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到达燕市
    年华郁闷的扔了手里的笔,满脸的疲惫,右手擦了一把脸,仿佛要将心里那些不好的情绪都抹擦掉。

    今天已经星期五的旁晚了,外面的天色早就黑暗无比了,就跟她的心情一个样。

    从昨天到现在她一直想方设法画出五级符箓“紫宵降雷符”。

    五级符箓的复杂程度是四级符的十多倍,就算是年华也是头痛不已,怕失误太多,先是用毛笔在纸上练习,自己感觉差不多了才敢真正的开始画符,可是就算她准备的非常充分,可是一连失败了五次,次次都是因为在就要完成的时候精神力消耗一空。

    虽然经过打坐,三个小时的功夫,精神力就会自动回复,可是她的时间不多了。

    在第三次的时候,她就开始有意识的减少画符的过程中,对精神力无谓的消耗,可是,让人最可气的是,就算年华精打细算,可是还是差了一点点!

    这可怎么办!

    周大师一觉醒来,看看天色还是那么的黑,看看时间刚刚六点中,看起来他起的不晚,可是他从昨天下午六点就睡着了,整整睡了十二个小时。

    一扫疲惫,周大师起身,走到书桌旁,拿起桌子上摆放着的三本笔记本,这三本笔记本都是那种超厚的,上面都是周大师一笔一划呕心沥血写出来的。

    最开始的那一本,周大师已经交给年华了,他曾经跟年华说过还有两本,其实那个时候,他第二本已经写完了,不过因为第二本跟第三本是上下册,为了一起交给她,这才没有拿出来。

    本来他计划一共写三本书,可是在写完第三本后,看看时间还充裕,又日以夜继的写了第四本,这本不同于前三本,都是一些他经历过的一些事情,他希望年华看后会对她有所启发。

    一直写到昨天下午,才算真正的完成。

    完成后,周大师感觉自己心里轻松了不少,至少自己没有把传承断了,盖上大被就睡到了第二天的早晨。

    洗脸的时候,周大师特意看了看自己的脸色,暗叹一声,知道自己的日子更近了,也就这两天了,但是具体到底什么时候,他确实一点不清楚。

    俗话说医不自医,医生看不好自己的病,这在他们这些奇门相师里也一样,一般他们自己的事情就会非常的模糊,就算是跟他们有紧密联系的人,也会看的朦朦胧胧的。

    当然了周大师这个劫数因为表现太过明显,让人一看就知,因此他才能早早知道,早作准备,要不然等到大祸临头,他才恍然大悟了。

    看看镜子里的自己,比半个月前苍老了不少,以前红润润的好气色也消失不见,变得蜡黄了,真是狼狈了。

    想想今天的事,周大师突然觉得让年华跟游士太的徒弟比一比也好,一是让奇门中人看看自己这徒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省的以后那些势利眼以为年华没了师父就是好欺负的,要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徒弟就是大师级人物。

    同时也跟几个老朋友老熟人见见面,都好久不见了,不知道都怎么样了。

    周大师正在那里感叹,就听到门一响,有人说话了,“周大师起来了没有?”

    周大师一愣,又觉得这个声音十分的耳熟,想了想恍然大悟,“起来了,你是展青云吧?”

    展青云低声道:“是我,今天我送你去燕市,不知道您什么时候出发?”

    本来周大师打算借年华公司的车用一用,当然了司机也要一同借来用,不过这几天忙着写笔记,就把这件事给抛到脑后了,如果展青云不来,他还要费时费事了,不过现在有上门的司机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坐在车上,周大师只感觉全身上下的寒毛刷的立起来了,警觉道:“青云,你车上是不是有什么的东西,煞气太重了。”

    展青云却是毫无所觉,不过他也知道周大师不可能随便说话,皱眉想了想,从他的座位下抽出一把沉甸甸的大刀,一看就已经感觉压手,大刀长一米三,周大师一看就知道是老东西,而且是刚刚出土没有多久的,刀柄古朴,没有那些花哨的东西。

    刀刃晦暗无光,看起来跟潘家园古玩市场上生锈的古刀差不多少,可是周大师从上面感觉道真真冷意,不过看了两眼,就感觉全身上下冰凉一片,汗毛倒立。

    “收起来吧!”周大师毕竟见多识广,虽然心里惊惧,可是面上却是平淡的很。

    展青云听周大师这么一说,非常干脆的收了起来。

    周大师稳定了片刻,这才问道:“青云,你这把刀是从哪里得到的?”

