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一十八章 见义勇为
    小薛早早道了办公室,先把年建国的办公室收拾好,然后收拾外面。

    年建国的办公室是两大一小的套间,里面是年建国的办公室,外面是会客室,小薛虽然在其旁边自己的办公室,可是上班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在这里。

    在年建国办公室里面还有一个休息室,那里放着一张床,方便年建国工作辛苦后休息,中午睡个午觉什么的。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年建国也要过来了,小薛拿出昨天年建国让他帮忙拿过来的一罐六堡茶,经过年华的劝说他也想开了,这个罐子里有半斤,让小薛自己斟酌使用。

    拿出一点茶叶后,将茶叶罐子放好,想帮年建国泡了一壶茶水,等年建国到的时候就差不多能够入口了。

    果然茶泡好不一会儿,年建国就到了。

    将茶端到年建国办公室,刚要离开,就被年建国叫住:“小薛,你现在其他的事情都不要做,先把帮我调出最近的卫星拍的地图,我有急用。”

    小薛心里一惊,不过面上却是什么都没有显现出来,只是点头称是,等出去到了会客厅,空无一人的时候,脸上震惊的表情这才放了出来。

    天啊,难道年省长的女儿,真的要建钢厂,真的要出五百亿,可是他总觉得不真实,一个小姑娘就算有点私产,也不可能达到这么多,他倾向于就算小姑娘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手里有几亿,可是不要看五亿钱很多,可是真到了建钢厂的时候,就不多了,当然了,如果建一个小钢厂,五亿足够,可是她说她要建一个最先进的钢厂,想了一夜的小薛觉得这就是小姑娘开的一个国际玩笑。

    刚要开门出去,又被年建国叫了回去。

    “您还有什么事么?”

    “是这样的,一会儿年华会过来,你直接把她带到我的办公室。”年建国从文件里抬头对小薛叮嘱道。

    小薛知道自己真的是猜对了,表情不自主的就显现出来了。

    年建国想起来小薛不是太清楚自己闺女的实力,遂笑着道:“小薛,你放心吧,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你不了解我这闺女,这丫头是人小心大,本事着呢。”说着叹道:“唉,就算我这个老爸,也是自愧不如啊。”

    看小薛还是有点不明白,知道是真的不知道自己闺女的底细,这才道:“你知道桃花醇酿么?你知道控油器么?”

    问一个小薛点一下头,问一个心里的震惊越是大,难道这些都是省长女儿的产业?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应该是年副省长假借女儿自己开的公司,可是转念一想,不对劲,就算现在世人的观念转换了不少,也没有给女儿不给儿子的道理,这么看来,这真的是年华自己赚下来的了?

    小薛的嘴越张越大,到了最后几乎可以能够装进一个鹅蛋了。

    年建国非常享受小薛的惊诧,小样的让你看不起我闺女,让你以为我闺女装假,还有一个古国我还有没告诉你呢,过了一会儿他又叹道:“我这个女儿建公司,我整个当父亲的一分钱都没出,早就过意不去了,现在这件事还是帮不上太大的忙,实在是愧对她呀!”

    这一叹,小薛是表情差点扭曲了,心里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啊,第一次萌生赶紧找老婆生孩子,争取也生一个如此天才的孩子,让别人也去羡慕嫉妒恨去。

    知道不能过多的拉仇恨,年建国正色道:“如果年华的这个钢厂开工的话,我的政绩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能够带动其他钢厂更新换代和优胜劣汰。正好符合咱们省现在的目标。”

    将脑袋里其他的杂念抛掉,小薛当然知道建设一个高水平的炼钢厂对燕赵省的意义。

    开始认真的对待这件事。

    年华第一次去年副省长的办公室,也有点小兴奋。

    并没有准备什么资料什么的,不过背包里却背着一块翡翠,现在她也算是懂得了一些风水,万一年建国同志的办公室里有些漏洞,她也好填补填补,最近她正在学习室内风水。

    没有带着其他人,年华一个人到了省政府的大门前,刚要进去,就被拦住了。

    “喂喂,这个小姑娘,这里不是玩的地方,逛街的话,去前面那几条街。”看门保安将年华置之门外。

    年华没想到自己竟然连大门都进不去,不过为了不惹麻烦好言好语道:“我是来这里找人的,我爸爸就在这里上班,我找他有事。”

