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零四章 小师叔
    “到底是怎么回事?”年华拉过年夏小声问道。

    年夏怒气冲冲,不过因为屋子里人太多,只能够按压着道:“昨天大哥说今天要带着他最厉害的那条狗去参加地下斗犬大会,还问我要不要跟他一起去,我虽然挺想去,但是因为今天有课再说了以后还有机会我也就没去。”

    “说重点!”年华打断他道。

    年夏也没有在意年华的语气,继续道:“今天下课之后,我就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这个人告诉我,大哥被人给打伤了。他说大哥的手机被打碎了,我的电话号码还是在他衣服里找到的。”年夏的手机号是前几天才换的,昨天见面的时候,把手机号抄在一张纸上给了年泰,年泰把号码存到手机里后,随手把纸条装进自己口袋。

    也多亏了这不经意的动作,才让救他的人找得到家人。

    “我一听就赶紧赶过去了,赶我到的时候,120已经到了,年泰一身是血,甚至一时休克昏死过去,医生说如果再来的晚一点,大哥可能……”年夏哽咽起来,当时实在是太惨了,现在因为已经清洗过了,脸上虽然红红紫紫的一片,但是已经显得不是太凄惨了。

    年华手指微动,她的眼睛透过人群透过年泰身上的那层薄被,还有薄被里的绷带,凝视着里面的情况,眼睛中露出凶狠的眼神,让正好看到她的年家人吓了一跳。

    年泰的身上已经没有“平安玉符”了,就是不知道是他早早就摘下来出去的时候根本没戴,还是戴了却被那些人给摘了。

    冷哼一声,年华在分开人,走到病床前,伸手摸了摸年泰的头发,转身就要离开,却被人叫住。

    “年华你要上哪去?”沈茜看自己闺女刚进来却又离开赶紧开口叫住她。

    年华回头说了句,“有点事,转身就走了。”

    任由沈茜怎么叫都叫不回来,年建国上前对沈茜摇摇头,拔步追着年华出去。

    “年华你等一下。”

    年华回头,“您怎么出来了?”

    年建国拉着年华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认真的看着年华,意味深长的道:“年华,虽然我们都不知道你到底有怎样的能力,你不想说我们就不打算问,也知道你想要帮你大哥报仇,可是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知不知道。我跟你妈妈就你这么一个女儿。”说着叹了口气,“说我自私也好,其他的什么也罢,虽然年泰重要,可是在我心里最重要的是还你我的女儿。”

    年华一开始还以为年建国是打算阻止她,没想到他竟然说了这么一番话,虽然年建国对子女从来都不是那种太过严厉的父亲,可是这么情绪外漏的时候还是没有过,就算是上辈子最落魄的时候也是一脸的淡然。

    微红了眼眶,年华狠狠的点了头,一把抱住年建国,头枕着他的肩膀道:“你放心吧,年建国同志,我可是不是一个普通人,你女儿不敢说在华夏国没有敌手,但是没人能够拦的住我倒是真的。”

    看着年建国虽然一脸的赞同,但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概念的脸,年华凑到他的耳边小声道:“你女儿我可是一流高手啊!”

    年建国一下子就愣住了,虽然知道自己女儿身手非常的好,还曾经救过一号首长二号首长的命,连带着把自己儿子教的身体非常的健康,还给自己跟沈茜编了一套拳法,自己练了以后发现自己年轻了一些不说,以前的那些老毛病也几乎消失了,精力旺盛了不少。

    可是从来就不敢想象自己的女人竟然是一位一流高手,不要说是省长部长,就连一号首长二号首长看到也是以礼相待。

    在华夏这些一流高手可也是特权人物,只要不是脑残没人敢招惹人家。一流高手已经不在凡人的区间内了,枪打不死,刀砍不伤,也有一定的弊毒能力,人海战术也不行,想要整死一个一流高手,最常规的手段就是弄个导弹直接轰到他脑袋上,可是很可惜,他们的五官六感比较敏感,完全能够在导弹到来的时候移出一段距离,最后很可能只受轻伤,当然了像年华这种已经到达一流高手中期的家伙,就比较危险了。

    解决掉一流高手最好的办法一就是原子弹,或者氢气弹,可是没人敢这么做;还有一个就是请出另一位一流高手或者更高端的请出一位顶级高手,说不定还有可能,可是几乎所有的一流高手都在避免跟其他一流高手直接发生冲突,而顶级高手那是真真正正的淡泊名利,请都请不出来。

