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庆祝一百万字
    年泰恶狠狠的盯着近在咫尺的程峰,没有忽视掉他眼里的那丝慌张,心里闪过一丝快意,面上却是更加的怒不可竭,低声喝道:“你不要以为你扔了手机,就可以掩盖你妹妹的跟别的男人的事实。”

    程峰眼神闪烁,还在那里辩解:“年泰,那不过是电脑合成的罢了。”伸手指着年华跟展青云两个人,急忙道:“肯定是他们两个人想要诈骗咱们两家,才弄出这样的照片来的。”

    坐在那里瑟瑟发抖的程彩晶一听她哥哥的话,就跟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尖叫道:“我认识这两个人,他,他们是两个骗子,年泰,他们的话不能相信,我既然跟你交往,觉对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的。”

    听了程彩晶的话,年泰的脸上闪过一丝的犹豫,程彩晶感觉有门,连忙加了把火,将头扬起成四十五度角,将自己最美的角度正对着对面的男人,眼角一下子就红了,看着是那么的楚楚可怜,她抽泣道:“年泰,你要相信我,我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

    年泰举棋不定,程峰趁热打铁,绝对没有比年家更好地对象了,如果妹妹程彩晶嫁给了年泰,自己一家子也算是鸡狗升天了,父亲年纪大无所谓了,自己年纪轻轻的,只要年家勾勾小指头,自己就不可能当个小小的科员。

    想到这里程峰看着年泰的眼神那叫一个火热,“年泰,你放心,你就算不相信我们也要相信年省长啊,这可是他跟我叔叔两个人看好的,难道你认为你叔叔会哄骗你么?”

    程峰说完这句话,就看着年泰的脸色,欣喜的发现对方的脸色好了不少,放在桌子下的脚踢了程彩晶几下,程彩晶这才从她自己的小心思中回过神来,茫然的看向她大哥。

    被瞪了之后,恍然大悟,对着年泰保证道:“年泰,你放心吧,其实我跟荀浩也就是普通朋友的关系,不过是因为家里人太唠叨,我头脑一热就瞎说起来,你要相信我其实我们两个其他什么关系都没有,真的!”

    程峰暗自点头,还好自己小妹还没有太过缺心眼,又想,你就直接说只是认识荀浩抓他当挡箭牌不久行了,还说什么事朋友关系,这不是画蛇添足么!

    不过不管怎么样,年泰的脸色好看了,他笑着道:“既然误会解开了,那我还有一点事情想跟你们说?”

    程峰怕程彩晶又说错话,赶紧揽过来,“你说。”

    年泰摸摸头发有点不好意思,“其实我想说的是,我现在已经知道程彩晶是个好姑娘了,也祛除了对她的误会,那个……”

    程峰的眼睛随着年泰的话时越来越亮。

    年泰继续道:“那个,但是我还是觉得跟程彩晶小姐不适合,我们两个还是分手吧!”

    程峰:“……!”

    程彩晶:“……!”

    程山则是冷眼旁观,如果程峰跟程彩晶不是自己的堂哥堂妹的话,他肯定会为之一幕拍手称好,但是他不是,就算已经看出了一些事实,也只能冷眼旁观。

    或许只有他注意到,刚才的那两个人已经回到他们自己的座位上了,一副兴趣盎然的样子注视这里,程山猜测,这两人应该跟年泰是一伙的,他不是傻子,当然知道人家年泰来的时候是想和平分手的,人家早就知道了事实真相,只不过是为了彩晶女孩子的面子,为了年家程家的面子,可是自己这一拳头打破了这个机会。

    可是,程山暗恨,如果不是来之前,程峰暗示他,程彩晶已经跟年泰上过床了,他怎么会这么冲动呢。接着,他又想到从小到大,自己跟程峰在一起捣蛋的时候挨打的总是自己,在一起干好事的时候,受夸奖的总是对方。

    呵,程山差点笑出来,没想到自己当了二十多年的傻子,一次两次三次或许是偶然,可是这么多年都是这样,那……

    程山看着程峰跟程彩晶的眼神冷了下来。

    程彩晶整个人都愣住了,刚才不是说的好好的么,怎么年泰又改口了。

    而程峰这个时候怎么会不知道对方是在戏耍自己,碰的一下站起身,指着年泰的鼻子骂道:“年泰,你敢戏弄我们,好好好,你放心,你还是非娶程彩晶不可了,我告诉你!你就等举行婚礼吧!”