    这时车子进了高速路口的收费站,领了卡,徐徐开出了收费站,“这时前些日子,我们团在野外进行拉练的时候,正好看到有几个人在那里喊救命,过去一看就看到有个人拿着这一把刀在那里喊打喊杀。”

    吩咐人救下这几个人后,展青云亲自拿下这个拿着刀的年轻人。

    混乱中刀掉了下去,奇怪的是本来那个满脸杀气的年轻人,突然表情变得恐惧,抱着头蹲下在那里瑟瑟发抖,完全没有刚才那种狠辣煞气逼人的模样。

    问了之后才知道,原来这些人都是附近的村民,这个年轻人的家里挖菜窖,竟然挖出了一柄大刀。

    从前就听村里的老人说过,这里原来是古代战场,从有了历史记载后,这里发生大大小小的战争不下二百次,因此这里原来是煞气太重,经常发生一些惨绝人寰的事,让人不得安生,因此寸草不生,也荒无人烟。

    不过这么多年靠近首都,因此政府出资改造土地质量,慢慢的这里有了村庄,有了不少的人口在这里聚居,也一直相安无事,人们就慢慢的忘记了这里是战场这回事了。

    谁承想这个年轻人家里挖出了一把大刀,现场的施工人当场就跑的精光,最后剩下这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轻人将刀拿了上来,却见人就砍,就跟疯了一样。

    展青云听了这些村民的诉说,却有点兴奋,说实在的他一看到这把刀就喜欢上了。

    他从小就喜欢刀,现在看到这把刀更是垂涎欲滴。

    看未来团长现任副团长大人喜欢,他手下的一个营长,号称胆子比天大的家伙,强忍着害怕,拎了起来,想要送到展青云的手边。

    可是没成想,他刚拿起来,就完全失控了,拿着大刀就朝着展青云冲了过来,还好展青云早就有准备,一把夺下了他手里的刀。

    这时站在他附近的人吓得散了开来,包括他手底下的那些兵。

    开玩笑呢,展青云是他们中间最厉害的,如果被刀控制后发疯,谁能制服他,除非用枪,可是军人讲究令行禁止,讲究服从命令,那可是他们最大的头,谁敢开枪啊!

    他们内心的纠结根本就没有办法表述出来,可是很快他们就发现,展团长好像神智清醒的很啊,眼神清明一点受控制的迹象都没有,又等了一会儿,展青云开始挥舞大刀。

    “啊,啊”,人们尖叫着四散奔逃。

    一时兴起练了练刀的展青云气的不得了,尤其是那几个村民就跟后面有恶狗追着一样,风一样的不见了。

    最后的结果是发现没事回来的军人们被赏了三次五十公里的拉练,两天一次,两天一次,最后练得这些人是站着去的躺着回来的。

    不过展青云算是如愿以偿将这把非常喜欢的刀买了下来,而那个年轻人一家巴不得有人给买走,更何况还给了钱,那是感恩戴德的。

    听了展青云诉说的经过,周大师想了想给出了一个答案。

    “你这把刀,现在已经成了一把凶兵了。之所以现在那个村庄这么的安定,就是因为这把刀,将这块土地上的煞气全部吸收到它这里的缘故。我想当初那个年轻人并不是因为胆子大而去碰它的,根本就是因为被煞气控制住罢了。也是因为对方根基不重,才让这把凶兵在那么多人力选择了它。”

    展青云恍然大悟,原来这凶兵也知道柿子剪软的捏呀。

    接着周大师又说道:“你那个营长也是被它给控制了。而你拿的时候,为什么一点事都没有……”周大师眯着眼上下打量着展青云。

    “你八字重是一方面,最大的原因就是你身上的煞气也非常的雄浑,我看你身体周围煞气都成墨色了,可见你杀人无数啊?”

