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三十章 子母怨魂
    还好,某个人还记得他还有比泡妞跟重要的事情,后半程认真的开车。

    当停下车的时候,年华瞬时将堵在耳朵眼里的真气消掉,正好听到仇凯的自言自语:“这小子带了什么人回来?”眉头还紧皱着。

    年华顺着他的眼神看了过去,只看到两个背影一闪而过,消失在门里,不过年华还是注意到其中有一个人的身影看着有点熟悉,应该是从哪里见过。

    仇凯自己开门出来后,刚要过去帮美人开门,这才发现人家已经站在外面等他了,他明明记得他刚才开门出来的时候,她还坐在副驾驶啊,怎么眨眼间就出来了!

    下意识的看看副驾驶的位置,确定没有人后这才放了心,之前他并没有现在这么神经质,可是大伯跟大哥身上发生的事又不是科学能够解释的。

    “好了,咱们进去吧。”露出无往不利的温柔笑容,仇凯伸出了自己的手。

    年华对他笑了笑,刚要把手放到他手里突然呆愣着看着他的身后,神色惊恐。

    仇凯本来心里就有恐惧,看到年华这个样子,想要回头去看,可是身体僵硬无比,大脑也开始出现了无数恐怖的画面。

    眼睛的余光一直在注视着仇凯的表情跟动作,差点把年华给逗乐了,算了,救人要紧,还是不要再逗他了。

    年华拍拍胸口松了一口气,“诶呀,吓死了我了,过去一条超大的老鼠!”

    老,老鼠?

    仇凯嘴角抽搐,原来竟然是一只小小的老鼠,如果不是眼前这个女人是少有的美人,我就,我就……

    年华看到他有些狰狞的表情,心里冷哼,脸上又露出惊骇的神色,指着仇凯的身后,颤颤的道:“仇凯,你,你的身后,身后有……”

    仇凯冷笑两声难道又是老鼠,可是转念一想,自己可是打算泡这个女人的,如果自己表现的英勇无畏一些的话,嘿嘿,那不就抱的美人归了?

    想到这里仇凯的面部表情一整,豪气的拍着胸脯,“年妹妹,你就放心吧,哥哥我保护你。”说着转过身去,那动作是风流潇洒气势是排山倒海!

    ……不过没有之后了,仇凯身体再一次的僵硬,因为他真的看到了一个女鬼,一身白裙黑色的长发挡着半边脸,露出的脸惨白惨白,当看道仇凯看着她的时候,转过头来,对他微微一笑,没想到下巴完全掉了下来,这个女鬼不好意思的捂住嘴,对他抛了媚眼,然后蹲身在把下巴装回去。

    仇凯这次非常的干脆,直接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年华在后面是乐开了花,伸手接住仇凯,看了眼女鬼,本来还在那里搔首弄姿的女鬼,就跟耗子见了猫一样,尖叫一声消失不见了。

    其实这些东西在医院外面非常的多,谁让医院每天都要死不少人。在医院里也有,可是医院里的那是相当的安静了,不敢到处乱串,几乎绝大多数,在医院里待不多长时间就会出去。

    年华平时根本就不开天眼,总看到这些东西也挺烦的。

    等女鬼走后,年华直接将仇凯掐醒!

    仇凯幽幽转醒,然后脸色变得惨白,从地上坐起来就要往外跑,年华一把拉着他,“仇凯你去干什么啊?”

    仇凯使劲挣脱却根本挣不脱年华的手,“你放开我,有鬼,有鬼,赶紧走赶紧走。”

    年华的声音带着一丝不确定,“仇凯,你是不是跟你大哥一样,也发疯了啊!哪里有鬼啊,啊,对了,你是不是说刚才那个白色身影啊,那是一位护士小姐过去了。”

    一听这句话,仇凯战战兢兢的回头,发现身后什么都没有,人来人往都是病人或者病人家属,根本没有女鬼,难道自己真的是看错了?