    撂下狠话,程峰拉着程彩晶跟程山就往外走,程山没让他拉到,不过他也没用在意,气冲冲的推开咖啡厅的大门离开。

    年泰笑了,他现在非常痛快,虽然没有最后的结果,可是能够看着程峰那伪君子变脸也算是物超所值啊。

    偏头看到程山没有离开,而是站在过道看着自己,挑挑眉,“怎么,还想打我一巴掌。”

    没成想程山说道:“那一巴掌你可以打回来,我没有二话,谁让我识人不清呢,不过我也希望你们收敛一点,不要斩尽杀绝,我们一家什么都不知道。”然后转身离开。

    年泰则是吃了一惊,没想到他留下是说这句话,这小子还算机灵啊。

    目送程山离开后,年泰也付款离开,而年华跟展青云则是施施然喝了咖啡,又跑到一家十分正宗的米线店吃了碗米线这才回去。

    年泰都等得着急了,终于等到他们两个回来劈头盖脸骂道:“你们俩个太不够意思了,跑去吃饭竟然不叫着我,让我白在这里等了你们一个多小时。”

    展青云摇摇手里的袋子,“我们帮你带来了。”

    年华欣赏了到了年式变脸,年泰简直笑靥如花了,连声道谢,可是当看到里面的东西后,白了他们一眼,“你们两个也太抠了吧,一碗米线就把我给打发了。”

    年华拉着展青云坐在石桌旁边,托着脸看着年泰,“有的吃就不错了,我跟青云也是吃的这个,再说了,我们两个是为你办事,按理说不是应该你请吃饭么?”

    年泰呵呵笑着,“真好吃,我就喜欢吃米线!”

    这会连展青云都不去看他了,实在是丢人啊。

    年泰赶紧低头苦吃。

    年华则是从石桌旁边发现一副象棋子,可是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象棋盘,当看到方方正正的石桌的时候,灵机一动,将石桌上的东西都放在一边,伸出手指直接在石桌上壳出一个象棋棋盘,线的深度达到了五毫米。

    在棋盘中间,写上楚河汉界,刻完最后一笔,年华吹吹手指头上的石削,一直插在口袋里的左手拿了取来,在空中一抖,一道“无尘符”落在石桌上,立刻那些石削灰尘全部消失不见,就连因为用的时间太久而形成人的手在上面摩擦形成的油壳,还有其他的东西度消失不见了,比用水,洗衣粉擦洗的还要彻底。

    做这一切的时候展青云就坐在她对面,而年泰嘴里的米线都掉了出来。

    “呵呵!”年泰傻笑道:“我这是不是做梦呢?”说着掐了自己一下,“诶呦我的妈啊,好疼啊!”

    年华看了他一眼,“你有问题?”

    年泰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没有问题没有问题!”之前虽然知道年华武功非常厉害,可是能够凭空将灰尘变走这不是武功的范畴。

    放下米线他也不吃了,小心翼翼的凑到年华身边问道:“难道小妹你有……”最后那几个字含在嘴里没有出口,毕竟这是人家的秘密。

    年华皱皱眉,“你大声点好不好!”

    舔舔嘴唇年泰还是问道:“年华你是不是有随身空间,或者洞天福地啊!”

    年华瞪大眼睛看着他,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年泰的额头开始冒汗,难道自己真的猜对了!

