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武斗
    再不招人待见的人还有好几个狐朋狗友呢,更何况是成名已久的大师级人物,当代奇门能被称作大师的也不过区区十来位罢了,每一个身边都是围绕着不少凑近乎的人。

    游士太也不例外,符箓大师张东就是他最好的朋友,老友的想法他是一清二楚,而且他跟田抱朴也不对付,连带着看周大师也不顺眼。

    在游士太大放厥词后,张东是第一个举手响应的人,“游大师说的没有错误,在比斗过程中能不能胜利是能力问题,而说好的事情不去遵守,那就是人品问题了。”眼睛看向周大师,说的话是个人都能听出他的指的是谁,“可见这人品不好也是相互传染的,师傅就人品就差,徒弟怎能好呢……哎呦我的妈,可疼死我了!”

    张东正说的呢,突然凌空飞起,然后旋转七百二十度,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当时就被摔得闭了气,还好不过两吸的时间,他自己就醒了过来,哀嚎着,整个身子都被摔得松散了。

    其他的人看到这一幕都有点傻眼,直愣愣的看着张东身后的那个身子挺拔的男子,冷峻的容颜满身的煞气,让人不敢直视。

    游士太反应过来,绕过展青云赶紧跑到张东身边,焦急的问道:“老张,你没事吧,啊?”

    张东哀嚎道:“啊,疼死我了,没事,你试试,这是谁这么缺德啊,……”挣扎着恶狠狠的瞪向展青云,可是却像被掐住喉咙一样,脑袋一片空白,无法出声了。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是奇门中人不敢招惹的,一是有真龙之气护身的皇帝或者现在的一号首长。

    二是杀戮无数的铁血将军,比如坑杀二十多万赵国军队的白起,比如祛除鞑虏的卫青,比如抗击金军的岳飞,比如抗战时期的各大将军。

    这些人物没有那个奇门人士敢娶招惹的,除非是奇门百年难得一遇的宗师也一样!

    可是这些将军元帅们绝大多数已经逝去了,现存的打过仗的将军已经不多了,其中展家老爷子是其中的代表人物,几乎没有奇门人士赶往老人家面前靠。

    像展中将就差很多,和平时期的将军,煞气不会太多。

    可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看着应该不会超过二十三岁,可是哪里来的这么多的煞气呢,让人不敢直视呀。

    将所有煞气全部释放出来的展青云在这些奇门人士眼里就是一个巨大的炸弹,根本不敢靠近,就算是被摔的张东,骂骂咧咧的嘴也闭上了,不敢多说什么,爬起来坐到离着展青云最远的地方不敢说话了。

    看到这一幕,周大师却是满意的不得了,宋史预好奇的问道:“刚才我就想问了,这个小子是谁呀,不是什么善茬啊?”

    周大师挑挑眉毛炫耀道:“这是我徒弟的男朋友。怎么样,我徒弟的眼光不错吧,怎么也比你那孙子强吧!”

    宋史预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可是心里却是认同了。

    因为展青云的出手,整个喧闹的场面的安静下来了。

    人们开始频频看手机,看表,期盼着十二点赶紧到来,不管对方来不来,都有了结果,也不用他们在这样提心吊胆的了,门口站着个煞星真是考验他们的小心肝啊。

    眼看时间就要到达十二点了,时针已经无限接近十二,而分针也到了十一上,游士太兴奋的完全忽视了展青云,站起身哈哈笑道:“大家都看到了吧,的确是周老,周大师的宝贝徒弟没来,我宣布现在获胜的是我游士太!哈哈……”

    噗通!继张东之后,游士太也倒地不起。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又是那个煞星出手了,可是没有人看到他过来啊,两人离着最少也有十多米。

    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出口处,走进来一个身穿简单白色T恤黑色牛仔裤的马尾辫女孩,蹬着一双皮靴,踏在草坪上没有发出声音,可是每个人的心里都不约而同的想起哒哒哒的声音。

    “我想我应该算是准时到了吧。”说着作势看了看手表,笑道:“不多不少,正好十二点!”

    周大师虽然知道年华会准时到达,可是没想到竟然这么准时,他刚才还差点以为田抱朴算错了呢。

    田抱朴也是偷偷擦擦自己额头上的汗,不要说周大师了,他都以为自己算错了。毕竟上午都算错一次了,还好,还好,这次是算对了!

