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二十三章 生死一线
    易经精髓?年华感觉自己又受教了。00小说.

    周大师趁机教徒弟:“易经是”群经之首,大道之源“,这个世界上发生的一起事情,都能够被易经解释,能够占卜预测宇宙变化的规律,那是博大精深,一个人穷极一生都不一定能够领悟二三。”

    田抱朴继续道:“师叔被誉为现今最厉害的占卜大师,虽然有点汗颜,但是也不为过。我所遵循的规律就是从易经八卦上悟出来的,随着对易经的理解加深,我的能力也就越高。而当达到一定高度的时候,你就会自然而然的生成一种能够掩盖天机的能力,当然了越是高深,掩盖的范围越广,持续的时间越长。”

    年华恍然大悟,下定决心自己回去后一定要去研究易经,实在是太有用了。

    到了酒店先安排几位老人吃饭休息,年华趁机钻进了田抱朴的屋子里。

    “年华,你找我什么事?”田抱朴一回头发现年华跟进了自己屋子里。

    年华关上门后才问道:“田师叔,你看我师父还能在坚持多长时间?”

    田抱朴一听年华是来打听她师傅的事,一脸的严肃,认真又算了一次,这次花费的时间不短。

    田抱朴又沉思片刻,叹道:“年华,你要有准备,从这个卦象来看,你师父恐怕是过不了今天了。”

    年华只感觉到一盆冷水浇下,竟然已经这么近了,她以为还有时间呢,直愣愣的呆站在田抱朴的屋子里,田抱朴劝道:“孩子你不要这个样子,你就当你师傅是得了重病,生老病死,不光是你师傅,就连我,还有你其他两个师叔,甚至正值花样年华的你跟青云,也脱离不开这个大自然的规律啊!”

    听了田抱朴的话,年华晃晃悠悠的回了自己的房间,没有理会等在外面的展青云!

    回了房间,年华敲敲自己的脑袋,她实在是太失败了,今天早上的符又失败了,如果不是为了着急去参加武斗,她还在这里苦思冥想到底要怎么办呢!

    千年恶鬼吸收完年华送给他的鬼魂后,感觉好极了,身体也不再是苍白透明的颜色了,而是逐渐有了其他颜色,也不再那么透明了,逐渐往实体化发展,他看年华这么颓废,想起这姑娘待自己还算不错,决定投桃报李。

    推推年华,年华回头一看竟然是那头千年恶鬼动的手,吓了一跳。

    再仔细一看大吃一惊,恢复二三成的千年恶鬼不再是原来那副可怕的样子,而是变成一位头带紫金冠身穿一件八卦道袍的年青道士,长得是超凡脱俗,明明是位谪仙人啊!

    当然前提条件是要忽略他那苍白的脸青紫的唇,还有半透明的身体。

    “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年华在巨大的震惊中,悲痛被转移埋在心底,她围着他转了好几个圈,“这是你自己设计的?”

    千年恶鬼头上冒了青筋,“你个小丫头说的这是什么话,什么叫做我设计的,这就是我的本来面目!我乃大唐国师,袁天玄。我是因为被奸人所害,怨气冲天,这才变成厉鬼,失去了记忆丧失了理智。之后被你收复后虽然恢复了理智,但是还是不知道自己是谁,懵懵懂懂的。”

    “如今吸收了那个小家伙的怨气,我终于恢复了记忆了。”转头看向年华笑道:“小丫头,你可是赚了!”

    年华笑着笑着,脸又沉了下来,坐在那里叹道:“难道你还能够帮我解开师傅的火里烟!”

    袁天玄念了一声无量天尊,然后道:“也不是不可能。”

    年华腾地一声跳了起来,一把逮住袁天玄的胳膊,焦急道:“你真的能解开?”

    袁天玄本来来不及反应就被年华抓住了,努力挣脱怎么也抽不出来,想将身体散开,都出不来,他明白,自己的确已经成为对方的灵使了,要不然不会这个样子的,而且自己现在的一切出发点都是为了自己的主人着想,还提不起一丝反抗的意思。

    那就做一个为主人分忧的好灵使吧,想到这里叹了口气道:“主人你不要着急,我是不能解开,但是你能啊!”

