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八十二章 追踪
    年华放下电话赶紧往程莲告诉她的地方跑了过去,等她到了那里两个女孩急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她们哪里经过这样的事情,还记得求助就非常不错了。

    首先要安抚住她们的情绪,年华拍拍她们的肩膀坚定的道:“你们两个不要害怕,我们很快就能找回绯红的。”

    “真的?”程莲急的都快哭了,李碧也是眼圈红着。

    年华点点头,“这样你们在这里等着我,或者去旁边的那个冷饮店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不行。”李碧一把拉住年华的胳膊,“你一个人太危险了,还是我跟你一起去吧,老大小胳膊小腿的没多大的用处,我整个女汉子还是能够帮上你的忙的。”

    年华点头答应,程莲看李碧跟着年华走了,就剩下她在这干等着,坚决不同意,她刚要说话就被年华的话给堵了回去,“老大,说不定一会儿绯红就回来了,如果她发现我们都不在这里,联系不上我们肯定着急,而且我记得她手机放在钱包里了。”

    年华这么一劝,程莲这才决定留下来等屈绯红。

    李碧跟着年华一路行来,越来越感觉到旁边的店面怎么那么熟悉,等到了某个摊位面前,李碧恍然大悟,这不就是早上她们买水晶的地方么。

    “怎么来这里干什么?”李碧小声问道。

    年华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现在对她来说时间就是生命。

    正好万运来的摊位上有几个人正在那里跟他讨价还价,年华皱皱眉头,一把拉住在那里口若悬河把劣质水晶夸成绝世宝物的万运来。

    “你干嘛啊?”万运来被拽出摊位,他已经快把那几个人忽悠的买下他的那些压箱底的货了,也就是压在箱子里好久没有卖出去的货,竟然被人给破坏了,等他回去说不定,那几个人就反应过来不买了呢!

    李碧在旁边看的也是有点不知所错。

    万运来怒气冲冲的回过头来,一看竟然是年华,面上的怒气立马就消失殆尽,换上了欢喜的表情,“原来是你呀,怎么找哥们有事啊?”

    看到眼前的场景李碧傻眼了,本来是年华蛮不讲理把这个万运来给拖下来,可是现在万运来竟然还这么高兴,难道他是看上老小了?

    任由李碧在那里满脑袋跑马车,年华一把拉过万运来小声道:“兄弟,我有个事请你帮忙!”

    万运来一听眼睛一亮,赶紧道:“咱们虽然今天第一次见面可却是一见如故,有事你说话,不过你稍微等我一会儿啊,我想找个人看着我这个摊子。”说完跑到不远处的一家水晶专卖店,不一会儿拽着一个年轻店员跑了出来。

    “小三,你帮哥哥我好好看着我这个摊子,知道么?”

    小三点头拍着胸脯保证:“运来哥你放心!”

    搞定这些事情,年华拉着他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道:“我知道能够在这里公然抢东西的家伙肯定有根基有后天,而且肯定不是单独行动的,应该是有组织的吧!”

    万运来点点头,“你说的没错,正割潘家园被两帮人蚕食,一个是宝树门,一个是黑虎帮。宝树门,树是鼠的谐音,其实就是宝鼠门,不过他们老大觉得不太好听就改成了宝树门,顾名思义,他们以扒窃为生,还好他们还算是比较厚道,只拿你的钱包,像什么手机啊什么的都不拿,而且如果两个人是一起的,他们只拿其中一个人的钱包,算是盗亦有道。”

    “那另一个黑虎帮呢?”年华追问道。

    说起这个黑虎帮万运来的表情就不像说起宝树门那么轻松了,“黑虎帮相比较做事有规矩的宝树门,它就比较粗暴了,今天你朋友被钱包被抢应该就是黑虎帮做的。而且黑虎帮的实力可不仅仅就在这个小小的潘家园,在整个京城都有他们的黑势力,这件事不好办啊。”

    年华道:“钱包不钱包的没什么,我只想把我朋友找回来,她一个小姑娘可不能落入那些穷凶极恶的人手里。”

    万运来托着下巴想办法,年华跟李碧就站在一边等待着。

    “有了!”万运来敲了一下脑袋,可是立刻又有些犹豫。

    年华当然看出来他在顾忌什么,抬起双手摆了一个只有奇门中人知道的手势,李碧看不懂,可是万运来却是瞪大眼睛,指着年华半天没有说话。

    年华也不管他,而是转身对李碧道:“李碧,你先去别处等着我们好不好?”

