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挑拨与震慑
    年华直接出了学校,跑到小四合院,将这身衣服脱下来,想换一身女孩子的衣服,才发现自己忘了那拿顶长发了,干脆拿出上次展青云帮他买的衣服。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衬衫加纯白毛衣,外面再穿了一件修身的黑色风衣,深蓝色的牛仔裤,在蹬着一双黑色小牛皮长靴。

    之前的时候眉毛都没了,在燕市的时候,还是展青云帮她画的,现在自己的眉毛也生长出来了,比之前更加的浓黑,形状也更加的好看了,也不需要修剪了,省事了。

    在她脸上长得最快的要数眼睫毛,忽闪忽闪的,年华觉得自己不但不需要修眉了,连买假睫毛跟睫毛膏的钱都省了。

    现在就剩下头发了,摘下头发,原本光秃秃亮闪闪的头皮,已经变成青皮西瓜了,不知道何时才能还我一头黑发啊。

    于此同时或许是经过了紫雷阀体,现在的年华皮肤上时一点杂都没有了,就跟剥了皮的鸡蛋一样光滑,没想到紫雷竟然还有这样的效果,不过想起自己受的罪,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年华摇摇头,不去想了。

    将假发戴好,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真是越看越有味道啊,年华左看右看,最后摆了个PoSS,这可真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貌比潘安啊,年华是把所有的好词都给自己整上了。

    反正今天是星期六,她已经不打算回宿舍了,干脆就在这里住的了,不过,听着咕噜咕噜的肚子叫声,年华决定还是出去吃点东西吧。

    去那里呢,对了干脆问问展青云有没有时间啊,出去过过二人世界也不错啊。

    掏出手机吧拨了过去。

    ……

    邹红波今年这一年过的不错,公婆慈祥,老公爱护,两个儿子有出息,大儿子也从那个危险的地方回来了,以后前途不用说都是不可限量的。

    本来从小老大就对女孩子不感兴趣,以前以为是年纪有点小所以没有开窍呢,也就不太担心,可是当他成年之后,竟然还是不喜欢女孩子,这就让她心里咯噔一声。

    跟青云年纪差不多的孩子们,大多都已经谈过恋爱了,可是青云回来后,除了跟自己,跟他婶子,还有妹妹青雪说笑两声,看到其他女孩,脸马上就拉拉下来。难道是工作太忙了?

    从那以后只要展青云回来,她就会邀请一些优秀的女孩子回家做客,经过一段时间后,开始担心起来,自己这个儿子竟然对所有的女孩一样的态度,就是漠视,就连最出色的那个杜雨黛也一样,虽然没有表现出来,可是自己是当妈的,那里看不出他的厌恶。

    天啊,那是邹红波是真的吓到了,难道自己儿子是同性恋?

    那段时间就是她的黑暗日子,没办法伤心过后,她就开始查找一切资料,希望能够让自己的儿子恢复过来。

    不过让她失望的是,根本没有办法,她感觉掉到了地狱里。

    后来经过看这样那样的资料,她慢慢的开始接受了这个事实,知道同性恋并不是一种病,觉得应该尊重孩子的性取向。

    可是没想到她刚刚做好了心理准备,展青云把女朋友就带回家来了,什么叫做惊喜过旺,什么叫做喜极而泣,她都知道是什么滋味了。

    虽然她已经想开了,可是谁不希望自己的儿媳妇是个女孩子啊。

    更让她想不到的是,这个女孩子竟然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更让她觉得这是上天注定的缘分啊。

    而且这个女孩子那是绝对的优秀,就连从来都不夸人的展老爷子都竖了大拇指,她就更没有可挑剔的了,展老爷子的眼光那是一顶一的好。

    孩子也孝顺,对自己一家子那是没的说。

    展家跟其他人家不一样,展家都是自由恋爱的,邹红波跟展中将就是自由恋爱,要不然以邹家的家世那里配得上展家,因此她也不太看重年华的家世。

    不过前些日子知道了,年华的父亲竟然是年老失散多年的小儿子,年家可也是数得着的世家啊,真是锦上添花啊。

    可是这几天她有了烦恼,她一个老同学的女儿从国外回来了,老同学王晶晶带着她女儿就跟自己吃了顿饭,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你看你儿子虽然优秀但是毕竟有点缺陷,可是我女儿更是不错,你儿子娶我闺女那是你们赚了。

