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二十九章 翡翠球罐
    平安夜的第二天就是圣诞节,不过华夏可不过这个节日,你该上课的还要上,不过这天年华她们只有上午的了,下午就可以窝在宿舍不用出去。

    而且这天还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鹅毛大雪,年华看着外面的雪花,跳下床,跑到阳台上用手接了一朵,虽然冰凉但是是那么的柔软,她无意识的说了句,“摸着好像海东青刚出壳时的绒毛啊!”

    绒毛?海东青?年华眨眨眼,终于知道自己忘记什么了,自己把海东青跟屠狼给落在师傅那里了,要不要把它们送到年泰那里。

    想了想还是算了吧,反正师父他们有四个人呢,还照顾不好两只动物么,再说了那里四个老人家,就让它们先陪着师父吧,就当为自己尽孝了。

    而此时此刻正在等待伟大主人救自己的海东青,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主人无情的抛弃了

    然我们为可怜的海东青祈祷吧,阿门!

    年华正欣赏雪景的时候,一通电话打了过来。

    从兜里掏出来,眼睛弯成一个月牙,“丽丽,你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啊?”

    莫丽丽冷哼一声:“还说呢,你都好久没有给我打电话了,好不好啊!”

    “我这不是怕打扰你么,上次你挂了我电话后,我就觉得不对劲了,一问木晓,还是有男朋友了,你这个不够意思的,竟然还不想让我知道。告诉木晓都不告诉我,如果不是木晓跟我透露,你是不是瞒到你们结婚啊,我告诉你,我是不会给你们包红包的。”年华的理由那是相当充分啊。

    听年华指责自己重色轻友,莫丽丽傻笑两声,这事她没有办法反驳,上次年华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正在跟男朋友进行第一次约会,心情正激动呢,一不小心就把电话给挂了。

    “呵呵,我那不是不小心摁到了么?”

    年华哼了一声,“那你怎么不给我打过来啊?我等了半天都没等到!”

    这时莫丽丽赶紧承认自己的错误,“哎呀,都是我不好还不行么,您就大人大量绕了我吧!”

    年华又逗了她几句,莫丽丽是好话连连,年华这才满意了道:“好吧,既然你这么诚恳,我就放了你了。对了,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啊?”

    莫丽丽十分干脆的就说了:“这不是马上就要元旦了么,我跟我那位还有想要来京城玩两天,这不是想要去投奔你么?”

    “好啊!”年华一听就乐了,“别的不行,吃住我全包了。”

    “这可是你说的。”莫丽丽也不跟年华客气,“我们两个坐三十的大巴车,大概中午就能到你把地址告诉我。我们直接过去就行了。”

    年华翻了个白眼,“得了,还跟我客气什么啊,你快到的时间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莫丽丽假模假样道:“这怎么好意思呢。”可是说完这句话后又接了句,“中午请我们吃饭!”

    年华:“……”

    终于将年华给郁闷了一把的莫丽丽笑着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莫丽丽伸了个懒腰,坐在她最远处的刘玉冷哼一声,“不过就是在京城有个朋友罢了,这有什么好拽的。”

    莫丽丽放下胳膊,看了她一眼,也不说话,开始复习功课,过完元旦不久后,就要考试了,而元旦放假的时候他们在京城,肯定没有办法复习功课,如果想要考一个好成绩,只有现在就努力了。

    莫丽丽可是冲着奖学金努力着,虽然现在家庭条件非常不错了,可以说算是小富之家,可是她想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奋斗,虽然比不上年华,可是也要成为成功人士。

    刘玉看莫丽丽根本不搭理自己,牙差点咬碎了,她现在狠莫丽丽入骨,如果不是因为她横刀夺爱,韩宁康早就成自己男朋友了。

    可是她完全忘记了,她自己跟韩宁康之前根本没有交集,如果不是韩宁康追莫丽丽,如果那个时候不是她跟莫丽丽是朋友,她怎么会认识韩宁康呢。

    年华放下电话后,还是觉得高兴,她最好的朋友非莫丽丽跟木晓莫属,上了大学之后虽然也通过电话视频联系,还是非常想念彼此的,终于要见面了,年华怎么不激动呢!

