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一十九章 炼钢全才
    年建国拿起旁边的电话,播出一个电话。

    “老班长,我是建国啊,我想问你一个人啊,你知道咱们班杨龙的联系方式么?……什么什么?谢谢谢谢了老班长,什么时候你来我们燕赵我请你吃饭哈。”

    放下电话,年建国从傍边抽出一张纸写上了一串数字,然后推给年华。

    年华拿过来看了眼记在心里,抬头问道:“年副省长,您能不能把这个人的具体资料跟我说一说啊。”

    年建国胸有成竹道:“只要请到他,你一定不吃亏。”

    原来这个杨龙是原来华夏国最大的钢厂京钢的一名高层,可是从基层一点一点的升上去的,几乎钢厂所有的东西他都清楚都了解,非常受当时钢厂最高负责人的器重,最后成了钢厂的第三把手,负责钢厂的全面工作,那是京钢是节节高升。

    可是好景不长,很快最高负责人就到了退休的年龄,本来是想让杨龙接受他的工作,可是却是侵犯了二号领导的利益。

    二号领导对于这头把交椅是信誓旦旦的,当然不可能让到手的鸭子飞走,而且人家后台强大,千方百计将杨龙赶出了钢厂,还给杨龙按了一个贪污受贿的名头。

    本来杨龙离开京钢后,许多大小钢厂都对杨龙伸出了橄榄枝,可是最后却都音信全无,杨龙最后才从跟他关系不错的人那里听到,是那个二号领导暗地里声明,谁用杨龙就是跟他作对。

    那些大钢厂虽然眼热杨龙的才能,可是也犯不着为了一个人跟整个京钢作对,而小钢厂是有心无力。

    就这样刚刚壮年的杨龙失业在家,因为虽然有些积蓄,可是也不多,家里还有两个孩子上学,以后还要结婚。

    家里的那点钱能够什么,没办法,从来没有出去工作过的妻子出去找工作,碰壁无数,最后两人一商量租了一个小摊卖水果。

    这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年建国并不知道,但是他知道杨龙非常的有才,干脆让年华去试一试,就算不能撬过来,也能通过他寻找其他这方面的专家,谁承想,老班长告诉他,杨龙早就下岗了摆摊呢,这不是瞌睡遇到枕头么!

    年华决定要亲眼见见这个杨龙,如果真的跟老爸说的一样,非常的有能力人品也不错,自己当然是热烈欢迎,巴不得有个能干的人代替自己呢,如果这个人能力卓越但是人品不行的话,那还是那里凉快那里待着吧,就算有年建国同志的保证也不行。

    打定主意后,年华起身道:“这件事您先不要对外说,先保密,等我把那块地买下来再说。”就算不盖钢厂,光买那块地也值了。

    如果被有心人知道嚷出去的话,附近的人都跑到那里圈地盖房子,就算是违规建筑,自己肯定也要出一大笔,还弄个么么唧唧,还不如偷偷摸摸的就把地先买下来,这样还比较保险一点。

    年建国知道她的意思,起身揉揉她的脑袋,将她一头柔软的头发揉的乱乱的,“你就放心吧,我的大小姐。”

    没什么事了,年华刚要离开,年建国桌子上的电话又响了。

    放下电话后,年建国满脸冷笑,对年华道:“年华,你先不要走,先跟我见见熊书记,正好前几天熊书记还在念叨你怎么不去看看他。”

    年华跟着年建国的身后进了熊书记的办公室。

    进去之后,一眼看到半个屁股坐在那里的刑厅长,年华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

    年建国一进门,熊书记就从办公桌后面起来,转到前面拉着他坐到沙发上,年华没用人说直接坐在了刑厅长旁边。

    而刑厅长看熊书记对年建国这么的热情,就感觉有点悬了,但是还是抱着一点点的希望。

    熊书记转头对年华笑骂道:“你这个小丫头,去了京城都不回石市了,这次终于回了石市,都不知道来看看熊伯伯,是不是早就把熊伯伯给忘了啊?”问完了,也不等年华回答,干脆自己回答道:“也是呀,京城可是个人杰地灵的好地方,更何况那里还有让小丫头牵肠挂肚的人。”说完哈哈大笑。

