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家庭聚会
    年华对这位“高富帅”微微一笑,“你刚才说不是要好好我长什么样子,我就让你好好看看我的庐山真面目,也让你以后对我念念不忘!”说着就凑了上去。

    “高富帅”现在已经看清楚了年华的长相,虽然身高对自己比较有压迫感,但是长得真心真心真真心的好啊,尤其是小美人自己投怀送抱,更是让他热血上头,忘记了刚才表哥的话。

    张开怀抱,对着小美人深情款款的道:“来吧,美人来哥哥的怀抱里吧,我会好好疼你的,嗷唔!”

    “高富帅”抱着小腹蹲了下去,脸疼的都皱到了一起,强忍着剧痛,指着何圣哲吼道:“表哥,你想干什么啊?你是想让我们麦家无后么!”

    何圣哲冷哼一声,“我刚才跟你说的话,你没有挺清楚么,还需要我跟你再次的重复么!”

    “高富帅”看他表哥眉毛都立起来了,就知道何圣哲是真的生气了,不再说话了,也直起了身子!其实何圣哲也没有都少力气,他还能真把自己表弟给打坏了么,想也知道不可能!

    瞪了“高富帅”一眼,小声的道:“一会儿再跟你算账。”

    然后转向年华,何圣哲嬉皮笑脸的道:“您消消气,谁让您长得如花似玉貌若天仙呢,这也不赖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啊。还听您把我表弟就当个屁给放了吧,以后我肯定好好教育他!”

    年华看看何圣哲,又看了眼被他护在身后,因为他表哥的低三下四的语气而有点不知所措的“高富帅”,突然看何圣哲顺眼起来,这小子虽然缺点不少,比如比较花心啊,说话嬉皮笑脸啊,但是对家人倒是特别爱护啊。

    “行了,我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这样吧,让你表弟跟咱们一起坐吧,不过……”年华看了眼“高富帅”身后的人。

    何圣哲心领神会,回头轰道:“你们几个就先回家吧,一会儿让麦李梓跟我一起回去了!”

    麦李梓身后的那几个跟班赶紧走了,何大少都发话了,他们不走就是不识抬举了!

    等跟班走后,几个人又坐下,几个人一时间有点尴尬,年华是没有什么,主要是魏漫漫,她刚才才知道自己竟然弄了一个大乌龙,还以为年华跟何圣哲有关系,现在才知道原来年华还真算是何圣哲的嫂子!

    展大少的名字其实在魏漫漫他们这次层次里并没有怎么听说,可是到了何圣哲他们这个圈子后才知道原来现在京城太子党里的最不好招惹的竟然是根本不经常跟他们一起混的人,说起这位展青云展大少,这些太子们,那是没有一个不服气的,没办法,小时候经常被打,打着打着就打服气了,而且展青云这个人对自己人是非常的讲义气的,而且现在混得最好的也是他!

    那个时候魏漫漫还再问何圣哲呢,什么样的女人能够驾驭这么强势优秀的男人,那个时候,何圣哲只是微笑不语!

    现在她终于见到了这个女孩子,可是竟然发生了这让的误会,让她有点尴尬!

    何圣哲也是有点无奈,魏漫漫这醋吃的也有点不对路!

    麦李梓看何圣哲不说话,他也不敢说话了,现在他也看出来了,能够让何圣哲做这种姿态的人当然不是好惹的!

    年华却是对麦李梓挺有兴趣的,好奇的问道:“你叫买栗子还是买栗子啊?”

    麦李梓有些无奈,咳嗽一声解释道:“我叫麦李梓,麦子的麦,姓氏那个李,梓是左边一个木右边一个辛苦的辛!”

    年华恍然大悟,“我说么怎么有人会给自己的儿子取名买栗子或者卖栗子呢!”

