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二十六章 酒吧偷拍
    邹红波知道年华有个桃花醇酿,知道两个孩子以后不会被钱困住就行了,其他的她也不在乎,虽然对天蓝的猜测也挺吃惊的,不过吃惊过后就算了。

    可是天蓝却是上了心,她在中央电视台上班,算是一个小主任,虽然算是有一点实权,但是她可不甘心。

    明年的一位副台长就要退休了,她可是想好好竞争一下这个位置,之前她是没有机会,可是现在嘛,那就不一定了。

    天蓝从邹红波那里要到年华的手机号码,邹红波虽然有点疑问,不过她也没有多说什么,不过当回家的时侯,还是给年华打了电话,告诉她这件事。

    年华倒是没有当一回事,如果天蓝真给自己打电话,如果能帮的她当然会帮了,如果真的帮不了,她也不会,打肿脸充胖子。

    ……

    两人站在停车场,年华伸了个懒腰问道:“咱们要去哪里啊?”

    展青云帮她正正假发,“你说。”

    年华的眼睛一转,想了想,“这样,咱们去年泰的那个养狗场去吧,我也过去看看图狼跟小鸡仔。”

    展青云点头,他也好长时间没有见过年泰了,他现在的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给了年华。那几个朋友当然就忽略了。

    车在停车场转了个弯向来时相反的方向驶过去。

    年泰正穿着一身工装给他的爱犬喂食,“宝贝们,赶紧过来吃饭了。”

    听到呼喊声的狗狗们头跑了过来,围着几个盆开吃。

    就在这个时侯,旁边传来一声嚎叫,年泰就看到所有的狗狗的尾巴都垂到两腿间,后退好几步,不敢再凑到食盆边上了。

    年泰无奈地看着那头缓步踱过来的大狗,一副懒洋洋的样子,眯着眼睛就跟睡不醒一样,可是年泰可是知道这丫的就是装的,就跟它那个扮猪吃虎的主人一样,要是有人敢惹到它,就会亮出尖锐的爪牙。

    屠狼刚来的时侯有点蔫蔫的,年泰怕它被其他的狗欺负了,就单给它弄了一个食盆,屠狼每次都是将食盆叼到自己的窝里去吃。平时也不跟其他的狗起冲突,因此年泰觉得这条狗实在是太乖了。

    直到某一天。

    那天年泰照例将狗食分给狗狗后离开了,可是很快就有一个工人跑了进来,气喘吁吁满头大汗,指着狗舍那里,都说不清楚话了,“老,老板,狗,狗,狗……”

    年泰紧皱眉头,递给他一张纸,“你慢点说,说清楚。”

    而工人说的话却是让他一惊,“老板,你赶紧去看看吧,咱们的狗跟年华小姐的屠狼打起来了,十好几条咬那一条……”

    工人的话还不说完,年泰就冲出去了,年华将屠狼放在这里就是看得起自己,要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地下,屠狼被其他狗给咬死了,我哪里还有脸去见年华啊。

    可是当他到达狗舍的时侯,傻眼了。

    地下横七竖八躺着十多条狗,在那里哀嚎着,年泰蹲下身仔细一看,所有的狗都是后腿被咬伤,最多就是让它们不能动,其他的到没有什么,年泰这下子放了心。

    起身望着蹲着自己窝前吃食的屠狼,不知道用什么表情了。

    这个时侯,工人也赶了上来,也是吓了一跳,“这是这么回事,老板这些狗都是攻击屠狼的呀。”

    年泰暗道我还想问你呢,随口说了句,“因为屠狼用了美男计,将它们迷得自相残杀了。”

    小工人一听呆住了,跟在年泰的后面,自己嘀咕着:“不对劲啊,那些狗有公有母啊,难道狗狗也能够基情四溢?”