    年华嗔道:“熊伯伯,你都多大年纪了,还跟我开玩笑。”

    年建国也在一边摇头道:“熊书记,我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女大外向了,现在还谈恋爱呢,就把我们老两口给仍在脑后了,等以后结婚了,我看啊,我们老两口早就被忘光了。”

    这两个人一个是自己老爸一个是自己长辈,年华是一个都不能骂一个都不能打,她最后都无奈了。

    看着她那郁闷的表情,两个中年男人笑的非常开心,以前总感觉年华太过成熟了,现在这个表情让她看起来像个少女的模样。

    说过笑过后,开始说正事。

    熊书记替刑厅长求情,“如果他只是犯了个小错误的话,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算了,不过事情严重突破了底线,你放心我绝不姑息。”

    熊书记皱着眉头看向刑厅长,发现刚才还在那里信誓旦旦不过是小事情的刑厅长竟然躲躲闪闪的不敢看自己,就知道他说了谎。

    冷哼一声,刑厅长震了震,头都要低到地面了。

    转过头,熊书记叹气都:“建国,到底是因为什么,你就告诉我吧。”

    年建国点点年华:“熊书记,你还是问年华吧,她是当事人,具体事情知道的一清二楚。”

    熊书记一听竟然跟年华有关,心里的天平开始向年华倾斜,他知道年华这个孩子,心地不错,虽然身怀绝技而且父亲是高官,可是从来不在外面耀武扬威,再加上她掌控着好几个大企业。

    现在的年华已经算是宠辱不惊了,如果是小事情的话,以年华的心智那就会一笑而过,而不是咄咄逼人,这次刑厅长肯定是做的有点离谱了。

    年华扫了脸色苍白的刑厅长一眼,不理会他眼中的祈求,还是将事情的经过跟熊书记诉说一边。

    再说到刑队长指使人控制住她,威胁她不让她说话的时候,熊书记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本来就越来越难看的脸色直接黑掉。

    刑厅长的心在这声清脆的响声中跌落了悬崖,他根本没有注意自己儿子干了什么,现在才知道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子给自己闯了这么大的篓子,怪不得年省长这么气愤呢。

    年华的话一说完找借口跟年建国离开了。

    等他们走后熊书记叹了一口气,“小邢啊,我一直认为你是个好同志,好领导,因此我非常的维护你,可是你实在是太不争气了,你自己辞职吧。”

    一开始以为自己最大的可能就是被调到一个闲职养老的刑厅长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哀求道:“书记,不,表叔你就看在咱们市亲戚的份上,你就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熊书记摇摇头,“如果你只是得罪了年省长的话,我还有把握保下你,可是闲职你得罪的是他女儿,就算年省长不找你麻烦,我心里都过意不去!”

    刑厅长知道自己是真完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傻愣愣的,谁从一个手握重拳的到一个一无所有的平民百姓都不能够平静接受的。

    出了熊书记的办公室,年华又跟着年建国回了他的办公室。

    年建国进了办公室一回头看年华跟在自己的身后,挑挑眉毛,“你不是要回去了么,怎么又跟我回来了?”

    年华没有搭理他,而是认认真真的查看老爸的办公室,看完后不由点头,屋子里没有什么大毛病,年华也就放心了。

    年建国顺着年华的眼光也跟着看了一遍,好奇的问道:“你再看我房间的风水?”

    年华点点头,称赞道:“还不错。”

    年建国听了哈哈笑道:“当然不错了,我可是找你师父帮我看过的。”

    年华一听差点栽倒,回头无奈道:“你怎么不早说啊!”

    “我这不是看你看的太过认真,不好意思打搅你么!”年建国一脸的无辜。

    年华摇摇头,转身一屁股坐在年建国的专用座椅上,感受了下居高临下是什么样的。

    年建国看她这么有兴致,干脆将桌子上的文件搬到旁边的茶几上,在茶几上办公。

    过完瘾后,从背包里掏出一个两个巴掌大小的黄翡,手指一晃,一把尖锐无比的刻刀出现在她的手指尖。

    年建国将手头的公务都处理完后,摘了眼镜放松眼睛,抬头一看,楞了一下,然后哭笑不得。

    就见年华手里拿着一块粗雕刚刚成型的黄翡,聚精会神的雕刻着,手指间亮光闪烁,一片一片的玉削掉落下来,在桌上堆了一小堆玉削。

    年建国就这么坐在那里看着年华手里的雕刻的那个东西,从看不出形状到活灵活现,惊叹不已,他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现在摆在桌子上的那个“平生三级”就是年华雕刻的。