    年华跟麦李梓的话让整个场面缓和下来,何圣哲也笑着解释道:“麦李梓的父亲姓麦,李是他妈妈的姓。”

    年华点点头又问道:“那你说他是你表弟,你们是?”

    “我们两个是姨表亲,我妈妈跟他妈妈是亲姐妹!”何圣哲回答道。

    原来如此,怪不得何圣哲对麦李梓这么关心呢,之前可没见他关心其他人。弄完了两人的关系,年华就开始逗麦李梓。

    “我说栗子呀,你是不是看我一个人坐在这里好欺负,你就带着人跑我这里来了?”

    麦李梓从小就特别讨厌人家叫他栗子,一叫就发火,今天也不例外,刚要爆发就赶紧大腿被人给掐了一下,转头一看,又被表哥瞪了一眼。

    从小就害怕何圣哲的他只能回答:“那什么,我是看前两拨人都被你给赶跑了,我这不是想挑战一下么,我就,就过来了!”

    这小子还挺诚实,年华看了眼何圣哲。

    何圣哲都被自己这表弟给气死了,不会说话就要说么,干嘛总说大实话啊!不过他之所以这么照顾他也是因为这小子比较诚实罢了。

    当然了诚实不代表他会老实,要不然这小子怎么会跑来调戏良家少女呢!

    麦李梓一看表哥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赶紧闭嘴闷头吃东西。

    这个时候,魏漫漫站起身,打开一瓶啤酒,站在年华跟前,不好意思道:“嫂子,刚才对不起,是我不好我误会你了,我,我自罚一瓶!”说完咕噜咕噜的一瓶啤酒就灌进去了。

    看的何圣哲都傻眼了,这丫头不会喝酒啊,平时让她喝,一杯就醉,现在干脆干尽一瓶去,还不当场就倒啊。

    可是魏漫漫都说了是要赔罪,何圣哲又不好拦着,而且他也认为的确应该向年华赔罪。

    很快一瓶就进去了,年华的眼睛里则是闪过一丝赞许,这丫头虽然醋劲太大,但是能够知错就改有错就认,还算爽快。

    喝完后,不出何圣哲的所料,魏漫漫果然眼睛发直,身体开始左右摇晃,马上就要倒了,年华起身走到她身后,将手按在她的后背上,将她扶着坐在自己身边,不一会儿,坐在近处的何圣哲和麦李梓就看到魏漫漫的手心开始冒出白烟,还一股的酒味。

    而魏漫漫的神智随着酒味的浓郁也慢慢恢复,当她完全清醒的时候,正是结束的时候。

    魏漫漫发现自己竟然靠在年华的怀里,而且身上全是酒味,可是感觉一下自己既没有撒到身上,也没有吐在身上,怎么味道这么大呀。

    跟年华说声谢谢后,魏漫漫转头看向何圣哲的时候,发现何圣哲的眼睛都有点直了,他也还好,麦李梓更是夸张嘴巴张的能够塞进一个大苹果,眼睛睁得跟个灯泡一样。

    魏漫漫皱皱眉头,这是怎么回事?

    她搞不清楚可是何圣哲跟麦李梓却是看的一清二楚,这,这可是只在电视上看到过,比如《天龙八部》里段誉用内力将体内的酒顺着经脉逼出来,酒就会从手上滴出,虽然现在他们看到的跟段誉用的有不同之处,可是大致是一样的。

    天啊,这得是多么厉害的内力啊,这是何圣哲的心里话。

    天啊,这女孩子实在是太厉害了,幸亏表哥拦住我啊,要不然我可搞不定,对了表哥一定知道这个女孩子这么厉害,他是不忍心我掉进水深火热里呀,真是谢谢表哥了,这是本来对何圣哲还有点不满,现在心里全是满满的感激的麦李梓。

    年华对麦李梓微微一笑,甩甩手,麦李梓心领神会,马上从桌子上拿起一包湿巾,打开取出一片,捏着一个小角递给年华,“您请!”