    听得前面走的年泰使劲翻白眼。

    年泰跟四个工人一起将受伤的狗打理好后,跑到监视室看当时的视频,当他调到当时的视频的时侯,眼睛唰的亮了。

    天啊,这还是狗们,就跟头雄狮一样啊,屠狼的身型庞大,一般来说这么大的狗虽然凶猛但是速度跟灵活度不让猎狗什么的,可是屠狼则违反了这个规定,四脚点地一跳,就从其他狗的身上跃过去了,速度还非常的快,再加上经验非常的丰富,左扑右咬,竟然没有一只狗是它的一合之敌,不过两三分钟,所有的狗都趴下了。

    反正从那个时侯起,只要到了吃饭的时侯,不管其他的狗冲的多快,只要屠狼一嚎叫,马上后退,等屠狼吃完,它们才敢继续吃。

    更让年泰哭笑不得是,狗舍里多一半都是母狗,这些母狗都向屠狼示好,可是屠狼却是一个都不搭理,整天吃完饭就躺在狗舍前面晒太阳,要不然就是跑到草坪追着小鸡仔疯跑,小鸡仔让它撵的直吐舌头,经过年泰的观察,好像似乎大概,屠狼是想让小鸡仔减肥?

    想想小鸡仔的体重,的确是应该减肥了。

    又想起自己妹妹年华给小鸡仔起的名字“海东青”,不由摇了摇头,这是个美好的愿望啊,看看已经跟大公鸡差不多少的身子,那突出的肚子,那娇小的翅膀,梦想很美好,但是现实很糟糕。

    这天天还没亮,年泰就被一阵高亢的鸡叫声给吵醒了。

    拨开窗帘一看,朦朦胧胧看到小鸡仔海东青就站在狗舍的柱子上,在那里扑哧着短小的翅膀昂头打鸣。

    翻了个白眼,年泰又躺了回去,从枕头底下掏出手机,一看,我靠,还不到六点呢,有心出去逮到这个吵人的家伙,可是又想起这三个月海东青在屠狼的训练下那速度是非常的提升,现在他是已经追不上它了,还是算了吧,我在睡个回笼觉。

    上午的时侯,年泰就观察小鸡仔海东青,发现这个出了被狗追其他的时侯都懒懒的家伙,竟然一个上午都非常的兴奋。而在它的影响下,中午都会趴在那里打瞌睡的家伙,竟然精神抖擞的蹲坐在窝前,那叫一个威风。

    就在他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时侯,大门口来了一辆车,当上面的人下来的时侯恍然大悟,竟然是年华跟展青云,一个是自己妹妹一个是自己好友,来看自己了。年华在车上的时侯没有穿外套,下来的时侯也没有穿,因此年泰并没有误会。

    高兴的飞奔过去,左眼的余光看到两道影子一闪而过,再看,这两道影子已经到了年华的眼前了。

    年华一手抱着一个,亲热的不得了,就连展青云都摸摸屠狼的脖子,脸上挂着笑容。

    年泰:“……”这两个人到底是来我,还是来看狗的。

    翻了个白眼,还是走了过去,抑郁道:“你们两个还知道来看看我,我还以为你们已经把我给忘了呢。”

    年华将海东青放到自己肩膀上,双手摸着屠狼,看看它的具体情况,嘴里说道:“真是不好意思了,不过你可不要误会,我们这次来不是来看你的。”说着给了屠狼一个飞吻,“我们两个是来看屠狼的跟海东青的。”

    年泰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不在搭理她,而是跟展青云说话,“不管是不是来我的,我还是要尽地主之仪,赶紧进来吧。不要站在门口说话了。”

    到了屋子,年华坐在椅子上,举着海东青,上下左右看的那叫一个认真仔细,眼里那叫一个嫌弃,吱吱两声,“我说海东青,你刚出生的时侯,身材不是挺匀称呢,怎么现在长成了个球了?”

    海东青好像能够听明白,听了年华的话,还挺不好意思上火了,挣扎着想用它自己的翅膀挡住脸,可是试了好几次后放弃了,实在是肚子太圆了,只过不去啊。

    看着这幅可爱的样子,三人是哈哈大笑。

    笑过之后,年华抱着委屈的将脑袋藏到她怀里的海东青,一手摸着屠狼的脑袋,好奇的问道:“对了,大哥你跟程彩晶到底怎么样了?”

