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平安夜
    年华之所以跟展青云没有跟他们一起过去,就是为了找到荀浩,说不定会用得上,当然了这也是年华临时才想到得,因此她之前并没有在荀浩身上做手脚。

    不过找一个区区荀浩,她还是有办法的,一个电话过去,徐南就开始发动小弟们找这小子在哪里。

    很快就有了消息,荀浩这小子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就被带到了年华跟前。

    而年华见到他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揍他一顿,这小子竟然敢给年泰带绿帽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说实在的荀浩见到年华的第一面,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不知道这个美人找自己干什么,可是当那剧烈的疼痛袭来的时候,这才知道这哪是美人啊,完全是修罗啊,疼死我啦!

    年华展青云带着被暴揍一顿的荀浩到了这里,正好听到程峰的话,然后就是后面发生的事情了。

    虽然现在的场面非常的精彩,年华还是打算上前制止,还是早点解决了事,她实在是不想再看到这家极品了。

    还没等年华出声,就见程老夫人嚎啕着扑到程彩晶的身上,“我可怜的孙女啊,我,我……呃!”抽搐两声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眼睛紧闭晕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不管是程家的人还是年家的人都傻了眼,还是程强先反应过来,跑到他妈妈身边,叫道:“妈妈,妈妈!您这是怎么了,您醒醒啊!”

    年华冷眼旁观,程刚一家互相在使眼色,程刚还在跟他老婆耳语几句,他以为不会被人听到,殊不知能够听到的就不只一个人。

    就见程夫人突然哀嚎着跪在程老夫人身边,程夫人是一个劲的哭嚎,而程刚则是狠狠瞪了她一眼,“还不赶紧把妈妈送回家,家里有专门治疗的药!”又回头瞪程峰,“你没看到你奶奶都这样了么?还不赶紧过来!”

    程峰也明白过来,赶紧过去跟程强一起就要把程老夫人抬出去。

    而程刚则是来的年建党身前一把鼻涕一把泪,“您看我妈妈都这样了,咱们有事过些天在说行不行啊,要是不赶紧回去,我怕,我怕。”这就开始抽搭开了,“我怕我妈妈她坚持不住啊!”

    年建党还能说什么呢,百善孝为先,虽然有点怀疑这个老太太是不是真的病了,可是他又不能去亲自验证,没办法就要点头。

    “大伯,我看看程奶奶就要不行了啊,如果就这么走了,说不定就死在半路上了,那可就又成了咱们家的不是了,我看不能让她老人家走。”年华在一边凉凉的道。

    程峰听了这话怒视她,“你还有没心啊!老人都这个这样子了,你怎么这么冷酷无情呢。”

    就练出程强的脸色也难看起来,就算程老夫人怎么的偏心眼,可毕竟是他妈妈,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受苦。

    “年华,你就看在伯伯的面子上……”

    程强还没说完,展青云打断了他,“程省长,你误会年华了。我会一些军中的急救方法,完全能够先让程老夫人清醒过来。”

    这事程强才知道自己误会年华了,一脸的愧疚,“真是对不起,伯伯误会你们。”不过他也有点犯难,到底展青云到底能不能让程老夫人清醒过来他心里没底啊。

    年华当然能够看到他再犹豫什么,趁热打铁,“您放心,青云的妈妈是京城军区医院的主任邹红波,他在邹阿姨的熏陶下,这些东西都是小意思!”

    程强一听这才放了心,他也听过邹红波的大名,虽然身为中将的夫人,可是从医院的医生干起的,到现在成为一个科室的主任,医术那是没的说。

    不过程强放心了,程刚则是不放心了,程强不了解他妈,但是程刚了解啊,要不然怎么能哄得老太太,这么向着他呢。

    老太太根本就是装的,要是让展青云一看看出来了,就不好结束了。

    程刚程夫人程峰在那里互使颜色,而程彩晶则跟荀浩抱在一起,亲亲我我就好像这外界的一切跟他们都没有关系一样。

    展青云作势要过去,程刚一把就把老太太从程强程峰手里抢了回来自己抱着,怒视程强道:“程强你竟然想让这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给妈妈治病,你是不是当省长当傻了,我告诉你,我绝对不会同意的!”