    “大哥,你是不是昨天一晚上没睡啊,所以说胡话了,还是网络小说看多了,还随身空间呢,您的想象力真是丰富啊!”年华真的是被年泰给打败了。

    年泰被骂懵了。

    展青云叹了口气,解释道:“刚才年华用的是符箓,年华也算是奇门中人,她师承相术大师周大师。”

    年泰恍然大悟,他知道年华有个师傅,但是不知道竟然是相术大师周大师,他当然也听过这位大师的名字,自己老妈对他就是奉若神明一般。

    可是,“可是我也没看到哪里有符箓啊?”年泰疑问道。

    “呵呵。”年华从兜里掏出一张“无尘符”,年泰看着这张“无尘符”消失不见,然后就看年华往自己这个放下一甩,然后他就发现自己身上的脏东西都不见了,包括刚才吐在衣服上的米线,油渍什么的,跑进屋里一看,摸摸自己脸,脖子,还有衣服,真的干净的不得了。

    年华靠在门上抱着双臂调侃道:“好了,我帮你解了吧!”

    年泰连忙挥手,又问:“年华,这能持续多长时间啊?”

    “一个月是没有问题的!而且不但没有尘土能够落到你的身上,就连各种病菌都不能落到你身上。”年华道。

    年泰高兴极了,跟狗狗在一起的时候,每天最少要洗两个澡,有了“无尘符”现在不用了。

    年华被他给逗乐了,“你想什么呢,如果你真的一个月以后让”无尘符“的效果自己解除,到时候,你肯定会大病一场的。”

    一听年华的话,年泰有点不明白了,“为什么啊?”

    展青云的妈妈是医生,他对这些了解的比年华还要深刻,“如果一直用着”无尘符“,你身体就会一直处在无菌的状态,慢慢的你原来皮肤形成的那些对各种细菌的抵抗力就慢慢消退,等到这个无菌的状态突然消失的话,外界蜂拥而来的细菌就会侵蚀你的健康,到时候好的话你会大病一场,情况再严重的话,就会……”

    展青云的话没有说全,可是从他的表情就能看出没说的那句是什么,除死无大事呗。

    年泰差点蹦了起来,催促年华:“好妹妹,你赶紧给我解除啊,你哥哥我正值青春年少,还没找到老婆,还没有儿子,我还不想死啊。”

    年华展青云相视一眼,笑了起来。

    年泰惊奇的发现这两人嘴角弯起的弧度都是一模一样的,不由惊奇道:“我说你们两个到底进行到什么程度了,脸笑容都一模一样了,赶紧坦白交代啊。”

    年华伸手搂住展青云的脖子,亲热的跟他脸贴脸,然后对年泰道:“你猜~”

    “我去!”年泰感到基情四射,捂着眼睛道:“赶紧走,赶紧走,我的小心肝啊。”

    年华当然知道现在的自己现在是男生的打扮,嘿嘿,她是故意的。

    挥手解开年泰身上的“无尘符”,拉着展青云过去下棋,棋盘做好了,却是忘记下了。

    等年泰收拾好心情出来的时候,这两人已经拼的是你死我活了,年华虽然对围棋一窍不通,但是对象棋却是还有点研究,不过强中自有手,她的大局观还是比不上人家展青云。

    年华丝毫没有嫉妒或生气什么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势,这不值得去嫉妒。

    年华听见脚步声,头也不回的问道:“老大,你打算下一步怎么办啊?”

    在旁边的石凳上坐了下来,年泰拿起一颗废子无意思的转着,“那肯定是直接找他们家里了,我是不打算带这顶绿油油的绿帽子。”

    “我回去就把这件事彻头彻尾告诉你大伯,把证据也给他们看看。到时候就算我非要娶,他们肯定也不让要了。”年泰也没想到程彩晶程峰到了这个时候还这么的嚣张。

    年华点点头,“我老爸也要知道这件事,还要告诉程强事实怎么样,要不然程强还以为是咱们一家搞的鬼呢。”突然她又笑了,“其实不用咱们告诉,程强不久肯定也知道这件事。”

    年泰好奇的不得了,“你怎么知道的,虽然程峰没有告诉程山事实,他也不会扯他的后腿吧。”