    对了,莫丽丽都要来,年华干脆给木晓也打了一个电话,没想到被这丫头给拒绝了。

    “年华,真是不好意思,元旦的时候我去不了。”

    听出她的情绪非常的低落年华追问道:“木晓,你到底怎么了,我听你说话的语气不对啊?”

    木晓强打精神道:“没什么,只是我家里出了点事,我心里不大痛快罢了!”

    年华问道:“怎么了?你告诉我,我说不定我还能给你出点主意呢?”

    沉默了一会儿,木晓还是开了口,可是她的话让年华吃了一惊。

    她说:“我爸爸妈妈分手了!”

    年华:“……对不起,我……”年华根本不知道要去怎么安慰她,最后只能干巴巴的说了句,“节哀顺变。”

    没想到这句话却把木晓给逗乐了,“什么节哀顺变啊,我家又不是死人了。”不过因为这句话,木晓的情绪好了不少。

    叹了口气,木晓道:“其实分开也好,我妈妈跟着他这半辈子吃了不少的苦,没想到这个男人背着我们又养了一家子,原来人家的儿子都已经十岁了,现在我们才知道原来那个男人每个月早就能够赚不少了,可是他讲绝大多数都给了人家。然后到妈妈手里才那么一丁点。妈妈为了让我能够过的好一点,到处打零工。”

    “现在好了,这件事终于大白于天下了,最难过的就是妈妈。可是我的妈妈是坚强的,她坚定的离开了那个没有带给她一丝快乐的家,我很高兴。”

    年华能够听出木晓的话里虽然有着伤感,可是更多的是对她妈妈的心疼。

    “那你现在有没有其他困难,如果有的话尽管说。”年华想了半天最后只能说这么一句。安慰的话不用说了,木晓自己都想开了。

    木晓笑道:“行了,我谢谢你了,其实我还真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你说!”

    “我希望能够帮我妈妈换个环境,我想请你帮我妈妈找个工作,什么都行,让她能够在工作中忘记那些烦心事。”

    听了木晓的话,年华心里非常的难受,“你放心好了,我现在就给阿姨安排,你看这样行不行。如果她愿意来京城的话,可以来我这里帮忙,我师父那里正好没有个人照顾,可以请阿姨去照顾他,活不累,一个月四千包吃住;还有一个选择就是去丽丽她家那里,桃花醇酿在桃花村建了一个酿酒厂,你也可以让阿姨过去那里,不过那里会比较累,而且工资也比这里低一些,不过包吃住,每个月也会有休假。你可以让阿姨自己选一选,如果阿姨还是不太满意的话,我再想好好想想。”

    木晓听完感激道:“谢谢你年华,我马上就告诉妈妈,她一定非常高兴。”

    年华叹了口气,“木晓你说的是你妈妈,那你呢?有什么想法没有?”

    木晓笑道:“现在我还在你们公司实习呢,不过我打算时机成熟的话,我想自己创业。”

    年华这才知道这小丫头的想法还挺远大的,那是相当的支持的,“如果有什么资金的问题你可以找我,当然了你要付利息的。”

    木晓哈哈大笑:“放心吧,到时候我肯定会找你的。”

    两人说了再见后,年华拿下手里,把玩在手里,默默看着窗外越来越大的雪,不过一个小时,自己就经历了高兴和悲伤,两个朋友不同的际遇让她的心情有些波动。

    还是出去看看吧,去年家看看爷爷奶奶,自己也有一个多星期没看到他们了,还挺想他们的。

    说道做到,年华马上换衣服,出发。

    到了年家的时候,雪已经快要把年华变成雪人了。

    当年奶奶看到年华的时候,赶紧过去帮她打扫身上的雪,心里虽然开心可是嘴里还在那里责怪着,“你这孩子,这么大的雪,怎么还过来了,要是出了点事,这不是要了我的老命了么!”

    年华一边享受着奶奶的服务一边嬉皮道:“奶奶,您哪里老了,就跟五十来岁一样,第一次叫您奶奶的时候,我都觉得亏心,这哪里是奶奶啊,根本就是一个年轻阿姨么!”

    年奶奶狠狠瞪了她一眼,“胡说八道!”说完她自己倒先笑了。

    年华脱了外衣,将裤子上的雪抖掉,换了鞋子,挽着老太太的胳膊,走到客厅。

    年华从一进门知道客厅里又陌生的人,这一看果然是陌生人。

    就见两个年级跟年老爷子年奶奶差不多的老头老太太坐在沙发上,微笑着看着她们娘俩。

    而年老爷子就坐在他们对面,看年华过来后,笑着招呼她,“我的乖孙,快过来,坐爷爷身边,冻坏了吧!”

