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小偷
    何圣哲马上洗了个战斗澡,然后一边擦头发一边选衣服,很快就打扮好了,那速度是她根本没有见过的快啊!

    难道他就这么期待跟那个女人见面?美人的危机感更加的重了!看起来自己要面对的是强大的敌人。

    何圣哲吹着头发,才发现现任女朋友竟然还坐在床上,全身CHI裸,只是用床单掩着点重要部位,虽然看着就让他有点兴奋,可是现在可不是干这事的时候,要是自己不把那位伺候好了,自己可就完蛋了!

    催促道:“漫漫,如果你不想去的话,就不要去了。”何圣哲拦着她的脖子,亲亲她的脸蛋:“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吧!”

    看何圣哲要丢下她,漫漫着急了,马上从床上跳下,“我马上就好,你一定要等着我!”

    何圣哲皱皱眉头,却没有说什么,毕竟这个女人是自己这么多年来最喜欢的一个,迁就点就迁就点吧。

    还好漫漫没有让何圣哲的等待太久,不过十多分钟就把自己给收拾好了,更让他吃惊的是,从来没有素颜示人的她,今天竟然只擦了点保湿霜什么的,一点妆都没化!

    可是这种清水芙蓉,正中何圣哲的心,素颜的漫漫比浓妆的漫漫更让他心动,第一次出去的时候是搂着对方的腰!

    漫漫的心怦怦的跳个不停,埋在何圣哲脖子里的脸,露出了讶异的笑容,早知道她就不用整天琢磨怎么化妆了!今天真是意外的惊喜!

    哼!那个让何圣哲紧张无比的公主,你就接招吧!

    年华当然不知道不过是给何圣哲打了个电话,竟然就被人给盯上了!

    三人已经上了地铁,石市现在的地铁还没有运行呢,所以莫丽丽跟韩宁康出去出去旅游的时候几乎没有做过地铁,这一次真是享受了一次比公交车还要拥挤的感受。

    现在正值上下班高峰期,不管是地上地下都非常拥挤,他们要坐地铁,年华也没有反对,直接带着他们到了地铁站。

    当他们两个看到人山人海的时候,都傻眼了,从来没有在上班下班高峰期做过地铁的两人根本就没想到,在这里竟然看到了春运的那种拥挤感。

    年华一直注意他们两个的表情,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当初第一次见到这个场面的时候她跟他们是一个表情。

    拍拍他们两人的肩膀,提醒他们:“把你们的钱包什么的都放好了,现在这个时候是最容易遭贼的时候,就比如……”说着从韩宁康的口袋里抓出一只手,手上还抓着一个钱包。

    韩宁康完全傻了,下意识的去摸口袋,原来拉着拉锁的口袋竟然已经被拉开了。

    莫丽丽吓得刚要尖叫,就被韩宁康一把捂住嘴。

    年华也不上车了,直接扣着这个人的手,拉着往外走!

    韩宁康跟莫丽丽现在已经镇定下来了,赶紧追过去,就怕年华会受到伤害。

    那个小偷也非常的乖,任由年华拉着。

    等四人到了僻静的地方,这个地方几乎没有人过来的时候,小偷的脸上的表情开始狰狞起来,另一个自由的手,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把刀子,就往年华的身上扎去!

    韩宁康作为男人当然不会眼看着不管,可是还没等他过去,人家年华已经将对方给解决掉了。

    年华眼睛一闪,直接伸手手掌,白嫩的手掌直接跟锋利的刀刃接触,可是让小偷惊惧的是,这个女孩子的手一点事没有不说,刀子的刀刃就想撞到无比坚硬的东西一样,全都卷了。吓得一下子就把刀子给扔了!

    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自己是踢到铁板上了,突然被人家抓住的右手传来刺骨的剧痛,惨叫一声,被摔了出去。

    小偷惨痛的哀嚎着,他的手腕直接被年华给掰断了!

    看着年华越走越近,跌坐在地上的小偷,惊吓的起身就要跑。可是没有跑多远,就听身后的人道:“你信不信,你再跑一步,我让你血溅当场!”

    于此同意,一道寒光越过他的脑袋,直接插在他的脚下,吓得他往后倒退几步。

    这会他是真的被吓傻了,不知所措的看着年华,脸上满上眼泪鼻涕。看着可怜极了!