    保安皱眉,想了想道:“这样你把你父亲的名字还有办公室电话告诉我,我帮你查一查。”

    年华皱眉道:“可是我不知道的电话号码。”

    保安拿起电话的手顿了顿,无奈地道:“小姑娘,既然这个样子,你就给你父亲打手机得了,让他出来接你。”

    年华刚要给小薛打电话,今天早上的时候年建国就把小薛的号码给她了。

    就在她找手机的时候,这个保安竟然从里面出来,朝着一个地方就跑了过去,年华好奇的看去,就见他逮着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抱着小孩子的女人。

    这是怎么回事,年华来了兴趣,跟着过去。

    两人的周围围了一圈呆着没事遛弯的老大爷老大妈,他们看一个大男人拉着一个抱孩子的女人的胳膊,还不让他们离开,心里就开始偏向那个女人。

    有一个大妈谴责道:“你这个大男人,就算你老婆说错了话做错了事,也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对她呀,更何况她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

    年华的个子高挑,虽然前面站着几个老人,可是还是能够看到那个黑衣女子脸上一闪而过的领悟的笑意。

    大妈的话一落地,就看这个女儿开始哭天喊地:“上辈子做了什么虐啊,找了你这么一个吃喝嫖赌还大老婆的男人啊。孩子才这么丁点,我可怎么活啊!”

    说着挣脱开保安的手,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本来熟睡着的小婴儿,也跟着哭嚎起来,看着这娘两个可怜巴巴的,其他人是更加的同情了。

    保安被好几个人拉走,使劲挣脱都没有用,嘴里高喊着:“这个女人是人贩子,她不是我老婆,我还没有结婚呢。”可是全被这些大爷大妈当成假话。

    被喷到满脸吐沫星子的保安,只能无奈的看着那个黑衣女子偷偷的对自己示威的一笑,抱着孩子转身跑了,一股悲愤无处发泄。

    黑衣女子心里那是乐开了话,可是乐极生悲跑了几步发现自己怀里的孩子没有了,整个人都呆住了,明明刚才孩子就在自己的怀里,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

    就在这个时候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孩子在这里呢。”

    黑衣女子转身看到孩子在一个女孩子的怀里,心中一定,女孩子大多都是同情心旺盛的,完全忘记了刚才的诡异。

    “小妹妹,你把孩子给我吧。我们娘俩先回娘家住几天。”黑衣女子苦着叹了口气,“家我是不敢回了。”

    年华也是一脸的同情,装作不经意的后退几步,黑衣女子也跟着她前几步,她们两个人说的话,正好能被那些冲动的大爷大妈能听到。

    还是第一开始的那位大妈道:“小姑娘你还是把孩子给她妈妈吧,你没当过妈,不知道孩子对妈妈多么重要。”

    年华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过头对黑衣女子道:“哪个妈妈不担心自己的孩子啊。”

    黑衣女子一听心里一突,难道自己的身份暴露了,心开始突突的猛烈跳动。

    不过年华的下一句话安抚了她,让她放下心,“是这样的,这位大姐,我们学校让我们写一篇关于母子的调查报告,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黑衣女子深怕保安挣脱老人追上来,急忙道:“小妹妹,我叫吴梅,你现在可以把孩子还给我了吧!”

    附近的老人也道:“赶紧换给人家吧。”“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不体谅人啊。”什么什么的。

    年华充耳不闻,只是从婴儿的小被子里拿出一张身份证,诧异的道:“可是这张身份证上的名字是邢丹丹啊?”

    年华的话一出,黑衣女子暗道一声不好,来不及去向为什么好好的被自己放在衣服里面的兜里的身份证会到别人手里,撒腿就跑。

    可是还没有跑几步就赶紧被挣脱开老人的保安,按到在地。

    而这个时候,就算是最没脑筋的人也知道这个女人不对劲了,而一开始谴责保安的那个大妈,捂住自己的嘴,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在其他人的身上赶紧跑了,丢人啊,自己一辈子的脸都让自己一个早上丢尽了。

    保安扭着这个女人对年华一脸的感激:“姑娘,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这个人贩子肯定跑了。”

    年华笑道:“不用,路遇不平拔刀相助。这可是咱们华夏的自古就有的传统啊。”

    两个人一个扭着人贩子一个抱着婴儿,向省政府走去,人贩子几次想挣脱,可是保安的手就跟两把大钳子一样,根本挣脱不开。

    保安跟年华无视身后跟着几个还是将信将疑的大爷大妈,交谈起来。

    年华好奇的问道:“保安大哥,你怎么知道这个女人是个人贩子啊?”