    年华也不扭捏做了过去,将手放在年老爷子手里,“您握握我的手,还是热乎的呢,您放心,我穿了不少衣服。”如果不是怕别围观,年华都想穿单衣了,可是没办法。为了做样子,还是多穿了一点。

    看过之后,年老爷子给年华还有那两位老人介绍彼此。

    “年华,这是你仇爷爷仇奶奶!老二,弟妹,这是我孙女年华。”

    年华能够听出年老爷子对这两位老人有真感情,她也不敢怠慢,赶紧起身鞠躬喊道:“仇爷爷好,仇奶奶好。”

    仇老爷子仇老夫人虽然不知道老哥哥老嫂子从哪里冒出一个孙女,而且这孙女还这么打了,但是看在年老爷子的面子上,笑的十分的慈祥。

    年老爷子当然看出两个老朋友眼里的疑问,哈哈大笑起来,“你们两个老家伙是不是好奇我怎么多了个如花似玉的孙女啊?”

    仇老爷子摸着胡子点点头,仔细看着年华,惊异的道:“这个孩子长得跟你们家二小子有点像啊,难道?”

    仇老爷子当初见过年建国,等年建国不见了之后,他还曾经到处帮着找过,就算这么多年过去了,对年建国小时候的长相还是记忆犹新的。

    年老爷子点点头,竖起了大拇指,称赞道:“老仇你的记忆力还是这么好啊,你说的一点都没错,这就是建国的大女儿,名字叫年华。”

    仇老爷子仇老夫人听完后激动不已,“那么说你们找到建国了,真是老天爷开眼啊,真是老天爷开眼啊!”

    “哈哈。”年老爷子点点头,“这也是缘分啊,你们不知道,我们之所以能够找到建国还是因为孩子们。”

    年老爷子拍拍年华的手,“还是因为年华跟年泰先认识的,然后机缘巧合之下,才找到了建国一家,谁承想不仅找到了建国夫妻,还附送了我这对大宝贝。年华还有个弟弟叫年夏,他们是一对龙凤胎。你说我老了老了,竟然还能找到儿子孙子,我这辈子死都会是笑着去的。”

    年华帮爷爷擦擦眼角的泪水,她从来没有看到过年老爷子哭,现在看到心里酸涩极了。

    “爷爷,您就放心吧,我们都大了,大伯老爸他们也不用你们操心,您二老就剩下享福了,你们想吃什么就跟我说,不是我吹,就算你们每天都吃满汉全席鱼翅熊掌,孙女我也供得起。”年华拍拍自己的胸口大气道。

    四位老人都被逗乐了,年奶奶瞥了她一眼,“每天满汉全席,我们两个没两个月都走不动了,你是想把我们喂死啊!”

    年华呵呵傻乐。

    仇老夫人招手:“年华过来奶奶这里坐。”

    年奶奶推了她一下,年华顺势坐了过去。

    摸着年华手,仇老夫人越看越喜欢,“这孩子长得实在是太好了,这个子也好看,比电视上的模特要好看!”又道:“我们家就有两个傻小子……”

    仇老夫人还没有说完,就被年奶奶打断了,她老人家笑着道:“什么傻小子啊,你那两个孙子是一个比一个好,如果我们年泰是孙女的话,我肯定让他嫁给你们老大。”

    仇老夫人还要说什么,却是被仇老爷子拉了下,刚张开嘴就又合上了。

    她也看出了,这是人家年家根本没有跟仇家结亲的意思。

    不由感叹道:“不知道我们这朵花被那个坏小子给摘去啊!”

