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极品茶
    年建国伸了个懒腰,看窗外的时候讶然的发现天黑了,办公大楼外面路灯都已经打开了,拿起手表,这才知道已经快七点了。

    “小薛!”年建国叫道。

    门一开,一个不到三十的俊秀男子推门进来,“省长?您叫我?”

    年建国捏捏鼻梁,“我今天的工作完成了,你回去吧。”

    小薛嘴里说着知道了,可是还是不动地方。

    年建国知道自己不走,他是不会走的,看看时间也不早了,想了想道:“小薛啊,你今天跟我回家吃饭吧,你婶子前几天还说让你尝尝她的手艺呢。”

    小薛连道不敢,“省长,我这多不好意思啊。”

    “你就放心吧,你婶子也不能吃了你,再说了,你也帮了你婶子挺多忙,她请你吃个饭也是应该的。”

    小薛知道年建国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这才不反对了,再说领导请下属去家里吃饭,这可是大好事啊,这说明领导把你当自己人了。

    看起来夫人政策的确好用啊,小薛暗道。他知道年省长夫妻就他们两口子在这里,年省长平时公务繁忙,他闲暇的时候就帮沈茜扛扛水,换换灯泡,修修下水管什么的,当然了,这些事情也就是扛水做的多,其他的也就做过一次,就这样沈茜对他的观感越来越好。

    年建国经常工作六七点,如果没有事先打电话,他都会回家吃饭,而每次沈茜都会按着他的时间做饭,每次都非常的丰盛,反正沈茜只是在教育厅挂着一个处长的职位,根本没有人敢苛刻她,平时闲的难受。

    年建国打开门,就听到客厅非常的热闹,带着小薛进去一看,愣住了,自己闺女儿子竟然都回来了。

    听到开门声,沈茜年华年夏同时回头,赶紧迎了上去,这个叫老公你回来了,那个叫老爸。

    年建国一手搂着女儿,一手搂着儿子,高兴问道:“你们两个怎么回来了啊?”

    年夏道:“我跟老姐这不是想你了,过来看看你们。”

    “好,好太好了,你们什么时候回去呀。”年建国道。

    年华回答:“我们两个打算星期一早上起早回去,多陪陪你们。”

    爷三个在那里亲热,年建国看到闺女儿子早把小薛给忘到一边了,还是沈茜看到面露尴尬的他。

    “小薛,赶紧进来啊!”沈茜热情的招待小薛。

    小薛刚要婉拒,他从来没有看到过年省长这么开心的样子,还是不要当电灯泡了,不过年建国阻止了他告辞。

    “小薛你这小子赶紧进来,我给你介绍介绍我这对儿女。”年建国发了话,小薛只得硬着头皮进去了。

    在他的印象里,省里领导的这些公子少爷小姐们,一个个的都非常的难缠,还好自己是年省长的秘书,年省长在省里非常的有威严,他们不敢对自己怎么招,换了其他普通公务员,看到他们可是要供着敬着。

    而最郁闷的就是他们父亲的秘书,除了要在领导身边伺候着,还要随时做好为这些衙内擦屁股工作,那叫一个憋屈。

    自从他跟了省长后还没有见过年省长的那对龙凤胎,据说在首都上学,轻易不会回家,他那叫一个庆幸啊,没承想今天算是撞到枪口上了。

    他已经做好了心里建设,不管他们怎么的刁蛮任性霸道,都要忍住了。不过当他真的见到年华年夏的时候,小小惊艳了一下,他们比年省长随身携带的照片上要大了不少,五官也张开了,男孩长相帅气不比那些偶像明星差,嘴角上扬,一看就知道是个性格开朗的阳光男孩。

    女孩子个子非常的高,美丽动人,但是眉宇间有股英气让她凭空多了不少的帅气。

    这两个孩子非常的出色人中龙凤,而且他也算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看人有他自己的一套,一看他们就知道年省长的这对儿女不是那种纨绔子弟,锦绣其外败絮之中的草包。

    “这是我闺女年华,另一个是我的儿子年夏。”然后年建国又指着小薛对年华年夏介绍道:“这是我的秘书小薛,你们要叫薛哥。”

    年华年夏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薛哥好。”

    小薛连忙挥手赶紧道:“不敢当不敢当,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小秘书罢了,怎么当得起哥这个字。”要是因为这个字被这公子小姐怀恨在心就坏了。

    “好了,你不要怎么小心,其他的我不敢保证,这两个我可以保证这两个孩子不是那种坏孩子。”年建国是一脸的骄傲。

    “好啦,你们不要聊了,赶紧去洗手然后去餐厅吃饭了。”厨房传来沈茜的声音。

    年建国哈哈笑道:“掌厨的发话了,咱们赶紧吧。”

    他们两个坐好,年华年夏帮着沈茜去取端菜,很快桌子上就摆满了各种菜肴。

    年华坐下后,闭着眼睛陶醉的闻了闻,赞叹道:“还是我老妈做的饭菜最香了。”

    年夏在旁边也是猛点头,“没错没错,老姐说的对极了。”

    沈茜端上最后一盘菜后,坐了下来,笑道:“行了,你们两个就知道拍我的马屁。”

    年华and年夏:“呵呵!”