    年华在旁边劝道:“仇凯,我觉得你就是因为你大哥大伯的事情,忙活的产生错觉了。”

    仇凯擦了把满脸的虚汗,镇定片刻,对年华道:“年妹妹,我现在就带你过去。”他还是惊魂未定。

    年华点点头,跟在仇凯后面,看他小心翼翼的坐看右看,就怕突然再冒出点什么东西,年华相信如果刚才的给他用上的“天眼符”还没有解除的话,用不了两次,这小子就要跟这个世界说拜拜了。

    年华之所以这么整他一是因为这小子对自己心怀不轨,二是从面相上看这小子也是个花花公子,虽然身上没有人命官司,为他堕胎的女孩子没有十个也有三四个了,这么不负责任的男人,还是吓吓他好。

    很快两人就到了仇凯大伯仇海波跟大哥仇阳的病房,两父子被安排在一个双人间,照顾他们好方便。

    当年华跟着仇凯进去的时候,出了病床上躺着的,旁边都是人,都快没有人站的地方了。

    医生又一次检查过后,看他们病房里人这么多,皱皱眉头,“病房里不要进这么多人,空气不流通,对病人的情况也不好,你们出去待着,出去待着。”

    年华跟着其他人一起又被医生给轰了出来,不过只看了一眼,年华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过明白过后,年华却是更加的奇怪了!

    在外面的人大多都是仇海波仇阳父子俩喝酒的人,几乎已经在这里待了半宿了,仇大夫人虽然伤心难过不知道怎么办,可是理智还在,将这些人劝走,毕竟跟人家没有什么关系,人家已经在这里配了一个晚上了,还是让人家赶紧回家休息吧。

    这些人劝了几句顺势也就离开了,不过某个人在离开的时候恰好往后看了一眼,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没想到这个姑奶奶也来了。

    赶紧过去,凑到年华身边,亲热的叫道:“师叔,您怎么也来了?”

    年华一看笑了:“原来是你小子啊,怎么哪里都能找到你呢,啊?徐南!”

    原来这个人正是徐南,今天请仇阳的人正是他,确切的说,是请包括仇阳在内的那些哥们,过些天他就要去南方基层参加工作了,他现在都二十好几了,也不能总啃老不是,要是等某一天说个不好听的话,爷爷去世了,老爸也下来了,自己一事无成,虽然下场肯定比李翔天好得多,但是也够他受的。

    正好南方某省有个非常好的机会,不少太子党们都想去争取一下,没想到这个好机会落到自己身上了,过后他知道年建党将这个指标给了自己。

    这么好的当然要庆祝了,不过他也学着比较低调了,只宴请了自己最好的朋友,都是有真交情的,那些酒肉朋友是一个没请,当然了像候宝这样的根本,他也非常的信任,可是级别太低了,只能分拨了。

    谁承想刚喝一口,就出事了,赶紧将仇阳送医院,可是没有想到又碰到了年华。

    听了徐南的话,年华点点头,看看他的面相,发现这小子是福祸相依啊,想想这小子还算上道,就点了他两句,“我告诉你,一个星期之内,你不要去国外,记住了!”

    徐南虽然不明白她什么意思,不过知道年华的本事,“您放心,一个星期之内我肯定不去国外。”

    听了他的话,年华笑了,“我放什么心啊,你又不是我儿子。”

    徐南呵呵笑道:“我不是您大侄子么,您关心我也是应该的。”

    一开始徐南过来的时候仇凯还挺不高兴的,这可是我看上的妞,可是徐南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因此只能在那里干看着,不过听了他们的对话,仇凯疑惑了,怎么年华就成了徐南小师叔了,这什么关系啊?

    不过他在这里疑惑着,可是徐南跟年华是不打算跟他解惑。

    徐南之前虽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现在人家已经改好了,浪子回头金不换么,瞅着仇凯就有点看不上了。

    “对了,您怎么在这里呢?”徐南问道。

    年华笑道:“这不是我们老爷子跟仇老爷子他们是多年老友么,现在老爷子他们就在我家呢,我们老爷子让我跟着仇凯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够帮忙的!”

    年华的话一说完,徐南的眼睛就亮了,对呀,自己爷爷不就是师叔救好了的么,那说不定也能看懂自己好友仇阳怎么样!

