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加入
    “子航,你父亲怎么样了?”杨子航正在郁闷的时候,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问自己,赶紧抬头看去,一惊,站直了身体。

    “首长,您怎么来了。”杨子航没想到二号首长亲自来了,赶紧上前迎接。

    二号首长走到病房门口看着他一身的狼狈问道:“你父亲怎么样了?”

    杨子航听到二号首长的问话后眼睛一酸,险些留下泪来,声音哽咽,“首长,您可要救救我父亲啊!”

    “唉。”看着眼前这个三十多岁的大男人在自己面前悲痛欲绝的样子,虽然知道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也是心生可怜。

    “子航,你不要担心,我已经让人将全国的名医请到这里,过不来多少时候就到了,到时候拥有这么多的能人一定能够找到办法的。”

    杨子航听了感激不已,不过欢喜过后欲言又止,正好被二号首长看了个正着,不过面上没有显露出来而是就当什么都不知道,推开门走了进去。

    后面杨子航纠结半天还是没想好要怎么说,看二号首长已经进去没办法只能跟进去。

    可是当他一只脚刚进去,他的跟班就跑了回来,气喘吁吁的喊道:“等等,公子,等一下,我有话汇报啊。”

    杨子航往前面望了一下,看二号首长没有注意到他,这个重症监护室是一个套房,二号首长以及那个进去里面那间病房了,应该没有听到外面的话。

    不过在外面倒是有不少首长的工作人员戒备着,不过他们应该不会多管闲事,杨子航刚想到这就看见自己手下被人家拦住了,说什么都不让进来。

    杨子航赶紧跑过去解释道:“几位,几位,这是我朋友。”

    看杨子航认识他,虽然眼睛一直盯着他们,不过还是放了手,可是眼神就跟看贼一样,让杨子航打心眼里不舒服,而且他想跟手下说的话也不想让这些电灯泡听到。

    拉着手下过了一个走廊,看附近没有人,钻进一个空的病房,关上门,这才放开手下,紧锁眉头,“我不是让你把那个家伙处理掉吗,你怎么现在就回来了,人处理好了。”

    杨子航这个人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人,杀人对他来说根本没有心理负担,虽然没有亲手杀过,但是到了他这个位置,有无数的想要靠上他们杨家的人为他做事。

    不过现在一些消息灵通的人都知道杨首长生死未卜,能不能活过来还是未知数,如果他老人家没有挺过去,杨家也就落魄下去了,没有了杨首长在背后杨子航扬大公子算个屁啊,尤其是他这么多年飞扬跋扈得罪了无数人,到时候只要有一个看他不顺眼的太子党出手,他都在劫难逃。

    首都黑色地带的龚老大就是这样一个人,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

    而杨子航现在让龚老大帮他处理掉这个装神弄鬼的假道士,龚老大当然要考虑考虑了,毕竟这也是一条人命,如果杨首长还活着的好好的,凭他老人家的威势,杨公子只要不叛国,不招惹到那些连杨首长都搞不定的人,其他任何事情都是小事。

    不过现在杨首长是生是死还不知道呢,杨大公子也不知道是真蠢还是假蠢,竟然还是这么的蛮横霸道颐指气使的。

    “龚老大说,现在风头太紧,这几天正在严打呢,他还说等风头过去后,立刻收拾了那个家伙。”杨子航的手下跟杨子航汇报着。

    杨子航作为杨首长的唯一的儿子从小耳濡目染当然不是个傻子,不过是因为从小嚣张灌了,一时间没有考虑清楚罢了,现在手下一讲人家的话,立刻就知道这是那个黑老大生了二心,以前只要自己说的话,龚老大肯定是一百个支持,立刻行动。

    “啪”一拳击在墙上,血花四溅,拳头上血肉模糊,杨子航根本感觉不到疼痛,他咬牙切齿的道:“你们这些背信弃义的小人,等着吧,等老爷子好了以后,我要你们好看。”

    “那,那公子,现在咱们怎么办?”手下问道。

    杨子航现在也是一筹莫展,不过就算什么办法也没有也要变出办法,想了一会儿,杨子航有了主意,“对了,我现在就去找姑父,让他帮忙找一位真正的大师过来。”

