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九十章 戏弄
    年华看年泰那样子,就知道这小子是动心了,既然这样自己是不是应该给这小子创造点独处的机会啊!

    菜很快就上全了,年华跟年夏耳语几句,两姐弟赶紧抓紧时间吃饭。可以说着一桌子人也就他们两个吃的香,四位长辈都在那里推杯换盏,交流感情,另两位男士,一个正忙着用挑剔的眼神上下扫视老哥年泰,另一个却是怒视着他俩。

    年华年夏对这种目光是毫无压力,该吃吃该喝喝。

    程山看人家根本对自己的愤怒的眼神没有感觉,而且吃的那叫一个欢快,小声骂道:“土包子!”

    年华年夏对视一眼,看明白对方的想法,嘴角挑起一丝邪笑,敢嘲笑我们就要付出代价。

    两人吃的差不多了,看看那四个家伙也是吃不下去,年华拉拉年夏,年夏点点头,起身走到年建党身边,笑着道:“伯父,我们没有来过这里,想让哥哥姐姐带我们出去转转。”说着对程刚夫妻甜甜一笑。

    年建党看看一脸纯真的年夏,再看看一脸渴求不过努力压制着的儿子年泰,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不过他当然不会直接同意,样子还是要做的。

    他板着脸斥道:“哥哥姐姐们还都吃饭呢,等他们吃完了再去。”

    年夏一脸的不情愿,可是还是乖巧的答应了,“哦,知道了。”

    不过年建党可以这么说,程刚夫妻却是不能不开口,谁让年夏说的是,哥哥姐姐们呢,再说了,年家人的想法他们怎么不可能不知道呢,他们也想让相亲的两人单独相处看看,看是否有感觉,虽然这次相亲带着政治色彩,但是他们还是希望女儿能找一个心仪的对象,省的日后女儿后悔,自己夫妻二人也后悔。

    程刚一把拉过年夏,赞道:“建国的这一双儿女,真是给他长脸啊,以前就经常听程强提起,现在一看果然都是好孩子,还这么懂事。”接着对年建党道:“年部长啊,我看这几个孩子都吃完了,肯定也不愿意听咱们讲古,干脆现在就让他们六个出去溜达溜达逛一逛吧,省的他们对这咱们拘谨。”

    有了程刚的话,年建党的脸色这才好起来,点头答应他的提议,“行,既然老哥你说了,就让他们出去转转。”

    “年泰,你可要招呼好客人,照顾好弟弟妹妹。”年建党嘱咐年泰道。

    年泰坚定的点头,“您放心吧,我一定招待客人。”

    程峰程山还有程彩晶也被程刚叫道面前,低声嘱咐了几句,尤其是程彩晶。

    程彩晶微微点头,出去的时候脸颊还飘着红晕,看在年泰眼里真是人面桃花别样红啊。

    年家跟程家决定在这里相亲就应该知道这个会馆并不是那种藏污纳垢的地方,相反这里非常安静优雅,当然了琵琶女那样的人哪里都会有。

    不过既然这里休闲会所,那么娱乐休闲这些硬件设施是必不可少的。

    不过到底要去哪里,几人却是不知道如何选择。

    程峰知道如果不是相亲这个特殊场合,自己兄妹三人哪里能够入的了人家年大少的眼,虽然年大少的风评不错,可是人到底怎么样说实在的他心里有点没底。其实如果让他选择的话,他宁可让妹妹就跟普通的女孩一样找到心爱的人谈恋爱,然后嫁到一个普通富裕人家,别的不说,自己小妹有程家撑腰肯定不会受欺负就是了。

    可是现在如果真的是嫁入年家,那自己家的权势根本拿不出手,可是现在自己妹妹有必须跟年大少定亲的理由,程峰纠结半天,还是决定遵循父亲的决定,现在他只盼望年大少跟传说中的一样人品极佳。

    程峰想到这里转身叫住年泰:“年大少请等一等。”

    年泰听到程峰叫他,赶紧停下脚步,非常谦逊的道:“程大哥就叫我年泰好了,什么年大少,实在是太见外了。”

    程峰非常满意年泰的态度,同样他的语气也非常的缓和,“那好吧,年泰,彩晶就先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的护着她。”

    年泰一听眼睛一亮,赶紧点头保证道:“大哥你放心吧,我保证彩晶一根头发都不掉。”

    程峰点点头,转头看到年华年夏姐弟俩,这才想起这里还有两个小电灯泡呢,当然不能让这两个孩子跟着妹妹跟年泰,如果把他们两姐弟自己行动,就算人家年家不说,肯定心里也埋怨自己,自己没有什么,如果自己妹妹以后嫁入年家,要是因此发生矛盾就不好了。

    想到这,程峰拍了拍年华年夏的肩膀,“你们两个小家伙敢不敢跟哥哥们走啊?”

