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展中将
    军训汇报演出非常的顺利,经过这么多天的训练的成果也出来了,年华她们班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努力然后再加上当天的超水平发挥,勇夺第一名,在六连三排同学们的档案上加了一笔。

    不过最让女孩子们高兴的可不是这个,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女孩子们对经常来看她们训练的赵连长从一开始的惧怕到现在的镇定自若甚至能开点小小的玩笑。举教官王树根悄悄透露,据说赵连长也准备了节目,这可让她们高兴坏了。

    年华也不例外,对赵连长的上场也是抱着一种期待。

    上午的汇演完成后,下午有一下午的时间来练习,毕竟平时根本没有时间练习,可是所有有节目的人都希望将自己最棒的一面呈献给自己的教官。

    年华他们这些没有节目的人就成了评委,给表演的人提意见,演出人员虚心接受从新开始。

    很快一下午就过去了,赵连长一直没有露面,就算是每天都跟她们在一起的教官王树根也不例外。

    吃过晚饭后,王树根终于出现了,带着女孩子们在南部的一个大厅坐好。一进大厅就看到坐在主席台上的赵连长,跟其他地下的其他连长不同,他的位置竟然排在第二的位置,最中间的位置是时朗时营长的,而军训开始是出现的那个李营长则是不见了踪影,年华也不关心对方的去向。

    时朗跟赵连长都是那种非常干脆的人,因此这次耳朵受到的荼毒还不算多,就是那个号称学校副院长的家伙话多了点,他一个人浪费的时间比前面那两个人加在一起的时间还有多上两三倍,最后还是时朗把他的话头接过来,这次意犹未尽的住了嘴。

    年华放下手如果再没有人阻止的话,她就要出手了,送给他一个“消音符”让他短时间把嘴休息一下。

    节目开始了,六连三排的节目受到热烈的欢迎,年华更是带头鼓掌。看节目的时候还看到自己班上男生的表演,团支书班学文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把吉他边弹边唱竟然还挺不错的。

    她听到自己班里的同学再给另一个班的人介绍,“这是我们团支书班学文。”带着一丝丝的自豪感,而对方则是羡慕道:“你们班实在是藏龙卧虎啊,有一个年老大还不够,竟然还藏着这么一个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团支书啊。”

    同学还要再说,被她旁边的捅了一下,她看看年华自动不说了。

    年华就当没看到没听到,这些女生都以为她肯定因为班长选举的事情跟班学文有嫌隙,其实还真没什么,自己这个班长又不是自己想要的,是班导硬是塞给自己的。而且她也没打算管事情,什么事都让团支书去管得了,反正华夏的国情是—党领导国家,到了学校了也就变成了团领导着学校领导班级,人家这个团支书有时候比自己这个班长说话还要算呢。

    到时候重新选举的时候她自然而然的就落选了,也就清静了。

    在众人的期待着赵连长出现在舞台上,本来年华以为赵连长也就是唱首歌罢了,谁承想竟然唱了首京东大鼓,差点让年华从以椅子上掉下来,看着赵连长手里拿着鼓槌跟快板,边唱边敲怎么看怎么有喜感,不过不得不说,唱的还是非常不错的。

    反正最后数人家赵连长的节目最受欢迎,唱完一段后,就有人起哄在来一段,最后满场的人都起哄,包括他手底下的教官,就连营长时朗也是赞同,赵连长一看只能点头答应,又唱了另外一首,这才被放下去。

    当天晚上还是在原来的宿舍睡得觉,这天晚上大多数人都失眠了,为期两个星期的军训就结束了,明天就要跟教官分开了,甚至以后连再见面的机会都没有了,怎么不让她们难过呢,以前训练之后梳洗完毕沾枕头就着,就是知道晚上拉练睡得也是一个个比一个香,现在没事了确实根本睡不着。

    不过在怎么不舍,年华她们在第二天也坐着大巴离开了,走的时候找了一圈王树根可是却发现所有的教官都没有过来,或许是怕见面会徒增伤感吧!