    魏漫漫还是有点摸不到头脑,可是看到自己男朋友的样子就知道自己身上一定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

    走到何圣哲身边,小声问道:“你们两个怎么这么看着我们啊,我身上有什么么?”

    何圣哲一把抓住她的手,来回翻看,还在鼻子底下闻了闻,可是除了有股啤酒的味道,其余什么都没有改变。

    “你到底是怎么了?”魏漫漫使劲抽回手,横了他一眼。

    何圣哲也没有怪魏漫漫的白眼,而是凑到她耳边说了经过,魏漫漫的嘴巴随着何圣哲的诉说是越来越大,越来愈大!

    “这,你,你说的是真的?这,这怎么可能呢!”魏漫漫下意识的不相信何圣哲的话。

    可是何圣哲认真的眼神却告诉他说的都是真的,而且她也知道自己的酒量,喝了一大瓶啤酒不过一两分钟就醒过来,身上滴酒未沾,可是还有这么浓重的味道,不是男朋友告诉自己的那样,还能怎么样呢。

    魏漫漫也不得不相信了,这才明白刚才在外面何圣哲说,年华这个人不能招惹是什么意思了,刚才她以为是因为年华后面有展青云撑腰,所以不能招惹,现在才明白是因为年华人家本身就是不能够招惹的人!

    想清楚这一点,魏漫漫对年华也殷切的服务,最后年华一个人,什么都不用动,眼睛一扫某样东西,魏漫漫和麦李梓都会非常有眼力见的把东西给年华呈上去!

    年华干脆享受了一下当年慈禧老佛爷一般的待遇。

    反正当莫丽丽跟韩宁康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两个人那叫一个殷勤啊。

    对于出现的陌生人,莫丽丽跟韩宁康虽然有点好奇却没有多说什么,或许这是年华在这里交的朋友呢!

    很快时间就到了十一点多了,莫丽丽跟韩宁康有些支持不住了,年华看莫丽丽坐着都磕头了,也就没有打算继续下去,干脆跟何圣哲三人告别。

    这次麦李梓非常的机灵,他在聊天中也知道自己表哥今天开的是跑车,赶紧道:“年华,时间不早了,我也要回家了,正好我是开车来的,还没有喝酒,干脆我送你们回去的了。这么晚了,你们出去打车什么的也不安全。”

    年华点头答应,“行,我也怕遇到歹人什么的,那就谢谢你了!”

    何圣哲听得直咧嘴,真碰到歹人,还真不知道是谁的不幸呢!

    钱是麦李梓抢着付的

    反正最后何圣哲魏漫漫也跟着一起回去,何圣哲也想认认路,也就跟着一起过去了。

    不过他们也没有进去,送三人到门口后就离开了!

    何圣哲跟魏漫漫去了他们两个的小窝,麦李梓想了想也跟在他们后面。

    魏漫漫回头看了一眼,看着何圣哲道:“何少,你表弟一直跟在咱们身后呢!”

    何圣哲看了眼倒车镜,笑道:“我就知道这小子一定会跟着我,要不然睡觉都睡不踏实!”

    等到了楼下,何圣哲停车,麦李梓也跟着停下,连忙下车,紧走几步拦住何圣哲两人!

    “干嘛?这么晚了不回去睡觉?我告诉你,我们这里可是不会留宿外人的的。”何圣哲先警告。

    麦李梓看了眼魏漫漫,笑的眼都眯起来了,“表哥,您放心,我不会打扰你跟魏小姐的清净的,我只是有点渴了,难道表哥你就不能让我进去喝杯茶?”

    最后那一句话说的是可怜巴巴的。

    何圣哲白了他一眼,搂着魏漫漫转身进了电梯,麦李梓眉开眼笑的跟在后面,也进去了!

