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无法
    几个高人在那里认真查看,杨子涵在一边焦急等待,在院子办公室还有六位名医大国手在喝茶,在那里待命,如果杨首长出现危险随时冲过去。

    蓝处长站在高人身后,紧锁眉头,杨首长可不是一般人,这可是入了常的国家领导人,如果他老人家真的不好了,那华夏的政坛肯定要动荡一阵了,这不是一号首长跟二号首长愿意看到的,两位最高首长分别给他下了命令,让他尽一切可能治好杨首长。

    可是现在听那几个奇门高人的窃窃私语,让他觉得事情不太好办啊。

    在等在结果的时候,蓝处长问了一句:“我记得当初还有一个人,好像是杨首长的保镖,他不是跟杨首长一样了么,现在怎么没看到啊?”

    杨子航其实已经都忘了那个被他轰出去的保镖了,在他心里不过是一个保镖罢了,是生是死在他看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在杨首长的安危下更是不值得一提。

    不过这些当然不能跟蓝处长说,眼珠子转了好几圈,想好说辞才道:“哦,他们一家子要求搬出去的,他们说跟我父亲住在一起惶恐不安。”

    蓝处长没有多问,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从杨子航这小子犹豫的那一瞬间就能看出来事情跟他说的肯定是不一样,不过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并没有兴趣知道,就想杨子航想的一样,在他们眼里一个保镖跟杨首长相比那是天上跟地下了。就算这是一位武林高手,可是蓝处长对他们这些人见识的多了。

    几位奇门中人经过一段时间的仔细查看后,推选出一位德高望重的人跟蓝处长汇报。

    蓝处长看到甄道长出来,赶紧起身急切的问道:“甄道长,到底怎么样了?有没有办法能够解决好这个问题?”

    甄道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这不是普通的降头术,是高深的鬼降,而且杨首长中的这个鬼降即使在鬼降里也是高级的,反正我们几个是无能为力了。”

    蓝处长倒吸一口凉气,这位甄道长虽然不是大师,可是也算是准大师,连他老人家都没有办法,那来真的自能去找真正的大师了,可是能够称为大师的人对世俗的一切看的已经非常的淡了,想要找到对这方面擅长的大师可不容易。  “而且……”甄道长看看旁边的杨子航欲言又止。

    蓝处长更是有了不好的预感,看到甄道长的目光指向,对杨子航柔声道:“子航,你先出去一会儿。”

    杨子航可是跟他的想法不一样,现在躺在里面的是自己的老子,有关自己老子的事,竟然不让自己看着,这是报的什么想法。

    “蓝处长躺在那里的是我父亲,我要求旁听!”

    蓝处长看他这么坚持也没有把他轰出去,毕竟人家是父子关系,挥挥手,“甄道长,你说吧。”

    甄道长看蓝处长根本对杨子航不在意,也没有再坚持,他一脸的无奈,“杨首长的情况非常不容乐观了,如果不在今天凌晨之前将那只小鬼给弄出来,就……”

    虽然甄道长后面的话没有说完,可是蓝处长跟杨子航都明白他的意思。

    蓝处长在甄道长说没有办法的时候已经有了心里准备,只是暗叹一声,而杨子航则是根本接受不了这个说法,自己之所以能够这么为所欲为还不是靠着杨首长的威势,如果杨首长就这么没了的话,杨子航不能再这么纨绔夹着尾巴做人都是好的,可是自己以前结了不少仇人,有很多都是很有势力的,如果自己跌落下来,那么他们肯定会落井下石,自己肯定没个好。

    “不可能,肯定是你学艺不精,我父亲虽然一直没有清醒,可是他老人家脸色什么的都很正常,你这个臭道士竟然敢危言耸听。”杨子航根本接受不了甄道长的话,上前几步就想去抓住甄道长的领子。

    “啊!”一声惨叫杨子航被这个看起来干干巴巴的小老头擒住了胳膊,拧巴拧巴抵在地上被,胳膊上的疼痛让杨子航叫出了声,怎么挣脱都挣脱不开,而且越挣扎越疼,不由大喊道:“蓝处长救命啊。”

    蓝处长虽然也看不上杨子航,可是毕竟在自己眼前发生,也只能阻止,“甄道长,这位是杨首长的公子,他也是担心杨首长的安慰,因此说的话难听了些,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就把他放了吧。”