    展青云从年华的怀里将海东青抢了过去,扔了出去,海东青晕头转向使劲拍着自己的小翅膀,落到地面上,委屈的凑到屠狼的身边。

    屠狼低头看看它,将海东青拨到自己双腿之间,海东青高兴的叽叽叫了两声就窝在那里,小园眼珠子就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可爱的不得了。

    低头看着这两个小家伙,年泰叹了口气,“我当然是不想在继续下去了,她以前有没有过男朋友,我并不在意,毕竟我之前不认识她,可是我希望我的女朋友在跟我之后就要一心一意的,我想这不过分吧!”

    年华摇头,“当然不过分了!”

    “前几天我给她打了电话,跟她从电话里说了几句,没想到擦提了两句,她就要死要活的,我就没有说下去。可是昨天徐南告诉我,昨天去酒吧的时侯看到一个长得跟程彩晶一模一样的女人跟荀浩搂在一起跳贴身热舞,有图有真相,那小子还拍了一段视频传给了我,非常的清晰,那衣服暴露的就把三点遮住了。对了那个荀浩就是原来李翔天的跟班。”

    年泰冷哼道:“李翔天那个家伙前些日子不知道被谁捅了一刀,当场就死了,自己以前的老大死了,他不但不难过,竟然来过去看看都不过去,真是世态炎凉啊。”说到最后竟然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展青云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不要暗自菲薄,李翔天那是做的太过了,招惹了太多的敌人,可是京城的人提到你的时侯谁不竖大拇指,你们两个本来就是两种不同的人,不能同日而语。”

    听了展青云的劝道,年泰倒笑了,“呵呵,好久没有听到你说这么多话了,哥们真是荣幸啊。”

    展青云马上住口,年泰心理素质也挺强大,自己很快就能恢复。

    “喂喂。”年华手指敲敲椅子,“你们二位跑题了,现在说的是年泰跟程彩晶的问题,不是李翔天的事。”

    年泰琢磨了一会儿,“这样吧,我明天就约程彩晶出来,把事情说清楚,我是不愿意脑袋上顶着绿油油的帽子了。”

    听了年泰的话,年华竖了大拇指,“大哥你这么想就对了,咱们年大少也是她能够利用的起的。”

    展青云这个时侯说话了,“我看你还是两手准备吧,既然这个女人隐藏的这么好,那么城府肯定很深了,小心那个女人倒打一耙。”

    年泰年华深以为然。

    年华一个鲤鱼打挺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这样吧,大哥你把程彩晶竟然出入的那个酒吧的名字告诉我们,今天晚上我跟青云去帮你看看,如果能够找到更多的证据,就更好了。”

    年泰立刻同意:“那就这么定了,证据的话最好是视频,你们可要拍的清晰一些。”

    白了他一眼,“要求还这么多,你就等着瞧好吧。”

    年华走的时侯,将屠狼跟海东青直接带走了。先跟自己去住两天,等上学的时侯再让展青云送回来。

    出了年泰这里,两人直奔大四合院,跟周大师他们四位老人家待了一个下午。等到了晚上的时侯去了展家。

    期间竟然见到好久不见的在魔都上学的展青峰。

    展青峰看出年华的疑问,回答道:“好长时间不回家了,回来看看家人。”然后打量了年华几眼,皱眉问道:“你是不是又长高了?”

    年华故意凑到展青峰跟前,叹息道:“唉,我现在已经一米七五了,我现在都发愁如果我将来再长的话怎么办,真是头痛啊。”

    展青峰默默的坐到沙发上,他现在刚刚一米七六,站在一米七五的年华跟前十分有压力啊。

    展青云含笑看着年华调戏弟弟,等年华的话说完这才道:“行了年华,少说两句。”又对青峰道:“你放心吧,你今年不过十八岁,还能够再长好几年呢。”

    展青峰默默的看看他大哥,又看看年华,突然道:“大哥你是在帮着嫂子调戏我么?”

