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零五章 李家二少
    虽然年华对被人叫小师叔挺有种新鲜感,但是现在真的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年华问道:“徐南,你救年泰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

    “年泰?我想一想啊!”徐南迟疑了一下,看看他老爸的表情,就看他老爸一个劲的点。

    既然老爸都同意了,徐南开始回想当时的情景,“那天我是去参加李家举办的赛斗犬大会,我也接受了邀请,我就带着我的高加索犬参加了。因为我的狗年纪还不大我也没让它下场,现在我是非常的庆幸啊,幸亏没下场,要不然我的红肠说不定会死在上面,我的红肠……”

    “说重点!”年华打断他的话,冷声道。

    徐南这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是跑题了,赶紧回归正题,“那什么,我看到年泰也参加了,他带去两条狗,一条是比特,一条是藏獒。”

    在徐南的叙述中,年华得知,在年泰了解道如果上了斗犬场,两条狗必须杀死对方才算赢,那是他就不打算参加了,在年泰看来这样太残忍了,虽然斗犬比赛免不了伤亡,但是如果刻意为之就有驳人性了。

    而李家的二少却是不依不饶的,非要年泰跟他比一场,不过在年泰拒绝后,利用人多势众,在年泰还有其他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将年泰手里的那头比特犬的链子剪开,直接轰进了斗犬场。

    而跟年泰的比特“小威”比斗的是李家二少李翔天的爱犬,比特犬“狂神”,在经过一场生死对决后,根本不被人看好的身形比“狂神”小一号的“小威”竟然惨胜“狂神”。

    当时那个场面即使是身为大男人的徐南也不敢直视。

    “狂神”整个胸口被“小威”给咬穿,都露出了心脏,而“小威”的伤势也不容乐观,整个脑袋血肉模糊,在“狂神”死后,它也跌到在地,但是经过旁边的兽医抢救没有了生命危险。

    而李家二少李翔天却是愤怒之极,他现在已经不去想是自己先把“小威”野蛮的推上去的,他只是认为你敢把我的“狂神”咬死,实在是胆大包天。

    虽然当时李翔天没有表示,还非常大度的称赞,年泰的犬非常好,还想让年泰将另一条犬也参加。

    不过年泰这回事死活不让了,这可不是自己的犬,而且李翔天没想到的是,他总觉得根本比不上自己的年泰,竟然拥护比自己还要多的支持者,他就算再傻也不会犯了众怒。

    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可是这次的斗犬大赛因为两个人的矛盾算是不欢而散,他亲眼看到年泰是被一通电话叫了出去,临走的时候跟着他一起过来的人帮他把“小威”还要“图狼”带回去,因此其他人都以为年泰是先走了。

    可是没想到在一个小时后的一个偏僻的地方,年泰却倒在血泊里,幸好遇到抄近路的徐南,要不然死在哪里都没有人知道。

    听了徐南的话,年华潜意识里就认为这个李二少非常的有嫌疑。

    虽然李是大姓,可是在京城里能够跟年家差不多的李家也只有一个,而且自己还跟李家大少打过交道。

    就是那个被她卸了全身骨头又装上,还被年华下了药的李麒麟。

    可是就算是年华也知道李家只有一个少爷,那就是李家大少李麒麟,哪里冒出了一个二少啊?

    其实在这里要介绍一下李翔天的身份。

    李翔天是李家的二公子,而在前几个月,这个身份根本就不为外界所知,因为他是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

    李家的老爷子可以说跟年家的老爷子同一个阶层的人,不过两人从共事的时候就互相看不顺眼,当然明面上是和和气气的。

    而这种不顺眼从他们那里传到了下一代,李麒麟的爸爸跟年建党也是互看不上,但是很可惜,李麒麟的老爸一直比不上年建党,年建党是处长的时候,他是副处长;年建党是局长的时候,他是副局长;等年建党当了正部的时候,他才是副部,今年年初才升到部长,可是他这个部长却是没有年建党的部长来的重要,就这件事不知道让他掰坏多少支笔。

    但是在他内心深处有一件事是让他觉得完胜年建党,那就是儿子的数量。

    在明面上,李家的第三代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李家大少李麒麟,大少不过是一种尊称,不是数量。

    但是在暗地里,李家其实还有一个二少,那就是这位李翔天李二少,而李二少之所以之前没人知道不过是因为他是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