    展青云没有说话沉默着,整个车子里面无比的安静。

    周大师坐在副驾驶座位上,一双眼睛上上下下认认真真的从头开始一直看到脚,展青云相信如果自己光着脚的话,自己长了几根脚趾都要看清楚。

    当他知道自己遭到死劫火里烟的时候,也曾经不甘心,悲愤为什么会是自己被选上,不过他的心智非常的强大,抑郁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很快他就看开了。

    而在他放下的时候,头脑变得更加的清楚,相术也是更上一层楼。

    其实他在展青云小的时候就曾经见过他一面,那个时候从他的面相上看出在他二十的时候,会有一次死劫,如果躲过去的话,就会一飞冲天,在他又一次见到展青云的时候,吃了一惊的同时也不得不赞叹自己徒弟的眼光。

    现在自己相术更加的高超,趁着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再帮孩子们以看一看吧。

    一个人的面相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周围环境的改变会发生变化,因此相师才如此受到人们追捧。

    按理说展青云的面相应该是越来越好的,可是,周大师紧皱眉头,然后陷入沉思中。

    展青云在周大师移开目光后,松了一口气,不要看他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其实内心深处被看得也是有点忐忑。

    时间就在展青云开车,周大师沉思中过去了!

    在车进入到燕城的那一刻,周大师用拳头捶了一下手,差点跳起来,兴奋道:“我知道了,我终于明白了!”然后一个劲的嘟囔:“幸亏我顿悟了,幸亏我顿悟了!”

    展青云不由看向周大师,有点担心,“师父,你怎么了,没事吧?”

    周大师摆摆手,“没事没事,我不过是想通了一件事罢了!”

    既然周大师这么说,展青云也就没有多问,毕竟这是人家的隐私。

    等就要到的时候,展青云给年华打电话,可是竟然关机了,这是怎么回事?

    周大师一听心跳有点加速,赶紧掐指一算,却因为两人之间的关系太过紧密,而只能算出年华没有出事,也就放了心。

    游士太将地点定在燕市郊区的一座会所里,那里有跑马场,有高尔夫球场,算是比较宽敞,完全能够满足武斗的场地需求。

    等周大师展青云两人到的时候,已经来了很多人。

    游士太带着他的两个徒弟王五,宋飞燕在那里招待客人,一副主人的模样。给人的感觉就是胜券在握。

    当周大师一进门,游士太正好抬起头,两人正好对视。

    游士太哈哈大笑:“周老鬼,哦,不对,是周大师你终于来了,我都等你好久了!”看了看周大师的背后,除了展青云就没有其他人,“我说周大师,你那两个徒弟不会是临阵脱逃吧。”

    游士太下巴点点展青云:“这小子不是你徒弟吧,这是你拿来凑数的吧。”

    周大师还没有说话,就听旁边有人道:“游老怪,你在这里放什么狗臭连环冒烟屁呢。”

    一听来人的声音,周大师就镇定起来,说话的人是宋史预。

    “你也来了?”周大师面带笑意的问道。

    宋史预伸手就要给周大师一拳头,可是看到他的脸的时候,这一拳头怎么也下不去,最后只能叹道:“老周啊,你根本就不把我当朋友啊,发生这么大的事情都不告诉我,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如果不是游老怪搞这么个东西,我都根本不知道。”

    周大师苦笑道:“我也是给忘了,这个东西也是最近才出现的,你也知道火里烟根本没有踪迹可寻。我记得当初你父亲也是毫无征兆的遭到不幸的。”

    宋史预点点头,他。父亲也是死于火里烟,可以说,奇门里百分之十的人都会死于火里烟,幸好,中了火里烟的人都是一些年纪比较大的人,这才没有因此恐慌

    “好吧。”宋史预点点头,“算你说得对,行了,赶紧跟着我再见见老朋友们吧。”