    展家的大人看着三个孩子在那里斗嘴心里却是满满的幸福。

    展奶奶突然叹道:“不知道老二他们一家子什么时侯回来,那时侯咱们就算是一家团圆了。”

    展老爷子的二儿子,也是展青云的二叔展义言,没有参军,而是走的文职,虽然展老爷子不是太支持,也没有拖儿子的后退,现年四十二岁的展二叔已经是夏宁省的首府川银市的市长了。

    他这个市长虽然脱离不开展家的帮扶,但是也是一步步从基层干起的,因此比空降的领导干部多了很多的经验。

    从参加工作开始二婶梁万云就跟着展二叔展义言东奔西跑,只在怀孕期间回京城修养身体,生了展青雪之后三个月就带着孩子去找丈夫,吃了多少苦从不抱怨。

    邹红波劝道:“妈,前些日子万云不是来电话了么,说过等到孩子考完试她们娘两个就先回来,等过年的时侯,二叔也会回来的。”

    其他人也是左劝右劝,展奶奶这才好了,“行了,你们不要这么担心的看着我,虽然老二一家不在我身边,你们一家子竟然过来看我,我跟老头子也算不孤单了。”

    吃过饭,展青云借口要送年华就离开了家,其实他们两个根本不是回四合院,而是去了另一个地方。

    年泰直接把地址发到展青云的手机上了,年华看了眼,根本不知道在哪里。

    展青云一开始也不知道,问年泰,他也不知道,说这是徐南告诉他的,正好年华有徐南的电话号码,就拨了过去。

    正好徐南就在那个名叫酒吧,一听年华要过来,徐南就知道是因为年泰的那件事,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他早就想再找机会在年华面前刷存在值,可是很可惜一直没有什么机会,虽然年华将自己的手机号告诉自己,还说有事可以找她,可是这不是他想要的好不好。

    他可想紧紧抱住这颗又粗又壮的大腿牢牢不放好不好。

    当然了当初救年泰的时侯,只是他的良心发现,根本没有其他的想法,谁让那个时侯他还不知道年泰跟年华的关系。

    徐南告诉年华确切地址后,又道:“您就放心吧,他们两个现在正在这里呢,我帮你们看着,保证到时侯您来的时侯他们走不了。”

    年华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小子了,当然不是跟爱了,而是一种欣赏罢了。

    展青云非常顺利的开到那里。

    年华下车后看看四周,跟她想象中的地方不太一样,她以为肯定在闹市区,没想到却到了普通的居民小区里。

    徐南告诉他们,入口就在一个车库里,年华很快就看到了一个车库,外面站着好几个保安。

    而徐南正等在那里。当看到年华跟展青云的时侯他都愣住了,不是说来的是年华么,怎么是展青云跟一个陌生的小子啊。

    不过再被年华瞪了一眼后,那熟悉的感觉让他明白,原来这位姑奶奶是变装了,反正人家个子高装成个男人也像那么回事。

    路上年华嘲笑道:“徐南,你这小子混的还不错么!”

    徐南立刻一脸苦笑,“您说的是什么话啊,混在这里的人都是我还是家世最好的,其他的说是太子党也是最下面的那种,出去能够耀武扬威。”说着偷瞄了眼展青云,“在展爷面前那就是小蚂蚱了。”他没想到跟年华一起过来的竟然是展老大,那心里更是一阵高兴啊。

    年华扑哧一声笑了,“得了,别在这里拍马屁了,赶紧带我们过去,对了他们现在还没走呢么?”

    “当然了。”徐南从前面带路,如果是第一次来的人,肯定找不到地方。里面停着各种各样的豪车,当然了就跟徐南说的一样,虽然是豪车但是也就是几十万的,上百万的都少。

    徐南偷看年华的表情,小声道:“其实也是程彩晶想不开,咱们年大少的不比姓荀的那小子好一百倍一千倍啊,那小子在她之前祸害过好几个女孩子,甚至有两个还为他堕胎,真是为人所不齿啊,程彩晶真是没眼光。”

    年华只是点点头并没说说话,徐南也就放开了的小心思,默默的在前面带路。

    真是山路十八弯啊,车库的住口在东边,可是进入地下酒吧的入口却在车库的最里面。

    在入口两侧分别站着两个彪形大汉,戴着黑墨镜身穿一身黑西装,脚上一双擦得油光锃亮的黑皮鞋,一副黑超的模样。

    看到徐南带着两个人过来,赶紧低头躬身,将大门打开。

    徐南看也不看他们直接走了进去。

    一进门还是听不到里面的声音,可是当推开里面的那扇玻璃门的时侯,一股热浪袭来,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震得耳膜不舒服,香水味胭脂还有一股说不上的味道,年华皱皱眉毛,还真是不适应,抬头看看展青云。

