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七十七章 亲自邀请
    “……”年华的话让蓝处长一阵哑口无言,本来他还以为是人家展家故意不让年华去救治杨首长的,现在看来人家肯定是以为杨首长已经好了,根本不知道其实杨首长其实依旧在昏迷中。

    看着蓝处长不说话,年华歪歪头眨眨眼睛故作天真,“我记得杨公子亲自把一位大师给请过去了。”

    “大师?”蓝处长眉头皱的成个王字,他怎么不知道。

    年华心里哼了一声,面上却是赶紧解释,就好像怕蓝处长不相信的她的话一样,“展伯父也看到了,还是他告诉我那个拽的跟二五八万,不正眼看人的就是杨公子呢。”摊摊手又道:“本来展伯父是想让我再帮杨首长看看的,可是奇门的规矩你们应该知道,一事不劳二主。”

    现在蓝处长对年华的话十分已经相信了九分,在这件事情人家没有必要撒谎,再说了,医院里到处都是电子眼,年华说的是真是假,从电子眼里能够清楚的看出来。

    那这样说来这个事情就是在杨子航将权武轰走后,展中将为自己的保镖请来了年华,在年华救治好权武后,本来还打算让人家去帮杨首长看看,谁承想正好看到杨子航带着一位“大师”路过,因此就绝了这个念头。

    如果杨子航在自己面前的话,蓝处长觉得自己肯定会上去就是两个嘴巴,这人蠢,但是也不能蠢到这个份上,就算是觉得父亲跟一个保镖在一起掉分,你不会把他挪到旁边的病房么,要知道这可是杨首长请展中将帮忙,人家展中将才将权武借给杨首长的。

    权武就不说了,人家展中将是好像与的么?手里握着重兵不说,等到下次换届的时候,如果没有意外,入常是肯定的。

    你一个纨绔弟子竟然敢跟人家掰手腕不是稳输么,现在还求到人家身上了。

    蓝处长想到这里,苦笑一声,就算杨子航在不是个东西,可是自己现在的任务就是救治杨首长。

    “年华,我也不说虚的了,我这次来就是想让你也去帮杨首长看一看。”蓝处长的语气更加的轻柔了。

    年华听了他的话,一脸的为难:“不是我不想去,而是不能去,奇门规矩我可是一定要遵守,如果我不遵守的话,可是犯了奇门中人的大忌,您应该知道奇门中人的手段,我可不敢接手。”

    蓝处长马上保证:“不会的,没有人找你的麻烦,已经很多人看过他老人家了,都是我们特事处安排的,就算有事也不会怪到你身上。”

    “那更不行了,特事处的高人都看不好,我一个半吊子就更不行了。你们还是另寻高就吧。”年华说完转身就走,看在杨子航的份上,她都不打算去取出这个头。

    年华这一走,蓝处长愣住了,他从来没想到过自己已经这么低声下气了,这个小丫头竟然还是不答应,就算是他们特事处的奇门中人对自己也是恭恭敬敬的,还从来没有这么大胆的。

    既然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对他身后的那两个人一使眼色,两个三流高手并肩子上了。

    蓝处长抱着肩膀站在那里冷哼,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可是很快蓝处长一脸嘲讽,变成了吃惊,然后是大惊,最后是恐惧。

    被卡住的喉咙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蓝处长完全没有办法呼吸了,而且脖子上的剧痛让他惊恐万分,眼睛望进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里,波澜不惊,仿佛在她的眼里自己这条命不过是蝼蚁而已。

    真的害怕了,在这一瞬间蓝处长真的以为自己死定了,他想了很多想起自己的父母子女人老珠黄的妻子,还有妖妖娆娆的情人,如果自己死在这里父母儿女妻子肯定是悲痛欲绝,而情人说不定转眼就拿着自己放在那里的金钱转身投入别人的怀抱了。

    这时眼前出现老妻温柔贤惠的脸庞,是什么时候他不愿意看着这张跟自己同甘共苦才这么苍老的妻子的脸了,或许这才是自己的最终的归宿。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要跟她好好过一辈子。

    年华当然不会将蓝处长就这么掐死,她还没有那么嚣张好不好,蓝处长身处要位,如果突然失踪肯定要惊动国家机关,而在庞大的知道是国家机器下,肯定能够查出是自己做的。再说了就算想一个人悄无声息的消失或者消逝,她有的事办法,不需要这么没有技术含量的手段。

    赶紧蓝处长受到教训后,年华轻轻的送开手,蓝处长跌坐在地上使劲喘着粗气,感觉死里逃生。

    年华蹲下身子托起他的下巴,逼着他直视自己的眼睛,看着刚才还那么强硬打算把自己带走的蓝处长颤抖着身子可怜巴巴的样子,突然有种纨绔子弟强迫良家妇女的赶脚!

    ……被自己的想象吓了一跳!