    年华本来不想跟他们有太多的交往,谁让那个程山一脸欠扁,不过想想年泰,又想决定好好教训这小子一顿,也就答应了,“好啊,就是不知道程大哥要带我们去哪里,我跟弟弟可是第一次来这里。”

    年泰看他们说上话带着程彩晶转身离开,至于程峰程山要把自己的弟弟妹妹带去那里,会不会出事,他是一点都不担心,如果谁对他们不怀好意的话,完蛋的肯定是对方,年夏怎么样他不了解,可是年华的变态他可是亲眼所见的,想起往事,年泰不由打了个寒战。

    程彩晶一直偷偷的注意着他,看他打寒战还以为他有点冷,不由关心道:“你冷呀,要不咱们就去最近的地方好了,不拘什么地方,我无所谓的。”说完又害羞的低下了头。

    那低垂的风情深深的印入年泰的心底,让他的心湖不由荡漾起来,“没事,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相比他们这里的郎情妾意,年华他们这边确是气氛紧张。

    年华谦虚一下,让他们选择,没想到程峰还没有说话,程山先开口了。

    “难道我们说哪里你就跟我去哪里?”说话的时候一直挑衅的看着年华年夏姐弟。

    年华年夏一脸的无所谓。

    程山特别讨厌看到他们这样的表情,不怀好意的道:“那咱们就去点热浪吧!”

    热浪?年华年夏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的眼里的疑问,这是什么地方,他们没有听说过。

    年华年夏没有听说过,而是程峰眉头一跳,热浪可不是正经女孩子能够去的地方,那里是男人的天堂,热浪的美女燕瘦环肥是应有尽有,就算你有点特殊的爱好,比如说不爱红颜爱蓝颜,也可以从那里找到极品。

    程峰知道程山这小子在燕赵横惯了,毕竟叔叔程强是省长,他在燕赵可是说一不二的主,可是到了首都京城,他这个区区省长公子可就不够看了,比如说眼前的这对龙凤胎可就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

    不要看年建国屈居程强之下,年华年夏就不及程山,或许之前是,可是现在人家是京城年家的第三代,水涨船高身份不可同日而语了,这可是真正的太子党了。

    如果被年家的人知道自己兄弟两人带着这二位去了热浪,那么等待他们两个的就是狂风暴雨,自己小妹就不用说了,肯定跟年泰没戏了,而且自己的父亲跟叔叔也要受到牵连,毕竟人家的爷爷在那里摆着呢。

    程峰还是比较理智的,一把扯过程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程山这才想起自己现在可不是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程峰程山刚要道歉,就听年夏道:“姐姐,你知道热浪是干什么的么?”

    年华摇头一脸的疑问,“我也不知道,不过咱们马上就要知道了。”一脸兴奋的看着程峰程山,“程大哥咱们赶紧去吧,要不然一会儿,伯伯就要叫咱们回去了。”

    程峰瞪了眼程山,程山不情不愿的嘟囔两句,然后低声道:“咱们不去热浪了,换个地方。”

    年华一脸的迷茫,“为什么啊,这可是你提出来的,而且我非常喜欢这个名字。”

    年夏也是一脸的迷茫,两张容貌相似表情相似,看的程山肚子里的火又着了,看左右没有什么人,厉声道:“我说是什么就是什么,我说去就去,不去就不去,你们怎么事这么多啊。”

    年华年夏还呆愣着看着他,程峰也是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直勾勾的看着他

    “程山你怎么说话呢,赶紧给年华年夏道歉。”程峰这次是真的生气了,脸都气绿了,找知道就不把这小子给带来了。

    程山梗着鼻子一动不动

    那边年华抽泣起来,眼泪吧嗒吧嗒的滴了下来,还哽咽着说:“热浪是你们说要去的,现在也是你们说要不去的,你还凶我跟弟弟,呜呜,我要告诉我伯伯伯母。”哭着就往来时的方向跑去。

    年夏也是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也跟在身后跑了。

    这里只剩下程峰程山在这里面面相觑,程峰一拍大腿,焦急道:“坏了,如果他们两个把这件事告诉年部长,那么其他的事情也不用谈了,咱们一起打道回府就行了。”最后看了程山一眼,接着赶紧追了上去。

    程山也傻眼了,他经常听他父亲说年华怎么样,年夏怎么样,浑然忘记了人家才多大年纪,现在看人家哭着跑了,才想起来这两个家伙还不满十八周呢。

    如果真的别他们两个在年部长夫妻还有大伯大伯母身前告状,自己就完蛋了。想到这里他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也赶紧追了过去。

    还好追到一半就看到大哥程峰把那姐弟俩给拦住了,不过那年华还在那里呜呜哭呢,程山只感觉到头皮那个发麻啊,可是没有办法,谁让是他把人给惹哭了,只能上前去哄。

    “年华,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嘴笨不会说话,我跟你道歉还不行么?”