    莫丽丽有点于心不忍,可是还是忍着不去求情,她虽然还有些天真,但绝不愚蠢,知道这样一个身手敏捷的小偷肯定是经验丰富不知道偷了多少人,而且刚才如果不是年华身手足够强大,受伤的那一定是年华了!

    “姑奶奶,你就饶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小偷是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可是那眼中闪过的狠毒,却清楚的让年华看到了。

    年华没有说话,只是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黄帮主,我这里抓住一个人,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他说他叫黄蜂,不知道是不是你们黑虎帮的?……哦,也没有什么,就是拿刀子想刺我罢了!”年华说的是风轻云淡。

    而黄黑虎那里可是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这小子还真的是他们黑虎帮的,现在黑虎帮终于跟这位的关系不错了,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偷到这位祖宗身上了!

    赶紧恭敬的道:“还请您把手机给那个臭小子。”

    年华将手机递给黄蜂,黄蜂脸上全是冷汗,他现在已经知道眼前这个人是谁了。

    接电话的时候,黄黑虎还没有说话呢,他就哭嚎着哀求:“帮主啊,我知道我错了,请您原谅我吧!”

    然后趴在地上给年华磕头,“姑奶奶,您就放过我吧,我下辈子当牛做马报答您啊!”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保住自己的小命,他可是亲眼见过得罪了这位姑奶奶的人的下场啊,五个人死了两对半!

    年华从他手里拿过手机,说实在的她也没打算怎么着他,怎么着也要给黄黑虎一个面子,“既然他真是你帮里的人,那我就放过他,下次让他把招子放亮点!”

    等年华带着莫丽丽韩宁康走了后,黄蜂看着他们的背影不见了,这才一头栽倒在地上,没有力气站起来了!他吓得都要失禁了!

    等黄黑虎派人将他带过来后,听了他的叙述,怒道:“你这个废物,难道你没看出来人家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把你怎么样么,如果你不动刀子直接告诉人家,你是我黄黑虎的人,前辈也肯定就是骂你一顿罢了,你,你……”

    跪在地下的黄蜂也耷拉着脑袋,他也想起来,现在更是无比的后悔。

    “行了!”黄黑虎顺顺气,指着他道:“现在你就回去养伤吧,好好反省自己!”

    黄蜂低头出去了,不过经过这件事黑虎帮的人吸取了黄蜂的教训,记住年华的特征,以后一定要躲着走啊!

    再说年华这边,慢慢平复了情绪的莫丽丽握着年华的手翻来覆去的看,惊奇道:“我之前虽然知道你会几下子,现在才知道这根本就不是几下子啊,你实在是太厉害了!”

    年华笑了笑,“小意思,当初我让你跟我学几招,你还不愿意,现在后悔了吧!”

    莫丽丽一听这话赶紧摇头,“让我想你那样每天五点就起床跑步,我还是算了吧!”

    而韩宁康看向年华的时候,眼里充满了审视!

    年华知道莫丽丽之所以不怀疑自己是因为两人从小一起张大,莫丽丽知道自己不会伤害她,可是韩宁康就不一样了。

    年华回头问道:“你是不是想知道我跟这个黑虎帮是什么关系?”

    韩宁康点点头,他当然想知道了,自己虽然不限制莫丽丽的交友情况,可是如果这个朋友对她的安全有威胁的话,还是算了吧。

    年华能够感知道韩宁康的情绪,对他是更加的满意,不畏惧黑暗势力,什么都为女朋友着想。

    “你放心吧,我可不是黑帮的人,不过是因为我家在京城有点势力,因此这些黑帮的人就有点巴结我就是了!”年华回答道。

    韩宁康眨眨眼,有点势力?

    “丽丽没告诉你么,我父亲是咱们省的副省长!”年华淡淡的语气,却是让韩宁康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副省长?韩宁康看向莫丽丽,莫丽丽对他笑了笑,“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我就没有告诉你,再说了,年华是年华,她老爸是她老爸,怎么能够混在一起谈呢!”

    韩宁康一开始只以为年华家里事有钱人呢,没想到竟然是高干子弟,可是说实在的他根本没有看出来,在他心里的高干子弟就是他班里那个吆五喝六整天不是装相就是泡妞的家伙。

    自己同学的老爸不过是石市某个局的局长,现在眼前这位可是副省长千金啊,他这位经常看新闻的人知道这位年副省长可是排名第一的副省长,仅仅在省委书记,省长的下面。

    作为这位的女儿,竟然这么样子,想了半天竟然只想出一个词“亲民”,让他是无比的诧异!