    李麒麟的父亲李部长迎娶的也是一位大家族里的贵女,但是这是政治联姻,其实在暗地里他还有好几个情人。

    而其中一个非常争气给他生了一个儿子,只比大少小一岁。

    这件事李部长瞒的非常的隐秘,连他的妻子都不知道,但是李老爷子则是装聋作哑,李部长的事情,根本瞒不过他,但是为了家庭和谐,李老爷子严禁李部长把李翔天带到李家。

    李部长也知道轻重,虽然那个情人百般哀求,但是还是没有能够让李翔天认祖归宗。

    随着李翔天一天一天的长大,他也知道自己的父亲的身份了,而且在满腹怨恨的母亲的熏陶下,对那个只大自己一岁,却站着李家大少的李麒麟那是羡慕嫉妒恨啊,他发誓总有一天,他要替代李麒麟成为李家唯一的少爷。

    可是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人家李麒麟是活的好好的,而且也开始步入政坛,要接李部长的班,李翔天都要绝望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李麒麟竟然出事了,每次到了月圆的时候,都会头痛欲裂,几近疯狂,一连三个晚上都会这样,而且就算三天后,他折腾的自己也不能下床正常生活了。

    李老爷子赶紧找来专家给李麒麟看看,可是谁也查不出到底是因为什么。而专家也只是给开了些补药,让好好调理,他身体的确闹得非常的虚弱。

    一个病人怎么能够继续工作呢,而且还这严重,因为李麒麟干脆也不去上班就在家里休息。

    可是一个家族的兴盛,必须要有男丁的,如果李家的第三代废了,那些李家麾下的人的心就可能浮动起来,甚至转投他处,而李麒麟现在已经没有作用了,根本就是个废人了。

    在李部长的心本来就是偏在小儿子哪里,在李家大家长李老爷子的默许下,李翔天被接了过来,而且为了避免其他的麻烦,李翔天直接被挂在李夫人的名下。

    这一下子李夫人崩溃了,一病不起,她没想到自己一向相敬如宾的丈夫竟然瞒着自己在外面剩下这么大的孩子、

    而李夫人的病重被李部长搬出李家,使的本来已经非常艰难的李麒麟是更加的艰难,除了李老爷子还记得这个大孙子,李部长早就放弃他了。

    而在李家的其他人眼里早就没了李麒麟这个李家大少的影子,成王败寇,这没有什么好说的。

    当然了李麒麟的外祖家不是不气愤,可是谁让他们家里已经开始没落了呢,胳膊拧不过大腿,只能徒自气愤罢了。

    “原来是他们家。”年华冷哼一声,声音低沉带着一丝丝的嗜血。

    徐南虽然知道年华针对的不是他,可是还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过了一会儿,在徐制衡的催促下才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师叔,您跟年泰是什么关系啊?”

    年华也没有打算隐瞒:“年泰是我的堂兄!”

    可是年华这平平淡淡话确是把徐南还有在一边竖着耳朵的徐制衡吓了一大跳,堂兄?年华跟年泰的确是同姓,可是没有听说过,年泰有什么堂妹啊,有一个表妹倒是真的。

    或许知道对面人的惊异,年华也没有让他们瞎猜,立刻给出了答案,“我父亲年建国是年泰的父亲年建党的失散多年的亲弟弟,之前一直没有相认罢了。”

    听了年华的解释,徐家的爷俩才明白过来,徐制衡也是恍然大悟,“怪不得,你爷爷说这几个月年家老爷子跟老太太心情都非常的好,还经常一个星期就出去在外面住几天。”原来是住到另一个儿子的家里了。

    立刻对年华的位置提升了一些,将年家的位置又调高一大截,立时催促着让徐南把知道的事都告诉年华。

    直到徐南把所有知道的事情都告诉年华,年华这才道谢之后挂了电话。

    经过徐南的述说加上自己的预感,认定就算不是李家二少李翔天做的,跟他也有关系。

    既然这样那就先从李家二少身上入手。

    据徐南说,李翔天虽然已经成了高门贵公子,但是他之前虽然李部长对他爱护有加,但是一年见不了几面,被他没什么文化光有一身鲜亮皮囊的老妈教育的一身小家子气,现在他就跟那些暴发户一样,穷人乍富,那叫一个目中无人,当然了还要再加上骄傲自大自负自满。

    谁奉承拍他马屁他就愿意带着谁,可是京城真正的太子党们,谁会愿意跟个庶子玩耍,根本看不上他。

    因此自己是个棒槌,再加上追随者也是棒槌,因此李翔天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年泰根本就不是他能够得罪的,就算是李麒麟当年的时候跟年泰也算是井水不犯河水罢了。

