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零六章 窃听
    等到那边的战况平静下来,年华嫌弃的皱皱鼻子,干脆闭气。

    蹲在李翔天的边上,年华翻过这小子的身体,发现这小子的下体竟然还是硬硬的,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手指凭空画了起来,一张“傀儡符”无声的打在李翔天的身上。

    年华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李翔天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睁开眼睛注视着前方。但是如果凑过去就能看到这小子的眼竟然直愣愣的,眼神都是散的,把耳朵凑到他的嘴巴还能听到轻微的呼噜声。

    站过去,做了半天思想斗争,还是不愿意跟这小子有什么身体上的接触,看到旁边有一个抱枕,邪邪的笑了。

    李翔天的那些手下,在他进去后,没有人敢离开,他们都知道李二少的脾气不好,自尊心强的变态。

    一个小时后,门被打开了,李二少搂抱着那个大美人走了出来,脸上的那种餐足的笑容,让其他人都能够感觉的出,李二少对这个尤物那是相当的满意,可是那有些蜡黄的脸色却让他们有点担心,纵欲过度啊。

    “李二少,您要不找个屋子跟这位小姐休息一下。”其中一个手下犹豫了一下还是道。

    “李二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怒道:“你当我李翔天是那种软蛋么,我不需要休息。”

    “是是!”那个手下还想说什么,却被他最好的朋友拉了一下,想了想点头退到一边,但是他们两个的脸色都不太好。

    他们两个退下了,另一个人则是嗤笑了声,凑到李翔天的边上,谄笑道:“李少,您不要听他们的,我可知道您是天赋异禀,不要说两个女人,就是七个八个那也不在话下,李少您可是名副其实的一夜七次郎啊!上次那七个女人还是对您念念不忘呢。”

    “李二少”听了他的话露出了一丝得意,而控制着“李二少”的在附近隐身的年华却是恶寒了一下,还一夜七次郎呢,如果在这么下去,都不用自己找他报仇,这位李二少自己都能够把自己给玩死了。

    “行了,行了。我现在就要带着我的美人出去逛逛,给我的美人买两件衣服,犒劳犒劳我的饿美人,你们几个就不要跟着我了。”“李二少”淫笑着亲了下怀里的美人。

    其他人都点头称是,可是被李部长派过来保护他的贴身保镖,老虎却是不离开,“对不起,二少,李部长让我寸步不离得跟着你,请你不要让我离开。”

    “李二少”冷笑一声,“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以为你说你哪根葱,我告诉你,如果你现在就跟着我,我让你从哪来滚回哪里去。到时候,我看我老爸是听我的还是听你的。”说完“李二少”搂着美女快步离开。

    而保镖老虎跟了几步后,握紧拳头,扭头走了,跟着这么二世祖,真TMD憋屈,老子不干了。

    就这样李翔天在昏睡中被年华点了睡穴,又被操控着抱着抱枕上了他的车。

    车发动了,在其他人的眼里,车里坐着两个人,而在年华的眼里,车里坐着一个人加一个抱枕,而她则潇洒的站在车顶。

    在李翔天的记忆力搜出他的一处私宅,年华的目的地就是那里。

    其实如果只是想要教训李翔天的话,非常的简单,可是她最终的目标可不是这个没用的小子,而是这小子的靠山李部长,在他的记忆力,年华发现这个李部长真不是好东西,其他的不说,还坏了年家的不少事情。当然了他记忆里的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真有大事,李部长也不可能告诉李翔天,谁让他真没什么脑筋,比他大哥还不如,也就当个纨绔,然后在合适的时候进入机关挂个职,然后再在他老爸的扶持下平步青云,当然了,他能升到那里是跟他老爸能升到哪里是相关的。

    由此可以推算,李部长暗中肯定做了不少陷害年家的事情。

    而李部长所在地方也不是一般人能够进得去的,而且进去后还要搜集证据,当然了,就跟李翔天一样,年华有无数的方法对付李部长,可是她想要的是,李部长受到法律的制裁,这样这件事即使有人怀疑到时年家做的,也没有人能够说出什么来。

    年华在李翔天的记忆里知道,今天晚上,李部长让李翔天回去吃晚饭,这正是一个好时候。

    让李翔天就在这个根本没人来的地方昏睡着,年华变装回到年泰所在的医院。

    等她到了病房,其他人都已经回去了,只剩下大伯母周文还有沈茜在那里看护着,年夏则是在一边跑腿。

    看着大伯母红红通通的眼睛,年华小声道:“大伯母,您先去隔壁屋子休息一下吧,这里我跟年夏就行了。”

