够让你们信服呢。”

    年华都想现在就挖了这个人的眼,不过想了想一会儿就能光明正大的教训他一顿了,不急在这一时。

    “比武,我要跟你比武。”年华一副傲娇的样子昂着头,“我的军体拳练得最好了,我们教官都说我如果参加全军比武的话,都能拿上名词呢!”

    王树根本来还在郁闷中,听了年华的话愣住了,自己说过这句话么?好像没有吧,不过现在没有人在乎他的意见。

    江少虽然看到年华的时候眼前一亮,可是在听到年华说的话后,却感觉有点索然无味,他认为年华之所以提出这样的条件不过是为了和自己亲密接触罢了。

    不过年华身后的女生虽然不知道年华要干什么,不过她们大多是都相信年华的。

    既然当事双方都同意,这件事也就这么定下了,李营长决定快刀斩乱麻,拍板定下了。

    因为这里地面不平整,一行人包括三排的所有学生,都跟着去了这个军营的室内训练的地方。

    虽然这个军营是专门为了训练新兵准备的,虽然现在没有新兵入驻,不过在这还是长期驻扎着一个营的兵力。这个军营被分为南北两部分,北部就是年华她们生活训练的地方,而南部就是这些军人的地盘,一般时候两部分是不会发生什么交集的。

    跟北部相比,南部的生活训练设备要完善先进的多得多,北部就是一排排的大平房,空间虽然大的跟仓库一样,可是里面住着好几十号人,其他设备什么也没有,只是将墙壁还有房顶刷白而已,然后除了高低床剩下的家具就是那每人一个放衣服的柜子了。简陋的已经不能再简陋了。

    而人家南部盖得六层楼房,还有各种娱乐设施,还有室内篮球场足球场,室内射击,散打地训练场所,现在他们来的地方就是散打专用的地方。

    年华站定背着手静静的看着江少,神情平静淡然如水,赵连长本来还挺担心,可是一看她这个架势竟然莫名的安了心。

    江少站在年华的对面,用他那双桃花运直勾勾的盯着对面的少女,脱下身上深绿色的紧身T恤,一脸放肆的笑容,“美女,拳脚无眼,我劝你还是投降算了。”

    两人对面站着,参观的人将他们两个围得严严实实的,不透风,如果新来一个人根本看不到里面的发生的事情。

    “开始吧!”年华淡淡的道。

    程莲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发生到这个地步,不过现在已经发展这个地步也没办法阻止了,刚才来的路上她们可是劝了一路,都没有动摇年华的心,看着对峙的两人不由担心的叫道:“年华你要小心啊。”

    年华没有回头,只是比了一个OK的手势,让他们不要担心。

    为了避嫌李营长亲自从在这里锻炼一个少尉,当他们的裁判。

    裁判站在两人中间喊道:“预备,开始。”

    等裁判退出后,年华还是在那里放松的站着,江少脸上露出了笑容,看起来这个女孩的确是个外行了,既然这样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想到这里,举拳向年华袭去。

    江少能够看到对面那个女孩的脸上突然变了颜色,心里暗爽不已,可是还没等他高兴够呢,发现自己的手臂竟然不能动了,就想被钢钎夹住一样怎么也动不了,这是怎么回事?赶紧回头,这次发现自己的胳膊竟然被一个人牢牢的把住。

    这个人穿着一身迷彩,带着帽子低着头,看不到脸,肩膀上没有戴简章不知道是什么他的身份,这个人应该不是什么有来头的人,心中下了结论江少的心也放下,大喝一声:“你想干什么吧,赶紧给我放开,要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来人听到他的这句话,松开了手,缓缓的抬起头来,露出一张刀削般的容颜,浓黑的剑眉斜飞入鬓,鼻梁高挺如悬胆,就算是最苛刻的人见了也会不由赞一声好样貌,可是这完美的脸蛋让人不自觉的忽略过去,只能感受到一股浓浓的煞气扑面而来,被那双色如点漆的双眸一看,不由胆战心惊不能自已,那里还能注意对方的容貌。

    江少也不例外,被这个人的眼睛一扫,只感觉到裸露在外地皮肤都冻成了冰,那森森的杀意更是让他的精神濒临崩溃,下腹处涌上阵阵尿意。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江少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可是他身后的李营长虽然也被这人的气势震慑住,不过却没有江少那么不堪,还能战战兢兢的问句话。他在这里待了这么长时间根本没见过眼前这个人。

    而赵连长则是眼睛放光,他认识这个人,去年他去参加特种兵的选拔,在那个军营惊鸿一瞥,虽然最后失败回来了,不过这个人的在他脑海里留下深刻的印象。

    而围观的人不约而同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好几步,下意识的想要远离这个男人,屈绯红跟程莲甚至想把场地中间的年华给拉过来,可是却没人敢动弹。

    这个人冷冷的道:“不是说谁打赢了,谁就是教官么?现在我赢了,我是不是就是这个排得教官了!”