    年华停下,将摆件摆在桌子上,左看右看,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不妥当,发现一处不如人意的地方,就出刀将其修改到满意。

    最后一座极品黄翡雕刻而成的“马上封侯”就摆在了年建国的办公桌上。可爱调皮的小猴子穿着一身像模像样的小官服,头顶两翅官帽,灵动可爱;下面是一高头大马,前腿抬起,仰天长啸,高大雄伟,威风凛凛。

    年建国一看就喜欢上了,欣喜的问道:“这个是给我的吗?”在得到肯定答案后,兴奋的捧起这座“马上封侯”。

    年华手指微动,那柄刻刀瞬间消失无影无踪。

    “将这个摆件,就摆在你的右前方,就跟那座平生三级放在一起好了。”年华叮嘱道。

    年建国的身心都放在这个新摆件后,根本没有挺清楚她在说什么,叹了口气,出了办公室叮嘱小薛。

    小薛拍着胸部保证会看着年省长,年华这才放心。

    临走的时候看了小薛一眼,问道:“薛哥,你现在还是单身吧?”

    小薛点头:“没错,你看的出来?”

    年华神秘的笑道:“我看你面带桃花,我猜没多长时间你就要脱单了!”

    小薛的第一反应就是,年华是不是看上我了,可是很快又否定,虽然自己长相不难看,还是副省长的秘书,这些条件在其他人家的眼里那是高高在上,可是在年华的眼里那是一文不值!

    “那我就接你吉言了!”小薛根本就没有当一回事。

    不过年华却是从小薛的面部看出来的,他眼眶眼角泛红,说明他有桃花运,而且卧下带黄色,说明这个桃花出身富贵官宦人家。

    出了办公大楼,走到大门口的时候,被一个人给拦住了。

    刘江源诚恳的道谢:“这位小姐,多谢你了,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可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年华摆手大方的道:“不需要,我也是因缘际会。”

    刘江源刚要开口,就听到年华口袋里传来铃声,只能闭上嘴巴。

    年华跟他比划两下,无声的道别后,边听电话边离开。

    当天下午,年华也没有管年夏自己一个人离开了,反正到时候他有的是办法离开。

    晚上也没有回宿舍,直接在年家住了一晚,

    年家的常住人口年泰在知道年华竟然真的在计划建钢厂,不对应该是已经开始准备建钢厂的时候,佩服不已。

    第二天,一大早年华就去了杨龙的家,而且为了有可信度,年华还叫上了气场强大的董欣悦还有越来越有威严的雷州,跟她一起去。

    杨龙的家在某高档小区,楼上楼下还有对面的邻居,都是非富即贵的人家,整个小区只有他们一家是摆摊的,每天来回都受到无数异样的眼神,让一辈子好强的杨龙气得不行。

    可是他也没用其他的办法,现在只能指望着自己的孩子能够出息,为自己正脸面了。

    年华他们到得时候,杨龙夫妻两个刚要出发摆摊,被年华给拦截了下来。

    经过年华的自我介绍,杨龙热切的欢迎老同学的女儿,连摆摊也不去了。

    “诶呦,你这个孩子怎么过啦了,你老爸还好么?”好久没有接待过客人的杨龙非常的热情,当时上学的时候,他就跟年建国交好。

    进了屋子年华坐下后好奇的问道:“难道你就不怀疑我的身份?万一我不是年建国的女儿呢?”

    听年华这么说,杨龙的妻子有点紧张,可是杨龙却是一点都不紧张,“哈哈,你一说你是我老同学的女儿,我就知道你是年建国跟沈茜的女儿了,后来你一介绍,果然是。”

    “你根本就是你爸爸妈妈年轻时候的结合体,非常的相像啊。”

    年华恍然大悟。

    董欣悦跟雷州闻言,也频频看向年华的脸,想在她脸上看出当初上学时年省长跟沈茜阿姨的风采。

    年华又跟杨龙聊了一会儿年建国跟沈茜,杨龙问道:“年华你这次来是不是有事情啊?”