    “对对,师叔您那一身本事肯定有办法的。”徐南谄媚的道,仇阳这个人还是挺不错得,值得交往,徐南也不希望他出什么意外。

    年华微微一笑没有说话,仇凯早在旁边等烦了,看终于有了空隙,插进二人中间,对徐南皮笑肉不笑,“真是不好意思徐大少,我现在要带年华去见我爸爸妈妈。”

    徐南看看仇凯又看看年华,看到年华眼里的狡黠,不禁为这个可怜的孩子哀叹,真是太可怜了,这小子还挺美呢,年华这种史前巨兽还是留给展青云那样身体心理抗击打能力双S的人去征服吧,你这小胳膊小腿的,几下不就给掰扯折了。

    不过徐南是不打算劝仇凯的,这小子也是时候受点教训了,之前有仇阳帮他善后,可是仇阳又不是他保姆,又不欠他的,还是让这小子自己受点教训好。

    徐南靠在墙上看着仇凯带着年华去拜见仇家长辈。

    “老爸,老妈!”仇凯兴高采烈的介绍道:“这位是年华小姐,是年老爷子的孙女,年老爷子让她代替他老人家过来看看大伯大哥怎么样了。”

    孙女?邱江波跟仇二夫人对视一眼,没听说年家有孙女啊?难道是年建党在外面偷偷生的?应该不是如果真是的话,也不可能这么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人们的面前。

    而且儿子这表情实在是太过了,大伯大哥还被绑在病床上呢,你竟然这么兴高采烈的,幸亏嫂子还在里面要不然就算嫂子再大方,难保不会生气难过。

    年华知道仇家是年家的世交,上前笑着自我介绍:“伯父伯母,你们好,我是年华,你们或许误会了,我的父亲不是大伯年建党,而是年建国,前些时候,我们一家认祖归宗了!”

    仇江波这才知道原来如此,也为年老爷子高兴,“那是我们误会了,想当初我还带着建国一起玩过呢。”

    不要看年老爷子比仇老爷子大那么几个月,可是仇老爷子的两个儿子比年建国年建党都要大。

    最小的仇江波比年建党还要大几个月呢,而且两家从他们小的时候就非常的好了,仇海波从小带着仇江波年建党一起玩,有时也帮忙看看年纪太小的年建国。

    当知道年建国丢失的时候,他们也非常的担心难过,现在知道终于找到了也替年家高兴。

    “好孩子,既然你也看到了,我跟你伯母就不留你了,一会儿啊,让你仇凯哥哥把你送回去。”仇江波轻声道。

    年华摇摇头,“二伯,我爷爷叫我过来是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说不定有我能够帮忙的地方。”

    仇江波苦笑着回头看了看病房里面的那两个脸色发青表情狰狞就算将全身都绑定结结实实,还在那里不断挣扎的大哥和大侄子,回头叹道:“现在已经不是你个小娃娃能够帮得上忙的了。”

    如果说年华之前只是看在年老爷子的面子上,现在就又多了一份真心了,虽然儿子有点渣,可是这老子还是挺不错的。

    “您放心,我对一些奇门异术还算有研究,而且”年华看了看正在病房里指手画脚的那两个人,“也想跟那两个为交流交流。”

    仇江波当然知道年华说的是谁,“稍胖的那位是你大伯母请来的道长真玄道长,说是游方术士,这几年就呆在京城,你大伯母经常去找他看相看这个那个的,听她说极其的灵验,而另一个高个子则是你伯母的侄子帮忙请来请来的,说是在衡山潜修的高人吴达天师的高徒祝铁!”