    “好了,快吃吧。”沈茜发话,又对小薛和蔼的道:“小薛你就把这里当你家就行了。”

    小薛不停的点头。

    沈茜怕他放不开,夹了一筷子菜给他,“多吃点。”

    “诶,谢谢阿姨,您不用照顾我,您做的菜这么好吃,我肯定吃的饱饱的。”小薛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吃过饭,年建国年华年夏争着抢着帮沈茜收拾,小薛看的是目瞪口呆,这还是那个严肃冷静的年省长么。

    一场混乱过后,这爷三个被沈茜一声狮吼轰到客厅,年建国根本无视小薛的震惊。

    年华帮他们泡了一壶茶水,一人一杯端到跟前,“你们尝尝我今天带过来的茶,尝尝怎么样。”

    小薛起身道谢这才接接了过来,小心尝了一小口,只感觉口吃生津,从来没有喝过这么极品的茶,剩下来的也是一小口一下口的抿,就怕太快喝完。“

    ”这个是什么茶啊?非常不错!“年建国赞道。

    年华放下茶杯笑道:”这是60年的六堡茶,现在咱们内地很少有年份足的六堡茶,前些日子听我老妈说,你现在越来越喜欢喝茶,我就托人从香港一茶叶收藏家的手里买了这么一块过来!“

    ”而且喝了这个茶不用担心睡不着觉,这个茶非常的温和,老妈也可以试着喝点。“

    沈茜是从来不喝茶的,她总感觉茶太苦了,喝的都是一些果茶花茶之类的,刚才年华端给她,她也只是放在那里没动。

    现在听年华这个一推荐,只得拿起来喝了一口,眉头还是皱着的,可是当茶进去到口腔的时候,眉头松开,只感觉眼前一亮,不但没有预想中的苦涩的味道,竟然还带着一点甘甜,味道出奇的好。

    ”的确不错!“沈茜也喜欢上了这个味道,她突然想起一件事,”年华,不会那个比大号脸盆差不多的盒子里就是这种六堡茶吧!“

    年华点点头,”没错。“起身道:”我先就去拿过来给你们看看!“

    不一会儿,年华就端着一个大圆盒子走了过来,放在茶几上。

    年夏好奇的打开一看,一块大团茶露了出来,褐色的饼面上全是金色的形状就跟花朵一样的东西。

    年建国and沈茜and年夏and小薛都无语了,他们见过的茶叶要不是一小盒一小盒的,要不就是一小袋一小袋的,哪里见过这么巨大的茶叶团啊!

    年建国敲敲,硬邦邦的,抬手试了试,估么了一下道:”这不得二十多斤啊?“

    年华点头:”二十九斤半,不到三十斤!“

    这下子年建国无奈了,”闺女你是打算让我喝一辈子这个茶吧!“

    年华笑道:”您就这点出息啊!我这是买回来给您尝个鲜,您喝不了可以送人啊,这也挺高档的。以后有机会看到好茶我也会给您带回来!“

    年建国摇头,”敲碎了送人我可舍不得,还是我自己品尝吧,大不了请他们到家里来尝一尝!“

    而作为女人对价格比较关心,沈茜问道:”那这得多少钱啊,不得好几万一斤啊!“虽然她不懂茶,可是也知道这黑茶都是越陈越贵!

    小薛一听暗叹,自己一年的工资也就买这么一斤。

    年华回答道:”没有,没花多少钱!“

    ”得了!“年建国直接戳穿年华,”我记得上次我看电视那里面说四十年的六堡茶都要十万二十万一斤,这六十年的可要翻一翻,我猜三十万不到四十万差不多少吧!“

    一听三十多万一斤,小薛的眼都直了,就这么一块茶就一千万?

    年华笑道:”没用那么多钱!那个茶叶收藏家等着钱用,要价一千一百万,最后我九百万拿下的。而且年份达到六十年的六堡茶现在几乎已经没有了,咱们买下来就算是值了!如果那位收藏家不着急的话,不要说一千一百万了,一千二都有人要!“

    听了年华的话,在座的几个人同时咽了口口水,原来自己竟然喝了这么贵的茶呀!

    年建国苦笑道:”年华你说你买这么贵的茶,可让我怎么舍得喝啊!“

    年华伸手从团茶旁边掰了一小块,大约有二两。

    这一下子让其他几人感觉心一哆嗦,天啊,这么一小丁点就好几万啊!

    看年华还要往下掰,年建国拉住年华的手阻止道:”年华你这是要干什么?“

    ”我给你买来就是喝的,留着干嘛!“年华哭笑不得,她解释道:”你不用这么紧张,我帮你切下两三斤,供你自己喝,剩下的你愿意怎么着就怎么着还不行么?反正这茶价值是论斤不是论大小。“

    年建国这才点头同意,年华干脆帮他弄下四斤,剩下不到二十六斤,而且形状修成正圆,将边边楞楞的地方去除掉。

    沈茜拿来一个密封的瓷罐,将被年华弄下来的茶叶收集起来,满满的一大罐子。

    年建国则是将茶团又放回原来的盒子里,这个盒子是特制的,就是为了储藏茶叶用的。

    这时他也想开了,又找了一个以前放茶叶的盒子,从瓷罐里拿出大约有二两放到里面,推到小薛面前,”小薛,这些你带回去自己尝尝,上次你不是说你父亲也喜欢喝茶么,送个他也行。“

    小薛受宠若惊,可是还是不敢收下,最后还是年建国板起脸,他才小心翼翼的接过来。

    按理说他一个副省长的大秘平时也不是没有看到过价值高过它的东西,可是他一开始就被年华那块巨大天价茶团给吓到了,然后又是自己领导送给自己的,当然是有点肝颤了。

    送出茶叶后,年建国的心也平静下来,他毕竟也是经历过无数风云了,现在之所以会情绪外漏,还是因为这里都是他的家人还有他信任的手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