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零二章 恍然大悟
    &65279;  大树底下的一群人惊慌失措,一个人眼睁睁的在自己眼前消失,另一个人在自己面前晃荡半天竟然根本就不是本人,这,这根本就不是现实生活中能够出现的,只能在恐怖小说恐怖电影里能够出现的。

    天啊,难道这种灵异事件的产生就是因为祖坟风水被破坏了?

    柳旭强忍着拔腿就跑的想法,强镇定道:“咱们去家主那里吧,我姥爷还有姥爷帮家主请来的周大师都在那里呢,这件事还是让他们来解决。”

    其他人都点点头,柳旭咽了口吐沫,“你们先走。”他身为柳家的长子嫡孙,理应保护柳家的人和客人。

    这一下子不论是柳子豪还是柳家其他人都对他有了一丝不同的看法,而康巧梅更是眼睛冒光,要不是现在事情紧急,她早就上去献吻了。

    等其他人走后,年华跟着柳旭一起走了,在走之前眼睛往树上瞄了一眼,对树上的人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这才走了。

    而树上的那个被吊着的人都要哭了,张嘴大喊:“柳旭,大哥,你不要走啊,我求求你了。”可是很可惜,就算是怎么大吼声音也吼不出来。

    很快人已经走得看不到人影了,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被吊在树上,一股凄凉的感觉笼罩在他的身上。

    年华跟着柳旭来到柳城文的住所,这时候周大师宋史预还有柳城文还在那里商量要迁到哪里去,正在商量呢,就看到柳家的几个年轻人慌里慌张的跑了进来。

    “怎么了,这么慌里慌张的,没看到有客人么?”柳城文板着脸沉声道。

    柳旭还没说话,柳子豪抢先道:“大爷爷,柳赡被人劫持了!……”

    柳子豪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张胡须直立的怒目老脸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吓了一跳。

    “什么?柳赡被劫持了,被谁劫持了?”柳子豪努力的让自己平静的问道,可是还是把柳子豪给吓到了,平时慈眉善目的家主,竟然成了怒目金刚。

    柳子豪吓得哑口无言,柳旭也顾不得鄙视什么时候都想骑在自己身上的柳子豪,一五一十的把经过讲了一遍。其中也讲到老牌的年华身上。

    周大师却是看向走在最后的年华,看她一脸的老神在在,就知道这件事跟她有不小的关系。

    “到底怎么回事?”周大师用眼神问道。

    “呵呵,没什么,就是这帮子小子有点欠教训,不过是让那小子明白什么人可以惹什么人不能惹罢了。”年华干脆传因入密。

    周大师当然不会因为这些个没有眼力的小子而责怪自己的乖乖徒儿,而且他也挺生气的,你们请我来帮你们看风水,表面上是挺恭敬的,可是暗地里缺欺负我徒弟。

    想到这里,周大师脸色凝重,柳城文看到周大师的脸色就觉得事情真的非常的复杂,不由问道:“周大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周大师皱着眉头,右手算道:“事情不好办啊,因为你们家的祖坟风水被破,因此很多不干净的东西都能够轻易进去你们柳家山庄,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只有将你们家的祖坟迁到风水旺地这些事情才能够完全消失。”

    柳城文闻言这才松了一口小气,但是嘴里还有另一半的气含着,“那,迁祖坟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够造成的,这段时间我孙子柳赡怎么办?周大师您了一定要救救他呀!”柳城文都用了敬语。

    周大师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柳城文帮他准备一间安静的房间。

    柳城文赶紧带着他到了一间房间,其他人都被轰走,最后就剩下周大师年华师徒还有宋史预。

    宋史预等人都走后,挑挑眉毛,“你们师徒这是在干什么呢?我这麽觉得这件事肯定跟你有关系。”

    年华在那里极其淡定了的拉了一把椅子坐下。

    周大师则是一脸的笑意,“你可不能冤枉我们,什么跟我们有关系,我可是一直在这里坐着呢,我徒弟又是受害者之一,你可不要随便瞎说呀!”

    宋史预冷哼一声,“我就知道肯定是年华干的。”

    “前辈咱们做人可是要有证据,如果什么证据都没有”

    年华掏掏自己的耳朵,“呵呵!”

    一看年华根本就不予否认,宋史预冷哼一声,“看你们到手后如何收场!”