    大致意思是这样,不过说的可就比这个更加的难听了,就差说,反正你儿子也是个同性恋了,好不容易我们不嫌弃你,你们展家还不马上奉上多多的彩礼,八抬大轿把我闺女娶进家门,一家人好好的伺候着。

    邹红波是好涵养,才没有当场掀桌子,可是脸色也不好看,使劲将气压了下去,借口还有事走了。

    从那以后王晶晶打来的电话,她是不接的,就算知道王晶晶是个大嘴巴,被自己这样还不知道怎么编排自己那也一样,如果展青云真找了杜雨黛,这个丈母娘一个就能把一家子给霍霍死。

    再加上她可是军区医院的主任医师,技术那是过硬的,加上年底生病的人非常的多,根本没有时间去理会其他,也没有时间去参加那些呆着没事闲得发慌的官太太们的聚会。

    后来王晶晶看邹红波是打定了主意不接自己电话,就在外面传的很难听,她知道邹红波爱惜羽毛,听到那样的话肯定会气愤不已,找自己理论,到时候凭借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到时候道个歉说是个误会,再将道理掰碎了将给她听,不愁她不上钩。

    谁承想就算这个样子,人家邹红波还是那么的镇定,一定回应的意思都没有。这下子她是没有办法了。

    不过她没有办法不要紧,她女儿有啊,当初就是王晶晶的女儿杜雨黛出的主意,不知道杜雨黛从哪里弄来一张照片,照片里就是展青云跟一个男人拥抱的相片,从相片里就能够看出两个人那叫一个亲密啊。

    照片上,显示两个人都穿着同色系的衣服,除了性别不对,其他的一切就跟情侣一个样子。

    而这张照片就是燕市的一个女孩子照得,贴到了网上,机缘巧合被杜雨黛看到,这个时候她才知道为什么从小到大展青云对自己都不理不睬的,原来是这个原因,可是让她放弃的话,她还不甘心。

    她虽然是因为学业问题去的国外,可是在国外这么多年,也交往了不少国外的贵族子弟富二代官二代什么的,可是最后算来算去,还是展青云好。

    如果成了展家的第三代的媳妇,自己不能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也差不多。而且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五年前的那个小黄毛丫头了,多少男人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杜雨黛深信原来的那个不解风情的展青云现在看到自己就算不是一见钟情,也会产生好感的,谁让男人都是视觉动物呢。

    可是当她回到国内后,展青云的冷漠让她震惊,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对自己一点兴趣都没有的男人。

    杜雨黛本来还以为展青云是装的,可是在跟他对视的那一刻,那冰冷的眼神让她的心拔凉拔凉的,他真的是对自己没有兴趣。

    可是她怎么甘心,杜雨黛咬牙切齿,在看到这个照片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展青云不喜欢自己有什么关系,自己要的是展家三代大夫人的位置,就算你展青云再牛,你也不可能让个男人当自己的妻子不是,再说了,展家的长辈也不会允许的。

    如果自己的计策成功,倒是再略施小计,怀上展青云的孩子,到时候,到时候,哈哈,杜雨黛做梦都能笑醒。

    不过这一切一切都是在自己能够见到邹红波,将证据摆在邹红波面前,才能够实现,可是现在人家早就厌烦自己老妈了。

    不过没关系,我还要其他的办法。杜雨黛冷笑一声,她不会让机会从自己的身上白白的流失的。

    星期六邹红波在家里休息,连续工作了十来天了,终于有休息的时候,根本不想出去,就想在躺在家里,好好休息休息,等到晚上的时候去展老爷子那里,一家人吃一顿团圆饭,正好让青云把年华也叫过来。

    还要好好谢谢她,上次帮忙从国外弄来的特效药非常的好用,院长那是相当的满意,这次正好有机会。

    邹红波打算的挺好,刚要给展青云打电话,嘿,电话自己就响了,一看是自己最好的姐妹天蓝给自己来电话了,说是邀请自己吃饭。

    邹红波一想,反正就自己一个在家,懒得做饭了,也好长时间没跟天蓝见面了,高高兴兴的就去了天蓝说的那家西餐厅。

    可是那股高兴劲在看到杜雨黛一副娇娇柔柔的坐在一边的时候,啪的一声消失了。

    可是天蓝并不知道邹红波不高兴,扬手叫来服务员,邹红波强忍着抑郁,点了一份蔬菜沙拉,这个比较快,她决定一会儿赶紧吃,吃完赶紧走。

    想好了后,邹红波对杜雨黛扯出一个笑容,然后转头问天蓝,“你怎么今天有时间叫我出来吃饭啊?”

