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海东青
    吃过饭,年华抱着两块毛料,先回了年家。

    家里年老爷子出去跟老友下棋去了,年奶奶也出去遛弯了,保姆卫阿姨本来想去叫年奶奶,她知道如老太太知道自己孙女来了的话,肯定高兴的不得了,不过年华却没让,“卫阿姨,你别去了,下午我还有事呢,放下东西我就走了。”

    卫阿姨这才作罢。

    年华在年家有独立的房间,可以说是除了两位老人的房间,数她的最好。

    将毛料搬到屋子里,琢磨一下,干脆放到衣柜里,反正自己在这里没有多少衣服可放。

    放好后,年华拍拍手,坐到床上,从包包里拿出那块帝王绿,真是越看越喜欢啊。就这么小小一块如果拿出去卖得话两个亿挡不住,不过现在年华可不缺钱,还是当做收藏吧!

    年华有把帝王绿装回包里,出了房间刚要跟卫阿姨告别,就听到敲门声,卫阿姨赶紧过去开门。

    “啊,年部长周处长回来了!”

    年华一听就知道走不了了,果然年建党跟周文看到年华的时候,那叫一个高兴啊。

    “年华,你这小丫头,来了首都这么多天了,怎么不去伯伯家吃饭啊,是不是嫌弃伯伯家不好啊。”年建党一脸的嗔怪。

    其实如果说起了年华跟他们并没有相处都长时间,感情虽然说不是没有,可是也不是太多,让她独自去人家家里,她觉得麻烦人家,不过这话当然不能当着人家的面说了,只能讪笑不语。

    周文看出年华的尴尬,偷偷瞪了年建党一眼,一把拉住年华的手,跟她一起坐到沙发上,温柔的问道:“你这是打算出去?”

    年华点点头,“对呀,我买了点东西,宿舍放不下就放到家里来了。因为下午还有事,我是打算放下就走的。”下午有社团活动,当然了她是当算翘掉的,不过现在正好拿这个当借口。

    坐在年华对面的年建国笑道:“有什么事啊,明天再说,今天你就不要回去了,一会儿,你大哥也会回来。”

    年华一听决定不对劲,看看伯伯年建国再看看伯母周文,两人的脸上虽然非常的平静,可是从眼里却是能够看出一丝的喜气,这是怎么回事啊?

    看出年华的疑问,还是伯母周文给她解惑:“今天晚上咱们一家子跟程家一起吃顿饭。”

    吃顿饭?吃顿饭有这么高兴么?突然灵机一动,在华夏一般两家人一起吃饭很多时候都是为了……

    “难道是给大哥相亲?”年华不确定的问道。

    周文亲昵的点了点她的鼻子,夸奖道:“要不说咱们年华就是聪明呢,这么快就猜到了。”

    年华呵呵傻笑两声,对年泰是无比的同情啊。

    年泰那小子可是醉心养犬,虽然上着大学,可是大学之外的课余生活都扑在那个上面了,听说过几天要去参加什么国际大赛,跟自己通电话的时候,那是兴趣盎然对冠军是志在必得啊。

    年华也非常佩服他的养狗的技术,这把昨天就让老猫帮她把自己家的藏獒图狼送到他那里,让他帮忙照顾照顾。

    她可是知道年泰这小子偷偷摸摸在郊外买了一块地,就是打算用来养狗的,自己家的狗正好有了好住处,而且平时把小鸡仔也放养到那里,谁让现在小鸡仔已经变成了大鸡仔了,跟原来可以托在手心里不同,现在已经长得跟个成年草鸡一样大小了,年华干脆给它改名叫海东青,当然不是说它像老鹰,而是想让它朝着猛禽的方向发展,不要跟现在似的,谁看到谁说是草鸡,还是个光吃不下蛋的草鸡。

    说起海东青,简直就是草鸡中的战斗机,不是说它多么的神君,而是吃的东西实在是坑爹,草籽不吃麦子不吃,刚跟年华的时候因为不知道年华的性格,不敢出刺,现在整个山庄就剩下那保镖,它也知道山中没了老虎,它就开始耍混,菜不吃饭不吃,只吃肉,爱吃猪肉牛肉,羊头不吃嫌膻。