    年华则是笑的奸诈无比,“这可是秘密。”其实很简单,当然是算出来的,现在这些小事年华算的非常准了。

    “将军!”正在年华得意的时候,对面传来展青云的声音。

    年华赶紧低头看局势,发现自己已经兵临城下大势已去了。

    年泰也把脑袋凑过来,然后哈哈大笑。

    哼了一声,年华大叫道:“重来,重来,展青云,你要让我一炮,一马。”

    展青云宠溺的道:“行。”

    “你怎么不让他让你两炮,两车,两马啊,干脆直接认输的得了。”年泰在一边说着讽刺道。

    展青云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年泰,你现在可以走了。”

    年泰:“……”他终于知道什么叫做见色忘义了,“展青云,你这个白眼狼,我白跟你好了这么久,哼。”转身走了。

    年华一直呆愣愣的看着年泰扭着屁股离开,转头问展青云:“他这是怎么了?”

    展青云道:“精神病发作了,不要管他,咱们继续。”

    年华:“噢。”然后两人谁也没有把年泰的离开当回事,而躲在大门口的年泰是咬碎了小手帕,这两个家伙,我算是记住你们了,一个有了女朋友就忘了好朋友,一个是有了男朋友就忘了大哥了,好,你们有种,我要,我要……

    半天后,年泰垂着脑袋,插着兜落寞的走了,因为他发现自己一个都怎么不了。

    听着年泰的脚步声越走越远,年华跟展青云相视一笑。

    ……

    年泰回到家,就见父母都在,可是看到他们脸上挂着的冰霜,就明白了。

    “是不是程家跟你们告状了?”

    年建党一听,更加的生气,啪的一声拍了下桌子,怒道:“你还知道?你知不知道刚才程刚打电话过来,给我骂了一顿,话里话外都是你跟他闺女上完了床,就不要人家了。你把我的老脸都给丢尽了!”

    周文本来也挺生气,可是看年建党这个样子,赶紧上前安慰,“老年啊,你也知道咱们儿子的秉性,到底怎么回事还不知道呢,你先消消气,先让年泰解释一下。”说完回头给年泰用了个眼色。

    年泰看年建党这个样子,就知道他是真生气,赶紧解释:“您听我解释啊,他们那时倒打一耙啊,我是打算程彩晶分手,可是我从来没有跟她上过床啊。”

    年建党一听年泰的话,气消了不少,坐到沙发上,点点对面的沙发让他坐下,“慢慢说,一五一十的都说出来。”

    “好!”年泰这就将所有的事情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全交代了,“这就是全部的事情了。”

    听了年泰的话,年建党跟周文对视一眼,百分之九十相信自己儿子是清白的了,而年泰接下来拿出来的东西,让他们勃然大怒。

    年泰将笔记本电脑从卧室拿出来,边开机边解释:“我现在给你们看的这份证据,是昨天年华跟展青云帮我弄到手的,你们看了就知道我说的不及人家二三。”

    画面开始,就是一副醉生梦死的场景,二十多个男男女女纸醉金迷,正对着镜头的那对男女正在吃一种白色的粉末,吃完后一副欲死欲仙的摸样。

    周文捂上了嘴,“这个女孩就是程彩晶,没想到她竟然吸食毒品!”

    而接下来的场景更是让两个保守的中年男女大开眼界,在这么多人的场合,这两人就肆无忌惮的互相抚摸,程彩晶就跟条美人蛇一样在那个男人身上扭动。

    年泰这个时候解释道:“那个男人就是她的男朋友荀浩,程彩晶的父母看不上他,就是为了让程彩晶离开他,才选中我的。”

    接下来的画面更是限制级的,周文第一个受不来,离开现场。

    而年建党跟年泰看到了最后,当看到后面的时候,年建党的脸色铁青了,年泰偷偷看了一眼,知道这是老爷子盛怒的表现。

    等关上视频后,年泰小心翼翼的问道:“老爸,怎么办?”