    随着他的话一出,身上爆发出强大的气势,逼的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点了头,而唯一没有动作的就是年华了。

    年华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那个搅局的家伙,哼,看这样子这几天过的不错么,油光水滑的,白白让自己担心这么久。

    想到这个人的可恶,年华心里那叫一个窝火啊,几步跑到这个人面前,一拳直奔这个人的脸。

    这人闪身躲了过去,年华冷哼一声,“既然姓展的你也相当我们教官,还是先问过我的拳头吧!”

    展青云知道年华肯定气不顺,打自己一顿出出气也好,省的不理自己,一上手就送了一口气,对方没有用上内力,如果用上内力的话,自己根本就不是对手,放下心的展青云开始见招拆招,两人斗了起来。

    他们打斗起来,可却把旁边的人给吓傻了,三排的女同学都傻了,天啊,这个跟自己一起训练休息的同学,竟然这么厉害。赶紧回想自己有没有得罪过她的地方。

    赵连长跟王树根现在才知道人家根本就是胸有成竹,赵连长对年华的好感在看到这一目的时候全部被转移成敬畏,这样彪悍的女人实在不是他能够消受的起的,或许只有她对面的这个男人有这样的牙口了。

    李营长却是看到了跟展青云一起来的那个人,竟然是自己的营长,要知道他现在虽然也被叫一声营长,可这是因为军训训练学生兵才能临时被抬上去的,在真正的军人面前那原来是什么还是什么。

    “营长,您,您怎么来了?”这位假营长遇到真营长说话都结巴了。他可是知道自己这个营长可是眼里不揉沙子的主,如果被他知道这件事的起因,他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

    时朗皱着眉头,他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老小子在隐瞒自己什么,“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这不是军训正好训练到实战么,因为这个小姑娘会一手,就想让她跟小江他俩给大家进行一次实战演练。”老李这完全是避重就轻。

    “真是这样?”时朗却是有点不相信,转头问赵连长:“赵连长你来说说这是为什么。”

    赵连长等的就是这个时候,他虽然口才不是太好,不过说清楚事情的经过还是没有问题的。

    随着赵连长的讲述,时朗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等听完后,怒喝一声:“胡闹!”手指点点手下的四个人,肺差点给气爆了,“你们还真是胆大包天无所畏惧啊。”重点指向老李,一脸的失望,“老李啊老李,你说你,你这么一个老同志竟然跟着他们胡闹,马上就要复员了,还要受个处分,你真行啊。”

    老李张嘴半天没有说出话来,最后只有低着头不说话了。

    这时江少已经恢复了一点了,在看到时朗的时候,那叫一个委屈,“表哥,你可要为我报仇啊!”原来江少之所以能在这里胡闹靠的就是时朗的面子。

    时朗看他委屈的样子脸马上就变黑了,不过江少从来都不会看人眼色,还在那里喋喋不休,“表哥,我好心好意的想帮他们训练新生,这些人不但不领情竟然还阻止,那个王树根就跟个傻子一样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训练,我这都是为了她们好,要知道我可是国外名牌军校毕业的高材生。”

    时朗是多么想堵着他那张臭嘴,自己这个表弟的确是国外的军校毕业的,不过名额却是姑父花大价钱买进去的,而且也不是什么著名军校,江少在那里混吃等死什么都没学到,混到毕业拿着毕业证书回了国。

    他老妈也知道自己儿子虽然长得不错可是就是个绣花枕头,大事拿不起来,正事也不行,吃喝嫖赌却是非常有天分,为了让自己的儿子改好一点,时朗的大姑姑也就是江少的妈妈将江少托付给一向严于律己的侄子。

    时朗虽然也是不待见这个表弟,不过从小疼爱自己的大姑都开口了,他也就答应了,没想到这么才几天啊,就有事发生了,而且还是发生在大庭广众之下,其实这件事说大就大,说小就小,就看怎么看待这件事了,如果这件事是在暗中进行的话,他完全可以捂住,可是这件事在大庭广众之下发生了,而且还被展青云给看到了,这可就不好办了。

    自己这个营长是只是个中校不过是个正营级,可是人家那个中校可是副团级,而且据说只要在学校镀镀金,里面就升至正团级待遇!自己今年都三十多了才是个营长,人家不过刚满二十岁周岁就已经是副团级的中校了。前途不可限量啊。

    最重要的是人家的名字已经挂在首都警卫一师里了,警卫一师可是了不得,如果放在古代那就是拱卫皇城的御林军,卫戍区的警卫一师隶属首都军区和中央军委总参谋部,守护首都的安全,尤其是首长们的安全。

    进入这个部队的无一不是精挑细选下的结果,根本不是那么容易进的,而展青云则是被警卫一师的师长冲破万千阻碍打败无数敌手才要到麾下的,他可是想要要他接替六团团长的职务,而展青云现在的职务就是六团的副团长。

