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二十章 死劫
    星期一,又是一天的忙碌,下午上完课后,老师刚刚宣布下课,年华就猫着腰从后门跑了,就跟后面有人追一样。

    程莲眼睁睁的看着年华冲了出去,举的手都忘记放下,嘴角有些抽搐。

    李碧收拾好东西,歪头看她这个样子,再看看她看的地方,什么都没有,伸手在程莲眼前晃了晃,“老大,你怎么了,魂不守舍的,是不是想某个帅哥啊?”说完还挤眉弄眼的。

    李碧可是知道老大对某个男人有特殊的好感,亲眼见到过老大偷偷看着手机里偷拍的照片在那里傻乐,脸都红了。

    “你胡说什么啊?”程莲的耳朵都红了,紧张的辩解着:“我,我是因为年华躲了好多次的社团活动了,我是想让她跟着我一起去。”

    “哦!”李碧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程莲赶忙点头称是,“没错就是这个样子,没错!”说完撒腿就跑,就好像她身后有什么追着她。

    李碧在程莲身后摸着下巴眯着眼睛,小声道:“真是死鸭子嘴硬啊!”

    坐在她后面的古田,凑到她面前问道:“你说什么呢?谁死鸭子嘴硬啊?”

    “我去!”毫无防备的李碧被吓了一跳,狠狠的瞪了古田一眼,“吓死姑奶奶了。”伸手指着古田的鼻尖恶狠狠的道:“赶紧哪凉快哪呆着去,这么大个男人了,还跟个女人一样偷听。”

    看着李碧远去的背影,古田摸着被李碧的手指蹭到的鼻子尖傻笑。

    坐在他旁边的室友摇摇头,心里暗叹,陷入爱河的人都是傻子,更不要说初恋了。

    屈绯红是最后一个走的,要去跟乔北一起去自习室,正好看到这一幕,恍然大悟,原来古田这个大个子竟然看上李碧了,而且两个人对面站着的时候,还有种莫名其妙的和谐感。

    自认为躲过一劫的,年华站在学校大门外拍拍胸口松了一口气,她现在非常后悔加入哪个莫名其妙的COS社团了,自从一回在程莲的怂恿下穿了一次男装后,那个本来挺正常的社长突然发病变成疯子,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百十来件男装,从古装到现代服饰,从欧洲的骑士装到东方的唐装,真是应有尽有,都可以开一个古今中外的服饰博览会了。

    在程莲的眼神逼迫下,年华勉强试了十几套,社长眼冒绿光端起照相机就咔嚓咔嚓,最后如果不是已经到了深夜了,自己还要受罪。

    反正从那次开始年华对参加社团活动,心里是有了阴影,是能躲就躲,不能躲就跑。

    而她躲的第一个对象就是程莲,性格温和的老大在遇到那个疯子社长的事情的时候就会非常的认真非常的认真,认真的程度让年华抓狂,如果不是程莲身上没有什么迹象,年华都认为她让疯子社长吓了什么迷魂药或者迷魂咒了呢。

    刚走到公交车站,要等的公交车就到了,太棒了,不过就是人多了点,背着背包的年华挤到后面,怕用力太过伤了人,年华没有使多少力气。

    前进的过程中,年华清晰的感觉到有个手伸向自己装着手机的兜里,年华扭头看了那个小偷一眼,长得还挺帅。

    小偷看对方注意到自己了赶紧把手拿了出来,可是很快发现对方根本没有打算揭穿自己,胆子一下子大了,是呀,你一个小姑娘胆子有多大啊,就算我拿了你东西你也不敢声张,也不管人家已经看见自己了,直接下手,谁让你那个手机太高档呢。

    胆大包天的小偷手摸到了年华的兜里,还是看了看年华的动静,发现这个女孩子根本不敢动弹的时候,越发的胆大,尤其是看年华长得非常的漂亮,竟然还生了点色心,暗道自己拿她的手机,她不敢反抗,那么我摸摸她沾点便宜吃点豆腐,她肯定也不敢声张的。

    小偷心里那叫一个美啊,自己今天真是又劫钱又劫色了。

    一边美美的想着,一边手就碰到了年华的手机!