    不过因此也认为认同了年华的话。

    这回三人又回到地铁站,有年华在前面横冲直闯,其他两人人只用跟在他身后就行了!

    等到了地铁上莫丽丽跟韩宁康都出了一身的汗了!

    莫丽丽擦着额头上的汗发誓:“我以后再也不在这个点做地铁了,实在是太挤了!”

    等他们到了三里屯的时候,何圣哲已经开车到了。

    年华一眼就看到那辆骚包的红色法拉利,带着两人就朝着法拉利走了过去。

    何圣哲刚要给年华打电话,抬头就看到了从远处走过来的三个人,赶紧从车上下来,张着双臂就迎了上去,脸上都笑开了话:“年华小姐,好久不见,你还是这么的美丽充满了无穷的魅力!”

    难道这就是年华的男朋友?韩宁康捅了捅莫丽丽,莫丽丽摇摇头,拉过他的头小声道:“我见过年华的男朋友,这个一看就是花花公子,年华可看不上他!”

    果然当何圣哲扑过来的时候,年华直接用脚点在他的肚子上,让他能靠近,“会不会好好说话啊!”

    何圣哲努力了半天,都没有办法挣脱,最后只能委屈的站在那里,“人家这不是看到你兴奋的么,有没有搞错啊,你现在还用得着人家呢,就已经嫌弃人家了,如果,如果人家没用了,还不知道怎么嫌弃人家呢!咦咦咦~”最后掩面哭泣,那长音拉的跟唱京剧一样。

    年华:“……”

    莫丽丽:“……”

    韩宁康:“……”

    就连一直喜欢着何圣哲的漫漫,也在心里确定自己是真的喜欢这个,现在跟个白痴一样的人么!

    她也只有:“……”

    何圣哲哭了一会儿,发现人家根本不搭理他,赶紧收声,这个时候想起来自己车里还有一个漫漫没有给年华介绍呢。

    “年华,我给你介绍介绍我的女朋友。”带着年华三人到了车子旁边。

    年华抬眼一看,的确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可是这个女孩眼里的敌意是什么?

    难道这又是一个对展青云有意的女人,可是又一想不对,再看这个女孩子看着何圣哲眼中暗藏的深深的爱意,就知道自己是受了无妄之灾了。

    这个女孩子肯定是误会自己跟何圣哲的关系了。

    而漫漫看着这个美丽高挑的女孩子,抓着包包的手慢慢的用力慢慢的缩紧,虽然早就有了心里准备知道对方肯定长得极其出色,但是她还是认为自己肯定不比对方差,可是真的看到之后,她的信心却被击碎了一块,或许自己的长相跟对方不相上下,可是那气质却是远远不如的。在她面前自己就像一朵小白花,等着人的垂怜。

    又扭头看了眼何圣哲再看看这个女孩子,这两人命里竟然有着很深的纠葛,自己还是不要掺和进去了。

    何圣哲帮年华介绍,“这个是我的女朋友魏漫漫。”然后又给魏漫漫介绍年华,不过还没有说话,就被年华给打断了。

    “你好,我是年华!很高兴见到你。”年华伸出手,魏漫漫也只有伸手跟她握了握,想要松开,可是却发现对方根本就不放我,只能强撑起一丝笑容:“年小姐,请你放开我!”

    “可是我怎么觉得漫漫小姐。”年华眯着眼睛看着她,“对我有点敌意啊!”

    魏漫漫一听年华的话,脸上的笑容也退了下来,立刻又挂了回去,“怎,怎么会呢,我今天跟年小姐你第一次见面,怎么可能对你有敌意呢!”

    不过她这种欲盖弥彰的表情却被何圣哲看了个正着,眉头紧锁,不过他从来都是以绅士著称的,当然不会当着其他的人面训自己的女朋友,而是递给她一个回去再说的眼神。

    而魏漫漫看到何圣哲连话都不想跟自己说了,心里更是难过了!自己跟了他这么长时间从来没有受过如此的冷落。

    年华本来还想解释清楚,可是何圣哲截断她要说的话,“我帮你介绍一家我虽然不经常去,但是里面环境非常优雅,也没有那些乱七八糟东西的地方!”

    莫丽丽跟韩宁康对视一眼,决定还是玩自己的吧,不要往里面瞎掺和!

