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七十一章 鬼降
    “你这是在干什么?年华是我请来为权叔看病的,你这是什么态度?”展青云冷冷的盯着权雄飞。

    展中将微微皱了皱眉头,开口道:“青云,你雄飞大哥不是这个意思。”然后转头对脸色就跟调色盘似的权雄飞道:“雄飞,不好意思青云比你年纪小不懂事,我们就不打扰你们父子了。”回头叫着展青云年华:“青云年华咱们爷三个走吧。”

    权雄飞还没反应过来,可是汪部长却是离开明白了展中将的意思,这是在怪罪权雄飞不知好歹了。人家好心好意的来给你父亲看病,什么情况还不知道呢,上来就怒斥,看现在人家当家长的不干了吧。他知道权雄飞性子急,跟着自己身边的时候脾气也不好,对家里的保姆司机经常打骂,不过谁让权武曾经救过自己的命,最重要的是谁让这小子是自己亲妹的儿子,自己的亲外甥,要不然他一个堂堂的副部长怎么会来看自己保镖的父亲。

    唉,谁让躺在床上的是自己妹夫,这个得罪人的是自己外甥呢。

    狠狠的瞪了权雄飞一眼,汪部长连忙拦住展中将,一脸的羞愧道:“展将军,雄飞这孩子不会说话,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原来他这一会吧。”指着躺在病床上的权武道:“权武跟着您也有近十五年了,青云的基础都是他帮着打得,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现在唯一能够帮他的可就只有您了。”

    汪部长也是无奈,当初还是自己将妹夫介绍给展中将的,自己之所以达到如此高位其中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自己通过权武跟展家搭上了线,最后也算是展家的人了,这次从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成为副省级。

    他是既不敢得罪展中将也不敢对外甥妹夫撒手,只能在中间和稀泥呗。

    权雄飞也是个聪明人,不过因为自己父亲生死未卜的,脾气越发的大了,他也知道现在只能只能依靠展中将了。

    今天早上,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被从那个最高级的重症监护室搬出来,如果不是展中将,肯定会被放在普通病房了,而不是现在即使不是最好也还非常不错重症监护室。

    想清楚后,权雄飞走到展中将跟前,鞠躬致歉,“对不起是我莽撞了。”然后又给年华鞠躬道歉:“实在是不好意思,我都是因为太担心我父亲了,还请你原谅我。”

    年华本来来这一趟就是给展青云的面子,拉了拉展青云的手,下巴点点那个后脑勺。

    展青云虽然跟权雄飞互相不顺眼,不过也能理解他的心情,既然道歉也就算了,“好了,权雄飞你还是回去坐着吧,不要随便打扰别人,你也是个练武之人,难道不知道运功的时候不能被打扰么?”

    权雄飞这次想起刚才跟年华交手的情况,看着年华的眼神更加的不同了。

    能够这么轻描淡写将自己的攻势化解并反击的人,怎么看怎么不是普通人,这从这一手就能够看出人家是一个不输给老爸的高手!

    一个不到二十的二流高手?权雄飞原本还有点不服气的情绪全部灰飞烟灭,对年华的态度瞬间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年前辈,晚辈失礼了。”

    武林中人从来都是用修为的高低来定辈分,权雄飞的这句前辈年华非常淡定的接受了。

    年华点点头,挑眉看着他:“这回我去看看你父亲的伤势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权雄飞惭愧的拱拱手:“前辈您就把我说的话当个屁放了吧!”

    年华这才又坐到权武床边的凳子上,伸出手,这次的目标不是手腕,而是大脑。手掌按在天庭,闭上眼睛,刚才已经把身体其他部分查好了,除了快速增殖的细胞还有一些暗伤,没有找到其他让他昏迷不醒的原因,只剩下脑袋没有查看了。

    一股内力顺着大脑复杂的经络开始到处寻找,因为这是人类的中枢系统,大脑里的经络十分的密集复杂,查找起来非常的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权雄飞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过去十好几分钟了,虽然急躁可是也知道不能去打扰人家。