    “吴达天师?祝铁天师?”年华转换方位终于看到这个人的全脸了,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看他背影这么面熟了,这位也是前些日子在燕市观看武斗的人,他师父的师父是奇门有名的捉鬼大师青冥子。

    虽然跟周大师没有什么交情,但是也没有什么龌龊。

    论辈分,这位祝铁天师还是自己的师侄呢。

    既然碰上同道中人,年华就没有打算进去了,这不符合奇门规矩。

    而且现在里面的两位看对方也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这位真玄道长是先发制人,双手合什念了一声,“无量天尊”对仇大夫人不满的道:“女施主,看来您是信不过我啊,既然如此,贫道只有先走一步了。”说着就要离开。

    仇大夫人怎么会让他离开呢,马上阻止,“真玄道长,您是误会我了。我的的确确只请了您一位。可是我你看急的嘴里都出燎泡了,那里还记得告诉家里人啊。”说着指了指自己的嘴唇,果然上面一块大燎泡长了出来。

    “这不是我们二叔和二弟妹也是担心我丈夫跟儿子,也慌了神,请我二弟妹的弟弟请来这位天师。平时能请到你们两位哪一个我都暗自庆幸半天,谁承想今天竟然闹出这样的事了,我给你们二位赔不是了。”

    仇大夫人说出的话就是有水平,这两位的脸色也缓和了一些。

    祝铁的脾气好一些,既然人家也不是故意的也就没有再抓着不放,而且看两个人的情况还挺危机,这个时候也不是斗气的时候,因此道:“下次不要再忘记就好了,既然来了,也不能白来一次,还是帮您看一看,这样吧,道长为长,道长请先。”

    真玄道长咳嗽一声道:“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再追究了,不过这种事也要有先来后到,而且我还是您亲自请来的,我希望在我察看的时候旁边没有这些闲杂人等。”

    本来已经缓和的气氛被真玄道长这么一弄又僵了,仇大夫人张张嘴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祝铁虽然脾气好但也不是没有脾气的人,自己出身名门还从来没有被人称呼过闲杂人等,走到真玄道长身侧冷冷笑道:“怕看?你不会是冒牌的吧?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真玄道长你这号人啊?”

    真玄道长听完哈哈大笑,转身望着祝铁,冷冷道:“我也没有听说过祝铁大师你这个名号,你不会是假吧!”

    两个人的眼睛冒出道道闪电,在空中噼里啪啦!

    仇大夫人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不知道要相信那位,她一个女人现在是真的没有主意了。

    这个时候有人开口了,“我说你们比一比不就知道谁是真的谁是假的了么?”

    在场的三人朝着出声的方位看去,就见一个美丽高挑的姑娘亭亭玉立,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真是漂亮极了。

    仇大夫人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姑娘,看向站在年华旁边的小叔子仇江波。

    仇江波也没有想到年华会出声,又想起年华刚才自己介绍她也算是奇门中人,脑袋就有点疼了,不过他并没有暴露年华那个奇门身份,只是介绍年华在年家的身份。

    在听说是年家的小公主的时候,不仅仇大夫人友好的不得了,就连真玄道长眼睛都发光,年家可不是仇家能比的,如果自己能够攀上年家小公主,那仇家算个屁啊。

    与这两个人不同祝铁则是张大嘴瞪大眼,他现在也认出来这个一头短发的英姿飒爽的女孩子就是那位一战成名的年师叔了,这位可是狠人啊,那次武斗他可是全程观看了,当场杀了被百年恶鬼控制的王五。

    事后师父带着自己去师公那里,跟他老人家一讲,就连师公老人家这位捉了六十多年鬼的老人家都摇头,还道:“如果是你说的那样,这头百年恶鬼可不仅仅一百年那么短啊,应该已经达到四五百年了。”

    摇摇头老人家坦然道:“我不如她也!”一两百年的话,他还能收复或者打杀的了,可是四五百年的就只能颠倒过来了。

    没想到今天竟然看到这位年师叔了,刚想过去见礼,耳边听到一个声音,眼睛越来越亮,轻微的点点头。

    年华就喜欢有眼力见的人,搞定了已经认出她的祝铁。

    看看祝铁看看真玄道长,年华建议道:“那你们为什么不比一比呢,谁说的对,谁我就将这个东西送给他。”说着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玉葫芦。

    瞬间祝铁跟真玄道长的眼都绿了。

    祝铁知道这可是千金难买的法器啊,就算是自己师父手里也只有一个铃铛,是师祖送给他的出师礼物,而到了自己这里就成了支票,虽然数目不菲,可是哪里有法器珍贵啊。

    而真玄道长没有什么本事,但是当年他做过一位大师的童子,本来大师看他勤勉已经要打算收他为徒了,可是很可惜还没有拜师,大师就身陨了,而那些法器宝贝什么的都被他的徒子徒孙抢走了,就剩下一本破破烂烂的相书。

