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相术
    年夏兴奋的摆弄手里的步枪,年华则是满脸的淡定。

    程峰程山熟练的上膛,端枪的姿势也是非常的标准,看就知道肯定经常练习。

    射了一轮后,程山扬扬下巴一脸的显摆:“年华年夏,怎么样要不要哥哥我教教你们?”

    年夏看看年华又看了看他,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不好意思,程山大哥我还是更相信我姐。”

    程山笑的非常的嚣张:“小子,你可要想好了,过了这村可是没有这个店了!”

    不过年夏睁大眼睛点点头,说了声:“哦!”

    ……

    程山等了半晌还是等不到人家的下一句,冷哼一声跑到一边生闷气。

    程峰看到这一幕,叹了口气,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弟弟跟这对龙凤胎这么不对付,平时的程山虽然霸道了点,不过也没这么的……程峰纠结了半天还是用了一个“二”字。

    不止程峰,就连年华都觉得这小子是犯了中二病。

    年华对枪并不陌生,她手里还有展青云送给她的那把象牙手枪,而且在军训的时候也摸到过。

    年夏就站在年华身边,认真的研究。

    年华好奇的问道:“年夏,你们军训的时候,没有上靶训练?”

    年夏放下手枪,郁闷的道:“还说呢,我们是在我们学校军训的,别说真枪了,连木头枪都没见一支。”

    “你们实在是太惨了!”年华怜悯的看着年夏,“可怜的孩子啊!这样吧,就让你全能的姐姐来教教你吧!”

    年华把着年夏的手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来教。

    年夏智商不低,应该说是还挺高的,年华不过教了一遍,年夏就已经非常会了,虽然有点生疏,不过却是非常的准确。

    不过虽然年华教导年夏,可是她本人却是没有射击,只是坐在那里看着年夏射击,或点头或称赞或开口指点两句,反正她是不打算去亲自射击。

    谁让她穿了一身淑女小礼服,还是板着点吧,年华要了一杯果汁,决定坐到他们走为之。

    美丽的少女,穿着合体的小礼服,一派悠闲的坐在那里,在其他人眼里就是一副不可多得的美丽画面,可是在程山的眼里怎么那么的不顺眼。

    早就把大哥程峰的警告忘到了一边,拎着枪就到了年华身边,挑衅道:“年华,既然你弟弟认为我不如你,那咱们比试比试怎么样?”

    年华根本毫无兴趣:“还是算了吧,我对枪械不是特别的敏感,就是个花架子。”

    程山却是不依不饶的:“不可能吧,你如果再推辞的话就是不给我面子,要不就是你看不起我,看不起我们程家。”

    年华都被他给逗乐了,抬头问道:“你一个人能够代表程家?”

    程山刚要回答,却被人从后面给抱住,嘴也被捂上。

    程峰都要无语了,程山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一没看住就去挑衅人家,关键是人家有没有招你惹你的,这不是犯神经病么!

    “你就当他说的话时放屁的了。”程峰用力禁锢着程山,脸上还得带着笑容:“程山是太关心彩晶了,才有点脑筋错乱不知所谓。还请你多见谅啊。”如果被人家认为他们程家的人都这样就坏了。

    程山这时才察觉出自己好像又冲动了,一脸的不好意思,程峰看他已经知道错了,这才把他给放开。

    不过程峰把程山放了,年华却是不打算放过他。

    “程山大哥,既然你这么有兴致,那我勉为其难就跟你比一比吧。”年华的脸上挂着深深的无奈,这种无奈深深的刺激这程山不知道为什么无比脆弱的理智。

    “行,如果你输了怎么办?”程山是自信满满。

    年华想了想,最后才道:“如果我输了,那三顿秋叶局就算了,不过如果你输了怎么办?”