    年华转头对展青云笑着示意,眼神里充满着感激,展青云则是笑着摇摇头,走到她身边,默默的抱了抱她,给她无声的鼓励。

    轻轻在他嘴角印了一个吻,年华转头走向师父,第一件事就是道歉:“对不起,师父,我让你担心了!”

    “好,好到了就好。”周大师当然不会苛求,看着徒弟苍白的脸色,就知道她肯定是为了自己耗费了过多的精力,还是斥责道:“你这个傻孩子,自古到今,无数的大能都没有解开这个死劫,更不要说你这个小丫头了,我告诉你,你就不要再多费心思了。”

    周大师的三个好友这才知道年华之所以差点迟到,就是因为她想要想方设法解开好友的死劫,先不说能不能解开,就这样的孝心就非常的可叹了。

    而一早上心神不宁的田抱朴,再看到年华的第一眼,就偷偷摸摸的又算了一卦,结果差点让他把三个铜钱给扔了,本来无解的死劫现在竟然变成了九比一,九成的几率过不去,但是竟然还是一成能够通过。

    不要看一成的几率太低,可是这个火里烟的必死之劫从必然身陨变成九死一生,可以想象这是一个多么困难的事情,这简直就是窃取天机一样了。

    看向年华的眼神变得炙热,对周大师也是羡慕嫉妒恨,所有的情绪混合在一起,颇不是滋味,可是很快转念一想,这可是自己好友的徒弟,凭借自己跟老友的关系,自己也算是她的师叔了,以后自己这个师叔有事,她看在她师父的面子上,肯定会帮忙的。

    因此其他三位大师就看到田抱朴这个一向淡淡的人对年华竟然罕见的热情,把那几个老弟兄都给弄蒙了。

    年华也是不堪其绕,决定以后看到这位师叔的时候,一定要绕着走。

    为了不被继续骚扰,年华对周大师道:“师父?咱们跟游士太他们的比斗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周大师扑哧一笑,“哈哈,你说的是,赶紧跟为师过去看看,游士太那个老东西有没有摔死,要是摔死的话,我还要过去哭两声呢。”说这话的时候周大师的声音非常的大,那边刚刚被徒弟扶起来的游士太听个一清二楚,气的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就算被按了回去还是在那里吼道:“周老鬼,你不要在那里说风凉话,咱们就看是你死的早,还是我死的早!”

    年华的眼光一闪,手指装做不经意的拽拽衣服领子!

    在众目睽睽之下坐的好好的游士太噗通一声又倒了。

    游士太的徒弟好友赶紧又把他扶起来。

    周大师转头看看一副不管她事的年华,嘴角微扬,知道这是徒弟为了给自己报仇出手了,那么刚才也是了,从她进门的地方到游士太站的地方足足有三十米,看起来自己还是小看了自己徒弟的武功造诣了。

    看看折了的椅子腿,周大师摇摇头叹道:“游士太,要不然今天咱们就不要比了,你看你一脸跌了两个跟头了,肯定是今天运气不好,这么倒霉一会儿,万一我徒弟赢了,你一定会认为是因为你运气不好导致的。咱们下次你运气好了再比怎么样?”

    当然不怎么样了,游士太忍着屁股上的刺痛,眉毛都立了起来,“周老鬼,你还是想临阵脱逃啊!我告诉你不要说门,连窗户都没有!等以后约时间?我约个鬼啊!那是你早就死了,我上哪去找你啊!”

    游士太毫不掩饰的话,让旁边听着的人也是一阵皱眉,一开始不过是想来欣赏一次比斗顺便作证,现在很多人的心都偏向了周大师他们。

    明明知道人家就要死了,你还有说出来,这不是往伤口上撒盐么,而且你游士太的行为已经不能算是单纯撒盐了。

    哦,知道人家就快死了,就开始欺负人家徒弟,知道为了徒弟周大师也要忍受你这种刁难,要是我们自己去世的话,如果身后没有厉害的人物,那你会不会欺负他们啊!