    现在的他是凭借着二调子的相术坑蒙拐骗,当然了因为他曾经贴身伺候那位大师,有些破煞的方法他都硬记在脑子里。

    有时候能够被他蒙对一个,那他就经过包装推销自己能够大赚一笔,可是时间久了他的顾客当然能够发现这小子根本没有什么本事,或者是方法不对害人性命后,那个时候他只做一件事就是转移阵地,换个身份去其他地方。反正他是从来没有被抓住过。

    这次到了首都,他知道京城脚下奇人多,他也只给人看看相什么的,其他的没有把握的他就会找理由拒绝,时间久了他在这些热衷看这些的富贵的贵妇人中有了市场,也算是打出了名号。

    虽然本事没有学到多少,但是眼力还是有的,当然能够看到这是一个不可多得法器,天啊,这可值老鼻子钱了,如果自己得到这个玉葫芦法器,自己后半辈子就不愁吃喝了。

    真玄道长眼里全是铺天盖地的华夏币了,完全将平时小心谨慎给丢掉了,心中完全是侥幸心里,“说不定我能够治好呢!”

    年华看出他的心思,玉葫芦在她手上掂了掂,“这个葫芦是被人送给我的,那个人说这是个好东西,可是我并不喜欢,不知道你们同不同意用它当赌注。”

    两人的心随着玉葫芦上下也跟着上下跳动,差点就跳到嗓子眼了。

    祝铁叫道:“姑奶奶,我们两个都同意,您把玉葫芦拿好。”

    真玄道长也在一边拼命点头。

    看把两人的情绪都钓上来了努努嘴,“你们还不赶紧的,要是我仇大伯父跟大哥有什么事,你们可就什么得不到了。”

    这个时候其他人才想起来病房里还有两个病人在呢,赶紧进去。

    还好两人或许是挣扎累了,终于停了下来可是眼睛里的瞳孔却已经变成了竖瞳了。

    两个人一人一个查看,真玄道长是越看越得意,而祝铁则是越看越震惊。

    真玄道长心里那叫一个美啊,这个我正好知道,咳嗽两声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后这才道:“仇大夫人还有这位年小友,我已经知道了,呵呵。”转头看看真玄道长,“真是不好意思了,祝铁小友这个玉葫芦可是贫道我的了。”

    “我猜测,他们父子二人应该是同时出事的。”说了这句废话后,真玄道长也不去看其他人的脸色,继续道:“我是说他们两个今天下午天刚刚黑得时候肯定是一起出去过,在路上的时候碰到的。可是当时的时候没有发作。”

    看他一直在说一些众所周知的话,年华不耐烦的催促道:“道长,这些连我都已经知道了,我不相信你不知道,还请你说最重要的的吧。”

    真玄道长本来是想显摆显摆,看年华有些厌烦了,赶紧说重点:“他们父子今年命中都带煞,而我夜观天象,今天晚上正是天狼煞气最重的时候,而他们今天晚上正好经过一个地方,我猜测那个地方正好有一口阴井,今天正好没有月亮,阴井的阴气大盛正好是天狼煞气最喜欢的,大盛的阴气将天狼煞引了下来,正好仇先生父子开车经过,因此天狼煞气有一部分被引到他们父子体内。”

    “天狼主杀戮,因此他们爷俩才这么有攻击性。”真玄道长越说越兴奋,越说越带劲,“指甲变长,脸上铁青,瞳孔也会改变,眼睛会变成全黑。”

    年华看看在场人的表情发现仇二两口子还好一点,仇大夫人是完全相信了。

    等真玄道长说完,仇大夫人眼含泪水,祈求道:“道长,你可要救救我丈夫跟我儿子啊,要是他们都没有了我也不活了,只要你能救好他们,我一定好好报答你。”

    听了报答这两个字,真玄道长的小眼睛都笑没了,“哈哈,仇大夫人真是太客气了,你放心,由我在这里,一定帮你把你丈夫跟儿子治好。”