    天蓝的性子非常的爽快,因此对其他人的情绪感知不是特别的敏感,根本没有看出邹红波心里不痛快,大大咧咧的说道:“这不是想你了么!咱们俩都好长时间都没有在一起吃饭了。”

    说着示意邹红波看看杜雨黛,然后跟邹红波眨眨眼,说笑道:“而且今天还有这么一位漂亮的小美人配咱们两个老婆子一起吃,你就知足吧。”这时她才想起来好像还没有跟邹红波介绍杜雨黛,赶紧就要补救。

    天蓝刚要介绍,就被邹红波给拒绝了,脸上挂着疏离的微笑,“你不用介绍了,我认识杜小姐。”

    杜雨黛听出邹红波的话里的冷淡,之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知道这是被自己老妈给惹恼了,连忙起身满怀歉意的道:“邹阿姨,真是对不起,您跟我妈妈是老同学,老朋友,您也知道我妈妈就是那样的脾气,说话不中听,您可千万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天蓝听完后这才知道邹红波跟杜雨黛竟然认识,那为什么杜雨黛非要让自己帮忙约邹红波啊,难道有什么事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想到这里天蓝皱了皱眉头,她跟杜雨黛有点拐着弯的亲戚关系,对杜雨黛这个长相漂亮的漂亮学习优异的小姑娘挺喜欢的,因此杜雨黛跟她一说,希望帮她跟邹红波引荐引荐,她也就同意了。

    天蓝当然见过邹红波的两个儿子,知道这两个孩子都是非常的优秀的,虽然算是最高级那一拨的太子党,但是身上一点纨绔气息都没有,是不可多得的好孩子。

    一听杜雨黛的话,天蓝就知道这个美丽的女孩子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啊,算算展家两兄弟的年龄,展青峰年纪比较小,那肯定是看重展青云了。

    作为从小看着展青云张大的阿姨,天蓝对展青云的终身大事也是挺关心的,这是自己没有女儿,如果有女儿的话,肯定早就占上了。她之前没有想到杜雨黛,可是现在被杜雨黛这么一提醒,觉得杜雨黛跟展青云也算是相配。

    杜雨黛虽然家世不行,虽然她父亲也在首都政府工作,是某个局的处长,可是跟展青云的家世那是没得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可是天蓝却是知道展家不兴政治婚姻那一套,家世对展家的儿媳来说不是必需品。

    如果真的展青云跟杜雨黛成了家,自己就是媒人啊,这以后展家还能不感激自己,肯定会提携家人的。

    所以说到底,她还是有些私心在里面的。

    再看邹红波的回应,让天蓝更是心里一咯噔。

    邹红波只是点点头,就让杜雨黛坐下了,什么话都没说。

    整个场面诡异的寂静起来。

    天蓝一看不行,赶紧跟邹红波聊起了天,重点是说自己的儿子,谈论这个比较保险。

    没想到说道什么杜雨黛都有本事插上嘴,整个过程邹红波只是简单的说几句,天蓝知道这是为了给自己的面子。

    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当然知道邹红波在生气或者不耐烦的时候,会用右手的食指去推鼻梁上的眼睛,动作越频繁说明她越生气越不耐烦,天蓝算着,虽然邹红波脸色挺平静的,可是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已经推了不下十次了。

    这说明邹红波其实特别的不耐烦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天蓝这个时候更加的悔恨,不应该听杜雨黛的话,给邹红波打电话的时候,不要说有她,说要给邹红波一个惊喜。

    我呸,是惊吓吧。

    有心把杜雨黛轰走,可是天蓝这个人非常的要面子,根本拉不下脸来,而邹红波对杜雨黛虽然没有耐性,可是人家是天蓝带来的,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她也不能说什么,只是希望赶紧吃饭,赶紧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她的沙拉上来了,谢天谢地,速度不慢,抬头想要对服务员说声谢谢,可是看过去的时候愣了一下。

    这个男生好眼熟啊,可是长得这么好,自己见过的话,不可能不记得啊。

    在邹红波愣神的时候,天蓝跟杜雨黛也看了过来。

    天蓝一看眼睛就要冒红心了,天啊,哪里来的形象极佳气质更好地花美男啊,实在是太帅了,就跟,跟现在那个电视里的姬无瑕好像啊!

