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回京
    年华转过身凝视着这个一脸严肃,拿着剪子修剪另一顶假发的展青云,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副场景,顶着一头洗剪吹,对顾客谄媚的笑着,嘴了说着:“欢迎光临!”

    “……”年华被自己的想象给雷到了,使劲摇晃着脑袋,想要将那个画面给摇晃出去,可是那个场景竟然越来越清晰。

    “呃!”年华被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大脑袋吓了一跳,左眼看到的是洗剪吹展青云,右眼看到的是严肃展青云,巨大的反差让她忘记了反应,就那么呆呆的看着展青云。

    展青云皱皱眉,不由自主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自己哪里不太对劲么?

    就在这个时候,对面的女友爆发出狂笑!

    看着展青云疑惑的眼神,年华更是忍不住了,捂着嘴,眼泪都笑出来了。

    展青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年华慢慢的控制住自己,断断续续解释道:“我是在想到当初你在那个美发店卧底的时候的样子。”

    展青云:“……”

    不搭理那个突然发疯的家伙,展青云拿起剪刀继续修剪。

    年华凑到他身边,看着他的动作,越看越觉得,看展青云剪发是个享受。

    “你的手艺是真的不错啊!”年华叹道,伸手敲了敲那个假人的头,“我说你非要买个假人干什么啊,原来是早就有预谋了啊!”

    展青云将三顶假发一一修剪成型,甚至每一顶都跟现在的流行的大有区别,但是却绝对适合年华。

    年华就在一旁看着展青云修剪假发,展青云在那里认真工作,两人间或对视一样,气氛分外的温馨。

    门外,周大师刚想要敲门,想了想还是算了,还是让他们小两口在一起待着吧,自己还是不要凑热闹了。

    周大师回到他的房间,其他三位也都在,田抱朴听到门声,招呼周大师赶紧过来:“老周,你看看这个,赶紧的。”

    周大师也好奇他们在看什么,进去坐下后,抬头就看到他们看得是本地的新闻节目。

    现在电视上显示的竟然就是昨天他们去的那个地方。

    画面上是在直升机上拍摄的,一个几乎有方圆一公里的地方全部成了天坑,主持人介绍道:“原本这里是一个小山坳,昨天晚上七点半左右,燕市的居民听到轰隆的巨响,在附近居住的人们也感受到一阵剧烈的震动,以为是地震了。可是我们采访当时正在山上的几名驴友,他们说看到了一道巨大的紫色闪电从天而降,降落的地方就是在这个方位。”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不是被紫色闪电劈成这样的,但是已经确定这个深坑决定不是人为的。经过探测,最深处达到一百三十一米。……”

    看着这条新闻,四个人都傻了,他们虽然是昨天的当事人,可是具体是怎么回事他们也不知道,就算是亲身体会的周大师,当时已经疼的迷迷糊糊了,根本就不知道身在何处,等他清醒过来后,又担心年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情况。

    宋史预张大着嘴,半天才合上,舔舔干涩的嘴唇,说出了一句话,让田抱朴跟沈玄刚万分赞同。

    宋史预道:“天啊,老周求抱大腿啊!”

    周大师本来心里还挺难受,听完他这句话后,那是哭笑不得,“你这是什么话?”

    田抱朴说话了,“我说老周,你就不要在这里装相了,我都能够看出你那颗雀跃激动的心了。你说你,就是一个小糟老头子,怎么运气这么好找了这么一个好徒弟啊!”说道最后那话里都泛着酸水。

    一直认真看着的沈玄刚开口道:“这个孩子胆大包天啊,如果她的速度慢点,直接就被落雷给轰成灰灰了。”

    最后是三个人用那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看着周大师。

    而本来应该无比开心的周大师则是心怀愧疚:“你们就不要在这里说这些了,虽然你们没有看到现场,看她后来的样子也知道,如果不是她运气好点,这次早就死了,整个人都成了焦炭了,都没有个人样了。”

    听周大师说这些话,三个人都沉默了,他们当然看到当时年华的样子了,没有哪个人认为年华还有救,又想到如果自己出现老周这样的事,如果自己的徒弟孩子们,要经历这种九死一生的炼狱般的痛苦来救自己,他们都不会同意的。

    由己及人,三位大师拍了拍周大师的肩膀,劝道:“行了,现在年华也平安回来了,你看她现在的样子也算是因祸得福,就不要在自责自己了,要不然被年华看到,她肯定不舒服。”

    周大师推开宋史预的手,瞥了他一眼,“你放心,既然我这条命被救回来了,那我就会好好的活着,开开心心的活着,这是年华最愿意看到的,你还以为我会寻死觅活啊!”