    四个人就在病房里焦急的等着,终于在权雄飞的耐心完全消耗掉的时候,年华睁开了眼睛,一道金光闪过,只有一只注意着她的展青云看到。

    把手放下,年华起身来到卫生间洗洗手,权雄飞焦急的想跟进去,可是在展青云的瞪视下讪讪的放弃了。

    还好年华只是洗洗手就出来,而她的答案却是让其他三个人吃了一惊。

    “他不是受了伤,应该是中了降头术。”

    展中将的眼睛中闪过一道精光,青云从昨天晚上一直跟自己在一起,他今天早上打电话的时候,自己也在旁边,知道自己儿子根本没有告诉她,那她就是自己看出来的了。

    汪部长跟权雄飞本来就不知道权武是种了降头术,现在一听当然吃惊了。

    年华接着道:“这位降头师非常的厉害,他下的不是灵降也不是蛊降药降,而是一般降头师根本不会的鬼降。”

    “鬼降?”两人异口同声。

    年华点点头,开始为他们进行科普:“鬼降是降头术的一种,高深的降头师都会饲养小鬼,这些小鬼可以帮降头师施法办事,也可以通风报信。这些小鬼也分为恶鬼跟善鬼,而分类的依据其实就是根据它们用来做什么。被买卖而保护主人的当然是善鬼,而现在。”年华瞅瞅权武的脑袋,“他现在的脑袋里也住着一只鬼,不过这只鬼伤人性命,那就是名副其实的恶鬼了。”

    一开始展中将的他们还是听镇定的,在听到权武的脑袋里住着一只鬼后,汪部长脸色煞白的倒退好几步,就连展中将也是退了一步,在看展青云根本是面不改色,他在特勤大队遇到过太多稀奇古怪的事情了,已经见怪不怪了。

    不过看到权雄飞的表现,即使是看他不顺眼的展青云也有了改观。

    权雄飞一下子扑到床边,握着权武的手,怒目道:“恶鬼,你有本事来找我,不要纠缠我父亲。”

    年华暗自点头,她解释道:“这只小鬼也是有主的,它可不会听从除它主人意外的其他人的命令,你再叫唤也是无济于事的。”

    “那怎么办?”权雄飞现在已经把年华当做了救命稻草,扑过去抓住年华的手,哀求道:“前辈你一定要救救他的命,他刚刚五十岁啊,还没有亲眼见我娶妻生子呢,前辈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年华叹了口气,“我尽力吧。”说完走到展中将身前道:“展伯父,我能让你的勤务员去买点东西么?”

    展中将还没有说话,汪部长赶紧道:“你把要用的东西告诉我,我去买。”

    年华一看也行,就把她需要的东西报给了汪部长,什么黄纸、、朱砂毛笔、香炉、蜡烛、大米等等最后还需要一块玉石。

    汪部长让他的秘书将材料记上,赶紧走了。

    年华他们站在门口看着汪部长走了,刚要进去就看到那位杨子航毕恭毕敬的陪着一位身穿唐装的白胡子老头路过他们的房间上,看样子是要去另一边的杨首长的病房。

    权雄飞看着这个人冷笑一声,杨子航转过头对他轻蔑的一笑,又看到他身边的展中将,脸色一变赶紧低下了头。

    就是杨子航做主把权武从那个病房撤出来的,其实如果只是撤出来也没有什么,但是你不应该因为迁怒就想让人家自生自灭,如果不是展中将一直在那里,权武差点被扔到一楼的普通病房。

    而年华的注意力集中在那个白胡子老头身上,有一位奇门大师当老师,她能够分辨出一个人到底是不是奇门中人,这个老头的确是奇门中人,不过也只是一脚刚刚踏进去罢了,你让这样的人算算命或许还能看出个一二,让他来驱赶小鬼?开玩笑呢!