    年建党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马上给弟弟,年建国打电话,将事情简单的告诉了他。

    当年建国听完之后有点傻眼,可是他也知道大哥年建党从来都是非常认真的,从不开玩笑,表示立刻就要过去。

    刚刚出了办公桌,又想起一件事,皱着眉头播出一个电话。

    而这个时候的程强都不知道用什么表情了,半个小时前哥哥程刚给自己来电话了,话里的内容让他非常的气氛,刚想找年建国理论的时候,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一看是自己儿子的,刚想挂掉,可是万一有重要的事怎么办,还是接了起来,可是儿子的话,却是让他整个人都傻了。

    “你,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程山道:“当初大伯让你给彩晶找对象,是因为看不上彩晶的男朋友荀浩,这件事大哥跟彩晶也承认了,可是现在彩晶跟人家年泰处着,跟男朋友荀浩也在秘密交往,人家年泰都知道了,而且人家还说,每次叫彩晶出去,不是去动物园就是去植物园,两人到现在连手都没牵过呢。可是大哥却是不认,还口出狂言,如果不娶彩晶,咱们程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程强听了,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半天没有说话。

    程山在电话那边感觉不对劲,赶紧大声喊道:“老爸,老爸你怎么了?”

    好不容易才恢复过来,程强喘着粗气道:“没事,爸爸没事,山山啊,我再问你一句,你说的都是真的?”

    程山肯定的道:“没错,因为当时我就在现场,被大哥扔出去的那个照有照片的手机被我给捡了回来,我找技术人员帮我恢复了一下,从里面找到了不少照片,您也知道喜欢摆弄照片,这些我一看就知道不是PS过的。我知道大伯他们肯定要找你,我告诉你这些话,就是希望你到时候不要太过被动。”

    程强对自己的儿子还是非常了解的,程山虽然脾气暴躁了点,但是从来没有坏心眼子,对侄子程峰也分了解,知道他从小就非常的有心计,当程山跟自己一说,程强就知道这肯定是真的了。

    放下电话后,程强不禁感叹,自己的儿子真的是长大了,知道为自己分忧了。

    也幸亏知道了事实真相,因此在年建国打进电话的时候,还没等对方说话,他就开始道歉。

    “建国啊,你别说了,我都已经知道了,我对不住你呀。”

    年建国满肚子的火气瞬间降了三分,说话虽然还是有火气,但是比之前确实少了不少,“省长,您也不要怪我说话不好听,年泰这孩子早就知道事情真相了,一开始是为了咱们的面子只是跟程彩晶那个孩子说要分手,可是没曾想她却不同意,第二次干脆连两个哥哥都带上了。这些也没什么,你哥哥竟然还给我哥打电话骂了他一顿,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明明是你哥哥嫂子知情,最后竟然我们老年家落了不是。”

    喘了口气,年建国拍拍自己的胸口,“省长,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再绑着两个孩子也说不过去了,你看能不能请你哥哥嫂子去京城,咱们两家坐在一起好好把这件事给说开了,既然是咱们两个做的煤,咱们两个也有这个责任。”

    年建国的话一落,程强惭愧的不得了,连声承诺,“建国,你就放心吧,我现在马上就去京城,这样咱们一起过去,怎么样?”

    年建国二话不说同意了。

    两人跟熊书记打过招呼后,回了京城。

    到了京城两人分头行动,年建国给年华打了电话,询问到底是怎回事,有些事年建党还是不好意思跟他说。

    年华没有这样的顾忌,“这件事是我跟展青云亲眼所见的,像也是我照的,不但照了相,我还录了像了呢。等您到得时候我给您看看,比倭国的那些爱情动作片也不差,要我说如果以后程彩晶跟荀浩活不下去了,拍这些东西也赚大钱。”

    年建国训斥道:“你这个孩子真是越说越不像话了,你现在已经是大姑娘了,嘴也要注意了,小心青云嫌弃你!”

