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七十九章 神不知鬼不觉
    年华冷冷的看着杨子航,自己这算是躺枪了么!

    杨子航被年华冰冷的眼神看到心里一哆嗦,可是很快被莫大的恐惧笼罩,现在杨首长已经没了,他杨大少赖以飞扬跋扈的根基瞬间坍塌了,他以前做过多少混账事他自己都数不清了,现在失去庇护的他,肯定会遭到猛烈的报复。

    想到这对年华的恨越加的强烈:“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我父亲医治的话,我父亲不会死了。”

    他这种强烈的情绪也感染了一部分的杨家人,他们可都是靠着杨首长这可大树生活的,平时也没少做一些违法乱纪的事,以前没有人敢招惹他们,现在可就说不好了,这些人对年华也是怒目而视。

    如果不是地方不对时机不对的话,年华都想笑了,自己真是躺着也中枪,这就是倒打一耙吧!

    不过她也不是唯一躺枪的人,与此同时还有蓝处长跟她作伴了。

    骂完年华,杨子航又转头去骂蓝处长,“还有你这个废物,如果不是你无能,找不到能够救治他老人家的大师,他老人家也不会连一字片语都没给我留下就去了的。”他跟他母亲都不知道杨首长除了在明面上的钱,暗地里还有多少的产业,据他估计肯定还有不少。

    可是现在这一切都在他眼前一晃而过,杨子航感觉自己损失大了。

    蓝处长差点给气疯了,他不像年华本来就是消极态度,他可是一直在寻找高人,说实在的从凌晨开始到现在饿了不过是啃块面包,渴了喝口矿泉水,杨子航现在说他不用心,他怎么能不气愤。

    “哈,杨子航你说这话你可要摸摸你的良心。”蓝处长强压怒火,不过眼睛冒出的火花还是能够看出他心里的怒火有多么的强烈,“我从凌晨知道这件事情开始就开始东奔西跑,你竟然还说出这种话,你实在是狼心狗肺!”

    杨子航那里这么被骂过,眉毛一立就要冲过去揍蓝处长。

    可是还没有过去就被拉住衣服,动弹不得,他回头怒目而视。

    年华放手,淡定的拍拍手,“难道你父亲不是因为你们母子的关系才最后含恨而终的么?”

    杨子航大怒:“你说什么?小。贱。人你有种再说一次?”

    年华翻了个白眼,“如果不是你们母子拦着我跟蓝处长,不让我们两个进去,或许杨首长现在已经坐起来喝水吃东西了。如果不是你自私以为我是你父亲的私生女,怕我分你家的财产,把我轰出去,再蓝处长跟你们解释的时候,还一意孤行的话,事情也不会到了如此田地。”

    说着年华指指天上,轻声道:“你也不怕午夜梦回,杨首长找你算账。”说这句话的时候在配上年华阴冷的脸色,吓得杨子航跳了起来。

    二号首长对杨子航也是没有好印象,不过看在已故的杨首长的份上,也就对他多了一份容忍,劝道:“好了,你们三个不要这样子,既然事情已经不能够挽回了,就要向前看。”转头对杨子航道:“子航,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处理好老杨的身后事,你作为他的独子,责任重大啊。”

    “小蓝,还有年华小姑娘,你们两个就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你们也要体谅他的丧父之痛。”说完杨子航二号首长又点了点年华跟蓝处长。

    他们两个都保证不会跟杨子航一般见识的,不过明面上答应,心里怎么想的其他人就不知道了。

    二号首长让人通知其他人,正在现场的展中将汪部长还有其他杨家的人,都自动的帮忙。

    既然事情已经完了,展中将拉过年华道:“年华这么晚了,你也不要回去了,一会儿我让人找一个干净的地方,你就在这里将就一宿就行了。”这里不要看是医院,来这里的很多都是老干部,因此有些普通病房的环境非常的好,就跟星级宾馆一样。

    年华当然没有反对,现在已经不到十二点了,回去的话实在是太麻烦了,而且会打扰姐妹们。

    而且在这里也方便她做事,哈哈。

    跟着一个漂亮小护士,来到最高层的一间单人间,这里几乎都是各大主任医师及以上的休息室,而位于这里的病房就不能算是病房了。

    进去之后年华非常的满意,各种家用电器是应有尽有,电脑电视电冰箱,她刚刚参观完,门铃响了,打开一看,是展中将身边的一个勤务兵,“呵呵,年华小姐,这是将军让我给你送来的。”

    年华道谢后接了过来,关上门后,把两个袋子放到茶几上打开一看,一个袋子里是个夜宵,一个袋子里是各种的零食饮料水果,没想到展中将这么体贴,未来有这样一个父亲也不错,是不是?