    “我?”年华指指自己的鼻子,苦笑道:“你就不要开玩笑了,我试了无数次了,可是次次都没有有成功。每次到了最后精神力根本就不够用了。”

    “哈哈,那就更好解决了,您看这是什么?”袁天玄神秘的道。

    年华抬头看去,就见袁天玄手里拿着一颗晶莹剔透的水晶珠子,也就一个手指肚大小。

    年华接过来拿在手里,冰冰凉凉的十分的舒服,“这是什么啊?”

    袁天玄轻笑道:“这就是你给我的那个恶鬼啊!”

    年华被他的话给弄蒙了,“不可能啊,你不是把它给吸收了么,就算是我给你的,可是我给你的时候是个灰色的珠子,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啊?”

    袁天玄解释道:“这的确是那个珠子,不过我将里面的怨气都吸收掉了,那些不好的杂质去除掉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那它有什么作用啊?”年华突然恍然大悟,“难道这里面都是那头百年恶鬼的精神力?”

    袁天玄点点头又摇摇头,“说它是精神力也可以,其实它是那头恶鬼剩余的魂力。”

    “魂力?”年华有些搞不清楚了。

    “你们人都分为三魂七魄,魂就掌控着一个人的精神力,魂力强大这个人的精神力就强大,看起来精神奕奕的,而如果这个人魂力弱小,这个人的精神力就会弱小,精神就会萎靡不振。”

    “而恶鬼曾经也是一个完整的魂魄,但是在变成恶鬼后,魂魄会被怨气吞噬,不过肯定剩余一些残魂,而这些残存的魂力,已经是非常的精纯了,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随着恶鬼存在的时间增长,魂力也会跟着增长,而且新增长的魂力也同样是无比纯净的。”

    说着袁天玄指着年华手里的透明水晶珠子,“能够被人的魂力完全吸收,壮大你的魂力,这样你的精神力也会不约而同的增长。”

    年华一听心就开始砰砰的迅速跳动,嘴唇微微颤动,捧着魂力珠子的手也有点长颤抖,“那我要怎么用它?直接吃下去,还是怎么着?”

    袁天玄本来还想逗逗她,不过看她紧张的这个样子有点于心不忍,直接从将一篇炼魂的功法打到年华的脑海里。

    年华只感觉到自己的脑袋有些熏晕,抬头一看就见袁天玄本来就苍白的脸变成惨白了,身形一散重新钻到了年华胸前的玉符里。

    年华担心的看去,发现他已经沉睡过去后,这才放心了,想想自己脑袋里突然多出的东西,知道这是他为了快速给自己这篇功法,才会消耗过多,导致昏睡过去。

    感激的看了眼袁天玄,年华赶紧盘腿坐下,将那篇功法读透彻,明白怎么做之后,将魂力珠子置在双眉中间的印堂穴中,闭上眼睛,运转功法,还好这篇功法跟年华体内自主运行的功法互不相干,年华松了一口气。

    功法运行开始的时候,魂力珠子就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最后不见,而年华就感觉自己的精神力壮大了不少,每次一个周天之后都会有进步,不过她也知道这是因为有魂珠才能够这样,以后魂珠里的魂力比吸收殆尽后,增长的会非常的缓慢。

    运行到第六个周天后,年华停了下来,剩余的魂力也不会浪费都汇集在印堂穴里。算了算,年华一共才吸收了十分之一,就感觉道自己的脑袋无比清醒,精神力增加了一半有余,实在是太爽了。

    看看时间,距离田抱朴所说的天黑之后只剩下两个小时,年华知道自己要抓紧时间了。

    之前年华练习的已经非常熟练,就是因为精神力不足才导致屡战屡败的。现在年华唯一的短板也补上了,她当然是信心十足,不过就算是怎么有信心,也必须要认真对待。

    年华稳定好情绪,提笔开画,眼睛中蓬发出别样的风采。

    十分钟后,年华画完最后一笔,再三确认,最后终于确认自己真的是做到了,小心翼翼的将符纸放好后,从来都是成熟风范的年华跳了起来欢呼起来,冲到门口,一眼看到一直等在门外的展青云,扑上去就是一个火辣辣的吻。

    不仅把当事人展青云给吻懵了,就连听到动静出来查看的四位大师都看傻了眼。

    周大师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咳嗽了两声。

    年华这才从展青云身上下来,转身看到四位观众,有点不好意思的擦擦嘴。

    “年华,你是一个大姑娘了,要随时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周大师训道。

    年华胡乱的点点头,转头对展青云吩咐道:“青云,你现在就去热车,咱们五分钟后再停车场见。”

    展青云没有问为什么,点点头转身去了停车场。

    年华转过头,走到周大师身边,拉着师父手,对其他三位大师一脸歉意的道:“真是不好意思了各位师叔,我这里有件重要的事情,要清师父跟我同去,您三位现在这里等我们一会儿,等我们回来后再去给您们三位赔礼!”