    “如果你侥幸胜了,我再输给你三次的秋叶局。”程山现在是虱子多了债不愁。

    年华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答应了程山的要求。

    年华跟程山在程峰一脸的无奈还有年夏开心的起哄下,开始了比赛。

    赛前程山那是一个气势逼人,仿佛全地球都在他的掌握中,他是那样的狂傲。

    赛前年华非常的淡定,从在靶场设置的小吧台上那里拿了块牛奶巧克力,慢慢的品尝着。

    两人比的是五环,五环定输赢。

    年华请程山先请,程山也不谦虚,砰砰砰砰砰五发子弹打了出去,如果说程山在射击之前还有点忐忑的话,现在心里那是无比的敞亮,三个八环,两个九环,没有十环,虽然靶子的距离没有户外的远,没有户外那种各种情况的发生,可是能够打到这个程度也是非常的不容易了。

    放下枪,程山松了一口气,摘下镜子,得意的看了年华一眼,自顾自的站在年华身边,打算看年华的笑话。

    年华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举枪啪的一声。

    年夏在一边报数:“年华,九环!”

    九环?程山本来得意的笑容有点僵硬了,不过马上缓和过来,不过是凑巧罢了。

    年华又开了一枪。

    年夏报道:“年华,九环!”

    程山的笑容挂不住了。

    年华再开一枪。

    年夏又报道:“年华,还是九环。”

    程山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上当了。

    年华开了第四枪。

    年夏道:“同上。”

    程山却是笑容完全没有了,睁大眼睛看着靶子,就看年华是不是真的打到九环,可是非常可惜,人家的确是打到九环,凭自己的实力。

    最后年华开了最后一枪。

    年夏:“……”年夏想了半天小心翼翼的说了句:“九环。”

    这回憋屈了半天的程山活了,一把拉住年夏激动道:“年夏,不要因为对方是你姐姐,你急偏袒她,她刚才那一枪明明是脱靶了,你怎么能昧着心说谎呢。”

    年夏肩膀一斗,震脱了他的手,不屑的道:“程山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度君子之腹,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姐姐脱靶了?”

    程山冷哼一声,“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

    年夏不去看他,转头问程峰道:“程大哥你看清楚了没有?”

    程峰现在是不知道如何是好,帮这对龙凤胎吧,自己是真没看到是怎么回事,帮自己老弟吧,有没有那么厚的脸皮。

    就在程峰纠结的时候,年华发话了,“我看靶子旁边都按着摄像头,到底谁说的对谁说的不对,看看摄像头不就知道了么?”

    结果怎样可想而知,反正等四个人回去的时候,程山的脸色还是不太好,他今天算是出了大血了。看向年华的眼神也是无比的哀怨,自己竟然输给了一个小姑娘,还是实在堂堂正正的对决中,让他想躲避的地方都没有。早知道今天这么不顺的话,自己还不如不来呢。

    晚上的相亲进行的非常顺利,年泰跟程彩晶决定先交往看看,不过到底什么时候定亲什么的,到时候看两人感情发展的怎样。

    回去的路上,年华问了一个她早就好奇的问题。

    “伯伯,年泰哥不过才二十一岁,你们怎么这么着急给他找女朋友啊?”

    年夏也是非常的好奇。

    年建党看车里也没有其他人,自己这对侄子侄女也不是一般的小孩子,就把原因给告诉年华他们了。

    原来在年泰的小时候,就有位大师告诉他们说,年泰以后会有一劫,而破劫的方法就是在在二十二岁之前定亲,而且必须是两情相悦,才能阴阳相济,让他避过这个劫数。

    可是年泰这小子以前根本就不信这些东西,一门心思扑在狗狗身上,不要说交女朋友了,就是女人都很少见,出了上学,其他时候都窝家里照顾狗狗。

    作为父母的年建国跟周文怎么不着急,不过虽然着急,可是这件事被他们捂着根本不想让他们传出去,如果传出去的话,肯定召来无数的麻烦事,年泰可是年家的长孙,年家是什么人啊,那些人还得把他们家的门槛给踏平了。