    游士太跟周大师不知道他们的对话,竟然引起一大堆人的反弹,当然对他们的影响是相反的。

    年华看时间不多了,催促道:“游大师,咱们就不要墨迹了,现在就开始吧,反正这个高尔夫球场也够大,不需要再去另外选地方。”

    年华的话正中游士太的心,那是一拍即合啊,游士太立刻同意。

    年华王五还有宋飞燕直接站到场地中间。

    有人纳闷了,“诶,不是说周大师也是两个徒弟么,怎么只来了一个啊?”

    这人说完一个游士太那边的人嘲笑道:“那肯定是觉得自己艺不如人,不敢出现怕丢人现眼呗。就上来一个小女孩,最后就算失败了,也只会说虽败犹荣呗!”

    听了他的话前一个人还觉得挺有道理,不过很快就被一个了解事情的人戳穿了。

    “什么呀,我告诉你们,周大师的大徒弟其实就挂着一个名字罢了,只不过是个普通人,其实就跟周大师的儿子一样,不过周大师命中无子,怕克了孩子,这才说是大徒弟罢了,而且怕引起其他人的误会,周大师还曾经在公共场合说过好几次。”

    都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果然,没一会儿,大多数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

    再看看场上,一边是一个少女,另一边不但是两个人,甚至年纪都比她打了不少,王五的年纪当她爸爸都绰绰有余。

    心里的天平更加的向周大师这边倾斜。

    游士太那边不是没有听到这个说法,可是他坚信胜者王败者寇,只要自己徒弟把周老鬼的徒弟打败,然后再等周老鬼一死,谁还管这些事啊!

    游士太的小算盘打的是啪啪响。

    再说场上的三个人,年华就砸那里束着手看着眼前的这对师兄妹在那里争谁首发,他们都认为这么一个小姑娘,自己还不是小意思啊,谁第一个上,谁就结束了战局,可不能让师妹(师兄)占了这个大便宜。

    “作为师妹你要听你大师兄我的话,我打这个头阵!”王五坚定道。

    宋飞燕娇笑道:“师兄,对面那个是个小师妹,我觉得还是我这个师姐去比较好,您要去的话别人肯定说是以大欺小,会坏了你的名声的。”说完扭着肥臀就往年华那里走过去。

    可是还没有走几步就被王五给拉了回来,冷声道:“宋飞燕,你眼里是没有我这个师兄了!”

    想起王五的可怕,宋飞燕不由的打了个冷战,赶紧笑着道:“哪能呢,还是师兄您先请!”

    听宋飞燕服了软,王五这才脸色好了不少,举步向着年华这里走来。

    年华早就不耐烦了,扬声道:“两位师兄,师姐,你们还是一起上吧,速战速决,我还要急事呢,还请两位帮帮忙。”

    年华的话引起场内场外一片哗然,这话时什么意思,什么让两个人一起上?有没有搞错啊!

    现在人们已经忘记年华刚进来给他们的那种说不出的感觉,唯一的感觉就是这个女孩子的胆子实在是太大了简直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有人同情的看向周大师,一辈子就收了两个徒弟,第一个带如亲子,却不入奇门,另一个年纪小小却是眼高手低太过自负,真是可怜可叹他一世英明啊!

    可是被同情着的周大师却是非常的平静,沈玄刚有点担心的看向周大师,却发现宋史预跟田抱朴在那里窃窃私语,脸上还露出异样的笑容。

    沈玄刚看看周大师,发现他的表情还是那么淡定,这才放了心,瞪了那两个没有心的家伙一眼,谁承想那两个家伙竟然看着自己嘿嘿的奸笑,这时他感到好像事情跟自己担心的有点不一样!

    再看场上,王五的脸都给气红了,怒道:“你个乳臭未干的小毛丫头,你当你是谁竟然敢看不起我,找死!”

    而宋飞燕本来心里也挺气愤的,不过看到王五这么生气,她倒是没气了,相反还笑了,“看起来小妹妹挺有信心么,那姐姐我就不客气了。”说着袅袅的走向年华。

    不过刚要迈步就被愤怒的王五拉住胳膊,“宋飞燕你还要不要脸了?”

    宋飞燕被他气乐了,指着自己的鼻子好笑道:“我不要脸?我早就没脸了,我还要什么脸!在师傅让咱们两个一起对付她的时候,脸就丢尽了,那个时候你不在乎丢脸,现在你倒是担心了!”