    一股猛烈的疼痛袭上他的手指,迅速的顺着胳膊向四面八方扩散,不多时就到达了全身上下,就连子孙根都没有放过。

    最让他悲催的是,就算是疼到了骨髓里,他竟然意识还是非常的清醒,一丝晕倒的意思都没有,不要说双脚就连全身上下都不能动,就跟一个木头人一样,木木的站在那里,除了眼珠能够转动,脸一个疼痛的表情都做不出来。

    初冬的季节,冷汗染湿了所有的衣服,疼的括约肌也不管用了,一股尿骚味弥漫整个车厢。

    这时才有人发现小偷的不正常,好心人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这时年华早就已经下车了。

    躺在救护车上的小偷暗自发誓,以后看到那个魔女一定要转身就跑,不做这种小偷小摸了,找个工作好好上班。

    到了小四合院,周大师正在葡萄架拿着一本棋谱下围棋。

    “师父,您老人家挺会自娱自乐呀。”年华坐在他对面,低头看着棋盘,发现自己是一个子都没有看懂,让她玩玩五子棋还行,围棋还是等着下辈子吧。

    随手抓了一把棋子把玩,感觉一下手感,发现竟然是廉价的塑料做的,“师父,您这棋子好啊,随便玩不怕丢。”

    从书里抬头,周大师白了她一眼,“我下的是棋,又不是玩棋子,买那么贵的干什么。”说着叹了一口气,“以我现在这种棋力在华夏根本就没有敌手了,我还在乎什么棋子不棋子的。”

    刚喝了一口水的年华,噗的一声全喷了出去,呛得咳嗽起来,“咳咳,师父,您老真是,咳咳,您老真是太厉害了,徒弟我佩服佩服。”这吹牛的功夫真是出神入化不拘泥表面啊。

    知道自己徒弟不相信自己,瞪了她一眼,从兜里拿出一本厚厚笔记本扔给年华。

    年华接住一看,喔,还是最新的那种带电子锁的笔记本,打开一看,里面的笔迹是自己师父的,看墨迹应该是最近完成的,厚厚的一本,大约有五百页左右,写的是密密麻麻的,从头到尾根本没有空页。

    觉得不太对劲,年华皱紧眉头,细看周大师的脸面,这一看不要紧,吓得她一下子就蹦了起来。

    刚才一进来的时候,她只是粗粗看了一眼,当时还觉得师傅的面色挺好的红润有光,现在一看哪里是红润有光啊,明明是面带火光,毛孔中是点点青色,间或还有一些红色线路,这叫是火里烟啊!大凶!

    “师,师父,这这可怎么办啊?”年华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一下子扑到周大师身前追问道:“师父,难道就解不开么?”想起师父的身份,年华叫道:“师父,您可是大师,相术大师,一定有办法对不对,对不对?”

    周大师摇摇头,慈爱的看着年华,“年华,你不用这个样子,我这辈收了你这么个徒弟就算让我现在就去死,我都能够闭上眼睛了。”

    听出师父话里的意思,年华愣住了,手无意识的摸到自己胸口上的玉符,对呀,我可是符箓大师,师父做不到的事情我或许能够做到。

    擦擦眼泪,年华坚定的道:“师父,我可是符箓大师,我帮你雕刻十个,不一百个一千个”平安符“”驱祸符“,你一定可以安全度过的。”

    可是周大师的表情就说明或许就算是这样也是没有办法的。

    “师父?”年华喃喃道。

    周大师道:“痴儿,别说这么几天内,你不可能制作出这么多的玉符,就算是有这样的玉符,我也躲不过去的。”