    年华说完后拉着周大师就要往外走,不要说其他人就连在周大师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乖徒弟想要干什么。

    不过他也知道年华不会害自己,说不定是想跟自己度过这最后的时光,周大师刚要跟三位好友道歉,就听田抱朴说话了。

    “我说大侄女,你这是信不过我们哥仨啊!你放心,我们三个怎么说也是大师级人物,年纪虽然大,但是经验非常的丰富,万一出现什么你搞不定的事情,说不定我们三个能够帮一把手呢。”田抱朴的话非常的诚恳。

    年华听完就知道田抱朴是知道自己的想法了,没想到他这么厉害啊,这都能够算出来,自己真是不能小看其他人啊,因为画出五级符箓而有点自得的年华,终于知道自己师傅说的话的确是至理名言,不要小看任何一个奇门中人。

    听了田抱朴的话,其他两位沈玄刚跟宋史预虽然不知道田抱朴说的是什么事情,不过他们知道自己这个老友那可是个人精子啊,跟着他说肯定没错。

    周大师这个时候也明白过来,眼泪在眼眶里转,努力控制着不让它留下来。

    年华想了想,田抱朴说的也对,既然这样那就全跟着吧,也省的再找借口了。

    年华已经勘察好了附近深山的一个小山坳,那里面除了石头就是土,附近没有人烟不会引起太大的恐慌,而且为了防止卫星照到这里,年华事先又做了一些掩饰,从高空往下来,下面雾气腾腾的,什么都看不到。

    到了山区走到一半的时候,车就已经开不动了,可是距离目的地还有一段距离,可是这个时候的周大师的脸上的红,更加的鲜艳了,毛孔的青色也开始发黑了,年华知道这是火里烟将要开始的征兆。

    年华知道自己不能再耽误了,跟展青云说了一声,背起师父周大师,蹭蹭蹭几下,不见了踪影。

    田抱朴沈玄刚下巴齐齐掉了下来,天啊,旁边宋史预还在那里说呢,“人家可是一位武林高手,一流的!”

    田抱朴捡起地上的下巴安好后,叹道:“虽然中午比斗的时候就能看出来年华肯定会功夫,可是没想到竟然这么厉害啊!”说着又看了眼展青云,“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简单啊,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啊!”

    而展青云则是握紧手里的长刀,担心的看着年华远去的方向,再一次痛恨自己的无能,不能帮上她的忙。

    年华的速度越来越快,伏在年华后背上的周大师,紧紧闭着双眼,不是因为身体内的灼烧感越来越强烈,而是年华速度太快,风太大了,根本睁不开眼睛。

    年华听着身后师父的呼吸越来越沉重,知道这是开始发作了,又一次咬牙提升自己的速度,终于一小会后,到了目的地。

    当年和放下周大师的时候,周大师的脸已经开始扭曲了,抱着肚子强忍着不出声,年华知道这是怕自己听到后分神。

    擦了把脸上的泪水,年华不敢耽搁小心翼翼的掏出一个小盒子,里面就是年华终于成功了的五级符箓“紫宵降雷符”。

    不再犹豫,年华跑到离着周大师很远的地方,手里的“紫宵降雷符”倏地燃烧起来!

    “霹雳”声响起,一道紫雷从天而降,年华就站在紫雷的下面,她需要将一部分紫雷从这个紫雷里截取下来,然后带到周大师身边,用紫雷消灭周大师体内的劫点。

    年华聚精会神,这一刻她已经忘记了害怕,忘记了担心,紫雷的速度是快如闪电,紫雷的威力巨大无比,不要说年华这个一流高手,就算是超一流的顶尖高手在紫雷下面都要含恨。

    因此她必须小心再小心!