    宋史预讪笑道:“怎么会呢,我可没有这么想过。”

    ……

    年华看着看着就开始打瞌睡,虽然她表面看着已经好了,其实体内只是好了一小半,今天上午出去已经消耗了她大半的精力了。

    展青云将睡着的年华放到床里面,他自己躺在外面侧着身子看着她,手指划过她的眉毛,眼睛,鼻子,最后落到嘴唇上,轻轻的将自己的嘴唇印在她的唇上,感受着那柔软甜蜜的温柔。

    好半天才松开,然后将年华搂在怀里,共同进入梦想。

    当年华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已经全黑了。

    “你醒了!”

    年华抬头发现展青云就坐在床头,手里拿着年华的平板不知道在干什么?

    自己竟然没有感应到,看起来自己这次受了重伤连警惕性也下降了,她忽略了她根本就没有警惕过展青云好不好。

    躺在床上没有起来,年华闭上眼睛查看自己的体内怎么样了,惊喜的发现,整个经脉都被修复好了,跟现在的相比,之前的就是个渣,更让她惊喜的是,丹田里的先天之气竟然以几何的方式增加,几乎达到了一小半,而且没运行一次功法,增加的不仅仅只有真气,竟然还有一丝丝的先天之气。

    这预示着什么?这预示着,年华迈过了一流高手跟顶尖高手的界限,进入了顶尖高手的境界。

    天啊,从古到今多少的一流高手费劲一生都没有摸到顶尖高手的门槛,现今社会,也只有两位顶级高手,一位是少林掌门,另一位就是武当掌门。

    当然了这两位掌门当然不是明面上的那两位,那两位是外门掌门,与此同时还有内门掌门。

    普通群众知道的只是外门,内门只有那些武林中人才知道。

    “你这么了这么高兴?”展青云一眼就从年华的脸上看到她的欣喜若狂。

    年华眨眨眼,扑到展青云的怀里,“青云,我体内的伤就要好全了,我当然高兴了。”

    展青云没有怀疑其他,也为她高兴。

    而埋在展青云怀里的年华则是吐吐舌头,真是对不起了青云,我可不是故意瞒着你的,年华当然知道展青云为帮不上自己而自责,知道如果把自己进入顶级高手的事情告诉他的话,他肯定会更加的逼迫自己。

    可是年华不知道的是,展青云已经选择了一个前方布满荆棘的道路。

    年华从展青云怀里起来,侧身看到屏幕上的东西,发现自己的屏幕上多些东西。

    “这是什么啊?”年华指着一个图标问道。

    展青云解释道:“这是我做的一个防火墙,你先用着,我以前从来没有做过平板的防火墙,等我没事了帮你好好做一个。”

    年华哦了一声,等展青云出去帮她买饭的时候,给郝卓打了个电话。

    “嘿,BOSS,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啊?不是说你出去旅游了么,那肯定在跟姐夫在一起了。”

    年华笑骂几句,然后道:“你帮我个忙,攻击下我的平板,看看我这平板电脑的防火墙怎么样。”

    “不是吧!”郝卓嚎叫道:“BOSS,你竟然让我攻击一个小小的平板,也实在是大材小用了。”

    年华命令道:“我管你大材小用还是小材大用,你麻利的,知道么?而且必须是你,一会儿给我电话,我告诉我效果怎么样!”