    展青云的脸色还是那个样子,仿佛有点都感觉不到不适。展青云从加入特勤大队开始,什么艰难的任务没有执行过,在死人堆里爬过,在粪坑里待过,见识过阿拉伯最奢华淫靡的聚会,也曾经在维也纳歌剧院正襟危坐。

    这不过是小小意思罢了,不值一提。

    徐南戴着他们两个穿过嘈杂的人群,进入他所在的包厢,里面坐着几乎有十多位,年华只是扫了一眼,就已经看到了程彩晶。

    徐南有个胖胖朋友认识展青云,当展青云进来的时侯就有点坐不住了,被徐南一个眼神制止了,这小子也激灵,起身大笑道:“徐大少,您怎么把这两个给请来了,稀客稀客快请坐快请坐。”

    不由分说把两个人给请到了最干净的那个沙发上,将上面的东西装作不小心弄到地上,“诶呀对不起,哥们有点喝多了,我帮你们放到一边。”

    其他人也没有多说什么。

    徐南介绍道:“这两位是我的两个朋友,第一次到这里来。还有点不习惯,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

    这里的人都是看碟下菜的,虽然年华跟展青云这两个人很面生,但是身上的气势看起来比徐少还要足,那就不言而喻了。

    虽然有几个人想要上前搭讪,可是有徐南在一旁献殷勤,也没有人敢上前。

    徐南捡着桌子上没有开封的果汁递给两人,年华接了过来。

    慢慢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他人恢复了原状,还对年华两人有点鄙视,反正都是出来玩的,你们装什么装啊。

    程彩晶跟荀浩两人的动作越来越开放,最后荀浩直接把手探进程彩晶的短裤里面,而程彩晶则是一脸迷醉的感觉。

    很快荀浩就一脸欲求不满,搂着程彩晶在她耳边说着什么,程彩晶则是娇笑着用拳头打着荀浩的胸口,两人打情骂俏一番后,跟其他人告别,出了包房。

    而展青云的位置正好对着程彩晶两人,年华看了展青云一眼,展青云点点头。年华眼睛挑了一下,笑了。

    徐南一看他们两人走了,对那个非常激灵的小胖子侯宝使了个眼色,侯宝马上领悟,虽然不知道徐大少为什么对这两人这么在意,随便找了个理由就出了门。

    很快他就回来了,跟徐南耳语几句,徐南凑到年华耳边大声道:“花兄弟,你跟我出来,我帮你去介绍介绍那位姑娘。”

    年华跟这徐南出去后,只剩下展青云,不一会儿展青云也借着尿遁离开了。

    等在外面的侯宝将他带到年华跟徐南所在的地方。

    “怎么样了?”展青云凑到年华身边。

    年华将手里捧着的手机递给他,“你看看就知道了。”

    展青云看了一眼就明白了,正进行到妖精打架的时侯了。

    徐南本来还有点尴尬,侯宝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年华是个女孩子啊,跟一个女孩子看现场没有什么,还可能发生点香艳的事情,可是跟一个让她从心底就畏惧的女人,就有点吃不消了,更让他吃不消的是,人家的男朋友也在跟前。

    还好,荀浩很快结束战斗,可是没想到徐南刚松了一口气,就见荀浩又提枪上阵了,又是一阵的摩擦起电。

    终于第二次也结束了,徐刚不认为荀浩还能来第三次。

    可是玩完了真枪实弹,竟然上了仿真的工具,就连不算身经百战也算是经验丰富的徐南跟侯宝两人也是大开眼界。

    侯宝还在那里感叹呢,“这个女孩子还真是尤物啊,你看哈,穿着衣服的时侯清纯甜美,不穿衣服的时侯性感撩人,躺在场上的时侯大开大合。”咂咂嘴,“荀浩真是有福气啊,找到这样一个女朋友。”

    年华还没有说什么,徐南赶紧上前就是脑瓜崩。

    “诶呦”侯宝捂着头委屈的看着徐南,“老大,你干什么啊,我那里说的不对啊?”