    雷的速度奇快,从符燃烧后到紫雷落地,不过一瞬间,年华抓住了这一瞬间,包裹着先天之气的双手,狠狠的从正在往下落的紫雷上扯下了一丝,可是于此同时年华必须要离开这里,要不然还是一个死。

    可是在扯下一丝紫雷的同时,从紫雷上传来的巨大能量席卷了年华的身体,无数的经脉砰砰抱断,年华哀嚎一声,强忍着巨大的痛楚,回到周大师身边。

    这个时候紫雷已经轰到了山坳里,在最外面的年华跟周大师被震得滚了几滚,年华强忍着疼痛,一把拉着周大师,定在那里,来不及去查看。

    年华开始寻找周大师体内的劫点。

    周大师睁开眼睛看到年华的时候,差点认不出来了,头发爆炸,全身上下黝黑衣服也七零八落,手是一片焦黑,露出好几节骨头。

    眼泪顺着眼眶流了下来,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动。

    年华的眼睛开始有些看不清东西了,年华知道如果再找不到的话,不要说师父了,就算是自己也完蛋了。

    终于在就要坚持不住的时候,找到了那个劫点,年华精神一振,将被先天之气包裹着的紫雷送进周大师的体内,正中那个劫点,将先天之气打开一点,露出的那一点点紫雷就将劫点击碎,然后泯灭了。

    周大师突然感到身体一轻,一骨碌身坐了起来,惊奇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一点都不痛了,甚至自己以前的那些老毛病都没了。

    可是他来不及去查看自己身上的变化,赶紧到年华身边,才发现这个时候年华静静的躺在那里,全身上下根本没有一点的好地方,就跟一节黑木炭一样,生死不知。

    周大师只感觉一丝气憋在心里难受极了,却怎么也放不出来。

    他刚想去触碰年华,看是生是死,就被大力推了出去,却发现是展青云他们到了。

    展青云抱着年华,看着她身上的惨状傻了眼,颤颤哆哆的将手指放在年华的鼻息下,感觉到微弱的呼吸,没事,展青云这才感觉自己的心又开始跳动了。

    展青云抱起年华转身就跑,他怕时间来不及了,周大师跟在他身后。

    宋史预他们三人来的时候走到一小半的时候,就看到天上劈下一道紫雷,带着汹涌的能量狠狠的劈了下去,那种威势让他们心惊。

    沈玄刚一看紫雷的方位脸一下子就变了颜色,他经常在各种地形上竟然风水堪舆,对各种地形都熟悉,当年华告诉他具体地点的时候,到这里一看他就知道大致位置了。

    展青云的脸一下子就变了颜色,直接窜了出去,他对地形的了解不比沈玄刚少。

    “发生什么事了?”宋史预皱眉道。

    沈玄刚眉头紧锁:“看着方位是老周他们那里出事了,咱们赶紧过去。”

    田抱朴脸色一变,催促道:“赶紧跑啊。”

    他们三个加一块都快二百了,那里能跟展青云这个小年轻一样跑的那么快啊,还有一小半的时候,就看到对面展青云抱着好像是一段树干跑了过来。后面还跟着一个人,等跑到跟前的时候,他们眼睛瞪得比鸡蛋都大。

    “天啊,这是这是老周?”宋史预傻了眼。

    还没等他们三个反应过来,展青云已经跑过去了,那个类似老周的人也跑了过去,三人互看一眼,挥动着老胳膊老腿的也跟了上去。

    一路上静悄悄的除了三个人的喘息的声音,剩下的什么都没有,路上还碰到有几架直升机嗡嗡的响。

    在跑到外面的时候,赶到车在的地方的时候,车还没有开走。

    等他们上了车,展青云这才开车离开,往燕市开去。

    三个人看着躺在椅子上的全身已经焦了的年华,傻了眼,好久田抱朴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抬头问一直在那里痛哭流涕的类似老周的中年人,“我说,年华这是怎么了?还有你是老周?”