    年华三人还有魏漫漫跟着何圣哲进了著名的使馆街,到处都是皮肤各异的外国人,何圣哲介绍:“这里之所以酒吧这么兴盛就是因为这使馆的存在,之前咱们华夏人谁知道酒吧是什么样啊,都是因为这里外国人多,一次才开始了第一家酒吧!然后逐渐逐渐这里成了现在这个规模。”

    “以前这里的人更多,不过现在后海那里也开始兴盛酒吧了,有很多人都跑到了那里,现在三里屯就不想之前那么的繁华了。”

    通过了使馆街,就到了著名的酒吧一条街了,真是灯红酒绿,一座座的酒吧又连着一座座。

    在何圣哲的带领下,四人到了一家名为“人生如画”的酒吧,一进去就发现这个酒吧非常有特色,墙壁上挂着非常多的画作,有很多都非常的出色,可是有一部分明显就是不懂的人随便涂鸦画的。

    不过看的时间长了,年华从里面看到一丝的童趣,这应该是小朋友画的。

    何圣哲一进去就有人迎接过来,看样子应该是酒吧的负责人,也就是经理!

    看到何圣哲进来,经理笑的那叫一个灿烂啊,“哎呀,何少您是许久不来我们这里了,真是稀客啊。”看看何圣哲后面的四个人,“这些都是您的朋友吧。”当看到年华跟魏漫漫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了然,“您真是艳福不浅啊。”

    如果是之前何圣哲那肯定是非常高兴,可是他没想到这次何圣哲却是拉下了脸,“不要瞎说,小心祸从口出!”

    经理被吓了一跳,赶紧捂上嘴,不知道为什么何少为什么突然这么生气,自己也没有说错啊,之前他带着美女过来的时候,每次这么说,他不但不生气,还会赞自己说得好。

    怎么突然之间就转性了呢?真是莫名其妙。

    不过该怎么着还是要怎么着,赶紧跑到前面为他们引路。

    “何少,你们五位到这边,这里不但比较清静,而且视野也非常的好。”

    经理选的地方,挺得年华的喜欢,紧挨着墙,是一个卡座,隐蔽性比较不错,但是还是能够看到对面散座。

    五人坐下,何圣哲只点了一点酒,跟着年华出来,他怎么敢放开大喝,给三个女孩子点了一些饮料,然后就是干果,糕点,水果拼盘什么的,最后摆了满满一桌。

    东西上的非常的快,年华给莫丽丽一瓶果汁,然后问韩宁康:“韩宁康你是喝啤酒还是喝果汁。”

    韩宁康笑了笑:“还是我自己拿吧!”伸手拿了瓶啤酒。

    这个时候,酒吧的音乐舒缓下来,慢慢停止,一个漂亮女孩子站在舞台上,开口唱了起来。

    轻灵的声音,经典的歌曲,让年华听得听入迷的。

    何圣哲介绍道:“她叫成菲菲,是这里有名的百灵鸟,歌声非常的轻灵,被这里的人誉为第二个王菲菲!”

    年华不置可否,不过这个女孩子的声音的确是跟王菲菲走一个路线的,本来感到非常惊艳,可是这么一听怎么听都有王菲菲的味道在里面,摇摇头,虽然歌声依然好听,可是已经没有了惊艳的地方。

    “如果总是模仿别人,唱的再怎么好也是拾人牙慧!”至少后世是没有一个出名的歌手名字叫成菲菲的。

    “是么?”莫丽丽一点也没有听出来,“我倒是觉得她唱的不错,加上长得也挺好,为什么没有去参加华夏好声音啊,真是可惜了!”

    年华真是笑了笑没有说话,不过莫丽丽本来也知道说一说,也没有打算让谁应和她。

    推了推何圣哲,年华道:“我说何大少,你要不要去上面唱一首啊,我可是从来没有听过你的歌喉啊!”

    魏漫漫在一旁冷眼旁观,听到年华的话后,心里暗中冷哼,你当何大少是谁呀,他能那么听你的话!