    年华眯眯眼,手一翻,一滴水珠出现在她的手指上,一弹,就听诶呦一声,程峰抱着膝盖跌倒在地,痛苦的呻吟着。

    听到他的声音,被程刚抱着的程老夫人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从程刚的怀里挣脱下来,冲到她大孙子身边,关心的问道:“峰啊,你怎么样了,疼不疼啊!我可怜的大孙子啊,遭了什么罪啊!”

    年家的其他人差点笑出声来,年建国年泰爷俩转身偷乐,而年建党跟周文则是苦忍着,风度啊风度!

    而在场最难受的莫过于程强,从程老夫人清明的眼神还有敏捷的动作怎么能看不出刚才他老人家是装的呢,可怜他一位堂堂的省长都给忽悠了。

    这次他是真的伤心了,叹了口气,走到年建国跟年建党的身前,致歉:“年部长,建国啊,是我对不起你们了,这门亲事就结束吧。”说着又叹了叹气。

    程强刚说完程刚就骂道:“程强,你说什么呢,这门不能结束,彩晶一定要嫁入年家,要不然这件事没有完……”

    程刚没有说完程强就爆发了,“大哥,你是魔障了么!侄女都已经这样了,已经跟人家有了孩子,你们怎么还这个样子,你们将孩子置于何地啊,就算你们真的让她嫁入年家了,她还有好日子过么!”

    又低头对程峰道:“程峰,叔叔知道你不甘心就这么平平庸庸的过一辈子,可是就算你妹妹嫁入年家,人家年家根本就不愿意娶,你们根本不是结亲,这是结仇啊,你以为年家就会捧着你么,你再做什么美梦呢,清醒清醒吧。”

    程峰这个时候脑袋嗡的一声,抬头从年建党一直看到年华,从年家人的眼里看到了厌恶鄙视甚至是仇恨。

    这才意识到自己一家的所作所为既没有让妹妹嫁入年家,还给自己一家招惹了强大的敌人,他扪心自问如果自己站在年家的角度,肯定对他们家是除之后快,年家可不是好惹的。

    可是年家对他们绵软的手段,让他们一家子都忘记了,他们对付李家的狠辣,现在李家那么一棵参天巨树都被年家给连根拔起了,跟不要说小小的程家了,年家之所以没有用剧烈的手段当然是看在叔叔程强的面子上,要不然的话,他们哪里还能够在年家面前耀武扬威,早就被发配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连程峰都想明白的事情,程刚当然也能够想清楚,之前他是满怀侥幸,可是现在被弟弟程刚给戳破了,也知道年家是仁至义尽了,如果自己一家再继续下去,后果可能就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了得了。

    程刚程峰对视一眼,都能够看清楚对方的绝望和无奈。

    程老夫人还想闹,被程刚拉出了出去,然后不知所措的程夫人扶着程峰走了,最后只剩下程强,程彩晶,荀浩还有年家人跟展青云。

    程强跟年建国点点头,又对程彩晶说了声好自为之,落寞的离开了。

    年华看他走后,蹲在程彩晶跟荀浩的身边,荀浩看到年华过来后,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年华对他笑了笑,他哆嗦的更厉害了。

    年华被他逗的开怀大笑,“你放心吧,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只要你记住以后跟你女人离着我们年家人远点就行,要不然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说最后那句话的时候,年华的语气更加的轻柔。

    荀浩赶紧点点头,并保证:“姑奶奶,您老旧放心吧,我们两个以后看到您们一家马上就滚,马上就滚!”

    年华对他又笑了笑,转眼冷了脸,厉声道:“还不快滚!”

    荀浩赶紧拉着程彩晶的手跌跌撞撞的离开了。

    年泰凑到年华跟前好奇的问道:“年华,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啊,他看起来怎么这么害怕啊!”

    年华笑着看着他,“你想知道的话,我可以让你享受一下。”说着按着自己手指的骨头节,按得啪啪作响。

    年泰赶紧摆手摇头,“还是算了吧!”还是小命要紧啊。

    展青云看看时间,已经六点多了,对年家人说道:“年伯父年伯母,年叔叔,时间也不早了,咱们换个包厢吃点饭吧?我去安排!”