    挂掉手机,年华就使劲的盯着平板电脑,不一会儿,就看到平板电脑上自己什么都没动,自己就动了。

    展青云帮年华弄得那个防火墙自己打开,形成一个小屏幕的样子,里面显示着古时两军交战的样子,红蓝双方,红方携带十万大军想要攻克城市,而蓝方则是守城方,各种攻防手段是层出不穷,最后十万大军是溃败而逃。

    年华是看的津津有味,红蓝的将领还有士兵们都是卡通形象,设计的非常可爱,各种攻防器械也是惟妙惟肖的,双方将领嘴里竟然还经常冒出几句俏皮话什么的。

    当结束的时候年华竟然还有点意犹未尽。

    这个时候,年华的手机响了,一看是郝卓,还没等年华说话,就听郝卓叽里呱啦的问个不停。

    “BOSS,谁帮你设计的呀?实在是太厉害的!你从哪里找来的这样的高手高手高高手啊?您一定要让我跟他联系一下,我实在是太崇拜他了,诶,BOSS,BOSS,不要挂电话。”听着对面的嘟嘟声,郝卓跌坐在椅子上,他好像知道那个防火墙是谁做的,实在是太厉害了。

    年华直接挂了卓越的电话,无意识的看着电脑屏幕,她发现自己好像了解展青云了解的很少,她只知道他会开车,会开飞机,是兵王中的兵王,是个好男人,其他的都不了解,还是今天才知道他会剪发,会电脑。

    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喜欢穿什么,喜欢听什么歌,年华突然领悟自己是不是对展青云太过忽略了。

    而展青云虽然跟自己在一起的时间也不长,可是他知道自己喜欢吃什么,喜欢穿什么,对什么比较有兴趣。

    年华难得的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在跟展青云这场恋爱中付出的不太多,年华下定决心,自己以后一定要对展青云好点。

    嗯!年华认真的点头。

    过了一会儿,展青云回来了,带来的都是年华喜欢吃的饭。

    两人就在屋子里吃了起来,吃到一半年华才想起一件事,“青云,师父他们吃什么啊?”

    展青云帮年华夹了块红烧肉,“你放心,我安排他们在下面的餐厅的包间里吃饭,刚才我过去看的时候,他们老哥四个已经喝上了。”

    年华越看展青云越好看,噗的一声亲了他一下。

    展青云挂着一脸的油无奈地摇摇头。

    怕年华的身体受不住,展青云还有周大师又让年华燕市休息了一天,年华反抗不得,只能星期二再走。

    终于到了星期二,跟他们同行得还有田抱朴三人,理由是四个老朋友好久不见了,要多在一起呆几天。

    年华也没有说什么,反而琢磨等回了京城,把那个大一些的四合院收拾收拾,让这四位老人家去那里住,虽然离着自己的学习远一点,可是那里地方大,他们愿意怎么活动就怎么活动。

    跟周大师把意思一说,周大师非常的赞同。

    回了京城,年华干脆没有去上学,先帮他们把家具什么的都买上,听说宋史预跟田抱朴会开车,年华本来想帮他们提一个奥迪,可是被他们给拒绝了。

    转眼展青云帮他们弄来了好几辆自行车,这个自行车可不是那种普通材质的,而是用的最优质的钢材,就算在玻璃钉子上骑过去,轱辘多不会被戳破,而且一年打一次气就行,骑得时候非常的轻松。

    周大师见到的时候就喜欢上了,现在首都的交通实在是太过拥堵了,汽车还不如自行车,而且这自行车一看就知道是特制的。

    周大师、宋史预、田抱朴还有沈玄刚一人一辆,当然也少不了年华的,展青云自己也弄了辆。

    当天年华就骑着自己的自行车回了宿舍,年华惊喜的发现如果在空旷的地方,自己发力的话,这自行车运行速度能够达到六十迈。

    到了宿舍前面停车子的地方,年华用上了展青云给她的锁头,智能锁,其他万能钥匙开不开。

    等年华回到宿舍的时候,迎接她的是,程莲的怒目而视。

    “呃,你这是干什么啊?”年华眨眨眼,自己这些天都没有在宿舍也没有惹到她啊,突然她想了什么来,自己好像大概也许从教室跑了之后就没有回来过了,好像大概也许跑的原因就是程莲要让自己参加社团活动,没有办法只能在那里嘿嘿傻笑。

    程莲哼了一声,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年华的鼻子,就跟个茶壶一样,“你这个家伙,一跑就没影了,当我是老虎啊!”