    何圣哲跟麦李梓坐在沙发上,魏漫漫去帮他们煮咖啡。

    两人先说了些家里的事,魏漫漫将咖啡帮他们端上来,麦李梓道谢后,赶紧喝了一口,闭着眼睛舒出一口气,然后这才感觉心里放松了些。

    睁开眼睛,看着正在享受咖啡的何圣哲道:“表哥,那位年华到底是什么人呀,武功这么高强。”想到表哥阻止了自己好几次,感谢道:“幸亏您阻止我,要不然我肯定被打飞了!”想想都觉得恐怖!

    何圣哲被他的表情都逗乐了,笑了一会儿,脸色郑重起来,“你以后看到年华的时候一定不能冒犯她,其实除了她是一位高手外,还有其他的身份,现在我就告诉你省的你什么都不知道,惹祸!不过不要随处宣扬知道么?”

    “你放心吧,表哥我跟你从小一起长大,你还不知道我嘴有多么的严么?”麦李梓也被何圣哲的严肃所感染,马上拍着胸脯保证。

    何圣哲点点头这才道:“年华是展青云的女朋友!”

    麦李梓瞪大了眼睛!

    何圣哲接着道:“年华是年家的长孙女,也就是年泰的亲堂妹!”

    麦李梓长大了嘴!

    何圣哲最后问道:“你知道桃花醇酿么?”

    麦李梓瞪着眼睛张着嘴,点点头!

    “那是年华的产业!”

    最后麦李梓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表情了。

    魏漫漫也吓到了,然后又有点庆幸,年家的公主殿下呀,如果人家跟自己争何圣哲,最后失败的一定是自己,还好人家已经名花有主了!

    麦李梓用手将自己的下巴按了上去,活动活动,又想起了一件事情,“对了表哥,前些日子杜雨黛不是回来了么,都说是为了展青云展大少回来的,别人问的时候她也没用反对,一脸幸福的模样啊!”

    一说起杜雨黛,何圣哲啪的一声将手里的咖啡杯重重的砸在茶几上,冷哼道:“杜雨黛那个女人说的话你都信,那个女人将男人当成她荣华富贵的工具,展青云怎么会要那么个东西!你不用怀疑了!而且展老大跟嫂子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彼此根本不知道对方的确切身份,他们应该是去年就在一起了,而年家认回年华一家是今年暑假的时候!”

    “当时我跟陈战还都参加了那个用年泰的生日为掩护的宴会呢。”想起那个宴会,何圣哲不由想起,他跟陈战一起跟踪年华跟李麒麟,却看到那么恐怖的一幕,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实在是太可怕了!

    “我还以为杜雨黛说不定会成为下任展家夫人呢!那天那场宴会上还有非常多的人去追捧杜雨黛。”麦李梓嘿嘿的笑了,捅了捅何圣哲,挤眉弄眼的:“要是他们知道杜雨黛早就给三振出局的话,是什么表情啊!”

    “哼,还能什么表情,就跟吃了老鼠一样呗。”何圣哲也笑了,他对杜雨黛的感情比较特殊,其实他之前跟杜雨黛也有过一段纯纯的初恋,可是当杜雨黛看到展青云的时候马上就移情别恋!

    还好何圣哲不是那种为了女人插自己兄弟两刀的人,十分干脆的就跟杜雨黛分了,那个时候杜雨黛还哀求自己不要跟其他人说,跟他的这一段,那个时候,年纪不大的何圣哲也单纯,的确没有跟其他人说过。

    可是杜雨黛根本想不到,人家展青云根本就看不上她,都没有给过正眼。

    何圣哲的心也好受不少,等到慢慢长大经历的事情多了以后,才知道自己当初有多么傻,现在看到杜雨黛只是点点头就算了。

    最后何圣哲再一次叮嘱麦李梓跟魏漫漫,“你们两个以后看到年华一定要恭敬知道么?要是你们招惹了她,就算是我也帮不了你们!”