    可是杜雨黛吓到了,差一点尖叫起来,这不就是电视里的那个姬无瑕么,当时电视剧热播的时候,那傲然的样子狂拦无数的粉丝。

    可是从哪里都找不到这个人到底是谁演的,而且这个人只在这个电视剧里面出现过,虽然志愿表里写了年宝肆这三个字,可是到现在都没有人知道年宝肆这个人是谁。

    在他的粉丝里还有公安系统的人,违反规定私自查了这三个字,却是一无所获,发到网上后,其他人才知道原来连名字都是假的。

    她也曾经有点失望,虽然不算他的粉丝,但是姬无瑕或许是无数少女心中的梦中情人,也包括她,当然了梦醒之后,她会变得更加现实。

    可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杜雨黛的手无意识的摸了摸口袋里的照片,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瞳孔随即放大。

    虽然只看到那个人的背面,可是杜雨黛却是鬼使神差的认为眼前的这个“姬无瑕”就跟陪在展青云身边的那个男人是同一个人。

    摸着照片,杜雨黛眼睛闪过一道厉光,自己这次来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让邹红波看看这张照片,让她知道自己儿子是个什么货色,而且天蓝也是一个证人,就算事后天蓝愤怒被利用,生气之余跟自己家断绝关心,也没有关系。

    可是现在这个人竟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了,杜雨黛有点措手不及。

    不过女人下定决心的时候比男人要果决,既然今天来的目的就是要将展青云同性恋的身份说给邹红波跟天蓝听。现在更好,连当事人都出现了,这不是天助我也了么!

    想到这里,杜雨黛就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看看邹红波,看看天蓝,然后再看看那位“姬无瑕”。

    很可惜人家三位根本没有注意到她,咬了咬银牙,杜雨黛知道自己不能再犹豫了,起身啪的一声将一张照片拍在桌子上。

    邹红波跟天蓝被这声响动,惊醒过来,看向杜雨黛。

    杜雨黛就跟变魔术一样,脸上恶狠狠的表情瞬间变得娇柔起来,眼圈都红了,嫣红的嘴唇张开又合上,大眼睛中也流露出一种想说又不敢说的意思。

    天蓝就看不上其他女人在那里扭扭捏捏的样子,再加上今天杜雨黛算是摆了自己一道,当然对她没好气了,冷声道:“有话赶紧说,不说就走。”

    杜雨黛气急,好不容易酝酿出的气氛,却被天蓝给破坏了,她以为天蓝对自己非常有好感的,可是她忘记了好感也是可以磨灭掉的。

    不过杜雨黛劝自己不要工愧于亏,强忍着不去甩袖子马上离开的念头,张嘴就要爆料,“我在网上找到这张照片,上面是……”

    “是我跟青云的合照啊!”杜雨黛没有说完,被人打断,可是也对方也补上了杜雨黛要说的话。

    说完这个人就把照片拿了起来,拿在手里仔细观看,边看还边笑着道:“一看就知道照相的人不专业,还是偷拍的,画面不清楚不说,竟然还是背面。”说完抬起头凝视着杜雨黛,“不知道这位小姐是从哪里找到的,能不能告诉我网址,我可要好好跟这个照相的人聊聊,她这算不算侵犯别人的**权呢!”说道最后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眼神如利剑般插入了杜雨黛的心脏。

    被“姬无瑕”的气势完全压制住了,就连呼吸都不能够了,慢慢的竟然有种将要窒息的恐惧感,一种我是不是就要死了的念头出现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而在邹红波跟天蓝那里并没被波及到,可是也能看杜雨黛原本漂亮的美人面差一点就成紫皮大茄子时。

    邹红波看看气势竟然的陌生人,又看看嗓子里发出嘎嘎声的杜雨黛,不知道如何是好,但是很快邹红波医者父母心让她放下了成见,劝道:“这位先生,你还是放了杜小姐吧,就算你们有什么不愉快,或者她侵犯了你的**,你们还是交由法院去解决,还是不要用这种手段,万一出个什么意外,你……不值当的。”