    保安回答:“其实没什么,我原来是一个缉毒警察,因为得罪了上司被开了,这才回了老家,经人介绍到这里当保安,我那个时候在边境缉毒的时候要分辨那些是毒贩子,因此能够辨别一个人表情动作的含义。这个女人已经过那里,我看她的表情就知道这个女人在从事犯罪活动,然后看她抱孩子一点不精心的样子,再联想到这几天听说附近丢了好几个孩子,我就初步判断这是一个人贩子。”

    “还有就是,我追过去的时候,这个女人撒腿就跑,一副心虚的模样更加让我确定了。”

    年华恍然大悟,没想到竟然从一个人的表情动作上能够看出这么多东西,看向保安大哥的目光也带了一丝的佩服。

    而被看的保安大哥则有些不好意思,被一个高挑美丽的女孩子用佩服的眼神看着,让他这颗心扑通扑通的跳的厉害。

    看着连耳朵都红了的保安大哥,年华哑然失笑,转过头不再看他。

    保安这才松了一口气。

    到了警卫室,其他的保安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这个保安的诉说下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赶紧找手铐将人贩子给拷上。

    年华本来想把孩子给他们某个人,自己就走了,可是没想到这几个大男人对一个六七个月的小婴儿根本没有办法。

    没办法,在警察没有到之前年华是走不了了。

    抱着孩子坐在椅子上,年华掏出手机拨通了小薛的电话,简单的说了下结果,然后告诉他自己上午可能去不了了。

    这是焦急等待的小薛一听下了一跳,人贩子?竟然被省长千金还有一个保安抓住个人贩子。

    小薛不敢怠慢,虽然年华让他不要告诉年建国,可是他怎么敢不说,放下手机,就到了年建国的办公室将这件事告诉了他。

    年建国出乎小薛的意料,一点紧张的意思都没有,还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真的?那咱们也过去看看。”

    小薛一看好吧,既然领导都不担心,自己还是不要瞎操心了。

    年华放下手机不久,两辆警车开了过来。

    双方开始交接,年华也在那里写了一份证言,将孩子给了同来的女警后,年华刚想要离开,警卫室的门被打开,一个五十多岁的肚子就跟怀了五六个月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个人,年华打眼一看,咦,这个不就是那个保安队的队长刑队长么,她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还是因为这个人贩子也姓刑,因此跟她同一个姓氏的人,年华的印象非常的深刻。

    就见这个中年男子一进来,除了年华之外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站起来,认得他的人恭敬的叫道:“刑厅长。”

    厅长,还姓刑,年华玩味的笑了,歪头看向那个名字叫刘江源的保安,就看他一脸的平静,可是双拳紧握,从这里就知道这个人不像表现出的那么平静。

    刑厅长进来后,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摆摆手笑眯眯的道:“好了,我听说你们保安大队有人抓住了一个人贩子,我听了非常的高兴,因此过来见见这个英雄。”

    环顾四周一圈后道:“不知道哪位是见义勇为的英雄啊,站出来让我们看看。”

    这个时候年华感到一个人站在自己的身后,手压在自己的肩膀上,用力压制住。

    如果是其他的女孩子的话,肯定在心生恐惧后不敢随便开口了。

    同时另一个保安道:“刑厅长,这个人您一定想不到。”

    刑厅长也是一副不知的样子,“哦?那到底是谁呀?”

    这个人笑着指着他的身后,“可不就是咱们刑队长,他肯定势为了避嫌才没有跟您说的。”

    刑队长摆手道:“不值一提,不值一提,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带队的警察看了眼刘江源又看了眼年华,眼神里的警告非常的明显,然后他才转过头谄媚道:“刑厅长,咱们这些人到看到了刑队长英明大义英勇非凡。哈哈。”

    年华坐在那里冷眼旁观,这幅其乐融融的场景。

    除了他们几个人,其他的人脸上虽然跟画板一样五彩斑斓的,可是根本没有人敢开口。

    刘江源身边的那个小平头面露怒容,上前一步就要过去理论,可是被刘江源给拽了回来。

    小平头怒瞪刘江源,可是很快又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

    那个带队的警察还在那里夸赞刑队长:“刑厅长,据我们掌握的线索和这个人贩子的供述,咱们很快就能够打掉这个庞大的贩卖人口的组织。到时候刑队长可是立了一个大功了,刑厅长咱们公安厅可要好好奖励啊。”

    那个保安队刑队长是一脸的自豪,仿佛这件事真的是他做的,谦虚道:“哪里哪里都是我该做的。”

    而那位明显跟刑队长关系密切的刑厅长则是一副求贤若渴的样子,“这么优秀的人才,咱们公安是多多益善啊!”