    真玄道长说完话,眼睛看向年华,嘿嘿一笑伸出了手:“年小姐,我就不客气了。”

    年华都被他的无耻逗乐了,“我说真玄道长你是不是忘记点事啊,人家祝铁天师还没有说呢。”

    被拒绝的真玄道长脸冷了下来,“小姑娘,我说的就是对的,你赶紧把玉葫芦给我,我马上救人,要不然这两个人是活不过上午了。”

    听了他的话,仇大夫人一下就没了方寸,恳求的望向年华,“年华……”

    年华根本不为说动,她晃着玉葫芦,对真玄道长道:“你着什么急啊,这个玉葫芦现在还是我的,我说了你跟祝铁谁说的对,我就给谁,现在祝铁还没说呢,我怎么可能就给你呢。”

    说着年华又笑了,“再说了我跟他们不过是世交关系,你那他们威胁不到我的。”

    虽然年华说的都对,可是仇家的人听了还是有些不舒服,看着年华的眼神也有些疏远了。

    不过年华就当没看到一样。

    祝铁看年华这么挺他,赶紧说出自己的看法,“我跟真玄道长的看法完全不同,今天虽然没有月亮,可是今天根本不是天狼煞,更不要说什么,阴井引煞了。”

    走到仇海波跟仇阳的中间,指着两人的手分析道:“天狼煞入体的确会让人的手指甲张长变利,神态疯狂,而是他们的眼睛会不断的变黑,慢慢的就连白色的眼仁也会变黑,就跟染了墨一样。可是现在他们的眼睛虽然也是变成了全黑,可是现在还是能够分出瞳仁跟眼仁,能够看出他们的瞳孔由原来的圆状变成现在的竖瞳。”

    一听祝铁的分析,其他人马上靠了过来,发现的确是这个样子,不由点头。

    听了祝铁的话,真玄道长赶紧过去看,才发现他们的瞳孔上的确变成了一竖瞳,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脸一下子就变白了。

    这怎么可能,自己竟然看错了,自己看错了!

    看到他这个表情仇家的人怎么能够不知道这位真玄道长真的是错了。

    祝铁继续道:“我到现在也只能看出他们是被动物附了身,但是到底是猫还是狗,我就不得而知了。而且这种鬼跟我之前接触的有些差别,竟然能够一次控制两个人,师叔,这到底是什么啊?”

    师叔?祝铁天师的师叔也来了,仇家人找了半天都没找到一个差不多的人。

    而这个时候却听到年华说话了,“你猜得不错,这的确是被动物附了身。”

    年华走了出来,在仇家人惊异的眼神中,走到仇海波跟仇阳中间,啪啪,众人只看到年华在他们身上点了两下,又开始挣扎的两人一动不动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仇家人眨眨眼睛。

    这个时候,徐南在后面自豪的道:“年师叔可是一位奇门高人,被称之为大师也不为过,她可是师承相术大师周大师。”

    周大师?华夏只有一个周大师,那个连一号首长都要礼遇的周大师!

    天啊!这个时候仇江波,仇二夫人还有仇凯才知道人家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她的确是来帮忙解决这件事的。

    就在年华仔细检查的时候,祝铁听到他们的话,也走到他们跟前,笑着道:“年前辈的本事那是我辈不能及的,当初我有幸看到过一次,年师叔跟一位成名已久的高人斗法,真是出神入化啊。”

    这个时候年华将两人的身上捆绑的绳子解开了。

    仇大夫人根本来不及阻止,徐南劝道:“阿姨,您就放心吧,我师叔肯定是有把握才做这种事的,你就放心吧。”

    师叔?仇家人互看一眼,这两人是什么关系,可是现在不是问的时候。

    年华回到他们站的地方,开始解释到底是怎能回事:“其实仇大伯跟仇阳大哥两人就算是鬼上身也算是身中煞气。煞气不是天狼煞,而是磁煞。一般地缚鬼就是因为死在磁煞重的地方,被吸在那里不能离开。而他们身上的就是地缚鬼。”

    祝铁好奇问道:“那一般一个地方只有一个地缚鬼,可是为什么他们父子俩都会中招呢?”