    年华吃过夜宵,洗了个澡,洗了衣服,烘干后,换上刚才小护士帮她拿来的睡衣,关上灯躺在床上。

    这时如果有人在屋子的话,就能看到本来在床上躺着的那个人,突然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然后窗帘被风吹动了一下,整个屋子归于平静。

    隐身状态下的年华十分迅速的到了一楼,然后顺着楼梯到了三楼,整个三楼人流攒动,年华干脆跳到墙上,就跟壁虎爬墙一样,迅速的向前爬去,一路她见到了展中将汪部长蓝处长他们,甚至连二号首长都看到了,可是就是看不到杨子航母子,他们到哪里去了?

    正在她不知道要去哪里找他们的时候,听到一个空病房里有声音,而且听声音正是杨子航的,开了一下门,是反锁着的,年华心里有数了,看看是那个房间。转身去了护士站,幸运的是所有的护士都不知道去了哪里,而且这里也没有监控摄像头,打开这里的窗户,出去,找到刚才那个房间的窗户,而杨子航就靠在窗边打电话。

    “我告诉你,我现你明天就把这件事给我搞定。”

    “什么,你说什么,TMD,下次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放下电话,杨子航气的都要疯了,可是心里还有点理智,有抓紧时间打第二个电话。

    听了一会,年华明白了,这个小子竟然打算明天就出国,一个人走,杨首长的葬礼不参加了不说,连他老妈都不打算带。

    他也挺明白的,以后自己没了靠山,自己以前得罪狠了的那点子小人,肯定想报复自己,不过在最近几天,肯定不会动手,在举行杨首长的葬礼期间,有一号首长跟二号首长还有其他国家领导人看着,没人敢动手,可是之后就说不好了,此时不走等待何时。

    而妈妈杨夫人肯定会故土难离,就让她生活在自己的土地上吧,杨子航这么想着。

    他当然不是为了他老妈着想,杨子航的性格就是随了她,跟她儿子一样,她老人家得罪的人也不少,可是如果带着她走的话,说不定会节外生枝,那样连他自己都走不了。

    年华就侧身站在杨子航窗外的空调机上,伸出手,翻转,手心正对着杨子航身前那里,嘴角微微一笑,掌突然变成爪,体内内力运转,手腕一翻往前一抓。

    正在沉思的杨子航突然感到一阵心悸,这是怎么回事,杨子航觉得自己的心疯狂的跳动,好像马上有什么灾难降临在自己的头上。

    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自己面前的玻璃突然破碎向外飞去,还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呢,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强大的不可抗拒的力量,向外了拉去,巨大的恐惧充斥他的大脑,只来得及尖叫一声,就栽了下去。

    年华就站在空调机箱上,看着玻璃跟杨子航从自己面前飞过,脸色没有一丝的变化。

    轻巧的从三楼跳了下去,看也不看杨子航落下的地方,回了自己住房,不用看也知道杨子航活不了了,虽然三楼的楼层不高,可是不要忘了,年华施与他身上的那股强大的外力,再加上重力,这个一个小时前还不可一世的杨家大少爷,跟着他老爸走了。

    年华回到房间,又洗了一个澡,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外面的无比的喧哗根本没有打扰到她的好心情。

    而与毫不在意的年华相比,三楼的那些人则是焦头烂额了,杨大少从三楼掉到一楼摔死了,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都还不知道。

    如果说是自杀,可是他根本没有自杀的理由,就算杨首长逝去,给他留下的财富也能够让他富裕的过下半辈子,如果说是他杀,可是根本没有外人进出那个房间的痕迹,就连摄像头也没有找到嫌疑人。

    难道真的是杨公子自杀的?