    又瞪着眼睛对杨子航道:“子航,还不赶紧跟甄道长道歉。”

    杨子航知道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虽然心里骂了甄道长跟蓝处长好几百遍,可是形势比人强,现在只能先忍辱负重了。

    “甄道长都是我不会说话,你就把我的话当个屁放了吧。”

    甄道长也没把他当回事,就这样将他给放了。

    就在这时一号首长来了电话。

    “小蓝啊,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蓝处长毕恭毕敬的弯着身体,就好像首长就站在他身边,“首长都是我办事不利,现在根本没有办法治好杨首长的病,而且据我请来的人说,现在他老人家的情况非常的不容乐观,如果在今天凌晨治不好的,就完了。”

    听完蓝处长的话,一号首长沉思起来,就算是他这个高家最高领导人,在那些奇门大师的眼里分量不太足啊。

    “这样,你让你带来的那些人再好好想想办法,就算治不好杨首长,看能不能延长他的时间,我现在去想想其他办法。”

    蓝处长挂掉电话,不叹了口气,虽然一号首长说去想想其他的办法,可是这件事毕竟是他主要负责的,如果杨首长现在就出了什么事,那么自己吃不了兜着走了。

    等蓝处长放下电话,杨子航已经不见了踪影,蓝处长也任由他消失,反正他在不在都一样,在的话说不定还会惹事生非,走了更好。

    “还请几位尽力照顾杨首长。”蓝处长现在也没有好办法了,既然一号首长给揽过去了,他就算最后杨首长还是没有被救过来也没有他太多的干系了。

    甄道长连忙道:“你放心,我们肯定会使出浑身解数维持杨首长的生命的,不过只靠我们效果不佳。还希望蓝处长请几位医生过来跟我们一起,如果发生什么紧急事情的话不至于手忙脚乱的。”

    蓝处长一听也觉得有道理,让手下将还在院长办公室的几个大国手请过来待命。

    蓝处长自己则是跑到连接着南北两面的通道上抽烟,刚打开窗户拿出烟来叼在嘴里,就听到旁边有一对小护士在那里休息聊天。

    护士甲神秘的对护士乙道:“你知道咱们今天早上过来咱们区的那个人竟然已经全好了。”

    “什么?”护士乙一脸的不敢相信:“刚来的时候就是个植物人,而且各项指标都非常的诡异,现在就好了?”护士乙说完想了想又确定道:“你确定就是杨首长那个被抬到那个病房的好像姓权的人?”

    护士甲点点头,“当然就是他了。”

    “可是。”护士乙指指杨首长所在病房的方向,“可是跟他一起送进来的另外一个人根本来时是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今天一天院长组织了好几次来姓权的那里考察,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好了,如果能够找到原因,那么那位很快就好了,可是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出什么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就找不到原因呢?”护士甲一脸的兴趣。

    护士乙告诫道:“你可不要去瞎说,护士长严令禁止咱们这些小护士嚼舌根,尤其是不能将这件事宣扬出去。”

    “为什么啊?”护士甲年纪较小还是一派天真。

    护士乙是恨铁不成钢,“因为咱们医院找不到原因啊,院长他们也怕担责任。”

    护士甲这才恍然大悟,两个小护士又说了几句生活上的琐事,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又回去她们的值班室。

    因为走廊里在两侧不是平整一次下来,而是在距离一段时间后,有一个柱子,而蓝处长的位置正好就在柱子后面,两个小护士根本就没看到他们。

    等她们两个走后,蓝处长从柱子后面走了出来,眉头紧锁,原来权武那里已经好了,到底是怎么好的,为什么好的,这都是问题。

    在小护士嘴里他知道了这个名字叫做权武的保镖在对面的病房。

    事不宜迟,蓝处长赶紧过去,可是那里每个房间都大同小异,关着门他根本就不知道那个才是权武的病房。

    就在他想要去护士站去询问的时候,就看到两个就算是身穿便装,可是一看就知道是训练有素的现役军人走到一件病房门前,敲门进了去。

    蓝处长这时想起一件事,那就是当时展中将也来了,而且也是展中将一路开了绿灯,这样这两个伤员才能够这么快的到了首都军区医院。

    现在想想,当时展中将来看的不是杨首长,毕竟没有听说过杨首长跟展家的人有什么交情,那么这么看来人家展中将之所以干涉,那么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是冲着权武去的,说不定人家权武这么快就好了,也是得益于展将军。