    带着遗憾,年华她们上了大巴,一股悲伤的气氛萦绕在她们周围,等到了市区,看到自己学校之后这种气氛才一扫而光,换来的是期待以后的生活。

    因为军训实在是辛苦,学校给新生放了两天假,好好休息休息。

    回到618,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干净,年华跟宿舍的姐妹出来逛街,宿舍四个姐妹李碧跟程莲家里的条件都一般,而年华不必说了,屈绯红的家庭条件非常的不错,虽然她没有说,不过年华从她身上的所穿的衣服鞋子上能够看的出来不是便宜货。

    当然了屈绯红当然也能够看出年华家里也不是普通人,或许李碧跟程莲也知道,不过四姐妹非常有默契的不去说,不去问,而逛街的地方的都是非常平民的地方,姐妹四个说说笑笑也挺开心的。

    晚上的时候年华没有回宿舍也没有回年家,而是去了展家,展爷爷展奶奶还有邹红波早就让年华回去吃饭,不过因为军训没有去成,而这次正好有时间,展青云就极力邀请年华去他家做客。

    “诶?我听说你们国防大学不是非常的严格的么,据说严格军事化管理,怎么你还可以偷溜出来啊?啊,对了你上次也出来过。”年华坐上车后扣上安全带不解的问道。

    展青云帮她整了一下安全带笑了,“你也太小看你男朋友了,虽然我是去上学,但是我的职位在这里摆着呢,那些老师的职位还不如我的高呢,他们管我也没用底气,再说了我只不过是去进修两年的时间,我身上还有其他的任务呢,只要平时不要太过分,到了期末老师会亮绿灯的。”

    年华这次点点头,不仅感叹道:“当学生当到你这份上也就值了。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到了展家,年华受到热烈的欢迎,不过这次年华是第一次见到展青云的父亲展中将。

    展中将也就四十多点,长得跟展青峰挺像的,不对应该说展青峰非常的想展中将,而展青云就是展中将跟邹红波的综合体,而且百分之七十以上像了妈妈,因此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展青云是展中将的儿子。

    虽然展中将展青峰父子俩长相相似,可是展青峰身上是清冷,而到了展中将身上则是一种威严霸气却又不失儒雅。而展青云跟他们都不同,他身上的冷并不多,而是一种严肃认真,而严肃多了也就会给人带来冷冰冰的错觉。当然了如果他将身上的气势全部放开,就会形成一股煞气杀气相交的恐怖气势,当然了他平时不用这样。

    展中将从年华一进门就注意到这个女孩,这个让自己这个冰块儿子一样的儿子动心了的女孩。第一眼看去虽然个子高挑面容姣好,可是华夏十好几亿人总能找到长相比她更加出色的,不过身上确实有种莫名的气质非常的吸引人,可是就算是这个样子也不至于让自己儿子动心。

    第二眼望去却从这个女孩身上嗅到危险的味道,及其稀少可是却非常的强烈,虽然在一瞬间就被她遮掩住,可是这种让他汗毛都立起来的感觉他当然能够记得住。

    能够将自己的气息收放自如的人不多,而且几乎都是年纪大的人,像她这么小就能够收放自如的人少之又少,当然了也不能说是没有,自己的儿子展青云就是一个例子。

    结合自己老婆还有儿子的话,他猜测这个女孩应该是个武林高手,当然不是那种不入流的,最次也是一个二流高手!这可是二流高手,他身边的那个保护他的人也不过就是一个二流初期的高手。

    本来展中将就觉的他们展家不需要联姻来增加砝码,他娶的是自己喜欢的人,他也希望自己儿子能够顺从自己的心音找到他心悦的人,他可不希望自己儿子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

    而现在年华的出现给了他惊喜,没错就是惊喜,虽然说是自己儿子愿意找什么样的找什么样的,可是还是希望他找的人自己能够看得上,今天见过年华后是没有这个后顾之忧了。这小丫头可不是白给的。

    第一次见展中将,年华心里还是挺忐忑的,后来发现这个手握重兵的大司令大军长竟然意外的好相处。

    展家一家六口人在加上年华一共七个人吃了个热闹的晚餐,甚至连展爷爷展奶奶都多吃了半碗饭,这让家里的保健医生那叫一个高兴。

    吃完饭,邹红波就哄两人去了展青云的卧室,“行了你们两个先去青云的房间了休息一会儿,一会儿咱们一起出去散散步。”

    这还是年华第一次进展青云的房间,一开始的好奇期待在看到屋里的摆设后全部都飞走了,什么啊!除了床衣柜写字台之外,竟然什么都没有了。

    “你这是人住的地方?”年华不禁怀疑道。

    展青云喝了口水坐在她身边然后道:“我以前一年到头不着家,就算是过年在家也住不了两天,费那个脑筋干什么。”说完捧起年华的脸蛋,眼睛的颜色变得深沉起来,“你现在的注意力不应该放在别处,应该放在我的身上。”