    年华叹了口气,“那是因为死在那里的是一只母猫,母猫的肚子里揣着一窝小猫,而这窝小猫中只有最大的这只生出了神智,因此在母猫惨死的时候,母猫的怨气也让本来要消失的灵魂变成冤魂。这样就变成了子母怨魂,而母猫身上强大的怨气,让母猫的神智渐渐伤势,已经变成恶鬼了。这也是恶鬼中最厉害的,如果不是形成的时间太短,母猫费了一些功夫侵占两人的身体,要不然两人当时就会发作。那样的话就更加的麻烦了。”

    经过年华的解说,其他人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而除了这些人还有一个人则是跟他们不同,那就是被揭穿的真玄道长,他现在已经知道这个看起来漂亮单纯的女孩子其实才是真正厉害的人物,正好趁着对方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时候溜走。

    可是他根本就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人家根本知道的一清二楚。

    就在他摸到门边,心里暗喜就要掏出升天的时候,一个苹果从天而降正好砸到他脑袋上,只感觉眼前一花,跌倒在地人事不省了。

    扔完苹果的年华对仇家人还有徐南祝铁微微一笑,“我一向都是文明人,大家不要介意我现在的这一点点暴力倾向!”

    众人:“……”他们决定不再反对她的话,这是一点点暴力倾向么?原本打算追求年华的仇凯,咽了口口水,回头看看真玄道长头顶那碗大的包,转回来的时候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他再也不敢有如此不敬的想法了,前面那位还是当祖宗供着吧,自己是收拾不了的。

    仇大夫人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个声音一直再叫着相信她,相信她,自己的第六感一向强大,这次也不会例外的,想到这里仇大夫人,走到年华跟前,眼神充满恳求,“年华,你仇大伯跟你仇阳大哥就拜托你了!”

    年华点了点头,转身走到他们中间。

    眼睛一闪,身上爆发出强大的气势,手指间出现一张符纸蓄势待发。

    其他人就看到一大一小两只黑猫从两人的身上跳了出来,吓得直哆嗦,大黑猫身体上已经没有好地方了,血肉外翻鲜血淋淋,一看就知道是遭受了非人的待遇痛苦死去的,而那只不过半个巴掌大的小猫也是恐怖的不得了,一张血盆大口占据了大半个身体,即使体型微小可是也不比大黑猫好对付。

    所有人的心都为年华揪着,就算之前对年华非常有信心的徐刚跟祝铁也一样。

    突然年华将手里的符箓燃烧,身上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强光,屋子里的所有人都被强光晃得闭上了眼睛。

    当强光散去,众人赶紧睁开眼睛,再看过去,就见年华嘴角溢出一丝鲜血,脸色也是有点苍白。

    祝铁心里有点纳闷,能够轻而易举灭了百年恶鬼的年华,竟然会被子母猫恶鬼所伤,可是当看到年华对他眨眼后,明白了,年师叔这是装的,人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她的真实实力。

    徐南第一个冲了过去,祝铁也赶紧跟着过去,两人扶着年华做到板凳上。

    七嘴八舌的问到底怎么样了。

    年华咳嗽一声,带出一口鲜血,闭着眼睛摆摆手,虚弱的道:“你们放心,我说道做到,他们,咳咳,他们已经没有事情了,你们就放心吧。”

    睁开眼睛嘱咐包含热泪的仇大夫人,“大伯母你可以将他们接到家里好生照顾,这段时间好好将养,短时间内不要看到猫或者是跟猫有关的东西,等过个五六天,就会好的。”

    仇大夫人使劲点头,拿出手绢擦擦年华的嘴角,“年华,你的恩情我们仇家是没齿难忘。我带你仇大伯仇阳大哥谢谢你了。”说着就要跪倒在地,可是怎么使劲也跪不下去。

    年华将她托起来,笑着道:“想当初仇爷爷也救过我爷爷的命,咱们两家算是通家之好,就不要这么客气了。”

    仇江波也擦擦眼睛,感动道:“年华,叔叔什么都不说了,以后有用到叔叔的地方,一句话的事。”

    年华看着他道:“还是叔叔爽快!”