    麦李梓跟魏漫漫都赶紧点头,其实就算何圣哲不嘱咐他们两个,他们两个也不敢在年华面前放肆了!

    ……

    2014年的最后一天年华早就已经决定要跟家人一起过了,早上起来跟莫丽丽韩宁康打了个招呼,就回了爷爷奶奶家。

    到了后发现数自己最早,干脆帮着年奶奶摘菜!

    这是全家一起过的第一个元旦,年奶奶希望能够自己亲手做一桌好菜给家人吃,因为根本不让家里的保姆帮忙,一道早上起来就开始择菜,菜都是前一天买好的!

    “你就帮奶奶剥松花吧!”年奶奶给年华分配任务。

    年华剥松花那叫一个轻松,将松花在手里握一握,然后一扯,整张皮都掉了下来,剥出来的松花,那是相当的完整干净,一点白色的碎膜都没有粘在上面!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十多个松花都让她给剥完了,年奶奶回头一看,刚要夸她速度快,可是当看到她将所有的都剥了后,点了点她的脑门:“你个小丫头,咱们这么多人能吃这么多松花么,怎么都剥了!”

    年华看着这些松花,眨眨眼,然后辩解道:“我这不是怕以后吃不好剥么,就一起都剥了!呵呵!”

    年奶奶摇摇头,“真是那你没有办法!既然这样你去剥蒜吧!”

    “不是吧,奶奶!”年华哀嚎道:“那个味道太重了!”

    “你不是喜欢都剥了么,我正缺这么个人帮我把所有的蒜都剥好呢!”年奶奶直接说出自己的意图!

    苦着脸,年华还是跑到厨房将所有的蒜都拿了出来,就坐在奶奶身边帮她剥蒜。

    年奶奶看的眼花缭乱,就见年华将一头大蒜抛起来,当大蒜落到她胸前的时候,出手如刀,年奶奶只能看到一片片的虚影,等停下来后,年华抿着的首长打开,出现几个完好无损的蒜瓣,而且蒜瓣的位置跟一开始的位置是一模一样的,几个蒜瓣都聚集在一起,从远处看还跟一个大蒜头形状一样,就是小了点!

    年奶奶也来了兴致,“年华,我扔给你行不行啊?”

    年华点头:“当然可以了,这样还能增加我的速度呢!”

    就这样年奶奶仿佛回到童年一样,跟年华玩起了你抛我接的游戏,年奶奶的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

    “你们娘俩这是在干什么啊?玩着这么起劲啊?”年老爷子听到下面这娘俩欢乐的声音,也呆不住了,到了客厅正好看到这娘俩个在这里玩游戏!

    “老婆子,你是不是要亲手做菜么,着你们娘俩这么个做法,咱们一家子说不定要等到过年的那天才能吃得到了!”

    年奶奶本来跟年华玩的挺高兴,听了年老爷子的话,横了他一眼,“我孙女愿意跟我玩,你就去羡慕嫉妒吧。”

    就这样老两口开始在那里拌起嘴来,而在旁边的年华却是感觉非常的温馨,老两口虽然拌嘴,可是脸上却挂着幸福的笑容,正如那首歌上所说的一样: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不知道我以后跟展青云会怎么样,年华竟然感觉自己有些期待了!

    到了九点钟,大队人马开始上来了,第一个到的是年泰,进来就喊饿,“奶奶,有没有什么吃的,我都饿死了!”

    “什么都没有,你急饿着吧。”年泰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了,到了客厅,果然是年华。

    “诶,你怎么来的这么早啊?我还以为我是第一个到的呢!”年泰有点郁闷,自己来的这么早,竟然还是被人给抢先了。

    “谁让你不早来呢!”年华手不停,嘴上打趣道:“是不是梦里进了某个女孩子的香闺不愿意出来了!……诶呦!”

    年华摸摸自己的脑袋,委屈的看着年奶奶:“您怎么打我呀!”

