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八十九章 相亲宴
    这家会馆跟年华上次去的那家有些许不同,在外面看就是一座大的四合院群落,还有些老旧,不过进去就会发现里面十分的现代化,虽然不是富丽堂皇但也是清新优雅,年华一进去就决定自己也要整座四合院住住,反正现在钱已经对她不是问题了。

    跟着身穿马褂头戴西瓜帽的小儿,年华等人来到一座四合院,请他们进了正屋。

    年华进去上下打量,发现这个屋子装修的非常古香古色,有点像电视剧里看到的清朝达官贵族家里的样子。

    正房是三间屋子连成,中间有帘子隔开,不过现在都被打开系上。

    一张木制圆桌就放在东边的这个屋子,西边应该是休息的地方,摆放着好几多把椅子,每两把椅子中间都摆着一张小方桌,上面放着一盘瓜子一盘开心果,一个水果拼盘,在中间的一个比较大的放桌上还放着茶壶和杯子。

    年华他们过去的时候,另一家还没有到,一位身穿旗袍头顶两把刷的清宫美人请他们坐到西边的休息室等待。

    他们刚坐下就又进来一位怀抱琵琶半遮面的清宫美人,当然了两人身上的旗袍颜色不同,先前一位是湖蓝色,后面这位是墨绿色。

    后来的琵琶美人自发的从旁边找了一个高脚凳子坐下,放好怀里的琵琶,叮铃铃的弹奏起来,满屋子都回荡着优美伤感的琵琶声。

    琵琶女满脸的忧伤,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下一瞬间就要落下泪来。整个画面是唯美无比。

    ……不过琵琶女,你的眼睛能不能不要总往年大部长身上飘啊,虽然年大部长一表人才,可是人家老婆还坐在这里,你能不能长长眼。

    年华回头发现大伯母周文虽然自持身份没有发作,可是从毫无笑意的眼睛里就能看出她的不高兴,那个女人在发现有人当着自己的面勾引自己老公的时候都高兴不起来。

    年华咳嗽一声,招手叫过旁边站着的身穿湖蓝色的美人。

    “您好,我是碧蓝,有什么能够为你服务的?”碧蓝躬身,笑不漏齿落落大方,看人的时候眼神清明,怎么看怎么比那位讨喜。

    年华点点琵琶女,冷声道:“你让她下去吧,我们这可是喜事,再让她唱下去,喜事也要变丧事了。”

    碧蓝尴尬的一笑,赶紧回答:“您放心,我马上就让她出去。”

    走到琵琶女身边,碧蓝叫着琵琶女出去,等到了门外碧蓝才道:“刚才客人说了,让你不要弹了,你可以走了!”

    琵琶女本来还以为是其他的事情,万万没想到是轰走她,她心里那个不是滋味,“不可能,我看那些客人,听我弹得非常的入神,你撒谎。”

    碧蓝听到她的话,一脸的讽刺:“你以为人家看不出来你怎么想的?做梦去吧。再说了人家家里事喜事,你非要演奏那么挨上的曲子,真不知道要说你是”说完碧蓝瞥了她一眼,不理失魂落魄的转身回了屋子。

    看到碧蓝自己回来,周文知道肯定是年华跟她说了什么,人才走了的,不由感激的看了年华一眼,虽然她相信自己丈夫的节操,可是对这些小妖精也是不能忽视的。

    没了琵琶声,碧蓝也站在屋外,屋子里面只剩下年家的人,年华等人边嗑瓜子边了聊天。

    年华问起了将要相亲的这个程家女的情况。

    年夏跟年泰也看向年建党夫妻,就连年泰都不知道人家的具体情况,连知道相亲这件事都是昨天晚上才知道的。

    年建党抽出一根香烟点上,“让你伯母跟你说吧。”

    周文白了自己丈夫一眼,这才笑着道:“这位程小姐是程家的长女,爷爷是原商务部的部长,当然了早就退下来了,她父亲现在是农业部的处长,名字叫程刚,虽然职位不高,可是人确是不错。”

    “而她叔叔年华年夏一定认识,就是你们燕赵省的省长程强。”周文看向年华,“程强这个人年华你们熟悉么?”