    老猫没办法只能请示年华,年华都无奈了,没办法只能跟老猫讲,它喜欢吃什么就给它买什么。

    这次海东青美了,一天能够吃下跟它体积一样大的肉。

    不过最让年华头疼的不是海东青爱吃肉,而是它实在是太淘气了,老猫根本管不了。

    这个原因在加上大狗图狼一只狗比较孤单,所以年华才想将它们放到大哥年泰这里。

    算算现在老猫他们护送着这两只应该到了。

    既然晚上有事年华就更不能走了,陪着伯父伯母聊天,中途告诉程莲自己回不去了,让她不要等自己了。

    程莲听年华去不了了,还挺失望,“那实在是太可惜了,昨天社长跟副社长刚买来不少装备,你是看不到第一眼了。”

    “没关系,老大你帮我拍几张照片来不就行了。”年华的话得到程莲的认可,并承诺一定会拍好多漂亮衣服的。

    打发了一说这这些就无比兴奋的程莲,年华这才松了口气。

    跟两个长辈坐着没有什么事做,年华干脆打开了电视,拨到新闻频道,其中正说到澳洲。

    看着澳洲年华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本来这件事情她一直记着,可是这些天事情太多,完全被她给忘记了,现在看到电视才发现自己好像把一件大事给错过去了。

    傻眼了,不行说什么也要确定一下啊,到底是不是错过了。

    这时正好年老爷子跟年奶奶回来了,年华上前亲热的打过招呼后,就躲回了房间,打开电脑赶紧上网查看,最后终于松了一口气,那件事还没有发生,自己还有时间。

    年华心情大好,坐在电脑跟前仔细数着时间。

    原来在一个星期后,澳洲竟会爆发一次巨大的金融危机,澳币飞流直下,被一贬再贬,而在这次金融危机爆发的原因是因为澳洲政府放出话说在他们内陆沙漠里发现了大量的石油,还给出了相关证明,而且据推算石油储量的科学家估计,这次发现的油田比得上阿拉伯国家油田储量总和的一半,不可谓不多啊。

    因为这件事,澳币开始升值,再加上国际大玩家们大财团的加入,澳币升值的速度飞快,看到这种情况,很多不明所以的散户也开始投资澳币,以至于澳币到了一个虚高的位置。

    有些人当然能够看粗这看似繁荣的货币市场的,因此开始出售自己手里的澳币,接着澳洲政府宣布那块油田竟然贫瘠无比,根本没有多少原油跟天然气。

    一石激起千层浪,那些持有澳元的不管是大财团还是小散户,嘴里骂着坑爹的澳洲政府,一边将手里所有的澳元都抛售,不过因为抛售的数量太大,因此澳元的价格被压的非常的低,不少大财团就因为这一下子损失了不少钱,有的甚至伤筋动骨了。

    而年华正是打算趁着这个时候趁着澳元价值低到顶点,抄底!如果操作的好的话,就这么一下子,她自己的资产就会成几何式增加。

    年华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就是,就在大家都盯着那块大陆油田的时候,澳洲附近海域竟然又发现了油田,这次的油田虽然没有原来的那块传扬的那么大,可是这是真真实实的,为了怕又被澳洲政府晃点,不少国家跟地区都拍专家过去,最后大家得出的结论,一直认为,这次澳洲是真的找到了。

    就这样,降到最低的澳元又回升了起来,而且这次回升不带一丝的水分。

    年华在前世的时候就看到过这个报道,其中有一个只是投资了十万元,最后成了百万富翁了,年华当时还很羡慕,没想到现在这个机会就摆在自己面前,如果自己错过的话,不是天打雷劈?

    不过准备工作也要做好,首先要注册一个离岸公司,要不然各种税款就要让她心疼死,还能够规避风险,这件事就交给黄埔谦办理就行。

    现在年华要做的就是筹钱,年华算了算,自己的华年公司,下面有桃花醇酿,游戏公司,投资公司,还有控油器公司,对了,她在香港李家还有股份呢,如果将这些流动资金抽出来,也就十多亿,毕竟现在这些公司都是飞速发展的时期,再加上她手里的那些钱,二十亿左右!这可满足不了她那饕餮的胃口,怎么办呢?