    可是让年泰去相亲,这小子又不去,夫妻两个是毫无办法。

    正在他们着急的时候,年建国给他们介绍了省长程强的侄女。这次因为是叔叔做的媒人,年泰虽然有点不情愿可是还是去了。

    “那程彩晶姐姐跟哥哥一般大,为什么也这么着急啊?”年夏托着腮帮子歪着脑袋问道。

    这次是周文为他解惑:“好像跟你哥哥的理由差不多吧。”

    年华年夏这才明白,年夏没有太过在意,可是年华就不同了,她自己就是奇门中人,师傅还是看相占卜的大师,干脆要过两人的生辰八字,不过她只是学到一些皮毛,只是隐隐约约能够看到一些东西,不过就跟蒙着一层白布一样,不甚清楚,年华决定什么时候师傅出现的时候,把他们的生辰八字给师傅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到年家,年华干脆就住到了这里,给宿舍打了电话,告诉程莲自己不回去了。

    刚躺倒床上,手机就响了,拿起来一看电话号码不认识,这谁啊。

    “徒弟啊,想不想师傅啊?”

    年华惊喜不已,“师傅?师傅你在哪里呢,我怎么联系不上你啊?这又是谁的电话啊?”

    周大师笑着道:“你慢点,一下子抛出这么多问题,你让我先回答哪个啊?”

    年华傻笑道:“嘿嘿。我这不是高兴的么!”

    周大师道:“我失踪的原因你就不要问了,这是国家机密,你应该知道师傅我加入了特事处,这次就是为了国家做了点事。具体是什么,你就不要问了。”

    年华哦了一声,她知道如果两人面对面的时候,周大师肯定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跟自己说说,不过从电话里还是算了吧,谁知道他们现在的手机安不安全,有没有被监听,如果是华夏的还好说,万一被那个监听成性肆无忌惮的美帝国听到的话,可就不好了。

    师徒两人非常默契的回避了这些事情,不过年华还是问道:“那师傅你什么时候回首都啊?”

    周大师道:“我明天就回去了,接下来一两年,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我都不会出京城的,接下来的这一两年,你不但要上学还要到我这里来学习我毕生所学,以前因为你课业繁重教给你的都是一些皮毛,接下里我要叫你的就是真正深奥的东西了。”

    年华一听这才知道为什么自己看东西是失灵时不灵的,原来是刚刚入门啊。

    师徒俩约定好了见面的时间地点后就挂了电话。

    第二天上完课,年华把书放回宿舍,就去周大师位于首都的家,竟然是一座四合院。

    虽然四合院中间的院落不是太大,房屋也是有点老旧,可是整体非常的雅致,让年华想买四合院的心更加膨胀坚定了。

    师徒二人见面后,没有抱头痛哭,两人聊了几句家长,周大师就进入了授课的模式。

    “咱们今天学的是相术,相术历史悠久,据史料记载,咱们华夏的传统相学大约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初步形成了。从战国到汉朝,相学就成为一门尤其独特理论体系的学问。”

    “自春秋到明清,许多古代名人,不如孔子,孟子,荀子,王充,礼拜,素食,司马光等人,都对相学颇有研究。那时相学非常的受人追捧。”

    “不过到了清朝,有很多骗子打着相术的旗号,到处行骗,将本来高深莫测的相学玷污,使相学的名声是越来越坏,到了现在,提起相术,人们第一反应还是骗子。”

    “不过虽然相学的意思被人们曲解,可是它的本质是没有变化的,高深的相术虽然不像骗子嘴里的能够知道前推五百年,后推五百年的一切事物,可是从一个人的面相上看出他的旦夕祸福还是轻而易举就能够办到的,现在我就要教你相术。”