    徐南眼眉倒立,厉声道:“你说的那里都不对,我告诉你,以后看到这个女人给我躲的远远的,知不知道。”

    一个小时侯,又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侯,床上的两个人都满意了,虽然满身的大汗,黏糊糊的搂在一起。

    休息了一会儿,荀浩说话了,“宝贝儿,你跟那个姓年的怎么样了?”

    程彩晶瞥了他一眼,“你问这个干什么啊?我告诉你,一时半会我还跟他断不了呢,我老妈老爸在那里看得严严的。上次我说要分手,我妈骂了我一天,你就算吃醋也不行。”她当然没有说,年泰曾经提出过分手却被她给拒绝了,她虽然喜欢荀浩,可是也知道他荒唐的国王,明白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道理。

    出乎她的预料,荀浩则是松了一口气,“太好了!”

    程彩晶一听这话,立马坐了起来,怒视荀浩:“我说荀浩你什么意思啊,我可是你女朋友,我跟年泰虚与委蛇都是为了谁呀?”

    荀浩话一出口就知道,说错话了,赶紧补救,一把抱住程彩晶的身体,甜言蜜语的一顿哄骗,那甜腻的话倒了正在看现场直播的四个人的呀。

    看程彩晶终于高兴了,荀浩解释道:“我告诉你呀,年泰是被李翔天带人给扎伤的,当时扎伤年泰的人都没落下好下场,最好的一个也是被流放国外,不敢回国的。”荀浩是一脸的后怕啊,“幸亏当时我跟你在一起,要不然我也去了,躲过了一劫啊!”

    程彩晶一听竟然眼睛都亮了,“你看吧,我就说我是你的福星。”

    荀浩趁热打铁哭丧着脸道:“如果年泰知道你在跟他交往的时侯,还有男朋友,咱们两个肯定死得很惨的。”

    程彩晶也被吓到了。

    荀浩看着她的脸色,接着道:“但是如果你继续跟他在一起,让他离不开你,我也不会离开你,到了那个时侯你在年泰面前引荐引荐我,以他们年家的权势我是肯定飞黄腾达的,到时侯你就拥有两个握着强大权势的男人。”

    这个时侯年华刚喝了一口水,听了这些话噗的一声全喷了出去,喷到侯宝的衣服上,而且非常凑巧,正好喷到他的胯下,就跟尿裤子一般。

    侯宝都要哭了,年华笑的上气接不接下气,“侯,侯宝,你怎么不躲开啊,好了好了,不要这个样子,过些日子我请意大利一位大师过来做衣服,到时侯你们也过去,我一人送你们一身。”

    侯宝还没有反应过来,徐南的眼睛一下就亮了,“那谢谢您了。没想到我还沾了侯宝的光。”

    年华指着屏幕里的程彩晶,纳闷道:“难道陷入爱情中的女人都这么的,这么的白痴?没脑筋?弱智?”可是她不觉得自己有这么方面的问题啊。

    徐南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毕竟眼前的这位就是女人。如果回答是,那人家该生气了,如果回答不是又是在说假话。

    不过年华也不没打算让他们回答,继续看现场直播,当年华底下头的时侯,展青云跟徐南松了一口气,侯宝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不知道为什么老大跟那个一脸严肃的男人脸色这么奇怪。

    还好这个气氛很快松了,两个人陷入了梦想,年华将手机关上,冷笑一声,跟徐南侯宝告别后,于展青云一起离开了。

    等年华跟展青云离开后,徐南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侯宝奇怪的问道:“老大你怎么了?那两个人是什么人啊?”

    徐南得意的一笑:“嘿嘿,侯宝哥哥我这次是抱上大粗腿了。”说着凑到侯宝耳边说了几句话。

    侯宝的最从闭着变成O型到最后变成能够装下一个大鸭蛋。

    “老大,你说的是真的?”侯宝感觉嗓子痒痒的很。

    徐南笑眯眯的点点头,不过马上嘱咐道:“我告诉你小子,你可不要跟其他人透露一丁半点,要是我从其他人的嘴里听到一点风声,我可饶不了你。”

    虽然被威胁,可是侯宝的脸上却是露出笑容来,如果徐南说的是真的,那么嘿嘿,我老侯可是发达了。

    现在这个时候,已经很晚了,年华跟展青云直接去了年华的小四合院。

    展青云跟在年华的身后一直到年华自己的屋子里,年华翻了个白眼,转头指着旁边的房间,“不过三天没来,就忘了自己的房间了吧。”