    打定主意,杨子航也不管手下了,一溜烟的跑了出去,留下他的手下在原地傻了眼,就这么把他给丢在这里了,叹了口气,杨子航的手下第一次觉得自己应该去另寻出路了。

    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杨首长,过了一会儿,不由的叹了一口气,他们两个人的年纪差不多,以前在年轻的时候也曾经有过龌龊,可是现在都已经身居高位,也都是快六十的人了,以前的那些小矛盾早就沉淀成记忆里的黑白照片,有时候两人见面还曾经把以前的往事拿出来打趣,共同缅怀逝去的青春。

    可是现在他躺在病床上生死未卜,真是世事难料啊。

    二号首长在那里不停的感叹,外面进来他的秘书,贴在他耳朵上,小声说了几句。

    二号首长皱着眉头道:“你去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秘书领命出去,二号首长看着躺在床上的杨首长,可是脑袋里想的却是另外的事情了,杨子航不成样子他当然知道,可是他毕竟是杨首长的儿子,其他人不能再多说什么,可是这个小子的不靠谱他还是知道的,刚才秘书将杨子航跟他手下的对话还有今天中午杨子航带着一个道士过来,可是不久又把这个道士给拎出去告诉了二号首长。

    二号首长其实早就知道了杨首长的病因,他让蓝实去请大师过来帮杨首长看看,现在呆在首都的就有两位奇门大师,可是凑巧的是一位大师去了香港,而另一位周大师则是擅长文的,你让他算命卜卦行,斗法就不行了。

    而其他的大师哪里是那么容易找的到的,奇门的大师都是一些脾气古怪神出鬼没的一群人,就算是特事处想找到他们也非常非常困难的,一边继续寻找,一边又找了几个厉害的人士,可是能不能治得好就不得而知了,但是这些奇门中人各个身怀绝技说不定能够治好他呢。

    不一会儿,那个秘书又走了进来,恭敬的对二号首长道:“刚才已经弄清楚了,杨子航将跟杨首长一起昏迷的那个名字叫权武的保镖轰出去后,被展中将给放到了另外的重症监护室。然后杨公子就请了一位号称茅山传人的道士来,不过很快杨首长的病情恶化,虽然经过抢救救过来了,但是那个道士还是被杨公子给带走了,交给首都一个姓龚的黑老大,杨公子让他竟然处理掉,不过龚老大没有照办,看样子是认为杨首长时日无多,不打算跟杨公子打交道了。”

    二号首长听完话也只是点点头,“唉,这个杨子航还是这么莽撞啊。”得罪了展中将还不得而知,就算是他父亲好了以后知道这件事肯定也会头疼,展家是那么好像与的么?

    看看杨家再看看人家展家,下一代的人根本就不能比,就算杨子航痴长人家展青云十多岁也一样本人家甩出十万八千里了。

    叫过院长让他好好的照顾杨首长,二号首长带着人回去,刚坐到办公室就接到一号首长的电话。

    “不知道老杨那里怎么样了?”一号首长对杨首长也是非常的关心。

    二号首长叹了口气道:“不容乐观啊,老杨的年纪毕竟已经大了,如果今明这两天治不好的话,就有点悬了。”

    一号首长道:“既然这样,那就他让蓝处长他们多用用心,争取能够找到一位对这方面擅长的大师,老杨毕竟对咱们国家的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我知道你就放心吧。”二号首长保证。

    年华伸了个懒腰看看时间已经六点多了,敲敲桌子,“我说都六点了,你们不去吃饭啊。”

    李碧探出脑袋,嘴上还鼓鼓囊囊的呢,不知道又偷吃什么东西了。

    程莲则是在床上翻腾了好几次,“我好饿啊,可是我真的并不像来回跑六楼啊。实在是太累了。”

    屈绯红则是笑道:“没关系,我现在正在减肥呢。”这么高的楼层正好适合减肥,省的没有毅力减不下去。

    程莲起身趴在栏杆上看看年华又看看屈绯红,开口说道:“要不我也减肥算了。”虽然饿,而是她真的不想起:“老大,你们社团不是晚上的时候面试么,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啊?”