    年华看看坐在身边的展青云,笑的非常的甜蜜,“得了,老爸,难道你不知道现在流行我这款的么!好了,我们现在也过去大伯家,咱们爷俩一会见了,再细说。”

    “行,你们开车要小心点。”年建国在这一瞬间脱去了常务副省长的威严架势变成了个唠叨的老妈子。

    年华皱皱鼻子,“行了,年妈妈我们知道了,一会见。”说完挂了电话,老男人罗嗦起来也是挺要命的。

    当年华跟展青云换好衣服,开车到达年建党的时候,年建国同志也到了。

    年泰看看年华穿的衣服松了一口气,刚才他都被雷怕了,现在看年华穿上女孩子的衣服就放了心。

    年华注意到年泰的态度,对他眨眨眼。

    这件事没有惊动年家的两位老人,年老爷子跟年奶奶年纪也大了,也相当担心大孙子的个人问题,如果突然告诉两位老人,你大孙子让人给涮了,急怒攻心之下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为了保险起见还是不要告诉他们了。

    年夏也不知道,也没有人告诉他,本来这就不是件好事,年华也就没说。

    年建党看人到齐了开口道:“年泰已经订好了地方,咱们现在就过去,不管怎么样,今天一定要把事情弄清楚。”

    年华对年建国用了个眼色,然后笑着道:“那什么,大伯老爸,我跟青云就先不过去呢,我们有点事要去办。”

    年建国接收到自己闺女给的眼色,就知道这丫头肯定是想到什么了,不过鉴于年华从来不乱来,而且每次弄来的东西都是至关重要的,立刻同意了,“那行,你们要快去快回知道么?”

    年华点头称是,然后拉着展青云跑了。

    年泰则是托着下巴想,他们到底是干什么去了,这个时候,周文过来,拉着年泰往外走去,打断了他的思路。

    年家一行人很快到了年泰订的地方,非常清净的地方,但是这里的安保工作做得非常好,喜欢隐私的人都喜欢到这里来,当然了,这里的消费那绝对是不菲的,这里做得就是那些有钱人或者是官员的生意。

    年家到了没有多久,程家一家也到了,他们一进来,年建国就看到程强的脸色非常的难看。

    不过在看到年家人的时候,将火气压了下去,年建国看得出来这火气不是针对年家的,那么就是跟程家人了,应该是在劝导他大哥一家的时候发生了冲突。而且再看程家其他人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就知道这家人不会善罢甘休的。说不定还真会来个倒打一耙。

    果然年建国想的没有差,程刚一家四口人还带着一个老妇人,一坐下,那个老妇人就开始嚎啕大哭起来,“我那可怜的孙女啊,真是命苦啊,被人给玩弄后还一脚给踹了,可怜她才不过二十来岁,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啊,杀千刀的畜生啊,白瞎我那可怜孩子的一片心啊,心甘情愿为了这个畜生怀孕,将来孩子生下来连个爸爸都没有,造的个什么孽由!”

    程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拉起老妇人,劝道:“妈,你这是干什么啊?咱们有事回去说行不行,不要在这里……”

    他本来是好意,谁承想程老太太把苗头冲向他,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个小兔崽子,你大哥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你个当弟弟的竟然连屁都不敢放,早知道你这么个狼心狗肺,就不该生下你。”

    程强本来就有气,被他妈妈这么一说,一口气差点上不来了,他知道自己母亲从小到大都偏心,不但偏心大哥,等到了孙子的时候,更是偏心大哥家的两个孩子,加上自己儿子从小就没有心眼,吃了不少亏。

    不过因为这个是他妈妈,他没有办法,而且那是他在偏远山区工作,那里工作生活都非常的艰苦,孩子太小过去就是受罪,他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到孩子大了一点后,就把孩子放到他们夫妻俩身边照顾。

    他一直认为只要自己比大哥厉害后,妈妈的心肯定就不会偏了,现在才知道自己想错了,牛拉到美国还是牛,老太太不管倒是什么时候心里也只有她大儿子。

    伤透了心的程强叹了口气,坐在了离着程家最远的地方,不打算参与这件事情了,反正自己劝也劝过了,能做的都做了,是你们不打算听得,我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当然了程刚还是看了他弟弟一眼,不过想到刚才弟弟让他们同意年泰跟彩晶分手的样子,冷哼一声,就当没有看到。

    年家人没有来老人,而且对方是个老太太,最后周文出头了,对方骂的实在是太难听了,就算周文怎么控制,语气也是不太温柔,“老太太,这件事谁是谁非,咱们大家心里有数,没错之前他们两个的确交往过,可是你孙女跟我儿子连手都没牵过,那里来的孩子。”

    老妇人一听周文的话,激动的猛拍桌子,“人心不古,人心不古,不要以为年家权势熏天,就能够指鹿为马!我孙女肚子里的孩子明明都已经一个多月了,正好是跟你儿子交往的时候有的,你说出那样的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说这孩子不是你儿子的,而是别人的!”