    展青云摸摸鼻子,眼里带着一丝的笑意,“你忘记了点事。”说着指指自己的嘴唇。

    年华白了他一眼,也没有扭捏,抱住他的脖子吻在了他的唇上,事后还舔了一下,眼神如丝勾魂摄魄,展青云心里一阵的涌动,可是想到某件事还是努力克制住,又在年华的脸上吻了又吻亲了又亲,这才放开她。

    等年华关上门后,展青云的脸色突然变得煞白,可是他知道屋子里的年华有多么的敏感,强忍住那种猛烈的疼痛,就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回了自己的屋子,端坐在床上,闭上眼睛运行《圣魔诀》。

    隔壁的年华根本不知道展青云受的煎熬,而是将手机上的视频在电脑上复制到两只崭新的优盘上,其中一个交给年泰,而另一个就放在自己这里备用。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年泰就来了年华这么,当看到电视上的东西的时候,都气乐了。

    指着程彩晶跟荀浩咬牙笑道:“这两个贱人想的实在是太美了,他们当这是狗血天雷剧么,有没有搞错啊!我年泰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这么不要脸的人。”

    年华摇头反驳道:“大哥,你这就说错了,他们一个是不要脸一个是二皮脸。”

    展青云抱着胳膊站在年华的身后,皱眉问道:“年泰,你想好了没有,到底怎么做?”

    年泰脸上的表情非常的坚定,“我再跟程彩晶说一次,如果程彩晶不同意的话,那我就去直接告诉她父母了。就算这个时间上就剩下她一个女人,我也不会要她,实在是太恶心了。”

    看年泰已经打定主意了,年华跟展青云也松了一口气,如果看到这个视频他还心存犹豫,年华就不得不考虑他的智商问题了。

    展青云拍拍他的肩膀,这是兄弟间无声的支持,年泰对他笑了笑,“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的。”

    等年泰拿着优盘离开后,年华还是有点紧张,想了想还是拿出田抱朴送她的大宋通宝,帮年泰占卜一下,虽然年泰是自己的亲人,很多时候占卜不出来,可是这些小事还是没有问题的。

    越看年华的眉头越紧,最后是哭笑不得。

    展青云看看那三个铜钱,又有些疑惑的看向年华。

    年华给他解释:“今天程彩晶可是不一个人过去,还带着她两个哥哥呢,老哥会吃亏,而且说不定还打算倒打一耙呢。”

    展青云立马起身,“咱们赶紧过去。”

    年华却是眼珠子一转,有了主意,招呼展青云过来,“青云,你听我说,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展青云听完后也点点头。

    年泰约程彩晶到一个高档咖啡厅,当他到的时候,程彩晶已经到了,不仅程彩晶来了,就连她的两个哥哥程山程峰也来了。

    年泰皱皱眉毛,坐在了他们对面。双方对峙,谁都不想说话。

    程彩晶低头头玩弄这自己的手机,可怜楚楚的样子,这幅摸样在她哥哥心里那是怜惜的不得了,可是在年泰眼里却是恶心的不行,为了不被继续恶心,年泰决定速战速决。

    “我想程彩晶已经猜到了我这次约你出来,是来谈分手的。”年泰说的斩钉截铁,“真是不好意思当误你的时间,这次的茶算我请客,咱们好聚好散吧。”

    程彩晶惊讶的抬起头,她没想到年泰竟然当着两个哥哥的面就要跟自己分手,他竟然真的是想跟自己分手,还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说过这句话呢,想着想着程彩晶觉得委屈起来,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看到这个情况,程彩晶的堂哥脾气一向不好的程山脑子一发热,一拳打到年泰的下巴上。

    年泰虽然能够躲得开,但是他并没有躲,就让拳头打在自己的下巴上,当然了跟展青云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懂得点格斗的东西,早就避过了重要的地方,而且在移动的过程中散掉了对方多余的力气,因此虽然看着青紫,其实伤并不重。

