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自取灭亡
    杨子航的话说完,杨家的其他人神色怪异,互相用眼神传递着信息,而貌似杨首长夫人的那个女人眼睛立了起来,怒道:“子航你去把那个小。贱。人,给我抓过来!”

    杨子航本来就有这个意思,卷卷袖子就要往里冲,不过到底还有明白人,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上前一步挡在杨子航,“嫂子,子航,你们二位可不能莽撞行事啊。”

    杨子航梗着脖子,“梁叔叔,这是我们的家务事,你不要管。”

    “带着那个小姑娘一起进去的可是特事处的蓝处长,虽然他只是一个处长,可是权力不小啊,你这么冲进去,可不是得罪了人家么!”梁宇苦口婆心的劝道。

    听了他的话,杨子航还没说话,杨首长的夫人先怒了,一把推开梁宇,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要仗着跟我们老杨是同学,就把自己给当成个人物了,我们家的事没有你说话的份。”说完又横了梁宇一眼,推开梁宇,先进去了。

    杨子航也跟在后面,一脸不忿的进去了,如果这个小丫头真的是自己的异母妹妹,如果老爷子真的缓不过来了,那他老人家身后的财产可就有这小丫头的一部分了,那自己的利益不久被分薄了么,这是他不允许的。

    等他们进去的时候,两人刚刚换好衣服,蓝处长没有听到他们在外面的争吵,年华可是听了个正着,挑挑眉毛,不紧不慢的穿着防护的衣服。

    这个病房在里间还有外间的进出的地方独立成一个小空间,大约也就三平的面积,有门通着两边,年华他们换衣服就在这个空间里。

    砰地一声,门被粗鲁的打开,杨家母子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

    蓝处长本来背对着那边,被这一声响动吓了一激灵,回头一看是杨家母子,把怒火强忍下去,“杨嫂子,贤侄你们二位这是在干什么?”

    杨夫人冷哼一声,拉拉个脸子,好像谁欠她五百万一样,“蓝处长,你既然还叫我一生嫂子,我就倚老卖老了。”

    “您说!”

    “哼,只要你把你身后的那个小。贱。人交给我,我知你人情。”杨夫人一脸的高傲。

    蓝处长听了这话,气的直哆嗦,他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宁愿有神一样的对手,不愿有猪一样的对手了。自己好不容易把这位给请来了,这位一开口就给得罪了,而且还得罪的不轻。

    顾不得收拾这两个蠢蛋,赶紧对身边的年华解释:“你不要在意啊,他们是认错人了,真的不是再骂你呢。”

    可是他发现或许已经为时已晚了,年华虽然表现的非常平静,可是从她的眼神里就可以知道,不像表面这么淡定了。

    而更让他绝望的是,杨家母子,竟然还在那里火上浇油,“小蓝,你竟然帮着这个小。贱。人,好啊。”杨夫人看看年华看看蓝处长,嘴里冒出一句,“你们是不是有一腿了?”

    这下子她不但得罪了年华,还得罪了本来就一肚子火气的蓝处长。

    蓝处长都给气乐了,“哈,杨夫人真是在是太英明了,我实在是佩服……诶,年华你要去干什么?”他现在已经顾不得跟杨夫人生气了,因为年华已经开始脱刚才才穿上去的无菌衣服了、

    “既然人家不欢迎我,我又不是真。贱,那里还有脸面在这里继续呆着了。”与穿衣服时候的慢条斯理不同,脱的时候那可是干净利落脆。

    把东西扔在旁边的垃圾桶里,转身就往外走,蓝处长当然不能让她就这么走,伸手去拉她,总是在感觉要拉到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碰到人家。

    打开大门,年华回头对三人微微一笑,开口道:“为了证明我不是这位杨首长的女儿,这个病房我是一步都不会踏进来了。”

    看着年华转身而去,蓝处长闭上眼睛,长叹一口气,手摸着自己的脑袋,“行,杨夫人还有杨大公子实在是太厉害了,竟然把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亲手给拔了下来。”睁开眼睛,从杨夫人看到杨公子,摇摇头,“既然二位根本不在乎杨首长的安危,我也不在这里自作多情了。”同样脱下衣服走了。

    看蓝处长出去后,杨子航冷哼一声,“他以为他是谁,就跟自己是救世主一样,真是讨厌啊。”

    杨夫人也是松了一口气,对于她来说,虽然老公重要,可是在她心里最重要的还是儿子。

    年华出了重症监护室,围在外面的那些杨家人,都不由自主的给她让出了一条道,他们可不希望惹祸上身。

    头也不回,年华穿了过去,她决定去看看权武,既然来都来了,不去看看他也说不过去,不过手里没拿东西有点不太礼貌,干脆跑到医院的大门口的水果店里买了一个果篮还有一个大西瓜,托着回来。

    去的时候,权武还没有睡觉,更让年华没想到的是展中将竟然也来了,汪部长权武权雄飞陪着他聊天,看到年华过来,展中将露出慈爱的笑容,“年华,你来了?”