    年华收起手机,让司机直接开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她下了车,让司机自己走,而她则找了个地方,换了一身衣服,转眼变成了一个风情万种的大美人,虽然五官没有发生什么大的改变,只是些许妆容,紧身牛仔裤和紧身T恤这种及其简单的衣服却勾勒出她那诱人的身材,加上那慵懒迷离的气质就变成让男人疯狂的尤物。

    腰肢摇曳,走到路边招手,瞬间路过的十好几辆车同时停在年华的跟前,车窗后面是一双双冒着绿光的眼,甚至有两个人打开车门,抢夺年华。

    听着耳边接连不断的,“上我的车,免费啊。”“美女,我这可是豪车。”

    年华只是上了最近的那辆出租车,出租司机根本没想到年华竟然选择他,霎时兴奋的不能自已,不过在年华报出地址的时候,心里的那股爱慕消减下去,取而代之的则是可惜。

    年华报的地方虽然明面上一个高档会所,但是在暗地里却是有很多小姐,而且都是那些高档小姐,人家一夜的收入比得上他一个月的。

    一路无话,年华付款下了车后,司机还是有点惋惜。

    站在大门口,年华看了看牌子,那几个大字金光灿灿的,抬腿走了进去。

    门的两边站着好几个保镖,在看到这个妖娆的美女的时候,哈喇子差点掉下来,可是还是想起自己的职责,走出一个人挡在年华的前面。

    “不好意思小姐,清楚是你的身份卡。”

    年华挑挑眉毛,甩了甩长发,毫不在意的道:“难道我这张脸就不能当身份卡么?”

    保镖上下贪婪的看着她,深吸了一口气道:“当然能,不过小姐你还是跟我去经理办公室确认一下。”

    年华点点头,在他的带领下进入大门,穿过走廊向经理办公室走去。

    路上真是回头率百分之百,还好现在是白天,要不然走廊都要堵了。

    就要到达经理办公室的时候,旁边最豪华的那个包间门打开,从里面走出好几个衣衫不整的大男人,跌跌撞撞的。

    双方正好碰了个对面,年华老远就闻到了一股混合着烟味酒味还有一股让人腻味的臭味,但是抬眼看到一个人的时候,心里的嫌弃根本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幽幽的跟来人对视一眼,清晰的在对方的眼里看到惊艳看到势在必得。

    双方错开,年华跟着保镖继续前进,可是那个人却是停下脚步,紧走几步,上前就要握住年华的胳膊。

    年华怎么会让他如愿呢,瞪了他一眼。

    可是这一样却是让对方骨头都酥了,真是万种风情啊。

    “喂,你不要走,我告诉你我老爸可是李部长,你跟着我,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这个人醉醺醺道。

    年华上下打量着李翔天,原来这个人就是伤害年泰的最有嫌疑的家伙,这小子虽然长着一张俊俏的脸蛋,但是从面相上看就知道这是一个性欲旺盛好色的家伙,而且看这小子的面相就知道这小子是一个短命相,而且印堂发青,说明他最近就要大祸临头。

    “哦,那又怎么样,我还可以说我老爸是首长呢!谁信啊!”年华冷哼一声就要走。

    就在这个时候,保镖上前对着李翔天点头哈腰的,然后凑到年华耳边说了几句话,李翔天虽然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可是看那个女人一脸的惊喜,就知道是在说自己。

    年华马上变了一个人似的,对待李翔天那叫一个殷勤啊,李翔天那叫一个美啊,而李翔天的那几个跟班看着眼前这个大美女,落入老大的怀里都要馋死了。

    李翔天一拉年华的手,嘿嘿的大声淫笑道:“美人,想要得到少爷我的垂青,可要拿出点真本事啊!”

    年华横了他一眼,拉着他推开一件包房走了进去,当然选的是一个已经打扫过的。

    而被横的那个人就跟通体过电一样,爽啊。

    进去后,两人就纠缠在一起,李翔天从来没有这么畅快淋漓过,抱着软玉温香,一阵哆嗦。

    可是年华的眼里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而是李翔天抱着一只抱枕在上面摩擦,使劲的摩擦,一边摩擦,脸上还露出黄黄的笑容,嘴里还在那里胡言乱语。

    年华则是坐在远处的一个沙发上看着他一个人的表演,而李翔天那里之所以会那个样子,不过是年华的符箓起了作用罢了,让他产生性幻想,还让他以为是真的,最后抱枕遭了秧,反正等他们走后,上来打扫东西的人进来看到那个抱枕,都会不由想到,这是经过了怎么一场惨绝人寰的战斗啊。

    ------题外话------

    这本来是昨天的章节,可是因为有敏感字,我没有找到,实在是太感谢值班编辑大大了,帮我找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