    恶寒不已的年华嫌弃的放开手,改为拎着他的领子,语气非常的不善,“我说蓝处长,做人不要太嚣张知道么?”

    被黑黝黝的眼神盯着吓得全身颤抖的蓝处长赶紧点头。

    还想在说什么的年华感觉到手机再响,毫不在意的放开了蓝处长,起身往回走去,边走边接电话,“哦,没事了,已经解决好了。……对,他们找错人了而已。”

    那个渐行渐远的身影在蓝处长眼里完全化身为一头撕人的巨兽,他从来没看到过这么恐怖的眼神,浓烈的煞气夹杂着杀气,让他这个见过无数大场面的人心惊胆战,这是从哪里蹦出来的杀神。

    蓝处长平稳了半天心神,这才踉跄的起身,想要去看看躺在那里生死未卜的手下都有点力不从心,还好很快看着蒲校长的那两个人回来了、

    命令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两个手下,赶紧去看看那两个人。

    蓝处长找个地方坐下来,也不管那些手下,静静的坐了一会,半天心情才平复下来。

    掏出手机,播出一个电话,经过对方秘书的转接,这才到了那个人手中。

    “喂,是小蓝啊,是不是老杨那里有出事了?”

    如果是其他人叫他小蓝,蓝处长早就一个巴掌扇过去了,可是在这个人叫出来却让他感觉道万分的荣幸,谁让对方是现任一号首长呢。

    “首长,是这样的。”蓝处长一五一十的将事情跟他讲了一遍,最后道:“首长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蓝处长说完就忐忑的等着一号首长的指示,可是一号首长却觉得那个名字非常的熟悉,“年华?怎么这么耳熟。”一号首长皱着眉头想了一会,突然想了起来,“对了,年华,是这个小丫头,我怎么把她给忘了,哈哈。”

    蓝处长能够从一号首长的话里听出笑意,仿佛他老人家对那个小丫头非常的熟悉,难道他们认识?

    好像知道蓝处长的疑问,一号首长解释道:“年华这孩子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她也是数以万计的人的救命恩人。那时候就知道她武功高强,没想到还是一个奇门中人啊。”

    蓝处长心里一突,一号首长的救命恩人,他当然知道,虽然老人家并没有点名到底是谁,可是还是有视频流露出来,他虽然没有看到,这个视频只在几个领导人里流传过,可是光听说就能知道当时的危险的情形,而且当时人家救了不只一个一号首长,还有好几个跟着他老人家一起去的实权人物。

    “这,这……”蓝处长已经不知道怎么办了。

    一号首长体贴的道:“好了,我知道那个小丫头的性格,算了,我亲自打电话请她好了。”

    蓝处长看一号首长把这件事给拦了过去,并没有欣喜若狂,反而是有点忐忑,这可是自己的任务,自己没有办成不说,还要日理万机的一号首长为自己善后,那叫一个脸热啊。

    “你也不要走,就在当地等着,我相信年小友不会拒绝我的。”说完就挂断电话。

    叹了口气,一号首长找到年华的号码亲自打了过去,上次在抗震结束自己回来的时候,就把年华的号码要了过来。

    年华这是个时候正在听着校长的教训,低着头一言不发。

    “你还小,不知道这个社会黑暗,这个世界上有非常多的衣冠禽兽,如果你自己不保护好自己,受到伤害就该后悔了。……”蒲校长站在年华的眼前,数落着她,巴拉巴拉,震得年华耳朵都痒了,不过她也强忍着没有去挠,要是被蒲校长看到了,这个教训的时间肯定还要加长。

    最重要的是,年华知道眼前的这个头发花白的小老头虽然罗嗦了些,是真的关心自己的安危,她也不是不知道好歹的人,只能低着头听着,希望能够早点脱离苦海。

    蒲校长看年华的认错态度良好,语气开始好了起来,这是才想起自己好像忘记她跟蓝处长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跟蓝处长到底什么关系啊?”蒲校长问道。

    年华愣在那里了,她都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了,如果自己告诉他蓝处长要请自己去干什么,肯定给气死,这不就是去搞封建迷信么。

    她愣在那不说话,蒲校长一脸怒气敢要追问,年华的手机响了。

    年华长出一口气,暂时终于可以躲过去了,跟蒲校长抱歉的一笑,看也没看来电显示,就接了起来。

    蒲校长以为来电话的是蓝处长,一把抢过年华的手机,而年华怕在争抢的时候老人家受伤,也就顺势将手机给了他,反正这个时间打过来的除了父母就是展青云了。

    “喂,你好请问你是年华的什么人?”

    听到手机里的苍老的男声,一号首长愣了一下,马上又反应过来,“哦,你好,我是许思齐,请问年华在么?”