    王五被她一顿抢白,气的脸红脖子粗,口不择言道:“你个贱人,如果不是你仗着有点姿色勾搭师傅的话,你何德何能成为师傅的三徒弟!”他说完就发现自己闯了大祸了。

    宋飞燕的脸一下子就白了,嘴唇气的直哆嗦,没想到自己的奇耻大辱竟然被王五一下子爆了出来。

    就连坐在那里养伤的游士太都坐不住了,气的脸色通红,虽然这是事实,但是也不能宣扬出来啊,做师傅的跟自己的徒弟……实在是太多难听,简直是乱了纲常了,这就是乱伦啊!

    宋飞燕缓缓的往游士太那里看去,游士太的眼睛乱看,最后实在受不了自己徒弟眼中的嘲讽恼羞成怒道:“你个贱人,如果不是你诱惑我,我怎么会犯下如此大的错误,我的一世英明,今天就毁在你的手上了。”

    听了游士太的话,宋飞燕眼里的嘲讽更加的明显,冷冷的道:“既然师傅你这么说我,您不仁我也不能不义,我知道有一件事埋在你心底好多年了,却一直不知道怎么说出口,那现在我就帮你告诉大师兄吧,也算尽了我一份孝心。”

    游士太一听,瞪大双眼喊道:“不。”说着想要站起身,可是他的腿在第二次摔倒的时候受了重伤,根本动不了,眼睁睁的看着听着自己隐瞒了那么多年的秘密被公布于众。

    宋飞燕说:“从一开始我就觉得师傅对大师兄好的过分,在一次师傅喝醉了的时候说了一件事让我恍然大悟。”宋飞燕说话的声音中夹杂着游士太悲愤的吼叫声。

    “那就是王五根本就是我师父游士太的亲生的儿子,当年他抛弃妻子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他妻子怀孕了,等他成为相师后才发现自己竟然有个儿子,这个孩子就是师兄你!”

    王五愣住了,转过头不知所措的看向游士太。

    游士太脸上的肌肉抽搐一下,坚定的道:“王五,你不相信那个小贱人说的话,她是骗你的。既然宋飞燕这个小贱人不上,你自己也一样,赶紧给我打败这个小丫头!”说完这几句话,游士太气的咳嗽起来。

    王五对他师傅非常的孝顺,一看游士太这个样子,所有的疑问都抛到了脑后。

    王五缓步走到于年华相距五米的地方,从背后抽出一把桃木剑,冷哼一声,左手掐诀,右手持剑,脚踏七星,嘴里喊道:“北斗听命,降神入体,急急如律令!”

    王五在那里就跟跳大神一样,年华以前虽然听说过却是没有见过的,师傅周大师走的是文路,也没有教过她,她今天真是开眼了。

    就见这个时候王五全身上下开始哆嗦抽搐,就跟抽了羊角风一样,年华眼皮跳动,就算这种功夫很厉害,就算师父费让自己学,她想了想,坚定打死都不学,实在是太难看了。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王五恢复了原样,可是眼睛的瞳孔完全放大,身上有种阴森森的感觉,不仅年华感觉到了,就连旁边的人都感觉到了。

    这时本来对年华并不担心的宋史预也拿不准了,凑到周大师耳边问道:“就算年华武功高强,可是她一个小姑娘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而且看王五这个样子,请来的也不是一般的鬼!她能行么?”

    周大师是相当的平静,“你就继续往下看吧。”

    这时候的王五速度快了不少,年华从一开始躲得非常轻松到后来认真对待,与此同时王五嘴里开始呼出一种跟黑雾一样的腥臭的气体,手指甲也开始变长变利,手里握着的桃木剑都让他抓了好几个洞洞。

    宋史预这下子坐不住了,喊道:“天啊,王五请来的这是一头恶鬼,还是有了念头的恶鬼!”他从小就跟尸体打交道,对鬼魂的了解也比一般人清楚。

    一般降灵降神的时候,一开始只能让一般的鬼附身,但是人的外表不会有什么改变,现在王五这个样子分明就,是被恶鬼附身了。

    一定是王五在刚才降神的时候,走错了步法或者是掐错了手诀,要不然不会这个样子。

    王五嘴里呼出的是尸气,沾上一点就会中尸毒,轻则让人丧失理智重则让人当场死亡。

    如果不赶快消灭王五,让他逃跑的话,就会是一场灾难。

    宋史预喊道:“茅山邱老道,你来了没有,现在看你的了。”