    那些基础的东西,周大师已经让年华背过了,十三宫在哪里,五岳四渎是什么地方,现在就不用重新学习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只要没课,年华就回到周大师这里学习相术,展青云叫了她好几次都被她给推了,现在她心里除了相术就没有其他的了,相学实在是太博大精深了,她现在所接触的不过是冰山一角。

    时间就在年华忙碌的时候过去了,很快就到了八月十五中秋节,今年的中秋节跟国庆节之间只相差两天,因此学校决定一起放得了,年华也是高兴的不得了,时间越多,她学习相术的时间久越充裕。

    可是就在她学的蒙头转向的时候,两个电话打断了她的计划,其中一个是手下黄埔谦的,“BOSS,钱已经到位了。”

    年华让黄埔谦将她在李家的股份拿出去抵押,非常顺利的换回了二百亿RMB,可是直到现在黄埔谦都不知道BOSS要拿这么多钱干什么。

    年华这才想起自己的赚钱大计,自己竟然把这件事给忘记了,赶紧看看时间,又回忆了下看过的那篇报道,年华松了一口气,澳元回弹还在三天后,自己还有时间。

    年华告诉黄埔谦:“这些钱你一个子,都不要动知道么,我有大用!后天我就要去香港了,等着我。”

    黄埔谦刚把电话放下,有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这次可是来者不善啊,“臭丫头,这么多天也不给我们两口子打电话,是不是不想活了啊!”

    沈茜一肚子的气,明天就是中秋节了,这小丫头竟然还是不打算回家,实在是太气人了。

    “你不是放假了么,现在就来石市!”沈茜怒道。

    年华一脸的为难:“老妈,中秋节不是说要在这里过么,我今天回去,明天早上还要回来,这是何苦来哉。”

    沈茜想了想也是,这才放过她。

    当天晚上年华跟年夏就住进了年家,第二天一大早年建党一家三口还要年建国两口子就到了。

    年老爷子年奶奶看着自己的儿孙,心里那叫一个满足啊,以前每次过中秋节没有老小,心里就不是滋味,现在不但老小回来了,还成家立业,还生了对聪明伶俐董事大方的龙凤胎。

    而且最重要的是自己两个儿子的两个家庭十分的融洽,周文跟沈茜两个也都不是那种混人,相反明事理大方得体,相处的非常的好。

    可是就在他们老两口被年华年夏逗得乐开了花的时候,不合时宜的人上门了。

    就看到年家老二,年建兰带着她丈夫女儿,上门来了。

    虽然看不上他们,而且年建兰跟年建国一家矛盾不小,可是毕竟是年老爷子跟年奶奶的女儿,不给年建兰一家子的面子的话,两个老人面上也不好看。

    强忍着恶心,年华年夏跟年建兰一家打了招呼。

    “姑姑,姑父,姐姐好。”

    年建兰本来跟年建党一家有说有笑的,可是当听到年华年夏的问好声的时候,一脸的诧异:“你们可不要这样,你们到底是不是我们年家的种还不知道呢,还是不要舔着脸叫我姑姑,万一以后叫错了,你们难脸上看,我们年家脸上也没光。”

    “年建兰!”就在年建兰开口的一瞬间,年建党就知道不好,自己的妹妹自己知道,脾气不好不说,还非常的自私自利,弟弟一家的出现让她觉得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害了,就看人家一家子不顺眼,可是就连自己都不知道伤害了她什么利益,正相反,因为建国的回归,更是为年家增加了一员猛将,可是建兰竟然连这点都没有看出来,实在是愚蠢之极了。

    年建国一家人的脸色尤其的不好。

    既然你没有姑姑的样子,那我就不用太过委屈了,想到这里年华扑哧一声笑了,“建兰姑姑,就算跟你说的一样,我们到底是不是年家人现在还不清楚,可是你早就不是年家人了,这点大家都知道啊。你不去你们马家过中秋,你们这些外人跑到别人家里来过中秋,不光年家没脸,就连马家说出去也不好听不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