    年奶奶瞪了她一眼:“都是大姑娘了,说话还这么没有遮拦,小心青云不喜欢你了!”

    年华伸伸舌头,一副受教的摸样!

    年泰从厨房找到早上剩下的一小盆粥,直接端过来,用盆喝!

    终于感到自己独自有底了,放回小盆后,年泰突然发现茶几上放着一样东西。上面上一个彩色的球,下面是一个破木头做成的托!

    一开始以为是普通的工艺品,可是当拿在手里后,赶紧不对劲,这也太沉了,不由问道:“奶奶,这是什么东西啊,怎么这么沉啊?”

    年奶奶指指年华,“这是你妹妹跟弟弟送给我们的,你问年华吧!”

    年泰看向年华,年华只说了两个字,“你猜!”

    翻了个白眼,年泰决定等年夏来的时候问他。

    接着来的人是一脸苍白的年夏,进来就躺在沙发上,抱着头哼哼。

    年华赶紧过去看,“你这是怎么了?”

    年奶奶也从厨房里出来,来看自己小孙子,“年夏,你没事吧?”

    年夏晃晃手,“我没事就是有点难受!”

    “这是怎么了?”年奶奶心疼孙子,“要不咱们去医院看看!”

    年夏抬起头,虚弱的道:“奶奶不用去,我没事!”

    年泰看出来了,扶起年奶奶,劝道:“奶奶,你不用担心,这小子没事,就是昨天喝酒喝多了,今天头晕恶心罢了!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年奶奶这才放了心,同时也有点生气,“你说你,才这么一丁点大就喝醉了,以后还得了,以后可不能这个样子了!”

    “奶奶,你放心!”年夏难受的道:“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实在是太难受了!”

    年老爷子哼了一声,“老婆子你放心,远的不说,年夏这两个月肯定一点酒都不想沾了!”

    年夏趴着点点头,年华看他这个样子,都无奈了,“你这是跟谁喝成这个样子啊?我看你再喝多一点,就能够直接进医院了,原因就是酒精中毒!”

    年夏就趴在那里哼哼着,年华看弟弟这么难受,也顾不得责怪他,伸手在他身上点了几下,年夏马上就睡了过去。

    如果是刚喝进去,还没有被消化的,年华能够非常轻松的将酒帮他逼出来,就跟帮魏漫漫一样,可是现在都经过这么长时间了,酒精早就到了他血液里,这个时候再帮他逼就有点困难了,而且也不需要了,现在他血液里的酒精含量已经非常少了,现在的头痛不过是宿醉的后遗症罢了,年华也只能让他好好睡一觉,再帮他按按穴道,等他醒过来的时候,会舒服的多了!

    年华将年夏搬到他的房间里后,下来继续帮年奶奶择菜,年泰自己做着也不好意思,也跟着一起干,只有年老爷子是一动不动稳如泰山!

    三人很快将菜什么的弄好,就等着人到齐了炒就是了!

    年奶奶也没有想弄多复杂的菜,平时孩子们吃过的好东西非常的多,也不在乎这一顿两顿的,年奶奶就是想弄一些清淡一点,吃着舒服的菜!

    年华年泰跟着年老爷子看电视,年泰又看到了那个玻璃球。

    这回他不问年华了,直接问他爷爷:“爷爷,茶几上摆的这个东西时什么啊?球挺好看,就是下面的木托太烂了点。”

    年爷爷笑着道:“哈哈,不怪你猜不到,有好几个老朋友来我这里串门子,看到这个东西也纳闷,我告诉你,这是翡翠球,是由一块纯天然的翡翠解出来的!”

    年泰听了非常的不可思议,他不是没有见过高档翡翠的土豹子,可是你让他相信这是一块翡翠,他还真有点疑惑!要知道现在的翡翠价格多高啊,这块翡翠虽然不是最顶级的老坑玻璃种,可是也是一块老坑冰种翡翠,而且大部分都是绿色,而唯一不是绿色的地方确形成了福禄寿喜好几种颜色,而且这几种颜色挨在一起,而且分布均匀,就跟一条漂亮的彩带一样,绕着碧绿的翡翠球一周,真是漂亮极了!