    听仇老夫人说这句话,年老爷子是冷哼一声,“哼,谁都配不上我大孙女。”

    年华无奈了,不过她也知道年老爷子对展青云并没有意见,有意见的是展老爷子,当然了也是他单方面的,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有点嫉妒罢了,照着年华跟展青云这么下去,过不久年华就成了他们老展家的了,虽然现在这个社会不像封建时候分的那么清了,可是他老人家还是不爽。

    “行了,上次我看你对青云不是挺满意么?就算以后年华嫁给他,你不也分了他半个孙子么?”年奶奶劝道。

    年老爷子想了想,也就没多说什么,展青云这个孩子还是非常非常非常不错的,也孝顺,想想现在躺在自己书桌上的极品端砚,气也就顺了。

    仇老爷子仇老夫人一听,才知道原来人家年华已经有男朋友了,名字叫青云,两个老人开始从京城各大家族想起,最后想到了展家,展家长孙不就叫展青云么,而且前些日子因为年家长孙年泰被偷袭这件事,李家被年家跟展家连根拔起,怪不得呢,原来是两家联姻了。

    年奶奶一看就知道他们二位误会了,笑着解释道:“要不说都是缘分呢,当初青云救了我二儿媳,就是年华的妈妈,两人那个时候就见了一面,青云对年华一见钟情,这不是怕年华被人追走,两人早早就定下关系了。在一起都一年多了。你们老哥哥就是这点,自己还没见过自己孙女,就被人家家里长辈先见到了,先叫了人家爷爷奶奶。”

    这个时候仇家二老这才知道老哥哥气什么,哭笑不得,仇老爷子劝道:“我说老哥哥,展家的家风那是一顶一的好,没有藏污纳垢那一套,您应该高兴才是啊。”

    年老爷子也是笑着道:“我知道,其实我对展家也非常满意,就是有点遗憾呐!”看着年华,“我们老两口错过的太多了,遗憾也太多了。”

    年华看明白了年老爷子眼里的遗憾,“你放心吧,只要你不烦,我跟年夏会经常来骚扰你们的。”

    当天年华已经打算住在年家了,因此她晚上也没回学校,吃晚饭的时候年泰年夏都来了。

    在年老爷子年奶奶的一再挽留下,仇老爷子夫妻也留下来,饭桌上也没有了不许出声的规矩,年华他们哥三个在饭桌上插科打诨,哄得老人们多吃了一些饭。

    吃过饭就开始看电视,年老爷子拨到新闻联播,正好看到里面播放燕赵省的一些政事,看的十分的仔细。

    看完后叹了口气,“燕赵的污染始终是个大问题啊!如果不把这件事给解决的话,就算怎么大力发展经济也快不了。可是如果把那些小钢厂关闭了,得有多少工人下岗啊,元气又会大伤!真是不好弄啊!”

    年华剥了个橘子给年老爷子,“爷爷,您不要这么操心,这些东西就交给年建国同志他们弄就行了。”

    看到仇老爷子疑问的眼神,年华解释:“仇爷爷,我老爸从新年伊始就是燕赵专管经济的常务副省长,这些都归他管。”

    仇老爷子大吃一惊,没想到那个顶点大的孩子,这么多年不见,在没有年家的帮助下竟然爬到如此高位了,现在他已经知道了年家是今年后半年才认回年建国一家的。非常想见一见这个能力卓越的副省长。

    “铃铃铃……”仇老爷子的手机响了。

    年华并没有注意听,可是就听仇老爷子突然站起身神色虽然努力控制还是能够看出心中的慌乱,声音也是努力控制,“我没有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这次年华听清楚了,原来仇老爷子的大儿子和大孙子一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发疯,还好那个时候,爷俩正在分别跟朋友喝酒,一开始以为是喝醉了,可是把人给制服了后,却想起来,其实他们不过是刚刚开始喝而已,统共喝了也没几口呢,大惊之下,赶紧将人送到医院。

    还特别巧,父子俩正好住到同一个医院,当仇老爷子的大儿媳到的时候都不知道要去先看哪个,这不马上就给仇老爷子打电话,让他们老两口也过去看看。

    仇老爷子仇老夫人本来今天是打算住在年家的,因此早就让司机回去了,没办法,年老爷子赶紧让司机送两位老人赶紧过去,同时让年泰也跟过去帮忙。

    他们走后,年华看两位老人愁眉不展的,也没有办法,干脆转移他们注意力吧,把上次放在这里的那块翡翠原石拿了过来。

    “爷爷,奶奶,还有年夏你们猜猜里面是什么成色的翡翠,猜对有奖!”

    年老爷子年奶奶都没有什么心情,年华看了年夏一眼,年夏赶紧扬声道:“我猜里面什么都没有,就是一块普通的破石头。”

    年华摇摇头,“朽木不可雕也啊,我放在这里的毛料能是什么都没有的石头么?”