    两人的身边开始变得暧昧起来,“我现在的注意力的确都在你的身上啊!”年华眨眨眼。

    难得一见的调皮样子,让展青云的的眼睛都绿了,用力的吻了下去,并且就这这个姿势躺在床上。

    慢慢的吻已经不能满足展青云的内心的熊熊烈火,手顺着T恤就钻了进去,手覆在年华的内衣上揉搓着,看年华并没有阻止,他的胆子越发的大了起来。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暴怒声,吓得年华一把推开展青云,将衣服整理好,而展青云的注意力都在年华身上,根本每一注意到,不过当他被推开后也回过神来。

    “这是老爸的声音,咱们过去瞧一瞧。”展青云这时虽然憋屈的很,不过还是能够分得清主次,推开门跑了下去。

    而在展青云身后的年华则是松了一口气,刚才差点擦枪走火,她虽然已经认定展青云是她这一生的唯一,但是她还没有准备好这么早就,就那个什么呢,年华对展中将更加的感激,如果不是他在楼下一嗓子的话,她今天可就危险了。

    跟在展青云的身后,年华也跟着到了客厅,展家的其他人都在客厅里,听着展中将跟对方讲电话。

    “什么都不要说了,现在赶紧用直升飞机送到首都军区医院进行治疗。”说完展中将挂断电话。

    其他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展爷爷叹了口气,让展青云将年华送回去。

    年华虽然表示自己能够自己回去,不过最后还是被展青云送个回去。

    不知道展中将因为什么勃然大怒,路上两人开始不断的猜测原因,那叫一个天马行空,什么原因都想了一遍,可是还是不知道原因。

    到了首都师范大学的门口,年华也没让展青云下车,独自一人进了去。现在大门口人来人往,免不了出现认识她的人,还是不要挑战他们的八卦能力吧。

    等她回到宿舍其他人早就洗洗躺在床上玩手机的玩手机,玩电脑的玩电脑,看到年华回来打了声招呼,也没有在意,年华曾经跟她们介绍过爷爷奶奶就住在这附近,她们以为她是去她爷爷奶奶家里了,如果知道是去年家了,她这一宿也就不用睡觉了。

    等展青云送年华回去,他父母都去了首都军区医院,他这才拽着展青峰问到底放生了什么事!

    “什么,权武叔叔出事了?”展青云听到展青峰的话后哪里还坐的住,“不行,我得过去看看。”

    权武就是跟在展中将身边的那个二流高手,平时一直跟在展中将身边保护他的安全,不过这两天展中将都会在家里,因此不需要权武的保护。

    正好,国家一位领导人正好要去越南访问,因为现在的越南不太的安定,跟展中将借了权武一用。

    权武当然不会拒绝,在越南的时候一切都好好的,可是就在飞机飞到华夏的上空的时候,不仅权武昏迷不醒,就连这位杨首长也陷入了昏迷。飞机上跟着的医生根本摸不到头脑,除了昏睡叫不醒,其他的器官都非常的健康甚至可以说是充满了活力,可就是因为这个才显得更加的不正常。

    没办法,最后飞机在国内的一家飞机场降落,可是当地最好的医生也是看不出来,最后人家医生建议还是回首都,毕竟很多大国手都在首都生活,或许他们能够看得出来。

    没办法他们只好连夜有回到首都,乘坐的两架军用飞机是在展中将特批的,现在直升飞机已经到了首都军区医院,赶展青云到的时候正在给他们进行细致的检查。

    展中将站在重症监护的外面皱着眉头一言不发,看到展青云过来,也只是点了点头,什么话也没有说。

    “父亲,情况怎么样了?”展青云问道。

    展中将摇摇头,叹了口气道:“根本检查不出来,人昏迷着,可是身体各个器官各个组织却是非常的活跃,而且活跃的有点过头了,甚至每一分钟细胞的分裂速度都在加快,如果细胞照着这么个方法活跃下去,不久之后就算他们清醒过来也无药可救了。”

    听到这种情况,展青云也是吓了一跳,“这可怎么吧啊?”

    突然展青云灵光乍现,一把拉住展中将的胳膊,焦急道:“父亲,说不定他们根本不是生病了,而是着了他人的道了,你也知道我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经常碰到这些东西,我猜测他们可能是中了降头了。”

    ------题外话------

    刚才上传的不合格,因为有点肉肉,修改了半天晚了,大家见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