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六十九章 降头
    “降头术?”展中将大吃一惊,不过毕竟见多识广,只是片刻就镇定下来,皱着眉头来回走动,说实在的到了他这个位置很多事物已经不是秘密,虽然现在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国家都会给找一个科学的解答,可是真的都是能够用科学解释的了得么?当然不是!

    展中将自己就认识一些奇人异事,比起奇门中人,武林中人根本就算不上十分的神秘,那些奇人异事大隐隐于市,路旁一个摆摊算命的小老头都有可能真正的大师,当然了大多摆摊算命的都是蒙人骗钱的骗子,能碰到大师的概率就跟买彩票中千万的几率一样,甚至还有小得多。

    他就曾经见识过这么一位,那还是在二十一年前,他带着大着肚子的妻子出去散步,路边正好有一个算卦摊,一个獐头鼠目的小老头蹲在凳子上打瞌睡,不过当他们路过的时候,小老头正好醒了过来,一眼就看到了邹红波的肚子,说了一句,“此子非凡夫也。”嘴里还小声嘀咕了几句,当时他也没用在意。

    等大儿子展青云出生后,取名字的时候算了时辰八字,他这看到八字后震惊了,竟然跟那个小老头小声嘀咕的一模一样,年月日就算了,竟然连时辰都分毫不差。他这是才恍然大悟,自己是遇到高人了。可是再去寻找,人已经走了。

    经过这件事,本来根本就不相信这些东西的展中将也不得不相信了。

    半夜被挖起来的杨首长的儿子,杨子航的脸色都白了,他一身的自信都是源自身为中央领导的杨首长,如果他真的有个三长两短的话,自己这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一把拉住展中将的手,哀求道:“展中将,你可要救救我父亲啊,我父亲对国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们可不能把他老人家仍在这里不管啊。”

    本来就觉得棘手正在苦思冥想的展中将闻言心中升腾起怒火,不过看在杨首长的份上强忍怒气道:“你放心,你父亲的确是为了国家才变成这样的,国家肯定会不会放弃他的。”语气着重在国家二字上,那意思就是你不要把责任归结到我的身上,他们要去做什么又不是我控制的,我愿意帮忙都是看在国家的份上。

    杨子航没有听懂,不过同样是来等消息的人们听懂了,现在就过来的人除了主要来看望权武的展中将展青云父子俩,剩下的大多都是杨家的人和依附在杨家下的那些人,现在能够及时赶到的都是在中央任职的人,不管他们职业的大小,只要能在那里工作,那就不是个蠢人,当然能够听得懂展中将的意思。

    一个人上来将杨子航劝道一边,转头诚恳的道歉:“展中将你不要跟子航一般见识,你也知道他醉心于艺术,性子有些耿直。”

    展中将听完心中冷哼,醉心艺术?应该是人体艺术吧!性子耿直?还不如说是目中无人的直楞呢。

    展中将当然不会将心里的东西表现出来,只是淡淡的点点头,不过还是帮他们指点了一条明路:“这件事你们应该去找能够解决这件事的人,比如说国安。”

    国家安全局简称国安,主要的工作就是对内对外的情报工作,也可以看做情报局,下属十六个局,都是跟情报有关的工作。可是其实在这十六个局之外还有一个处,名字叫特事处,几乎不被人所熟知的,而这个局就是专门为了处理一些在状况之外的事件而成立的,其实也就是所谓的龙组。

    特事处里的成员都是一些身怀绝技的人,武林中人占据大部分,而剩下那一小部分则是奇门中人,很多奇门中人只要不是反国家的都会在这里面挂一号,其中有不少都是被强迫恐吓着加入的,可是那些大师可就不是他们能够动得了得。当然了,特事处的福利非常的好,进来的人就不想走了。

    可是特事处有时候事情太过困难太过严重的时候,必须有大师出马,因此只要知道大师的踪迹,特事处的蓝处长都会闻风而动,比如说年华的师傅周大师就曾经被他骚扰了无数次,最后不堪其扰还是加入进去,虽然里面享受的福利不一样,周大师的福利肯定是顶尖的。