    周文慢条斯理的回答:“老太太,这可不是我说的,是你自己承认了的。”

    “你,你……”老太太没想到自己一个不注意就被对方给抓住了,气的指着周文说不出话来。

    看到这一幕,程刚的夫人赶紧帮她顺气,同时对周文怒目:“当时咱们初见的时候,年夫人你是多么的优雅大方,没想到再次见面就跟一个泼妇一样。”

    然后程夫人想起了一件事,从包包里掏出一张纸,打开拍在周文的面前,“你看看,这是什么?”

    周文根本不去用手拿,只是用眼扫了一眼,“不过事张B超单子罢了。”说着眼睛看向程彩晶,“就是不知道这个孩子到底是那位荀浩的,还是谁的!”

    一听周文说荀浩,程家的人互相交换了几个眼神,程夫人赶忙解释道:“在跟你们年泰交往之前,他们就已经没有来往了。”

    年泰在一边插嘴道:“程阿姨说的不对吧,我怎么记得程彩晶说过,她跟荀浩是普通好朋友关系,可没说断了啊。”

    听了年泰的话,程夫人瞪了程彩晶一眼,程彩晶赶紧低下头,她当然知道是自己失言了,突然想到当时除了年泰,就是自己哥哥还有程山,就算自己改口其他人也不知道。

    程彩晶抬起头,委屈的道:“年泰,你不要胡说,我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就算你不想要这个宝宝,也请不要将一些莫须有的罪名掴在我的身上。”

    年泰鄙视的看着程彩晶,摇摇头叹道:“一个人连自己说过的话都不承认,哪里还有人品可言,幸亏我早早看清了你的庐山真面目,不然还真的得被你这个能够面不改色,睁眼说瞎话的女人糊弄了。”

    “年泰,你说的话可要对自己负责。”程峰昂头指着年泰道。

    年泰冷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一支录音笔,打开后正是今天中午时候,他们的之间的对话。

    程峰瞪大眼睛看着年泰,他没想到年泰竟然偷偷录了他们之间的对话,很快就放到了程彩晶说那就话的时候。

    “年泰,你放心吧,其实我跟荀浩也就是普通朋友的关系”

    程彩晶的脸白了,慌张的看着父母,看着哥哥。

    年泰笑着问道:“是不是没听清楚,你们要不然再停一边。”还没等程家人说什么,就又放了一遍。

    “年泰,你放心吧,其实我跟荀浩也就是普通朋友的关系”

    “年泰,这不过是我说错了话而已,这不代表什么,你不要在这里瞎说!”程彩晶赶紧辩解。

    程彩晶说完大家长程刚说话了,“年部长,虽然我们对您来说就是那地上的蝼蚁,根本不值得认真对待,但是就算是蝼蚁也要争一争,没错,彩晶那孩子说错话了,可是谁都有说错话的时候,难道就要一竿子打死么。”

    “当然不能了,现在的事实是,我女儿已经怀孕了,怀了你们年家的孩子,可是你们儿子,你们一家嫌弃我女儿,想抛弃她,不要说她一个女孩子,就把我们一家算上,对上你们年家也是螳臂当车,但是我们还是想拼一拼试一试。我现在只想要一个痛快话!”

    “你们年家到底要不要我女儿和我女儿肚子里的孩子。”程刚怒道。

    年建国笑了,“我从来没见过你们这么不要脸的人啊,真是当了婊子还想立贞洁牌坊。”刚才因为顾忌程强的关系,年建国没有说话,但是现在他真的忍不住了,“如果我们不同意,你们想怎么样?要去告我们么?”