    宋史预拉着周大师到了一个桌子面前,果然那里都是周大师的朋友。

    周大师在奇门里一共拥有三个朋友,其中一个是赶尸达人宋史预,这就不必多说了,剩下的一个八卦占卜大师田抱朴,还有一个在风水堪舆方面有非常高的造诣的风水大师沈玄刚。

    如果说周大师是全能,那其他两个大师就是专精,在各自的领域的成就非常的高。

    田抱朴见到周大师的第一面,就帮他卜了一卦,然后脸色非常的难看。

    “老田,你不用这个样子,我心里有准备,既然是必死的劫难,我多活一天还是多活两天也不在乎。”周大师看田抱朴这个样子,劝解道。

    田抱朴看他这么说,也只是摇摇头,不再说话。可是在他心里却是暗自吃惊,要知道在他占卜之前,他就已经知道这是必死之局,帮他占卜是尽到朋友的情意。

    可是让他吃惊的是,他竟然在老友的卦象里看到了一丝丝的生机!

    这怎么可能,难道是自己算错了,田抱朴又仔细看了看卦面,真的不是死局了,真的真的出现了一丝丝生机,而且这丝生机还在不停的壮大。

    田抱朴真的被这个卦象给弄得头晕了,有心告诉老友,可是怕到最后自己弄错了,老友更加的失望。

    田抱朴嘴张了张还是闭上了,虽然只有一瞬间,可是还是被心细的沈玄刚看到了。

    当周大师跟宋史预去跟其他熟人见面的时候,沈玄刚凑到田抱朴的身边,轻声道:“怎么了,我看你欲言又止的,难道?”沈玄刚脸色发白,“难道发作的时间就在今天?”

    田抱朴白了他一眼,“难道你就不能想点好的。”

    沈玄刚一听不是,就放了心,纳闷的道:“那你刚才开口想说什么呀?”

    田抱朴叹了口气,“天机不可泄露!”

    “你这个神棍,装什么装。”沈玄刚翻了翻眼珠子道。

    周大师宋史预一一拜访熟人,展青云就默默站在不远的地方。

    展青云从人群中找到自己的目标,那个一看就得瑟的老道还有他那两个看人都昂着头的徒弟,这个人就是游士太,摸摸从军长那里敲来的东西,有股冲动,给他们一下子,省的让年华苦恼了。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年华苦恼的从来不是这三个人,而是她师父周大师。

    游士太正在跟别人得瑟的时候突然感觉道后脖颈子发凉,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最近也要有劫难,赶紧掐指一算,可是只是感觉天机混乱,根本看不清楚。

    这是怎么回事?游士太有点心惊,自己的老对头突然遭了死劫,难保自己不会遇到呀!

    不过很快这件事被他抛之脑后,现在最重要的是事情就是要落周老鬼的面子,其他的什么事都不重要。

    时间很快就到了十二点了,可是年华还是没有出现。

    展青云已经打了不下三十个电话了,可是每个都没有打通,他开始有点着急了,赶紧跑到周大师跟前。

    周大师皱着眉头,自己的徒弟自己知道,从来都非常的守时,掐指算算,可却是算不出来。

    这怎么办,他也没了办法,只好请好友田抱朴帮忙算算,田抱朴这么一算,心里一跳,没有多说,只是告诉他们不需要担心,她肯定能够准时到的。

    周大师知道自己好友的本事,这才放了心,而展青云虽然不认识田抱朴不知道他的厉害,可是他非常相信周大师,年华的师傅不会害她的,因此他也平静下来。

    不过他们不担心了,可是有人担心了,他们担心的跟周大师展青云担心的不一样。

    来观看的无关人士是希望场面越激烈愈好,当然盼着年华赶紧来。

    而游士太来说,年华不来更好,可以直接宣布他们获胜。

    游士太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个话筒,站在一个临时搭成的台子上,喊道:“我说周老鬼,你是不是知道你徒弟不是我徒弟的对手,你就让她不要来了?马上就已经十二点了,如果她再不出现,那就要判我的徒弟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