    年建国笑着点点头,“行,你就看着办吧!”

    展青云的速度非常的快,不过几分钟,他们就移到了另一个包厢。

    要知道这个地方,不是预约的话时订不到的,看起来展家老大的名头非常的好用么。

    经理是跑前跑后,当看到年家的人的时候虽然知道不是一般的人,可是并没有想到是年家,毕竟年家的人少不说,年建党非常的低调,而年建国他们也并不认识,但是那通身的气派还是能够让这些长着火眼金睛的人知道这肯定是身居高位的大官。再加上是展青云亲自安排的,那是更加的殷勤了。

    这顿饭吃的是非常的愉快,年家的一件大患给摘除了,年建党夫妻非常的高兴,年建国也是非常的庆幸,幸亏早早的发现了,要不然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

    年泰更是高兴,简直是眉开眼笑的,自己终于可以解脱了,真是万幸啊。

    起身举杯,年泰朗声道:“这一杯我敬老爸老妈,恭喜你们后半辈子脱离苦海。你们随意我干杯!”说完一干而尽。

    然后又倒了一杯,道:“这杯我敬叔叔,多谢你生了个好闺女。”

    年建国笑着一饮而尽,年泰对他竖了竖大拇指,“还是叔叔你爽快。”

    接着又倒了一杯,周文有点担心了,却被年建党拦住,“你不要这个样子,儿子今天心里痛快,你就让他多喝一点没事。”

    年泰拍拍身边展青云的肩膀,“咱们好兄弟就不要多说了,好兄弟讲义气。也多谢你接收我们年家的这个女霸王,要不然我都不知道她能不能嫁出去。”

    年华白了他一眼,却也没用说什么!

    展青云笑着喝了酒,然后道:“咱们市好兄弟,当然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了,过几天我请你去做野外一百公里的拉练怎么样,让你感受一下大自然的魅力。”

    年泰哑然失笑,自己不过是说了他女朋友几句罢了,这小子就要报复自己,“行了,行了,我不说了还不行么?我不说了,你就放过哥们我吧。”

    在场的其他人哄堂大笑。

    吃过晚饭,年建党邀请年建国去他家住:“建国现在已经这么晚了,你就去我们家住的了,这么晚看车也不方便。”

    年建国还没有说什么,年华揽着年建国的手臂,对年建党道:“大伯,今天年建国同志可要跟我一起走,他老人家还没有看过我在首都的房子呢,今天就让他在我哪里住就行了。”年华在猜到年建国要来之后就请了两个保姆,将小四合院收拾好,之前就已经弄上了地暖,反正家具也是现成的,随时可以入住。

    年建国也想跟自己闺女好好待会,只能谢绝哥哥的好意,“真是不好意思了,大哥,我还没有去过年华那里呢,我可要给她把把关,看看她买了个什么房子。”

    “行,这样下个星期天,你把弟妹也带上,年夏这小子也叫上,我也像我大侄子了,然后请着老爷子老太太,咱们一家人好好的吃一顿,当然了。”年建党微笑着看向展青云,“青云也必须到场!”

    展青云对他点点头,“只要大伯叫我,我随叫随到。”

    “好好!”年建党高兴的不得了,一个劲的说好。

    年泰凑到年华跟展青云跟前挤眉弄眼,小声道:“你们大伯喝多了。”

    谁承想,他的话刚说完,年建党就在那里喝道:“年泰你瞎说,我没喝多,我可是千杯不醉,我……”

    “是是是,你没喝多,既然没喝多,咱们就赶紧走吧。”还没说完就被周文跟年泰架着离开了。

    剩下的三个人相视一笑,出了这个会馆,年建国的车就开了过来,年建国跟他说了几句话,车就开走了。

    一行人上了展青云的车,路上年建国问展青云:“青云你现在在哪里呢,听年华说你现在不仅在国防大学上课,还担任某个团的干部?”