    好半天没有人说话,这时田抱朴苦笑道:“老道早就说了不凑这个热闹,他根本就没有来。”

    “这老小子,真是靠不住。”低声骂了两句,又喊道:“那位精通收鬼,跟我一起过去制服这恶鬼。”

    还是没有人说话,有几个他认识也知道在哪方面有些成就的家伙竟然也躲在他人身后,不敢让他看到。

    宋史预气坏了,暗道我自己也行,就要往外冲,却被周大师一把拦住,回头怒目道:“老周,你干什么啊,难道你要看着年华被这头恶鬼杀死》”

    周大师笑着摇头,“你放心,不过区区一头百年恶鬼罢了,年华还不放在心上。”

    宋史预跟他发出不气,转头看向同样镇定的展青云,“那小子竟然也不担心?”

    展青云点点头,“您放心,您就听师父的就对了。”他当然担心了,刚才都要冲过去了,如果不是年华传音入密告诉他,她没事的话。

    可是正当人们觉得这个漂亮的女孩子肯定凶多吉少感觉非常可惜的时候,年华动了。

    如果现场只有年华一个人的话,消灭这个东西会简单很多,可是现在是大庭广众之下年华不想暴露自己的真实实力。

    掏出一张事先写好了的“缚鬼符”,闪身躲过黑雾啪的一声贴在王五的身上,瞬间速度迅速的王五站在原地不停的挣扎咆哮,而且看这样子,很快就要破掉“缚鬼符”了。

    不过这点时间对年华来说那是非常足够富富有余的,自己师傅劫难将近,年华不想伤人,可是现在王五的魂魄已经被恶鬼给吞噬了,不需要顾忌了。

    这是一头百年恶鬼,体力充沛的存货了五百多年的恶鬼,年华调侃藏在她胸前玉符里的千年恶鬼,“我说这个家伙不比当初的你弱多少啊?”

    千年恶鬼哼了一声道:“那是因为老子当初差点饿的都要魂飞魄散了,要不然你以为凭着你这个小丫头,能够收复我么?”

    “哦!”年华做恍然大悟状,“那这样我也不需要将这东西费事抓过来了!”

    “不要啊!”千年恶鬼哀求道:“主人我错了,我错了,不要这样啊!”

    年华不再搭理他!

    说时迟那时快,其实一人一鬼谈话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年华也想好了办法,这么厉害的厉鬼,三级的驱鬼符的作用也只有一点点,可是用四级符箓的话还有点杀鸡用牛刀,不过年华是自有办法。

    从兜里掏出七张驱鬼符,打到王五平旁边的地面上布出七星符阵。

    被游士太请来的那些人已经跑了大半,剩下的除了几个吓瘫了普通服务生就是那些大师级的人物了。

    这些大师的眼光那当然是一顶一的好,在看到年华用了一张“缚鬼符”的时候,还以为这是周大师买过来送她的,可是现在年华一连拿出七张更加高级的“驱鬼符”,他们马上反应过来,不可能是买的。

    说实在的两位精通八卦易经的占卜大师都没有事前算出,会出现现在这样的事,就算周大师跟他们差不多少,也不可能测得出来,因此不可能花大价钱给自己徒弟装备这么多的“驱鬼符”!

    那没有预测到,可是这个小姑娘身上竟然带着这么多的符箓,那么只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些符箓都是他们师徒中的某个人画的。

    经过上个世纪接连不断的动乱还有文化大革命,奇门的传承很多都已经断绝了,因此现在成为大师的条件比之前简单了不少,奇门符箓大师的条件就是能够画三级符箓。

    而且因为符箓的成功率非常的低,可是却非常的好用,很多普通人都能用,因此符箓大师非常受到追捧,现今华夏一共有两个符箓大师,一个是被展青云摔惨了的张东,还有一位并没有过来。

    如果周大师就是这位符箓大师的话,感觉到无限的惋惜,真是天妒英才啊。

    感受到朋友们疑问,周大师自豪的道:“我徒弟可是一位符箓大师!”

