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零七章 证据
    本来年华对因为儿子的过错牵连到老子身上还有点不好意思,现在看来还真是不用了!

    年华低着头在那里咬牙切齿,没想到自己老爸竟然是老李家的人给偷走的,她是不是还应该感谢,这老头大发慈悲没当时就把她老爸给处理了!

    忍住现在就冲过去灭了那个老头子的想法,年华一口闷掉饮料,继续听李部长泄密。

    那是越听越气愤,最后年华竟然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都想冲到他面前问一句,难道你们除了给年家设绊子挖坑就没有其他的追求了么?

    李部长讲了半个小时,竟然都是跟年家有关的,真是多么浓厚的“爱”!

    不过如果都是有关年家的事情的话,就不太适合传播出去,正在年华的有点按不定主意的时候,李部长已经将有关年家的事情说完了,开始讲述其他的事情。

    说实在的当官的几乎没有哪个是一干二净的,水至清则无鱼,当官的如果清高孤傲的话,没几天就让人家给整下去,就算是年建国同志也会适时照顾一下手底下的亲信,当然了他老人家是不会贪污的,有那个时间费那个脑筋,还不如打个电话给自己闺女,马上钱就会到位。

    当然了这样的情况非常的少,谁让家里所有的大头都被某个人给包了,他们两口子几乎找不到花大钱的地方,甚至每个月还有一笔零花钱存到他们的户头上。

    反正省委大院里都知道年副省长那可是个不缺钱的主,而几个大领导则知道的更深一步,知道年建国有个无比厉害的女儿,那真是让他们羡慕嫉妒恨啊。

    不过跟其他官员不过是贪污腐败相比,人家的手段就高超的多,也隐秘的多,当然了隐藏的再好的秘密,总会有被泄露的一天,为了抑制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们对帮助他们实施这些事情的人是威逼利用,棒子加胡萝卜。

    而如果不小心被别人知道,那么,泄密的这个人还有知道了的这个人就会以最快的速度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永远的消失。

    将最后一口食物放到嘴里,年华起身离开,桌子上只留下被折断掉的刀叉。

    第二天一早,年华又去了年泰所在的医院,正好碰到一夜未睡的年建党。

    “大伯,我帮您带了些早餐。”年华将手里的早餐放到桌子上。

    年建党点点头,微红的眼睛看着躺在床上的年泰,叹了一口气。

    年华轻声问道:“大伯,凶手知道是谁了么?”

    年建党摇摇头,苦笑道:“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一个人,可是根本没有具体的证据能够证实的确是他干的。而且对方的权势不在咱们年家的下面。”

    点点头,年华扭头看看年泰,郁闷的道:“大哥还没醒呢?”昨天她走之前亲自查看过,凌晨的时候,年泰应该就可以清醒了,怎么现在还没有清醒呢。

    “你大哥一直没有醒过来。”年建党叹声道,要不然他也不会整夜的守着年泰了。

    年华的眼光闪了一下,手指抚上年泰的手腕,霎时怒气冲天。

    年泰根本早就应该醒了,可是道现在都没有醒过来,肯定是有人在他的药里捣鬼了。

    年建党突然感觉到屋子里温度瞬间降到冰点,不由打了个冷战,然后就发现自己侄女就是这个制冷机。

    愣神下的他根本来不及阻止年华拔下年泰手上输液管的行为。

    “年华,你在干什么?”年建党惊怒道。

    这时做早班飞机过来的年建国也到了,正好看到这一幕,不过他了解自己的女儿,知道她不是那种无事生非的人。

    伸手拦住想要过抢夺输液管的年建党,同时让闻讯赶来还有点摸不到头脑的警卫们离开。

    “大哥,年华不是那种任性的孩子,她之所以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年建国拉着年建党劝道。

    年建党被他这么一拦也恢复了些理智,虽然还是生气,“年华,你到底想干什么?”

    年华并没有看向年建党,而是挥挥手。

    年建党跟年建国就听到门碰的一声被拍上,两人下意思的回头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要知道这个房间的门可是从里面开关的,这个屋子里除了他们三个加上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年泰,就没有其他人了,他们也没有发现有人进屋关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兄弟俩对视一眼,又看向年华。

    年建国是恍然大悟,而年建党则是惊奇。

    年华手掌往前一推,离着他们还有一段距离的凳子,凭空到了他们面前。

    在看到的确是自己心里想的那样后,年建党的心平静下来,甚至有些期待。

    年华看两人坐下后确认不会被自己的消息弄得栽倒后,放了一个晴天霹雳,“其实大哥今天凌晨就可以苏醒了,据我查看之所以他现在还有苏醒是因为,有人在他的输液的药物里放入了让他持续昏迷的药物。”

    “你说什么?”年建党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被人下了药?”