    展青云对其他人的话可以不理会,可是对未来老丈人的话,那是不敢不回答,自己女朋友就坐在自己身边呢,“我现在是中央警卫团的副团长,平时出了上课其他时间就在警卫团。”

    年建国真是大喜过望,中央警卫团那可是相当于古代的御林军或者禁卫军啊,拱卫着皇城,是中央的最后一道防线,每位团长都是经过层层选拔,可以说是非常的严苛的,而且现在这位团长马上就要调职了,那么,百分之七八十的可能性就是刚刚二十一二的展青云担任了,这可是华夏历史上最年轻的团长了。

    这下子年建国看展青云的目光是更加的炙热了,这才是能够配的上自己女儿的汉子啊,性格坚毅,长相俊美,前途广大,最主要的还疼爱自己的女儿,当然了这个人也不是十全十美的。

    年建国开始挑刺了,这小子表情实在是太少了,这个不好。突然想起如果自己女儿要嫁给他后就根不能经常回家的年建国开始吃起醋来,拼命的在展青云身上找缺点。

    展青云都快被他这忽冷忽热的眼神给弄感冒了,不知所措的看向年华,年华则是呵呵笑着,“不要管他,他是吃你的醋呢,过一会儿就好了。”

    哭笑不得,展青云明白原因后也就放开了,吃醋就吃醋吧,自己要娶人家的女儿,还不允许人家老爸吃醋啊。

    时间不长,年华一行人就到了年华的那套四合院。

    年华开门,年建国一马当先推门进去,就见里面的小院子还挺宽敞,正对门口是三间正房,正房旁边是两间耳房。左右两边还有两座厢房,一边三间。

    院子里有一个葡萄架,下面是一个石桌,石桌旁边是四个石墩子,靠近门的地方有个石榴树,石榴树下面有好几盆盆景,弄得还挺雅致。

    听到有人进来,一个保姆快步出来,“小姐你们回来了?”

    年华笑着道:“李妈,屋子里面暖和了么?”

    李妈笑着道:“小姐放心,都妥当了,被子褥子什么的我跟孙姐看今天天气不错太阳挺好的也都晒过了。”

    点点头,跟李妈介绍过年建国后,就让李妈回去休息,年华请年建国到正屋,“老爸你今天就在正屋睡。你先参观参观。”

    年建国进了屋子是不住的点头,称赞道:“不错不错,而且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一进你们这个院子,就感觉道空气好了不少,非常的清新,那些粉尘也好像消失了。”

    年华没有说话,其实这当然不是错觉了,当初年华可是请周大师帮她看过了,而且前几天风水大师沈玄刚也过来指点指点,年华自己根据沈玄刚所说的,自己弄了一个过滤空气的符阵,不计成本的用翡翠布阵,也算是下了大成本了。

    跟自己闺女待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年建国就让司机来接他,在年华的一再挽留下,年建国跟他司机在这里吃过了早饭才离开的。

    年建国走后,年华跟展青云也陆续离开,他们今天都有课。

    年华临走的时候嘱咐两个保姆将房子看好后就回到了宿舍。

    坐在地铁上,年华靠在椅背上想想这两天发生的事,真是丰富啊,想到这里,年华突然发现自己忘了一件事情,到底是什么事情呢,年华努力想着。

    而被年华忘记了的小鸡仔海东青那叫一个委屈啊,从它到了这里就被四个怪老头翻过来调过去的研究,狠狠的瞪了趴在旁边的屠狼一眼,这个不讲义气的东西,竟然看自己深陷魔掌,不顾兄弟情意,竟然视若无睹,真是太可恶了,屠狼我要跟你绝交。

    主人啊,你赶紧过来救我啊,你可爱的海东青就要被折磨死了。

    田抱朴起床就看到那个跟黄色绒球一样的小东西,用四十五度仰望着天空,小黑豆眼睛里流露出的感情,让他这个大男人都伤感了。

    真是……太有意思了,田抱朴一手拎起海东青,嘿嘿笑了起来,今天轮到我研究了。

    海东青一时不被被抓住脖子,叽叽叫着扭动身子想要下去,可是很可惜它还是牢牢的被攥在怪老头的手里,唉,海东青绝望的垂下翅膀,眼睛里闪过一丝忧伤,“叽叽叽叽”主人,永别了!

    窝在一边的屠狼,抬起头翻了个白眼,还永别了呢,我看你是乐在其中,说是研究不过是让它认认东西,看看它能不能听懂人说话,还有其他的一些都是它平时都会做的,看在主人的份上,这四个老头也不可能怎么照你,最多就是捧在手里蹂躏一番,之后还给一堆吃的,你每次都吃的那么开心,说你难过谁信啊!