    年华听了宋史预的话那是一点都不担心,“你放心吧,就算是真的是我干的,那又怎么样,他们能够把我怎么样。”年华根本是有恃无恐的。

    宋史预这时才想起来,眼前这个看似年轻也的确年轻的女孩子是一个高手高手高高手,就算知道这件恐吓时间是她做的,只要她亮出身份,不要说恶作剧了,就算是更过分,他们也不敢说什么,甚至还要拍年华的马屁,如果从年华的嘴里掏出一点关于武学的知识,都够他们受用的了。

    而将年华带过来的自己,不仅不会被柳家埋怨,还要感谢了。

    想清楚后,宋史预发现自己真是先吃萝卜淡操心。

    柳城文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很快亲家宋史预出来了,看他脸色入常,就知道事情有了新的进展。

    柳城文问道:“怎么样了,周大师怎么说的?”

    宋史预看他着急的摸样,安慰道:“你放心吧,周大师一定有办法把柳赡给救出来的。”

    事情非常的顺利,从屋子里出来的柳城文指出了柳赡的所在地,柳家的人一股脑都过去看,此时的柳赡已经在树上挂了一个多小时了,惊吓再记上手被绑着血液不通,人搭拉着脑袋已经晕过去了。

    请来柳家的医生,医生告诉他们,柳赡没事了,柳家的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可是那个能够变成其他人样子的东西还是让他们心生恐惧,因此再看到年华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往后退,那个东西模范的就是她的样子呢。

    下午的时候,年华跟在她师父身边学习,柳旭也就不用带着年华到处乱逛了,平静下来一个人待着的柳旭,开始努力分析今天这个灵异事件。

    他真的不觉得那个麻烦的女人中间曾经离开过,可是事实摆在眼前那个女人的确是跟柳赡一起突然消失的,可是那个女人是从外面回来,而柳赡是被绑在树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那个名字叫年华的女人有点可疑啊,等等,年华这个名字非常的耳熟,一看是见面的时候就这么觉得了,自己到底在那里听过呢,在哪里呢?

    柳旭开始满脑子都在想这个年华是从哪里听说的,对了,他想起来了,他的确是认识一个名字叫做年华的人,而那个人在自己心里实在是太高大了,所以他一直叫他前辈。

    去年跟着爷爷去抗震救灾的时候,遇上了名字也叫年华的人,一个年纪轻轻却已经是一流高手的绝世天才,自己也跟在他身后当了几天小尾巴,对那位天才前辈可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那位前辈跟这个年华肯定不是同一个人,性别不同不说,长相什么的都不一样,柳旭这才松了一口气的躺在床上休息,今天半天都让他感觉呼吸不过来了。

    虽然在床上躺着,可是这两个人的样子不停的出现在他的脑海了,就跟走马灯一样,不停的旋转,更让他惊悚的是,他越看越觉得这两个人有点像,身高相似,胖瘦相似,竟然背景都该死的相似。

    在往上到了脸部,柳旭绝望的发现如果刨除掉其他附加的东西,这两张脸根本就是同一张么。

    难道现在正在山庄里的年华跟年华前辈竟然是同一个人,不要啊!柳旭碰的一下子跳了下来,在地上转圈圈,他不能接受这个事情。

    终于理智站了上峰,柳旭强忍着心绪的强烈波动又想了一遍事情的经过,这才恍然大悟,什么有不干净的东西作怪,还是什么都是年华一手制造的,而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实在是太简单了,谁让柳赡犯了口舌,骂人家是丑八怪,人家是什么身份,当然不会忍着了,这不柳赡就遭罪了。

    柳旭想到这里不仅暗自庆幸虽然自己一开始不情愿,但是还没有过分,要不然自己肯定跟柳赡一样了。

    今天发生的这件事根本没有被年华放在心上,她现在也有任务要做。

    虽然明天只是先去寻龙点穴,可是必须的镇煞符被周大师交由年华来画,毕竟年华另一个身份可是一位符箓大师,她画的符箓会是自己画的好几倍,当然要物尽其用了,而且看柳家的情况是越来越严重了,必须要尽快的迁移,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了,年华帮他画符也能够大大的节约他的时间。

    说实在的年华的脑海里的记忆力里并没有这道镇煞符,这样有点迷信脑中记忆的年华知道那位高人也不是万能的,也不是什么都知道,而且这道符虽然只是一道二级的符,可是也是十分精妙。

    更让年华相信强中自有强中手,而她以后肯定会超越那位高人成为更加厉害的符箓宗师。

    脑袋里那个禁锢着年华想法的紧箍咒以去掉,年华感觉自己的心灵清明了不少,对符箓的理解也是更上一层楼。

    在这个情况下,一张“镇煞符”一气呵成,一次就成功了。在接下来的时间了,年华几乎坐到了百分之百的成功率,当然了这只是二级符箓,想要三级符箓四级符箓达到这个程度,那就需要更加努力的练习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