    年华点点头,继续道:“为了让大哥更好地恢复,我走的时候用内力真气护住了他的心脏,刚才我一探查发现我的那股真气已经所剩不多了,现在看来应该为了把一股想要入侵心脏的药力给化解掉而消失的。”

    “而且我在大哥身上做的记号并没有被人触动,可以知道这种药不是从这个病房下进去的,应该在配药的时候就已经被吓到输液瓶里了。”昨天在走之前,年华在年泰的身上画了一个“警示符”,这个符没有被惊动。

    “真是太可恶了,竟然在我眼皮子底下就敢暗害我的儿子,李家你真是欺人太甚了!”年建党即愤怒又自责。

    正在这个时候,门被敲响了。

    年华扫了一眼门口,笑了,过去打开门,一个挺拔的身影走了进来。

    在看到年华的那一刹那,脸上冻结的寒冰融化了,“对不起我来晚了。”

    展青云一进门就看到了年建国跟年建党,赶紧过去见礼,“年伯父年叔叔!”

    年建国跟年建党都认识展青云,不过年建党并不知道展青云跟年华的关系,他以为展青云之所以来看年泰是因为他们两个是好朋友,根本不知道其实还有年华这一层关系。

    “唉,你是来看年泰吧?”年建党叹道:“等年泰好了,一定要让他跟你好好练练,如果他能够有你那样的身手,也不至于此啊!”

    展青云低头看着年泰的惨状,双拳紧握,年泰是他最好的朋友,前几天他们还见过面,今天一早执行任务回来就听说他的事情了,当时还以为最多就是躺几天医院,谁承想竟然这么的严重。

    展青云冷声道:“年伯父,知道谁是凶手么?”

    虽然知道展青云跟年泰的关系好,可是现在事情这么严重,他们年家跟李家那是你死我活的境地了,就算是告诉展青云也无济于事,难道展家还能够帮助他们对付李家?年家跟展家又没有什么过多的来往,年建党不抱希望。

    可是还没等他婉拒,就听年华十分干脆的将她说知道的说了出来。

    年建党:“……”

    而更让他失望的是弟弟年建国竟然也在旁边查漏补缺,这小子这么大年纪了难道政治觉悟就这么一点点。

    可是展青云的话让他瞠目结舌,就见展青云紧皱眉头道:“年叔叔你放心,我们展家绝不会袖手旁观的,有什么需要我做,我绝不推脱。”现在展青云已经能够当展家的一半的家了,就算是展中将有时也会寻求他的意见。

    年建国一听哈哈大笑,用力拍着他的肩膀,“好小子,有魄力,不愧是我女儿能够看上的人,以后有时间多跟年华回家看看。”

    年建党:“……”

    今天他收到的刺激太大了,一开始是自己儿子差点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人害死,又发现自己侄女竟然是个武林高手,现在又一个炸弹爆开了,展家大少,这个前途无量让一号首长都交口称赞的年轻人竟然是自己侄女的男朋友!

    天啊,年家竟然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跟展家联姻了。

    要知道如果世家也分三六九等的话,展家就是最高的那等,年家李家都要往下排,很多世家想要跟展家联姻结盟,可是人家展家根本不削一顾,嫁娶的也都是随着小辈的心思,展家的老人根本不会控制。

    年建党看年华跟展青云在那里说话,一拉年建国,小声道:“他们两个什么时候好上的,我怎么不知道?”

    年建国笑道:“他们去年就在一起了,青云还是沈茜的救命恩人呢!”

    听了年建国的话,年建党笑了,想到年家找回了弟弟一家竟然还附带回来不少的好处,如果这是比买卖的话,他们是赚翻了。

    不管伯父还有老爸在那里嘀咕,年华帮展青云整理整理衣服,嗔怪道:“你也不去问问展爷爷还有展伯父你就独自一人说出代表展家的话,也不怕他们两位找你麻烦。”

    展青云握住年华的手,笑的非常的开心,“你是在担心我么?”在得到白眼一枚后,展青云道:“你放心吧!”