    说完年华手指一动,刻刀出现,年老爷子年奶奶从来没看到过孙女的这手,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

    这块毛料成不规则的球形,大约有十多公斤,可是在年华的手上就跟个皮球一样轻盈,为了耍帅,干脆只用左手手指撑着这块相当有分量的石头,右手一拨,飞快的转了起来。

    三个人六只眼睛盯着年华的手,就见这块毛料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园,然后这个球慢慢开始缩小,最后只剩下一个海碗大笑的球。

    年华停下手,这个时候,石皮已经变得犹如吹弹可破了,清晰的透出里面翡翠的颜色,竟然不止一种颜色。

    而那些石削竟然集中在茶几上的一小块地方,其他地方一点都没有沾到。

    年奶奶揉揉眼睛,赞道:“巧夺天工,实在是巧夺天工。”

    年老爷子眼睛也了亮了起来,年夏催促道:“老姐,你干什么啊,还不赶紧的,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好嘞。”年华答应一声,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拍的,就见上面的一部分飞了起来,翡翠自己跳了出来,而剩下的石皮完好无损。

    翡翠并不是一个正球形,而年华取出来的是一个圆滚滚的球形,剩下的那些翡翠还在石皮里面。

    就见年华双手抱着石皮,在她的手里这块石皮变得通红,就跟一块真正的皮子一样,变得柔软起来,再一翻,里外竟然颠倒,石皮到了里面,被年华剩下的那层翡翠变成了外面,摆在那里熠熠生辉。

    年华又如法炮制将上面的那块石皮也变成这个样子,将两部分盖在一起,又形成一个整体,就跟没有被打开一样,然后又在顶端开出一个小盖子。

    年华又将它急速降温,然后井里面的石皮还有多余的翡翠去掉,然后一个晶莹剔透的翡翠球罐出现在年老爷子年奶奶还有年夏面前。

    整个球体成苹果绿色,可是称奇的是一道红黄蓝紫的颜色在最中间的位置环绕一周,就像地球的赤道一样。缤纷多彩漂亮极了。

    年华将翡翠罐子放在茶几上,看到三人想摸吧,又怕被烫伤的样子,笑道:“你们不用怕,现在它已经被凉了,不会被烫到。”

    年夏刚要过去拿放到上面后,又把手缩了回去,转头对爷爷奶奶道:“还是您二位先看吧。”

    年华把翡翠球罐放到奶奶手里,笑道:“这个罐子以后你们可以放东西,也可以当灯罩,可以把灯泡放到里面。当然了如果要当做灯使用的话,我可以再进行加工制作。”

    年奶奶频频点头,爱不释手,而年爷爷看着年奶奶高兴他也就开心了。

    而年夏看没有自己的份了,转头看到被他们完全给冷落了的翡翠球,抱在怀里,惊讶道:“天啊,还挺有分量的!”抬头谄媚的对年华道:“老姐,这有多重啊?算是什么种的呀?得值多少钱啊?”

    年华回头拿过在手里掂了掂,“三公斤还要多,是冰种的,我估计怎么着也要上千万吧。”

    年夏拿着这个价值千万的翡翠球在客厅里找了半天摆放的地方,可是没有找到,突然灵机一动跑到外面弄来一截木头,跟年华比划了半天,“姐,你把这里弄个窟窿,然后在这样,那样……”

    最后年华一把把他推到一边,“行了,我知道了,你一边呆着去吧。”拿出刻刀将这块木头雕成一个一条盘龙,嘴巴朝天张开,还有两边的胡子,正好形成一个支架。

    年夏小心翼翼的将翡翠珠子放上去,犹如龙戏珠,唯一的缺点就是这块木头是年夏从路边捡的,现在正好是给树木修枝的时候,正要路边堆着一堆,年华就从哪里拿来的。

    “老姐你的手艺实在是太好了,这条龙雕刻的实在是太传神了,就是这材料不行,如果有那种紫檀或者阴沉木的话就好了。”年夏托着下巴审视道。

    年华一巴掌拍在他头上,“你行了,赶紧清醒清醒,既然你的审美如此的出众,那么这个伟大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最后这个翡翠球罐就放在客厅,摆在茶几上,虽然在其他人看来这个非常的珍贵,可是他们自己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而那颗翡翠球加底座就放在了年老爷子的书房,年夏许诺了,如果以后他自己找到阴沉木,亲自给他老人家雕一个更好地底座。