    李碧看看年华又看看万运来,一脸的狐疑:“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呢?”

    年华看她不愿意走,也就没有强求她离开,反正到了如今她也发现了,国家的高层官员对奇门中人非常的优待,年华也就没有了一开始恐慌的感觉了,尤其是这次杨首长的事情一出,她更能看到奇门中人的地位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低,既然这样年华虽然打算瞒住自己那些与众不同的能力,但也可以稍微显露一些了。

    万运来一看年华已经决定了,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问道:“你们身上有没有她的东西,就算是一根头发丝也可以。”

    年华李碧面面相觑,上哪里去找屈绯红的东西啊,这可是把她们给难住了,突然李碧从衣服里掏出一串红色水晶,“因为她兜里没有地方了,就放到我这里了,这个可不可以啊?”李碧忐忑的问道。

    万运来点点头,拿过这串手串,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以后从里面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苍蝇?

    年华和李碧同时吞了一口口水,天啊,这有什么用啊!

    万运来不同于年华李碧嫌弃的表情,他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就跟对待稀世珍宝一样,不过看到两个女孩子的表情后,赶紧解释道:“这可不是一般的苍蝇,这是我的傀儡,经过我这么多年潜心研究的苍蝇傀儡,只要让它看一眼手串,它就能知道手串的主人在哪里!”

    李碧听完傻眼了,难道这个世界上的技术已经这么发达了,还是自己穿越到另一个时空了,怎么连傀儡都出来了。

    而年华则是有点好奇,不过她没有忘记她们来找万运来的目的是什么,催促道:“既然这样,那你赶紧帮我找找吧!”

    万运来点点头,也没看他怎么操作,就在那里站着就看见那只傀儡苍蝇飞到他手掌上托着的假的红水晶手串,停在上面然后瞬间又飞了起来,在前面带路。

    万运来紧跟在它后面,而年华看李碧都已经精神恍惚了,去了也是拖累,干脆让她回去找老大程莲得了。

    苍蝇傀儡在前面飞,年华跟万运来在后面跟着,这苍蝇傀儡方便是方便可是速度不是太快,万运来汗颜道:“还有继续完善呢!”

    在苍蝇傀儡的指导下,两人竟然来到了潘家园的最南端,那里已经没有摆摊开店的了,也没有游客过来,让年华感到好奇的是,再往里墙上有两扇大门紧紧闭着,进出只走角门,大门旁边立着两头黑色猛虎,尖牙利爪耀武扬威的。

    “这就是黑虎帮的地盘吧!”年华虽然是在问他,可是语气非常的肯定。

    万运来点点头,“没错,看起来是被这帮子无法无天的家伙给劫持到这里来的,看起来咱们还要从长计议了,就凭咱们两个人就算是死了也没办法把人给抢出来。”

    年华点点头,然后向前走去。

    万运来看她点头的时候还以为她也同意他的看法了呢,没想到眨眼人家就往前走,赶紧拉住她,急切的道:“年华,你该知道咱们哥俩今天平水相逢,可是我能跟你来这里,你就该这道哥哥我不是那种怕事的人,可是咱们的确是没有那个能力去救人啊。你听哥一句,哥去帮你找找人,一定把那个小姑娘给救回来。”

    年华摆摆手,“万运来,冲着你这么义气我就叫你一声万哥,不过如果等咱们搬来救兵黄花菜都凉了,不过你放心,妹妹我可不是没有成算的人,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说着右手虚空一握,万运来只感觉汗毛都要立起来了,就见年华就跟握着一把剑一样,在地上轻轻一划,汉白玉的地面瞬间断裂不说,从裂口处能够看出来竟然深入一米多。

    万运来眨眨眼,爆笑起来,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自己今天不过是一时兴起,看眼前的这个女孩面相上不是池中物因此跟她交了个朋友,不过就算她以更成名就也是以后的事,说不定她未来就是一个富豪,或者是加入豪门啦什么的,不过后来看到小姑娘性格爽朗,挺欣赏的。