    在展中将的提醒下,杨家恍然大悟,赶紧去找特事处。

    而展家父子俩则去了权武的重症监护室,经过消毒灭菌穿上特殊的衣服帽子等东西,两人来到他的床边。

    旁边正好就是邹红波,她好奇道:“可以肯定权武跟杨首长是得了一样的病,症状也一样,可是让人好奇的事,权武细胞分裂速度虽然比咱们正常人类快,跟杨首长的比起来那是小巫见大巫,赫然是权武的三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展青云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伸手解开权武脖子下的扣子,一块玉牌出现在他们眼前,玉质非常的好,但是一道长长的裂缝横在上面,玉牌被分成两份,只剩下薄薄的一层连接着。

    这是年华送给家人的“平安玉符”,当时她问家里的人口时,他将权叔也算上了,现在看来这都是这块玉符的功劳了。

    展青云这才将玉符的事情跟邹红波还有展中将说了下,他们这才知道年华送给自己的那块玉牌竟然还有这么神奇的作用。

    “天啊,那我回去就把玉符戴上。”邹红波将玉符收了起来,现在挺展青云一讲回去就将玉符带上了。

    而展中将的那一块也被邹红波藏了起来,等回去的时候一并给了他。

    “你知道年华手里的玉符是怎么来的么?”展中将问道。

    “知道。”展青云只说了两个字就闭口不言了,随后展中将怎么问他都不说。在没有经过年华的同意,他当然要帮她保守秘密了。

    这时被这件事惊动的领导人越来越多,就连一号首长二号首长也被惊动了,二号手掌亲自指示特事处去协助调查还解决问题。

    凌晨一点钟,两辆车停在医院门口,从上面下来六位,虽然穿着普通,可是看起来就是跟普通老百姓有点不一样,可是如果您让她们说那点不一样,他们还说不上来。

    “您好展将军,我是特事处的处长蓝实。”因为这次的当事人的身份在那里排着呢,就算是身在外外地的蓝实处长也是立马做直升飞机赶了回来,回到特事处抓着两个还算靠谱的两位奇门的同事跑了过来。

    “你好。”展中将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眉头放开了,握着他的双手拜托道:“还望你尽力啊。”

    点点头,又跟杨家的打了一声招呼,蓝实带着两个手下穿戴好了进了重症监护室,不过回去的可是杨首长的病房。

    两人在看到杨首长的后,脸上那种吊儿郎当,无所畏惧的表情发生了变化,脸色开始慎重起来。那个看起来也就二十八九的年轻人,仔细查看杨首长的身体,最后下了结论,“这的确是中了降头术,而且可以看出下降头的这个人的实力不容小觑呀。”

    旁边的另外一人也是不停的点头,“没错,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有看出来人家到底是下的药降还是蛊降。”

    蓝实听到这里不由问道:“什么是药降,什么事蛊降啊?”

    年轻一些的人解释道:“这降头术在东南亚十分的流行,甚至在香港,宝岛都能看到他们的影子,可是如果细细追溯,这降头术却是发源于我们国家的苗疆地区,大家应该都知道苗人擅长什么,除了毒药就是毒蛊。而这些东西在流传到东南亚的时候流失了一部分有填进去一部分就形成了现在的降头术,可是这毒药跟毒蛊却是被继承了下来,虽然经过这么多年已经面目全非了。”

    站在一边的人们才知道降头师的出处,蓝实赶紧问道:“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对方的来历,那怎么才能破解呢?”

    两人相视苦笑,另一个人沮丧的道:“处长,如果我们有办法的话早就告诉你了,人家这位降头师可是个厉害人物。我们现在连被下的到底是药降还是蛊降都不知道,怎么跟人家斗啊。”

    展中将本来以为这两位一定能够帮得上忙的,现在才知道根本就是高估他们了,脸色一下子就黑了,他问道:“那到底谁能够破解这个降头术?”

    听到展中将的问题,第一个人想了想道:“咱们特事处还真没有擅长的。”

    听了这话,展中将那叫一个失望啊,而刚刚进来的杨子航则是差点栽倒在地,好半天才缓过来。

    “不过。这也不是说老爷子就没救了,咱们华夏可是人杰地灵地大物博,说不定那里就藏在能够解决这件事的人。而且远的不说在咱们特事处供奉的那几个大师说不定就有办法。”年轻人把自己知道的都说来。

    蓝实一听,想了半天后眼前一亮,他突然想起好像的确是有两位奇门大师正在首都呢。

    ------题外话------

    孩子发烧了,难受,一放下就哭,还不跟别人,怎么哄也哄不好,这是一边抱着孩子一边用手机写的文,有点少,请见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