    年老爷子虽然心里不认为自己小孙子能做到,可是还是举双手欢迎,并且道:“行,我等着我孙子的底座。”

    年夏一看就知道爷爷根本不认为自己能够做到,哼了一声暗道,自己以后一定要弄到阴沉木,最次也要紫檀。

    年华年夏当天就住在这里,反正他们两个在这里也有地方住。

    不过当要回屋睡觉的时候,年夏钻进了年华的房间,扑到年华的床上不动了。

    年华洗完澡,看他还躺在自己床上玩平板呢,踢踢他的腿,“你还不回去洗澡睡觉!”

    年夏轱辘滚了起来,拿过年华手里的毛巾,帮年华擦头发。

    年华默不作声让他帮忙,看他到底有什么事要自己帮忙。

    果然年华不做声,年夏他自己都忍不住了,“那什么老姐,仇老的儿子跟孙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看不像喝醉了或者是生病这么简单。”他也听到了电话里的内容,不过为了不让爷爷奶奶担心,他才憋到现在才问的。

    年华回头看了他一眼,“你想知道啊?”

    年夏的眼睛都亮了,他实在是太好奇了!

    年华道:“不知道!”

    听了年华的话,年夏整个人都趴在年华身上,委屈道:“老姐不带你这么玩人的!”

    年华随手把人给拍到一边,“我又不是神仙我怎么知道啊!”

    “可你是半仙啊!”年夏的话一说完,年华就哼了一声,年夏一听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啪的一声捂住自己的嘴,然后又想起来赶紧解释:“那什么,老姐我说错了。您是仙子,天上的谪仙子!”

    年华白了他一眼,然后解释道:“能够造成他们疯狂的原因有不少,我又没有亲眼见到,我怎么会知道的。”

    突然年华想起一件事,转过身,从年夏的衣服领子里掏出他的“平安玉符”,松了一口气,抬眼嘱咐道:“年夏,你一定要记住,不管什么时候,你这块玉符都不要离身知道么。”

    年夏点点头,“我知道了。”

    年华看他还有点不在乎,于是将现成的例子拿过来用,“你不要以为这不重要,如果大哥年泰不是将他的玉符擅自借给别人的话,他也不可能受这么重的伤,最多也就是皮肉伤罢了,怎么会像现在一样差点一命呜呼的。”

    年夏听了年华的话这才重视起来,郑重回答道:“老姐,你放心吧,我知道了。”

    睡到半夜的时候,年华就听到外面传来响动,听到爷爷奶奶都起身了,跟不知道什么人在谈话还有若有若无的哭声。出什么事了,年华干脆也起来了。

    穿好衣服到了楼下,就看到昨天晚上离开的仇老爷子跟仇老夫人又回来了,仇老夫人是哭的一塌糊涂,仇老爷子虽然好一点,但是眼眶通红。

    送他们来是一位三四的年轻人,也是一脸的难看,就听他在那里讲道:“年爷爷,年奶奶,就想让我爷爷奶奶在你们家待一阵,现在家里都乱套了,我们也顾不上两位老人了,还请你们帮忙照顾照顾。”

    年老爷子点点头,“仇凯你放心吧,我跟你爷爷是过命的交情,放在我们这里你就放心吧。我们一定好好照顾好他们两口子。”然后问道:“你大伯跟你大哥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年老爷子其实昨天就已经知道了,他老人家人脉非常的广,想知道的事情不用费多少时间就能知道。

    不过他们老两口也知道孙子孙女的苦心也就没有跟着过去,没想到下半夜,仇老爷子夫妻就被送回来了。

    仇凯叹了口气,“我们也不知道,而且他们都已经做过了全身检查,脑袋没有问题,心脏也没有问题,什么都没有问题,可是人就是清醒不过来。而且跟他们同来的人都说还没有喝多少酒呢就开始发疯,而且父子发疯的时间几乎可以说是同时的。”

    顿了顿,他摸了摸鼻子犹豫一下还是说了,“因为这实在是太凑巧了,我们都怀疑是不是碰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这才……”