    听了周大师的话,在场的所有人心里一颤,不约而同看向那个正在战斗的女孩身上,一位符箓大师?不满二十的符箓大师?人们都被震住了。

    与此同时年华没有心思关心其他人对她的看法,眼看着百年恶鬼就要挣脱“缚鬼符”的束缚,在挣脱的一瞬间,启动符阵!

    本来对这些符箓不是太过在意的百年恶鬼拼命挣扎,嘴里哀嚎着,可是三级符阵的威力非常的强大,被控制的王五,突然瘫软在地一命呜呼了。

    其他人都松了一口气,以为这只百年恶鬼被驱赶走了,其实并不是被赶走了,而是被年华生生擒住,做了千年恶鬼的饲料了。

    年华转身回到周大师身边,收获了无数震惊的眼神。

    根本不理会他们,年华首先关心的问道:“师父,你的身边没有什么事吧?”

    周大师摇摇头,笑的十分的欢畅,“我当然没事了,你这个小丫头真是个师父我赚脸面啊!”

    年华腼腆的笑了笑,完全没有刚才战斗的时候冷酷的模样。

    而另一方面,发起此次武斗的游士太呆愣愣的望着远处躺在地上的尸体,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过就这么一会儿而已,本来活蹦乱跳的徒弟兼儿子就死了。

    而周老鬼的徒弟竟然还活的好好地,这怎么能够呢,这怎么能够!

    趁着没有人注意到他,他伸手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恶狠狠的盯着年华的后背,刚想要使用,就感觉到腹部一阵冰凉,低头一看一柄匕首插在自己的腹部。

    艰难的抬头只看到一个冷峻的男人面无表情的脸。

    展青云抽出匕首,游士太噗的一声喷出一股鲜血,嘴巴闭合两次,噗通一声栽倒在地。

    其他人都有点被吓到了,虽然游士太平时特别讨人厌,但是毕竟也是他们的熟人,突然间被人杀死难免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不少人都不禁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来凑这个热闹,来之前明明卦象上说的是没有危险,可是这里明明好危险啊!老天爷这是怎么了,怎么能这么整我们呢!

    周大师这几个人也皱了皱眉头,还是年华了解自己的男朋友,知道如果真的想要杀了游士太的话,见得第一面就可以杀掉他,不需要等到现在,一定有问题。

    果然年华看一眼,就发现游士太手里好像攥着什么东西,掰开来看,里面竟然是一张符纸。

    年华仔细一看竟然是一张四级的符箓,抬头对周大师道:“师父,游士太手里有张一张”玄冰符“,我看有个年后了。”

    周大师接过来一看,大吃一惊,“果然是四级符箓。”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展青云,如果不是展青云发现的及时,年华最少也要去半条命了,郑重的向展青云道谢。

    “青云,多谢你了,刚才我还误会你来着!”

    展青云摇头笑道:“您不要这么客气,帮年华是我应该做的不是么!”

    其他人这个时候也了解了实情,而且对这道四级符箓那是非常的好奇,多少年没有见过四级符箓了,他们当然想开开眼界了,不过他们很快就失望了,因为年华非常干脆的将这道四级符箓装到自己口袋里。

    跟其他人道别,年华带着师父周大师,自己的男朋友还有师父的三个好友就到了自己在燕市的酒店。

    而这里的残局,自有专人来处理,国家特殊部门专门有负责这些的人,就是为了防止引起普通人的恐慌。

    在路上年华就好奇的问道:“师父,我平时感觉非常的灵敏,有危险的话,心里肯定会警铃大作,可是今天如果不是展青云发现的话,我竟然什么都没有感觉到,这是怎么回事啊?”

    周大师解释道:“那是因为游士太在那一刻掩盖了天机,让其他人根本感受不到他的波动,你当然感应不到了!因此以后遇到奇门中人的话,不要仗着自己艺高人胆大就冒冒失失的,这也算是给你的一次教训。”

    “那如果每个奇门大师都会掩盖天机的话,这天道不久乱了?”年华皱眉道。

    听了年华的话,田抱朴乐了,“傻孩子,你以为谁都能够掩盖天机呀,向你宋师叔这样的就不行,必须是像我,像你师傅,还有像你沈师叔,这样已经领悟了易经真髓的人才能够办得到。而且也不是随时随刻都能有,用一次,我们就要减寿一年。没有人闲自己命长,因此你可以不用太多担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