    年华马上两个手指指天对天发誓,“老大,我觉对没有这种想法,在我心里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心底最善良的……母老虎。”

    程莲听了前面的话还挺高兴的,谁承想这丫头竟然在后面又加了几个字吗,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挽起袖子就朝着年华冲了过去。

    在跟姐妹的玩闹中,年华从来都不使用超过她们承受能力的力气,那样还有什么意思啊。

    而看到这一幕,李碧跟屈绯红对视一眼,从床上跳了下来,大叫着冲到两人身前,“老大,我们两个来帮你了。”

    说完两个人扑到年华身上,拉胳膊的拉胳膊,抱腿的抱腿。

    玩闹一番,年华举起双手投降,“不行了,不行了。我投降,我投降了。”

    李碧抱着她的腿坐在地上,厉声问道:“你服不服?”

    “服了服了。”年华从来都是识时务的人。

    看年华的认错态度良好,其他人决定放过她,纷纷从她身上起来。

    年华揉着腰也坐了起来,要是昨天那种情况,她可搁不住啊。

    屈绯红细心,发现年华的头发不太对劲,年华带的是那顶长发的假发,在玩脑中有点偏了,“我说,年华你头发怎么了?”

    “嘿嘿。”年华没打算隐瞒她们,唰的一声将假发就摘了下来。

    “啊!”程莲李碧屈绯红一个不拉全都尖叫起来,看着眼前这个大光头,三个姐姐是承受不能啊。

    年华手里拿着假发,也不带上,就坐在那里等候她们恢复理智。

    还好新世纪的女孩子们的心理素质那是相当的好,很快就恢复过来。

    李碧第一个上前,一屁股坐在年华对面,伸手在年华的脑袋上摸了摸,惊奇的发现手感还不错,笑道:“诶诶,摸着好舒服啊,真光滑啊。”

    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看李碧那陶醉的表情,程莲屈绯红的心都跟着痒痒的,扑过去就要摸一摸。

    年华强忍着不适让她们都摸了一下,后来发现这三个人是不能惯的,越惯越坏,摸一下不行,竟然还想抱在怀里敞开摸。

    年华暗道如果我是一个男人,有这样的待遇那是巴不得呢,可是大姐我是女的,不要啊!

    坚定的从这三个臭女人,六只手里面将自己脑袋拔了出来。

    程莲只感觉自己手一空,眼前一花,人没了,再看人家已经到了床上了。

    好几天没上课,落下的课虽然不打算补,笔迹还是要记的,听师哥师姐们说,等到期末的时候,老师会一个个的查笔记,他们认为上课有没有认真听讲在笔记上明显能够看出来。

    年华可不希望到时候临时抱佛脚,再说了离着期末也不远了,现在已经十一月了,也就还有二三个星期的时间了。

    要过宿舍记笔记最认真的程莲的笔记本,在答应了程莲下次社团活动一定会参加后,顺利的拿到手了。

    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将所有的笔记全部誊抄清楚,年华松了一口气,她不光是抄这次的,连之前差得也都补上了。

    李碧在一边看着都看花了眼,从来没有见过写字这么快,笔记还不凌乱的,不得不说一声佩服啊。

    伤势还没有太过完好的年华,决定好好养伤,每天好好上课,下课的时候或者去陪陪爷爷奶奶,或者去陪陪师父,再或者去陪陪某个男人。

    这天下课后,年华刚要离开,就看到程莲挡在自己面前,恶狠狠的盯着自己。

    年华眨眨眼,不知道自己又怎么招她惹她了,“我又怎么了?”

    程莲冷哼一声,“你是不是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什么日子,年华翻着眼珠想了半天,这才想起来,今天也是社团活动的日子,不过年华一直没有怎么参加,早就忘到脑后了。

    “我当然知道了,今天是社团活动的日子吗,我当然没有忘记,我这不是没有跑么。”

    听了年华的话,程莲的脸色好了不少,程莲实在是被她的累累前科吓得不轻,以为她又要跑了。

    年华跟在程莲的后面又踏入了这个让她无比头痛的地方,实在是被那堆衣服给吓到了。

    程莲经常回头看看回头看看的,生怕自己一步回头,某个人就又跑掉了,之前就曾经发生过,虽然年华这次非常肯定一定以及确定,这次自己肯定不会跑了,可是程莲还是有点不放心。