    年华道:“师父,你不要忘了我的玉符效果可是非常非常的好的。”

    摇摇头,周大师解释道:“年华,你可知道符箓也是分等级的,要不然怎么会有一级符二级符的分类方法,而且人一声中的灾难也是分等级的,虽然分界模糊,可是想也知道摔断胳膊腿跟蹭破块皮肯定是不一样的。”

    “你的”平安玉符“甚至超过了我所知道的三级符,可是师父我的这次劫数要远远超过,你就不要白费心思了。”

    周大师的一席话,真真是打击了年华,这些东西在她的记忆力并没有,不知道是那个高人也不知道,还是在时间的流逝中被消磨掉了。

    看着年华颓废的样子,周大师安慰道:“你不要这个样子,不单单是我,就算是我师父你师爷,也是这样去的。但是我也是伤心欲绝。不过我现在倒是非常的开心。”

    周大师拉起年华欣慰的继续道:“你是身怀先天之气的一流高手,不占因果,在我身上发生的事情,不会在你身上重演,我很高兴。”

    周大师原本的意识是安慰年华,可是年华在听过周大师的话后,哭出了声,扑到周大师的怀里痛哭起来:“师父,我不要你死,我不要。”

    周大师闭闭眼,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只是抚摸着年华的头发,好死不如赖活着,就算是向来看得开的周大师也愿意自己活着,可是……

    唉,如果自己还能再有一年,自己一定要手把手教会她风水堪舆,可是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仅仅教给她一些简单的占卜方法还有相术。

    如果自己还能有一年,还能有一年!

    那些奇门大师大多都是五十岁以后才被人称为大师的,从这就可以看出,这些东西都是需要积累的,就算是年华天赋异禀,一点就通,可还是需要一些时间啊。

    时不待我啊!

    时也!运也!命也!

    “刚才我教给你的那个笔记本,是我这一生中关于八卦占卜还有相术的总结,过两天我再把我总结出来的那两本关于风水堪舆的交给你,以后就算是我不在了,你也要时时翻看我这些笔记,你知道么?”

    年华抬起头,擦擦眼泪,眼神坚定:“师傅,我管怎么样,我一定要救您。”

    “啪啪啪!”几声鼓掌过后,一个声音傲然道:“真是一副师慈徒孝的感人场面。”

    因为刚才年华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师父身上,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

    起身后转身看去,就见从门口进来两男一女,一老一中一青。

    老人跟中年人都是男的,而那个青年则是名女性,不过年纪也要有而是七八,比年华大了十岁左右,真是女人一辈子最美的时候,身上散发着成熟女性的味道,曲线曼妙娇艳欲滴,看向周大师跟年华的眼神勾人摄魄,不得不说这是年华这辈子见过的最妖娆的尤物。

    不过对面的两个人一个是早就看红粉如骷髅的奇门大师,一个则是女孩,根本不吃她这一套。

    “原来是游老怪啊!”周大师的情绪完全收敛,就那么坐在那里,根本不起身。

    这种态度让游士太不满之极,冷哼一声,“周老鬼,你的时候就要到了,还这么的强硬,可想你平时有多么的霸道了。”指着天道:“多谢老天爷开眼,终于要把你这个伪君子给收走了。”说完双手合什,“无量天尊。”

    年华这才注意到这个游士太竟然还是个道士,穿着一身崭新的道袍,头上道髻,脚上芒鞋,背后插着一柄拂尘。

    周大师仰天长笑:“哈哈,老天爷就算收走我又怎么样,我这辈子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下辈子老天爷也不会亏了我,说不定,下辈子我会成为一个官宦子弟富家子弟,吃喝不愁,岂不美哉?”