    “啊,的确有点事情。”年华看看杨龙夫妻俩有点为难。

    杨龙看了他妻子一眼,不顾她的眼中的为难,转头爽快道:“年华,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只要我能够办得到,我一定帮你办。”

    年华瞬间对杨龙是一万个满意,年建国的那些同学都不知道年建国的职位,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务员,杨龙也不知道年建国其实年副省长。

    年华失笑道:“杨叔叔,你想错了,我这次来是想请你重新出山的。”

    “啊?”听了年华的话,杨龙还有他妻子的心快速跳动,可是很快杨龙就苦笑起来,“唉,你爸爸是不是知道我被人给炒了,想帮我找个工作啊?”摆摆手颓废的道:“还是不要让他费心了,我这辈子就会炼钢,其他的都不会,嗨,没有哪个钢厂能要我。”

    说起那件事杨龙的脸色全暗了,“唉,我这么大的年纪还被人给刷了,真是太丢人了。”

    年华劝道:“杨叔叔,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你出了那里说不定还有更好地地方等着你呢。”

    “唉,借你吉言吧。”杨龙强颜欢笑,杨龙的妻子在旁边拍拍他的手,温柔的笑容让杨龙的内心深处无比的柔软,“就是苦了你了,这么大年纪了还跟我一起受苦。”

    杨婶子微笑着摇头:“老杨,我跟你享了那么多福了,这点苦算什么!”

    “呵呵,跟您在一起,杨婶子即使受苦也是甜的。”进来后没有出过声董欣悦说道。

    杨龙笑呵呵的,然后又好奇的问道:“那你到底是来找我干什么?”

    年华伸手,雷州将手里的东西放到年华的手上,年华又将东西递给杨龙。

    杨龙从年华三人进来就纳闷这三个人之间的关心,现在看到他们的动作,心里有了猜想,年华在这三个人里站了主导地位。

    可是当文件最上面的那几个大字映入眼帘的时候,杨龙惊呆了,赶紧翻开认真阅读。

    不过两页的东西,还是年华让董欣悦早上的时候赶出来的,并不完善,可是还是让杨龙心中沸腾起来。

    抬头不敢相信的看着年华,眼里全是盼望,他希望这上面的都是真的。

    被一个跟自己老爸同龄人用那种期待的眼神看着,让年华多少有点压力,“杨叔叔,这个计划上的几乎都还没有实现呢。”

    听清楚年华的话后,杨龙眼里的光彩瞬间散掉,他苦笑道:“想也知道,现在华夏根本没有这么先进的钢厂,唉,我竟然还在奢望着那个地方。”

    年华看他难过的样子,赶紧安慰道:“杨叔叔,你听我说完啊。”

    杨龙看向年华,眼里还带着痛苦。

    “杨叔叔,这是一个刚刚开始的计划,但是这是一个将要圆满完成的计划。在这个计划中,地方已经找好了,设备问题也解决了,钱更是不需要担心,现在只差一个帮我执行计划的人。”年华郑重的问道:“杨龙,你想加入么?从一个光杆司令开始,然后一手将这个还在胚胎状态的孩子带成参天大树?”

    杨龙完全被气势强大的年华震住了,被她话里意识震住了。

    好半天他才找回声音,“这是真的么?你说的是真的?”拼命的控制自己的身体,才没让自己抓上年华的手,那样也太过失礼了。

    年华点头,“而且你不要担心资金问题。”

    “在所有的问题上,资金是完全不用你担心的,你应该担心的是怎么花出去最好。”年华这一瞬间的那种自信感染了屋子里的所有人。

    她身上强大的气势震住了杨龙心里的最后的一丝不相信,就跟入魔一样,想要,想要去实现这个宏伟的事业。

    就算是始终不敢相信的杨婶子,也松动了。

    看已经达到了既定效果,年华瞬间收回了气势,又重新变了回来。

    其他四个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就算是雷州董欣悦也是舒出一口气,那种状态的BOSS大人,让他们也吃不消啊。

    年华起身道:“杨叔叔,还要不要给你一些时间?”