    邹红波也不敢上前,只是劝劝,她认为这么强势的人,不是那种别人说几句话,就会改变主意的恶人,可是没想到她的话音刚落下,对方就送了手。

    杜雨黛差一点就要死过去了,突然一股空气涌入她的肺里,接着将氧气输送到她的大脑,输送到心脏。

    慢慢的杜雨黛终于缓了过来,推开椅子夺路而逃,走到一半的时候腿一软跌倒在地,慌忙的爬了起来,继续跌跌撞撞的冲出去,她再也不要见到这个魔鬼了,永远都不。

    门外送餐过来的侍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虽然不知道那位漂亮的女孩子为什么突然离开,但是这不关他们的事,将食物放好后,退了出去。

    这次上的是,天蓝跟杜雨黛要的七分熟的牛肉,可是邹红波跟天蓝没有一个人开动的,直直的盯着眼前的这个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歹人,邹红波决定他很眼熟,而天蓝是觉得他好像“姬无瑕”,两人的心思虽然不同,可是结果却是一样的。

    好半天邹红波决定问问他,“你是……我怎么感觉看你挺熟悉的呀。”

    对面的人哈哈笑道,“您当然认识我了,您好好想想!”没有给出准确答案,但是肯定了他们的确是认识。

    邹红波在那里苦思冥想,而天蓝凑到来人身边,眼冒金星,问道:“你是不是姬无瑕?”

    来人没想到自己不过是演了一部电视剧,就有了粉丝,还是为妈妈级的粉丝,看她跟邹红波的关系不错,看面相人品不错虽然性格开朗,但不是存不住话的人,遂点点头,“没错,您猜对了,没想到阿姨你这么厉害啊。”

    天蓝当听到没错的时候,高兴坏了,可是当听到人家叫自己阿姨的时候整个人一下子就瘪了。哦!他竟然叫我阿姨,我有这么老么,有这么老么?

    正在这个时候,门又被推开了,从外面走进以为身姿挺拔走路带风的年轻人。

    邹红波听到开门声,扭头一看,不要轻声叫道:“青云?你怎么来了。”

    来的人正是展青云,在看到屋子里的三个人的时候不由露出笑容,先跟天蓝打了招呼,“蓝姨,好久不见了,您的身体还好吧。”

    天蓝正好有个台阶下,赶紧回答:“好好,这么长时间不见,青云你又长帅了……啊!”

    看着展青云的打扮,再看看那个人的衣服,两个闺蜜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一丝的震惊。

    天蓝震惊过后是恍然大悟,怪不得展青云不交女朋友呢,原来原因出在这里啊,那么今天杜雨黛就是想要揭穿这个事情了。

    那么……天蓝担心的看向邹红波,那个女人再知道自己的儿子找了个男人的时候能够忍的住啊,她肯定是非常的伤心,自己可要注意点她。

    可是当她看向邹红波的时候诧异的发现,邹红波脸上并不是愤怒伤心的表情,而是哭笑不得。

    这是怎么回事?天蓝表示她不明白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邹红波反应过来了,她认出先前出现的人是年华了,其实现在冬天的衣服鞋子很多都是男女都能穿的,如果再戴上帽子,从后面根本看不出是男是女,而年华个子高,身姿挺拔,就更像男生了。

    不过因为之前是长发,经常扎个马尾,这才没有让别人误会。

    邹红波对年华的样子那是相当的熟悉,这次之所以认不出来,主要是因为头发从长发变成短发了,但是还是觉得非常的熟悉。

    因此在展青云一进屋子的时候,她恍然大悟,眼前这个帅的惨绝人寰的男人就是自己的儿子的女朋友年华。

    “我说年华你的头发怎么减了啊?我还以为你是男孩呢!”邹红波哭笑不得的点点年华的脑门。

    “呵呵。”年华恢复了她本来的声音,原本稍显低沉的声音清亮起来,“我前些天出了点意外,把头发全给弄焦了,我一想还是不要顶着一头焦糊味的头发祸害老百姓了,干脆就剃了一个光头。这不是怕引起围观,就买了顶假发带上了。”说着把头发从脑袋上摘下来,露出有了点青茬的头皮。

    两个中年妇女看着眼前这个摸着头傻笑的年华,都给萌翻了,实在是太可爱了。

    不知不觉中就把手伸到年华的脑袋上摸了几把,等醒悟过来后才讪讪的把手拿开。

    年华无奈地看着她们两个,摇摇头继续道:“我跟青云约好了来这里吃饭,来这等的时候,正好遇到青云的好兄弟何圣哲带着女朋友,在这里吃饭,告诉我阿姨你在这里,我这不就过来了么!”