    游士太听了周大师的话,脸上的表情更加的难看,抽出背后的拂尘,指着周大师,冷声道:“周老鬼,我这次来本来是想跟你算算账之前的旧账,谁承想老天爷都要收你,我再跟你斗,赢了也是胜之不武。”顿了顿接着道:“听说你又新收了一个徒弟,算上你之前的那个也算是两个了,正好我也有两个徒弟,周老鬼就让他们切磋切磋。”

    前几天游士太感觉心神不宁,焚香占卜后,惊喜的发现自己的老对头周老鬼竟然命不久矣,让他高兴的差点蹦起来。不过他也知道周老鬼的本事比自己高,

    规规矩矩站在周大师身后的年华眼眉动了动,这老小子还真是好算计,明明知道自己那个师兄其实一点奇门的东西都不会,严格来说应该算是师父的养子,之所以不称父子而是称师徒,不过周大师算出自己命中无子,怕周师兄出什么疑问罢了。

    而自己入门满打满算也不过一年多,还不到两年,如果是其他人最少要花十年的时间打基础,按常理自己只是刚刚接触这些罢了。

    可是对方的两个徒弟,那个中年男子最少也有四十五六,女子也比自己大最少十岁,不说其他,这是明晃晃的以大欺小好不好。

    年华都知道的事情,周大师当然也看出来了,第一次不笑了板着脸冷声道:“游老怪,做人不要太过精明,认为自己很聪明,把别人当傻子。”

    “哈哈,你这是害怕了?如果怕你宝贝徒弟受伤甚至死亡的话,你可以跪在我的面前,只要你叫我三声爷爷孙子错了,我就放过你们怎么样?”游士太哈哈大笑道。

    周大师气的是脸色青紫,吼道:“游老怪,你不要欺人太甚,你这么以大欺小,也不拍同仁笑话!”

    游士太捻捻稀疏的山羊胡,撇撇嘴:“怎么会是以大欺小,你那第一个徒弟算算入你门下快有三十年了吧。”

    指指身后的中年男子道:“这是我的大徒弟王五,入我的门也有三十年了,那些微乎其微的差距也可以忽略不计,算是平手。”

    然后又点了点那个娇媚女子,“这是我的三徒弟宋飞燕,你不要看她年纪大,但是入门并不比你的小徒弟长太多,都是十年之内。这么算来,其实咱们两边的情况差不多少啊。”

    如果不是时间不对、地点不对、人物双方更不对的话,年华都要笑出声来了,她两辈子加在一起二十多岁,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卑鄙无耻的人。

    周大师跟他徒弟是一样的想法,指着宋飞燕愤怒的道:“游老怪,你真是越老越无耻啊,我记得十五年前的奇门大会上,这个女孩就站在你身后吧。”

    游士太看着自己的指甲太漫不经心的道:“哦,那时候她不过是我身边的一个小童女,并没有拜我为师罢了。”

    “好好好,就算你三徒弟刚刚入门九年半,可是我徒弟还不到两年,好几倍的距离你竟然也敢说差不多?”周大师双眼瞪得铜铃般大小,“我告诉你,奇门的人都知道你不如我,以前不如,现在不如,将来也不如,你就不要费尽心思了!”

    游士太听了周大师的话,眼珠一转,说道:“你放心,我会遍邀华夏的奇门中人来观看咱们的比斗,你放心吧。就是不知道咱们市进行文斗还是武斗。”

    游士太边说话边注意周大师年华师徒的表情,尤其是年华的,在说道文斗的时候,他发现师徒二人的脸上表情同时一松,他马上道:“既然这样咱们就进行武斗。文斗文绉绉的没有人愿意看。”边说边拿出手机,当场编辑了一条短信,很快周大师放在棋盘上的手机嗡嗡的响了起来,这是接到短信的铃声。

    在这几个大师手里都有对方的号码,因此联络非常的方便,游士太知道周大师的人缘比自己好太多了,只有现在就定下来,到时候才会没有人反对。

    欣赏着周大师苍白的脸色跟绝望的表情,想想自己身边的两大徒弟,再看看周老鬼身边的那个躲躲闪闪吓得全身发抖的小丫头,游士太心里痛快极了,输给你一辈子,我游士太终于要翻身了。