    权雄飞年华拎着东西赶紧过去帮忙拿过来,“年前辈还是我来拿吧。”殷切的将西瓜跟果篮接过来放到一边。

    “哦,蓝处长找我看看杨首长。”年华实话实说。

    展中将皱着眉头道:“这个小蓝,这么晚叫你过来,你一个小姑娘得多危险啊。”

    此话一出,汪部长跟权武还没怎么呢,权雄飞跟追着年华过来的蓝处长差点吐血,老天啊,展将军你说这话的时候,能不能考虑一下其他人的感觉。

    权雄飞不敢说,在这里的人都是他得罪不起的,而蓝处长则是真的喊了出来,“展将军,你该担心的不是年华好不好,而是那些不怀好意的人。”

    权雄飞在一边一个劲的点头,他是一百个同意。

    玩笑过后,蓝处长哀求道:“将军,你就帮忙劝劝年华吧,不要跟那些杨家人一般见识。”

    展中将喝了口茶,根本不为所动,“小蓝,虽然年华早晚都是我们展家的人,可是现在人家还不是,我哪里有资格去强迫人家啊。”

    蓝处长本来以为用展中将会帮自己劝劝年华,可是没想到人家根本就不管是了,现在怎么办。

    “年华,你来这里可是一号首长亲自跟你说的,你可不能半途而废啊。”没办法的他又把最高领导人给推了出来。

    这会病房里的人们都吓了一条,那可是一号首长,展中将这才想起年华跟青云救过一号首长的命。

    年华冷哼一声:“蓝处长你也看到杨首长的夫人跟儿子的态度,如果我再留下我都觉得自己贱了。”平复了一下心情后,接着道:“既然人家不欢迎我,那我也犯不着用热脸去贴冷屁股,而且还骚臭无比的。”

    蓝处长急了,“你大人不计小过就把他们的话当屁放了就行了。”

    年华平静的道:“你认为他们会相信你的话么,别逗了。”

    “可是杨首长可是身居要职。”

    “关我什么事。”年华敷衍道。

    “……”蓝处长打起精神又开始劝年华。

    展中将在一边看不下去了,皱着眉头道:“小蓝,你有这个功夫,还不如劝劝杨家的人呢,如果他们执意误会年华的身份,就算你在这里吧她给劝好了,人家杨家执意不让你们进去,有什么用。”

    蓝处长这才想起这件事的根源根本就不在人家年华身上,而是在那对母子身上,如果他们还是持那种态度,就算把年华劝过去也无济于事,毕竟人家母子才是杨首长最亲的人。

    而年华这里实在不行,还可以请一号首长出来。

    想明白后,就跟火烧屁股一样,跳起来就跑了。

    年华挑挑眉毛,她可不认为那对杨家母子是那种通情达理的人,他们飞扬跋扈惯了,认定自己认为的事实,就一条道走到黑。

    年华老神在在的,突然想起自己刚才买的西瓜,“咱们把西瓜开开,尝尝甜不甜,雄飞刀呢?”

    权雄飞哦哦两句,没找到,“我还是去买一把吧。”

    年华拦住了他,“不用,你看我的。”

    将西瓜放在茶几上,手按在上面那头,等年华放下手的时候,在座的人都看到唯美的一幕,盆口大小的西瓜在年华的手移开后,就跟开花一样,一片片一样宽的西瓜瓣整整齐齐的,如同一朵盛开的红花一样。

    权武瞪大了眼睛,这一手实在是太飘了,自己根本做不到。

    “大家吃啊!”年华先将一块递给展中将,其他的根本不管伺候,不管也没有人挑理,都沉浸在刚才那美妙的一幕中。

    等西瓜吃到嘴里,所有的惊诧,西瓜的美味。

    年华暗笑:为了跳这么一个西瓜,她连“透视符”用户上那个了,用来看哪个瓤好,就怕买到不熟或者熟透了的。

    还有就是西瓜没有经过刀切,上面没有铁腥味,只有西瓜本事的甜味,两者合二为一,当然好吃了。

    他们在这里吃着笑着,蓝处长那里果然非常的不顺利,他都已经告诉他们,年华是他请来治杨首长的病得。

    可是就算他一个劲的解释,杨家母子看他的眼神却是更加的防备,本来蓝处长还纳闷的,杨子航的话解开了谜题。

    “哼,蓝处长我听说了,现在有种技术可以短时间内让人清醒,对不对。”杨子航就跟个大明白一样,围着蓝处长绕圈,“我猜你妈两个一定是打算让我父亲短时间清醒过来,然后给那个小。贱。人分我的财产是不是?”