    周大师擦了擦眼泪,哽咽道:“年华都是为了救我,都是为了救我,这个孩子竟然胆大包天的引下了天雷。”

    听到这其他人才知道那道气势磅礴的紫雷竟然是年华引下来的。

    “她不知道从那里知道能够用将紫雷引入我的体内,将劫点泯灭掉,死劫就被消灭掉。她怕我直接被紫雷给轰死,竟然自己徒手从紫雷上撕下一小股,那可是雷霆啊,天罚啊,她的身体当时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可是年华。”

    眼泪顺着滴落在他的手上,“可是她还是强忍着剧烈的痛苦,将我救了回来,这才昏迷过去。我这辈子何德何能收到这样的徒弟啊。”

    听了周大师的话,三人感同身受的同时也不禁感叹年华的胆子之大,本领之高,竟然生生的将一个必死的人从天劫下救了下来。

    他们都听到刚才的那个声势,哪里不明白那就是一个九死一生的境地。

    车子里面只能听到周大师的哽咽声,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道:“周大师放心,年华她会没事的。”

    周大师摇头道:“但愿如此吧。”

    很快车进了燕市,在经过了两家医院后,周大师坐不住了,问道:“青云,就近找家医院先帮年华看看吧。”

    展青云低声道:“周大师,刚才年华告诉我说,不要上医院,不要看她体表这么严重,其实她也算是因祸得福。”

    既然年华这么说,周大师这才勉强住声,他现在更加知道自己徒弟的本事了,她自己既然都这么说,应该是没有问题了,而且展青云也没有必要说撒谎。

    到了酒店,展青云从附近的店里买来一床被子,将年华裹在里面带到了她的房间,把她轻轻的放到床上,放好后不经意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一块玉符,展青云知道这是年华总是带着的那块。

    周大师四人也走了进来,他看到展青云手上拿着的那块玉符哽咽道:“这是年华从来不离身的玉符,当时她肯定知道自己肯定会出事,怕把它弄坏这才放到这里的。”

    听了这句话,隐在暗处又难过又伤心的袁天玄这才知道为什么,临走的时候要把玉符摘下来,这是早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展青云拿出一包棉签拿出一根往年华的嘴唇上沾点水,湿润她干枯的嘴唇。

    这么一擦不要紧,展青云发现整个已经成了焦炭一半的嘴唇竟然掉了吓了,就算是胆大包天的展青云都给吓坏了。

    还是田抱朴毕竟冷静一点点,他一直盯着年华,他相信这个小丫头肯定不会这么容易就会被老天爷收走的。

    是他当嘴唇掉了之后,发现下面竟然还有粉嘟嘟的一层,立时大叫道:“不要慌,不要慌,我看年华的嘴唇好像长出新的来了。”

    其他人认真望去,发现田抱朴说的是真的,展青云的心里激动起来,他看向已经露出骨头的手指。

    其他人跟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就见那苍白的骨头慢慢的被一层肉芽包裹住,虽然很缓慢,但是肉眼能够看见,他们相信,全部长好也是时间的问题了。

    这个时候所有人的心这才落了地。

    周大师是喜极而泣,展青云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捂着脸,可疑的液体从手指缝里滴答到地面上,滴答滴答。

    宋史预田抱朴还有沈玄刚也露出了笑容,沈玄刚走到周大师跟前安慰道:“行了,这次你算是赚到了,你看看你,现在也就像四十多岁的人,白白转了二十的青春,知足吧你。”

    周大师苦笑着,没有说话。

    田抱朴跟其他两人耳语几句,三人直接发了个誓,周大师都没有反应过来。

    内容就是不会将今天看到的事情说出去。

    周大师拍拍他们的肩膀,“谢谢了。”除了谢谢,他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奇门中人的誓言就是真正的誓言,发出去的誓言是不能反悔的。

    接下来的时间,展青云让他们出去休息,他自己陪在年华身边,盯着她,就算年华整个人变成了黑炭,他还是看的非常的认真。

    并且他下了一个决定,他要更加的强大,这样才能保护自己的爱人。

    原来他在那把魔刀的刀柄里发现了一本绢书,上面是一部魔门的至高功法,《圣魔**》。

    这部功法能够让人迅速的从一个不入流的高手进入到一流高手的境地,但是在达到一流高手巅峰高手之前,每天子时都会痛苦万分,如同万蚁噬心,让人生不如死。

    而且就算能够挨过这种痛苦,还要警惕天魔的,因为在初次修行的时候,就会引来一头天魔,在自己强大的时候,这头天魔也强大,而且到了一流高手的巅峰高手的那一刻,天魔就会对宿主发动猛烈的攻击,宿主和天魔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宿主胜利的话,不会在遭受那种痛苦,以后进阶到先天也会容易一些。

    而如果宿主失败,天魔胜利的话,那么就会天下大乱,每次天魔出世,华夏大地就会成为一个炼狱。

    展青云本来是不打算用的,万一被天魔夺舍,生灵涂炭啊。

    可是现在被年华这么一刺激,展青云发现如果自己再这么下去,自己会后悔死的。

    不管怎么样,拼了!