    接下来的是邹红波跟天蓝也知道了。

    邹红波跟天蓝对视一眼,明白杜雨黛打什么主意了,不约而同的摇摇头,没想到杜雨黛这个看起来清纯柔弱的女孩子这么有心机啊!

    这时邹红波想起自己忘记给年华介绍自己好友了,赶忙介绍道:“年华,这是阿姨的好友天蓝阿姨,天蓝,这位是青云的女朋友,年华。”

    年华站起身叫了一声“蓝阿姨”之后,这才坐下。

    天蓝看看年华又看看邹红波,欲言又止,她到现在还是不太相信,这个酷似姬无瑕的人是个女孩子。

    如果只有年华自己的话,她根本不打算去解释什么,可是邹红波在这呢,要给老人家面子。

    想到这里,年华很干脆的脱掉了外衣,里面的是白色毛衣,是虽然不是那紧身的,可是还是能够看出她胸器,也是比较可观的。

    于此同时年华也褪去了眼角眉梢中的凌厉,眉眼之间只剩下点点英气,一个眉目如画的漂亮女孩出现在天蓝眼前。

    就算是在电视台工作的天蓝也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女孩子太出色了,眼角的余光扫到展青云嘴角的笑容眼里的温情,不由暗自点点头,怪不得能够让这块硬邦邦的大钢块变成绕指柔呢。

    误会解开后,天蓝拉着邹红波的手叹道:“红波啊,真是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杜雨黛竟然有这种想法,小时候那么可爱,怎么长大了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邹红波的气早就消了,反过来安慰天蓝,“还不是因为你好说话啊,再说你也了解王晶晶那个人,就知道杜雨黛肯定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以前我不也是决定这孩子挺好的,要不是青云早早占上了年华,我也肯定上当受骗啊。”

    听了邹红波的话,天蓝的心里这才松宽不少。

    年华跟展青云在一边听着没有插言,他们两个再商量其他的事情。

    虽然这个包间,可是真心不大,年华也不是太喜欢吃西餐,她看邹红波面前就一盘沙拉,知道她也不是太喜欢,提议道:“阿姨,正好今天咱们撞到一起了,咱们这么多人也不要吃什么西餐了,咱们干脆去吃涮羊肉好了。”

    听了年华的话,得到展青云的拥护,邹红波也同意,天蓝犹豫片刻也同意了。

    出了包厢天蓝就要去付账,却被年华给拦住了,“蓝阿姨,我已经付过了,咱们直接出去就行了。”

    四个人出了西餐厅,就去了东来顺了。

    邹红波道:“咱们去个普通的地方就行了,现在正好是吃饭的地方,咱们事先没有预约,肯定找不到位置的。”如果亮出他们的身份,东来顺当然抢着让他们去吃,没有包间也要给腾出一间来,还是最好的,可是邹红波可不愿意因为吃个饭,就这么兴师动众的。

    年华没有说话,而是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说了几句话,几分钟后对方又给她打了过来。

    放下电话后,年华回头笑着对邹红波道:“您放心,我已经订到包了。”解释道:“他们这些高档饭店,平时都会闲置二三个包厢的,就是为了防止有不能得罪的人临时过去,桃花醇酿跟对方有贸易往来,这个面子他们不会不给的。”

    邹红波这才想起年华的另一个身份,天蓝虽然不知道年华跟桃花醇酿有什么关系,可是能够凭借一个电话,就让对方办事,肯定不是普通的关系。

    看起来展青云的这个女朋友也不是普通人啊。

    门口早就有人迎着了,经理亲自过来迎接,一见进来的这四个人就知道这肯定不是一般人啊。也是能够让桃花醇酿的总经理亲自定包间的人能够是普通人么!