    当程莲带着年华出现在所有的社员的面前的时候,所有的人的眼睛全部盯在年华的身上。

    尤其是团长丁泉,立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冲到年华的身前,目光烁烁的盯着年华。

    年华被他看的有点心虚了,本来自己进去这个社团是应该按时参加社团活动的,可是自己却屡屡逃跑。

    可是丁泉下一个动作却让年华HOLD不住了,就见丁泉大喝一声,“赵凯赶紧关门,王雪将咱们给年华制作的所有衣服都拿出来。”

    年华站在当中看着丁泉一声令下,挡门的挡门,取衣服的取衣服,所有人都行动起来,就连站在年华身边的程莲也不例外,最后站在场上的人只剩下两个人,一个是年华,而另一个则是抱着手臂看着她的丁泉了。

    年华跟他对视一会,对他笑了笑,找个地方坐下,掏出手机玩起了手机游戏。

    而丁泉一开始愣了,后来那叫一个生气啊,你翘了这么多次的社团活动,这次回来竟然一点愧疚都没有,实在是太。过。分了!

    年华当然能够感受到丁泉身上的怒火,不过她并不在意,要不是因为程莲的关系,她也不会加入,要不是因为程莲她早就退出了。

    很快年华的前面的桌子上就堆了一堆的衣服,年华翻了翻,除了上次剩下的,大多数都是新衣服,这是他们又做了?实在是太执着了。

    年华摇摇头,抬头对丁泉笑着说道:“丁泉社长,翘社团活动是我的不对,以后只要时间我一定按时参加,这次还是不要让他们拿了,再拿我也穿不了,还有下次呢。”

    丁泉则是哼了一声:“我是社长,我说了算,你翘这么多次的社团社团,我还没有说什么呢,你倒是来劲了。是你是社长,还是我是社长!”说着大声道:“把所有的衣服都拿过来,快点。”

    年华的脸一下子就沉了起来,自己虽然是不对的那一方,可是自己都说了自己不对了,竟然还这么不依不饶的。

    程莲刚好经过,一听丁泉这么强横霸道的话,就知道坏了,虽然刚刚跟年华住了两三个月,但是也算是有点了解,年华对人是非常的温柔好说话,但是也是分人的,像她们宿舍里的姐妹们当然没有问题。

    而对待外人年华虽然也是彬彬有礼,可是如果越过她的底线的话,那可是好说话的。

    程莲赶紧上前站在两人的中间,使劲给年华使眼色,年华看着程莲的面子上没有说话。

    丁泉看年华拉下脸子,心里就愤怒了,程莲一把把丁泉拉到一边,皱眉道:“社长,你发什么疯啊,我好不容易把年华给你带过来,你是打算把她给气走么?”

    “她一点都不尊重这个我这个社长。”丁泉冷着脸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

    程莲翻了个白眼,无奈道:“社长你是小孩子么?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年华本来就不想参加这个社团,不过参加后出了有事也是按时来参加活动的,要不是你一下子让她换那么多衣服,要求还那么苛刻的话,她哪里会跑啊!”

    丁泉看着眼前这个差点就指着自己鼻子说,是自己错得程莲,想了想好像的确是这样。

    程莲暗自道:程莲你说的实在是太好了。脸上却是还是那么的严肃,“再说了,你不要把年华当成是垂涎你的美貌而加入的花痴女,你对她客气点。”

    看到丁泉那么不屑一顾的表情,程莲决定还是实话实说,不要等年华实在看他不顺眼后,给他一拳,那就有点不好了。

    “那什么,我要告诉你一件事,当初我们军训的时候,差点换教官你知道么?”程莲问道。

    丁泉想了想点了点头,“军训结束后,就被宣扬开了,我们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教官里面也有潜规则啊。”

    程莲道:“那你知不知道,那说的就是我们排?”

    丁泉道:“啊!”

    程莲道:“那你知不知道,最后不换教官是因为他被人给揍了?”

    丁泉道:“啊!啊!”

    程莲道:“那你知不知道,那个人就是年华啊?”