    “爷爷,谁这么大手笔,送您这个呀,我猜得几千万!”年泰那叫一个羡慕啊!

    年老爷子看了看年华,年泰恍然大悟,年家这么大手笔的人除了年华,还能有谁啊?

    年泰朝着年华谄媚的一笑:“年华,你还有这种翡翠么,多的话送哥哥一件呗!”

    年华看了他一眼,“想都不要想了,我姑么这这可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东西,再找出一件来难啊!”

    年泰失望无比的表情,逗得年老爷子都乐了!

    其实年华知道年泰不是真的想要这个东西,不过是逗年老爷子开心呢,而且这么贵重的东西,他也不会真的管年华要!

    等到十点半,门又一次被打开了,这次剩下的人都来全了,年建党夫妻跟年建国夫妻同时来了!

    年老爷子年奶奶看到他们来了,那是高兴的不得了!年老爷子作为大家长还能板住,年奶奶赶紧迎了上去。

    “你们怎么碰到一起了?”年奶奶帮年建国脱掉外套,突然看到外套上有雪,“外面下雪了?”

    年建国点头:“也是刚下不久,还不小呢!”然后又回到年奶奶的一开始的那个问题,“我今天跟沈茜开车从石市过来,正好路过大哥的他们办公的地方,正好看到大哥从里面出来。这不就一起回来了么,顺便接着大嫂!”

    年建党笑着道:“年建国的同志的车真是非常的不错,比我那辆可是舒服多了!我当然愿意做建国的车了!”

    周文也道:“我猜是我们年华给你们买的吧,我真是羡慕啊!”的确是有点羡慕,虽然在年家过的非常的不错,可是年建党也不敢买这么一辆车开出去,如果今天开出去,明天就得被调查。

    当然了那些官二代红三代什么的就不用怕了,那些敢开车几百万的车到处闲逛的人,肯定有来钱的地方,就算来钱的方式不太光明,可是也不是什么原则性问题,不会牵扯道父辈们,除非他们依靠的大树轰然倒塌,到时候自然是墙倒众人推了!

    就比如说李家,之前就算其他人知道李翔天的身份有问题,可是他老子厉害啊,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说三道四的。

    而等李家完蛋了,是个人都想在李翔天的脑袋上踩一脚,就是这个道理!

    而年建国就不需要这么隐藏了,人家年华的钱都是合法挣来的,不偷税漏税,不强占国家资源,人家愿意将合法挣得钱给她父亲花,其他人根本管不着!

    因此年建国可以光明正大的将昂贵的豪车开出来,还不怕人家检举,这都是沾了年华的光了!

    当年建党夫妻,年建国夫妻坐到沙发上的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注意到这颗翡翠球!

    年建党拿起来笑道:“这就是何伯父说的那个翡翠球了吧,的确是巧夺天工!”

    年老爷子听了后吹胡子瞪眼,“那个老小子,想要我这个翡翠球,我当然不会卖给他了,就算他出一个亿也一样,这可是我孙女送给我的东西,我是不会卖的!”

    年老爷子的确是跟几个老伙伴炫耀过,可是从来没想过要让出去,可是何老头看到后,非要要,不给就要买,自己当然不会卖了,现在竟然跑到建党那里去闹了!

    当下怒道:“你告诉何老头,让他死了这个心吧!”

    年华看年老爷子真的生气了,赶紧帮他顺气,“爷爷你不要说生气,咱们不给他,让他去生气哈!”

    年老爷子看着自己大孙女气突然一下子就没有了,反而笑了起来,“哈哈,何老头就是在羡慕我有个好孙女罢了,让他去羡慕嫉妒恨吧!”