    晕过去又醒过来的杨夫人听到这个噩耗,立马又晕过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年华就习惯性的早早起床。

    凌晨的时候,杨首长的遗体已经被转移到其他的地方了,而且因为凌晨整个医院根本没有人睡好觉,现在整个医院都非常的安静。

    跟值班的护士小姐说了一声,年华就出了医院。

    也不打车了,干脆直接跑回了学校,在学校旁边的早餐店吃了饭,然后又帮宿舍姐妹们买了饭,她相信这个懒蛋如果没有要紧事是不会下去吃饭的。

    行走在宁静的校园里,早起的同学或者晨读或者一对对的依偎在一起亲亲秘密,对面走过来一队阳光大男孩手里拿着篮球走过来,或许他们长得虽然阳哥但不帅气,但是感受着清凉的空气,看着青春洋溢的少年少女,年华的心像被洗涤了一样,慵懒的心情变得飞扬起来。

    心情舒畅的年华,身上散发着无限的魅力,加上她傲人的身高,回头率百分之百,尤其是那些篮球队员,他们算是直接对上,所有的人都完全看呆了,还有人一不小心踩到其他人,还有人自己绊倒自己,反正就是一顿混乱。

    回到宿舍的时候,看看时间已经七点了,不过宿舍的那三个懒蛋应该还没有起床呢,不过今天早上八点就有一个节课,这些丫头竟然还不准备。

    掏出钥匙进去,果然都没醒呢,窗帘也没拉,床上的三个人睡得姿势那叫一个难看,年华挑挑眉毛,从兜里掏出手机,挑了一个音乐,捂着嘴暗笑,手指按下播放键,一股激烈的音符跳动出来。

    “当当当当”一首贝多芬的《命运》从年华的手机里传了出来。

    “啊!”李碧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蹲在床上四处观望。

    程莲的第一反应是把脑袋藏进被子里。

    而屈绯红竟然根本就没有醒过来,还在那里呼呼大睡,有点醒过来的意思都没有。

    “原来是你呀,老小。”李碧看到年华后松了一口气,腿一软,扑到在床上,滚了滚,又躺在床上,想要继续睡觉。

    年华看到她们这个样子,轻轻的把盛放早餐的盖子还有袋子解开,一股食物的香味飘散在宿舍里。

    “好香啊,好香啊。”出乎年华的预料第一个被食物的味道吸引过来的竟然是不是李碧而是程莲。

    程莲凑到年华身边,一看,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这是学校旁边的那家生煎包店里的生煎包吧,我都眼馋超长时间了。”那家生煎包买的非常快,出的晚的根本吃不上。

    很快李碧也被香气吸引过来,最后只剩下屈绯红一个还在那里呼呼大睡。

    经过这么多天的在同一个宿舍,她们都知道屈绯红的睡觉功力非常的好,在军训的时候真个排的人都无人能敌,雷打都不懂。

    没办法,年华亲自把屈绯红给提溜下来。

    吃过早餐,宿舍里的姐妹们,急急忙忙换好衣服,感觉时间实在是不够用,女生早上多忙呢,即使不用化妆,可是那一层层的护肤产品也是够浪费时间的,最后如果不是年华早上叫她们起床,上学第一天迟到也是一件非常糗的事。

    第一天上课,老师根本就不会讲课,大多都是先自我介绍一下,然后再让同学们自我介绍。

    不过在轮到同学们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看想年华。

    年华还在纳闷呢,看我干什么啊。

    坐在她身边的宿舍里的姐妹们看出了她眼里的困惑,顿时哭笑不得,原来这丫头,早就将自饿己的职务给忘了。

    程莲小声的提醒:“你是咱们班的班长。”

    你是咱们班的班长?班长!年华这才想起来,对啊,自己好像的确是班长,说实在的这么多天过去了,她根本早就忽略了这个职位了。

    整个班级的人的眼睛都盯着班长呢,没办反想要躲懒的年华,只有站起身,简单的介绍了下自己,“我叫年华,今年十七岁,是这个班的班长。”一句话点出她的姓名年纪还有身份,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也实在是太简单了吧,不过年华的干练也赢得了一部分的好感,他们深受年华的影响,后面干脆就报了自己的名字出生地都还有年龄。

    不过几分钟,班里的所有人都自我介绍完了。

    两节课并成的第一大节课结束了,老师宣布下课后,年华就跟在宿舍的姐妹们往宿舍走去,上午的第二节大课他们没有课要上,而他们的下一节课是在下午。

    年华她们决定先回宿舍,如果等到吃饭的时候再下去,虽然楼层高不好上下,可是不吃饭也不成啊。

    年华刚走出几步就被人给叫住,年华回头一看是自己班上的副班长,班学文。

    “班长你等一下。”班学文几步追上年华她们。

    年华好奇的看着他问道:“有事?”