    可是何圣哲接下来的动作却是让人大跌眼镜,他竟然真的去唱了,而且还是兴致勃勃的。

    魏漫漫呆在那里半天没有说话,可是心里却是不断的翻腾,不对了,一切都不对了,自从这个女人出现后,就什么都不对了。

    她知道自己不能将人家怎么样,如果自己对付她,最后受伤的肯定是自己,魏漫漫强忍着,手指抓着沙发,都要将沙发挠出窟窿。

    可是当何圣哲的歌声,一出来的时候,整个酒吧的人都懵了,不知道要怎么反应。

    嫂子

    嫂子借你一双小手

    捧一把黑土先把敌人埋掉

    嫂子

    嫂子借你一对大脚

    踩一溜山道再把我们送好

    嫂子

    嫂子借你一副身板

    挡一挡太阳我们好打胜仗喂

    憨憨的嫂子

    亲亲的嫂子

    我们用鲜血供奉你

    噢亲亲的嫂子

    噢黑黑的嫂子

    黑黑的你

    魏漫漫的手指也慢慢松开,嘴巴张得大大的,何,何圣哲这唱的是什么啊!

    莫丽丽跟韩宁康也都傻眼了,第一次听说在酒吧可以唱这首歌。

    如果说谁跟他们的表情不一样,那只有年华了,她现在已经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了,可是抽动的嘴角让其他人看出她心里的不平静。

    何圣哲竟然唱了一首《嫂子颂》!那深情并茂的表演,没有让其他人感动,只能够让其他人感到无语!

    就连经理也是一头大汗,如果是其他人上台唱这首歌,他肯定死活也要把人给弄下去,可是现在在上面的是何圣哲何大少,他不敢啊!

    而且他竟然还唱了不只一遍,等两遍都结束了,这才鞠躬下来,临下来的时候竟然还对着年华他们这个方向飞了一吻!

    年华冷冷一笑,伸手从桌子上拿起一个香蕉吃了起来,当何圣哲快要进入卡座的时候,手一抖!

    何圣哲笑吟吟的走了过来,可是没想到快到的时候,不知道踩到什么东西了,一滑,“哎哟!”

    当他逼着眼睛等待疼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摔倒,睁开眼睛一看,吓到了,就见一个大饼那么大的脸出现在自己眼前,对他嘿嘿一乐,“小帅哥,你唱的真好,人家就喜欢你这一款的。”说着嘟着菊花一般的大嘴亲了上来。

    何圣哲当时就感觉到胃一阵翻滚,使劲推开他,跑了进来。赶紧打开一瓶果汁灌下去,这才好点。

    而那个画的妖艳无比的三百多斤的壮汉,跺脚赌气离开,明明是小帅哥自己扑到自己怀里,真是太讨厌了饿!

    莫丽丽点点韩宁康,看着那远处的背影艰难的问道:“刚才那个是个男的?”

    韩宁康点点头,没有疑问,人家脸胡子都没有刮好不好!

    何圣哲喝了一瓶果汁,才感觉好了一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使劲的喘气!

    “今天黄历上都说不宜出行,看来还真有准啊!”

    年华根本没有搭理他,而是起身捡起香蕉皮扔到旁边的垃圾箱。

    何圣哲一看这香蕉皮就指着道:“就是这东西害我跌倒的,也不知道是谁这么缺德吃完了的香蕉皮不放到垃圾箱,真是太没有教养了。”

    年华回到座位上就那么看着他,等他说完后才淡淡的道:“你说完了么?”

    何圣哲这才感觉道气氛有点不对劲。

    魏漫漫凑到他耳边道:“那个香蕉皮是年华仍的!”

    魏漫漫说完满心以为何圣哲会对年华大发雷霆,可是没想到,何圣哲一下子就萎了,在那里嘿嘿傻笑。

    这是怎么回事!魏漫漫有点不知所错,这跟自己所想的不一样啊!

    年华抱着双臂看着何圣哲,冷冷的道:“你再去唱啊!再去唱一遍!嫂子颂?还真好听啊!”

    “不是,我这不是一时半会想不到要唱什么,一看到您我心里一激动,就想把我内心深处对您深深的敬爱给唱出来。可是”何圣哲在说这话的时候,那是一脸的惭愧,“可是我又不知道其他的歌,这不就脑袋一热就点了这首歌!”

    年华点点头,“理由倒是挺充分的!”

    “那是那是!”何圣哲殷勤的坐到年华身边,拿起一片西瓜摆在她面前,“您吃,您吃!”

    “不过……”

    年华的不过让何圣哲的心都揪起来了,“您,您说!我,我听着!”

    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年华摇摇头叹道:“虽然你达不到我的标准,可是马马虎虎吧。”说着用手按了按他的手臂上的肌肉,然后道:“那你就用肉来偿吧!”