    年建国是喜出望外啊,感觉自己的腰板也更直了,自己女儿还没满十八周岁,就成了一流高手,自己这身板是硬了不少啊。

    “那我就没有其他说的了,加油!”年建国这次根本不拦着还提供了一些年夏也不知道的东西。

    “对了,给年夏打电话的那个人年夏不认识,但是你大伯认出来了,是徐家的少爷,徐老爷子的孙子,徐老爷子的二儿子徐制衡的儿子。”

    年华一听就知道是谁了,“原来是徐南这小子救了年泰大哥。”

    “你认识他?”年建国好奇道。

    年华点点头,“没错,而且他们徐家跟我师傅也挺有渊源,我现在就去找他了解情况。”说完跟年建国告快步离开了医院。

    看着年华的背影,年建国突然觉得自己女儿竟然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这么强大了,真是伤作为父亲的自尊啊。

    这是年建党也红着眼睛出来了,抬头看到回来的年建国,知道他是追着侄女出去的,虽然心情非常的低落,可是作为大哥大伯还是关心的问道:“我刚才看年华走了,她去哪里?”

    年建国不想告诉大哥,怕他担心,开始想要编瞎话,可是他这么一迟疑却让年建党误会了。

    年建党叹了口气道:“建国,我知道年泰遇袭这件事应该是冲着年家来的,或者说是冲着我来的,可是外面还是不如这里安全。”

    年建国一听就知道年建党误会了,大哥肯定是以为自己打算让孩子们去外地,躲避祸事。

    “大哥,你误会了,嗨,我就直说吧。”年建国哭笑不得的把年建党拉到一边,将年华去找徐南的事情说了出来。

    年建党皱着眉头道:“徐南肯定不会开口的,这小子比以前长进了,知道说了可能给自己家招祸,他能够冒着危险救了年泰,我已经非常感激他了。”

    “大哥您放心吧,你完不成的事情,不代表其他人做不到。而且年华的师傅跟徐家有非常深得渊源。而且年华还有一个杀手锏,您就等着好消息吧。”年建国神秘的道。

    年华到了医院门口上了车,才想起来,徐南手机号码是多少她根本就不知道,上哪里去人家也不知道。没办法,只能先跟年夏那里要到徐南的号码。

    比年华惦记的徐南正在徐家大院里忍受着精神虐待,他老爸徐制衡的喋喋不休的训斥声。

    “谁让你救年泰的,就算要救你不会想想其他的办法么?一个胆敢杀害年家大少的狂徒如果因为你救了年大少,就坏恨上了你,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妈可怎么活啊。”说着说着徐制衡叹了口气,瘫坐在沙发上,扶着额头。

    虽然徐家挺厉害,可是还是比不上人家年家,毕竟人家老爷子可是位极人臣,自家老爷子还要称呼人家一声老领导。

    徐南虽然心里有点后悔,可是他认为如果再碰到这样的事,他肯定还会去做,虽然自己不是什么好人,可是做人的底线还是有的,让他见死不救那是不可能,更何况虽然跟年泰没有什么交往,但是京城的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自己跟年泰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看着自己儿子低着头,徐制衡知道他这不是反思而是消极抵抗罢了,虽然担心自己儿子,其实内心深处对自己儿子的做法还是有点欣慰的,毕竟谁家的父母都不希望自己儿女成为冷酷无情的人,因此他其实也是非常矛盾的。

    就在这个时候,徐南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陌生的号码,徐南的心咯噔一下子。

    犹豫了一下,反正不管发生什么事,自己都会一个人扛着,一定不能连累道家人,因此徐南还是接了起来,“你好。”

    “你好,你是徐南吧,我是年华!”

    年华的话音刚落,就听到手机那边传来尖叫声。

    “你是年华?周爷爷的徒弟?”徐南激动了,而正在竖着耳朵偷听的的徐制衡没有听到年华的话,但是听到徐南的话了,也想起年华是谁了。

    年华回答是。

    徐南立马大叫一声,“小师叔好!”

    年华都愣了,“小师叔?你是再叫我么?”

    “当然了,我爷爷跟周爷爷好兄弟,你是周爷爷的徒弟那么就跟我父亲他们是一个辈分,当然是我的小师叔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