    周文摇摇头,眼睛一直直愣愣的盯着病床上的年泰,虚弱的道:“不用了,我不亲眼看着不放心。”

    看周文根本就不离开,年华走到她身后,手指飞快的在她身上点了一下。

    周文眼睛一闭瘫软下来,年华趁机抱住她,将她放到隔壁休息室里。

    沈茜在一边看了个正着,瞪大眼睛刚要说话,年夏对她嘘了一声。

    年华跟年夏使了个眼神,年夏点点头,拉着沈茜出了房门,临走的时候把门挂上。

    将手按在他的脉搏上,这才有点放心了,虽然脉搏非常的虚弱,可是正在持续不断的跳动,没有间歇,这说明他的生命体征正在趋于平稳,应该是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了。

    不过毕竟世事难料,为了防止万一,年华在他身上的隐秘处画了个符,虽然这个符只能用一次,不像玉符在它可以承受的最大限度内多次使用直到玉符里面一丝能量也无,但非常的隐蔽。

    用一丝真气护住年泰的心脉,年华这才放下手。

    睡了一觉感觉好多了的周文,感激握着沈茜的手,“弟妹啊,多亏有你们娘仨,要不然我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沈茜笑着道:“嫂子,你说这是什么话啊,年泰也是我跟建国的亲侄子,我们不心疼谁心疼。”

    周文擦擦眼睛痛恨的道:“伤了年泰的那些人都要天打五雷轰,我们年泰性格好,从来不会仗势欺人,这些人竟然这么残忍的伤害他,现在就盼着能够尽早抓住他们。”

    年华坚定的道:“大伯母,您放心吧,那个时候不远了。”

    周文顾不得哭泣,看向年华,“年华你说清楚一点,什么意思啊?”

    年华却是神秘的微微一笑,拉着年夏转身出了大门,交待一些事情。

    嘱咐完年夏,年华出去就近找了一个披萨店,点了一些食物,就坐在一个摄像头底下边玩手机边慢慢的品尝。

    其实看起来她是在玩手机,其实她的注意力早就转移到李翔天的那里。

    控制着李翔天,回到李家。

    一进门就被扇了一巴掌,“李二少”晃晃悠悠差点被扇到地板上。

    “爸,您这是干什么啊?”“李大少”捂着脸不敢相信道。

    李部长看着他,却发现自己儿子到现在竟然还不知道自己闯了大祸,突然之间他想到了大儿子李麒麟的好处,虽然那小子也经常暗地里干一些违法的事情,可是毕竟知道分寸,知道在经常里谁能惹谁不能惹,而年泰就是在不能惹里面。

    可是到了现在,李翔天暗算了年泰,甚至差一点让年泰丧命,这可就是化不开的仇怨了,既然化不开了,那么就战斗吧,现在年家说不定还不知道到底谁做的,这让就能够给自己一丝准备的机会,说不定能够把正在悲痛中的年家一网打尽。

    想到这里看着一脸愤愤的二儿子,长叹了一口气,开始打电话通知李家阵营的人要怎么做,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在年家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打压下去,让年家永世不得翻身。

    可是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一只微型摄像头还有录音笔悄悄的打开,记录着这一切。

    “李二少”的嘴边挂着一丝的莫名的笑容,伸手拿过李部长常用的紫砂茶杯,从旁边提起紫砂壶,倒了满满一杯极品的雨前龙井,同时往里面加了点料,做的是神不知鬼不觉,在其他人的眼里都感觉道二少懂事了,知道心疼老爸了。

    而李部长当然也是如此想,欣慰的点点头,接过“李二少”手里的茶杯,一饮而尽。

    “李二少”坐在那里静静的等着。

    过了半个小时,李部长身体一激灵,突然把屋子里的所有人都驱散出去,拉着“李二少”进了书房。

    接下来的时间里,李部长吐槽生活不如意,吐槽学习不如意,一个人喋喋不休。

    而更其中一个秘密,有关年家的秘密,差点让远在好几公里意外的年华咬碎了钢牙。

    “儿子,你知道吗,老年家跟咱们李家可是世代的仇敌,从你爷爷那里就是了,不过我没有你爷爷本事,他当初可是亲手把年家的二儿子给偷出来扔了。”

    这句话就如晴天霹雳一样,击在年华的头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