    不过年华也不是烂好人,她也只是在心里想了想,根本不打算去告诉那个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杨子航。

    过了也就一个小时,汪部长满头大汗的走了进来,他跟秘书手里拎着好几袋的东西,将东西放到地上,擦擦汗端起桌子上的冷掉的茶水灌了进去,放下杯子舒服的叹息了声,“舒服多了。”指指地上的东西,“年华,你看看,是这些东西么,如果不是我再去买。”

    年华吩咐权雄飞将桌子搬到宽敞的地方,将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开始一系列的程序,其实这些程序对年华来说根本是不需要的,她不过是打个幌子罢了,其实对付这个小鬼的东西在她的脖子上,住在玉符里的千年恶鬼。

    其实从刚才开始它就开始骚动,不过年华以为它是因为在医院这个地方,所以才这样的,也没有去打理它一直压制着它,可是当她发现这只小鬼后年华恍然大悟,原来它的那种冲动是一种非常强烈的食欲。

    而年华脑袋里的抓捕的方法就复杂的多,果断的决定放弃繁杂的,经过跟千年恶鬼的沟通,就更加的放心了。千年恶鬼明确的表示不会伤害到躺在那里的人。

    其他四个人在一旁围观,屏住呼吸瞪大眼睛,就怕错过什么东西。

    年华也不在乎他们围观,提笔在黄纸上画了好几张“安神符”,然后将符纸贴在床头还有门上。

    霎时整个屋子都变得有些不同,围观四人组也感觉到精神一振,看着年华的眼神变得更加的炽烈了。

    然后将大米放在香炉里,点香,再将点燃的香放进去。

    拿起那块玉石,查看一下,是一块红色的玉石,应该是非常适合雕刻的独山玉,而红色的独山玉也被叫做芙蓉玉,颜色非常的漂亮。

    手指微动,一柄刻刀出现在她手里,一时间玉碎纷飞,年华的脚下很快就铺满了浅红的一片。随着时间的流逝,玉雕的雏形已经出来了。

    汪部长情不自禁咽了口口水,虽然只是雏形,但是也能看出这个女孩雕工的好坏,虽然他对这些不是太过研究,可是眼光也是有的,当然能够看出年华的雕工几乎能够称得上大师级的了。

    权雄飞也都傻了,这是什么人啊,长得好就不说了,武功比自己高的多,还是奇门中人,现在貌似还是一个玉雕大师,想到这瞥了眼展青云,怎么好事都被这个小子给碰上了。

    展中将已经被年华的一处一处给震的麻木了,坐在那里喝着茶水,对年华的那是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

    展青云是他们中间最淡定的,他早就知道年华的才能,不过他之所以喜欢她不是因为这些,就算她一无是处他也一定会爱上她,想起他们最初的相遇,展青云还是有点窘迫,他还一度以为自己爱上了个男人。

    年华根本不在乎他们的想法,现在她的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玉雕上面,她并没有现在玉石上画出要雕刻的东西的模样,在心里大致构思了出来一个形象后就开始了雕刻,一个小时后,一只红色的蝉出现在年华的手里,不要看只是用一把刻刀雕刻而成的,那翅膀上的纹理都能够看的清清楚楚。

    而在蝉的腹部有着复杂的图案,这是一道“康泰符”,就算是年华将他治好后,他也会虚弱无比,用“康泰符”能够让他的元气恢复的更加快速,如果仅仅凭他自己身体的恢复能力,年华断定没两天这人就完了。

    将蝉摆放在权武的床头,年华回头道:“还请你们出去。”

    四人乖乖的走了出去,年华有回到权武的床头,她并没有急着帮权武将小鬼取出来,而是首先要做的是,将监控器挡住,做好这一切她才来到权武的床边,将千年恶鬼放了出来。

    而在出来的这一瞬间总个屋子下降道零下二三十的度,就连等在外面的人也感觉到身上一阵凉意。

    年华这才想起自己忘记了什么,赶紧将千年恶鬼身上的溢出的寒意控制住不让它外放。

    千年恶鬼盘旋在权武的头顶,张口一吸,一个惊恐的小鬼从权武的百会穴

    冲了出来,被等在那里的千年恶鬼吸入口中,还来不及回去通风报信就到了人家的肚子里。

    现在小鬼就在千年恶鬼的肚子里,不过年华控制着千年恶鬼,让它不要现在就将小鬼消化了,小鬼消失时,那个下了鬼降的人肯定会恼羞成怒,如果将小鬼杀死,保不住他不会一气之下命令杨首长身体内的小鬼现在就动手。