    可是现在怎么办,如果两个人还在一起,那么在治疗权武的时候,自然而然会带上杨首长,可是现在权武是被杨首长的儿子杨子航给扔了出去,原因不过是看不上人家罢了,可是现在人家好了,而杨首长还躺在床上生死未卜,真是讽刺啊。

    不过既然自己知道了原因,就必须去过去询问,毕竟救治杨首长是他的职责。

    抬腿走到那件病房外面,冷静了一会儿,这才开始敲门。

    很快就有人过来开门,帮他开门的是一个长相英俊的年轻人,本来开门的时候还嘴角带着笑容,可是在看到是门外的人后,脸一下子拉了下来。

    权雄飞当然认识这个蓝处长了,凌晨他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过这位特事处的处长,本来他把救治权武的一切希望都寄托在蓝处长身上,可是谁承想到了早上他们爷俩个就被杨子航给扔了出去,虽然当时的时候这位蓝处长不知道,事后肯定知道,可是直道现在才过来,这就有点过分了。

    蓝处长当然看到了权雄飞嘴角上的那丝鄙视,可是这样对他也不算冤枉。收拾好心情笑着对权雄飞道:“你是权武老哥的儿子权雄飞吧?我过来看看权老哥。”

    权武冷笑一声,“对不起,我父亲还没醒呢,你还是回去吧。”说完啪的一声将门关上,任凭蓝处长怎么敲门就是不开。

    做了半天无用功过的蓝处长没有办法只能给展中将打电话,可是电话通是通了,可就是没有人接听,最后带着一耳朵的“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去了院长办公室。

    进去劈头盖脸的就把院长给骂了一顿,可是院长也不是吃素的,人家虽然是文职可也是一位少将,职务不比蓝处长底,如果不是蓝处长的职位比较特殊,他还不如人家呢。

    院长等蓝处长骂完了,人家还是不紧不慢:“你们都知道他们这样的原因不是因为身体原因,而是因为中了邪术,我们医院只管看病,可不管驱邪。你们早早的把人家给扔了出去,就是因为杨子航认为自己找到了大师,不打算让人家沾光,最后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说的口渴了,喝了一口茶水,院长接着道:“再说了你以为我真的是怕担责任么,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就曾经跟那位杨大公子透露过了,可是人家大公子根本就不听我的,你让我有什么办法。”在得知权武好了以后,院长曾经去找过杨子航,可是那个时候,杨子航对自己带来的大师那是一千个一万个的放心,还没等院长说完就把他给请了出去,就这样院长就绝了告诉他们的想法。

    停了院长的话,蓝处长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切的根源都在杨子航身上,当然了他自己也有责任,如果当时他能够过问一两句,也不会发生现在这件事情了。

    为了能够知道到底是谁治好了权武,蓝处长专门调过来,今天一天正对着权武这间房间的摄像头所拍摄下来的。

    院长也没有拒绝蓝处长这个要求,而且跟着他一起看录像,毕竟他也非常想知道到底是谁救了权武。

    可是从头到尾看了好几遍后,也没发现什么端倪,在权武病房待的时间较长人的除了展家父子,汪部长,还有权雄飞,还有一个身材高挑的小女孩,其他的像他们的秘书什么的待了也就几分钟。

    “到底是谁救了他啊?”蓝处长摸着下巴纠结了,这些人看着都不向是身怀绝技的奇门大师啊。

    突然院长推了推正字沉思的蓝处长,“蓝处长你看看这个秘书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

    蓝处长被他惊醒,也跟着仔细看了起来,“这是一包黄纸?”

    院长推推眼镜点点头,“没错,还有朱砂什么的,这些东西……”

    两人对视一眼,觉得离答案越来越近了,能够用得到这些东西的肯定是帮忙权武的人,而现在这个人选就在这个房间里。而现在正在房间里的也就是那几个人,将没有可能的人剔除掉,最后竟然只剩下一个小女孩,难道就是这个小女孩解开的鬼降?这么小就大师了?

    蓝处长眨眨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要知道一般奇门大师最小的也要有五十多岁,可是现在这个小姑娘也就是十七八,这么年轻的奇门大师可能么?

    可是现在这个女孩的嫌疑最大,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在有限的时间里必须要找到这个小姑娘。

    说做就做,蓝处长拿着截的图去找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