    年华差点被他们的丑恶嘴脸逗乐了。

    等所有人都看向她,她才发现自己竟然笑出声了。

    那个带队的皱着眉头喝道:“你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年华无辜的眨眨眼:“我开心啊,我也算英雄啊,要不是我阻挡那个人贩子早就跑了。外面可是有好几十个大爷大妈作证呢。”

    刑厅长刑队长还有这头头,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了,他们当时都不知道具体情况,年华写的证词根本没有人看,他们一开始都以为年华不过是刘江源随手叫过来帮忙的路人甲乙丙呢。

    刑队长瞪了年华身后的那个人一眼,那个人心里一颤对突然说话的年华那是非常的不满,按着年华的手更加的用力,可是不管他怎么用力,这个女孩子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而且他感觉自己手下的肩膀根本就不是肉做的,就跟钢铁做的差不多少。

    刑厅长看了那个头头一眼,带队的头头没好气的说道:“你是华夏的公民,这都是你应该做的,怎么能够妄想得到好处呢,你这种自私的想法要不得。”

    年华从来没有听过这样无耻的话,也不再装天真了,直接晃晃手机,“那真是不好意思了,我还就想得到好处,到时候我把视频往网上一放,就什么都清楚了。”

    这几个人的脸同时变了颜色,视频?这可是要命的东西,近两年无数的官员都倒在了这个上面。

    互看一眼,刑队长使了个眼色,两个保安冲向年华,就要抢夺她手里的东西。

    刘江源手里捏了一把汗,也要冲上去,毕竟这个女孩子是无辜的,如果她被伤了的话,他一辈子都过意不去。

    就在这个紧张的时候,门从外面打开,一个威严的声音传了进来:“我看你们谁敢动我女儿。”

    那两个保安吓得停下了脚步,跟其他人一起看向门口。

    其他人还好点,可是刑厅长刑队长可是认识进来的这三个人,最前面的消息早就被他忽略了,后面的那两个人一个比一个不少惹。

    头一个进来的人刑厅长非常非常非常熟悉,之所以用这么多非常,是因为这个人正是他的对头兼上司柴厅长。

    后面的那个人则是常务副省长年建国,而出声的就是年副省长。

    年华一看得了,既然这样自己干脆抱大腿得了,嘴一撇扑到年副省长怀里就开始告状。

    小嘴巴巴的就把今天发生所有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年建国越听脸色越黑,最后漆黑一片。

    而站在他旁边的柴厅长暗自哈哈大笑,真是天助我也啊,你个刑胖子仗着自己跟省委书记熊书记那拐了十八道弯的亲戚关系,根本不把我这个厅长发在眼里,甚至窥伺我这个位置,现在好了,直接惹到了年副省长。

    就连熊书记在年副省长面前都不肯太过拿大,跟不要说你一个小小的副厅长了。

    接过年华手机,将整个经过看的一清二楚,柴厅长差点乐出声来,年建国则是抬头看向刘江源,招呼道:“小同志,你过来我问你几个问题。”

    等刘江源到了他面前温和的问道:“你当时冲出去的时候,就没有想过对方可能不是一个人,或许还有其他的同伙在附近埋伏么?”

    刘江源抑制住自己内心深处的激动,脑筋转了无数圈,可是最后还是放弃了,老实道:“没有,当时我脑海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想。”

    年建国深深的看着刘江源的眼睛,知道他没有撒谎,称赞道:“你很诚实,很勇敢,这正是一个人民警察该有的素质啊。”说着扫了那几个警察一眼,看的他们冷汗直冒。

    柴厅长立马接口道:“这个小同志你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公安系统啊?”

    听了他们两个人的话,刘江源激动的点点头,马上表态:“我愿意,我愿意,我当然愿意了。”

    刘江源的事情解决了,可是更重要的事情还没有解决。

    年建国冷笑道:“我今天算是开了眼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在咱们省政府大院,就能够发生这么丑恶的事情。你们怎么这么大胆啊,就不怕被人撞上?”