    下了战书,游士太带着没有说一句话的两个徒弟,转身离开了。

    而周大师年华师徒俩,等他们走的看不见人影后,这才松弛下来。

    周大师的脸上完全看不到刚才的担心了,年华也没有那种懦弱的样子,他们不过是做给游士太师徒看的才表现成刚才那个样子。

    周大师拿起手机,打开信息,时间就在五天后的星期六,地点不是在首都,而是在靠近京城的一个燕赵的小城市燕市里。

    “年华!”周大师镇定自若:“年华,你师兄师傅是指不上了,就看你得了!”

    年华接过手机,看了看,抬头问道:“师父,为什么他们不选在京城或者京城郊区,而是跑到了燕市?”

    周大师回答道:“京城是咱们华夏的首都,一个国家的大部分气运都集中在这里。有不少的奇门大师都护卫这里,包括我。”

    “虽然现在社会对待我们不像之前那样喊打喊杀,但是如果过多的奇门人士聚集到这里,那么国家就会出面干涉了。不光是现在,就算是古代,奇门盛行的时候,也对奇门人士在京城活动有所控制,毕竟一个奇门大师的能力太大。当然了咱们现在号称的大师跟以前的大师那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年华点点头,又问道:“师傅,咱们奇门的武斗有什么限制么?”

    周大师道:“以前是几乎没有,很多旗鼓相当的斗到最后,直接拳脚相加。不过现在多了一条,不允许用热兵器,手枪步枪什么的不允许出现,一经发现就会遭到全国奇门的追杀。”

    年华一琢磨,这不就是为自己连身打造的么,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年华知道这个世界上的能人异士有的是,说不准那两个家伙手里有什么可怕地东西呢。

    当天晚上年华并没有回去,而是跟周大师学习,周大师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了,拼命的想往徒弟的大脑里灌输他所知道的东西。

    年华心里非常的难受,可是并不在周大师的面前表现出来,仿佛那场比斗占据了她所有的心神。

    在周大师低头的时候,年华看着师父眼里流露出难过伤心,可是在周大师抬头的瞬间,将情绪都埋在心底,只露出盈盈的笑意。

    星期二一大早,一夜未睡的年华一指点在周大师的睡穴上,将他抱上床,又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回学校,年华直接去了老师办公室,请了一个星期假,然后离开学校,不知去向。

    而当天下午才幽幽转醒的周大师起床后,看到床头柜上的那封信,打开一看,眼泪湿润了眼眶,嘴角却是扬了起来。

    信上说,师父,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试一试!

    PS,这些天我不来的时候,你一定要好好休息,或者你干脆出去散散心,等我的好消息。

    坐在通往燕市的大巴上,年华给宿舍的姐妹们,年家人还有展青云发了短信,告诉他们自己有事要出国几天,不用担心。

    随后,这些人都回了短信,都是让年华小心什么的,只有展青云窥伺到了一些东西,他直接打过来电话:“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疑问的句子,肯定

    的语气。

    年华本来是想编一个理由,可是还是实话实说了。

    展青云听完后,等她的情绪稳定后,冷冷的道:“我调集一个营的兵力过去,每人一个火箭筒,就算他是奇门大师也轰成个渣渣,就说是实战演习的时候,这几个人突然出现,战士们一不小心碰到了,到时候有什么事我担着。实在不行,我可以带着”声音冷淡,可是内容却太过劲爆。

    年华:“……”她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挺狠了,没想到强中自有强中手,不过心里面却是美滋滋的。

    “不用了,这样你不是犯错误了吗?要是你因此受了处分,我会难过的。”年华语气也是柔情似水。

    展青云低笑道:“你放心,你老公我这点权利还是有的,为了你我可以毁天灭地。”

