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一十章 暴露
    李碧挤挤眼语气暧昧,“还装呢,我们都知道了,嘻嘻。”

    “你们知道什么了?”屈绯红怀疑的一一看了过去,等看到三人一样的表情后,呀的一声,脸一下子就红了,急忙道:“你们不要瞎说,我跟乔北什么事都没有……”说完后她才发现自己是不打自招了,啪的一声捂住自己的嘴。

    其他三个人嘿嘿奸笑,笑完后,年华叹了一口气,“我们这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就知道我们是要问那个男孩的名字,你实在是太善解人意了。你说你这么善良,我真怕有一天你让人家给骗了呀。”

    程莲也是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我们就大发慈悲的帮屈叔叔婶婶好好看着她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李碧张张嘴也想说几句,可是她怎么也摆不出那种怜悯的姿势,只能跟着点头。

    屈绯红差点被她们弄得暴走,“你们,你们实在是太过分了,你们都误会了,我跟他根本不是那种关系。”

    “哦~我们相信你。”程莲李碧年华异口同声,可是屈绯红却发现这三个人的脸上却完全不是那么一码事。

    “哼。”屈绯红干脆不跟他们说了,低头继续玩手机。

    年华三人也不说话了,互相眉来眼去的,在她们心里已经认定屈绯红跟这个叫乔北的肯定有奸情,嘻嘻。

    当天晚上,年华又回了年家,看到年泰竟然也回了家。

    “大哥怎么也回来了?”就算那个医院不对劲,换个就行了么。

    年建党苦笑道:“我就不应该告诉你大伯母,还不都是你大伯母杯弓蛇影的,怕换个地方也那样。”

    既然是人家妈妈非得要回来,年华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年建党一家三口并没有跟年老爷子一起住,他们一家住在另外的地方,当然了规格肯定不如年老爷子这里。

    年老爷子亲自发话,把大孙子接到这里,毕竟这里的环境还有保卫措施都要比年建党住的地方强一些。

    年泰正在那里发呆呢,听到门一响,抬头一看,看到是年华,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你来了。”

    年华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四周环顾称赞道:“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年泰用完好的右手拿了个苹果给她,“你尝尝。”年华刚要道谢就听到他的下一句,“甜的话,你帮我削一个。”

    接过来,翻了个白眼,年华直接拿过桌子上的刀子开始削苹果,“你们知道是谁想要害你的命了么?”

    年泰躺了回去苦笑道:“你说我今年是不是命犯小人啊?怎么这么多的倒霉事呢?”

    “到底怎么回事啊?”年华更加好奇了。

    年泰这才如此这般的讲了一遍。

    听完年华对年泰只剩下深深的同情了。

    原来根本就不是什么阴谋,原来新来了一个护士,就是这个新来的护士马马虎虎的把药给放错了,而更让年泰郁闷的是,这个护士因为是新来的,护士长只是让她看着自己学习而已,谁承想这个护士看其他人不在竟然自己看着单子下了药,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做错了,还十分自信的照着以前护士的样子,将输液瓶子摆好,然后这些输液瓶子被其他护士拿到了年泰的病房,然后输到了年泰的体内。

    “哈哈,天啊。”年华摇着头眼泪都要下来了,擦擦眼睛年华笑道:“唉,我都要笑死了。”

    年泰悲愤的指着她叫道:“你这是什么表情,你也太没有兄弟爱了呀。”

    “我可不是你的兄弟,咱们俩是兄妹啊!”年华继续调侃。

    “行了,年华你就不要在这里欺负你哥哥了。”年奶奶端着两杯鲜榨果汁进来,先给了年华一杯,又给了年泰一杯,“如果不是你妹妹,你现在已经不知道在哪里了。”

    年华猛点头一副你要感恩的样子,年泰翻了个白眼不理她。

    年奶奶看着自己的大孙子大孙女在自己面前逗乐,笑了起来。

    吃过晚饭,年华本来打算走来着,却被年老爷子叫道他的书房。

    年华推门进去看到爷爷大伯还有老爸都在里面,“爷爷,你叫我过来有什么事呀?”