    蓝处长突然觉得自己跟本跟不上他们的思路,还好杨家的其他人还有明理的,纷纷上前劝这母子俩,尤其是梁宇,“我已经打听清楚了,跟杨首长一起的那个保镖已经好了,说不定就是这个小姑娘治好的。”

    杨夫人跟杨子航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杨夫人可是马上反驳道:“你也不看看那小。贱。人刚多大,她像是能够治好这种这么多人都无能为力的病得么。我说梁宇,你也是打算从我们杨家分一杯羹吧,不要做梦了。”

    梁宇被气了个仰倒,手指颤颤哆嗦的指着这两个蠢蛋,“好好,既然这样,二位这样看我,我走就是了。杨家早晚让你们两个被败光了。”说完转身就走了。

    而其他的杨家人有跟杨夫人跟杨子航持同一种态度,还有大部分却是还没有糊涂,他们清楚的知道,杨家算是完了。

    蓝处长一看真的没办法了,又给一号首长打过去,一号首长听完他的讲述后,沉默半天,虽然他是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也不能强硬的命令杨夫人,谁让人家是夫妻。

    不过他还是道:“小蓝,你把手机给杨夫人,我亲自跟她说。”

    杨夫人接过手机,在一号首长的解释下,她虽然还是半信半疑,谁让当年杨首长跟一号首长竞争过一号首长的位置,可是最后还是落败了。现在两个人虽然面上没什么,可是心里怎么想的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就在这个时候,二号首长亲自给过来了,蓝处长看到后松了一口气。

    蓝处长将发生的事都跟二号首长说了一遍,二号首长走到杨夫人还有杨子航身前骂了句,“胡闹,都是胡闹。现在有什么事能够比得上老杨的安危,你们还有闲心在这里打嘴仗。”转头对蓝处长道:“对了,年华在哪里呢?”

    蓝处长赶紧道:“她被他们给轰出去后,一直在另一个病房等着,她跟我说,等我说服了这二位,她就过来。”蓝处长帮年华粉饰了一下。

    二号首长听完果然脸色缓和下来,开口道,“一时不劳二主,蓝处长还是你去把年华请过来吧。”

    蓝处长点点头,“行,我现在就去。”

    “二号首长让你来请我的?”年华皱眉问道,其实以她的心里那就是谁的面子都不给,可是二号首长都来了,不能不给他面子,如果年家只有她一个人她当然可以不去,可是她家人都在人家手底下讨饭吃,还是不要这么嚣张了。

    在知道二号首长也来了后,展中将跟汪部长都想要过去跟他老人家打个招

    “年小友不知道你对治好老杨有多少的把握?”二号首长问道。

    年华摇摇头,“这我可说不好,虽然权武也是我看好了的,可是他本来就比杨首长要轻,而且他从小练武抵抗力非常棒,因此在我帮他解决的时候,虽然非常的困难我也克服了。”

    “可是杨首长,我确实没有把握,但是试一试总比不试强,本来刚才蓝处长带着我是打算进去的,谁承想被人家给轰了出啦。”年华直接给杨家母子上了眼药。

    二号首长刚才在打等待年华的时候,已经了解了大部分的事实真相,知道年华跟蓝处长说的都是真的,叹了口气,亲自带着年华进了病房。

    穿好无菌防护服,在护士的带领下进到最里面,年华在一进门的时候,就感觉不太对劲,果然那个护士在过去的时候,没一会儿就喊道:“不好了,杨首长他,他……”

    杨子航一把拽住她的胳膊吼道:“你快说啊!买什么关子。”

    而杨夫人则是径直走到床边摸了摸杨首长的脉搏,眼睛一翻晕过去了。

    大家一看这个情况,那里还不明白,可是还是抱着一丝的希望,各大名医汇聚一堂,讨论了半天最后确定的确是已经死了,就在十几分钟前。

    而那时正是蓝处长在跟杨夫人跟杨子航费劲心思相劝的时候。可以说是他们两个间接至杨首长于死地。怎么能够让这两个人接受的了。

    因此杨夫人接受不了晕过去了,而杨子航则把他自己的责任归罪在他人身上,在看到年华在一旁站着后,大吼一声,“都是因为你。都是你的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