    年华:“呜呜……”

    程山:“这,这样吧,我带你去这里的靶场打靶怎么样?就当我给你赔罪了?”

    年华:“呜呜……”

    程山:“我请你去秋叶居吃饭还不行么?”秋叶居是京城有名的饭店,以贵闻名。程山算算自己的小金库,也去不了几次秋叶居。

    年华还是:“呜呜……”

    程山都被她给打败了,有心一甩袖子就走,可是又不敢,只能好言相劝,就连程峰也帮他一起。

    最后程山无奈地道:“小祖宗,你到底想要怎么做才能原谅我!”

    年华捂着眼睛,伸手比了个三。

    程山不明白,“什么意思啊?”

    年夏在一边解释:“姐姐的意思是三顿秋叶居才行。”然后他自己又加了句,“你也不能太小气了,去的时候也要把我带上才行,我们姐弟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

    三,三次?程山都傻眼了,虽然他是省长的公子,不过这小子从小不爱经营,如果学其他公子哥们开个公司啊什么的,手里最少也要有个几百万,可是他到了这么大手里的钱也没有到过一百万。

    秋叶居三次?这不是要他的老命么!

    看程山嘴唇哆嗦,可是迟迟不答应,年华哇的一声继续哭了起来,哭的他是心头直滴血呀。

    程峰知道程山心疼钱,可是也不能这么僵持着啊,决定还是把这件事揽到自己身上得了,反正自己从小到大给他收拾烂摊子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不就是三次秋叶居么,我请不就行了,倒是后不光是你们,连你们大哥年泰也一起来,你们看怎么样?”

    年华摇着头哭的更大声了。

    年夏摊摊手,无奈的道:“我老姐,这个人从小就是直肠子,是一条道走到黑的,既然是程山答应了她,怎么能随便换人呢?再说了也不是程峰大哥的错,不需要您承担后果呀!”

    程峰一看,得,还不允许有人代替,自己是爱莫能助了,对着程山耸耸肩,他没办法了。

    程山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做悔不当初了,什么叫做后悔莫及,什么叫做切肤之痛了,自己闲着没事招惹这丫头干什么啊,现在不是,骑虎难下了!

    最终程山答应了三顿秋叶居的要求。

    年华也抬起头,露出了一张巧笑妍兮的脸蛋,程峰程山现在才发现人家根本就没哭,他们两个大男人竟然上了这对小姐弟的当了。

    程山气不打一处来啊,有心骂他们几句,可是看那小丫头作势嚎啕的样子,只能放弃,真叫一个憋屈啊,更不用说,旁边还有一个臭小子在那里不住的提醒自己,“程山哥哥,你可不要赖掉你的要请我们的那三顿秋叶居啊。男子汉大丈夫可是要说到做到的呀。”

    程峰在一边看的是哭笑不得。

    程山憋屈想干脆回家得了,不过长辈都在这里自己独自回去也不好,干脆回席上得了,可是现在年华年夏算是除了一口恶气了,心情非常的好,想起刚才程山说的打靶来。

    年夏问道:“程山大哥,咱们去哪里打靶啊?”

    程山没好气的说:“打什么靶,都这么晚了,咱们回去得了。”

    年华委屈道:“可是刚才你明明说要带我们去打靶的呀。”说话的时候还带着一点哭腔。

    程山:“……”他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了,才骗走自己的三顿秋叶居,现在又往前倒,幸亏自己没有许其他的愿,要不然自己就完蛋了。

    程峰连忙道:“没错,咱们现在就去打靶。你们程山哥哥不知道准确位置,还是让我来带路吧。”

    在程峰的带领下,年华姐弟俩还有一脸不情愿的程山来到了室内打靶的地方。

    到了里面发现竟然有好几个人在打,还不乏女人。

    程峰让他们等着,他拉着程山去取枪,其实取枪是顺带的,主要目的是想劝劝程山让他不要再跟年华姐弟对着干了。

    程山道:“老哥,你放心吧,经过这一次,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做为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了。”这两种人实在是太难缠了,尤其是年华,这丫头根本就是集女子与小人于大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