    这一刻展青云身上的煞气逼得出来溜达兼看看年华的袁天玄一下子猫进了玉符里。

    拍拍自己的胸脯暗道:自己这个小主人从那里找来这么一个煞星,可吓死我了。

    年华晕倒之后,整个人的精神都进入到体内,她亲眼看到被自己收回来的先天之气快速的恢复了自己破裂的经脉,不但修复了,还拓宽了,比以前有弹性了,可是随后发生的事,差点让年华骂娘。

    原来她不仅把先天之气收回来了,还将那丝紫雷也带了回来。先天之气在前面收拾残局,紫雷就在后面破坏。

    还好年华已经对这种痛苦没有什么感觉了,就那么默默的看着,修复,破坏,再修复的往复循环。

    记在这个时候,年华突然感觉自己好像被抱了起来,挣扎的恢复了一丝意识,只来得及告诉展青云自己没事,不要送自己上医院就又回来了。

    就这样来回反复来回反复后,那丝紫雷竟然缓缓减少,如果不是年华仔细都看不出来,竟然有一部分被年华的身体给吸收了!

    这可怎么办啊,年华有点担心,可是很快她就知道自己是因祸得福了,吸收了紫雷的身体,竟然缓慢的开始恢复,裸露出的骨头变得玉白色还带着一丝紫色,缺损的肉也开始缓慢声张,焦炭般的皮肤下,飞快长出一层新的皮肤。

    不过头发就惨了点,竟然成了一个大光头,年华赶紧过去看看脑袋,当看到皮囊完好无损,里面的那一点点的头发非常的坚韧乌亮后放了心。

    放松了心情的年华,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她实在是太困了。

    第二天一大早,睡在年华床边地板上的展青云醒了过来,激灵一下子,“坏了,我怎么睡着了!”赶紧去看床上的爱人。

    惊喜的发现,年华竟然也睁开了眼睛。

    “天啊,你终于醒了,你可吓死我了。”展青云一把拉住年华的黑炭手,喜极而泣。

    年华伸手想要擦擦他的眼泪,看到自己的手的时候,囧了!

    赶紧把那只手也抢了回来,将两只手上的外壳去掉,在展青云的炙热的眼光中,露出两双嫩白的双手露了出来。

    这双手不像女生的那么单薄,不像男生那样骨节明显,手指纤长漂亮极了非常适合弹钢琴。

    年华坐了起来,腰部跟肚子上的黑壳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衣服也没有了,只露出莹白柔韧的腰肢,看的展青云不由自主咽了口口水。

    年华翻了个白眼,将展青云轰了出去,自己一个人到了浴室将自己全身上下所有的这些东西全部揭下来,扔掉。

    最后镜子里出现了一个皮肤娇嫩如初生的婴儿,个子高挑身材匀称的美丽女孩,只有一处不太协调,是个光头,竟然没有头发,年华撅撅嘴,惋惜的摇摇头。

    比了比镜子,年华发现自己竟然又长高了两公分,达到了一米七五的高度,天啊,这是打算逼着我去做模特么,不过,我喜欢。

    从旁边拿起酒店准备好的浴衣,直接拿了男式的,她现在穿女式的可遮不住什么。

    回到房间里,年华将门打开,展青云赶紧进去,生怕某个人又把自己关在外面。

    直勾勾的看着对面的坏孩子,确认她真的是没事了,一直紧绷的情绪这才释放出来,一把抱住年华叹道:“你可吓死我了。”

    年华从他的眼泪里知道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感情,她轻轻的在他耳边轻喃:“对不起,青云,我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做了。对不起,对不起,吓到你了。”

    好半天,展青云才放开了年华,擦擦眼泪,恢复情绪后,这才道:“我去帮你买些衣服,你等着我。”