    吐槽完了之后,屠狼继续闭目养神。

    年华回到学校后,直接去了上课教室,已经打电话让宿舍的姐妹们将书本什么的都拿过去了,就不需要再去跑一次了。

    到了教室,年华发现所有的同学都是喜气洋洋的,这是怎么回事啊?

    正好看到朝她挥手的李碧,年华赶紧过去,坐下后就问道:“李碧,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教室里怎么这么愉快啊?”

    李碧听完后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她,还好年华的心里素质好没有被她看毛。

    “你这是什么眼神啊,赶紧告诉我!”

    李碧这才揭开谜底,“因为明天就是圣诞节了,今天晚上是平安夜,同学们都在商量要去哪里玩,宣传委戴修杰说要进行集体活动,被班长否决了,班学文说过几天就要元旦了,到那个时候在集体活动,今天就单独行动。”

    年华这才知道,今天晚上竟然是平安夜,这几天闹得她脑袋都糊涂了,不过年华是没有过这些洋节日的习惯,平安夜在她心里都没算上节日,突然看到班上同学这么的兴高采烈她还有点不习惯。

    不过她今天早上就已经知道了展青云今天晚上没有时间,也就不能过二人世界了。

    这时屈绯红过来了,脸上的笑容甜蜜极了,手上还捧着一个用包装纸包装的非常精致的苹果。

    李碧年华哦了一声,露出了然的微笑。

    屈绯红的脸被她们给弄得通红,不甘心的反击道:“李碧就算了,年华你还哦我,我不信你男朋友没给你买。”

    年华摊摊手,李碧曝光道:“这家伙都忘了今天晚上是平安夜了。”

    屈绯红听完也是用一种你是外星人的眼神看她。

    年华只是耸耸肩,语气轻松,“我一向不过什么平安夜圣诞节。既然绯红你晚上有安排,那我就跟李碧还有老大过吧。”

    听了年华的话,李碧马上拒绝道:“我跟老大已经都有安排了,你还是找你男朋友去吧。”

    年华听完后眼睛都亮了,赶紧追问:“这是什么情况啊,在我不再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知道的?”

    屈绯红捂嘴瞅着李碧直乐,李碧大大咧咧的自己说了:“其实没什么,我跟古田不是老乡么,他看我也没人约,也没有人约他,跟我说干脆我们几个老乡出去吃顿饭,就当老乡聚会吧,我当然同意了。就这么简单。”

    年华一听眼睛眯了起来,这一听就不对劲好吧,老乡会?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在平安夜举行老乡会的呢!这一定有阴谋。

    “这一定有阴谋。”年华没说出的话,被屈绯红说了出来,“古田肯定没安好心,我告诉你老二,如果你去的时候万一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一定要马上打电话给我们,你知道么?”

    年华在一边点头。

    李碧被她们两个弄得脑袋奇大,“我说你们不要这个样子好不好,古田不是那种人好不好,再说了,他能把我怎么样,你不要开玩笑了。”

    既然李碧不停她们的劝告,年华跟屈绯红也就不说什么了,其实她们也知道古田不敢做什么,就怕两人青春年少万一擦枪走火不久坏了么,尤其是李碧还是那样一个冲动不顾后果的性子。

    两人叹了口气,不再多说什么了。

    过了不过时候程莲来了,她昨天也回了家,今天平安夜他们一家子打算一家子出去过。

    就在四个姐妹在那里商讨程莲一家要去哪里好的时候,一个人走到她们身边,拍了下年华的肩膀。

    年华扭过去一看,竟然是班长班学文同学,笑着问道:“班长大人有什么事?”