    年老爷子还没有说话,年建党站起身把年华拉到他身边,感激道:“年华呀,大伯谢谢你啦,要不是你,你大哥这条小命可就没了!你也就了你大伯还有大伯母的一条命啊!”说着竟然要给年华鞠躬。

    年华赶紧拦着道:“大伯,您说的是哪里的话啊,年泰可是我大哥,就跟亲的一个样,除了不是一个妈生的,我做的都是应该的,您可不能这个样子,您这个样子真是扎杀我了。”

    年建国也在一边道:“大哥,你这是做什么啊,她这么一个小人,可当不起您的礼,年华做的这些都是她应该做的。”

    “建国啊,我也应该感谢你,都是你生了这么好的女儿啊。”年建党道。

    “行了,行了。”年老爷子笑道:“都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建国你大哥感谢你,你接着就行了。”又对年建党道:“你就把你弟弟跟你侄女的恩记在心里就行了,不需要经常拿出来说。”

    三个人点头称是。

    年老爷子满意点点头,转头对年华道:“小丫头,这么大的事你竟然还瞒着你爷爷!真是该打!”虽然说这该打,可是脸上的笑容却说明不是这么一回事。

    年华愣了一下,隐瞒?想了想道,“爷爷,青云跟我的事情,您不是知道么。”

    “不是这个!”

    不是?那到底是什么啊,难道自己符师的身份被他们知道了,也可能啊,自己并没有多么的隐瞒自己符师的身份,隐瞒的是她有别于其他符师的地方,那些才是自己不能透露的东西,“哈哈,我知道了,你们不是知道我拜了周大师为师!我不过是会画几个纸符,会雕几块玉符罢了。”

    年华说完整个场面一片安静!

    她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好像说漏嘴了。

    年建国磕巴的道:“周大师不是相师么,他竟然还教你符箓?”

    年建党喃喃道:“拜了周大师为师?”

    年老爷子也是一副吃惊的样子,“符箓?难道家里人带的翡翠挂件竟然是你雕刻的玉符?”

    年华点点头,讪笑道:“对呀,难道爷爷你说的不是这个么?”

    “……”年老爷子似笑非笑道:“我说你隐藏的那个事情是你位一流高手的事实,我哪里知道你还是位符师啊!年大师你藏得可真深啊。”

    年建国摸着自己的胡子茬道:“怪不得你非要我们带那些挂坠,原来你在里面做了手脚啊。”

    年华反驳道:“什么叫做了手脚呢,在关键时候它能够救你一命。”说道这里,年华想到了一件事皱眉问道:“大伯父,你们在见到大哥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他脖子上戴着的玉符啊!据我估计,如果他戴着玉符的话,就算受伤也非常的轻。”

    年建党想了想道:“我记得没有。”然后反问道:“年华你竟然对你的玉符这么有信心。”

    年华点头,不过抬头看到三人的热切,赶紧道:“先不要说这玉符多么不好制作,玉符虽然能够替人挡灾,可是也不是万能的,如果超过了玉符能够抵挡的灾难,它也有点无能为力。”

    年老爷子爷三个这才冷静下来,“这就是减法对不对。”

    年华点点头,“一个人的命的命里有这么多宰,就不会变,这个宰在这里躲了过去,肯定还会在下一个时间段出现,不过这些都是随机的,下次的可大可小,没有定数。而我制作的”平安玉符“也不是什么都能发动,像什么摔了一跤啊,手指蹭了点皮啊,这些小事,还有丢了钱包啊,被骂啊,这些事情是无用的。”

    经过年华的解释,年老爷子跟年建国年建党明白了,虽然这“护身玉符”有限制性,可是功能也非常的强大好不好。

    不过他们也知道这样的东西肯定不好制作,但是他们现在可是人手一个,心里踏实了不少。

    现在问题又回到开始,年泰的脖子上的那个“护身玉符”去哪里了。

    爷几个一探讨还是决定去问问当事人。

    年泰听到这爷几个的问题后,眨眨眼,摸了摸脖子,看着年华不善的表情,低声道:“这不是杜雨黛非要让我借给她几天,她想做一个一模一样的挂件。我以为没什么事,就借给她了。”

    年华冷笑道:“她是不是很漂亮啊!我记得跟你特地说过,不要离身的。”