    展青云看了年华的衣服,都是脏的,前几天年华连吃饭睡觉的功夫都省下了,那还来得及去洗衣服啊。

    手拉着门把手的时候,突然回头,说了一句话,拉开门就跑了。

    年华在后面哭笑不得,他说:“你光头的样子实在是太性感了。”

    出了年华的房门,就被四只熊猫逮住,展青云嘴角扬起笑道:“各位前辈放心吧,年华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您几位就放心吧。”

    周大师的心这才落了下来。

    展青云看这几个老头想进去,赶紧拦住他们,“四位前辈还请稍后片刻,我先帮年华去买衣服。”

    想起年华的衣服都成渣渣的几个小老头赶紧点头,昨天因为年华上下成了一块黑炭了,哪里还能看出男女来,他们才没有顾忌,现在可不能这么鲁莽了。

    展青云不过半个小时就回来了,内衣内裤袜子鞋什么的是应有尽有,为了满足他的心理,竟然还买了两套情侣装,不过很可惜女生的那套都太小了,年华穿不进去,他干脆全部买了男式的。

    年华也没看,递给她什么衣服,她就穿什么,等她穿好出来的时候,发现在外面等着他的展青云竟然穿着一样的衣服。

    都是同款的蓝色套头毛衣,黑色的牛仔裤,不过是外面穿着的棉马甲颜色不一样罢了,她的是白色的,展青云的是黑色的。

    连鞋子都一样,都是短款的靴子。

    再加上年华现在是个大光头,个子高挑,衣服宽松看不出身材,竟然怎么看怎么都是一个帅气逼人的超级小帅哥。

    不过当周大师看到年华的时候傻眼了,半天才认出这是自己的小徒弟,磕磕巴巴的道,“你,你的头发呢?”

    年华摸了摸自己的光头,自我感觉还挺好的,“噢,都焦了,水一冲就全掉了。”说着在周大师面前转了一个圈,美滋滋的道:“师傅你看我这个样子好看么?”

    周大师都无语了,半天才道:“你还是去买顶假发带吧。”

    年华点头称是,就算她不说,她也打算去买的,光头,现在行,等到了学校,可就不行了。

    跟几位前辈打过招呼,年华干脆拽着展青云出去逛街,她也算是在鬼门关又走了一次,性情更加的开阔了。

    展青云赶紧将手里拿着的一顶帽子戴在他的头上,遮住她的大光头。

    两人行走在燕市最繁华的街道上,回头率是百分之百。

    展青云平时其实并不是太过冰冷,他只是太过严肃认真罢了,因此看起来冷冰冰的,说实在的他老弟展青峰才算是冷冰冰。

    可是他那强大的气势严肃的表情,平时让人望而生畏,根本没有人敢直视他,虽然知道他长得好,但是不知道他长得是相当的好啊,平时严肃温柔起来却是无比的迷人。

    而站在他身边的年华则是另一种帅气,成熟的气质加上青涩俊美的脸庞,有种神秘的感觉,无比的吸引人。

    两个无比出色的年轻人并排行走,更是魅力加倍。

    两人的目的非常明确,直奔卖假发的地方。

    当展青云帮年华将帽子摘下去的时候,店里的两个店员都愣住了,心里有点可惜,这么帅竟然剃了个光头。

    展青云帮着年华选,年华就负责试戴,才带第一顶假发开始,那两个也就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双眼冒光,有头发的后实在是太帅了,跟电视上的那个**oss好像啊。

    最后展青云帮年华选了三顶,两顶短发,一顶长发,没有选用真发,年华有点膈应其他人的头发,而选的是现在的一种昂贵的仿真头发,发质就跟真的一样,油亮光滑非常的漂亮。

    买回去后,展青云还非常的不满意,拿出一把剪刀将其中一顶稍长的修剪修剪,当年华重新戴上的时候,眼前一亮。

    “诶?你怎么会剪发的呀,手艺还挺不错呀!”年华照着镜子左看右看,满意的不得了。

    展青云又帮年华修剪了几剪子,“我曾经有一个任务,需要我在一个美发店潜伏,在那里呆了一个星期,学了点。”

    ------题外话------

    哈哈,今天万更,谢谢大家支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