    想到这里经理是表现的更加的前辈,那叫一个主动热情。

    不过年华并不是太喜欢这个样子,经理也会察言观色,一看年华的表情就知道客人的意思了,带着他们到了包间,就出去了。

    年华这才松了一口气,她还是不习惯这么热情的服务。

    服务员上来,年华让展青云点菜,反正他也知道自己喜欢吃什么。

    四个人都不打算喝酒,邹红波跟年华是不喜欢喝,天蓝虽然会喝酒,但那也是在应酬场合,现在当然不愿意喝了。展青云开车,也PASS。得,每一个想喝的。

    这顿饭吃的非常尽兴,边吃边聊,天蓝越看年华越喜欢。

    最后终于问出了那个放在她心里好长时间的问题,“年华,阿姨问你件事,当然了你不回答也可以。”

    年华笑道:“蓝阿姨,你就问吧,只要能说我肯定说。”

    “呵呵,我想问一下姬无瑕跟你有什么关系啊?”天蓝问的是小心翼翼的,她不问姬无瑕是不是你演的,而是问有什么关系。

    出乎天蓝的预料,年华竟然非常爽快的承认了,“哦,姬无瑕就是我演的。”

    听了年华的话天蓝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眼睛瞪得溜圆,“天啊,那个亦正亦邪的幕后大BoSS,竟然是个小姑娘演的,天啊,我失恋啊!”声音那叫一个凄惨啊。

    邹红波:“……”她都无奈了,赶紧用脚踢踢这个失态的女人,“我说天蓝,你还是长辈呢,在孩子面前你不要太失态啊。”

    天蓝这才坐了回去,眼睛还是盯着年华,一动不动。

    就在邹红波以为她恢复了的时候,天蓝一下子就冲到年华身前,握着年华的手道:“年华,你一定要上春晚,一定要姬无瑕在全国人民面前再次重现啊。”

    这次轮到年华无语了,年华轻轻的挣脱开天蓝的手,轻笑道:“天蓝阿姨真是对不起,我不打算参加,这个举家团圆的日子,我更希望能够陪陪我的家人,一家人坐在包包饺子,看看春晚,守着岁,等着十二点钟声的敲响这才是最完美的除夕夜。”

    天蓝没想到拿出春晚这种终极武器都不能诱惑年华,看着她眼中的坚定,知道肯定是说不服对方了,也只有放弃了。

    看着年华的好条件,天蓝可惜的道:“年华,你不当模特真是可惜了。”又问道:“当初你怎么去参加那个电视剧的录制了呢?”

    这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年华解释道:“其实也算是机缘巧合,在里面演了个角色的沈妙妙是我的表妹,我去探班罢了,谁承想被导演给抓了壮丁,郭安那小子也劝我,说拍戏挺好玩的,反正那个时候觉得演戏也挺好玩的,就参加了。”

    邹红波听了只是觉得机缘巧合,可是天蓝却是认识璀璨的总经理郭安,那可是个人物,演艺圈里的大小明星听到郭安的名字,谁不肃然起敬,没想到在年华嘴里郭安这个名字后面还加了个小子。

    “对了,你那个名字是怎么回事啊,年宝肆?”邹红波对那部戏也不是没有了解,在值班的时候,那些小护士都会偷偷摸摸的看这部戏,也知道了经常被她们在嘴边念叨的那个姬无瑕的扮演者名字叫年宝肆,可是后来又听说这个名字只是人家艺名,在公安系统上是查无此人的。

    年华一听这个名字就笑了,“没想到还真的叫了这个名字啊?”摸了摸鼻子,“我以为郭安会给我按一个比较好听的名字呢。”

    在几个人的注视中年华这才解释,“其实他们叫的是年BoSS,英文老板的意思,其他不知道的人就以为他们在叫年宝肆,因此就写成这个名字了。”

    BoSS?为什么叫她BoSS,邹红波没有在意,可是天蓝却上了心。

    等吃完饭后年华跟展青云先离开了,当然展青云把钱提前结了。

    等两人走后,天蓝凑到邹红波的面前,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啊,“没想到你竟然找了个大老板当儿媳妇,你太有福气了。”

    邹红波摆摆手,“行了,我不管年华到底是什么人,只要她对我儿子是真心的,青云也喜欢她,这就行了。”

    天蓝横了她一眼,“你知道什么啊,郭安能叫年华BoSS,那说明年华肯定是璀璨的老板之一,而且我听说今年的时候,璀璨换了个新老板,听说非常的年轻,可是却特别的有魄力,我猜这个老板说不定就是年华。”

    ------题外话------

    哈哈,姐妹们,又一次的万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