    蒲校长一听是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但是不是蓝处长的声音,可是听起来又非常的熟悉,好像在那里听到过来。

    他念了两边许思齐,倏地不动了,手机也从手里掉落下来,幸好年华就在身边,伸手接住。

    年华一听名字就知道找她的是一号首长,赶紧把手机放到耳边,“首长好,我是年华。”

    一号首长听出她的声音,朗声一笑,“哈哈,年华你这小丫头,到首都来上学,怎么不来伯伯家玩啊,你伯母都想你了。”

    “嘿嘿,这不是军训来这么,再说了总去也打扰首长你啊。”年华很多次来首都的时候都会去拜访一号首长,当然了是以个人的名义去。首长夫人对年华那是非常的疼爱,如果不是估计影响,都打算认她当干女儿了。

    “你这小丫头。”一号首长问道:“干脆是谁接的电话啊。”

    年华看了眼在那里激动的不得了的蒲校长回答道:“是我们学校的校长蒲校长。”

    一号首长又跟年华聊了几句,咳嗽一声,转移到正题,“对了,伯伯想请你帮个忙怎么样啊?”

    年华一听就明白了,“您要说的是不是杨首长的事?”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看在伯伯的面子上就去看看吧。”一号首长劝道。

    年华一听暗道果然,不过这位可不像蓝处长好打发,没办法只能答应了,不过她可是想把丑话说在前面,“首长要我去治不是不可以,但是有些话我可要先说出来,”

    “行,你说你说!”一号首长非常痛快的答应了。

    “毕竟杨首长被下降头的时间也太长了,而且中间经过了非常多人出手相助,很多有用的信息都被各种的味道遮掩住了,这也是华夏奇门一时不劳二主的原因,而且我不能保证最后一定能救会回杨首长,而且就算就回来了,结果也是不能预料的。”年华先提起打好防御针,她可不想把话说满。

    一号首长一看她答应就高兴了,至于年华提的哪些要求,一号首长完全接受,说实在的杨首长平时也是一个霸道的性子,常委上的几个领导人跟他都没话说,就算杨首长真的完蛋了,他们也不会悲痛欲绝,也就是伤感一些罢了。

    得了一号首长的准话,年华也不矫情,说了再见后,就把电话挂了。

    听一号首长说,蓝处长还在那里等着她,她就知道这个救兵是谁搬过来得了。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正好现在打车不好打,有现成的更好。

    把手机放回兜里放好,转身就看到蒲校长一脸的激动,不由道:“校长,你这是怎么了?”

    校长听到年华的声音,这才从万分激动,变成非常激动,拉着年华的手笔,那叫一个激动啊,“那个是一号首长吧。”

    年华摇头否认,“不是不是,声音比较相似罢了。”说完对校长说了声,有事先出去了,一溜烟就跑了,留下蒲校长在那里迟疑,到底是不是本人啊。

    等年华过来,蓝处长立马就看到了,赶紧起身,请年华上车。在等待她的时候,蓝处长把车叫了进来,而学校保安眼睁睁的看着车开进去,一声都不敢吱。

    只有蓝处长跟年华坐车,他手下的如果坐车的话就盛不下了,最后只好用走的回去。

    一路上年华不出声,蓝处长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而且他现在对年华有种恐惧感,因此只是坐在那里不说话。

    年华不说话,蓝处长不说话,司机就更加不敢说了,直愣愣的坐在那里紧紧闭着自己的嘴,就怕自己一不小心说出什么乱七八糟的话来。

    很快到了首都军区医院,蓝处长带着年华直奔杨首长的重症监护室。

    等他们到了那里的时候,在门外围着一大群人,为首的是一个眼眶红红的五十来岁的贵妇人,和本来不可一世的杨子航杨大公子,这些人应该都是杨家的人和依附杨家的人。

    “怎么了,这是?”蓝处长皱着眉头问道。

    杨子航黑着脸,一听到蓝处长的声音,抬起头厉声道:“蓝处长,你到底去哪里了,我父亲杨首长差一点没了知道么,你到底找没找到能够救治我父亲的人。”

    蓝处长本来还挺同情他,可是现在所有的同情都被他尖锐的话刺破。

    “杨公子,饭可以乱吃但是话不可以乱说,我辛辛苦苦去寻找能够救治好杨首长的奇人,现在竟然被你三言两语的全部否定了。”蓝处长的表情非常的不好看,“看起来我做了这么多都是自作多情啊。”

    贵妇人听到蓝处长的话,眼光一闪,拉住还想说什么的蓝处长,对蓝处长道了歉,“蓝处长,子航也是因为担心杨首长才失了分寸,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原谅他吧。”

    “既然杨夫人都开口了,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不过以后还请样公子管好自己的嘴,要知道有时候会祸从口出。”蓝处长冷冷的说完,分开人群,带着年华进了重症监护室。

    蓝处长进入了,杨家的人没有说什么,可是随后进去的年华,倒是让他们有些摸不到头脑,这是谁啊,护士?不像。

    杨子航皱着眉头看着两人穿戴无菌的衣物,突然脸色变了,“难道这个小丫头是我父亲在外面生的孩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