    就在这个时候,床上同时传来两个人的呻吟声。

    听到声音仇大夫人仇江波眼睛同时一亮,这两个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了。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里的惊喜,当他们往床上看去的时候,爷俩个同时用手捂着脑袋在那里痛苦的哼唧着,仇海波的嘴里还在那里喊着:“猫!猫!大黑猫,你赶紧离开,离开!放过我,放过我!不是我害死你的,不是我!”手不停的捶着脑袋,仿佛要把这只大黑猫从脑袋里赶出去。

    仇大夫人赶紧上前抱住他的手,柔声安慰道:“海波,海波,你睁开眼睛,大黑猫已经被赶跑了,你看看我,你看看我是谁,你看看我是谁呀?”

    在仇大夫人的轻声安慰下,仇海波终于镇定了一些,吃力的睁开眼睛,发现眼前的而这个女人怎么这儿眼熟,有些锈住的脑筋想了想,才想起来这是自己的老婆。

    “小清,你是小清。我是不是在做梦,我……”

    看仇海波还有些不清醒,仇大夫人回头哭着问年华:“年华,这……”

    年华安慰道:“大伯母你放心吧,他现在思维还有点混乱呢,等过些时候就好了。”

    仇大夫人这才放了心。

    这时仇阳也醒了过来,仇大夫人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终于放心了,心情一放松,晕了过去。

    这又是一阵兵荒马乱的。

    年华趁机跟仇江波跟仇二夫人告辞,徐南挤走仇凯自告奋勇:“师叔,我送你回去吧。”

    年华点点头,转头对祝铁道:“你叫祝铁对吧。”

    祝铁激动的点点头。

    “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吧!”年华道。

    祝铁立刻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年华。

    年华:“……”没想到现在奇门人士也用这东西了。

    收下号码,年华又把自己的号码给他,

    “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这小子还算是个比较不错的人。

    然后徐南扶着年华离开,仇凯则是被他老爸瞪了一眼。

    仇凯嘟囔道:“人家已经有男朋友了!”

    仇江波被气的差点背过气去,“我是说让你泡她么,人家是咱们家的恩人,难道你不应该去送送恩人。”

    仇凯低着头暗道:我是绝对不会再去接近这个女人了,实在是太恐怖了。说不定经过这件事,以后回去睡觉的话,还得做恶梦。

    话说徐南将年华送到家,年华请他进去,徐南给拒绝了,开车离开。

    等年华到家的时候其实年老爷子年奶奶,仇老爷子仇奶奶已经知道仇海波跟仇阳已经清醒过来的事,也知道了是年华救了他们。

    仇老爷子仇奶奶握着年华的手哽咽着不知道说什么好。

    年华笑道:“您二老不要这个样子,我做这些也是应该的。”

    年老爷子也在一边劝道:“我说老弟啊,我的孙女不就是你的孙女么,你孙女救了她大伯那是应该的,你们就不用这个样子了。”

    不过他老人家脸上那种自豪那是非常的明显。

    年奶奶看年华的脸色有点不好,担心的道:“年华你快去睡一觉吧,这才不过五点,离天亮还早着呢,你快去睡吧!”

    年华点点头,跟四位老人又说着几句话转身睡觉去了。

    等年华上楼后,年老爷子又劝道:“孩子们没事就好了,你们老两口也去睡会吧。”

    仇老爷子摇摇头,“我哪里睡得着啊,对了,我看年华的脸有点苍白,真是难为这孩子了。不是听江波说孩子都吐血了。”

    年老爷子当然也担心,可是对着仇老爷子不能说,只是道:“你放心吧,孩子身体好,没有问题的。”

    在他们的劝说下,仇老爷子夫妻睡觉去了,年老爷子跟年奶奶赶紧去年华的房间。他们也担心孙女到底怎么样了。

    一进去,发现年华的脸色红润,躺在床上玩手机呢,完全没有刚才在楼下的那种苍白,怎么能不知道这丫头刚才根本就是装的!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