    年老爷子跟年建党也是板着脸,年泰这时候也知道自己鲁莽了,在年家没有人比他更知道年华的厉害,即使是年华的双胞胎弟弟年夏也一样,年华嘱咐的话,他从来都记在心上,当时他也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可是他们也是多年的老友,杜雨黛又是他曾经的初恋女友,他也就从了。

    “好了,说再多这件事也发生了,以后让年泰多多注意就行了,父亲大哥,你们就不要多说了。”年建国劝道,边偷偷对年泰眨眨眼。

    年泰也赶紧反省道:“爷爷还有老爸你们放心吧,我以后肯定不做这样的傻事了。不要说是杜雨黛了,就算是何圣哲我也不借了。”

    看年泰知道错了,年家的爷们们也就把他给放了,如果知道这件事的是年奶奶还有大伯母的话,年泰的耳朵就有福了,嘻嘻!年华不厚道的想着。

    教训完年泰,年华问道:“大伯你们对付李家的计划,制定好了么?”

    年建党冷笑道:“他们李家胆敢设计咱们年家,我要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现在年家跟李家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了,整件事情已经从年泰跟李翔天的个人的恩怨上升到两个家族之间的恩怨了,这两个始作俑者算是谢幕了。

    “那行。”年华也不再多问,她也不是太担心,如果只有年家一家对付李家的话,说不定会弄个两败俱伤,可是现在在年家身后还站着展家,胜负从一开始就能够决定了。

    而且树倒猢狲散,有的是墙头草,等着落井下石呢。

    接下来年家爷三个回了年老爷子的书房,年华没有跟过去,而是陪着年泰。

    拿起一个橘子掰开,递给年泰,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你告诉你女朋友你受伤的事情了么?”

    年泰咽了块橘子,摇头道:“没有,我这不是受伤了么!再说了,我们两个也没有经常见面。”

    年华不解的看向他。

    年泰看看门口,看没人,这才小声道:“那天李翔天走的时候我还没有晕呢,他说了一句话,让我记忆犹新,我那时候才知道,我竟然是个傻子,被人家给当挡箭牌了。他们连年家都利用上了。”

    年华被吓了一跳,“不至于吧!程强省长我认识啊,他不是那种人呀,再说了他也没有那个胆子敢算计咱们年家啊。”

    年泰哼了一声:“他是不敢,但是他哥哥一家敢啊,我亲耳听到李翔天的话。”说道这里,年泰咳嗽一声,掐着脖子学习李翔天语气,“就算我不揍你,别人也会揍你,谁让你撬了人家的女朋友。”

    “如果不是他说,我根本就不知道。”年泰一脸的沮丧,他以为终于找到一个心仪的女孩子,“不过我没有轻信这小子的话,我让人帮我查了一下,才知道这小子说的竟然是真的,程彩晶那个女人真的有男朋友,不过能够跟李翔天混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因此程刚夫妻根本就不承认她男朋友,因此才给她安排相亲的。不过程彩晶虽然答应跟我交往,可是私底下根本没有跟对方断了联络。”

    年华眯眯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突然年泰拉了拉年华的胳膊,“你可不要告诉叔叔,要不然他老人家肯定会自责。”

    年华瞥了他一眼,“算了吧,这有什么好自责的,你可不要自作多情,不过你打算什么时候跟她分手啊,而且我提醒你,到时候你可要准备好了一些证据,要不然对方到底一钯的。”

    年泰道:“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对了,年夏呢?今天晚上他怎么没来啊?”

    “他今天晚上找人补课呢,他也拉了不少课了。”年华回答道。

    年泰对年夏也是非常感激,这两天白天的时候,大多都是年夏在照顾他,看看眼前的年华再想想年夏,年泰发现自己的运气非常的不错,跟他差不多的人说起家里的弟弟妹妹,都是一个字烦,等到了他这里,弟弟妹妹那是个顶个的棒,不愧是我年泰的弟弟妹妹,就是优秀啊。

    又陪了年泰一会儿,年华就告辞回了学校,在路上的时候,杜雨黛这个名字不经意的在年华的脑海里闪过又消失,可是这三个字却是让年华给记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