    程刚这个时候情绪平静下来,“如果你们不同意的话,那我们只能走其他的途径了,当然了告我们是不会告的,我们如果那样做的话,就是瓮中捉鳖了,自投罗网,我们要将这件事宣传出去,请社会的人评评理,不是你位高权重就可以欺负人的。”

    这个时候年建党开口了,“程刚同志,咱们两家就不能和平解决这件事?”

    程刚以为年家一听要这件事宣扬出去害怕了,那是更加的得意,“和解,当然没问题,只要他们现在就去结婚,拿到结婚书,然后你们再给个几千万的彩礼钱,我们就不再追究了。”

    听了这个话,年家的人都无语了。

    “几千万?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怎么着也要一个亿啊,如果大哥结婚的话,这钱我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门口,所有人都朝着门口看去,就见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亭亭玉立,正是借口晚点到的年华,“不过……”

    年华问道:“不过,年泰的年纪可不够啊!”

    程老妇人尖声道:“难道年家连这么点小事都干不好?”

    年华点点头,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我大哥要结婚了,我实在是太高兴了,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奉上我跟青云的第一份大礼,现在请看。”说着拉开了门。

    刚才的门是关着的,年华一拉,一个人从外面轱辘进来,一下子趴在了程家人的脚下。

    当这个人抬起头的时候,程彩晶尖叫一声扑了过去,“荀浩,荀浩,你怎么来这里了。”

    程峰一看不好,赶紧将自己妹妹拉了过来。

    程彩晶这才想起来现在到底是在哪里,两只手编在一起,有点不知所错。

    荀浩昏头昏脑的站起身,抬头就看到了程彩晶,惊吓的扑了过去,“彩晶救救我,我被人绑架了,他们要杀了我,救救我。”

    年家的人都无语了。

    程峰一脚把人给踹到一边,“哪里来的臭小子,想占我妹妹便宜。”

    荀浩正好碰到桌子,一张纸从桌子上掉了下来,掉在他手上,他刚想扔到,就看到这是一张B超纸,当看到名字是谁的时候,手指颤抖不已,抬头不敢相信的看着程彩晶,“彩晶,你有孩子了?你怎么不告诉我,你怎么不告诉我!”如果告诉告诉他的话,他当然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姓别人的姓,就不会出馊主意让程彩晶就嫁给年泰了。他们一家子从来在子嗣上都不旺,他前些年那么的荒唐,都没有整出私生子私生女,可想而知这个孩子的重要性了,在他们家眼里孩子比什么都重要。

    自己也不会受到非人的待遇,他现在才知道自己跟程彩晶的事早就被年家知道了,而且那个恐怖的女人跟展青云关系不一般,自己算是得罪了年家跟展家,不要说之后的前途了,就连家里都被他给牵连了。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程家不愿意自己跟程彩晶在一起引起的。

    程彩晶被荀浩看的有点惴惴不安,可是却软弱的低下头。

    程峰又一脚将荀浩踢到一边,连续不断的踢打,而荀浩一直看着程彩晶。

    最后程彩晶真的受不了了,她对荀浩是有真感情的,要不然也不会离不开荀浩的,哭着扑到在荀浩的身上,对程峰哀求着:“大哥,你要打就打我吧,他毕竟是孩子的爸爸啊,我不能让孩子生出啦没有爸爸,大哥求你了。”

    程峰没想到自己妹妹竟然拦着自己,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彩晶,哥哥这么做都是为了你,你怎么就不知道呢,你怎么能这个样子呢。”

    程彩晶哭着吼道:“大哥,你才不是为了我,你是为了你自己吧,你是为了沾年家的光,才一直想让我嫁入年家的,不要说得那么冠冕堂皇。”

    程峰没想到自己的心思竟然被妹妹知道了,还被她当场揭穿了,不敢相信的呆立在现场。

    年泰偷偷的对年华竖了个大拇指,这丫头实在是太厉害了,年华对他挑挑眉,照单全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