    不过几个字,年华就放了心,两个人含情脉脉的对视,将物子里一切都当成了布景板。

    可是有些布景板是不甘心当布景板的,这不有人不干了。

    “我说你们两个人约会能不能找个合适的地方,能不能不要这么污染别人的眼睛。”虚弱的声音带着丝丝的无奈。

    病房里的四个人同时看向病床,那个本来气息微弱的人正在睁着眼睛看着他们。

    年建党在看到年泰睁眼的一瞬间,眼泪流了下来。

    “年泰,你终于醒了!”年建党扑到年泰身边激动的道。

    年泰被吓了一跳,“老,老爸?您怎么在这里?”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全身上下疼痛不止,根本动不了,“我,我这是怎么了?”

    疼痛让他的记忆复苏,他这才想起来自己是被人给砍伤了,失血过多晕了过去,他那是还以为自己死定了呢,没想到自己福大命大,竟然活了下来。

    “老爸是李翔天带人伤的我。”年泰用还能动得右手一把握住年建党的手腕,咬牙切齿的道:“这小子根本就是打算杀了我的,如果不是正好有人路过他们怕被人看到的话,我肯定活不了了。”

    虽然年华他们虽然猜测是李翔天干的,可是在终于被年泰证实的时候,还是气愤不已。

    年建国恶狠狠的道:“果然是那个小子,咱们可不能放过他们。”说着转头对年华说:“年华,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让那小子吃不了兜着走。”

    年华嘴角扬起笑容邪魅,“您放心吧,这小子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而且我还要送给你们一个意外的惊喜!”

    “哦?什么意外惊喜?”年建国好奇道。

    年华没有回答他而是从兜里掏出手机,操作了几下然后递给年建国。

    年建国接过来,皱眉道:“这人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啊?”

    听到年建国的话,年建党也凑过来,看到屏幕里的人的第一眼就认出来这个人是谁,“这个人就是李翔天的父亲!”转头问道:“年华这是什么东西?”

    年华又掏出耳机插在上面,年建国年建党一人一个耳机。

    兄弟俩认真的看着视频,越听越气愤,等说道年建国到底是怎么失踪的时候,年建党差一点捏碎了手机。

    “竟然是那个老东西做的。真是太可恶,太卑鄙了。”年建党说这几句话的时候咬牙切齿。

    年建国当时年纪小不记事,因此对这件事不是特别的敏感,可是年建党那是已经上小学了,知道当时父母差点崩溃,掠走弟弟的那个人对他来说就是有深仇大恨的。

    “伯父,您先不要激动,先往下听。您肯定会大有收获的。”年华的笑容意味深长。

    年建党平静下心情继续看下去,因为视频非常的长,年华只是截取了最重要的一部分,要不然两个小时都挡不住。

    看完视频,年建国开怀大笑,拍拍年华的肩膀:“年华,有你的,你的这个视频来的实在是太是时候了,只要凭着这上面说的,只要保证事实的真实性,李家!哼,他们死定了!”

    年建党举着手机谨慎的问道:“年华,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是谁给你的?”

    年华这是就看出还是自己老爸相信自己的能力,“您放心吧,这可是我想方设法亲自录得。”

    “你录得?”年建党瞪大双眼,还没等他继续问,病床上的年泰说话了,“哎呀,老爸您就放心吧,年华办事你放心就是了,她的本事可不小啊。”

    展青云也在一边点头,眼里满是自豪。

    年建党看了一圈发现原来自己是唯一一个怀疑的人,年建国在他耳边耳语了一句,年建党的眼睛霎时间就跟安了一个二百瓦的电灯泡一样,瞪着年华的眼那叫一个亮啊。

    所有的疑问都没有了,现在只剩下一个好字,“这实在是太好了,我现在就去办这件事,哼,就算不能一下子铲除掉李家,也让他们丧失掉大半。”

    当然了他也没有打算吃独食,李家的势力范围非常的大,光凭年家根本咽不下去,而且说不定有人眼馋这块大蛋糕,联合起来抢夺也说不定,必须要找一个同盟。

    而展青云所在的展家就是最好的选择,一是人家展青云刚才表了态要帮年家,那时情势还不太好呢,二是如果两个孩子真成了的话,那也是亲家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