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上门邀请
    年华洗洗澡换好睡衣,躺在床上一边玩平板一边跟宿舍的其他姐妹们聊天。

    李碧一直在那里唉声叹气的,“你说他们怎么就不要我呢,虽然我不是那种绝世人才但是也属于天才啊,他们实在是太有眼无珠了。”

    屈绯红盘腿坐在床上,脸色敷着黄瓜片,手里捧着一本小说,看也不看她,“你是在说笑话吗?天才?恕我们有眼无珠,看不太出来啊。”说着放下书,探出头使劲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然后缩回去,点点头煞有其事的道:“我果然没有说错。”

    李碧:“……”

    “老大,你看老三,实在是太坏了。”李碧跟程莲告状。

    程莲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行了,老三是跟你闹着玩呢,再说了……”说着举起手来,“我双手赞同老三说的话。”

    李碧:“……”已经不知道要表什么情了。

    不管在一边生闷气的李碧屈绯红放下书,好奇的问年华:“老小,你真的跟老大一起去加了COS社团啊?”

    年华点点头,“反正我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他们社长说看我骨骼清奇资质非凡,哭着喊着非要我进入。他们社长说,如果我不加入就是COS界几千年的损失,我一想我也是,就勉为其难的加入了。”

    正在那里画衣服样子的程莲,拿着笔的手顿了顿,翻了个白眼,接着画了下去。

    屈绯红正好看到程莲的表情,笑的都上气不接下气乐。

    就在她们小姐妹们互相开着玩笑的时候,房门突然被猛烈的敲响。

    年华她们被吓了一跳,而年华也不会随时随刻的监视着屋外的情形。

    四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摸不清外面的到底是谁。

    程莲猜测:“会不会是咱们班导啊?”原来在军训的时候,每天军训的时候都有人来查房,那时候可是没有男女之别,都是每个排得教官过来查房的。

    “应该不会吧。”屈绯红否决道:“我到觉得不是,现在都已经军训结束了,没听说大学也要查房啊?”

    李碧也是连连点头。

    年华则是笑了笑,起身跳了下去,“哎呀,到底是什么人,开门看看不就行了。”

    其余三人探着头向门那里看去。

    年华从门上的猫眼里向外看去,正好看到一个人的正面,看起来四十左右,通身的气势让人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在他旁边还站着好几个人,不过从她这个位置看不出的样子。

    如果是自己见过的人,年华都有印象,不过这个人一点印象都没有,肯定不是自己认识的,应该不是找自己的。

    打开门,有礼貌的问道:“请问你们要找谁?”

    那个中年人在看到年华的一瞬间眼睛亮了一下,虽然转瞬即逝,可是还是被年华发现了,看起来,年华心里有了底,这是找自己的。

    果然这个人中年人笑了笑温和的道:“你是年华吧,我就是来找你的。”

    年华心里转了好几个圈,还是不知道他的来意,不过她确实不惧怕任何人,“你们是?”

    中年人的语气非常的温和,“年小姐你好,这是我的名片。”从兜里掏出一张做工考究的名片双手呈给年华。

    年华一看他的动作,眼神闪了一闪,一般人如果这么的恭敬都是对着比自己有势力或者是上峰的人,而自己在明面上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女孩,她的那些资产还有公司都被她藏在面下,那么就是忌讳自己当常务副省长的父亲了。

    不过在看到名片上的内容后,就知道自己误会了。

    《特事处处长》,这是什么职务,不过很快她想了起来,对了,好像师傅曾经跟自己提过一句,好像他们这些奇门中人在名义上就是这个处管得。

    恍然大悟,这个人应该是知道自己的奇门身份了,可是自己是在什么时候暴露的呢,虽然她并不害怕这个身份被人知道,可是在师傅周大师嘴里知道像自己这种符箓大师可是非常受这些高官追捧的,如果被他们知道自己肯定是不胜其扰。

    “特事处蓝处长?”年华念道。

    原来这个人就是蓝处长,今天晚上在看到年华的影像后,他就发动手下找这个女孩,特事处想找人那是非常好找的,常规的找人加上特事处的奇人异事的帮忙不过一个小时就找到年华的确切位置。

    蓝处长在得知年华的位置后就带着人来到首都师范大学,本来女生宿舍男人是不能进入的,可是他是什么人,直接找到学校校长,让校长亲自带着来到这栋新建的女生宿舍。

    女生宿舍的管理员当然不敢拦着了,蓝处长轻轻松松的就到了年华宿舍门外,当然了这个宿舍的位置让他有些郁闷,身居高位这么多年早就忘记了爬楼的滋味了,尤其是爬到六楼。

    就算蓝处长是高官,旁边还有她们学校的校长看着,她也不想让他们这些人进去她们宿舍,“不知道蓝处长有什么事,如果有事的话就在这里说吧,宿舍里不太方便。”

    蓝处长一看就知道人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如果是其他人这么对他,他虽然当面不会说什么,不过心里肯定恼怒,不过现在面对着这个小姑娘,他可是一点记恨都不会,这位可是杨首长的救命稻草,如果权武真的是她治好的话,那么杨首长那里就算是不能全部治好也能够缓解一二。