    班学文咳嗽一声推推眼镜,从兜里掏出一张电影票,放到年华的桌子上,不要意思的道:“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

    随着班学文的话出口,班上瞬间就跟按了静音一样,鸦雀无声,所有人的视线都凝视着班学文跟年华。

    男生的眼神里都是那是羡慕嫉妒恨啊,年华说实在的,可以说是班上女生里最最出色的那个长相好气质佳,可是就是这身高对一般的男生有点把握不住,因此让人望而却步。可是望而却步不等于不对她抱有幻想,万一那天女神青睐自己,自己成了那个幸运儿怎么办,到时候身高什么的就是浮云。可是没想到在班里男生持续观望中,班学文竟然会选择悍然出击,如果成功的话,那,那……男生们的心里一个个的小人在那里咬小手绢。

    而女生的眼里那是带着对班学文的怜悯和对年华的崇拜,可是说年华班上的女生都是年华的粉丝,在军训时候发生的声征服了所有的妹子。在她们心里这个女人就是不可战胜的。

    而对班学文的怜悯则是,男生们认为年华是个女神,可是他们不知道其实这个女神骨子里是个女汉子,还是那种彪悍无比武力强悍的女汉子,如果两人真的成了后,万一班学文做了对不起年华的事,小命休矣啊。再说了,在她们心里有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在她们心里跟她们偶像相配的只有那个英俊强大的军人。

    当然了她们根本不知道其实人家早就是一对了。

    反正所有的人都等着年华的反应,屏住呼吸慢慢等待。

    就见年华将电影票推到班学文身前,充满歉意的道:“真是对不起,我有男朋友了。”

    年华说完后,就有人喊道:“年华女神,你这句话是不是太老梗了啦!换一个理由先。”

    没想到这个人说完,其他人竟然都响应起来,都在那里起哄,让她再说一个,年华被他们弄得哭笑不得。

    而班学文之前被拒绝的尴尬在无形中也被化解了,摇摇头叹了口气。

    在其他人的起哄中,年华暗地里翻了个白眼,在旁边随便抓了一个女生,抱在怀里,深情的注视着她,温柔的说了一句:“其实我喜欢女生!”

    而被她抱住的女生的脸一下子就变成了红苹果。

    其他人在一愣过后,更是尖叫起来,一个劲的起哄,直到老师过来上课,这才结束。

    班学文早就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上课都心不在焉,跟他同桌的古田推了他一下,班学文这才打起精神上课。

    年华正好这一幕,虽然有其他人的暗恋挺爽的,但是如果自己不喜欢对方一定要斩钉截铁的告诉人家,一直吊着人家也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既然自己已经选择了展青云,她就不会再去招惹其他的男人。

    下了课,年华就给年夏打电话。

    年夏接了电话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年华给臭骂了一顿。

    “老姐你实在是太不够意思了,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都不叫我,到最后就我没有到。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年华讪笑两声,“你不是要参加什么,机器人大赛么,我就没有打扰你老人家。”

    年夏冷哼一声,根本不买她的帐,“你这都是借口。”直接揭穿她,“你肯定是觉得我是小孩子是不是啊?”

    年华当然不能承认了,脑筋开动赶紧解释:“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之前不是告诉我说,你这个比赛非常的重要,要闭关修行么,你说话的时候,你们宿可都在,你问问他们你说没说过。”

    年华说完就听到对面的声音变远了,年华知道这是年夏去问他们宿舍的了,不多会儿,年夏回来后语气好了很多,“既然这样,那我就原谅你了,下不为例。”

    年华赶紧发誓,“以后有这样的事,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你应该知道我们奇门中人是不能随便发誓的。”

    年夏这才放了心,可是他不知道他又被他老姐给骗了,奇门中人的确是不能随便发誓,可是年华是个异类,她不占因果,发誓对她来说没有约束力。

    还有就是当时年夏根本没有说那句话,他们宿舍的人当然也没有听到了,可是这些日子,只要年华过去看年夏,肯定会买不少好吃的,不单单是给年夏的其他人也能吃得到,因此那三人早就被年华买通了,因此年夏一问,其他人马上回答当然说过了。这就是典型的吃人嘴短。

    当然了这不是说这些人就人品不好,其实年华一见就知道那三个孩子都是好孩子,要不然她也不会对他们那么好了,想办法拉拢他们了。

    说完这些年夏问道:“老姐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啊?”