    杨龙握着杨婶子的手,坚定的道:“不用了,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你,……我希望加入!”

    年华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太好了,这样,这里不是一个好地方,现在咱们就去咱们华年集团在京城的办公楼详谈。”然后转向杨婶子,“如果杨婶子不放心杨叔叔的话,可以跟我一起去。”

    杨婶子摆摆手摇头道:“不用了,我信得过你们。”然后又腼腆的一笑:“其实我认识董欣悦董小姐。”

    “啊?您认识我?”董欣悦瞪大眼睛,她根本不记得曾经见过杨婶子。

    杨婶子马上揭露了谜底:“哦,我是在电视上看到的,你是我女儿的偶像,她经常对我说,长大以后要当你这样的女人。”

    年华听完哭笑不得,怪不得从一开始开始杨婶子就总是装作不经意的偷瞄董欣悦,“这也算是缘分了,董总很少在电视上出现,没想到就这样还被杨婶子看到了。”

    杨龙这才知道一直坐在年华旁边的那个冷艳成熟的女人,竟然是个女强人,对年华话里的计划更加的期待。

    很快四个人就到了华年集团所在的大厦,年华仰望这个高达六十层的大厦,突然问道:“董总,你说这个大厦能不能买过来?”

    董欣悦正在下车,让她的话吓得差点跌倒,“BOSS,您想买房产啊?”

    年华点头,指着这栋大厦道:“我觉得这个地方很有升值潜力。”其实这里已经不在京城的中心了,可是年华知道几年后,京城会形成两个中心点,而年华眼前的这栋大厦就位于新中心的最中心的位置。

    董欣悦站直后,正色道:“BOSS,我会去调查的,尽可能快的给你消息。”

    年华满意的点点头,“价格不是问题,但是也不要让对方漫天要价。”

    董欣悦点头,“我明白的,你就放心吧,BOSS大人。”

    杨龙一直在这里待到天黑,一开始被震慑住还有点风放不开,可是当看到年华那个漏洞百出的详细一些的计划后,有点狂化了,抓着年华开始一点点的完善计划,就连董欣悦还有雷州都被抓了壮丁。

    到了中午还不放他们去吃饭,在得知具体资金后,杨龙恨不得明天就建好钢厂,后天就把设备都到位,并且调试好,再后天人员到齐,原料到齐,马上就可以开工。

    等杨龙稍稍满意后,时间已经到了晚上。

    年华十分干脆的撂下一句,“杨叔叔,这些就拜托你了。”然后眨眼消失。

    饿的前胸贴后背的年华随便找了个小快餐店,消灭了两屉小笼包后,胃里才算有点底了。附近的人,张着大嘴,一动不动看着她,都被她那饿狼扑食般凶狠的样子吓到了。

    吃过晚饭,年华乖乖的回到学校,躺在床上舒服的长出一口气,她可是从来没有这么的累过。

    看她这个样子,其他三个女孩子,互看一眼,暧昧的笑着。

    胆子一向大的李碧凑到年华跟前,调笑道:“我说你是不是跟展哥去约会了啊,劳累成这个样子。”

    年华翻了个白眼,翻身坐起,骂道:“你们这三个龌龊的东西,心里都在想什么啊,还有没新世界大学生的高素质啊!满脑子都是挂着马赛克的东西”

    屈绯红撇撇嘴,“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

    年华眉头一挑,“我这是解释么?我就是在陈诉事实。再说了,我跟展青云是经常不见面,可是你跟乔北可是每天都有时间啊,就算出现什么干柴烈火的东西,而是你们先开始啊。”

    屈绯红没想到年华将战火引到自己的身上,脸一下子就红了。

    李碧正好一直盯着她,兴高采烈的道:“绯红,你的脸好红啊。”

    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屈绯红躺在床上说了声,“我好困,不要跟你们这些三八说话了。”

    回答她的只有宿舍里的阵阵笑声。

    屈绯红埋在被子里,慢慢的笑了起来。

    年华毕竟是学生,还是以学习为主,建钢厂的其他事宜,就用手机遥控,用的是展青云送她的特种手机,为的就是保密等级非常的高,几乎没有人能够破解,然后探听秘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