    而帮他们这个忙,也是因为一时冲动,可是现在看来自己根本就是没有花费什么代价竟然交到一个大高手当朋友,天啊,这可是当代武林泰斗级人物啊,整个华夏武林五个手指头都能数的出来,如果说二流高手在真正的高官眼里也就是稍微重视点而已,可是一流高手的话,可是他们想请都请不来的人物,就算是国家入常的几个国家领导人想召见人家,也要看人家有没有时间有没有心情的啦。

    万运来兴奋起来,既然自己身后有这么一棵遮天大树,哪还有什么好怕的呢,现在该害怕的是黑虎帮了。

    年华也不管他,散去手里的罡气化成的长剑,直径的朝着大门走去。

    万运来赶紧跑过去,跟在年华身边。

    “没开门,怎么办?”万运来现在已经完全把年华当成老大。

    年华淡淡的道:“没关系。”说着走到大门中间,抬起手掌推向大门。

    万运来刚要说,黑虎帮的大门是特制的的根本蛮力推不开,就连一辆卡车相撞的力气也能抵挡的住,话还没有出口,就长大了嘴瞪大了眼睛,他已经吃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就见年华只是用一只手掌就把几吨的大门,缓慢而又坚定的推开,很快里面的情景就出现在年华跟万运来的眼前。

    一进门就是一个大的空地,也就是所谓的演武场,那些黑虎帮的小弟们,一人穿着一身黑色练功服在那里瞎比划,大约有五十左右人,具体多少万运来没有仔细数。

    这些人就跟被按了暂停键一样,不管在做什么动作全部都定在那里,半天都没有缓过神来,年华根本就不管他们,直径走向演武场后面的一个通向后面的小门,万运来跟在她身后。

    黑虎帮的这个基地,仿照京城的四合院行事,在演武场对面是议事大厅,两边是各三间的厢房,在左边的厢房旁边有一个小门,苍蝇傀儡就朝那里飞去,年华跟在它后面。

    年华跟万运来到了练武场的中间的时候,那些黑虎帮的小弟们才反应过来,一个貌似头目的家伙,大喝一声:“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擅自闯入,想干什么?”

    不过他的话根本没有人理会,年华跟么没有停下脚步,眼看就要到小门了,头目不干了,招呼着手下朝着两人冲了过来,手里拿着各种兵器家伙事,万运来被这个阵势吓得有点腿软。

    年华伸手抓住他的肩膀,伸手就抓过一条长枪,这些乌合之众那里是她的对手,眨眼之间,五十来个人倒了三十个,全部都是左边的大腿被刺穿,躺在地上根本移动不了,可是剧烈的疼痛让他们大声哀嚎着,剩下的那二十来个人根本不敢上前,纷纷往后退,如果不是黑虎帮帮规残酷他们早就逃之夭夭了。

    年华的充满杀气的眼神扫过,这些人被吓的向后倒退,有好几个直接被吓得跌倒在地。

    看没有人在阻止她的入内,拉着已经万运来进了小门。

    万运来到现在还没回过神来,天啊,实在是太牛了。

    穿过又两个四合院,苍蝇傀儡这才飞进一个院子里,直直的飞入一间厢房,停在窗户上不动了。

    这个四合院里或坐或站四个男人,无聊之下正在聊着天。

    甲说道:“你说豹子哥会喝了头汤的情况下,给咱们留一口么?”

    乙撇嘴:“说不好,看豹子哥的心情呗,上次心情不好直接把一个小娘皮给玩坏了,最后还是我给处理掉的。”

    丙道拍拍胸脯:“豹子哥对咱们兄弟没的说,别说处理尸体了,就算是杀人放火也是豹子哥一句话的事。”

    “行了,咱们回归正题,我看今天豹子哥心情非常的好,那个小娘们可是个大学生,还是大一新生,我看说不定豹子哥兴致大发想留下来常用呢,等某天等豹子哥玩腻了,肯定拿来犒劳大家了。”乙笑的非常的淫。荡。

    丁笑道:“好了好了,豹子哥刚进去,咱们去听听墙根怎么样?”