    班学文看她的样子都无奈了,也不知道老师是怎么选上她的,一点事情都不管。

    班学文解释道:“还有十天就是八月十五中秋节了,咱们学校叫中秋节晚会跟迎新晚会合并到一起,老师让咱们两个好好合计合计,出个什么节目。”

    年华一听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可是面上却是好不现实,她点点头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反问道:“你是怎么知道?”

    “因为班导找你找不到,最后委托我帮忙。”班学文自豪的道。

    年华心中一动,目光柔和的看向班学文,对他微微一笑,班学文被这一笑感染的恍惚了一下,他好像朦朦胧胧的听到班长年华的话,“既然老师将这个任务交给了你,那你就要勇往直前,负责到底,我就不给你拖后腿了。”

    等年华走后,班学文才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竟然将班长大权都交给自己了,不可能吧,难道班长不怕她大权旁落,不过看到年华悠闲远去的背景,班学文这才意识到人家真的是将权利交给了自己。

    宿舍的姐妹们不解的看着她,大姐程莲关心的道:“年华你怎么能将班长的权利交给班学文呢,这样下去,等到下次评选的时候,被选上的可能就是他了。”

    年华毫不在意,摆了摆手,“没关系,他上就他上,反正我对这个位子根本就不在乎,我还要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呢。”

    屈绯红劝道:“其他的职务就算了,可是班长的职位多重要啊,能够在老师面前说得上话不说,对以后找工作也有好处啊。”

    “没关系了啦,我不希望被束缚住,现在这样就挺好的。”看着年华毫不在意,宿舍里的姐妹们也就不再劝了。这是人家自己的事情,她们劝几句就行了,如果劝多了说不定就成了逾越了。

    下午的那节课上完后,也就是三点,剩下的时间就是自由分配的,年华上次就想去年家看爷爷奶奶了,可是因为其他原因没有去成,这次可不能错过了。

    给展青云打电话,“你现在有时间么?”

    “有啊,我刚下课正在图书馆呢。”展青云翻看着一本专业书籍,他现在在大三,可是大一大二的课都没有学到,因此他抓着课余时间把他认为非常有用的课程自学,甚至有的时候回去蹭一二年纪的课。

    “我想让你跟我一起去年家。”

    展青云听完这句话,心都跳的飞快,连忙道:“我现在马上就会宿舍换衣服,你现在在哪里?”

    抱着书本快步走了,而坐在他旁边那个桌子上的女生咬碎了一口牙齿,她刚才邀请展青云出去吃饭,被严词拒绝,理由就是要努力看书,可是现在那女人一个电话就把他给叫走了,实在是太可恶了,我不会放弃的。

    展青云跟年华约定在某家冰激凌店会面,这家冰激凌店就位于两所学校中间的位置。

    在知道自己晚上将要跟年华的爷爷奶奶见面后,展青云非常的重视,如果他把这一关拿下的话,剩下的那些难题也就不算难题了。

    年华的爸爸妈妈对自己也非常满意,虽然年华的妈妈经常表现出不喜欢他的样子,可是从她眼睛里能够看出她其实挺欣赏自己的。

    然后是年华的弟弟年夏,这个比较好搞定,他本来就挺崇拜自己的,对自己跟他姐姐在一起也算是乐见其成。

    对了,还有年泰,这是从小跟自己一起长大的哥们,虽然是个损友,可是在关键的时候还是挺靠谱的,尤其是是管自己终身大事的时候,尤其是两边都还是自己非常关心的人。

    展青云算了算,感觉自己前途一片光明啊,不过好像算漏了点东西,到底是什么呢,想了半天都没有想起来。

    他根本就忘记了,好像年华才是正主呢。

    为了给未来的爷爷奶奶留下好印象,展青云干脆换上了一身崭新的军装,将肩章什么的都带好了,这时候跟他同宿舍里的人才知道眼前这个插班的家伙竟然是中校!

    天啊,如果这件事被其他同学知道的话,还不疯了,不过很快宿舍里的三个人就被下了禁言令,不许他们出去瞎胡说。

    在展青云的威胁下,三只狼变成了三只小绵羊,一个个发誓保证自己不会说出去,这才放过他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