    如果将这些公司抵押出去一定能够得到一笔巨款,可是她并不像这么做,国内的程序实在是太繁杂了!

    有了,年华有了主意,她可以将她在李家的那些股份抵押出去,估算应该可以换回二百亿的资金,有了这些钱她还用去想别的办法么?年华得意洋洋的想着。

    虽然年华现在是斗志满满,不过今天肯定是不能做了,今天是老哥的相亲宴,如果没相上还好说,如果相上了,那么那位就可能是自己的嫂子了,虽然不是亲哥哥,但是自己跟年泰也挺不错的,可不能大意马虎。

    想到自己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合适的衣服,年华也有点着急了,赶紧下去,找到正在那里商量事情的伯母周文,“大伯母,我又是先出去下?”

    “什么事啊这么着急?”周文回头问道。

    年华无奈地笑道:“没什么,就是我刚才发现我放在这里的衣服大多都是运动装,我今天也不能穿着运动装去呀。”

    周文扑哧一下乐了,点点年华的脑门,“你们不愧是兄妹!”

    年华:“嗯?”

    周文解释道:“你大哥也说自己根本没有合适的衣服,我正打算带着他去买,现在又加上你了。”

    年华被周文拉着上了年泰的车,看着面无表情的年泰,年华问道:“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年泰说话的时候满身的怨气,年华正想是谁招惹他的时候,就看年泰回头凑到她面前哀求道:“好妹妹,你明天可要把你那头什么海东青给我带走,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年华看他一脸的痛苦,不由问道:“海东青怎么了?”

    年泰边开车边诉苦:“你还说呢,你那头名字叫海东青的大草鸡,还真是草鸡中的战斗机,招猫逗狗不在话下,刚去没有一个小时,就把我那里所有的狗都欺负了一遍,仗着自己能够飞起来,狗咬不到它,它是在啄了这只啄那只,除了你的那头图狼没有被它欺负外,说有的狗都惨遭毒手。”

    年华边听着嘴角还在不停的抽搐,这只鸡也太能惹事了,看起来自己真的要快点在首都买房了,要不然没几天这只鸡就被积怨太深的年泰抓住炖了吃鸡肉。

    周文在一边看着两兄妹聊天,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

    一边跟年泰聊天,年华也在注意着窗外,发现这条路可不是通往市中心商业街的,倒是通往另一个地方,“大哥你是要去接年夏?”

    年泰点点头,“我就这么一个兄弟,当然要让他帮我把把关了。”

    到了门口接上年夏,一行人又去了商业街。

    因为时间不多了,周文强忍着逛街的欲望,带着三个孩子去了她经常去的一家店里,她帮年泰年夏都挑了一身休闲西服,帮年华挑了一身白色小礼服。

    年泰还想抵抗,“老妈,不过是相亲而已,不用穿的这么正式吧?”

    周文横了他一眼,“你知道什么,这说明我们重视他们,虽然程家比不上咱们年家,不过也不能让人家挑出毛病来。”

    年泰不说话了,年华有意见了,她举着这身白色公主及膝的蓬蓬裙,背后还有一个大大的蝴蝶结,“伯母,我觉得我还是换一件吧,这件裙子适合在婚礼上穿,而且我觉得这件不错!”

    年华看上另外的一条蓝色晚礼服,样子非常的简单大方,不过颜色非常的讨年华喜欢,天蓝色的裙子衬托出少女青春好气色。

    周文也承认这身长裙非常适合她,又从旁边拿来一条腰链松松垮垮的挂在年华的腰上,突出她纤细的腰肢。又给她配了一双白细跟凉鞋,被年华阻止,最后遗憾的拿起一双坡跟的白色凉鞋这才算完事。

    不过让年华感到欣慰的是,不只自己这么折腾,那兄弟两个也是累了个够呛,心里也就平衡了。

    最后为这三件衣服还有鞋子买单的是可怜的年泰,本来年华是打算自己付账的,不过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

    很快到了晚上,年华年夏跟着年建国周文还有年泰坐着两辆车去了郊外的一家会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