    丁的话一出就得到所有人的赞同,四个人同时都悄悄的往那间房间窗户那里走去,可是还没走出几步,他们只感觉道脑袋一痛,这是怎么了,他们纳闷,抬头就看看到对方的心脏处出现一个巨大的窟窿,再低头看看自己的,竟然也变成了大窟窿。

    我的心脏呢?带着这样的想法,四个人摔倒在地,气息全无。而在他们到底的地方,都出现一块冰,不过冰很快化成了水,很快水也会变成水蒸气,到时候没有人能够看出他们到底是被什么杀死的。

    年华手里还拿着一块冰,就在万运来的目瞪口呆中在瞬间化成水,然后消失不见。

    “天啊,你这是怎么做到的?”万运来不由问道。

    可是年华那冰冷慑人的眼神让他把话又咽了回去,啪的一声捂住自己的嘴巴,摇摇头,表示自己不会出去说的。

    其实年华相信万运来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他一看就是聪明人,她现在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屈绯红就出去。

    几步跳到门前,直接破门而入。

    屈绯红都要被吓死了,也是后悔的不得了,钱包丢了就丢了,干嘛还要逞能去追那个强盗啊,这不被带到偏僻的地方,被迷倒后带回了这个房间里,她根本就不知道这里是哪里,说不定根本就不是首都了。

    刚刚清醒过来的时候,身体非常的软,根本动不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能够活动了。下了床,却发现门窗都被人从外面锁上,以她的能力根本弄不开,最后只能放弃。不知道姐妹们知不知道她失踪了,如果知道的话报警还好,千万不要向自己一样逞能啊。

    “现在怎么办?”屈绯红祈祷过后又接着恐慌,这时突然听到外面有人的脚步声,心里升起了一丝希望,难道是有人来救自己了,喊道:“有人么,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最后等来的当然不是英雄,而是甲乙丙丁四个糙汉子。

    他们能说出什么好话来,吓得屈绯红六神无主。

    就在她忐忑不安的时候豹子哥终于出现了,如果不是听到院子里那些人的说,屈绯红根本就不会认为这哥们一个混黑帮的,就跟个大学老师一样。

    可是当他露出那让她心里发毛的笑容后,她的心中的希望一点一点的变凉。

    “你想干什么?”屈绯红感觉在这个人面前穿着非常严实的自己就跟赤裸着一样,全身上下所有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豹子哥笑着走到屈绯红面前,抬手就去摸屈绯红的脸蛋,却被屈绯红躲过。

    从豹子哥的胳膊下面逃到门口,使劲的拍着门,可是门就是无法打开,手脚并用也没有办法,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

    这时一个胳膊从背后将她抱住,一只手掌直接附上她的胸部,屈绯红气的红了脸,怒火之下直接在手掌上咬了一口,连她吃奶得劲都用上了。

    豹子哥疼痛难忍,一把将人甩开,再看,差点给自同时己咬下块肉,在气愤的暗自庆幸,如果她嘴里现在是自己的那个东西,肯定给咬断了。

    被推倒在地的屈绯红,想要起身,被愤怒的豹子哥踩住手指,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瓶粉红的液体,掐着屈绯红的脖子将它灌了进去。

    “哈哈,你以前肯定没有喝过这么好看的东西。你知道它有什么作用么?”豹子哥问道,可是却不给屈绯红猜得时间直接自己宣布了,“这是一种能够让你感觉到热火焚身的一种神奇药物,它能让你这样矜持的少女变得热情似火。”

    “这到底是什么?”屈绯红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豹子哥凑到她耳朵边说了两个字,打垮了她的精神,他说的是“春药!”

    屈绯红瘫倒在地,她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竟然会遭受到如此的悲惨的遭遇,难道自己真的在劫难逃了么?

    屈绯红抱着肩膀坐在地上靠着床,在恐惧中等待着可怕地时候,但是奇怪的是好久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奇怪的感觉,而她对面那个仿佛胜券在握的豹子哥也是皱着眉头,以前他也喂过其他女人吃,最后一个个都自动的投怀送抱,可是现在这个到现在还没有动静呢。

    正在他打算干脆就这样上的时候,门被踹开,屋子里的两个人同时向外看去,当看到来人的时候,豹子哥吼道:“那是什么人,竟然敢闯黑虎帮。”

    而屈绯红在激动过后却是无尽的担心:“老小,难道你也被抓进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