    仇老爷子听了马上激动起来,“你们这是封建这是迷信,那不过是凑巧而已,再仔细检查一定可以找到病因的!”说道最后咳嗽起来。

    皱着眉头,年老爷子却是有不同的看法,如果是之前,他或许也认为是这样,可是在他当人国家领导人之后就完全转变了这个看法,而仇老爷子是因为高度没有到那里,所以有很多东西都不太清楚。

    他之前就不止一次见过年华的师父周大师,知道那是一位真正的高人,想到这里,年老爷子看向楼梯口,正好跟站在楼梯口的年华对上了视线。

    年华看爷爷叫自己下去,没有拒绝就走了下去,其实她现在就已经知道自己爷爷肯定是想让自己过去看看,经过今天年华知道了,年老爷子跟仇老爷子之所以这么好的原因就是当年仇老爷子救过年老爷子的命,而且两人性格挺相合,因此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

    年华也没有打算拒绝,跟着看看而已,如果自己能做的话,自己当然会做的,如果做不到,也是没有办法的。

    年华走到年老爷子身边,年老爷子拍拍年华的肩膀,叹了口气,然后道:“你帮爷爷过去看看,如果能帮忙的话,就帮一帮。”

    年华点点头,笑道:“爷爷你放心吧,年华心里有数的。有结果的话第一个给你们打电话。”

    仇凯刚才有点呆住了,他从来不知道年爷爷竟然还藏着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宝贝孙女,应该是干孙女吧,就是这身高有点超过了,不过他相信自己能够搞定。

    年老爷子的话刚落下,仇凯就上前殷勤道:“年爷爷您放心吧,我肯定会好好照顾她。”

    年老爷子没有看他,他当然知道仇凯是个花花公子,可是他一点都不担心自己孙女会吃亏。

    仇老爷子赶紧拦着,他也知道碰到自己孙子的本性,看到越漂亮的女孩子那是越来劲,可是他昨天就知道了,人家年华可是有主的,还是他们仇家惹不起的主,“老哥哥,不用了,仇凯一个人就行。”

    仇凯一听不愿意了,赶紧道:“爷爷,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年华妹妹的。”

    年老爷子也劝道:“你就放心吧,我相信我孙女,而且她也正在学一些玄学的东西,去了说不定能看出点什么呢。”

    “这,这。”仇老爷子想了想,情不自禁的看向年华,就算是他怎么不相信那些东西,可是因为症状实在是太奇怪了,如果真的是撞了邪还是怎么的怎么办。想到这里他不放心的问道:“年华,这……”

    年华安慰道:“仇爷爷你放心吧,我也算是师出名门。”

    这下仇老爷子也就不再阻止了,不过还是叫过孙子到了一边叮嘱道:“我告诉你,年华可是有男朋友的,你可不要乱来。”

    仇凯哭笑不得,“爷爷您就放心吧,我是花花公子,可我不是色狼啊,再说了现在我大伯跟大哥都那样了,我根本就没心情的。”

    仇老爷子这才放了心。

    很快年华就拿上自己东西跟着仇凯上车。

    仇凯帮年华打开副驾驶座位,年华不置可否的坐了上去,对她来说仇凯就是小意思,不需要担心。

    一路上仇凯总是转头看年华,年华是巍峨不动,淡定的不得了。

    而仇凯感觉自己的征服欲完全被激发出来了,而且他不认为她现在有男朋友了,而且就算她有男朋友,这么极品的女孩子,怎么也要撬过来。

    因此一路上仇凯开始滔滔不绝,从上学他得了什么荣誉道,大学参加了什么社团得了多少奖,然后到时政新闻,滔滔不绝。

    而年华只是点头或者是摇头,仇凯一看美人有应答了,更是兴奋了。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年华早就把耳朵用真气堵住了,根本听不到他在说什么。而是在玩手机游戏,不要以为手机游戏必须用手指玩,其实用真气玩一样好用。

    手机就放在她贴身的兜里,“透视符”能够让她透过衣物看到屏幕,而真气则化成手指,不断戳着屏幕,玩的不亦乐乎,得分高了就点头,得分低了就摇摇头。

    可是仇凯不知道啊,还以为年华一直都有回应,真是美丽的误会啊!哈哈!

    ------题外话------

    请大家支持老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