    “噗!”莫丽丽嘴里的西瓜都喷了出来,还好她前面没有人,都喷到地面上了!

    看其他人都看着她,赶紧拿起纸巾擦擦嘴,“对不起,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何圣哲还没有说什么呢,魏漫漫大叫道:“不可以!”起身冲上前去,将何圣哲挡在身后,“不可以!”

    年华的脸也冷了下来,起身,走到魏漫漫跟前。

    坐着的时候还不太显眼,站着的时候就非常的明显,魏漫漫自己也算高挑足足有一米六八,可是在年华面前却是没有任何优势。

    人家居高临下看着自己,魏漫漫觉得自己都要被压下去了!

    年华冷冷的道:“魏漫漫小姐,我自认为之前没有见过你,不知道哪里得罪你了,你对我非常的不满!”

    魏漫漫没想到对方竟然看了出来,可是现在她也不想隐瞒了,掐着腰指着年华的鼻子道:“我才是何圣哲的女朋友,对于窥伺我男人的人不满,不对么!”

    年华心里暗道果然自己猜的没错,既然跟展青云没有关系那就算了。

    而被魏漫漫拦在身后的何圣哲听了则是哭笑不得,怪不得魏漫漫对年华爱答不理的呢,原来以为自己跟年华有些瓜葛呢!

    想想自己如果跟年华在一起,年华坐在沙发上嗑瓜子看电视,而自己就跟个小媳妇一样帮她倒洗脚水,然后再帮她洗脚。

    “这么热你想烫死我啊!”一脚踹翻脚盆,自己全身上下全部被淋湿,坐在水里哭哭啼啼。

    真是太可怕了,何圣哲赶紧把这个恐怖的画面摇出去,根本还对魏漫漫不满的心思也完全没有了,对比年华,魏漫漫乖得就像是天使啊!

    可是魏漫漫却不知道何圣哲心里的想法,只看到何圣哲一动不动的看着年华的呆愣愣的不说话。

    没想到何圣哲竟然真的不在乎自己了,一气之下拎着包哭着跑了出去。

    何圣哲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赶紧追了出去。

    最后卡座里只剩下年华莫丽丽还有韩宁康三个人!

    莫丽丽跟韩宁康都看傻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年华则是该干什么干什么,吃着水果,抬眼看着他们两人:“我说你们来酒吧是干什么来了,怎么不出去玩啊,跳跳舞什么的,不要在这里干坐着啊!”

    正好现在的音乐也到了激烈的时候,莫丽丽跟韩宁康一想也是,两人起身拉着手跑到最里面的舞池里跳了起来。

    最后整个卡座里只剩下年华一个人,她也不在意,一个人坐在在那里悠闲的吃着瓜子,最后地上都是瓜子皮。

    时间到了晚上八点多了,正是人最多的时候,现在已经到了元旦,学校的都放了假,很多上班族也愿意晚上的时候来这里轻松轻松一下。

    因此人多了地方就少了,很多人看到年华自己一个人占着一个包厢,不过大部分人都能够想到人家肯定是有同伴,就算没有同伴,他们不认识人家也不可能擅自过去,毕竟卡座都是有最低消费的,就算你不吃不喝也要花那么多钱。

    不过有的人自觉,那有的人就不自觉了,有几个男生发现自有年华一个人在那里,几个人挤挤眼,就坐了过去。

    其中一人笑着道:“小妹妹一个人啊?要不要哥哥们陪陪你呀!”

    年华看了他一眼,也笑了起来,“好啊,正好我没找到付款的人呢,你正好帮我付款,我一共花了一万五。”说着对这个男生眨眨眼,“就拜托你了!”

    果然不出年华所料,这些人都是普通学生,尴尬的一笑,几人就走了,他们一个月的生活费才多少啊,一下子花出去一万五,就算是几个人凑,也凑不出来啊!

    年华看着他们离开,也没有多说什么!

    不过他们这些还没有步入社会的好打发,那些久在社会上混的老油条就不能这么打发了。

    这不就又来了两个人,一副都市白领的打扮。

    其中一个长发的男人自负自己长相帅气在女人中式无往不利,这会看到年华这样的极品怎么能够不动心呢。

    “这位小姐,我能坐在你旁边么?”

    年华看了他一眼,对他微微一笑,“不可以!”

    长发男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可是马上有回复过来,“小姐,酒吧鱼龙混杂,你这么漂亮的小姑娘自己坐在这里,很危险的!”