    展青云低沉的声音说着让年华战栗的话,年华心里最后的那点不确定被填的满满的,她想自己这辈子是离不开这个男人,这个有担当深深的爱着自己的男人。

    最后年华还是不打算让展青云介入,她希望用自己的力量为师父争气,虽然她一直想要救师父,可是万一,万一自己没有找到办法,自己也要让师父没有遗憾。

    年华到燕市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随便找个地方吃过了饭,到了燕市最好的酒店入住,至少不用出去吃饭了。

    又出去买了几件换洗衣物,年华开始了闭关的生活。

    年华的脑袋里那个高人的记忆,已经看了不止一遍,可是每次浏览还是有着非常大的收获,年华现在的任务就是从新看一遍记忆,从里面找出能够解决师父问题的方法。

    现在年华脑袋里的那套记忆被年华人工建成文件夹一样,年华在有关破灾解难中寻找答案,从头到尾看了好几遍,对这些方法都烂熟于心了,可是还是找不到破解师父那个的方法。

    怎么办,看看时间,已经到了星期四了,自己还有两天的准备时间,揉揉脑袋,年华决定从头到尾再认真的看一遍,沉下心思后,年华从一开始看起,直到最后面,功夫不负有心人,竟然从她看了一遍就忽略过去的高人的自白中找到了。

    原来高人的妻子也是奇门大师但是武功稀疏,只是到了三流高手的境地,没有办法消除劫难,最后也遭受了这种在世人看来不可解的劫数,当时的高人没有丁点的办法,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人消逝在自己的怀里。

    火里烟这个劫数来临的时候,在没有火的情况下,会从体内到体表产生一种灼烧感,会把一个人生生的烧死,被这个劫数选中的人在劫数开始的初期要么自杀,要么被自己的亲友帮忙接触痛快。

    伤心欲绝的高人发誓要创出破解的方法,经过多年到处走访拜访各地的奇门高手,再加上自己的仔细研究,终于找出了解决办法。

    火里烟这种劫数号称自古无解,但是在他这么多年的寻访中,发现其实有人曾经躲过了这个死劫。

    而对方使用的方法就是,在火里烟这个劫难开始的初期,将在体内生成的劫点生生击碎,可是能够击碎这种劫数的在这个世界上只有雷电一种东西,雷电至刚,能够泯灭一切邪恶。

    而那个躲过一劫的人通过的方法十分的凶险而且更加的侥幸。

    这个人本来是打算自杀,可是就在匕首刺入贴内的时候,天上轰隆作响,吓得他停下了手,正在这个时候一道紫色雷电劈在他手里拿着的匕首上,顺着匕首的刃身直接到了他的体内,而更加凑巧的是,刃尖所在的地方就是劫火所在的位置。

    就这样紫雷在击碎劫火的时候大部分的能量已经消耗殆尽,剩下的那股能量不过是让对方酥麻片刻,根本没有什么大碍,他身上最大的伤,反而成了他自己插自己的那一刀。

    年华从中知道劫火并不是径直不动的,它会到处游走到处点火,形成新的劫火,其他的劫火不用去管,只要消灭掉最开始的劫火,其他的自然会自己熄灭掉,第一个难题就是要不在劫火生成的一瞬间消灭它,要不就在千千万万个劫火中找到它。

    紫雷的来处,或许四级符箓“掌中雷”能够胜任,但这是未知数,可是年华不需要未知数,她现在需要的就是明确肯定没有问题的“紫宵降雷符”。

    现在的年华已经能够画四级的符箓,可是五级的“紫宵降雷符”她还达不到那种程度,在周大师的讲解中年华知道了,现今的可以画出三级符的就已经算是大师了,其他的人不知道,跟周大师有着过命交情的那位符箓大师现在刚刚能够摸到四级符箓的边,每次画完都要休息半个月。

    可想而知四级符的困难,可是现在四级符也没有用了,只能上五级符,这让年华头痛不已。

    可是就算头再痛也要迎难直上,想到就要做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