    而且在询问权家父子的时候,两个人虽然没有明着说,可是从那惊讶防备的眼神中就能知道自己猜对了。

    不过蓝处长不在意,校长可是有些惶恐,这位校长是一个学者型的,对于他来说年华也是他的学生,他不希望年华因为得罪了蓝处长而出现什么问题。

    “这位同学,你还是去换身衣服,去我的办公室说话吧。”说着转头对蓝处长笑道:“不知道我的提议怎样,蓝处长不在意我在旁边旁听吧。”

    蓝处长一脸的为难,“蒲校长,不是我想拒绝,而是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他看蒲校长皱着眉头一脸的不赞同,只好保证:“您放心吧,我不会把这个孩子怎么样的,我这次来是想让她帮我个忙。”

    蒲校长得到他的保证,这才稍微放了心。

    年华对蒲校长笑了笑,“您放心吧,我相信蓝处长的人品。”说着还看了蓝处长一眼。

    这一眼看的蓝处长心里一跳,脑门上手心里有汗渗了出来,既然蓝处长好像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就没有必要跟他客气了。

    “对对。年小姐说得对。”蓝处长从这一眼里就确定了年华的确是治好权武的高人了,马上顺着年华的话回道。

    年华转头回了宿舍,宿舍里三姐妹赶紧问:“老小,到底怎么回事啊?”

    “用不用我们跟你一起去啊?”

    “没错没错,有事一定要跟我们说啊。”

    年华边换衣服边道:“没事,你们放心,我心里有底。”

    虽然年华这么说,程莲她们还是非常的担心。

    程莲皱着眉头道:“老小,如果真有什么事,你可要给我们打电话。”

    “知道了。”年华收拾妥当,从床上拿起手机,回头对程莲挤挤眼,“老大你实在是太罗嗦了,比我老妈还要像中年妇女,你这样老气横秋的会嫁不出去的。”

    “你去!”

    年华轻轻躲过被程莲恼羞成怒扔下来的大熊,轻笑着出去。

    蓝处长看她准备好了,赶紧带着年华出了女生宿舍。

    走在水泥路上,年华看看四周,停下了脚步,“蓝处长,咱们是不是走过了啊?”这里明显不是去校长办公室的路,包括校长办公室在内的老师办公室都在北面的教学楼后面,独立有一个三层楼房。

    “啊?”蓝处长当然是不想去校长办公室的,现在已经九点多了,距离凌晨也就两个小时的时间,他打算那个人想让年华赶紧过去,救好了杨首长,他不但完成了任务不说,还是大功一件,官升一级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可是现在被年华给提了出来,不过看着年华稚嫩的脸庞,他心里的那点忐忑消散了些,“咱们去办公室说话不方便,而且救人如救火,咱们还是快一点吧。”蓝处长那真是好言好语。

    可是年华却是不吃这一套,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就往宿舍走。

    而蒲校长也是紧锁眉头,也是对蓝处长的这种出尔反尔非常的反感,冷声道:“看起来蓝处长也不是个信人,说话不算可不是君子所为。”

    可是现在蓝处长根本毫不理会他,紧走几步拦住年华的去路,“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们要你去干什么么?如果你知道的话,肯定不会走了。”他以为年华根本不是道杨首长的事,只不过是被展家请去帮权武治病。

    年华如他所愿的停住了脚步,回了句:“对不起,我天生好奇心就少。”

    蓝处长问道:“权武的病是不是你治好的!”话是疑问句,可是语气却非常的笃定。

    年华心想果然是这件事,那么他找自己的目的就可想而知了。

    “你怎么知道的?”虽然没有明确告诉对方,可是从年华的表情和话语相结合就知道的确是她。

    “既然如此那你就更应该跟我走了。”蓝处长说到这里,对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马上出来两个人将蒲校长控制住,向远处走去,蒲校长根本挣脱不开。

    等蒲校长走远,蓝处长才道:“跟权武同时中招的还有一个人,而这个人说出来吓坏你。”

    年华讨厌他这种说话方式,“请你说重点好不好。”看看手表,“现在已经不早了,如果你没有什么重要事情的话,我想我要回去睡觉了。”作势要回去。

    蓝处长这会被年华弄得没脾气了,只好将他来的目的讲了出来,“那位可是杨首长。”他说完后满心期待的看着年华的表情,以为她肯定会大吃一惊。

    可是年华的表情还是那么的淡定,蓝处长以为年华不知道杨首长是谁,毕竟这么大的孩子很少有人看新闻的,充其量也就知道一号首长跟二号首长的名字。

    蓝处长无奈之下将杨首长的职位讲了出来,试图震住年华,可是当他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把杨首长的权势讲出来后,年华还是那副样子,根本没有改变。

    “你就不觉得激动么?”蓝处长问道。

    年华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杨首长怎么样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句话说得蓝处长哑口无言,的确杨首长怎么样跟她没关系,可是马上反应过来自己这不是为了杨首长请她来的么。

    蓝处长刚要再劝她,就听年华好奇道:“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把权武轰出去不管的那个人是不是?可是他儿子不是找了大师来了么,应该早就好了呀!”

    ------题外话------

    一周半的孩子,真是太淘气了,气死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