    可是其他人不知道啊,程峰知道坏了,一方面有些后悔不该带堂弟来,另一方面却又感到非常的痛快。

    不过明面上还是拦着,“程山,你这是干什么啊!就算对方的错误再大也不能打人啊。”

    程山更梗着脖子,还是不服气,怒道:“大哥你说的什么话啊,这小子沾了便宜之后撒腿就跑,有这么便宜的事么!要让他娶了小妹,要不让他赔偿小妹的巨大损失。”

    年泰听了他的话冷笑道:“占便宜?你在说笑么!我沾了她什么便宜了?我跟她TMD才见过几次面,约三次其中两次都有事,不是说她老妈有病了,就是她什么人有病了,你当我是白痴啊!”

    “想想都觉得好笑,几次约会不是去动物园就是去植物园,占便宜?占个屁便宜,我TMD的连个手都没牵过。”

    听了年泰的话,看着他愤怒的表情,再看看坐在那里眼神飘忽的小妹,即使是鲁莽的程山也知道不太对劲了。

    就在这个时候,有两个人推门进来,正好坐在年泰他们的对面,要了咖啡后,就开始聊昨天晚上那场疯狂的派对。

    其中一个人不经的回头一看,瞬时瞪大眼睛,拉拉旁边同伴的衣服,“你看你看,这不就是那个女孩子么,咱们去问问她得了!”

    另一个人欣然同意。两人站起身来到他们桌子跟前,最开始的那个问道:“这位小姐,好巧,没想到我们今天又见面了,昨天的你穿着真是性感啊。没想到平时的人这么清纯啊。”又看看旁边的三个男人,一脸暧昧的道:“我说小姐,你真是好厉害啊,你男朋友荀浩知道你跟其他男人一起出来么?要是我有你这样的柔美入骨的女朋友恨不得藏在家里……呵呵。”

    听了来人的话,程峰的脸一下子白了,没想到自己小妹竟然跟荀浩还有关系,还被人给发现了。

    程峰凌厉的眼神看向程彩晶,从她躲闪的神情中知道了答案,怒道:“小妹,你们竟然还有联系?父母跟你说过什么,让你跟他断绝来往,难道你不知么!”

    年泰怒极反笑:“哦,原来那个人叫荀浩啊,我终于知道了,我说我这几天看什么都是绿得呢,原来戴了顶绿帽子,呵呵,你们老程家真是厉害啊。”

    程山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之前他根本不知道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不由看向程峰。

    而这个时候程峰终于明白自己说漏嘴了,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最后竟然坚定指鹿为马:“年泰,这两个人肯定是看差人了,我妹妹早就跟荀浩分手,了人家荀浩也早就找到女朋友了,不过因为对我妹妹念念不忘,因此找的人跟我妹妹非常的相似罢了。”

    这番话说的年华跟展青云那叫一个大开眼界啊,真是什么都干说啊,这程峰看着挺斯文厚道,没想到心眼这么多。

    年华摇摇头,“这位您实在是太厉害了,不过我认为我的眼神非常的好,她肚子上是不是有个心形的紫色胎记,她右大腿上有一个小伤巴。”

    程山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的?”

    年华掏出手机,将照片调出来,“这不就是么?”

    程山扫了一眼,心里面乱作一团了,照片上那个坐在男人的怀里,任由对方将手伸到衣服里的放荡女孩竟然是自己一向乖巧的堂妹?他有点接受无能。

    而程峰一把夺了过去,越看越气愤,身体都在抖动,生气妹妹的不自爱,生气妹妹的不听话,这么多大尺度的照片如果被传播出去,妹妹的一声就完了,程家的声誉也就没有了。

    其实那些照片年泰早就看过了,可是为了把戏唱下去,使劲憋红眼眶,就跟在承受巨大的愤怒一样,伸手去抢程峰的手里的手机。

    程峰慌了神,他知道如果被年泰看到手里的东西,不要说妹妹跟他的关系了,就算是程家都要受到牵连,可是自己的妹妹不争气怎么办,慌乱中将手机扔了出去,外面车来车往的,手机立刻报废。

    做完这一切的程峰松了一口气,可是还么有松完这口气呢,就被人拎着领子拽起来!

    ------题外话------

    O(n_n)O哈哈~老高发力,万更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