    刑厅长现在是汗流浃背啊,他当然不能够说,哪个省领导会轻易的来这里啊,其他人看到也不敢吱声好不好啊,谁承想这个一身休闲服女孩是省长千金啊。

    现在说什么都不管用了,只能去找熊书记,让他老人家帮忙了。

    年建国说完后,拉着年华就转身走了,小薛紧紧的跟在后面。

    柴厅长是最后走的,呵呵笑道:“刘江源,你就跟着我走吧。”到了门口的时候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又调转回来,站在刑厅长面前道:“刑厅长,哦不,是刑副厅长,厅长现在的那个副字你是一辈子都摘不下去了,哈哈。”让你整天的恶心我,真是恶有恶报啊。

    看着刑厅长咬牙切齿但是不敢轻举妄动的样子,柴厅长心情无比舒畅,算是报了这么多年憋屈的愁了。

    等这些人一走,整个警卫室寂静一片,没有人敢出声,那几个一直跟刘江源要好的那几个保安虽然低眉顺眼,可是暗地里却是笑开了话,那个姓刑的作威作福这么长时间,终于踢到铁板了。

    突然刑厅长动了起来,脸色苍白的走出警卫室,掏出手机开始联系跟自己有利益关系的人,他现在已经不去想自己儿子怎么样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自己的职位能不能保住,年省长可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而且这次还牵扯到他的女儿身上,肯定更加不会善罢甘休了。

    刑队长追在他老爸身后,他的一切都是刑厅长在背后撑起来的,如果刑厅长下去的话,首先遭殃的就是他。

    而那个带队的警察跌坐在地上,他已经彻底绝望了,整个屋子只有那个躺在女警怀里呼呼大睡的小婴儿什么都不知道无忧无虑的打着小呼噜。

    柴厅长紧走几步赶上前面的年家父女两,又跟年建国说了几句话,然后兴高采烈的告辞走了。

    只要知道年省长也是想要弄倒刑厅长,这件事就成功一半了,而还有一部分可能就是从此以后姓刑的被调到一个清水衙门,至此到达退休。

    不管是哪一种情况,对于柴厅长来说都是胜利。

    到了年建国办公室,年华将那个视频从手机里倒出来,将自己的形象打上马赛克交给了小薛,让他交给柴厅长,这也算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证据,来证明刑厅长滥用职权徇私枉法。

    等小薛离开,年华一脸失望的坐在年建国对面,“老爸你来的实在是太不是时候了,要是你再晚一点就好了。”

    只对着年华的时候年建国脸上也没有了气愤的样子,他可是知道自己闺女的本事,那些人捆在一起都不是年华的对手。他气愤的是在自己眼皮子地下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要是晚到的话,你打算怎么做啊?”年建国好奇的问道。

    年华淡定的回答道:“也没什么,那个警卫室可以发生很多事情,我看刑厅长跟刑队长身材都非常的单薄,肯定非常容易生病,让他们有点病啊什么的。”

    想想“单薄”的刑厅长,年建国哑然失笑,“他还真是单薄啊!”

    很快两人就把这件事给丢到一边了,年建国将小薛放到他电脑里的卫星地图找出来,招呼年华过去看:“你看看,你认为那里比较合适。最好还是不要占据耕地和那些林地。”

    他的话都让年华无奈了,转头道:“你这是逼我把钢厂建在城市里呀。”

    年建国摇摇头,“我只是给你提了个建议,到底要怎么做,我是不会参与的。”

    年华点点头,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看,可是看了好久还是觉得自己早先选的那个地方好,韩市。

    那个地方不是耕田,也没有什么树林,大多都是荒芜的野草罢了,附近也没有什么人眼,不用担心占到那些农民的耕地,剩了不少的事。

    年建国对年华的选的这个地方,一开始还有点纳闷,这里人口不是特别多,不过后来就丢开了,反正韩城距离临海非常的近,不用担心劳动力的问题。

    “既然这样,那么就选韩城吧。”年建国也不反对。

    选好了地方,年华求年建国一件事情:“您帮我个忙,帮我找个懂行的厂长行不行,别的还没关系,技术一定非常好的,善于和别人交流?”

    年建国想了半天,最后还真的想出了一个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