    年华现在可以通过小鬼找到它的主人,她更加的愿意自己能够一击即中,从根部将这个祸害铲除掉。

    将不情愿的千年恶鬼送回玉符,并且告诉它很快它就有好吃的了,它这才安分下来。

    弄好这一切,年华的脸色突然变得无比苍白,身子也变得有些晃动,手指不停的颤抖,让人看起来整个人虚弱无比。

    当年华打开门后,权雄飞一眼就看到了虚弱的年华,看到她点点头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三人都以为为了帮权武驱鬼花费了她大量的能量。

    “年华你怎么了?脸色好白啊。”展青云窜到她身边,捧着她的脸关心的问道。

    年华摇摇头,发出细弱的声音,“没关系我只是消耗了大量的元气。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

    现在展青云都有点后悔饿,如果不是自己将年华叫过来,她现在的就不会这么虚弱了。

    年华当然知道他的想法,看着他眼里的怜爱,她都想告诉他自己其实一点事都没有。

    这时屋子里的权武也清醒过来,年华在展青云的搀扶下走了进去,坐在床边。

    权武正在一一感谢他们,在看到展青云扶着一个陌生人进来的时候他还有点诧异,可是在知道这就是救了自己的救命恩人后,掀被就想下来。

    “你不用这样。我是年华的女朋友,他的叔叔也是我的叔叔。”年华阻止道。

    “女朋友?”权武虽然在展中将的身边听说过展青云有女朋友了,可是一直没有见到过,谁承想第一次见面竟然是在这里。

    权雄飞在权武的耳边说了几句话,让他的脸上那种表情越加丰富多彩,都五十的人了,才在十年前突破了二流高手,他还有点沾沾自喜,现在看来在真正的练武奇才面前不堪一击。

    年华将因为权武的大动作掉在地上的玉蝉捡了起来,交给权武并交代道:“这些天你一定要随身携带这只玉蝉,对你的身体有好处。不能轻易摘了下来。”

    “既然叔叔也没事了,那我就走了。”年华可不像一直呆在消毒水味道浓重的地方,展青云送年华回去,刚出了门口,权雄飞就从里面追了出来,站在年华跟前鞠躬,“年华这次都亏了你,我父亲这次能够脱离危险都是你的功劳,以后有什么事就连杀人放火,只要你说一声我肯定就来。”

    然后又看向展青云,权雄飞叹息道:“以前我看你不顺眼是因为嫉妒你,现在我对你更是羡慕嫉妒恨啊,我看你更加的不顺眼了。”

    展青云点点头,“我会让你一直羡慕嫉妒恨下去的,直到最后那一天。”

    两人对视的目光刺刺冒火星,一瞬间两个二十多岁的男人化身为两个几岁的小孩,真是让年华哭笑不得。

    “咳咳。”年华咳嗽两声后,两人这才注意到身边的年华。

    “唉,既然你们这么相亲相爱,我就不碍你们的眼了,我现在就走。”年华捂着脸跑了出去。

    ……被剩下的两个男人面面相觑,就是不知道怎么得罪她了,还是展青云反应快,明白年华的意思,脸一下子就黑了,丢下权雄飞朝着年华跑去。

    被两人抛弃的权雄飞翻了个白眼赶紧回去病房,自己家的老爷子刚刚清醒过来需要人的照顾。

    上了展青云的车后,年华的脸色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本来我还想去我奶奶家呢,现在全泡汤了。”年华看看时间已经十二点了,幸亏已经告诉奶奶他们今天晚上不贵去了。

    “既然这样,那么今天就过我们的二人世界吧。”展青云愉快的道,“不过咱们还是先去吃饭好了,我都饿了。”

    年华瞪了他一眼,不就是自己肚子咕噜咕噜的叫着罢了,有什么可高兴的。

    “你要吃什么?”

    “我要吃火锅。”女声回答,“我要吃首都地道的火锅。”

    ------题外话------

    困死了,这几天宝宝发高烧,白天晚上的不睡觉,我现在坐着都能睡着了。孩子实在是太不好养了。我现在由衷的钦佩我的老爸老妈,把我养到这么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