    而警卫一师中的六团就是传说中的中央警卫团,也是大名鼎鼎的中南海保镖,这个特种兵大队直接负责党中央的安全。能够进入到这里那是更加的不容易,不过只要进入到中央警卫团,那么你升迁的速度快不说,还能够上达天听,对以后有着莫大的好处。

    反正时朗是不敢得罪他,不过现在不是处理自己表弟的时候,而是这位大爷怎么跟个女孩打起来了,而且这个女孩的身手还挺矫健,虽然能够看得出展青云有点让着她,可是能够跟展青云打到这个地步也是难能可贵了。怪不得提议跟自己那个傻表弟比试来决定让不让他当教官。

    不过想到这里时朗对年华产生了一丝不满,他知道年华肯定是打算好好教训教训自己的表弟的,不过自己的表弟还用不到别人教训,因此展青云跟年华过招他没有阻止。

    而打在一起的两个人与其说实在打斗不如说是在调情,时朗猜得没错展青云没有使出真本事,可是年华隐藏的更多,她知道自己会武功这件事以后总有一天会暴露出来,还不如现在就有选择的暴露出去,如果其人知道自己一流高手的身份,自己可就不得安宁了,不过如果只是会些拳脚,虽然会让自己的同学大吃一惊,但是不会引起其他更大的麻烦。

    展青云跟年华过了几十招后,有点沉不住气了,说实在的如果是其他任何一个人,不要说几十招几百招几千招他都能够面不改色,可是面对自己心爱的女孩,尤其是好多天没见好像还对自己有了一点意见的女朋友,他是有点着急了。几次他都想罢手,不过他能不能罢手现在这个主动权可不再他手上。不得已只好用眼神示意年华,不过人家年华就是装作没看到。

    最后终于一狠心,朝着胸部凑到年华的掌上,一把抱住年华的身体。年华虽然也被他弄得有点懵,不过还是及时收手,不过整个人都扑到了展青云身上。

    这一变故让附近围观的人看的是目瞪口呆,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怎么感觉武侠剧变言情剧了呢。

    “哼!”年华推开展青云的身体,转身走了,她可还在生气呢。

    展青云叹了口气,追了上去。

    这两个当事人一走,剩下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点茫然。

    最后还是赵连长咳嗽一声,走到时朗眼前举手敬礼然后道:“营长,我就跟王树根把她们带走了。”

    时朗点点头,转头看到还呆愣愣的站在那里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王树根,招招手把王树根叫道自己跟前,和蔼道:“你不用担心,你还是六连三排的教官,如果有人去骚扰你,你就来找我。”

    王树根点了点头,这时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没事了,还是三排的教官。高兴的对王树根敬了个礼,带着还在那里吃惊不已议论纷纷的三排的女孩子们走了。

    李碧在那里连比划再说:“天啊,咱们老小实在是太厉害了,不过后来的那个男的也厉害,就是不知道他们两个谁厉害,我也想这么厉害。”

    屈绯红跟程莲也是吃惊不小,不过听到李碧的话的时候,被她做一个厉害右一个厉害弄得头都大了不少。

    “行了,你就不要在念叨了我头都大了。”屈绯红瞪了她一眼,李碧尴尬的笑了笑,不再说话,可是眼神却再闪现着耀人的光彩。

    三排的人回到训练场继续训练,王树根看了好几次右侧空出的位置,却是什么都没说,而三排的同学们一个个都把年华当成了偶像,除了有不能跟偶像在一起训练的遗憾之外,根本没觉得年华缺席军训有什么。相信过不来多久这些家伙都得成为年华的脑残粉了。

    年华跟展青云一前一后除了训练大厅,跑到打靶的地方。不过现在没有打靶。

    年华站在那里看着远处的靶子,抱着胳膊一声不吭。

    展青云摸摸鼻子,一看就知道自己家的大宝贝是气的不轻,他也知道不该瞒着她,可是他这么做是为了给她一个惊喜,谁承想却把人给惹恼了。

    为了自己的后半辈子,展青云那叫一个主动,从后面一把抱住年华,下巴抵在年华的肩膀上,年华甩了好几次,他还是锲而不舍的抱上来,最后也就随他了。

    展青云看年华安静下来嘴巴靠近年华的耳朵喃喃道:“你知道么,那些天我过的是多么的艰难,每天只睡两个小时,剩下的时间出去吃饭就是看书看书,看的我都想吐了。这比我执行最最困难最最危险的任务还有困难。我需要在十天之内,将高中的知识学习一遍,为了简单我挑了死记硬背的文科,可是时间还是不够多,那是我多想作弊,在我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是你的支持给了我继续的力量。”当然实际情况虽然有点沾边,但绝对没有他说的这么夸张。

    不等年华追问,展青云就把自己心中所读的学校讲了出来:“我现在就读于首都国防大学。”

    年华一听眼睛不由瞪大,“什么?国防大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