    年建党跟年建国对视一眼,都对这两个闲着没事的老头子无奈了,其实年建党也知道,何老爷子就算怎么喜欢那个翡翠球在年老爷子没有开口的时候也不会去要,肯定是两个老人之间又发生小矛盾了。

    不过年建党也习惯了,年老爷子跟何老爷子之间那是经常性的闹矛盾,可是过不来多长时间两人又会和好,然后再闹矛盾!

    看年老爷子已经恢复了,年家的气氛又恢复到温馨!

    一家子在一起聊天,沈茜问道:“现在程家怎么样了?”当她知道程家的事情的时候,那是非常的气愤的,差点当时就去找程家的麻烦,可是当年建国将事情的经过告诉她的时候,沈茜是相当的解气,不过还是有点遗憾,当时自己不在。

    说起程家还是年泰最了解,毕竟程彩晶算是给他带了一顶绿帽子,虽然他对程彩晶没有感情,但是一开始是真的想跟对方好好处的。

    在这件事结束后,年泰也对程家了解了一番,当然主要是通过徐南,自从救了他后,他们两个也算是朋友了,在知道年泰想要知道程家的消息后,徐南着手收集了不少,都送给年泰,当然与此同时也松了年华一份,不过年华只是大致看了看就扔到一边了,在她心里程家也算是过去式了。

    年泰脸上露出一种非常幸灾乐祸的表情:“现在程家算是乱成一锅粥了,程强已经彻底不去管程刚一家了,程老夫人骂程强忘恩负义,是个不孝子,可是现在的程强已经被哥哥一家包括程老夫人伤透了心,不管程老夫人怎么骂,他也不去管了。”

    “当然他也不是不孝子,他已经跟程老夫人说了,只要她老人家愿意,可以随时到他那里去住。”

    “唉,其实程强省长也挺好的,就是被这个家庭给拖累了!”年建国其实跟程强的关系一直挺不错,要不然也不会想跟程强当亲戚了,可是谁想到这件事最后竟然发展成这个样子了。

    “行了,你就不要感慨了!”沈茜拍了他一下,年建国赶紧闭嘴,其实他也想听。

    年泰继续道:“而程彩晶他们一家则是更加的混乱,荀浩的家世还不如程家呢,程彩晶虽然非常喜欢荀浩,可是程刚夫妻却是坚决不同意,而比他们更加愤怒的竟然是她哥哥程峰,这下子是着了魔一样,非要给他妹妹找一个家世不输给我们的人家。”

    “不过程彩晶现在极力反抗,甚至用绝食来抗议,而荀浩则是非常看重程彩晶肚子里的孩子,毕竟荀家的子嗣非常的不旺盛。荀浩将这件事告诉了他父母,一开始他们非常的开心,毕竟现在就有孙子了,还亲自上程家提亲,可是刚进屋就给程家给骂了一顿,将拿去的东西也都给扔了出去。”

    荀浩的父亲虽然不是特别大的官,可是也是一个处长级的人物,从来没有人这么对过他,当然气愤了,可是为了孙子也没有办法,过了两天又要上门的时候,荀浩说漏嘴了。

    当荀浩的父亲知道程彩晶跟年泰的时候,态度马上转变了。

    指着荀浩的鼻子骂道:“你是白痴么,年泰是什么人,你竟然敢,竟然敢!”气的都说不出话来了,最后只能指着荀浩命令道:“你赶紧跟程彩晶断了联系,这样的女人咱们荀家收不起!”

    荀浩有心反抗,可是在被家里断了他的生活费之后,他是什么毅力都没有了,十分干脆的跟程彩晶断了。

    断了之后,按理说程家应该非常高兴,可是没想到程家竟然也非常的生气,跑到荀浩父亲的单位大闹了一场,张口就要五百万的营养费!

    荀家当然不认了,现在两家还正在闹着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