    年华一脸的恐慌,“真的么?”

    另一个短发男人也凑了过来,也跟着恐吓道:“当然了,尤其是你这样一看就知道涉世为深的小姑娘,更是那些坏蛋们的目标。”

    年华恍然大悟,脸上露出感激的笑容:“实在是谢谢两位了,如果不是你们我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坏的人!”完全是一副涉世未深的小百合的形象!

    更是让这两个人蠢蠢欲动。

    可是他们两个等了半天都等不到年华下面请他们一起坐的话,两人用眼神交流后,长发男咳嗽一声,就要坐到年华身边。

    可是他刚坐下就嗷的一声蹦起来!

    年华被吓了一跳,“这位,你是怎么了?”

    长发男捂着屁股,低头检查他坐下的地方,可是那里什么都没有,小心翼翼的用手摸了半天,发现什么都没有,这才放心的坐下。

    可是刚坐下就有站了起来,只要他坐下就跟被什么扎了一眼,可是又找不到尖锐的东西。

    这是怎么回事?

    短发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赶紧到了长发男身边,拉着长发男皱着眉头问道:“你这是怎么回事?”

    长发男皱着脸指着那个地方,“只要我坐下,就感觉到有东西扎我,可是什么都找不到。”

    短发男凑到他耳朵边小声道:“会不会是这个女孩子扎的你?”

    长发男摇摇头,也小声回答:“一开始我也以为是,可是刚才我坐下去的时候,她的两只手都在上面,没有动弹过。”

    年华仿佛听到他们在谈论她,对他们微微一笑。

    这个时候短发男竟然也感到身上不好受,他不是痛,而是痒,他感觉道自己的身上手上胳膊上都奇痒无比。

    长发男的身上也开始痛了,两人都不好受!

    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里的退意,也没有跟年华打招呼就赶紧跑了出去,奇怪的是只要他们跑出卡座,身上的疼痛或者痒就轻了一些,真是太邪门了,两人的脸都青了,难道自己碰上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两人下意思的回头看去,就见那个卡座扭曲旋转,凭空出现一个巨大的黑洞,而立马的那个女孩子也变成一个黑面獠牙的女鬼。

    两人吓得尿都出来了,尖叫着跑了出去。

    那声音凄惨的惊动了不少人。莫丽丽跟韩宁康也看了过去,看是两个人跑了出去,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两人担心的看了眼卡座的位置,发现年华还在那里好好的坐着,他们也就放心了。

    等两人扭过去头去,年华笑开了话,这两个人实在是太不经吓了,这么就给吓跑了!

    慢慢的年华也有点无聊了,让她去跳舞,她又不喜欢,干脆拿出手机,玩了起来。

    没想到这才不一会儿,就又有人过来了。

    这次来的人,则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派头。进来后,就走到年华跟前,低头看着年华,嘿嘿笑道:“美女,一个人啊?要不要哥哥陪陪你呀!”

    年华都无奈了,抬头看向他,然后又看到他后面的几个跟班,都无奈了,自己不过是想在这里安静的呆一会,怎么总有人不长眼的过来啊!

    这不是纯粹是过来让自己打发时间用的么?不过现在年华玩游戏正玩到开心的地方,还真不想被打扰!

    因此冷声道:“不好意思,我们好几个人一起来的,他们都在跳舞呢,一会儿就回来了,还请几位请便吧!”

    这个自诩高富帅的年轻人听了年华的话,不但没有离开,而且兴趣更加的大!

    “哈哈,美女挺有性格的,还是个冷美人,不过没关系,越冷我越喜欢!”“高富帅”弯下腰,就要去挑起年华的下巴,嘴里还说着,“让哥哥我好好看看这个小美人到底长什么样子!”

    可是他还没有碰到年华,就听后面有人喊道:“住手!”

    “高富帅”一听这个人的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呀,回头一看愣住了,“表,表哥,你怎么在这里啊?”

    何圣哲分开人进去,一把拉住“高富帅”的胳膊就往外拽!

    年华这个时候脸上的寒冰完全化了,柔声笑道:“怎么这么着急离开啊,不是说要跟我玩一会儿,就这么走了,我可是舍不得啊!”

    “高富帅”一听,心里那个美呀,对他表哥暧昧的笑了笑,“表哥,你看小美人都舍不得我!”

    何圣哲心里那个恨啊,你个傻B,没看到我是再救你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