    年华说出了自己的打算:“那什么,今天不是平安夜么,今天晚上咱们姐弟出去玩玩怎么样。”

    年夏恍然大悟:“原来今天是平安夜啊!”他这些天摆弄机器人摆弄的,也忘记了日期,想了想回答道:“好啊,正好我也出去轻松一下啊。”

    两人约好了集合地点。

    年华也想帮年夏买点新衣服,这么大的孩子正是爱美的时候,年华愿意帮年夏多填些衣服,当然了买也只是买些普通一下的名牌,毕竟他还是学生。

    下午放学,年华就过去跟年夏会和,姐弟两看看时间也不过五点钟,干脆先去买衣服,之后再去吃饭。

    年华年夏她们去的是首都最大的卖场,先去帮年夏买衣服,年夏自己的眼光也不错,年华就让他自己去挑,年华就坐在店里面的沙发上等着他。

    有时也过去提几个意见,当两姐弟站在一起的时候,路过的顾客店里的店员,眼里都闪过小星星,两人相似的脸庞相似的身高,都在说明两人龙凤胎的关系,天啊,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一对。

    如果说他们两个分开的话,还没有这么引人注目,可是当他们站在一起的时候,那光彩是成倍增长。好几个店里都给了最好的折扣。

    最后年华干脆买了两件非常相似的蓝色紧身小棉衣穿上,是从一家买的,只有些许的差别能够看出男女,穿上后那是更加的相似了。

    更好笑的是,当两人吃饭的时候,竟然还有星探上门,问他们要不要加入娱乐圈,说的那叫一个天花乱坠,最后被年华一个凌厉的眼神瞪跑了。

    其实姐弟俩随着时间的推移,长相越来越有自己的特点,要不然为什么没有人认为年夏是姬无瑕的扮演者,可是当两人站在一起的分外的和谐,外人一看就知道是龙凤胎姐弟,这也没有办法。

    不过他们两人出去福利也不少,至少他们点完餐很快,菜就上来了,那是相当的快。

    就在他们边吃边聊的时候,年华就感觉到有人鬼鬼祟祟的看着他们,猛地抬头一看正好看到两个女生在斜对面那桌子偷偷的看他们两人。

    当发现被发现的时候,还想藏起来。

    年华踢踢年夏,年夏抬头带着疑问看着她,年华点点他身后,年夏不知道怎么回事回头一看,就看到那两个女孩子。

    “刘萌萌,郭子静?”年夏惊奇的说道。

    年华问道:“你同学?”

    年夏点点头,“嗯,不过我跟她们不太熟悉,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

    年夏说的非常的坦荡,可是那两个女孩子就不那么坦荡了。

    她们说的话,被年华听得一清二楚。

    郭子静缩回脖子拍拍自己的胸口,赶紧喝了一口水,“天啊,我们被人家给发现了。”

    刘萌萌则是有些害怕,“子静,那个女孩子的眼神好可怕啊!”

    郭子静又探头看了一眼,回来后笑了的非常开心,“他们一定是姐弟,年夏在自我介绍的时候不是说了自己有个姐姐,也在京城上学么,这下我就放心了。”

    刘萌萌欲言又止,郭子静翻了翻眼珠子,“萌萌,你想说什么就说呗,干嘛这个样子啊?”

    刘萌萌犹豫一会儿,还是说了自己的顾虑:“我说子静啊,难道你不觉得他姐姐好厉害么,要是以后你们两个真的在一起了,那这大姑姐也是个问题啊!”

    听了刘萌萌的话,郭子静想了想回答道:“这又有什么,谁还没个脾气了,再说了咱们是在偷窥啊,难道你们还想让人家给咱们好脸啊!再说了,我还不知道我对年夏的感性是不是喜欢呢,就算以后我们到了一起,我是跟年夏过日子又不是跟他姐姐,再说了只要我对她弟弟好,我相信她也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年夏吃了一口饭,夹菜的时候,就看到她姐姐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而且她看他的眼神,让他无比的发毛。

    “老,老姐,你这是怎么了,这么看着我?”

    年华嘿嘿一笑,她当然不能说小弟啊,你马上就要享受到被女孩子追得乐趣了,那样的话,年夏肯定会躲着这个叫郭子静的女孩子。如果那样的自己不是要少看不少好戏了!年华的想法是相当的无良了!

    ------题外话------

    第二百一十四章修改了一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