    年华当然认识程强了,自己还算是他的救命恩人,两人的关系也不错,但是看程强的面相虽然还是能够往上升,可是也有限了,不过他现在已经算是封疆大吏,也是大权在握了。

    “程强省长这个人还算不错!”年华捻了一个葡萄珠,她当然不会随便说什么。

    他们等了二十来分钟,就听到大门声响起,碧蓝也进来告诉他们,“您们等的人来了。”

    年建党赶紧起身带着年家的人迎了过去,年建党跟周文打头,年华年夏居中,年泰一脸的无奈地走在最后面。

    年华回头对他笑了笑,却换来年泰的狠狠的瞪视,嘴唇微动,虽然没有出声,但是年华还是能够看出他的在说什么,“你等着。”

    不过这威胁对年华却是不痛不痒,不过她也没有再落井下石。

    程家同样来了五个人,程刚还有他的妻子程夫人,带着他们的一双儿女,大儿子程峰,小女儿程彩晶,还有程强的儿子程山。

    两家人一见面,两位父亲就亲热的握手。

    年建党握着程刚的手哈哈笑道:“哈哈,程处长好久不见,你还是这么精神啊。”

    程刚也是笑道:“多谢年部长吉言,您才是一点都没变啊。”

    两位一家之主在门外聊了几句,两人把臂进了屋子,年建党身边的周文一把拉住程夫人的手,一脸的微笑的跟程夫人寒暄几句,也顺势看了程彩晶好几眼,心里也是挺满意,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拉着程夫人的手就往屋子里走,“程夫人咱们还是进去再谈吧。”

    两家人分宾主落座,不过将年泰跟程彩晶跟放到了一起,年泰左手边是年华年夏姐弟,程彩晶身边是她的两个哥哥,两家的大人在他们对面。

    看人都到齐了,碧蓝低声请示了年华后,开始上菜。

    趁着上菜的时候,两方的家长开始介绍一起过来的人。

    当介绍道年华年夏的时候,程山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两个孩子非常的眼熟,当介绍到他们的名字的时候,程山破口而出:“你们是年省长的那对龙凤胎吧?”

    年华年夏对视一眼,他们确定没有见过这小子。

    程山扬眉道:“早就听说过年建国叔叔家里有对龙凤胎,今天终于见到了。真是名不虚传啊!”

    虽然他的话里没有什么不好的内容,可是这小子的语气怎么这么阴阳怪气的,可是自己以前都没见过他,哪里的罪过他呀,年华有点好奇。

    不光年华听出来,其他人也都听出来了,家长们互相笑了笑,根本没有说什么,在他们眼里这不过是小孩子之间的矛盾,他们这些长辈不需要参与。

    坐在程山身边的程峰拽了拽他的衣服,在程山转过头疑问的看着他的时候,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虽然脸上还挂着笑容,嘴里却是只用程山听得到的声音警告。

    “今天是小妹的大日子,如果因为你搞砸了,看我回去不收拾你。”

    程山对他大堂凶的威胁根本毫不害怕,切了一声,继续我行我素。

    可是程峰的一句话,让他变了颜色,程峰道:“如果你再这样的话,我回去会给叔叔打电话的。”

    程山冷哼一声,抓了把瓜子嗑了起来。

    其实程山看年华年夏不顺眼的原因非常的简单,虽然程山已经二十三了,一事无成,为了好看在石市一所三流大学挂了个名字,心情好了就去听一听,心情不好了就旷课,学校的老师也不敢管。

    而程强是个挺要强的人,他在生程山的时候已经三十来岁了,因此一家人对这小子非常的溺爱,可是到了他大了的时候才才发现这种溺爱害了他,可是这么大的人了性子都定了,改是不好改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年华出现在他面前,不过一个照面就已经知道人家是人中龙凤,前途不可限量,今年又考上了首都师范大学,真是文武双全啊,就算人家的双胞胎弟弟也是允文允武的,再看看自己儿子是绣花枕头,怎么不让他憋气。

    现在他还跟这两个孩子的父亲在一起工作,他们在一起也经常说孩子的事,看着桌子上摆着的平生三级,手上戴的明表,这是女儿送的,手上带的野山核桃的手串,这是儿子亲自采摘的,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啊,他不稀罕那块名表,他羡慕的是人家孩子对他们父亲的爱啊。

    就这样年华年夏就成了程大省长嘴里的“邻居家的孩子”,他们这样好那样棒,老是拿年华年夏跟程山比,还是经常性的,怎么不让一个本来就挺敏感的家伙暗中恨上年华年夏的。

    程山的恶狠狠的眼神对年华年夏没有威胁,年华现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程彩晶身上。

    程彩晶长得不是那种艳丽的类型,相反是一个清秀佳人,虽然长得不是多么的倾国倾城,但是看上去非常的舒服,第一眼或许不怎么惊艳,可是如果看第二眼第三眼,就会发现这个女孩长得非常的美丽,很有味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