    其他人这时才想起来对啊,晚上还有面试呢,如果面试都通不过想进社团还是算了吧。

    “啊,下午这觉睡得太好了,我都把这件事给忘了。”李碧咽下嘴里的东西,赶紧下去换衣服。

    “对呀,对呀,我也给忘了。”程莲跟屈绯红也都跳了下来,屈绯红甚至还画了个淡淡的状。

    为了保持体力,程莲完全忘记了她说的减肥的事,拉着她们几个就去了食堂,虽然食堂的饭菜不太好吃,不过对于已经有点饿的急眼了的程莲来说也是美食了。

    吃过饭,姐妹四个一边消食一边往教学楼那里走,今天那些招新的社团的面试就在这里举行,门上都贴着各个社团的名字。

    程莲她们三个参加面试,年华打算去图书馆看看书,不过被程莲一把拉住,她恳求道:“年华你就跟着我吧,你给我壮壮胆子,我怕那个天使社团的徐胭脂来那里捣乱。”

    年华一想也行,反正自己也拿着手机呢,如果面试好看呢,她就看着,如果不好看她就玩手机,郝越在自己手机里放了不少好玩的游戏,大多都是没有发行的。

    当她们进去的时候,丁泉还没有来呢,程莲拉着年华坐在后面,一路上收获白眼飞眼无数。

    七点钟,丁泉踩着时间点过来的,站在讲台上,放眼望去,这间能够盛放七八十个人的教室坐满了人。

    面试进行的非常顺利,因为不是当时就告知他们的答案,因此没有出现什么不好的事情,几乎所有的人都留下来看接下来要面试的人。

    很快轮到了程莲,而程莲动作,让足以到了台上的丁泉注意到她们这里,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那里低头玩手机的男孩,难道她已经后悔了?现在想加入我们了?丁泉开始不停的跑火车,以至于程莲的演讲已经结束了,他还是盯着年华看,根本没有注意到程莲的的演讲。

    程莲她们不是最后进来的,程莲结束后后面还有好几个人。

    因为当时不宣布结果,程莲的演讲结束后,俩个人就从后门走了出去,本来一直在等待奶奶和自我介绍的丁泉,现在才发现原来人家是跟着室友过来的,人家本人根本就没没有参加的意思。

    等两人走后,丁泉坐在那里做了半天思想斗争,最后终于下定决心,不能让这个好苗子在自己面前给溜走了,跟旁边的副社长说了一声,走了出去。

    还好因为要等着宿舍里的其他人,因此两人并没有走远,而是跑到教学楼外地木椅上聊天加休息。

    看两人没有走远,丁泉长出一口气,连忙跑了过去。

    本来程莲看到丁泉的到来还挺高兴,不过很快就知道了丁泉的目的,她也没有恼火,因为丁泉说的话跟她内心深处的东西不谋而合。

    “老小,我觉得丁泉社长说的不错呀,反正你也不知道想要去那个社团,干脆跟我在一起的了,咱们两个还是个伴。”

    年华本来已经不打算加社团了,可是听着丁泉的话又有点心动了,一个星期只有两次活动,其余的时候是想来就来,丁泉保证不会限制年华的人身自由。

    年华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加入,反正如果自己真的不喜欢的话,大不了退出去好了,想到这里不由点了头。

    丁泉高兴的不得了,当初拍板让程莲也也一起进去,程莲那个高兴啊。

    ……

    晚上权武已经能够下地走路了,权雄飞买饭回来,边摆碗边告诉权武他听到的消息,“杨首长,今天刚才又下了一次病危通知单,幸亏杨子航把你给轰出来了,要不然你也在那里躺着呢。”

    权武轻轻的坐好,一边吃饭一边道:“你放心吧,杨首长可是国家领导人,国家不会轻易放弃他的,肯定在努力的救治他的性命。而且人家是大人物,咱们市小人物,咱们这些小人物还是不要参合到大人物里。”

    权雄飞受教的点点头,就算自己老爸是因为被轰了出来,才被人治好了,可是这也是一种耻辱,他可不会忘记的,他也知道老爸的意思。

    权武是怕权雄飞为了立功劳,擅自把年华救治他的事情说出去,在人家没有明确说明的时候还是为人家保密为好,当然了如果一号首长二号首长着人来问的话,他们应该会告诉,可是现在可没有那些人来问,他们正好躲了清净。

    说实的权武的苏醒,其实很多人都知道,可是就是没有人敢往上报,同时过来的两个人,一个好了但是这个不过是个保镖,而另一个位高权重的仍然躺在床上,而人家到底是怎么好的,经过一天的研究还是一头雾水,先把这个经验复制到杨首长身上都不成。

    就这样权武的苏醒隐瞒下来,到底能瞒到什么时候就不得而知了。

    而现在特事处的蓝处长已经带着好几位高人来到医院,希望能够一举解决杨首长身上的问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