    丁泉道:“啊!啊?”瞪大的双眼说明其主人的震惊,他从来不知道年华竟然这么厉害。

    程莲恐吓他道:“你可不要以为我在恐吓你。”

    丁泉暗道,你就是在恐吓我。

    程莲继续恐吓道:“我告诉你,我跟她待在一个宿舍挺长时间了,当然知道她这个人的脾气不是太好,如果被你激怒的话。”程莲摇摇头,上下打量着他。

    “你看你全身上下还没有几两肉,还想跟人家别性子,大哥不要开这样的玩笑了。”这些话不是程莲说的,而是丁泉从她的眼睛里看出来的。

    丁泉知道程莲对他的感觉不一样,相信程莲不会对自己撒谎,听她这么一说只感觉道后脖颈子发凉。

    咽了口口水,丁泉转过头去。

    年华发现转过头来后,丁泉竟然对自己笑起来,虽然笑的有点僵硬。

    最后当天年华只试了五套,而且全程是程莲帮她换装,因此其他人都没看到年华那个光亮亮的大光头。

    当天年华就跟丁泉说了,她因为还有其他事情,以后的社团活动,可能会缺席,不过她已经承诺了,不管怎么样,平均每个星期肯定来一次。

    本来年华以为丁泉肯定是不会轻易答应的,谁承想丁泉竟然马上答应了,难道程莲的威胁就这么管用?

    回去的路上年华问程莲:“他就这么算了?”

    程莲噗嗤一声笑了:“你不知道,他其实特别害怕有暴力倾向的女人,听说他老姐就是这样的女孩子,他从小生活在她的雌威下。因此对这样女孩子挺怵的。我跟他说你有暴力倾向,他就害怕了。”

    年华挑了挑眉毛,“不是说他对那个徐胭脂非常的不客气么,听说这位胭脂学姐可是非常的刁蛮不讲理啊。”

    “呵呵,你不要小瞧他,虽然他胆子不大,但是也知道谁适合自己,谁跟他不合适,他当然不可能委屈自己了。”程莲非常的了解程莲。

    “啊~”年华凑到程莲面前,在她耳边轻声问道:“那……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啊?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呀?”

    “你,你胡说什么啊,我不跟你说了。”说完这句话,程莲看也不看年华,一溜烟跑了。

    而落到后面的年华则是摩擦着自己的下巴,眯着眼睛,恍然大悟,怪不得呢,不过还好,没有重色轻友,哼,算你识相。

    回到宿舍后,年华第一时间向程莲那里看过去,发现她早就躺在床上,侧着身子睡觉呢。不过听她那时重时轻的呼吸就知道她根本就是装睡呢。

    年华也没打算揭穿她,宿舍里的其他人还没有回来呢,她们同样去参加社团活动了。

    趁着这个时候,年华拿出周大师给她的笔记本,翻看起来。

    现在年华的手里一共有四本笔记,都是周大师的心血,虽然现在周大师劫数度过了,可是将这几本笔记也给了年华,年华现在闲暇时也不再看小说了,而是看这些笔记。

    这些笔记里不单单有枯燥的知识,还有不少真实案例,写的就跟悬疑片一样,引人入胜,她也是刚刚知道自己师父的文笔这么的棒。

    时间很快又到了参加社团活动的时候了,星期六,安排在了上午。

    年华没什么事就跟着去了,到那里其他的事情没有,就在那里穿衣服换衣服,三个小时换了三十套,年华换的头都晕了,最后找了个理由逃了。

    丁泉眼睁睁的看着年华夺路而逃,不知所措的看着程莲,程莲对他做了个无能为力的动作。

    丁泉后悔了,他知道自己在COS的时候非常的投入上瘾,可是没想到看人家换装也这么上瘾的,年华这个人不要看脾气不好,但是拌什么人像什么人,实在是太厉害了,虽然程莲已经嘱咐了他,但是他还是给忘了。

    现在只能希望年华看在程莲的份上不要揍自己。

    年华当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揍他,她都被他给打败了。算了算了!

    出来的时候年华把那身衣服也给穿了出来,还好不是那种奇装异服,只是一身从德国二战时期的军装得到灵感的休闲西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